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人师表 by asliceoftuna

原作:咒术回战

配对:夏油杰 x 五条悟

分级:R

无咒力转生pa,淫行教师勾引男子高中生。送给老婆的生日餐。

警告:包含大量未成年性行为描写。

 

        又来了。他又在用这种眼神看他。夏油杰打着草稿的手一顿,自动铅笔芯的头便因为过大的力道折成两断,在白纸上留下一段曲折的污痕。

        又来了。

        空调运转时的白噪音营造出别样的静谧,摇曳多姿的树影穿过玻璃窗,投映在书本、课桌椅及学生们挺括的白衬衫上。周围的同学都在伏案做题,谁也不曾留意到斜倚在讲台上的那个白发教师在用怎样赤裸的眼神打量他。

        这种不加掩饰的注视像蛇一样盘踞在他颈后,发出恶魔的低语,使他坐立不安,他强忍着胶焦灼,到底勉强答完了最后一道大题。就在五条悟的眼皮底下,夏油杰硬着头皮起身,低垂着脑袋把卷子往他面前一递便想走人。

        可是五条悟偏不让他走,偏迟迟不肯放话叫他离开,他把那张字迹有些潦草的答卷拾起,慢条斯理地弹了弹,然后随意搭上男子高中生因紧张而僵硬的臂膀。他凑到夏油杰耳边,轻轻往男子高中生的耳蜗里吹了一口气:“夏油同学,怎么错了两个单选题,放课后来我办公室一趟。”

        任谁听到这话,都会认为五条悟是一个认真负责的好教师,可是夏油杰很清楚,他找他绝不是讲题那么简单。耳朵里有一万只蚂蚁在爬,蚁足移动时窸窸窣窣的声响使他头昏脑胀。夏油杰想不起来他是怎样应答的了,待他回过神来,自己已然抓着书包逃到了走廊的另一头,抚着剧烈起伏的胸膛喘得上气不接下气。

        十六岁的男高中生在教学楼边的林荫小道上徘徊,心里乱成一团。在下课铃打响前的十五分钟内,他做了种种考量:借口家里有事或是身体不舒服推辞吧?或者干脆一走了之,不去见他?

        可是铃声一响,他却已自发在五条悟的办公室门口站好,在隔壁间办公的家入硝子见到他,还友好地招呼他:“夏油同学,又来了呀?”

        “是的,五条老师要给我讲题。”夏油杰微微侧过身去,把表情隐匿在阴影里,生怕被家入硝子瞧出什么端倪。

        “如果我记得没错的话,上次月考的年级第一就是你?天天提供课外辅导,五条似乎对你抱有很高的期望啊——我之前从来没见过他对哪个学生这样上心。”家入硝子并不是正职教师,她主要负责学生的心理疏导,因此对他学业上的事知道得并不多,“最近一切都好吗?如果有烦恼随时可以和我谈谈哦。”

        烦恼吗?夏油杰心想,他确实有烦恼,说出来指不定把家入硝子吓得心脏病发作。要是她知道五条悟在办公室里都是怎么给他讲的题……

        “一切都好,谢谢您的关心。”他说。

        要是她知道五条悟在办公室里都是怎么给他讲的题,她大概会立刻报警。

        有那么一瞬间,夏油杰真想不管不顾,像竹筒倒豆子一样把他们之间的丑事通通抖落出来。但他咬了咬下唇,终究选择缄默,静静目送家入硝子提着包走远了。

        又过了十分钟,五条悟抱着厚厚一沓试卷姗姗来迟。他到的时候,夏油杰正幻想自己可以变身一棵草、一块石头、一只甲虫,这样他就不用再因五条悟的戏弄而困扰。对方见到他时轻佻地吹了一声口哨,语调松快:“对不起,让夏油同学久等了。”

        他们一前一后地走进五条悟的私人办公室,这间屋子采光很好,在斜阳夕照之中满室生辉。办公室内的陈设很简单,不过一台书柜、一套桌椅、一张单人沙发、一盆观叶用的散尾葵而已。五条悟有把东西随手乱放的习惯,现如今台面一派齐整,都是夏油杰为他归置好的。

        啪。卷子落在木质办公桌上,拍击声闷而实。五条悟一踏入这方封闭的小空间,便完全褪去了为人师表的伪装。高了他大半头的教师只消伸出一只手臂,便可以把男子高中生整个揽住,五条悟捧住他的颊侧,迫使他半仰起头,然后把他的唇印在他的唇上。

        单由这唇的触感和滋味,夏油杰便可得证五条悟实在不是什么正经教师。没有哪个男老师的唇会这么柔软细腻,似乎氤氲着散不开的水汽,也没有哪个男老师天天会涂荔枝味的唇蜜,再引诱男学生一点一点把它全部吃下去。

        五条悟叼着他的唇肉,用灵巧的舌尖一点点描摹男学生凸起的唇峰,而后把柔嫩舌头伸进夏油杰嘴里,如求欢的雌蛇那样翻滚着,去勾他的舌。与此同时,他空着的那手抚上夏油杰的胸膛,然后一路向下,摸过他的腰腹,停驻在他的胯间。

        夏油杰望向他摄人心魄的眼,那瞳底流转的微光就是蛇牙尖锋泛起的幽蓝。他要杀他,还指望他甘愿赴死。

        “一个周末没见了,杰有没有想我?”在缠吻的间隙,五条悟含混地问夏油杰,他吐出的热气有一半渡到夏油杰的口中,有一半像羽毛一样若有似无地拂过他的唇角。教师轻缓地动起手指,隔着制服裤拢住高中生尚没有什么动静的阴茎,又捉着对方的手腕,把他引向自己裆部明显的隆起,“我先说,我有想杰哦,很想很想。”

        夏油杰想说他一点也不想,可是他的下半身硬得很快,倒显得他口是心非。五条悟在这档子事上技巧超绝,总是拿捏他拿捏得恰到好处。

        “杰。我注意到了噢,你在测验的时候老是偷看我,实在不应该——”五条悟一边半真半假地数落他,一边熟练地解开他裤头的金属扣,“我知道我魅力十足,杰看不够也是理所当然的。可是我们说好了要在课内时间公事公办,你这样老师会很困扰的。”

        夏油杰气得想笑,是五条悟自己先用那种充满肉欲的目光看的他,临了却要倒打一耙,指责他公私不分:“可是五条老师,是你……”

        “嘘。”五条悟把食指抵在他唇间,令他噤声,“不是说好了吗,在只有我们两个人的场合,你要叫我悟。”

        可是明明夏油杰一称呼他为五条老师,他就激动得不得了。

        白发蓝眼的教师将夏油杰半勃的阴茎掌握在手里,用指尖摩挲他高敏的精孔,把那里玩得湿湿滑滑。就着温热的前液,他将掌心覆上夏油杰的茎身,用了几十秒把它撸动到完全充血。而后他坦然地跪在他的学生面前,用渍透了荔枝香的唇去吻这根硬热的东西。

        “让我看看杰有没有好好长大。”

        语毕,他张开嘴,直截把夏油杰的性器整根含入。夏油杰的身量较同龄人高大许多,那里也发育得远过于常人,饶是五条悟口技娴熟,也要细细把握好吞咽的角度、放松喉头的肌肉,才能把它整个纳入喉咙。

        这是高中教师五条悟最喜欢的项目——用嘴去丈量学生鸡巴的尺寸。他卷着舌头,用味蕾细细去品尝前液微咸的滋味,把夏油杰饱胀的龟头嘬得啧啧有声,最后假模假样地给出一份仅包含三言两语的测评报告,诸如“有点甜,杰是不是吃了菠萝 ”、“哎呀,湿得好厉害,杰积了好多”、“杰今天也很有精神呢,老师好高兴”。然后他毫不矜持把自己那张精致绝伦的面庞埋在学生的阴部,不顾鼻尖被蜷曲的阴毛搔得发痒,去深嗅学生身上那股专属年轻雄性的气味,同时信手解开自己的裤链,去把玩自己翘得老高的阴茎。

        不过一两天功夫,高中生的下半身又能发育多少呢?可是五条悟每次都吃得津津有味,黏黏糊糊地称赞他又变大了。就算腮帮子肉被挺立的肉棒戳到凸起,他也要一边吮着他茎身上的茎膜,一边履行教师的职责:

        “呼……哈啊……光子的发射频率……嗯……是多少?”

        如果夏油杰答出来了,他们便顺理成章地进入下一步。

        虽然透着荔枝香的唇油已尽数被他们瓜分完毕,五条悟嘴唇上饱蘸着的、混合着夏油杰前液的口涎,倒也不失为另一种有效的润唇膏。它把他的唇面涂得比之前还要红艳、还要晶亮,五条悟把这两瓣唇拗成一个线条紧实的圆,然后诚挚地邀请他的学生使用这个临时做成的洞。

        “杰,老师实在受不了了,”他低喘着,热带季风般湿热的呼吸拂过少年人勃发的前端,他难耐地用掌心按揉自己硬到发痛的性器——五条悟下半身的尺寸虽然同样桀骜,却色素浅淡、体毛稀疏,光洁得不像个成年男人——明明要被插的是嘴,他却塌下腰身,如发情期中的雌兽那般轻轻摇晃起屁股来,“快来插老师的洞。”

       通常这时候男子高中生就会扶住他的后脑,把那根青春正盛的阴茎送进他湿软烂熟的口腔,把多余的精力全部发泄在他耸动的喉头。黏膜相交出咕啾咕啾的水声,被干得深了,五条悟便会阖上眼帘,藏住那双要人命的苍天之瞳,那两弯雪霰似的眉蹙起,任由薄绯色的眼角沁出一滴要落不落的泪来。

       他嘴里的水太多,又碍于喉道被占满,无法吞咽,于是他只能尽量收紧唇肉,把那些唾液兜住。可是夏油杰入他的口时力道很足,总会把他悉心造好的堤坝撞出裂痕,弄得水浆迸溅,打湿他透白的下颌及玄黑色的竖领。

       明明口交完全是服务于人的,五条悟却兴奋得不得了,他伺候夏油杰伺候得精心,对自己却总是敷衍又粗暴,直把自己那根吐露的东西搓得发红。大多数人都不愿吃精,他却乐此不疲,每次都会邀功似张口展示舌面上浊白的痕迹,再扬起脖子,好叫夏油杰看清他吞咽时喉结滚动的轨迹。有那么一两次,他在吞咽的同时不小心射在夏油杰的鞋面上,高潮时脖颈处的线条拉得又直、又长,仿佛濒死的天鹅。

       可是今天夏油杰却没有照他所说的,去插他的洞。他按住凑上前来的五条悟,把他推离自己的鸡巴,然后就着五条悟疑惑不解的表情把它收回裤子里,板板正正地拉上裤链。

       “五条老师。”他又用敬称唤他,“我们还是不要再这样了吧。”

       这话夏油杰已经酝酿了好些天,理智与情感展开漫长的拉锯,理智终于险胜。这世上有太多的理由,推动他去中止与五条悟的不伦关系,比如,五条悟那种满是情色意味的注视,常常使他无心向学,又比如,假若关系曝光,他的前途将会毁于一旦。

       但最重要的是,夏油杰很清楚地知道,五条悟对他并不是认真的。

       五条悟一开始还没能反应过来:“嗯?不要什么?不要插老师的嘴吗?”

       “不是。”夏油杰解释道,“我是说,我想中止我们之间的关系。”

       五条悟半晌没有说话,面上一片空白,像是被卡住的磁带。或许作为天之骄子,他从来没有被人拒绝过?夏油杰构想过他种种可能的答复:或许他会大发雷霆,恼怒于自己的玩物脱离他的掌控;或许他会面带讥讽,告诉他他本来也已经腻了他;又或许他会抓住他的手,企图用惯常的姿态撒个娇蒙混过关。

       可是他的反应不属于以上任何一种。

        “怎么回事……杰不是喜欢我吗?”二十八岁的男人喃喃自语,双眼放空,“什么?为什么?……我有哪里做得不够好吗?”

       夏油杰确实是喜欢五条悟,从他见到他的第一眼起。

       五条悟在一个月前突然转到本校、接手他所在的班级,学生们原本对于学校在学期中间无缘无故更换教师颇有微词。就在窃窃的私语声中,新晋的教师拉开了教室的门,夏油杰最先看到的是一只白皙而颀长的、骨节分明的手,那手捻着红皮的点名簿,竟使正常大小的册子显出童书一般的稚拙来。而后他见到一头罕见的银白色的发,在白炽灯下泛起挥散的光晕。新老师的面皮白得剔透,散碎的刘海与浓密的睫毛下是一对无法用人类的言语形容的眼睛,瞳仁大而空明,映照着万物之理。为这非凡的颜色所震撼,学生嗡嗡的议论声霎时间消弭无踪。

       “介绍一下,我叫五条悟,从今天开始担任你们的物理老师。”来人的嘴角噙着一点漫不经心的笑意,抬起头来,便恰好与夏油杰对上视线。砰砰,砰砰,血冲上鼓膜,夏油杰在那片苍蓝的漩涡中心悸得难以自已,像是寻回了他遗失已久的珍宝。

       “……夏油杰。”新来的教师一字一顿地读出他的名字,不知是不是夏油杰的错觉,对方的语调里似乎带有一种奇异的怅然。“……夏油同学,真有缘啊,我们的姓名缩写都是‘GS’,不如就由你做我的课代表吧。”

        夏油杰就这么做了他的课代表,一日之内要到他办公室报道多次,或是抱作业本,或是整理实验器材。这位老师一点也没有为人师表的自觉,总是爱对他作一些无聊的恶作剧,比如在他背上偷贴纸条。他们才认识第二天,他便很自如地拜托学生帮他去买甜品,好似夏油杰天生就合该被照顾他、迁就他。五条悟是一个很没有距离感的人,而夏油杰脾气太好,大多时候能容忍他的纠缠和冒犯。他们很快相熟起来,到了下午的自习时间,五条悟有时会直接叫他到自己的办公室写作业,然后一个劲地烦他。

        “你干脆直接叫我悟就好了。”二十八岁的成年人瘫在沙发上,腿伸得老长,像个少年人似地转起原子笔,而后撅起嘴,把笔卡在人中与鼻端之间。拜他幼稚的趣味所赐,小他十二岁的夏油杰有时候甚至感觉自己才是年长的那个。

        夏油杰收回目光,试图把注意力集中到习题册上。悄悄喜欢上自己的任课老师,这对高中生来说实在算不得什么新鲜事,何况五条悟长得那样好看。夏油杰本来以为这将会是一段无伤大雅的暗恋,但五条悟在这事上竟然出奇地敏锐。

        “杰最近总在刻意回避我的视线呢?”他将原子笔一抛一接,白得晃眼的右手在空中划出流畅的虚影,毫无预兆地发难:“该不会是,喜欢上我了吧?”

        才没有。坐在书桌前的夏油杰矢口否认,整张脸涨得通红,不敢去看五条悟。塑料的笔身落在地上,发出啪嗒一声脆响,室内的空气无端变得晦涩而粘稠,连散尾葵投下的影子都透出一种非道德的暧昧。五条悟倏地起身,按住他的双肩,而后利落地弯下腰,从后方逼近他的猎物。

        “诶,杰好纯情啊,该不会长到这么大还没谈过恋爱吧。”他贴在夏油杰的耳畔轻声道,声线中满是调笑的意味,蓬松的鬓发搔得夏油杰耳根发痒。“……真的啊?”

        高中生身子先酥了半边,喉头紧锁,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在跃动的流光中,五条悟拽过他的衣领,先斩后奏地吻他。这个吻起先很是浅薄,只是唇叠着唇,但它很快便变得少儿不宜起来。五条悟捧住他的脸,焦渴地吮吸起他的下唇,接着顺着他微敞的齿关把舌头滑进他全无准备的口腔,在里面搅了个天翻地覆。

        夏油杰越是退缩,他越是得寸进尺,蛮横无理地掠夺学生口中的氧气,回过神来的夏油杰猛推他的前胸,却被他抱得更紧了。

        圣经里没写在伊甸园里引诱亚当的蛇是个什么模样,但夏油杰猜想,那蛇必定有一身雪白而密实的鳞片,信子嫩红,而瞳仁发蓝。

         “老师来教你接吻吧?”

        五条悟轻柔地舔去夏油杰嘴角的水渍,他们都亲完了,他才出说这句话。正说着这话的时候,他却已经把手伸进学生的制服裤里,引逗少年尚且青涩的阴茎。

        那根年轻的性器官立即给予他热烈的回应。五条悟继而衔住夏油杰滚烫的耳廓:“……可以吧?”

        他们所做的事已经远远超过亲吻的范畴了。夏油杰被他摸得血呼啦都奔下半身去了,便头昏脑涨地胡乱点头,自此与老师结成了一种不明不白的肉体关系。

        “老师喜欢我吗?”在一切的开端,夏油杰曾经尝试去厘清这种关系。

       “嗯?”彼时五条悟正眯着眼睛用颧骨磨蹭他的胯下,答得非常自如,也非常缺乏诚意,“当然喜欢啦,这还用问吗?在这世界上我最喜欢杰——”

       夏油杰通过同学间的八卦得知五条悟乃是大家出身,谁也说不清这个身价百亿的大少爷为什么忽然捐了一栋楼,跑来做他们的高中教师。帅气、多金,纵使五条悟平日里总是一副吊儿郎当、事事不入心门的模样,给他递情书的学生还是能绕操场三周。夏油杰根本想不出对方看上自己哪点,因此心中难免忐忑:“那……老师喜欢我哪点?”

       “这个啊……杰哪点都好……我都喜欢……”五条悟隔着一层制服呢料抓握他的勃起的阴茎,把它贴在自己的唇角,动情地喘息起来,回话的时候头也不抬,“杰的鸡巴也好大,老师好喜欢……”

        于是夏油杰的初恋还没开始,便夭折了:蛇性本淫,五条悟就只是在馋他的身子。也对,他怎么能指望一个经验丰富的成年人真心恋慕一个初出茅庐的少年人呢?五条悟时时游刃有余,而他处处捉襟见肘。这段关系完全由年长者来主导,五条悟怕是根本没有把他当做一个可以平等对话的个体来对待,两个人一得到独处的机会,五条悟便会扑上来解他的裤子。

       夏油杰真的很喜欢五条悟,宁愿自欺欺人,五条悟吸他的阴茎吸得上瘾,他便由着他吸,并在被他含住的时候揪着他的额发,闭着眼去想象对方切实喜欢他。这几周来他们日日私会,将教师办公室完全变作一个淫乐的场所,除了本垒,他们已经把前三垒都上全了。

       可是他越喜欢五条悟,便越是感到煎熬,而这种煎熬在他几日前碰巧看到五条悟勾着其他男学生的肩、把对方引入办公室时达到顶峰。他不无痛苦地发现,五条悟可能对他确实没有一丝一毫的真心。

       还是停止吧。在他被他毁灭之前。

       心沉沉地坠着,夏油杰的嘴角动了一下,想笑却又笑不出来。五条悟竟然还问他他有哪里做得不够好;应该说,除了口活,他哪里都做的不够好。

       “请老师去找别的人吧,不要再玩弄我了。”他定了定神,拉开与五条悟的距离,这幅实在场景很是滑稽——身高一米九有余的男人还呆呆地跪在不久前刚打过蜡的地板上,唇上残留着旖旎的水痕——他可能是从来没有被人甩过吧,“老师有那么多追求者,何必非逮住我不放呢?”

       夏油杰向五条悟礼貌地鞠了一躬,向门边走去,他应当感到一种报复的快意,但他没有。

       没走两步,他便感到肩上传来一股拉力,回头一看,是五条悟抓住了他的书包带子。

       “别走啊,等等——”不过几秒钟的功夫,他丰润的唇便完全褪去了血色,“好不容易才找到你……什么玩弄你,你倒是给我说清楚啊?”

       夏油杰设想过他的嬉笑、他的怒骂、他的漠然,但从未设想过他会死抓着他不放。

       “没有别人,以前没有,现在没有,将来也不会有;上辈子、这辈子、下辈子,我永远只喜欢杰一个……”那厢五条悟环住他的腰身,还在辩解,“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我是认真的。”

       完蛋,他好像想岔了。

       这世上有太多的理由,推动他去中止与五条悟的不伦关系,比如,五条悟那种满是情色意味的注视,常常使他无心向学,又比如,假若关系曝光,他的前途将会毁于一旦。可是五条悟真心喜欢他——他要杀他,他便甘愿赴死。

       不过以前没有是怎么一回事?对方怎么看也不可能是处男啊。

       “在梦里啦,我已经在梦里和杰做过千百回了。”

       信了他的邪。可是无论夏油杰怎么追问,五条悟都不肯再透露半个字。

       五条悟坐在他身上,臀缝正嵌在他大腿根,夏油杰感觉那里似乎有什么硬物抵着他。

       “那个啊,是肛塞啦。夹着这个上课果然还是有一点辛苦。”五条悟发现夏油杰的呼吸因此变得急促,便装模作样地大叹可惜,“我想给你最好的初体验,最近一直在练习怎么用这个穴含东西,不过既然你不愿意,我就不……”

       高中生把他的老师一把掀翻,严严实实地压在身下,对方赤红的眼角把五条悟惊得一哆嗦。

       “我愿意。” 夏油杰扑上来吻他,吻得全无章法,如同初断乳的小兽第一次撕咬母亲带回巢穴的猎物,仿佛五条悟这几个星期以来的教学成果都化成了泡影,“……您也可以直接用我的东西。”

       他紧紧握住五条悟的双腕,挺动腰身,用胀到发痛的性器去顶弄他衣衫依旧完整的老师,依照本能把硬热的楔块嵌到他股间狭小的缝隙里。

       “我想抱老师,可以吗?”少年人细细碎碎地吻着他脖颈处纤长的线条,试着征求初恋情人的同意。五条悟被囚困在在学生热烘烘的胸膛及狭小的单人沙发之间,无处可逃,几乎被他话语里的情意所融化。他可以没羞没臊,用最下流的方式给学生口交,此刻却因为一句话眼饧耳热,变得面皮极薄。

       “……可以。还有,别用敬语了行不行。”他用手背掩住自己的眼睛,耳尖红得发亮。

       “可是五条老师,我不知道该怎么做。”但夏油杰就是不肯改口,“请您教教我吧?”

       五条悟叫他先脱自己的衣服。夏油杰先是把他外衣的拉链一拉到底,而后挨个解开他衬衫的纽扣,接着去褪他那条面料昂贵、熨烫妥帖的裤子。老师满耳朵都是衣料相摩擦及皮带环扣相撞的声音,学生的动作不太熟练,他还主动支起腰胯,方便他剥掉自己下半身的着物。很快,他下身便仅余一对白色的短袜。

       说来好笑,夏油杰已经见过他的性器不知几多回了,却很少看到他袒露身体的其他部分——五条悟虽然举止风骚,在穿衣打扮上却相当保守,常常一袭玄衣,长袖长裤,把四肢遮挡得严严实实。现下拉开衣襟一看,五条悟是穿衣显瘦、脱衣有肉的类型,胸腹处肌肉紧实,乳肉饱满而腰肢韧窄,处处生得完美,多一分则过于粗壮,少一分则稍嫌羸弱。他身上的皮肤同脸上一般冷白,乳首和性器一样色泽浅淡,两条腿极长,膝头圆润,半曲起来像两座并行的栾嶂。现下黑色外套及白色衬衫的前襟大敞,就像蛹壳被破开一条缝隙,露出里面初生的、汁水淋漓的蝶来。

       五条悟把腹部微微卷起一点,夏油杰便可以看到那个肛塞的柄了,正与淫行教师的身份相配,塞子的顶部是樱花的形状,乍一看像是两片雪丘之间落着一朵不合季节的粉花,花萼处粘着一圈透亮的水液,其下的花茎被埋在松软的、已经开始融化的雪堆里。

       “杰,别光看着……”男子高中生目不错珠地盯着那花的蕊,五条悟被他看得有点不自在了,遂牵住他的腕子,把他的手引向自己的臀,“动手啊。”

       于是夏油杰动手去揉那雪团子一样圆满无瑕的臀肉。臀肉被引动,那朵花也跟着震颤起来,穴壁被牵引开来,又被压回到肛塞上,夏油杰不过搓了几下他的臀尖,穴口簇拥着花托的细小褶皱便也泛起樱色来。

       五条悟喘了两声,跟他说:“可……可以了,拿出来吧。”

       但是就这么拿出来似乎有点可惜,学生便违逆老师的指令,试着去按着那花的芯子,把塞子推得更深,直抵在五条悟前列腺边的那块嫩肉上。老师修窄的腰立时高高弹起,拗出一个紧绷的弧,在皮质的扶手上又抓又掐,仿佛那就是夏油杰的小臂。

       “你别……”五条悟催他快点,眼角发湿。

       然而他的得意学生今天是立志要做一名叛逆生徒了,夏油杰无师自通地把那塞子拔出来一点,又再顶进去,往复数次,弄得五条悟腰眼生麻。

       老师刚开始得趣呢,青春期的少年竟又不高兴这无生命的物件能让他爽成那样,悄声握住塞柄,逆着穴肉夹吸的力道,毫无征兆把肛塞又疾又快地整个抽出。花瓣形的塞柄连接着水滴形的塞头,钢制的光滑表面正好倒影着他翻粉的穴口,夏油杰这样连拖带拽地取,便扯出一点梅红的媚肉来。

       没了外力的制约,这点肠肉很快便翻了回去,穴口再次收紧,好像没含过任何东西一样。夏油杰伸进一根食指,才确认了肛塞的妙用,肠道的前端湿漉漉的,已经变得很柔软了;但塞子毕竟短小,再往深一些,那穴肉还是紧窒得很,仅容一根手指勉强通过。

       他一面亲吻五条悟眼角的湿痕,一面退出来一点,加入第二指。少年没有着急去拓展肠道的深处,而是先在浅处细细按压,寻找五条悟的敏感点,又分出手去关照身下人竖得老高的阴茎。

       五条悟虽然精于给他人手淫和口交,抚慰自己时所用的花样却乏善可陈。夏油杰将他茎身上的前液抹匀,九浅一深地给他打起来。这样被前后夹击,老师的脑子都飞到外太空了,只一味撅着臀,向上抬腰,一个劲地把自己往学生手里送,不多时就绷着下腹处的肌肉,把自己的胸腹射了个遍。

       “哈啊……杰,你怎么这么会?”高潮后的五条悟卸了全身的力气,躺倒在沙发上,并感到着实困惑——他的学生还是童贞呢,亵玩起他来却很富技巧性,这让他不可遏制地想起一些年代已经很久远的事儿来。

       夏油杰用手指搜刮他体前半透明的乳白色浊液,把它涂在五条悟颤巍巍的乳头上,把他的乳粒搓得湿粘一片。

       “学生也是会自主学习的呀。”他解释道,然后三两下脱去上衣,拾起老师的膝弯架在自己裸露的肩头,单腿跪在沙发垫的边缘,把五条悟的身子折叠成一弯下弦月。

       在这个体位下,他很容易便能就着五条悟新流出的肠液将手指送得更深,去寻找他更里面的敏感带。五条悟咬着衣领,在他指尖一点一点化成一汪春水,由他睫毛抖动的弧度,夏油杰便可轻松推断出他哪里更有感觉。大约探明情况后,他把手指抽出大半,又加入第三根指头,在被肛塞扩张过的浅处搅合一番。

       “嗯?这样就可以了吗?杰的东西很大呀……”他把手拿出去的时候,五条悟显得很是惊讶。

       夏油杰的动作顿了顿,继而拉开裤链,掏出少年人那根资本十足的阴茎,把它顶在成年男子的穴口轻轻磨蹭:“没问题的,网路上说只要头能进去就可以,剩下的会容易很多。”

       “这样吗?可是——嗯,等等,嗯啊——”

       他扶着阴茎,首先把头部送进去,光是吞下这小半根,老师穴口的细褶就已经被完全撑平了,穴周的软肉被迫展开,摸起来比原来还要细嫩湿滑。

        “老师,感觉还可以吗?”夏油杰把垂落的鬓发别到耳后,用满盛着温和与宠溺的眼神注视他。

       五条悟最受不了他这种眼神,扶着他的肩哼哼唧唧半晌,终于还是点点头:虽然涨得慌,但这种不适感还是可以忍受。

       如果这种不适感还可以忍受,那么接下来一切就变得难以忍受了。夏油杰把自己继续往他身体里面送去,缓慢,却又坚定。肠肉的前半截相当舒软,但后半截还没有被怎么好好打开,被插的人被撑得穴肉抽痛,插人的人也被夹得头皮发麻。五条悟在抱着他的脖子,在他勃发的背肌上抓出许多渗血的指痕,嗓子都叫哑了——剑鞘与剑虽然是相伴而生的,但在头几次使用的时候,剑主人还是得抓紧鞣一鞣还不够熟的皮子。

       “你是故意的是不是?”五条悟觉得自己要被他最喜欢的那根鸡巴撑坏了,委屈得不行。

       夏油杰吻他仍然痒麻的眼皮,不作回答。其实他就是故意的,他就是故意让这具身体的穴在最大限度上保持处子的生涩,好把他们的第一次拓印得更加清晰——他们明明可以一起探索性交所带来的愉悦,五条悟却在发令枪响起前擅自偷跑。就着五条悟的捶打,他把自己的性器抽出来一点,再快速地钉进去,五条悟被他颠得完全陷进沙发的靠背里,一边按着酸软小腹处一边哭叫,只觉得夏油杰好像顶穿了他的肠肉,直顶进他的腑脏。待穴肉习惯之后,之前的撕裂感便一点点转化为磨人的快感。

       “慢点,你慢点……”五条悟夹着他的腰侧,白袜底下的脚趾卷成一团,汗水把沙发表皮染得发亮,“我…….嗯……要被杰弄坏了……”

       夏油杰每每顶到肠底,五条悟就打起抽来,那种近乎要使他失禁的快感逼得他几欲发狂,原先成年人那种游刃有余的情态已经完全消失不见了,他抓着夏油杰的发根叫到嗓子发沙。现在他知道夏油杰非要采取这种体位的原因了:他要和五条悟一起看着,看着他那根暗色的、又粗又长的阴茎是如何把五条悟浅胭的穴口一点点撑开,撑到五条悟难以置信的地步,又是怎样不可思议地一送到底,只余饱满的囊袋还留在外面。

       蜷曲而粗硬的体毛搔得他穴口发痒,夏油杰干了他半天,高中生的制服裤却还整整齐齐地挂在腰上。混合着肠液、润滑剂及前液的体液由于高速而持久的撞击变得更加稠密,泛起珍珠似的白色,粘得他股间一塌糊涂,也把学生黑色的裤面弄得乱七八糟。这幅场景勾起了五条悟所剩无几的羞耻心,但他的目光牢固地黏在他们的结合处,无论如何都移不开,已泄过一次的前端又逐渐充血,随着夏油杰操干他的动作胡乱摇晃起来。

       “五条悟……悟……”夏油杰抱着他的老师,灵魂都要被他湿软的穴化开。他真想不明白自己之前怎么会觉得五条悟像蛇——冷血动物可没有这样能烫得他鼠蹊乱跳的肠肉。难以自禁地,他旧事重提:“悟……到底喜欢我哪点呢?”

       五条悟被他搞得合不上嘴,口涎顺着嘴角一直淌到他线条完美的下颌角,显然已经不怎么能思考。在翻过一次车之后,他居然再次给出了和之前一模一样的答案:“这个啊……杰哪点都好……我都喜欢……哈啊……杰的鸡巴也好大,老师好喜欢……”

       “杰,”最后他抚摸着学生的发鬓,轻柔地吻他犹带少年意气的额角,“我们的缘分是上辈子注定的。”

       夏油杰把他拉起来,抵在书柜上准备后入他。为了配合少年人的身量,五条悟把两条腿分得很开,又沉下腰,尽力把臀翘高,骚到没边。就着他翕动的穴口,夏油杰一入到底,把他淫荡的老师插到浪叫不止。书柜是木质的,加装了两扇玻璃门,靠墙的那一侧镶着等身长的水银镜,正好倒映出两人交叠的身形。

       “注定什么?”夏油杰问他,满心满眼都是五条悟情动时面上暧昧的晕红。他俯首吻他形状优美的蝴蝶骨,同时自下向斜上方动腰,破开他软嫩的肠肉,捣弄他肠道最深处的敏感带。

       后入带来更加蚀骨的快感,五条悟被他搞得头昏脑涨,上面的水和下面的水一起流,每到这时候他就什么话都说得出来:“注定……要做杰的鸡巴套子……哈啊…..杰操得老师好爽啊,不行了,好厉害……”

       夏油杰按着他的颈骨,把掼按在玻璃门上,五条悟被冰凉的无机质的触感弄得一激灵,粉色的乳首被压在玻璃板上,变作两个平滑的圆,那张遍布着汗渍与泪痕的漂亮脸蛋也被挤到略微变形。发肿的唇瓣贴在冰冷的玻璃上,就着《费曼物理学讲义》与《经典力学》之间的空隙,五条悟眼睁睁地看着自己一脸痴态,被自己的学生弄得七零八落。

       “杰……杰……”他黏黏糊糊地唤他的名字,“用力…….快点干我……再快点…..”

       于是夏油杰用更大的力度操他,肉体相撞淫靡的啪啪声满溢整个教师办公室,厚重的书柜都被他们干到移位。到后来,先前滞塞的肠肉被夏油杰干到烂熟,一戳就漫出水来,如饥似渴地缠上在体内肆虐的性器。五条悟勃起的阴茎一次次被压到冷冰冰的玻璃上,在上面留下一道道半透明的湿痕,他明明应该感到不太舒服,可事实上光靠磨蹭玻璃板,他就已经临近高潮。

       “我不行了,我要去了——”

       夏油杰由是掰过他下巴,深吻他。然后用拇指扣住他腰际的凹陷,掐着他肌理紧实的腰肢,不留余力地贯穿他,把他的穴捣得汁水四溢。五条悟射出来的时候,他便也就着老师抽搐得像过了电的穴肉,把自己的精水灌到他身体的最深处。

       精液在玻璃门上留下一道逶迤的湿痕。他没拿出来,五条悟也没催着他拿出来,两人就着彼此的热汗,靠着墙拥抱了好一会儿。

    “糟糕……”五条悟瞥了一眼挂在墙上的钟表,这时候他倒是显出一点为人师表的责任心来,“都七点钟了你还没回家,你父母该担心了——”

       他的学生把手放到他已经浮起指痕的臀肉上,富有暗示意味地拍了拍。

       “今晚,我到老师家借宿如何?关于光子的发射频率,还请五条老师再细细给我讲讲。”       

       五条悟像是突然意识到了什么。

        “喂,你想起来了吧。”

       “想起来什么?”

       夏油杰面上一派茫然,不知道是装糊涂还是真糊涂,可是五条悟最知道他。

        “你什么时候想起来的?”

        夏游杰避而不答,只管吻他的嘴。

       “‘上辈子、这辈子、下辈子,我永远只喜欢杰一个’,五条老师,你说的话还作数吗?”

        然后他轻声问。


原作:咒术回战

配对:夏油杰 x 五条悟

分级:R

无咒力转生pa,淫行教师勾引男子高中生。送给老婆的生日餐。

警告:包含大量未成年性行为描写。

 

        又来了。他又在用这种眼神看他。夏油杰打着草稿的手一顿,自动铅笔芯的头便因为过大的力道折成两断,在白纸上留下一段曲折的污痕。

        又来了。

        空调运转时的白噪音营造出别样的静谧,摇曳多姿的树影穿过玻璃窗,投映在书本、课桌椅及学生们挺括的白衬衫上。周围的同学都在伏案做题,谁也不曾留意到斜倚在讲台上的那个白发教师在用怎样赤裸的眼神打量他。

        这种不加掩饰的注视像蛇一样盘踞在他颈后,发出恶魔的低语,使他坐立不安,他强忍着胶焦灼,到底勉强答完了最后一道大题。就在五条悟的眼皮底下,夏油杰硬着头皮起身,低垂着脑袋把卷子往他面前一递便想走人。

        可是五条悟偏不让他走,偏迟迟不肯放话叫他离开,他把那张字迹有些潦草的答卷拾起,慢条斯理地弹了弹,然后随意搭上男子高中生因紧张而僵硬的臂膀。他凑到夏油杰耳边,轻轻往男子高中生的耳蜗里吹了一口气:“夏油同学,怎么错了两个单选题,放课后来我办公室一趟。”

        任谁听到这话,都会认为五条悟是一个认真负责的好教师,可是夏油杰很清楚,他找他绝不是讲题那么简单。耳朵里有一万只蚂蚁在爬,蚁足移动时窸窸窣窣的声响使他头昏脑胀。夏油杰想不起来他是怎样应答的了,待他回过神来,自己已然抓着书包逃到了走廊的另一头,抚着剧烈起伏的胸膛喘得上气不接下气。

        十六岁的男高中生在教学楼边的林荫小道上徘徊,心里乱成一团。在下课铃打响前的十五分钟内,他做了种种考量:借口家里有事或是身体不舒服推辞吧?或者干脆一走了之,不去见他?

        可是铃声一响,他却已自发在五条悟的办公室门口站好,在隔壁间办公的家入硝子见到他,还友好地招呼他:“夏油同学,又来了呀?”

        “是的,五条老师要给我讲题。”夏油杰微微侧过身去,把表情隐匿在阴影里,生怕被家入硝子瞧出什么端倪。

        “如果我记得没错的话,上次月考的年级第一就是你?天天提供课外辅导,五条似乎对你抱有很高的期望啊——我之前从来没见过他对哪个学生这样上心。”家入硝子并不是正职教师,她主要负责学生的心理疏导,因此对他学业上的事知道得并不多,“最近一切都好吗?如果有烦恼随时可以和我谈谈哦。”

        烦恼吗?夏油杰心想,他确实有烦恼,说出来指不定把家入硝子吓得心脏病发作。要是她知道五条悟在办公室里都是怎么给他讲的题……

        “一切都好,谢谢您的关心。”他说。

        要是她知道五条悟在办公室里都是怎么给他讲的题,她大概会立刻报警。

        有那么一瞬间,夏油杰真想不管不顾,像竹筒倒豆子一样把他们之间的丑事通通抖落出来。但他咬了咬下唇,终究选择缄默,静静目送家入硝子提着包走远了。

        又过了十分钟,五条悟抱着厚厚一沓试卷姗姗来迟。他到的时候,夏油杰正幻想自己可以变身一棵草、一块石头、一只甲虫,这样他就不用再因五条悟的戏弄而困扰。对方见到他时轻佻地吹了一声口哨,语调松快:“对不起,让夏油同学久等了。”

        他们一前一后地走进五条悟的私人办公室,这间屋子采光很好,在斜阳夕照之中满室生辉。办公室内的陈设很简单,不过一台书柜、一套桌椅、一张单人沙发、一盆观叶用的散尾葵而已。五条悟有把东西随手乱放的习惯,现如今台面一派齐整,都是夏油杰为他归置好的。

        啪。卷子落在木质办公桌上,拍击声闷而实。五条悟一踏入这方封闭的小空间,便完全褪去了为人师表的伪装。高了他大半头的教师只消伸出一只手臂,便可以把男子高中生整个揽住,五条悟捧住他的颊侧,迫使他半仰起头,然后把他的唇印在他的唇上。

        单由这唇的触感和滋味,夏油杰便可得证五条悟实在不是什么正经教师。没有哪个男老师的唇会这么柔软细腻,似乎氤氲着散不开的水汽,也没有哪个男老师天天会涂荔枝味的唇蜜,再引诱男学生一点一点把它全部吃下去。

        五条悟叼着他的唇肉,用灵巧的舌尖一点点描摹男学生凸起的唇峰,而后把柔嫩舌头伸进夏油杰嘴里,如求欢的雌蛇那样翻滚着,去勾他的舌。与此同时,他空着的那手抚上夏油杰的胸膛,然后一路向下,摸过他的腰腹,停驻在他的胯间。

        夏油杰望向他摄人心魄的眼,那瞳底流转的微光就是蛇牙尖锋泛起的幽蓝。他要杀他,还指望他甘愿赴死。

        “一个周末没见了,杰有没有想我?”在缠吻的间隙,五条悟含混地问夏油杰,他吐出的热气有一半渡到夏油杰的口中,有一半像羽毛一样若有似无地拂过他的唇角。教师轻缓地动起手指,隔着制服裤拢住高中生尚没有什么动静的阴茎,又捉着对方的手腕,把他引向自己裆部明显的隆起,“我先说,我有想杰哦,很想很想。”

        夏油杰想说他一点也不想,可是他的下半身硬得很快,倒显得他口是心非。五条悟在这档子事上技巧超绝,总是拿捏他拿捏得恰到好处。

        “杰。我注意到了噢,你在测验的时候老是偷看我,实在不应该——”五条悟一边半真半假地数落他,一边熟练地解开他裤头的金属扣,“我知道我魅力十足,杰看不够也是理所当然的。可是我们说好了要在课内时间公事公办,你这样老师会很困扰的。”

        夏油杰气得想笑,是五条悟自己先用那种充满肉欲的目光看的他,临了却要倒打一耙,指责他公私不分:“可是五条老师,是你……”

        “嘘。”五条悟把食指抵在他唇间,令他噤声,“不是说好了吗,在只有我们两个人的场合,你要叫我悟。”

        可是明明夏油杰一称呼他为五条老师,他就激动得不得了。

        白发蓝眼的教师将夏油杰半勃的阴茎掌握在手里,用指尖摩挲他高敏的精孔,把那里玩得湿湿滑滑。就着温热的前液,他将掌心覆上夏油杰的茎身,用了几十秒把它撸动到完全充血。而后他坦然地跪在他的学生面前,用渍透了荔枝香的唇去吻这根硬热的东西。

        “让我看看杰有没有好好长大。”

        语毕,他张开嘴,直截把夏油杰的性器整根含入。夏油杰的身量较同龄人高大许多,那里也发育得远过于常人,饶是五条悟口技娴熟,也要细细把握好吞咽的角度、放松喉头的肌肉,才能把它整个纳入喉咙。

        这是高中教师五条悟最喜欢的项目——用嘴去丈量学生鸡巴的尺寸。他卷着舌头,用味蕾细细去品尝前液微咸的滋味,把夏油杰饱胀的龟头嘬得啧啧有声,最后假模假样地给出一份仅包含三言两语的测评报告,诸如“有点甜,杰是不是吃了菠萝 ”、“哎呀,湿得好厉害,杰积了好多”、“杰今天也很有精神呢,老师好高兴”。然后他毫不矜持把自己那张精致绝伦的面庞埋在学生的阴部,不顾鼻尖被蜷曲的阴毛搔得发痒,去深嗅学生身上那股专属年轻雄性的气味,同时信手解开自己的裤链,去把玩自己翘得老高的阴茎。

        不过一两天功夫,高中生的下半身又能发育多少呢?可是五条悟每次都吃得津津有味,黏黏糊糊地称赞他又变大了。就算腮帮子肉被挺立的肉棒戳到凸起,他也要一边吮着他茎身上的茎膜,一边履行教师的职责:

        “呼……哈啊……光子的发射频率……嗯……是多少?”

        如果夏油杰答出来了,他们便顺理成章地进入下一步。

        虽然透着荔枝香的唇油已尽数被他们瓜分完毕,五条悟嘴唇上饱蘸着的、混合着夏油杰前液的口涎,倒也不失为另一种有效的润唇膏。它把他的唇面涂得比之前还要红艳、还要晶亮,五条悟把这两瓣唇拗成一个线条紧实的圆,然后诚挚地邀请他的学生使用这个临时做成的洞。

        “杰,老师实在受不了了,”他低喘着,热带季风般湿热的呼吸拂过少年人勃发的前端,他难耐地用掌心按揉自己硬到发痛的性器——五条悟下半身的尺寸虽然同样桀骜,却色素浅淡、体毛稀疏,光洁得不像个成年男人——明明要被插的是嘴,他却塌下腰身,如发情期中的雌兽那般轻轻摇晃起屁股来,“快来插老师的洞。”

       通常这时候男子高中生就会扶住他的后脑,把那根青春正盛的阴茎送进他湿软烂熟的口腔,把多余的精力全部发泄在他耸动的喉头。黏膜相交出咕啾咕啾的水声,被干得深了,五条悟便会阖上眼帘,藏住那双要人命的苍天之瞳,那两弯雪霰似的眉蹙起,任由薄绯色的眼角沁出一滴要落不落的泪来。

       他嘴里的水太多,又碍于喉道被占满,无法吞咽,于是他只能尽量收紧唇肉,把那些唾液兜住。可是夏油杰入他的口时力道很足,总会把他悉心造好的堤坝撞出裂痕,弄得水浆迸溅,打湿他透白的下颌及玄黑色的竖领。

       明明口交完全是服务于人的,五条悟却兴奋得不得了,他伺候夏油杰伺候得精心,对自己却总是敷衍又粗暴,直把自己那根吐露的东西搓得发红。大多数人都不愿吃精,他却乐此不疲,每次都会邀功似张口展示舌面上浊白的痕迹,再扬起脖子,好叫夏油杰看清他吞咽时喉结滚动的轨迹。有那么一两次,他在吞咽的同时不小心射在夏油杰的鞋面上,高潮时脖颈处的线条拉得又直、又长,仿佛濒死的天鹅。

       可是今天夏油杰却没有照他所说的,去插他的洞。他按住凑上前来的五条悟,把他推离自己的鸡巴,然后就着五条悟疑惑不解的表情把它收回裤子里,板板正正地拉上裤链。

       “五条老师。”他又用敬称唤他,“我们还是不要再这样了吧。”

       这话夏油杰已经酝酿了好些天,理智与情感展开漫长的拉锯,理智终于险胜。这世上有太多的理由,推动他去中止与五条悟的不伦关系,比如,五条悟那种满是情色意味的注视,常常使他无心向学,又比如,假若关系曝光,他的前途将会毁于一旦。

       但最重要的是,夏油杰很清楚地知道,五条悟对他并不是认真的。

       五条悟一开始还没能反应过来:“嗯?不要什么?不要插老师的嘴吗?”

       “不是。”夏油杰解释道,“我是说,我想中止我们之间的关系。”

       五条悟半晌没有说话,面上一片空白,像是被卡住的磁带。或许作为天之骄子,他从来没有被人拒绝过?夏油杰构想过他种种可能的答复:或许他会大发雷霆,恼怒于自己的玩物脱离他的掌控;或许他会面带讥讽,告诉他他本来也已经腻了他;又或许他会抓住他的手,企图用惯常的姿态撒个娇蒙混过关。

       可是他的反应不属于以上任何一种。

        “怎么回事……杰不是喜欢我吗?”二十八岁的男人喃喃自语,双眼放空,“什么?为什么?……我有哪里做得不够好吗?”

       夏油杰确实是喜欢五条悟,从他见到他的第一眼起。

       五条悟在一个月前突然转到本校、接手他所在的班级,学生们原本对于学校在学期中间无缘无故更换教师颇有微词。就在窃窃的私语声中,新晋的教师拉开了教室的门,夏油杰最先看到的是一只白皙而颀长的、骨节分明的手,那手捻着红皮的点名簿,竟使正常大小的册子显出童书一般的稚拙来。而后他见到一头罕见的银白色的发,在白炽灯下泛起挥散的光晕。新老师的面皮白得剔透,散碎的刘海与浓密的睫毛下是一对无法用人类的言语形容的眼睛,瞳仁大而空明,映照着万物之理。为这非凡的颜色所震撼,学生嗡嗡的议论声霎时间消弭无踪。

       “介绍一下,我叫五条悟,从今天开始担任你们的物理老师。”来人的嘴角噙着一点漫不经心的笑意,抬起头来,便恰好与夏油杰对上视线。砰砰,砰砰,血冲上鼓膜,夏油杰在那片苍蓝的漩涡中心悸得难以自已,像是寻回了他遗失已久的珍宝。

       “……夏油杰。”新来的教师一字一顿地读出他的名字,不知是不是夏油杰的错觉,对方的语调里似乎带有一种奇异的怅然。“……夏油同学,真有缘啊,我们的姓名缩写都是‘GS’,不如就由你做我的课代表吧。”

        夏油杰就这么做了他的课代表,一日之内要到他办公室报道多次,或是抱作业本,或是整理实验器材。这位老师一点也没有为人师表的自觉,总是爱对他作一些无聊的恶作剧,比如在他背上偷贴纸条。他们才认识第二天,他便很自如地拜托学生帮他去买甜品,好似夏油杰天生就合该被照顾他、迁就他。五条悟是一个很没有距离感的人,而夏油杰脾气太好,大多时候能容忍他的纠缠和冒犯。他们很快相熟起来,到了下午的自习时间,五条悟有时会直接叫他到自己的办公室写作业,然后一个劲地烦他。

        “你干脆直接叫我悟就好了。”二十八岁的成年人瘫在沙发上,腿伸得老长,像个少年人似地转起原子笔,而后撅起嘴,把笔卡在人中与鼻端之间。拜他幼稚的趣味所赐,小他十二岁的夏油杰有时候甚至感觉自己才是年长的那个。

        夏油杰收回目光,试图把注意力集中到习题册上。悄悄喜欢上自己的任课老师,这对高中生来说实在算不得什么新鲜事,何况五条悟长得那样好看。夏油杰本来以为这将会是一段无伤大雅的暗恋,但五条悟在这事上竟然出奇地敏锐。

        “杰最近总在刻意回避我的视线呢?”他将原子笔一抛一接,白得晃眼的右手在空中划出流畅的虚影,毫无预兆地发难:“该不会是,喜欢上我了吧?”

        才没有。坐在书桌前的夏油杰矢口否认,整张脸涨得通红,不敢去看五条悟。塑料的笔身落在地上,发出啪嗒一声脆响,室内的空气无端变得晦涩而粘稠,连散尾葵投下的影子都透出一种非道德的暧昧。五条悟倏地起身,按住他的双肩,而后利落地弯下腰,从后方逼近他的猎物。

        “诶,杰好纯情啊,该不会长到这么大还没谈过恋爱吧。”他贴在夏油杰的耳畔轻声道,声线中满是调笑的意味,蓬松的鬓发搔得夏油杰耳根发痒。“……真的啊?”

        高中生身子先酥了半边,喉头紧锁,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在跃动的流光中,五条悟拽过他的衣领,先斩后奏地吻他。这个吻起先很是浅薄,只是唇叠着唇,但它很快便变得少儿不宜起来。五条悟捧住他的脸,焦渴地吮吸起他的下唇,接着顺着他微敞的齿关把舌头滑进他全无准备的口腔,在里面搅了个天翻地覆。

        夏油杰越是退缩,他越是得寸进尺,蛮横无理地掠夺学生口中的氧气,回过神来的夏油杰猛推他的前胸,却被他抱得更紧了。

        圣经里没写在伊甸园里引诱亚当的蛇是个什么模样,但夏油杰猜想,那蛇必定有一身雪白而密实的鳞片,信子嫩红,而瞳仁发蓝。

         “老师来教你接吻吧?”

        五条悟轻柔地舔去夏油杰嘴角的水渍,他们都亲完了,他才出说这句话。正说着这话的时候,他却已经把手伸进学生的制服裤里,引逗少年尚且青涩的阴茎。

        那根年轻的性器官立即给予他热烈的回应。五条悟继而衔住夏油杰滚烫的耳廓:“……可以吧?”

        他们所做的事已经远远超过亲吻的范畴了。夏油杰被他摸得血呼啦都奔下半身去了,便头昏脑涨地胡乱点头,自此与老师结成了一种不明不白的肉体关系。

        “老师喜欢我吗?”在一切的开端,夏油杰曾经尝试去厘清这种关系。

       “嗯?”彼时五条悟正眯着眼睛用颧骨磨蹭他的胯下,答得非常自如,也非常缺乏诚意,“当然喜欢啦,这还用问吗?在这世界上我最喜欢杰——”

       夏油杰通过同学间的八卦得知五条悟乃是大家出身,谁也说不清这个身价百亿的大少爷为什么忽然捐了一栋楼,跑来做他们的高中教师。帅气、多金,纵使五条悟平日里总是一副吊儿郎当、事事不入心门的模样,给他递情书的学生还是能绕操场三周。夏油杰根本想不出对方看上自己哪点,因此心中难免忐忑:“那……老师喜欢我哪点?”

       “这个啊……杰哪点都好……我都喜欢……”五条悟隔着一层制服呢料抓握他的勃起的阴茎,把它贴在自己的唇角,动情地喘息起来,回话的时候头也不抬,“杰的鸡巴也好大,老师好喜欢……”

        于是夏油杰的初恋还没开始,便夭折了:蛇性本淫,五条悟就只是在馋他的身子。也对,他怎么能指望一个经验丰富的成年人真心恋慕一个初出茅庐的少年人呢?五条悟时时游刃有余,而他处处捉襟见肘。这段关系完全由年长者来主导,五条悟怕是根本没有把他当做一个可以平等对话的个体来对待,两个人一得到独处的机会,五条悟便会扑上来解他的裤子。

       夏油杰真的很喜欢五条悟,宁愿自欺欺人,五条悟吸他的阴茎吸得上瘾,他便由着他吸,并在被他含住的时候揪着他的额发,闭着眼去想象对方切实喜欢他。这几周来他们日日私会,将教师办公室完全变作一个淫乐的场所,除了本垒,他们已经把前三垒都上全了。

       可是他越喜欢五条悟,便越是感到煎熬,而这种煎熬在他几日前碰巧看到五条悟勾着其他男学生的肩、把对方引入办公室时达到顶峰。他不无痛苦地发现,五条悟可能对他确实没有一丝一毫的真心。

       还是停止吧。在他被他毁灭之前。

       心沉沉地坠着,夏油杰的嘴角动了一下,想笑却又笑不出来。五条悟竟然还问他他有哪里做得不够好;应该说,除了口活,他哪里都做的不够好。

       “请老师去找别的人吧,不要再玩弄我了。”他定了定神,拉开与五条悟的距离,这幅实在场景很是滑稽——身高一米九有余的男人还呆呆地跪在不久前刚打过蜡的地板上,唇上残留着旖旎的水痕——他可能是从来没有被人甩过吧,“老师有那么多追求者,何必非逮住我不放呢?”

       夏油杰向五条悟礼貌地鞠了一躬,向门边走去,他应当感到一种报复的快意,但他没有。

       没走两步,他便感到肩上传来一股拉力,回头一看,是五条悟抓住了他的书包带子。

       “别走啊,等等——”不过几秒钟的功夫,他丰润的唇便完全褪去了血色,“好不容易才找到你……什么玩弄你,你倒是给我说清楚啊?”

       夏油杰设想过他的嬉笑、他的怒骂、他的漠然,但从未设想过他会死抓着他不放。

       “没有别人,以前没有,现在没有,将来也不会有;上辈子、这辈子、下辈子,我永远只喜欢杰一个……”那厢五条悟环住他的腰身,还在辩解,“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我是认真的。”

       完蛋,他好像想岔了。

       这世上有太多的理由,推动他去中止与五条悟的不伦关系,比如,五条悟那种满是情色意味的注视,常常使他无心向学,又比如,假若关系曝光,他的前途将会毁于一旦。可是五条悟真心喜欢他——他要杀他,他便甘愿赴死。

       不过以前没有是怎么一回事?对方怎么看也不可能是处男啊。

       “在梦里啦,我已经在梦里和杰做过千百回了。”

       信了他的邪。可是无论夏油杰怎么追问,五条悟都不肯再透露半个字。

       五条悟坐在他身上,臀缝正嵌在他大腿根,夏油杰感觉那里似乎有什么硬物抵着他。

       “那个啊,是肛塞啦。夹着这个上课果然还是有一点辛苦。”五条悟发现夏油杰的呼吸因此变得急促,便装模作样地大叹可惜,“我想给你最好的初体验,最近一直在练习怎么用这个穴含东西,不过既然你不愿意,我就不……”

       高中生把他的老师一把掀翻,严严实实地压在身下,对方赤红的眼角把五条悟惊得一哆嗦。

       “我愿意。” 夏油杰扑上来吻他,吻得全无章法,如同初断乳的小兽第一次撕咬母亲带回巢穴的猎物,仿佛五条悟这几个星期以来的教学成果都化成了泡影,“……您也可以直接用我的东西。”

       他紧紧握住五条悟的双腕,挺动腰身,用胀到发痛的性器去顶弄他衣衫依旧完整的老师,依照本能把硬热的楔块嵌到他股间狭小的缝隙里。

       “我想抱老师,可以吗?”少年人细细碎碎地吻着他脖颈处纤长的线条,试着征求初恋情人的同意。五条悟被囚困在在学生热烘烘的胸膛及狭小的单人沙发之间,无处可逃,几乎被他话语里的情意所融化。他可以没羞没臊,用最下流的方式给学生口交,此刻却因为一句话眼饧耳热,变得面皮极薄。

       “……可以。还有,别用敬语了行不行。”他用手背掩住自己的眼睛,耳尖红得发亮。

       “可是五条老师,我不知道该怎么做。”但夏油杰就是不肯改口,“请您教教我吧?”

       五条悟叫他先脱自己的衣服。夏油杰先是把他外衣的拉链一拉到底,而后挨个解开他衬衫的纽扣,接着去褪他那条面料昂贵、熨烫妥帖的裤子。老师满耳朵都是衣料相摩擦及皮带环扣相撞的声音,学生的动作不太熟练,他还主动支起腰胯,方便他剥掉自己下半身的着物。很快,他下身便仅余一对白色的短袜。

       说来好笑,夏油杰已经见过他的性器不知几多回了,却很少看到他袒露身体的其他部分——五条悟虽然举止风骚,在穿衣打扮上却相当保守,常常一袭玄衣,长袖长裤,把四肢遮挡得严严实实。现下拉开衣襟一看,五条悟是穿衣显瘦、脱衣有肉的类型,胸腹处肌肉紧实,乳肉饱满而腰肢韧窄,处处生得完美,多一分则过于粗壮,少一分则稍嫌羸弱。他身上的皮肤同脸上一般冷白,乳首和性器一样色泽浅淡,两条腿极长,膝头圆润,半曲起来像两座并行的栾嶂。现下黑色外套及白色衬衫的前襟大敞,就像蛹壳被破开一条缝隙,露出里面初生的、汁水淋漓的蝶来。

       五条悟把腹部微微卷起一点,夏油杰便可以看到那个肛塞的柄了,正与淫行教师的身份相配,塞子的顶部是樱花的形状,乍一看像是两片雪丘之间落着一朵不合季节的粉花,花萼处粘着一圈透亮的水液,其下的花茎被埋在松软的、已经开始融化的雪堆里。

       “杰,别光看着……”男子高中生目不错珠地盯着那花的蕊,五条悟被他看得有点不自在了,遂牵住他的腕子,把他的手引向自己的臀,“动手啊。”

       于是夏油杰动手去揉那雪团子一样圆满无瑕的臀肉。臀肉被引动,那朵花也跟着震颤起来,穴壁被牵引开来,又被压回到肛塞上,夏油杰不过搓了几下他的臀尖,穴口簇拥着花托的细小褶皱便也泛起樱色来。

       五条悟喘了两声,跟他说:“可……可以了,拿出来吧。”

       但是就这么拿出来似乎有点可惜,学生便违逆老师的指令,试着去按着那花的芯子,把塞子推得更深,直抵在五条悟前列腺边的那块嫩肉上。老师修窄的腰立时高高弹起,拗出一个紧绷的弧,在皮质的扶手上又抓又掐,仿佛那就是夏油杰的小臂。

       “你别……”五条悟催他快点,眼角发湿。

       然而他的得意学生今天是立志要做一名叛逆生徒了,夏油杰无师自通地把那塞子拔出来一点,又再顶进去,往复数次,弄得五条悟腰眼生麻。

       老师刚开始得趣呢,青春期的少年竟又不高兴这无生命的物件能让他爽成那样,悄声握住塞柄,逆着穴肉夹吸的力道,毫无征兆把肛塞又疾又快地整个抽出。花瓣形的塞柄连接着水滴形的塞头,钢制的光滑表面正好倒影着他翻粉的穴口,夏油杰这样连拖带拽地取,便扯出一点梅红的媚肉来。

       没了外力的制约,这点肠肉很快便翻了回去,穴口再次收紧,好像没含过任何东西一样。夏油杰伸进一根食指,才确认了肛塞的妙用,肠道的前端湿漉漉的,已经变得很柔软了;但塞子毕竟短小,再往深一些,那穴肉还是紧窒得很,仅容一根手指勉强通过。

       他一面亲吻五条悟眼角的湿痕,一面退出来一点,加入第二指。少年没有着急去拓展肠道的深处,而是先在浅处细细按压,寻找五条悟的敏感点,又分出手去关照身下人竖得老高的阴茎。

       五条悟虽然精于给他人手淫和口交,抚慰自己时所用的花样却乏善可陈。夏油杰将他茎身上的前液抹匀,九浅一深地给他打起来。这样被前后夹击,老师的脑子都飞到外太空了,只一味撅着臀,向上抬腰,一个劲地把自己往学生手里送,不多时就绷着下腹处的肌肉,把自己的胸腹射了个遍。

       “哈啊……杰,你怎么这么会?”高潮后的五条悟卸了全身的力气,躺倒在沙发上,并感到着实困惑——他的学生还是童贞呢,亵玩起他来却很富技巧性,这让他不可遏制地想起一些年代已经很久远的事儿来。

       夏油杰用手指搜刮他体前半透明的乳白色浊液,把它涂在五条悟颤巍巍的乳头上,把他的乳粒搓得湿粘一片。

       “学生也是会自主学习的呀。”他解释道,然后三两下脱去上衣,拾起老师的膝弯架在自己裸露的肩头,单腿跪在沙发垫的边缘,把五条悟的身子折叠成一弯下弦月。

       在这个体位下,他很容易便能就着五条悟新流出的肠液将手指送得更深,去寻找他更里面的敏感带。五条悟咬着衣领,在他指尖一点一点化成一汪春水,由他睫毛抖动的弧度,夏油杰便可轻松推断出他哪里更有感觉。大约探明情况后,他把手指抽出大半,又加入第三根指头,在被肛塞扩张过的浅处搅合一番。

       “嗯?这样就可以了吗?杰的东西很大呀……”他把手拿出去的时候,五条悟显得很是惊讶。

       夏油杰的动作顿了顿,继而拉开裤链,掏出少年人那根资本十足的阴茎,把它顶在成年男子的穴口轻轻磨蹭:“没问题的,网路上说只要头能进去就可以,剩下的会容易很多。”

       “这样吗?可是——嗯,等等,嗯啊——”

       他扶着阴茎,首先把头部送进去,光是吞下这小半根,老师穴口的细褶就已经被完全撑平了,穴周的软肉被迫展开,摸起来比原来还要细嫩湿滑。

        “老师,感觉还可以吗?”夏油杰把垂落的鬓发别到耳后,用满盛着温和与宠溺的眼神注视他。

       五条悟最受不了他这种眼神,扶着他的肩哼哼唧唧半晌,终于还是点点头:虽然涨得慌,但这种不适感还是可以忍受。

       如果这种不适感还可以忍受,那么接下来一切就变得难以忍受了。夏油杰把自己继续往他身体里面送去,缓慢,却又坚定。肠肉的前半截相当舒软,但后半截还没有被怎么好好打开,被插的人被撑得穴肉抽痛,插人的人也被夹得头皮发麻。五条悟在抱着他的脖子,在他勃发的背肌上抓出许多渗血的指痕,嗓子都叫哑了——剑鞘与剑虽然是相伴而生的,但在头几次使用的时候,剑主人还是得抓紧鞣一鞣还不够熟的皮子。

       “你是故意的是不是?”五条悟觉得自己要被他最喜欢的那根鸡巴撑坏了,委屈得不行。

       夏油杰吻他仍然痒麻的眼皮,不作回答。其实他就是故意的,他就是故意让这具身体的穴在最大限度上保持处子的生涩,好把他们的第一次拓印得更加清晰——他们明明可以一起探索性交所带来的愉悦,五条悟却在发令枪响起前擅自偷跑。就着五条悟的捶打,他把自己的性器抽出来一点,再快速地钉进去,五条悟被他颠得完全陷进沙发的靠背里,一边按着酸软小腹处一边哭叫,只觉得夏油杰好像顶穿了他的肠肉,直顶进他的腑脏。待穴肉习惯之后,之前的撕裂感便一点点转化为磨人的快感。

       “慢点,你慢点……”五条悟夹着他的腰侧,白袜底下的脚趾卷成一团,汗水把沙发表皮染得发亮,“我…….嗯……要被杰弄坏了……”

       夏油杰每每顶到肠底,五条悟就打起抽来,那种近乎要使他失禁的快感逼得他几欲发狂,原先成年人那种游刃有余的情态已经完全消失不见了,他抓着夏油杰的发根叫到嗓子发沙。现在他知道夏油杰非要采取这种体位的原因了:他要和五条悟一起看着,看着他那根暗色的、又粗又长的阴茎是如何把五条悟浅胭的穴口一点点撑开,撑到五条悟难以置信的地步,又是怎样不可思议地一送到底,只余饱满的囊袋还留在外面。

       蜷曲而粗硬的体毛搔得他穴口发痒,夏油杰干了他半天,高中生的制服裤却还整整齐齐地挂在腰上。混合着肠液、润滑剂及前液的体液由于高速而持久的撞击变得更加稠密,泛起珍珠似的白色,粘得他股间一塌糊涂,也把学生黑色的裤面弄得乱七八糟。这幅场景勾起了五条悟所剩无几的羞耻心,但他的目光牢固地黏在他们的结合处,无论如何都移不开,已泄过一次的前端又逐渐充血,随着夏油杰操干他的动作胡乱摇晃起来。

       “五条悟……悟……”夏油杰抱着他的老师,灵魂都要被他湿软的穴化开。他真想不明白自己之前怎么会觉得五条悟像蛇——冷血动物可没有这样能烫得他鼠蹊乱跳的肠肉。难以自禁地,他旧事重提:“悟……到底喜欢我哪点呢?”

       五条悟被他搞得合不上嘴,口涎顺着嘴角一直淌到他线条完美的下颌角,显然已经不怎么能思考。在翻过一次车之后,他居然再次给出了和之前一模一样的答案:“这个啊……杰哪点都好……我都喜欢……哈啊……杰的鸡巴也好大,老师好喜欢……”

       “杰,”最后他抚摸着学生的发鬓,轻柔地吻他犹带少年意气的额角,“我们的缘分是上辈子注定的。”

       夏油杰把他拉起来,抵在书柜上准备后入他。为了配合少年人的身量,五条悟把两条腿分得很开,又沉下腰,尽力把臀翘高,骚到没边。就着他翕动的穴口,夏油杰一入到底,把他淫荡的老师插到浪叫不止。书柜是木质的,加装了两扇玻璃门,靠墙的那一侧镶着等身长的水银镜,正好倒映出两人交叠的身形。

       “注定什么?”夏油杰问他,满心满眼都是五条悟情动时面上暧昧的晕红。他俯首吻他形状优美的蝴蝶骨,同时自下向斜上方动腰,破开他软嫩的肠肉,捣弄他肠道最深处的敏感带。

       后入带来更加蚀骨的快感,五条悟被他搞得头昏脑涨,上面的水和下面的水一起流,每到这时候他就什么话都说得出来:“注定……要做杰的鸡巴套子……哈啊…..杰操得老师好爽啊,不行了,好厉害……”

       夏油杰按着他的颈骨,把掼按在玻璃门上,五条悟被冰凉的无机质的触感弄得一激灵,粉色的乳首被压在玻璃板上,变作两个平滑的圆,那张遍布着汗渍与泪痕的漂亮脸蛋也被挤到略微变形。发肿的唇瓣贴在冰冷的玻璃上,就着《费曼物理学讲义》与《经典力学》之间的空隙,五条悟眼睁睁地看着自己一脸痴态,被自己的学生弄得七零八落。

       “杰……杰……”他黏黏糊糊地唤他的名字,“用力…….快点干我……再快点…..”

       于是夏油杰用更大的力度操他,肉体相撞淫靡的啪啪声满溢整个教师办公室,厚重的书柜都被他们干到移位。到后来,先前滞塞的肠肉被夏油杰干到烂熟,一戳就漫出水来,如饥似渴地缠上在体内肆虐的性器。五条悟勃起的阴茎一次次被压到冷冰冰的玻璃上,在上面留下一道道半透明的湿痕,他明明应该感到不太舒服,可事实上光靠磨蹭玻璃板,他就已经临近高潮。

       “我不行了,我要去了——”

       夏油杰由是掰过他下巴,深吻他。然后用拇指扣住他腰际的凹陷,掐着他肌理紧实的腰肢,不留余力地贯穿他,把他的穴捣得汁水四溢。五条悟射出来的时候,他便也就着老师抽搐得像过了电的穴肉,把自己的精水灌到他身体的最深处。

       精液在玻璃门上留下一道逶迤的湿痕。他没拿出来,五条悟也没催着他拿出来,两人就着彼此的热汗,靠着墙拥抱了好一会儿。

    “糟糕……”五条悟瞥了一眼挂在墙上的钟表,这时候他倒是显出一点为人师表的责任心来,“都七点钟了你还没回家,你父母该担心了——”

       他的学生把手放到他已经浮起指痕的臀肉上,富有暗示意味地拍了拍。

       “今晚,我到老师家借宿如何?关于光子的发射频率,还请五条老师再细细给我讲讲。”       

       五条悟像是突然意识到了什么。

        “喂,你想起来了吧。”

       “想起来什么?”

       夏油杰面上一派茫然,不知道是装糊涂还是真糊涂,可是五条悟最知道他。

        “你什么时候想起来的?”

        夏游杰避而不答,只管吻他的嘴。

       “‘上辈子、这辈子、下辈子,我永远只喜欢杰一个’,五条老师,你说的话还作数吗?”

        然后他轻声问。

37 Likes

啊啊最后是dk变教祖了吧…想起上一世的记忆这样(? 五师晚上保重哇:innocent::pray:

4 Li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