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痘

灵感来源我在乡下被蚊子咬得要死

得过一次水痘的人就不会再得了,只有伤了心的人一次又一次伤心

五条悟某次出完任务回来蔫儿吧唧的,夏油杰笑他说笨蛋怎么也会生病。第二天五条悟脸上起了疹子,硝子一看说是水痘,夏油杰很震惊,没想到这家伙还没得过水痘。

硝子说完就躲得远远的,大部分同学老师害怕被传染都避之不及,夏油杰更震惊,没想到这群家伙都没得过水痘,于是不得不挑起了照顾五条悟的重任。

印象里小孩子才会得水痘,幼稚园小学里有一个就有一群,几次三番下来,大家纷纷获得抗体,从此在得水痘上这门课上完美毕业。夏油杰感叹,这些咒术师世家的孩子显然缺少与校园流感亲密接触的机会。

好在他还算尽心尽责,照看了五条悟一个星期,天天帮忙端茶送饭换衣服,还要时不时哄哄他,看住他想抓挠的手,于是水痘事件就算过去了,五条悟也终于毕业,身体里多记录了一种病毒,弱点又少了一个,可喜可贺。

这件事情发生在五条悟16岁,夏油杰15岁,没什么特别的,就是在五条悟的腰侧留下一个疤,小小的,有点凹凸不平,像一小朵梅花,等他会了术式反转之后,连这一小块疤也不见了,就如同他身上所有别的痕迹一样。

五条悟在自己还不是个大人的时候收养了一对姐弟,他倒是没料到,夏油杰也很有默契地收养了一对姐妹,两个人的脑回路好像因为三年的相处而互相感染,不知不觉就做了一样的事情。

可惜五条悟显然没有夏油杰那么负责,只是丢点生活费做个甩手掌柜,叫两个小孩野蛮生长,偶尔串串门,看看还活着没有,咒术觉醒了没有。他倒其实不是不关心,只是不知道自己要做什么,况且姐姐一直在电话里说他们过得不错。所以伏黑惠能作为一个好孩子全靠了姐姐津美纪的在场和亲生父亲的缺席。

伏黑惠三年级被传染了水痘的时候,自己也没得过的津美纪只当成了普通感冒,没告诉五条悟,等自己也发烧并且起了疹子之后才挂了通电话。

女孩子说自己和弟弟可能得了什么怪病,浑身上下都是红点。声音听着很害怕,但没有惊慌失措,反而是把五条悟吓了一跳,逃掉了任务汇报的繁琐环节,赶紧用了术式赶了过去,看见两个病怏怏的小孩小孩坐在沙发上七歪八倒,强撑着精神在等自己。他拍了两张照片给硝子,问这是得了什么病,硝子说是水痘。

“你能来治好他们吗?”

“他们得自己好才能得到抗体,跟你那时候一样。”

“那要怎么治,需要吃药吗?”

“可以吃点清热解毒的药,高烧了就吃降烧的,放着不管过几天也就好了。就是叫他们别抓水痘,破了容易感染,还会留疤,”

“可是他们看着好难受啊。”五条悟看了看伏黑惠,后者不断想去挠脖子上的疹子,被五条悟拍开了手叫他别抓。

“那你多陪陪他们,做个可靠的大人。”

“我还不到二十。”

“你得水痘的时候夏油杰不是才十……”

硝子话说了一半就住口,顿了两秒干脆就挂了电话。五条悟知道她在说什么,也知道她为什么没说下去,努力想了一会儿,但记起来的只有那时候自己迷迷糊糊睡了很久,再醒来的时候已经痊愈又能活蹦乱跳了。

五条悟把两个小孩哄上床,说没关系的,不是什么大病,小孩子都会得,过几天就好了,但是不能挠水痘,不然就会越来越多变成丑八怪。他烧了壶热水之后拿上保温饭盒下楼去买药买吃的,吩咐店家说把菜要清淡点的,粥要薄一点的。五条悟原先很不会照顾自己,更不要提照顾别人,但现在他总是一个人,所以也不得不有了一些常识,虽然还是不会做饭,不会打扫卫生,但起码知道对小孩子是要哄哄骗骗的,饭店里是可以提要求的。

他回去之后看到茶几上翻开的电话簿,摊开的那一页是他的电话号码,旁边备注了一行小字,是“不能麻烦五条先生”。往后翻了几页,找到学校那一块儿,打给两个小孩的班主任帮他们请假。老师们都说姐姐津美纪已经请过假了,叫孩子们好好休息,另外提了他们成绩都不错。男孩子的老师额外多说了一句,“希望五条先生能在工作之余多陪陪孩子,小惠稍微有点不合群”。

两个孩子呆在一个房间方便照看,五条悟推门进去的时候伏黑惠已经睡着了。津美纪撑起眼皮,没忍住打了个哈欠,说谢谢,又说对不起,影响了五条先生的工作。

“别道歉,傻姑娘。”五条悟笑着揉了揉她的头发,“下次遇到问题就赶紧联系我。”

姐姐这几天照顾弟弟本就很疲惫了,神经放松了,于是也迷迷糊糊睡着了。

五条悟想这两孩子怎么这么乖,怎么能这么乖,乖地就好像是在照顾他,又反应过来他们两个之前是特意坐在沙发上等他。他以前不是会反思的人,但现在却经常感到自责,因为害怕,怕什么,怕好不容易建立起关系的人又被自己弄丢了。所以他连小孩子也想牢牢抓住。

他拉了把椅子在床边坐着,小孩子睡着了会因为痒,不自觉地去抓水痘。猫咪带上伊丽莎白圈就可以的事情在人身上反倒难得多,他去捉住他们乱动的手,甚至用六眼去推测被窝底下的小动作。五条悟一场水痘只留下一小块疤,他要这两个孩子痊愈的时候完好无损,这其中多少带了些意义不明的赌气。

他看着时间叫姐弟两起来吃饭,顺便给每人发了支口服液,然后测体温,两个人都有点低烧,但不严重。惠的精神好了很多,提出想看一会儿电视,被姐姐瞪了一眼,支支吾吾不敢再说。五条悟看得有点好笑,说没关系,我去拿两床被子出来,我们一起沙发上看一会儿。

两个小孩包成粽子坐在两边,五条悟坐中间。开始还挺拘谨,因为他们和五条悟相处不多,但小孩都是亲人的,看会电视聊会天,很快就粘上来了。

“五条悟先生不怕被传染吗?”津美纪忽然想起来,并且暗自责备自己刚刚考虑不周,要是五条先生也感冒了就不能去工作啦!

“我以前得过水痘了,得过一次的人就不会再得了。”女孩太懂事,叫人有些心疼,但五条悟不会表现出来,他的情绪已经越藏越好了,所以他伸了伸长腿,把脚搁在了茶几上。

“把脚给我从桌上……”津美纪脱口而出,然后越来越小声。

“放下来。”伏黑惠适时地补充,响亮大声而且坚定。

“……”五条悟乖乖地坐直。

看了不久津美纪又稍微有点烧起来,五条悟察觉到了,把她抱回床上,用毛巾沾了温水给她擦了遍身子,泡了杯小儿退烧药让她喝掉。

“苦吗?”五条悟笑着问她。

“有点甜过头了。”津美纪把杯子还给五条悟,她说起话来已经没有那么多的距离感了。

五条悟敲了下她的脑袋,道了声晚安,帮她盖好被子关灯关门。他仔细看了下手里拿着的药,是他在药店里唯一能自己说出来的药,因为他宿舍里就有,有好几盒,一直没丢,不知道过期多久了。他记得很清楚,那是当时夏油杰买的那么多药里面他唯一愿意喝的药,很甜很甜,其它都被他偷偷丢掉了。

他走到客厅,叫伏黑惠变只小狗小狗出来玩,惠不情不愿,强调自己的狗狗是有名字的。“五条老师,为什么得过一次水痘就不会再得了呢?”小孩一边摆弄着手影一边问他。

“因为你的身体里有了抗体。”

“什么叫抗体?”

“等你长大点上了生物课就知道了,是用来打败病毒的东西。”

“那为什么得了感冒还会得呢?”

“嗯……这样子,如果我第一次偷吃你的香蕉味布丁你会生气吗?”

“不会。”

“然后我偷吃香草味…等等你不会生气吗?……不打比方了,总之就是感冒的病毒类型很多,你的笨蛋身体记不全,没有办法防御。”

“就像打架受伤不知道会伤在哪里所以没有办法预防?”

“你打架了?”

“……”

“打赢了吗?”

“赢了。”

“那就好。”

到了半夜本来好好的两个小孩忽然发了高烧,不安地冒着冷汗。五条悟面对多强大的敌人都不曾慌神,现在倒是失了分寸,手忙脚乱带着姐弟去医院。他自己还是个孩子,还没到能合法喝酒的年纪,原先有人帮他做着决定,现在孤单了就把自己丢进无休无止的工作里,真的要成熟还得等那个人死掉之后。

小孩挂了水,慢慢安静下来,因为水痘要隔离,专门为他们安排了一个小房间。房间里还有两个小女孩,也是出水痘,一个黄头发一个黑头发,看着像双胞胎,被五条悟他们吵醒,偷偷讲起悄悄话。

“这个大哥哥也得水痘了?”白头发的女孩小声问自己的姐妹。

“你个笨蛋,这是小朋友的病房,他肯定是那姐弟的爸爸。”黑头发的也小声地回答。

“可是他看上去好年轻,真的是爸爸吗?”

“我们的爸爸也很年轻呀!”

“也是!”

五条悟迷迷糊糊要睡着的时候房门开了,他随口说了声晚上好。

然而来人迟迟没有回应。五条悟转身去看的时候眼睛被对方捂住。然后是房门自己合上的响声,在安静的医院里额外刺耳。

“悟,你怎么在这里。”

“你是怕我看见你的脸会杀了你吗?”五条悟拍拍盖在自己脸上的手,他摸到这只手在抖,掌心的温度贴在眼睛上很舒服。“夏油杰,这房间全是你咒力的味道,我早就知道你在这了。”

夏油杰没打算把手拿开,五条悟也没有勉强,顺势靠在对方身上。

“你什么时候生了两个女儿?她们管你叫爸爸。”

“叛逃的那天收养的。”

“哦,你就是为了她们把我给抛弃了啊。”

“你知道不是的。”

“嗯,我知道的,我知道的。”

两个人靠在一起沉默了好久,仿佛和四个孩子一起睡着。

夏天的夜晚总是很短,四点多钟窗外就开始泛白,小鸟睡醒了,零星叫起来,伏黑惠翻了个身,迷迷糊糊说想上厕所。

五条悟推开夏油杰带小孩上厕所,出来的时候眼睛上已经缠好了绷带。夏油杰知道不管是以前的墨镜、现在的绷带、还是刚刚自己的手,都无法阻挡五条悟的视线,但不直视那双蓝色的眼睛还是叫他少了很多惶恐。

“没想到你都会照顾小孩了。”夏油杰看着五条悟又把小男孩哄睡着,男孩扒拉他的手不肯撒开,心里忽然不是滋味。他想五条悟是不需要做这些的,五条悟是不需要去照顾别人的。然而他又想起五条悟保护天内理子的时候,又觉得他被人依赖理所当然。

“我以后想做老师呢,一定得会带孩子才行。”

“你要做老师?”

“我要做老师。”

“你会带出很不错的学生吧?”

“一定会的。倒是你,照顾人的功力大不如从前。区区水痘就迫使你来医院。”

“悟和别人,肯定还是不一样的。”夏油杰说这句话的时候终于正视了五条悟,他知道五条悟对他的视线了如指掌,也知道对方不打算回应。转身去给他的两个女孩收拾东西。今天她们要出院了。

“夏油杰,”夏油杰临走的时候被五条悟喊住,“为什么水痘的过一次就不会再得了呢?”

“因为你有了抗体。”

“那为什么我每次一想到你,都特别特别难过呢?我不想再想你,也不想再难过了。”

“会治好的,”夏油杰回他,“一定会治好的。”

原来如此,五条悟想,“夏油杰”是一种永远治不好的水痘,因为治不好,所以没有办法得倒抗体,这是绝症。

19 Li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