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五】恶食

好累。

还不到晚上十点,五条悟就破天荒地萌生出了睡意。他快速地洗了个澡,刚准备翻身上床,就感觉胃里传来很是怪异的鼓胀感。

怎么回事,积食了吗?五条悟有点不快地坐起来,感受着胃囊里的存物咕噜一下地翻转过来,沉甸甸地挤压着他的肚皮,在里面标志着鲜明的存在感。

由于六眼会带来大量消耗的缘故,五条悟从未有过所谓吃得太撑的感受,相反,他总是因为快速积累的脑力消耗而被饿得前胸贴后背,就连平时一日三餐的食量也比别人大出很多。在比赛吃汉堡的时候,就算是夏油杰再加上灰原雄都不是他的对手。

那现在是怎么回事呢?五条悟摁压自己的腹部时,那里硬得仿佛有块石头,压得他喘不过气来。

他有吃很多东西吗?五条悟有点困惑,他开始回想起来:早餐是三个甜甜圈,一份干果酸奶布丁,一碗甜豆奶麦片,好吧,还有两个巧克力牛角包。中午吃了什么?好像在午饭之前还吃了零食,两包薯片,一点水果,好吧,至少一斤樱桃——但是水果应该不算食物吧?午饭是车站的定食,他吃了四份——这也不算多,他正值长身体的时候,半大小子吃死老子,吃四份也不算很多,是他以往的食量正常发挥的水平。出完任务后吃了两碗拉面,两个铜锣烧,两杯奶茶——这得怪夏油杰不跟他一起出任务,他寂寞了,吃些双人份的分量也正常。晚饭是在银户吃的,烤肋排和奶油意面,蒜香鸡翅和炸物拼盘,乳酪蛋糕和雪顶咖啡,统统都是两人份——夏油杰说自己没胃口,连晚饭不肯加入五条悟,他气得多吃一点,也正常吧?哦对,刚刚回来的路上还吃了超大份焦糖爆米花加香草冰激凌可丽饼。

好像今天吃得是稍微有点多了,五条悟呆呆地想着。

介于这是他第一次因为积食而产生不快,他并不知道如何处理这种感觉,五条悟只好摸去夏油杰的房间,随手敲响对方的房门后便自顾自地闯进去,也不等房间的主人真的发话允许他进入。

夏油杰正躺在床上看书,似乎对五条悟突然闯入的行为已经习惯。他的眼下有些不容易令人察觉的青紫,语气也听上去颇为疲缓,“悟,我累了,有什么事情明天再说吧。”

五条悟还是不依不饶地迈进门来,他盯着夏油杰看了两眼,不动声色地在心里想到:他又瘦了。

所以五条悟先把自己的事情放到一边,转而开始关心挚友的安好,“杰,你又没好好吃饭吗?”

对面的人苦笑着,又吐出那个熟悉的答案:“只是苦夏而已。”

“所以杰才拒绝和我去银户吃晚饭,并不是因为任务还没结束?”

夏油杰神色淡淡的,他顿了顿声,随后说道:“抱歉,我下次一定陪悟去。”

五条悟觉得夏油杰大概不是诚心在道歉的,但是他总不能因为吃饭这种事情刁难对方。冷暖自知,既然夏油杰从未对他不经意的暴食行为和嗜甜如命的饮食习惯多过嘴,他也不好逼迫对方吃饭。再说了,天气这么热,少吃点才是应该的,像他这样暴饮暴食直到积食才是不正常的行为——想到这里,五条悟总算回想起了他来找夏油杰的初衷:“杰,我好难受。”

五条悟并不常说自己难受,夏油杰闻言坐起,有些诧异地问道:“怎么了?”

夏油杰以与刚刚判若俩人的惊人速度站起来,他赶快轻轻扶住五条悟坐到床上去,满脸都是几乎快要溢出来的担心,“哪里不舒服?头?眼睛?还是之前…那些伤口?”

五条悟被夏油杰珍宝似的捧在手心里对待着,一时间很是高兴地笑出来,几个吻奖赏般的,安慰似的落到对方的嘴唇上去,“不是咒力的原因,也不是旧伤。”

“是这里不舒服。”五条悟指着自己的肚子,“好涨,好难受,感觉像是积食了。”

夏油杰缓了口气,差点笑出来,“悟吃了很多东西吗?”

“嗯。”五条悟乖乖地承认了,“好像最近吃得是有点太多了。”

“杰不说的话,我还没有想到。杰刚刚提到那家伙,我才想起来,似乎确实在那之后,每天吃得都有点多了。”五条悟半路吞掉所有不该提起的名字,“不会认知系统坏掉了吧?”

“我倒是不认为前额叶跟食欲有什么联系。”夏油杰蹲下来,揉了一把五条悟的肚子,“悟只是贪吃了一点,不用多想。”

“贪吃吗…?”五条悟喃喃道,“要是食欲也能与人平均分享就好了。”

“这样的话,杰也能多吃一点了。”

“被悟说得好像寄生关系啊?”夏油杰难得地露出一点笑意,“悟吃下去吸收掉的养分也能给我吗?”

“啊,被杰说得好像怀孕一样啊?”五条悟怼回去一句玩笑话,他看着蹲在他面前的挚友,又不适宜地冒出一句:“话说杰吞下去的东西也会被咒灵分享吗?”

那一瞬间,夏油杰脸上那点难得的笑意消失了。

五条悟随意的一句玩笑话让他胃囊里那些咒灵玉翻天覆地翻滚起来,好像要在他的腹腔里膨胀,炸开,划破他的肚子从里面全部逃窜出来一样。他想起伏黑甚尔的那句‘父母的恩惠’,不禁很快就变了脸色。

“杰?”五条悟察觉出对方面上似乎有些变化,他顿了顿,没再继续说下去,而是转而抱怨道:“我的胃里好涨,杰要想办法帮我。”

夏油杰收起自己外露的情绪,只挂着一个淡然的微笑,“悟想我怎么帮你?”

“杰不应该很有处理这种感觉的经验吗?那就杰说了算好了。”

“如果说我个人的经验的话,吐出来就好了。”夏油杰很平静地说着,“悟应该也知道吧?”

五条悟确实知道,他目睹过很多次夏油杰呕吐的场景。他甚至还清楚夏油杰的上限是吞食多少咒灵玉,状态好的话六个,状态不好的话最多两个,如果碰上后者那种情况,夏油杰就会胃痛到犯呕,有时候是自主吐出来的,随便找个地方蹲下去扶着墙就开始吐。有的时候就得扣着喉咙,直到刺激到胃部痉挛才能吐出来——这就通常发生在高专宿舍的某个深夜里,五条悟还通常站在旁边,负责给对方拍背或者递水。所以在吐东西这件事情上,五条悟没什么经验,但是接受度非常良好。而夏油杰确实很有经验,但这并不代表他擅长帮别人催吐。

“好啊。”五条悟很释然,完全不觉得自己的请求有什么怪异之处,“来让我吐出来吧。”

夏油杰皱眉,“悟如果可以忍受的话,再等一段时间自然消化过后就会觉得好多了,完全没有必要催吐的。”

“可是我不想这些东西再呆在我的身体里了。”五条悟隔着肚皮摁了一下胃囊的位置,“它们好累赘。”

夏油杰的嘴唇上下动了几下,他想说一些正论的话,作为对方挚友应该说出的话,某种接近于劝诫的,正确的话。但是他只听到自己不受理智控制而发出的声音:“好啊。”

这似乎并不该构成为他们做爱的理由,但是等到五条悟回过神来,夏油杰确实在一只手压迫着他的胃部,一只手贯穿着他后方的穴腔。他来不及思考,就被对方把控着登上了一次高潮。夏油杰实在太了解他了,以至于不用他的身体食髓知味地敞开,就会被对方玩弄着,胁迫着,随便用几下就变成快乐到不知今夕何夕的程度。

而他的胃袋,精囊,膀胱和肛穴全都满涨到几乎让人接受不了的程度。胃袋里装满了还未能消化的食物,夏油杰非但没有帮他,反而推波助澜地压在他的身上,还把他的腰部抬高了,从后穴里推送进去抵着他的肠道和内脏。哪里都好涨,然而哪里都缓解不了,被夏油杰真正用性器进入的那一刻,五条悟几乎疑心自己快要吐出来。

他满心恐惧,还不想被挚友只是进入就呕吐出来,所以捂着嘴巴,狼狈不堪地紧缩着后穴,裹着那根东西不准对方作恶的同时,小心翼翼地想翻转过身来,让微微鼓起的小腹挨着床面一侧得到些许休息。

五条悟叫着,又腾出时间来骂身上的人,说对方是禽兽,是精虫上脑,不然怎么会如此不合时宜地拔高了他的腰和腿,逼着他做出许多姿势和举动来,反而大大增长了胃里的不适。

夏油杰也不管他,只是耐心解释着这确实是为了他好,然后下身再不依不饶地挺送着,缓慢而坚定地操到最深处,像一把钝得要命的刀子剖开五条悟的肚子,再送到最深处去搅他的肠子和其他内脏。

五条悟想吐,但他一时间又吐不出来。那些东西,那些累赘的囤积物好像生长在了他的胃囊里,正顽劣地抵抗着,想要成为他的一部分。可惜就算六眼也是人类,消化能力还没有好到可以接受它们所有,所以一定有那么一部分不再是值得回味和保存的,是可怖的诅咒,让他此时变成了被感官绑架的可怜小孩。

夏油杰顶得好深好快,五条悟很快就蹿到床头去,扒着床头柜的一角嚎叫。他被逼出几个饱嗝,感觉下一秒什么东西就要从他的胃里蹿出来,一股脑儿被倒出来。然而处于脸面,或者是某种身体的本能,五条悟还是没有吐出来,他只是狼狈地斜躺在那里,半个身子都快支出去,而他身后的人不体贴,也不打算体贴,依旧那里忙着耕耘。

五条悟欲哭无泪,倒是津水断断续续爬了一下巴,不受控制地咳出来淌出来,面上像个不听话的小狗。夏油杰总算想起来管他,把人翻过来,面团似的把弄着,摆出一个标准的后入式,更做实了五条悟小狗的身份。

五条悟来不及抗议,夏油杰的手就握成拳头,搁在他胃部下面那里重重得压上去。同时,夏油杰那根杀人凶器一样的东西长驱直入,敲打着五条悟最要命的那一点,逼开了乙状结肠后钻进去继续作威作福。

夏油杰的手明明只是放在那里,五条悟却觉得对方仿佛在殴打他的胃囊,整个人喉咙和鼻腔都开始泛痒,也满心开始想放弃,恨不得能自己伸手去抠住喉咙,从里面长驱进入掏出点什么东西来。

好难受,好难受,五条悟生理性的眼泪,鼻水和唾液都不受控制地冒出来,狼狈得像挂了花脸的猫或者狗一类的小动物。他哼哼唧唧的,也弄不清楚是应该出声央求身后的人,还是该装作凶狠,呲牙咧嘴地吓退身后的始作俑者。

好在从以往的经验中分析,五条悟知道夏油杰不是会因为自己磨磨牙,亮亮爪子就会被吓跑的人。他乖巧地,几乎是低声下气地去说:“给我吧,给我吧。”

给五条悟什么呢?这么含糊的要求反而不知道他在求什么了吧?但是夏油杰作为五条悟的挚友,怎么会不知道对方的所求,他只是扣着五条悟的手腕,把下身钉死在了甬道的最深之处,随后就从后面拽着对方柔软的头发,不轻不重地在脸上扇几下,这才摸索到对方的嘴唇上去。

全是湿的,滑腻腻的,五条悟不断地分泌着口水,又一点都来不及吞下去,于是一整个下巴颏,以至于脖子上都是黏糊糊的液体。

要是放在以往,夏油杰还能好心情地说上一句真脏,不过现在恐怕说些什么,五条悟都趋之若鹜,怕不是还会因为这句话而笑出来。

所以夏油杰也不说什么,只是用几个指节蛮力地钳开对方的牙关,再压着舌头抠进去,顺势滑到喉口。随后,那两根频繁进入五条悟的后穴的手指就破开他另一口穴的闸关,突破痉挛蹦紧的那块肌肉,挑拨着他喉咙深处的通道。

五条悟的白眼几乎瞬间就翻上了天,他从喉咙里迸发出尖叫,哀鸣,无论什么声音都被夏油杰那两根手指堵回去。可惜这是他自己要的,以至于夏油杰都不打算怜惜他什么。夏油杰只是好脾气地纵容五条悟收紧牙关咬着自己的手指,然后拍着对方的背,一如五条悟曾经为他做的那样,手下却不留情地摁压着,抠弄着,直到他的另一只手感受到五条悟胃部的鼓动和收缩,正如他后穴中的那些韧肉一样,正疯狂地抽动着,痉挛着,颤抖着,想要驱逐来犯者的同时,又不堪其扰地想要往外喷发些什么。

五条悟没吐,相反的是,他丢脸地前后高潮了。本该让他痛苦的事情成了临界点之前的推波助澜,夏油杰还没来得及抽身出来一段,就被结肠要了命似的缠住。五条悟射得昏天黑地,喷得连夏油杰都忍不住咂舌,已然是一副在床上被干得不能自已的模样。这自然很好,不过还不是夏油杰的起始目标。不过眼看着五条悟眼白翻得朝天,连喉咙里都挤出哀嚎声,夏油杰总不好让对方呛死在自己的两根手指上,只好抽出来给对方顺气的余档。

有那么一瞬间,五条悟从高潮的余韵里摇摇晃晃地缓着,还以为自己怀孕了。这不能怪他萌生了雌堕的幻想,也不是他对自身的性别认知出现了错误,而是他的精囊和后穴都空空荡荡的,甚至连膀胱里那点尿液的存在都不再压迫他,反倒是平日里几乎没有什么存在感的胃囊此时正沉甸甸的,像有什么东西在里面正奋力吸取他的生命力。

五条悟怪叫一声,一手握住夏油杰往外抽的性器,奋力地想往回塞,一边大叫道:“小心不要伤到宝宝…”

夏油杰不知道身下的人又在搞什么七七八八的,他几乎是冷笑了一声,把五条悟翻过面来之后,伸手就抽了对方那刚刚射到疲软的阴茎一下,扇得那处又立马颤颤巍巍地立起来,也提醒了五条悟永远不可能怀孕的身份。五条悟叫着,当即因为夏油杰的这一举动又潮吹了一股前液,淅淅沥沥犹如失禁。

夏油杰叹气,还是没忍住自己嘴上一时之快,“真脏。”

五条悟如他所料,果然开始笑——夏油杰觉得对方确实有点疯,或许伏黑甚尔那家伙真的把五条悟的脑子捅坏了。

五条悟到头来也没吐,倒是吹得淋漓尽致了。夏油杰没什么心情再继续做下去了,他抽出自己的几把,看着那处梆硬的存在的同时又在心里默默嘲讽自己,这到底是在干什么?

“杰还没射啊?”五条悟良心发现,终于肯找回半点理智来应对夏油杰。他用手掌拢住对方硬热的性器,用指尖刮掉上面粘稠的一层白液——不是夏油杰分泌出来的,都是五条悟天资极高的屁股里带出来的。

男朋友让自己爽了个把个小时,五条悟自然不会没脸没皮地一脚把对方踹开。于是他捧着夏油杰的性器,快速地撸动几下后,便探着脑袋过去,虔诚地吸吮住圆硕的龟头,哼哼唧唧地故作姿态说了句好浓,然后就张开嘴巴全部含进去。

五条悟本来一开始以为这并不会成为拉锯战,介于他们已经操了这么久,夏油杰的持久力再好,再能忍也该很快就能泄在他的嘴里了。但是他低估了夏油杰,或者说高估了夏油杰的欲望值——也许食欲确实和性欲息息相关,夏油杰食之无味,做爱这种事情对他来说也丧失了很多刺激感。

这并不代表他阳痿了,夏油杰是健康的十七岁男子高中生,晨勃会硬得很厉害,平日里也会因为各种各样的事情而勃起,比如只是被裤子磨到,比如出完任务受肾上腺素刺激。他还是会硬,他只不过没什么心情去照顾自己的阴茎,就像吃东西的逻辑一样,吃还是要吃的,他又不是打算效仿甘地绝食,但是没什么心情思考吃什么,所以日复一日的凉面就成了最优选。

虽然不该这么说,但是和五条悟做爱的逻辑就像吃凉面一样。夏油杰一边这么想着,一边装作动情的样子,把自己依旧昂然着的性器送进五条悟的嘴里。

很热,很舒服,还是像以往那样令人喜爱。如果送进喉口里又是另一番风景,会更紧,收缩包裹得更厉害,还能从五条悟的脸上看到更加了不得的景色。如果在以往,夏油杰一定会毛头小子般的挺身,逼迫似的把阴茎送得更深,从而获得更多快乐,然而此时此刻——夏油杰也正就是这么做的。

虽然他本心的打算并不是追求快乐。

五条悟很快就完全陷入他的耻毛里,整张脸都陷在他的胯下,和夏油杰的皮肤紧密不可分。五条悟哼哼唧唧的,拳头也打在他的胯骨上,应该是在抗议吧?夏油杰知道,夏油杰只是不打算管。

他继续挺动着下身,十七岁的夏油杰依旧保持着暴君般的性能力,在刚刚翻云覆雨的一番性爱之后依旧可以高速高频地操进对方的另一张穴里。这里并不是应该用于性事的穴腔,甚至比肛穴更加脆弱。夏油杰知道,这里首先是五条悟的嘴,其次才是他能使用的穴。而这一次这口穴又被赋予了其他作用,成为了一些东西的出口,所以夏油杰只是为了这一目的去奋力操穿对方的喉口,用过分硕大的顶端去撬开五条悟的身体,从中逼出泄什么东西来。

五条悟接近被他操到含着那根东西断气的时候,夏油杰想要的终于来了。他后撤得很快,但依旧难免五条悟猛然呕吐出的脏秽物挂到他的裤子上,淅淅沥沥得不太成体统。

夏油杰笑着,打心底也不是很在意,他只是轻轻地拍着五条悟的后背,跟对方说着没事,然后看着五条悟头一歪,又低头直接吐到自己的脚上。

“真脏。”夏油杰又说道。

正常人应该觉得恶心,可惜夏油杰不再是什么正常人,他只是拽着五条悟,像拎着一只猫似的把对方往厕所里的马桶前提,提过去之后就把五条悟摁在那里,耐心地等着对方吐完。

真的吐了不少,怪不得会这么难受。夏油杰用手掌在五条悟的腹部施压,等着对方一股股地吐完了之后,便站起来,从洗漱台上用手接了捧水给五条悟抹了一把脸。但是见对方和自己身上布满的各式污秽,夏油杰又叹气,干脆把自己和五条悟都剥光了,然后打开花洒一并冲刷着。

五条悟软绵绵的,跪坐在夏油杰的裸足上接受着水流的冲撒,心里谈不上有什么羞耻的念头,反而倍感畅快。他说:“对不起,杰。”

又说,“谢谢你,杰。”

然后说,“没有你我可怎么办,杰?”

夏油杰不知道五条悟没了他怎么办,他这真想知道自己离了五条悟会是什么样子。他叹气,拿出这辈子再也不会有的耐心和温柔去把五条悟抱起来,给对方身上打了沐浴露的泡沫,又细心地清理着刚刚性爱留下的痕迹。

五条悟茫茫然地靠在夏油杰身上,忽然想到什么,握住对方身下那根东西随意撸动了一下之后,诶呀一声,说道:“杰,你软了。”

夏油杰忙着服务五条悟,并没注意到自己身下的变化,“嗯。”

“你还没射过吧?”五条悟挑眉,继而又露出委屈的表情,“对不起哦,杰。等我们洗完澡,随你怎么喜欢用我,超豪华地全部都内射也可以哦。”

“没关系,悟不舒服的吧,要好好休息。”

五条悟听出了夏油杰句里话外的搪塞,他顿声,哼唧了几下,随后浑身又软下来,不再说什么了。

等洗得差不多了,五条悟又精神了点,跟夏油杰说:“嘴里还有味道。”

夏油杰心领神会,便用花洒对着五条悟张开的嘴巴,往里面射进去一些水柱。五条悟漱过了口,吐掉,刚想再漱一次,夏油杰就吻上来。

“好脏的!”五条悟大惊失色,连忙闪避,却被夏油杰钳着下巴吻了个彻彻底底。

“不会。”夏油杰舔着五条悟的嘴角,慢吞吞地说着,“悟怎么会脏。”

“伟大的五条大人也是会脏的。”兴许是被夏油杰这情人眼里出西施的行为所取悦,五条悟忘却了对方刚刚对性事的搪塞,逗趣道:“也会积食,也会吐得到处都是,也会…”

“嗯…”他停顿了一下,又下定决心似的:“爱你。”

“悟刚刚说了爱我吗?”夏油杰轻笑着,“好感动。”

五条悟不满,“杰听上去一点都不感动。”

“那我做些什么,才能报答悟对我的爱呢?”

“说同样的话吧。”五条悟在头顶哗哗的水流下轻抚着夏油杰湿漉漉的发梢,“或者多吃点东西好了,杰又瘦了。”

有那么一瞬间,夏油杰觉得自己好想吐。他自然没有什么吐的理由,他的胃囊空空如也,那些咒灵也早已安定了下来,不可能此时冒然作妖。但他还是感觉五条悟的话像是某种侵蚀他的内里的触手,正在翻搅着他的胃囊,把那个可悲的小袋子翻来翻去地作弄着,捏成一团然后等他来日从喉咙里呕出来。

但他还是笑着,在表面上装作一副风轻云淡的样子。食欲和性欲总要有一样,好让夏油杰自己看上去有点残余的人性,所以他说:“我后悔了,果然还是用身体来报答悟吧?”

179 Likes

91老师的七夕香香饭……老师七夕快乐! :smiling_face_with_three_hearts: :kissing_heart:

2 Likes

呜呜呜

2 Likes

啊啊啊啊啊香死我了,好饭(ノ*゚ー゚)ノ狂炫,一个360°螺旋升天在接空中转体三周半稳稳落地拿出玫瑰花,七夕快乐
老师辛苦了( ˘ ³˘):heart:( ˘ ³˘):heart:

2 Likes

饭饭啊啊啊七夕饭饭—————
(咔咔往嘴里塞)嗯嗯嗯香香~~
91老师七夕快乐!(刷刷刷)(掏出玫瑰花)(单膝跪下)

3 Likes

饭点看就是刺激!!食物是最治愈的!!爱也是!!!爱91老师呜呜呜呜

2 Likes

呵呵呵最喜欢我产品这种身体上亲密心却越来越远的感觉(你)……对话鸡同鸭讲的地方也喜欢。。变态属性爆发

21 Likes

91咪七夕快乐:sob::sob::sob:写的好好,谢谢咪的饭饭

3 Likes

www吐出来吧,让他吐出来吧,凉面也好苦水也好咒秽也好困顿也好,哪怕一点也好:sob:(太香了这顿饭吃的我又爽又难捱,苦夏呀:sob:(91老师七夕快乐!!!:tada:

7 Likes

哦哦哦这种表面缠绵亲密、内心暗流涌动的感觉太好了T T感谢妈妈赐饭…

4 Likes

:pleading_face:就是说啊,夏油杰,没了你他可怎么办啊:pleading_face:别看他又大只又能打又拽,他也只是一只一米九的白色小猫咪而已:pleading_face:没了你他可怎么办,就这样一直留在他身边吧

14 Likes

残余的人性…唉……夏油杰

2 Likes

有正常的生理欲望,内心却没有了激情,也就是说…精神阳痿 :face_with_peeking_eye:

6 Likes

好香好痛 看的我都苦夏了:sob:

3 Likes

好胃痛但是好涩,,,,,这是七夕该吃的饭吗呜呜呜呜

1 Like

卡密撒嘛:sob::sob::sob::sob:我边哭边撸

2 Likes

痛痛的很温馨,虐虐的很安心…太喜欢这种,啊啊啊究极胃痛别扭又无敌坦荡纯爱的对冲,其实言语和行为中透露出来的都是爱啊,但是太痛苦了以至于不敢也不能赤诚地去爱,于是在故意粗暴而不一定走心的性事中寻求麻痹和爱的幻觉 :cry:涩晕…谢谢妈妈…

3 Likes

天呐91妈咪!:sob:我好爱这个调调:sob:貌合神离赛高!!!

1 Like

啊啊啊啊先冲后哭:sob:写的太好了91老师!

1 Like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1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