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五】不互说100句真心话就出不去的房间

*不互说100句真心话就出不去的房间
*时间线在夏油杰叛逃后
*:red_car::u6709::hocho::u6709:




五条悟不知道自己被困在了什么地方,不,其实这间教室他再也熟悉不过了,那张桌子早就被他翘着腿搭过无数遍,表面还有斑驳的刻痕,椅子腿中的两条也有磨损的痕迹,只是他想不通自己为什么在旁边那套整整齐齐的桌椅上,看到了那个人。

“悟,好久不见。”穿着袈裟的怪刘海男托着腮,笑眯眯地朝他打招呼。
是幻觉,一定是幻觉。五条悟一边这样想着,一边用力去拧门把手。理智告诉他,如果不尽快出去,后果不堪设想。
夏油杰慢步走上讲台,指节轻叩黑板发出清脆的响声,他清了清嗓子:“嗨嗨,五条同学,请看黑板——虽然我也不想相信,但是情况就是这样。”
不互说100句真心话就出不去的房间?开什么玩笑。五条悟心里升起一股烦躁,因为他确实感受不到任何咒力波动,不仅是杰的,还是自己的。

“好啊,那你先开始吧。”五条悟盯着一开始就被他扔到地上的眼罩,努力让自己不去看对方的脸。
“悟好像误会了什么”,夏油杰把一只手举过额头,摊开手掌露出掌心的“99”,“轮到你了。”
什么时候?五条悟有些愕然。不知道是因为被眼前的人轻易夺走了主动权还是什么别的情绪,“杰当教主当得很开心?”这句话问出来的时候,充斥着明显的火药味。
夏油杰微不可查地翻了下手掌,语气还是一如既往的平稳柔和:“开心啊,占下盘星教之后咒灵每天手到擒来,还有了新的家人,明确的目标,总好过先前的沉浮。悟呢?”
五条悟攥了攥拳:“我可是自在得很,比起当年每天出任务要轻松不少,还培养出很多出色的学生,小事都不用我亲自操办,如果真的有,也是分分钟解决。”
“是吗?这样也好。”夏油杰看似漫不经心地回复道。随即,两个人陷入了长久的沉默。

最终,还是夏油杰打破了这段沉默:“悟,咒术界高层有为难你吗?”
“哈?你在关心这个?”五条悟皱着眉抓了抓头发,他本来已经做好回答刁钻问题的准备了,“就算有,又能怎么样?反正你已经……”
五条悟顿了顿,没有继续往下说。
“我已经叛逃了,是吗?”夏油杰不慌不忙地替他补上,“并且,我也没有后悔的想法。”
五条悟飞快地往夏油杰掌心方向看了一眼,却没有看清9之后的数字,“啊……真是!”五条悟朝墙上踹了一脚,“干脆我们互相说一百句讨厌你算了,我只想快点离开这个鬼地方。”
“说的是这三个字的话,我可出不去哦?”即使五条悟开不了六眼,也感受到了背后灼热的视线。
随着夏油杰一步步逼近,五条悟湛蓝色的眼睛里,不可避免地映照着那个人的脸。

“我可以看看你的掌心吗,悟?”不由分说地,夏油杰把手覆上了五条悟的手背,拇指轻轻摩挲对方的掌心。
五条悟别过脸,但夏油杰手上动作没有停,他的手从手背向上暧昧地游离,然后圈住了五条悟的手腕,再将其举过五条悟的头顶——在看到五条悟掌心的数字之后,夏油杰满意地笑了,嘴唇贴上对方的耳朵:“悟,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不坦诚了?如果是高专时期的悟,起码会说上一句想我。”

五条悟的眸子微微颤动,似乎是被勾起了什么往事。交心、搭档、互相坚实的后背,触感、话语、一盏彻夜不灭的灯,争吵、笨拙地和好、两颗紧紧相贴的心……
但现在的他,首先是最强,其次才是五条悟。所以,现在要这样做才对吧——
五条悟闭上眼睛,迎上了耳边的双唇,却也错过了夏油杰眼里的一瞬错愕。
双唇轻贴之后,回应五条悟的,是一记更缠绵、更深长的吻。齿舌相碰,爱意交融,五条悟的睫毛随着越来越深的呼吸而上下颤动。
不就是真心话吗,五条悟想,这种时候,是最容易说出真心话的吧。

“杰,想做么?”五条悟捉住从唇齿之间挣脱的气息,沙哑地询问道。
夏油杰空出来的一只手一路往下探寻,最终在门关停下:“悟也想吧?”
悟的回答被模糊在深吻里,但他掌心的数字却变了。
与此同时,夏油杰冲破了最后一道防线——

空气中充满了黏腻的气息,那套整齐的桌椅也难以忍受如此剧烈的摇晃,有频率地吱呀作响。虽然袈裟被胡乱垫在五条悟的背后,他的肌肤仍被磨出了不少红印子。十指紧紧相扣,喘息声还有气音交错不断,两人掌心的数字都飞快地减少着。
一波攻势结束,夏油杰托起对方的腰,五条悟环着腿的力气不由得紧了一紧,更方便夏油杰抱着他朝讲台走去。直到夏油杰把他搁在讲台上,才把交接处分开,然后把他翻了个面,讲台的高度正好让五条悟把上半身都趴上去。
“这个姿势,悟会舒服些么?”
回应他的只有破碎的渴求声。夏油杰也不吝啬自己的动作,又开启了下一波攻势。

像这样两个人数不清一共进行了几次,位置也遍布了教室的每一个角落。掌心数字减少地越来越快,谁也不知道在什么时候会有一方先清零,只能贪婪地享受当下每一分每一秒的欢愉。
两个人既想离开这个莫名的空间,却也沉溺在了这个时空的五感六觉。或许他们下一秒就有人离开,又或许他们永远也出不去。
对于五条悟来说,对于这个时空中的五条悟来说,他首先可以是五条悟,其次才是最强。夏油杰也是如此。
“等一下……悟……”夏油杰坐在椅子上,看着自己身上猛烈上下起伏的五条悟,把食指伸进了五条悟的口中,轻轻压住了对方的舌头。就当他是自私吧,在看到对方掌心所剩无几的数字时,他下意识地伸出了手——虽然他自己的数字也没好到哪里去就是了。
五条悟声音被压住了,但起落的频率不减,越来越大的水声唤起了夏油杰越来越深的回应,最终两人的喘息声碰撞到了一起,又一次到达了顶峰。
五条悟张着嘴,舌头仍然被夏油杰压住,但声音还是一分不减地从舌侧跑了出来。
“哈……嗯……”
“嗯嗯嗯——啊——!”
全身力气都用光了似的,五条悟把整个上半身都靠在了夏油杰身上,手臂从对方肩膀处垂落下来,头埋在颈窝,大口吸着空气。
两个人的交合处还是紧紧贴在一起,但夏油杰抬起拖住臀部的那只手,然后又放下。
夏油杰任凭气息紊乱,缓缓闭上了眼:他要怎么说完这最后三句话呢?
身上的人似乎也意识到了什么,圈住他的手臂紧了紧。

“听我说,悟。”就像第一次打破沉默一样,夏油杰打破了这次沉默。
“你又要离开我了吗?”五条悟连忙打断,话中不知道带着什么情绪。
“……抱歉。不仅是为了当年的离开而抱歉,还为了没能好好解释而抱歉。”夏油杰凝视着跳动成2的数字,“倘若,我把全部都告诉你……”事情会不会变得不一样呢?夏油杰心想,但如果让他把那些事情都当没发生过,他做不到。
“好了,可以了,杰。”五条悟垂眼盯着对方后背上的抓痕,他本来应该对紧紧相贴的这人没有什么不舍的,作为最强,可是他脑中却涌现了危险的想法,作为五条悟。对不起,五条悟在心里说着,对不起让你在那种境地被困那么久。可是,要说出来吗?五条悟又看了看自己的手心。

“悟。”夏油杰的语气难掩翻滚的感情,他掐着五条悟的腰,迫使对方起身与他对视,“我之前骗了悟。其实到今天之前,我很久没有体会过真正的开心了。无法说服自己的我,好像一直在海里沉浮,找不到解脱。不过,今天看到你之后我明白了,我奋力追求的那个世界,也不是完全没有意义。”
五条悟泄愤似的,咬住了对方试探过来的手指。夏油杰无奈地笑笑,也没有挣脱,继续轻蹭对方的脸颊。
“我还有最后一句话想告诉悟。”夏油杰坚定地凝视着那双勾人心魄的苍蓝色,“悟,我一直在想你。”
随着夏油杰一字一句地把那句话说完,他的身体逐渐变得透明,脸上的笑容也变得模糊。

“啊……真残忍啊,又一次自己先说了再见。”五条悟的语气却没有带着怨恨,直到泪水滴到手心的时候,他才发现自己是笑着的。
“我真的讨厌杰,讨厌杰骗我没有买到喜久福,我生了气才从背后拿出来,讨厌杰逛街时吃到吐才懂得摆手拒绝,讨厌杰每次任务都要挑最难的做,这样费力不讨好的事情还要叫上我。讨厌被校长骂了之后杰又偷偷去帮我说话,讨厌和好的时候杰心里服了软嘴上还硬气地不说,非要等我先开口。讨厌第一次的时候坚持要蒙住我的眼,明明知道捂住我也能看到你涨红的脸吧,讨厌每次结束之后都要给我盖上衣物,已经吐槽过很多次这样会热得不行。讨厌……讨厌和杰的每一次重逢都是在道别的时候……”说到这里,五条悟早已泣不成声,他深吸了一口气,“但是果然——”
在他把最后几个字说完的时候,数字终于开始变动。

“——————”
话音刚落,五条悟就彻底消失在了教室里。
空荡的房间里,只有横七竖八的课桌椅、粘上湿印的黑板、被刮花的粉笔字,成了他们来过的证明。

——END——










(一点点事后小甜饼)
下一秒,五条悟不知道自己又来到了什么鬼地方,正在和刚刚道别的夏油杰面面相觑,脸上还挂着未干的泪痕。
“我刚才说的那些,你全都听见了?”五条悟又气又羞地涨红了脸。
“啊呀,一字不差呢。”夏油杰敲了敲自己的耳侧。
“……”
“补偿我。”五条悟半天才憋出这三个字。
“?”夏油杰脸上的笑意僵了僵,然后笑得更深了。
“我不管,补偿我!!”
旋即,夏油杰稳稳地接住了扑过来的五条悟。
“悟知道我不会拒绝你的,是吧?”

94 Likes

哭着表白的小5太香了

7 Likes

太太写得太香了:sob:互相坦诚的小情侣就是最棒的!

1 Like

解决小情侣矛盾的最好办法:坦诚相待!
老师写好的真的,好吃的饭,这是我该吃的ヽ(≧ω≦)ノヽ(≧ω≦)ノ老师辛苦了(ノ゚ー゚)ノ(ノ゚ー゚)ノ

1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