疑邻藏猫

七夕文,无脑甜,普通人AU,瞎写

夏油杰捡到过一只大白猫,大只,但可爱,会发出很咩的夹子音,露出又白又软的肚皮,撒起娇来叫人完全无法抵抗。

夏油杰在它喵喵叫蹭裤脚时彻底沦陷,心甘情愿把它抱回家,买了一大堆宠物用品,毫无预兆的成为铲屎官。

他给猫咪取名叫“悟”。

没什么特别的原因,就是想到这个名字觉得很合适。

猫猫也很认同这个名字,懒洋洋的猫猫在听到名字时,会屈尊降贵抬起头,发出又甜又嗲的喵喵叫,蓝宝石似的猫儿眼也会餍足眯起。

它过于人性化了。

除了不会说话和小孩子没什么区别,智商高的惊人,理解能力极佳,夏油杰有时会调侃它是不是只保留上辈子人类记忆,它也会应和似的喵喵称是。

这种怀疑在“悟”丢失那天达到顶峰。

突如其来的丢失,夏油杰完全想不出猫猫是怎么消失的。

也就是一次回家悟没有出门迎接,打开它心爱的猫罐头,挨个房间喊了一遍,都没有听到它的叫声——要知道悟是一只话痨猫猫,断不会出现他喊它没有回应的情况。

夏油杰忧心忡忡把整个房子翻找一遍,重点检查阳台窗户这类连通外界的位置,可是他连半点可能挤出猫的缝隙都没有找到——他的悟喵就跟人间蒸发一样。

会是误闯别人家了吗?

夏油杰抱侥幸心态,在楼道里转了一圈又一圈,从1楼到顶楼,一面呼喊一面屏息聆听。

直到他转完整个楼栋,极其失望的回到家门口,钥匙扭动摩擦,安静环境突兀出现一小声猫叫。

是悟吗?

夏油杰眼睛一亮,倏地转向声音来源方向。

他不可能听错,猫叫声是从隔壁门里传出来的。

“铛铛铛!”夏油杰心切地敲响隔壁的门。

他敲了好久,才听到里面传来不紧不慢的应答声。

门扉被开了个小缝,露出半张惊艳的脸,雪发雪肤,只一双湛蓝无垠的眼睛,好看到不似真人。

“干嘛?”门内音调懒洋洋的。

“我,悟,”夏油杰有点卡壳。

门内那人却是眉梢一挑,慵懒的脸上多出点兴味。

“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啊?”夏油杰面色不解,详尽叙述来意,“您好,我是你的邻居,我养了一只猫,这么大,纯白长毛猫,眼睛是蓝色的,喜欢吃甜食,它不见了,刚巧听到您房间里有猫叫声,打扰一下,请问您看到我的猫了吗?”

“这样啊……你的猫也叫悟?”

“是的,你也叫悟?”

白发青年轻笑了下,半眯的蓝眼睛和悟猫高兴时一模一样:“认识一下,五条悟。”

“夏油杰。”

五条悟大方敞开门:“不如进来找找看吧。”

虽然自己本意是询问有没有看到,能让他进门看看更好,但当大门在他面前敞开,他看到他邻居家居服露出瓷白胸膛,好看得不辨雌雄的容颜,忍不住退却半步。

“您帮忙看看就好,”夏油杰说,“我鞋子脏,就不进来了。”

邻居熟稔的拉起他的手,手指线条硬朗,但养尊处优的肌肤半个茧子都没有,夏油杰就跟被拿捏后脖颈似的、停下挣扎。

“不用不好意思,踩脏了等会拖干净再走,总得洗清你的疑虑,我可不想符合我审美的邻居怀疑我藏了他的猫。”

这般说着,五条悟推搡着他往里走,完全没有第一次见面的生分。

夏油杰连拖鞋都不被允许,就踩上光洁如新的地板,他低头看了眼木地板上的脚印,加之耳畔尾音上卷的声线那句“符合我审美”。

就跟被烫了似的,脚尖弹了下,心脏随之乱了节拍。

他平稳的声音把话说得很正经:“我没有怀疑你的意思,我只是有点担心,我的悟会给别人造成麻烦,为了以防万一……”

“我的悟。”五条悟卷舌吐字、暗示性极强。

夏油杰想起他的名字,脸颊泛起红霞:“抱歉,我没有这个意思。”

“没关系,我不介意~”

五条悟将他拉到客厅、阳台走了一通,最后驻足在私密性极强的卧室门前。

互为邻居,夏油杰对五条悟房屋结构也是一清二楚,他尴尬地站在卧室门前,把手心濡湿的手抽了出来。

“谢谢您的帮助,想必是我听错了,我先回去了。”

“你真的有养猫吗?”

夏油杰被这声问询叫住。

蓝眼睛的漂亮邻居步步逼近,眼看到的安全社交距离以内。

“我说,你真的有养猫吗?”五条悟重复道,“纯白,蓝眼睛,喜欢吃甜食,叫悟,你是不是借着找猫接近我?”

“怎么可能?”夏油杰连忙掏出手机,“我给你找悟的照片,我拍过很多张……”

“杰!”

夏油杰条件反射抬头,迎面是漂亮邻居凑近的脸,细软的发丝比猫咪的绒毛还要舒服。

“杰,”五条悟蹭了蹭他,声音听起来是委屈的撒娇,“不用不好意思,我喊你进来时就考虑过最坏情况了……”

夏油杰刚想问最坏情况是什么。

一股不容抵抗的大力轰开卧室门,扯拽着他倒向柔软的床。

仰面躺在床上的人长了张天真的娃娃脸,碎雪似无暇、云朵似蓬松的发丝有点乱,不加掩饰的赤裸裸的爱慕,类似大敞唤他进来的屋门,浮现在贝尔加湖波光粼粼的湖水中。

“杰开门的时候用那种很深情的目光看我,”五条悟直直望着他,“喊我名字时很紧张,拉手时会脸红,想看我眼睛又不好意思,于是视线下滑看我衣领……”

五条悟索性把上衣脱掉,明晰肌肉随呼吸起伏:“想看便看个够吧,不用找什么借口,要知道小猫咪是不能吃糖的。”

夏油杰呼吸屏住,他想反驳悟的确挚爱甜食,但对上晃眼的造物主杰作,他不禁咽了口口水。

身下的人轻笑出声,笑音从胸腔的震动间泄出,蓝眼睛迷蒙着升腾起淡雾,纯洁温顺到激发人的破坏欲。

夏油杰低头吻住他微咧的唇,无师自通将身下人亲得喘息连连。

“悟,”夏油杰在亲吻间隔说,“我进门是为了找我的猫。”

五条悟低喘两声,嗓音较之前喑哑许多:“你找到了吗?”

“我猜你是我的猫变的,”夏油杰抵住他的胯骨,“你有尾巴吗?”

五条悟微侧头,咬住他佩戴耳饰的耳垂,轻声中夹杂吐息的热度:“不如,杰亲自找找看。”


此时,一只悟喵从快递箱子里爬出来,小跑到罐头前卖力干饭。

53 Likes

猫猫深藏功与名

2 Likes

貓貓立大功!

1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