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五】Friends to Lovers的正确打开方式

Summary:

这是一个夏五硝都怀疑自己的朋友喜欢上了另一个朋友的故事。但是其中只有一个人的直觉是对的。

想趁着七夕的好日子发出来 祝我cp和大家七夕快乐!!

短篇DK甜饼。全文6k+

【五条悟的烦恼是,他觉得他的头号挚友夏油杰暗恋他的另一个好友,家入硝子】

高专一年级结束的那个暑假,刚和京都校交流比赛完的夏五硝三个人决定在京都多留几天用来旅行。五条悟非常兴奋地提出露天野营,甚至做了非常详细的计划(这并不像他的风格),于是没什么想法的夏油杰和家入硝子就打算当两个听话的尸体,随他去了。

乡下的夜空是城市里看不到的繁星璀璨。他们在帐篷外生起一堆火,学着像一些美国电影里一样烤棉花糖吃。这样的气氛不聊点平时没机会聊的隐私问题是不可能的,情感史一片空白的五条悟下决心要打听到同窗的恋爱经历和理想型。夏油杰除了初中的时候暗恋过隔壁班的女老师以外什么都没有,家入硝子点了根烟看着俩没故事的男同学,有些得意地讲了自己那相当精彩的初恋,让五条悟和夏油杰听得比上课还认真。

“诶,夏油,我倒是很好奇你的理想型,”硝子说道,“有的人会喜欢上自己的朋友,但是有的人只能喜欢上陌生人。”

“我…”

“你干嘛不好奇我啊?” 五条悟不满。

“你性格太让人讨厌了估计没有女生会受得了你吧,所以问你也没意义。”

“喂情人节那天老子收的巧克力情书不要太多好吧!”五条悟活像一只炸毛的猫咪,硝子冲他做了个鬼脸,“那是她们还没有见识到你人渣的一面啊!诶!你能不能别打断夏油?”

夏油杰倒是答得很快:“我是那种会喜欢朋友的吧。和已经是朋友的人在一起,已经熟悉对方的性格和喜好,相处会更舒服呢。”

“年上还是年下?”

“可能大概…年上吧。”夏油杰犹豫了一下回答道。

“哦——”硝子拖长了音咪起眼随后吸了口烟。而刚刚还很闹腾的五条悟看着他们俩,突然安静了下来。他低头吸了一口波子汽水,没注意到硝子瞟了他一眼。

夏油杰和硝子还在聊着天,五条悟失去了兴致,他看着夜空的银河和周围飞舞的萤火虫,脑海里还在想夏油杰的回答和硝子那耐人寻味的表情。杰是已经有喜欢的人了吗?肯定是吧,要不然他为什么会回答这么快而确定呢?可是杰好像也没有什么女性朋友的样子,难道是他都不认识的私下的朋友?或者是小时候的青梅竹马?又或者是他们相熟的某个学姐?杰不是以前暗恋过年上的吗好像也有可能…

“悟,你在发呆吗?你变得好安静。”夏油杰问道。

“哦哦,没有啦,我在看萤火虫。”五条悟回过神,伸出手去触摸,点点碎光在他的指尖盘旋,“可惜了,这么美,但是不能把它们带回去。”

旅行结束回到高专以后,二年级就开始了。他们有了两个新学弟,其他的日子和一年级时没有什么不同。他们俩还是几乎天天形影不离,干什么事都恨不得黏在一起,夏油杰确实看上去没有任何有暧昧关系的女性朋友的痕迹存在。五条悟慢慢也把那个野营之夜的疑虑抛到脑后。

直到某个周末,刚刚解决完一个大任务的夏油杰和五条悟打算去东京玩,硝子不去,但是直接给他俩塞了一个list让他们帮忙采购。五条悟看着前面拿着list耐心地已经在银座各个药妆店搜寻采购了三四个小时的夏油杰,还没吃到限定网红甜品的他心情开始变得非常不爽。

“杰!这死丫头干嘛不和我们一起来这自己去买,这么多东西,还要逛多久啊?”

“还有两样就好啦…硝子是女孩子,再说朋友之间帮帮忙也是应该的嘛。”夏油杰温和地笑着安抚着烦躁的五条悟,“悟要去的甜品店没有这么快关门的,别着急。”

可是有可能卖完啊…五条悟在心里嘟囔了一句,继续跟在他后面。

等等, 杰刚刚说的是“朋友之间”吗?所以他确实把硝子当朋友而硝子也确实是他们俩的共同好友…

夏油杰能有可能相处最多时间的女孩也是硝子…

露营的那天晚上杰也是看着硝子的眼睛回答这个问题的…

所以杰完全可能在喜欢硝子啊!!所以他才会这么耐心且毫无怨言地花了快一下午帮她买这一大堆东西还提回去…

这个结论经过推理,电光火石般闪现在五条悟的心里。

后来他们去了那家网红甜品店,五条悟运气不错如愿吃到了限量甜品,但是他好像觉得,也没有那么好吃。

“有点踩雷了。”五条悟停下勺子,很自然地递给夏油杰,“不信你尝尝。”

夏油杰接过勺子,他是不爱吃甜食的,这是第一次五条悟把主动甜食分给他吃,实属罕见,难道很难吃吗?他用着五条悟的勺子吃了一口,浓郁的巧克力甜味和奶油味。

“我觉得挺好吃的?当然我可能吃不出甜品的好坏了,平时咒灵吃太多,味觉都不正常了。”夏油杰评价道,他敏锐地感觉到五条悟的情绪有些细微的低落,就说些会让五条悟开心的话,“我们晚上回去可以把上次的地图给打完。”

“哈哈哈好!希望这回不要再打到凌晨两点了,累死了——” 五条悟果然又活跃了起来。他很多时候确实很像小孩子,不开心的情绪来得快去得也快。

晚上回到高专以后他们俩确实又打游戏打到了两点。第二天早上硝子来找夏油杰拿那些买的东西的时候,五条悟还是困倦得哈气连天的,但是忍不住打起精神竖起耳朵仔细听。

家入硝子清点完东西把钱数好给夏油杰,夏油杰从口袋里摸出一包像口香糖一样的东西塞给她。

“喏,我看到有戒烟糖,就给你买了一包。”夏油杰说,“还是要少抽点烟啊硝子。”

“哎呀好啦好啦,你真的是和我妈一样…谢啦!”

旁边听完全部对话的五条悟此时心里已经确定,夏油杰喜欢的人肯定就是硝子。花时间帮她买一堆东西,还惦记着她的烟瘾关心她,不是喜欢是什么?

这个得到了验证的想法让五条悟的心五味杂陈。作为朋友他应该要为他们开心吧?但是他此时确实是无法开心起来。甚至有一些他无法言说的情绪呼啦啦地像下雨似的,弄得湿漉漉的一片,让他感到很不舒服。如果夏油杰和硝子以后真成情侣了,那自己就变成电灯泡了,杰也肯定不会再有那么多时间陪他。想到这里他有一种被抛弃的感觉,虽然这事八字还没一撇。

明明早上还因为睡眠不足困得马上就要睡过去的五条悟,躺回床上想要补觉的时候却翻来覆去也无法入睡。

哎,不就是自己的好朋友喜欢上了自己另一个好朋友吗,多正常的事,为什么我会这么烦呢?五条悟使劲抓了抓自己的白色头毛,扯得头皮都疼了,却还是没有答案。

【夏油杰的烦恼是,最近五条悟好像莫名其妙地会避免和他单独相处。】

夏油杰觉得最近五条悟很奇怪。首先他们俩没课出去玩的话五条悟总想拉上硝子,硝子不答应甚至还会软磨硬泡,不惜用请客的金钱手段引诱。硝子对他投来“这人又犯什么病了”的疑问眼神的时候,他是真的摸不着头脑。

夏油杰倒是完全不介意三个人一起玩,但是五条悟对硝子的反常态度到了他不得不注意的程度。

去了银座的话硝子总会补充很多女生的个人用品,瓶瓶罐罐的还挺重,看到硝子拿着有些累的样子,五条悟马上说:

“杰,你帮硝子提一下呀!”

“大少爷,你怎么不提?”夏油杰无语,但是还是接过了硝子的购物袋。

“谢啦夏油。”

“哎呀,因为杰最善良最绅士了嘛…”五条悟大言不惭地说,并且对他wink了一下。

真的是每次他这样就拿他没办法。夏油杰无奈地想着,五条悟和硝子走在了前面,两个人挨着窃窃私语着什么,然后发出了一阵欢快的笑声。

夏油杰有些疑惑,也有些心情复杂。悟…什么时候这么爱黏着硝子了?最近他好像都没有像以前那样和自己亲近了…

这样的事无独有偶,比如他们去吃某家很有名的拉面的时候五条悟让他去排队点单,夏油杰回头看他们的时候发现五条悟和硝子两颗脑袋挨着在看饮料单,心里莫名其妙生出些不爽的情绪来。

悟是不是喜欢硝子?这个念头冒出来的时候夏油杰理智上是马上否定了,因为硝子看上去并不可能对这两位同级的任何一个人有什么浪漫兴趣。也许是悟到了会想要亲近异性的年纪吧,毕竟因为荷尔蒙什么的。

后来有一次,夏油杰发现事实好像并不是他猜想的这样。三个人一起去看某部热映电影的时候,不知道什么时候夏油杰发现旁边的座位空了,他把手上的爆米花塞给硝子示意他要出去找人,硝子抱着两桶爆米花继续认真地看大屏幕,摆摆手,头都不回一下。毕竟她可不像夏油杰那样身边没了某个人就看不下去电影的,电影票还要钱呢。

五条悟其实刚从放映厅里偷溜出来没多久就被夏油杰逮住了:“悟,怎么突然不说一声就出来了?赶快回去,硝子还在里面呢。”

“啊…要不你回去吧,我觉得这部电影不好看,就先出来了。”

“我和硝子两个人看?你确定?”夏油杰这还察觉不出怪异的话那就太迟钝了,“悟,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没和我说?”

“没有啊没有,什么都没有!”

“如果没事,为什么你不和我说一声就走呢?说好的要三个人一起行动的也是你啊?”夏油杰不满道。“要么就是你把我给支开,要么就是你自已丢下我和硝子不知道去了哪里…”

“还有悟突然这么经常地邀请硝子和我们一起玩,不是我不愿意,而是…”

“而是?”

“是不是因为什么事悟生我的气所以最近都避免和我单独相处?”夏油杰说,“毕竟,以前都是只有我们两个人来。悟这样突然的变化会让我有点担心。”

五条悟本来低着头,听到这话抬眼看着夏油杰,他那双漂亮的澄澈的眼眸从墨镜的空隙里露出来,似乎有些惊讶夏油杰的坦诚。

“杰…没有的事。我没有不想和你单独相处的意思。”

“那为什么…”

“杰觉得我一直拉硝子和我们一起是为什么?”

夏油杰觉得自己在猜谜语。

“悟,我不知道。也许你…想要和女生多相处相处吧,硝子毕竟是我们的同级。约她出来是最容易的吧。”

“哈哈哈哈哈哈哈,杰不会觉得我喜欢那丫头吧?”五条悟仿佛听到什么笑话一样,他握拳捶了一下夏油杰的肩膀,“杰真的想象力太丰富了!你听到她每次怎么骂我混蛋的吧?谁会喜欢她哦?”

最终夏油杰并没有打破砂锅问到底,一些小小的隐秘的情绪也因为五条悟的回答而疏解了,变得愉快起来。

五条悟也没有再让夏油杰回放映厅,他们果断放弃了这部电影去了隔壁的游戏厅打电动,弥补了之前因为缺乏单独相处造成的小误会。当然夏油杰没有忘记给硝子发个短信让她自己一个人安心看电影。

于是两个小时后硝子一个人吃完了两桶爆米花,导致她完全没胃口吃晚饭。

【家入硝子的烦恼是,自己旁观着两个混蛋男同学兼好友明明在互相暗恋但是死守着挚友身份不挑明,甚至还有隐约把她卷入其中的趋势。】

家入硝子还记得一年级快结束的时候,为了庆祝他们三个拿到评级,冥冥学姐,歌姬学姐带着他们三个出去练歌房庆祝。学姐甚至偷偷带了他们这个年纪没办法买到的果味啤酒——但是度数真的很低,属于和饮料差不多的那种。

也是那天大家发现五条悟酒量超差这个事实。

喝了两罐果味啤酒就醉得瘫在沙发上的五条悟,脸和眼睛都泛着粉红,歌姬学姐正要趁机会报复回来往他那张白白净净的脸上写我是混蛋这几个字,还没下笔五条悟为了躲避,就抱着夏油杰的脖子往他怀里钻。

家入硝子发誓看到整个晚上都面不改色的夏油杰脸红了,然后夏油杰就说要拖五条悟出去洗个脸清醒一下。

他们俩离开以后,冥冥和歌姬学姐就开始讨论两位主人公的八卦,比如一年级就拿了特级,谁有没有接受哪个学姐的约会邀请,谁更受女生欢迎(歌姬: 难以想象哪个女生能忍受五条这种性格)

最后八卦了一下硝子:“如果一定要选,硝子会选五条还是夏油呀?”

“我是不会喜欢那两个人渣的任何一个的。”硝子鸡皮疙瘩都快起来了,忍不住吐槽,“他们俩超烦人的!”

“夏油看上去好像好一点,因为他很能装,其实和五条悟差不多的恶劣——”

“我还是更喜欢和学姐们待在一起!”硝子说罢冲上去一边一个搂住她们的肩膀。

十五分钟过去了,那俩还是没有回来,毕竟再嫌弃同级情谊还是在的,硝子就想去卫生间抽根烟,顺便看看能不能找到那两个人。

“总不能喝这点五条悟就吐了吧?”她这样想着,结果还没有走到卫生间就停住了。

她看到五条悟整个人挂在夏油杰身上,白色的脑袋在夏油杰的肩膀上蹭来蹭去。而夏油杰任由他抱着,一只手帮忙拿着五条悟的那副墨镜,还不忘护着五条悟的腰防止他跌倒的样子,夏油杰低头贴在五条悟耳边说了什么,表情怎么说,很…温柔?是硝子之前从来没见过的。

其实硝子本可以很自然地冲他们喊,你们磨蹭什么呢?怎么还不回去?或者直接过去拍一下夏油杰的背后问他需不需要帮忙。

但是硝子没有这么做,她的直觉告诉她,此时这两个同级之间的气氛莫名的暧昧,她最好不要打扰。

那个夜晚过后她并没有发现五条悟和夏油杰的相处有任何变化——依然打打闹闹和普通挚友一般,但硝子总觉得在哪个吵闹的练歌房的卫生间前,她窥见了某些秘而不宣暗流涌动的情感。

京都野营旅行的那个晚上,硝子那么问自然也是一种试探。而她也得到了意料中的答案。她之前从不留意,但在那之后,多多少少地会开始注意夏油杰对五条悟超过朋友程度的包容和宠溺,五条悟对夏油杰过分的依赖和毫无防备——五条悟从来不对夏油杰开无下限。只是没想一直到了二年级这两个人都没有挑明。

家入硝子不是那种会掺和朋友之间的感情发展的人,她自认没有这个立场。但是最近奇怪的是她感觉自己被卷入这两个人中间了,五条悟和夏油杰去东京去玩现在必须要拉上她,而且这两个人也不怎么黏在一起了,本来硝子还怀疑是不是谁表白失败了和对方单独相处会很尴尬就把她当成缓冲。

结果五条悟把夏油杰支开,在自己耳边絮絮叨叨地细数夏油杰怎么怎么好。比如咒术很强,比如善良乐于助人,比如会留心别人的习惯,关心别人,脾气好,有礼貌有耐心,最重要的是会帮他排队买他爱吃的喜久福,每一次。

“他这么好你应该找他当男朋友才对嘛。”硝子忍不住笑了出来。

“诶,我们可是挚友啊,挚友,才不是你想的那样。”五条悟说,“虽然我也不是很愿意,但是挚友就是要帮助对方追喜欢的人啊,要不然我和你说这些干嘛?”

“?”

“硝子,就算你不喜欢杰,也得给他机会嘛。他真的是个很好的人。”

谁能告诉她五条悟刚刚说的是日语吗?怎么她没听懂?

后来在学校里的某个晚上,硝子上天台抽烟,遇到了同样抽烟的夏油杰。她向夏油杰借火,两个人自然而然地聊到最近五条悟的异常行为。

经过复盘,弄清楚这个巨大的乌龙以后,家入硝子已经被这两个人彻底无语到了。五条悟以为夏油杰说的喜欢从朋友到恋人的发展是在说她,夏油杰给她代购,买戒烟糖是因为暗恋她(拜托他怎么不想想夏油杰为他做了多少事啊),如果她不是目睹了练歌房的那一幕,如果不是这半年来她留意旁观这两个人的关系,也许她还真会被唬到找夏油杰确认一下。但是现在的她觉得完全没有必要。

“原来悟是误会了。我本来还以为他最近经常找硝子一起是到了情窦初开的年纪呢。”

硝子差点把烟给掐了。

她深呼吸,她发誓她本来是不想掺和这两个人渣的,但是她现在感觉自己成为了这两个人某种play的一环,那就不得不插手了。

“夏油,明明是你喜欢五条吧。”

“…”

“在京都的时候,你说喜欢比你大的,喜欢friends to lovers, 我就知道你在说五条。你别不承认。”

“想知道我怎么看出来的?我就是知道。所以赶快表白吧,那家伙眼里的你真的很完美。他以为你暗恋我,那次我们出去玩的时候都是趁你不在旁边一直和我说你有多好多好,真的很让人困扰啊!”

“我确实…对悟有超过朋友的感觉。我只是不能确定哪个时机是合适的,也害怕这会让我们之间变得很奇怪,比起他永远不知道我的心情,我更不希望的是失去悟这个朋友。”

夏油杰沉默半晌,抿了一口手上的烟轻声说道。

“这就不是我的事了哟。我的重点是,再把我扯进你们俩中间,别想以后受伤了找我治。”

家入硝子吐出烟圈,转身把燃到末尾的香烟摁灭丢进垃圾桶后就离开了。她迈下天台楼梯的时候还是犹豫脚步停顿了一下,转头对明显仍有心事的夏油杰说:

“夏油,别把这些只当成你一个人的事情承担。我说真的,告诉他吧,会没事的。”

后来嘛,幸好夏油杰听进去了,如她所愿,这两个人渣终于顺利在一起了,虽然家入硝子的烦恼从此变成要经常听两个混蛋男同级好友秀恩爱。

听五条悟说,夏油杰去了京都出任务以后,特意故地重游,用咒灵抓了很多他喜欢的萤火虫装在瓶子里给他带了回来。

听夏油杰说,在练歌房里那次,五条悟喝醉了以后抱着他撒娇,说的是我和杰都是特级呀,以后我们俩就是最强的了。可是以后要和杰分开单独出任务了,不想和杰分开。他回答的是,没事的,不会和悟分开的,我们永远是最强的。

虽然山河倒转,她也不可能喜欢他们俩其中的任何一个,一开始就是如此。但是拜托,要幸福啊,两个混蛋。

End.

68 Likes

哎哟!两个纯情小笨蛋૮₍ 。•.•。₎ა

5 Likes

谢谢宝宝的评论!dk时期我感觉就是纯情小笨蛋的感觉:pleading_face:

dk真的好纯情(ノ*゚ー゚)ノ老师的饭我狂炫( ˘ ³˘):heart:大大辛苦了(〜^∇^)〜

3 Likes

谢谢宝宝的评论 超开心的)

3 Likes

流眼泪了,你们都要幸福啊

3 Likes

这个七夕最甜的糖,你们要幸福啊 :face_holding_back_tears:

1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