快来赎我 by栎

Part1 你懂不懂
 
 
快来赎我。

悟发短信给我,简明扼要的四个字后面跟着生动的颜文字,我打电话给他,问他在哪,对方是谁还敢赖着你,是要钱还是要命,他说他完成任务去买冰淇淋的时候发现钱包在祓除咒灵的时候弄丢了,我于是从悠闲自在的下午茶时光中脱身去找他。他没挂电话,催促我快一点,快来赎他,冰淇淋要化掉了,我听着好笑,五条少爷第一次受窘,不知道他正要品尝一口奶油时发现钱包丢了被老板扣下等人来赎是怎样一副窘迫的样子,可能会像是小学办公室里犯了错靠墙罚站乖乖等着家长来领的小朋友,他听见我的笑声了,又羞又恼地问我,你想死吗,我回他我死了你怎么吃到冰淇淋?说完这句话我已经站在店门口了,透过玻璃看见一头显眼的白发,他趴在桌子上,旁边放着那份已经融化了一半的冰淇淋。我进门,他立刻从座位上站起身走到我身边拉着我去找老板,那架势简直要把整个冰淇淋店掀翻,我笑着道歉,悟真的丢了钱包,给您添麻烦了,真是不好意思,随后悟看了看那份已经变成液体的冰淇淋,又看了看我,这眼神中的意思不言而喻。

他高兴地捧着超大份的草莓巧克力冰淇淋转了几圈,冲我笑了笑,说,杰,我爱死你了,语气和表情可爱得像是小孩子,但我只当他说的爱是朋友之间的,我甚至怀疑他根本不懂什么是爱。上次他捉弄歌姬学姐,哈哈大笑完对她说我爱死你了歌姬,她吓得差点当场背气过去,我当时很惊讶,心想原来他表达喜欢的方式就是惹对方不开心捉弄对方吗,转念一想他似乎对所有人都是这种态度,于是问他为什么爱她,他回答得很简单,因为歌姬让我很快乐啊,她气急了的样子不是很好玩吗?所以爱她?一个人能让你开心的话,那就是爱吧。所以这次我全当他是因为我把他从店里赎回来还给他买了新的冰淇淋他太开心了才说爱我。

说点矫情的话,其实这样让我有些难过,按照他对“爱”的理解,我担心他以后会随便找一个女孩子谈恋爱结婚,我猜那个女孩子不论喜不喜欢他爱不爱他大概都会因为他的相貌而同意他的交往请求,说不定他还会谈许多个女友,他会喜欢男人吗?如果他知道了他的挚友对他怀有不一样的心思会觉得恶心吗,会远离我吗?

我试图纠正他对爱的理解,喜欢也许可以随便说说,你喜欢甜品,喜欢捉弄人,喜欢井上和香于是把桌面换成她,但是爱不能,爱是世界上最珍贵真挚的感情,分量之沉重情感之复杂都不是可以随便挂在嘴边的,不然这爱就太廉价太轻浮了,他看起来还是不理解,又问,那我爱甜品,这个对吗?我点头说对,但我想告诉你的是对人的爱。

他的眼睛不再看我,去看冰淇淋,我知道他懒得听了,陪他在树荫下的长椅上坐着。等他吃完冰淇淋,我想着今天正好清闲,问他要不要去看电影,他一猜就知道我是想带他去看爱情片,说,这种事情真的很重要吗,杰你为什么这么固执。我没法回答他,叹了口气拿蝠鲼引诱他,他果然立刻就同意了。在高空中他挥舞着手臂大喊大叫,在我耳边对我喊我真的太爱你了,不知道他在真正懂得什么是爱之后还能不能对我说爱我。

是十年前的电影了,我记起小时候也陪母亲看过这部电影,母亲那时哭得泣不成声。剧情俗套狗血,男主角与女主角有身份和地位差距,大概讲的就是,女主角的父母逼迫他们分手,他们就私奔了,后来男主角患了绝症,便假装出轨让女主角回到了父母身边和门当户对的富家公子结婚,后来,在女主角和富二代的婚礼上,病入膏肓的男主角坐在观众席的角落看着穿着婚纱的女主角被富二代亲吻,笑着落泪,剧烈地咳嗽,女主角注意到了,了解了一切后哭着要和男主角殉情,可惜被家人强行带走,最后男主角死在了教堂里,女主角也成了疯子,不出一年上吊自杀。

悟看电影的时候向来爱问问题,好在这部电影现在并不火了,人们也能猜到这种烂大街的剧情的发展走向,许多人看到一半就离开了,后半场几乎只剩我们俩了。男主角为什么要假装出轨?因为他想要女主角心甘情愿地离开他啊。女主角就这么不信任他吗?不会觉得这是误会吗?悟,男主角都和另一个女人接吻了,女主角还怎么能相信这是误会?那女主角到底爱谁啊,和富二代亲了还要和男主角殉情。可能还是爱男主角更多一点,也忘不了他。难道他不能直接告诉女主角他得了绝症吗?两个人再一起生活几年不也很好嘛。女主角恐怕会为他守一辈子寡,不会幸福的。可是最后她疯了上吊了,好像更不幸福了。

所以这是个悲剧啊。

回高专的路上,我问他,现在你知道什么是爱了吗?他琢磨了一会儿,为了对方的幸福……放弃自己的幸福?也许他说得并不全面,但我还是点头,他皱眉,这就是爱?好傻啊。我对他说,悟以后也会爱一个人爱到这种地步的。他露出嫌弃的表情来,说这么傻的事情他才不会干,然后倒退着走在我面前,歪着头笑嘻嘻地说,杰你怎么懂那么多,难道你有爱的人了吗?

这个角度让我能看到他隐在墨镜下的蔚蓝色的眼睛,像前几天我在杂志上看到的一种蓝色的宝石,叫做帕拉伊巴。我心想这也没什么好隐瞒的,毕竟他不知道我爱的人是谁,但还是被他注视得有些脸热,我说有啊,他很惊讶,问我是谁啊他认不认识是高中生吗哪所学校的,我不做回答,转移话题问他饿了没,这附近有家鲷鱼烧店,要不要吃,他便忘了追着我要回答,搂住我的肩膀说要,你怎么这么懂我,我真的爱死你了。

我只想叹气,感觉这一个下午白费劲了。五条悟,你到底懂不懂?
 
 
 
 
Part2 最愚蠢和最可爱

 
 
那天晚上我在伏黑惠家看电影。

他那时还是个小学生,给他看这种爱情片不太好,但我莫名有点怀念这部电影,一个人看太寂寞,所以借着看望他和他姐姐的名义在他家吃了个饭还看了个电影。他姐姐津美纪真是个好孩子,知道给他们经济帮助的人是我后居然做蛋糕款待我,她那晚哭了两次,鞠躬感谢我和看到电影里的男女主相拥而泣的时候,好像是很感人?我看伏黑惠都有点要哭的意思。

我不擅长安慰人,不过津美纪不需要我安慰的,有伏黑惠在旁边给她擦眼泪。我问伏黑惠,你看得懂这部电影吗?我猜他本来想回答的是“不就是两个愚蠢的人相爱最后都死了的故事吗”,但是他顾及到津美纪喜欢这部电影,说“是一个凄美的爱情故事”,我又惊讶又想笑,你这小屁孩懂什么是爱情吗,伏黑惠很无奈:“我怎么给你解释,你觉得问我这种问题合适吗?”不合适,一个情窦都没开的小学生能知道什么,我看着他的表情笑出了声,他生气地问我你知道?我说我可是谈过恋爱的当然知道什么是爱情啦,他吃惊又嫌弃:“竟然还会有人喜欢你这种人。”

哈?追老子的人能从东京排到京都!

喊出这句话我意识到在孩子面前不能用这个人称,改口说,那当然啦,我前男友爱我爱得要死。都是前男友了还爱你?我答不上来,小屁孩讲话怎么这么难听。还是津美纪懂事,连忙为伏黑惠的失礼道歉,看在她是女孩子还给我做了蛋糕的份上我不和伏黑惠计较。

但是我,怎么说,心里真他妈别扭,更烦人的是去买冰淇淋发现兜里没钱,我这才想起来一小时前我给伏黑惠和他姐姐零花钱的时候把钱包丢在他家沙发上了。他妈的,又被老板扣下了。老板记得我,气笑了,“你还要让那位长头发帅哥来赎你?”我不回答,蹭了一块老板的巧克力。

照顾到伏黑惠可能不会发短信,我给他打电话,让他快点拿钱来赎我,他竟然说“那你就别吃了被老板揍一顿好了”,不知道为什么我脑袋有点晕,还来不及生气呢他就摁断了电话,挂断前我听到津美纪叹气的声音,大概过了十分钟,他主动给我打过来,别扭地说了句对不起,问我在哪。他这个幼稚的小屁孩!

津美纪把钱包给我,我请他俩吃草莓巧克力冰淇淋,但被拒绝了,因为现在已经是冬天了。津美纪眼睛还是红红的,问我不开心吗。没有啊,有冰淇淋吃诶怎么会不开心。

实际上我也不知道我怎么了,突然就想起来夏油杰和我表白的时候也是在这家冰淇淋店里,也是在晚上。听到他说他喜欢我的时候我反应特别大,脚底生风直接跑了,活像个笨蛋。那段时间我学会了飞行,也不管夏油杰脸上是怎么样的表情怎么呼喊我的名字我还是飞出去了至少三公里。他妈的,这太突然了。

夏油杰每隔五分钟给我发一条短信十五分钟打一通电话,我差点就把他拉黑了,忍无可忍地对着电话那头喊“我他妈又不是不回去了你赶紧回高专睡觉去”,他妥协了,之后便不再对我发起短信电话轰炸。

我飘回那家冰淇淋店,在距离屋顶不知道多少米的高空浮着。那时也是冬天,半夜开始下雪,但是我没回去,就这么飘了几个小时,这一段时间里我没想别的,满脑子都是夏油杰跟我表白时红了的耳朵。

揉上去应该是很温暖的感觉吧?他那副样子太蠢了,我不应该跑的我应该笑他。

那么,然后呢?答应他和他交往吗?

我意识到我对于恋爱关系或者对象这种东西的概念太模糊,反正应该就是能亲亲抱抱做AV里的那种事的关系吧?虽然那种事情有点恶心,但如果对方是夏油杰的话我想我还是可以接受的。我和夏油杰一起看那部被伏黑惠誉为“凄美的爱情故事”的电影时,他和我说,要和爱的人谈恋爱结婚,我爱他吗?可以为了他的幸福放弃自己的幸福吗?我想不明白,但如果是像电影里那样假装出轨把爱人拱手相让最后他妈的都没个好下场我是做不到的。

绝对做不到!夏油杰不能和别人抱在一起亲!

凌晨四点半我给他打电话,他几乎是立刻就接了。他叫了我一声,“悟?”声音比风声还要轻我差点听不到,我嗯了一声做回应,然后我俩像傻子一样都不说话,几分钟后,我也轻声叫他的名字,想着电影里女主角对男主角告白的话,我对他说,日出之前来吻我,我就和你交往。

等夏油杰沉默到我以为他挂了电话时,他说,悟,可我不知道你在哪里呀。我当时想揍他,他妈的电影里男主角一秒就知道女主角在哪里好吗,杰是笨蛋!冲他喊完我就挂断电话,但是又怕他日出之前真的找不到我,那不就完了?我就要看着他被别人亲了!

不过他最后还是找到我了,我那句话也算是给了他线索。电影里男主角和女主角第一次相遇是在一家咖啡馆,之后第一次彻夜长谈是在那里,第一次告白第一次接吻都是在那里。夏油杰很聪明,他猜得到,夏油杰很笨,下这么大的雪不打伞,满头黑发变成白发,眼底还有黑眼圈,耳朵不是因为害羞而红的是冻的。

茫茫雪夜里他坐着蝠鲼迎我而来,我下半身还浮在空中,上半身正要往他盘起的腿上一躺时被他拽着领子拉近,他低下头,我嘴唇上传来冰凉而柔软的触感,他的手拽着我衣领的力度不减,吻却很轻。

他妈的,你真亲啊。

“不是你要我日出之前来吻你吗?”夏油杰揉了揉被我打肿的嘴角,委屈又气愤地说。我背对着他,支吾了半天说不出完整的句子,他问我回高专吗,我说不然呢,然后突然想到什么,转过身去调戏他,“怎么,杰想和我去宾馆开房?”他瞬间就脸红了,捂着脸低下头,我觉得他这副样子很可爱,于是继续逗他,夜蛾老师应该快起床了吧,咱俩一夜未归他会不会怀疑啊,到时候怎么和他解释啊,男朋友你说句话啊。

我又被他亲了,亲了足足有五分钟。

他说:“我只是想问你饿不饿,或者冷不冷,想不想喝些热饮。”

我男朋友真好啊。我搂紧他的脖子,我好爱你啊。

他连脖子都红了。最后我们去吃了早餐,结账出门时雪早就停了,他说,日出了。

日出了。

我在伏黑惠家住了一晚,好像是因为吃完冰淇淋胃疼被他和津美纪扶回来的,这有点不现实,他俩这么矮能扶的了我?怎么会胃疼呢,之前也在冬天吃冰淇淋但是一点事都没有啊。我猜我昨天点的新品冰淇淋应该是含酒精的,或者店里的巧克力是酒心巧克力,不然不可能一觉睡到现在。真不知道我有没有说胡话。

我给他们留了张纸条就走了,天微微亮起来,初冬的空气清冽寒冷,深呼吸几口气后脑子清醒了不少,我模糊地想起昨晚我在和两个小孩聊天,津美纪问我是想念那个人了吗,想的话为什么不去找他呢,我还没回答,伏黑惠先说分手了应该互不打扰吧。我弹了一下他的脑门,才没有分手呢只是吵架了,那你还说是前男友?因为我还在生气啊,你这小鬼懂什么。

我打开手机,发现有一条编辑好但是没有发出去的短信,是要发给夏油杰的,时间是昨天晚上八点十分,我在冰淇淋店等伏黑惠拿钱来赎我的时候。那条短信只有四个字,快来赎我。

我有点好奇我如果真的给夏油杰发送这条短信他会怎么做,可能不会回,或者打一通电话过来,然后我们又一起去看那部狗血的爱情片,他和我讲什么是爱,我对他说爱死你了。

他来冰淇淋店赎我给我买冰淇淋我说爱他,主动召出蝠鲼让我坐我说爱他,给我买鲷鱼烧我说爱他,借给我文具,请我吃荞麦面,做完任务陪我吃他不感兴趣的甜食,自己冻僵了却先给我把围巾戴上,我都说我爱他。

可是夏油杰不常对我说喜欢我爱我这种话。有天我按捺不住,质问他你是不是不爱我了,他问我:“悟既然觉得我不爱你,那干吗还要和我接吻,做这种事情?”“因为我爱你啊,你不也没拒绝?”他又问我觉得他不拒绝是出于怎样的心理。他妈的夏油杰,你说句爱我会死吗?我作势要去揍他,他终于阐明不说爱我的原因,“没有不爱你,只是觉得两个男人之间说这种话太肉麻。”他捏着我的后颈给我一个吻,轻得像羽毛,像日出之前那个冰凉而柔软的吻。“爱这个字所包含的感情太复杂太沉重,我认为我还没有那个底气和胆量去说爱你。”

好啊,他是胆小鬼,这样看来还没在一起就说爱他的我原来这么勇敢。快来赎我。我给他发了与那时一模一样的短信,几分钟后我收到他的回复:要钱还是要命?我隐约想起电影里男主角被女主角拦住的时候也问了这个问题,但那是两个人在调情,女主角对他笑了笑,回答说,要爱。

要爱。

那家冰淇淋店还没到开门的时候,我便坐在外面的椅子上。初冬的第一场雪如约而至,夏油杰穿着袈裟,满头白发。他在我们周围放了帐,问我饿不饿冷不冷要不要吃早餐要不要喝热饮,那一刻我体会到了老板气到发笑是什么感觉,我说夏油杰,你说了那么多屁话就不能说句爱我?他也笑,并不说爱我,只没头没尾地说,下雪了,我想吻你。

“天亮了,你已经没有机会了。”我这么说。但下一秒他还是亲了过来,他妈的夏油杰,你说句爱我会死吗?

他又拿那个借口来搪塞我,“悟,我没有那个底气和胆量去说爱你,你懂不懂?”我拽着他的领子给了他一拳。我先发的短信我先说的爱,你还要我懂什么?夏油杰,你最愚蠢。

他不还手,由着我揍了几拳,之后他亲哪里我都默许但我唯独不许他吻我的唇。多次讨吻无果他也不急不恼,反而揉着我的头发对我笑,“那我明早日出之前来吻你,别生气了,悟,你最可爱了。”

你最可爱。

惠和野蔷薇同时“哈?”了一声,悠仁则问他俩“老师在说谁可爱”,我笑了笑,给他们展示巧克力包装纸上“你最可爱”四个大字,然后趁惠盯着包装纸看的时候迅速把巧克力塞进他嘴里,他不爱吃甜,野蔷薇和悠仁反应过来捂住他的嘴,我看着三个人扭打在一起笑得差点从椅子上摔下去。

惠皱着眉头喝咖啡,刚才的巧克力大概给他的刺激不小,另外两个人在盒子里翻找想吃的口味,发现有些包装纸上写的是别的东西,都是好话,比如“你真漂亮”“我爱你”“祝你开心”。

我挑了块抹茶口味的,这家冰淇淋店现在由老板的女儿接管,盒子里不再全都是酒心巧克力了。店铺重新装修了,刷了一层粉色的油漆,招牌上的字改为一串英文字母:Kiss me before sunrise。我猜现任老板应该也看过那部电影,并且和我一样由衷地喜欢。

其实那部电影的名字就叫做《Kiss Me Before Sunrise》,我问他们三个看没看过,也只有惠面色不悦地说看过,野蔷薇和悠仁问这部电影怎么样,惠终于说出了那句“就是两个愚蠢的人相爱最后都死了的故事”,俩人又问我对电影的评价,我假模假样地抹眼泪:“非常感人呢,老师看的时候哭得可惨了。”

然后我们立刻去电影院看了,这片子现如今太冷了,只有我们四个人看。他们三个坐在屏幕正前方的中间位置,我则在最后一排的角落独自一人坐着,十多年前我和夏油杰也是坐在最后一排看完的这部电影,这里灯光昏暗,他会不顾及是在公共场所放纵我把小腿搭在他的大腿上,用一个最舒服的姿势抱着爆米花,叽叽喳喳地向他提问题。

前面的三个人和那时候的我是一样的年纪,也一样觉得这片子狗血烂大街匪夷所思,他们觉得我熟悉这部电影便也问我问题,当然了,这提问的人中并不包括向来沉默的惠。我终于懂了夏油杰那时专心看电影结果被别人打断是什么感受,但那时的夏油杰并不生气,只耐心地回答我,给我递饮料,而现在的我只想让他们闭嘴。

野蔷薇一边骂这片子太烂一边往垃圾桶里扔揉皱的纸巾,悠仁也哭得挺惨,只有惠平静地走出电影院,甚至还有点没睡醒。回了高专,悠仁说:“为了爱人的幸福放弃自己的幸福,真是个好男人啊。”野蔷薇本来止住眼泪了,听到这句话又开始哭。这话听着怪熟悉的,我好像也说过类似的话,不由得感慨:“这就是爱啊。”两个人用完了一卷卫生纸,抽抽嗒嗒地问我:“老师有爱的人吗?”我如鲠在喉,我发觉我现在似乎说不出来我爱谁这种话了,匆匆把想去睡觉的惠拎过来说:“惠知道的,让他告诉你们吧!”

不出所料两人的好奇心被勾起来了,缠着惠要他把我的故事说出来,我有种预感,惠可能会说起他来冰淇淋店赎我的那天晚上,于是我假装离开实则躲在门外偷听。惠被缠了十分钟终于松了口,我生怕漏听了什么关键词掏出手机录音。

我小学三年级的时候,五条老师说起过他的前……不,说是前男友可能不太恰当,那天晚上他不知道怎么的给喝醉了,拿着我的手机给他男朋友打电话,我猜他那时候其实是因为我的一句“都是前男友了还爱你”生气了,所以想给我展示他男朋友有多么多么爱他,就开了免提,我忘记他们说了什么了,就记得他男朋友说了一句……

“悟说得没错,我确实很爱他,但是我们没有分手,只是在吵架哦。”

惠字正腔圆毫无感情的声音和电话里夏油杰含着笑意的声音重叠在一起,我咬住嘴唇吞下溢出喉咙的哽咽怕被他们发现门外有一个为那部烂片子伤心欲绝的人,以惠灵敏的听觉怕是已经听到了,我只得赶紧逃离,恍惚时脚下踩着的已经是冰淇凌店里粉白相间的瓷砖了,再一开口只能吐出一句“他妈的”和一句“夏油杰”,我像当年一样站在前台,掏出手机按着键盘上的数字想发出一封短信。快来赎我。快来赎我。快来赎我。

回复我的是几句骂人的脏话,这不对,你应该问我“要钱还是要命”。日出之前来吻我吗。饿不饿冷不冷要不要吃早餐要不要喝热饮。你怎么不来赎我。

一通电话打过去,陌生的男声让我微微回神,那人用难听的声音骂着不堪入耳的脏话,“他妈的”“操你的”骂得娴熟流利,这怎么可能是杰,他就算被我惹生气了也不会吼我啊。你他妈谁啊,怎么敢用这个号码的。

我不能一直待在店里面,不然会被当成小偷,但不知道该回哪里去于是浮在屋顶上空,把白天买的巧克力放进嘴里含着,抚平包装纸上的褶皱,上面写着:你最可爱。

你最可爱。

你最可爱。你最可爱。你最可爱。

END.

51 Likes

好刀的原作向…夏油杰竟是真的到死都没敢说出一句我爱你

8 Likes

苍天……我要被刀死了……

2 Likes

好喜欢这篇用的意象。。结局好伤,但是前面又很幸福

3 Likes

前面的剧情太美好浪漫感觉让人猝不及防,我也太笨了,看到下面评论说刀我才反应过来不是杰死掉呜!

2 Likes

好长的冰冷刀子…

夏油杰你看到“快来赎我”四个字,有没有听见五在说好爱好爱你QAQ

3 Likes

很喜欢这一篇……

1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