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unny!(兔女郎草人)

Summary:五条悟在兔女郎日这天去一个会所收集情报,没想到他叛逃的前男友也在这里。

兔女郎草人请注意

 

五条悟从没有想过他再一次见到夏油杰的时候是这么个场景。

他西装革履,前额发被发胶抓了一把露出光洁的额头。他的前搭档,穿了一身大码的兔女郎套装,端着个托盘里面盛着一杯香槟。

五条悟得体地用了些话术脱身,深深看了夏油杰一眼,转身头也不回的去到后面的空包厢里。大只的兔兔心领神会,默不作声跟了上去。

门一关,五条悟大马金刀地坐在沙发里,脸色不太好看。当初夏油杰一声不吭的叛逃,三年来杳无音信,以为他累了,金盆洗手了,没想到会在这种对服务人员有特殊癖好的会所里见到他。五条悟有点火,他弄不明白夏油杰到底在想什么,之前日子虽然过得危机四伏,好歹也是实打实的血和汗的碰撞,哪里需要人出卖色相到如此地步。

夏油杰装作不认得他,走过去把托盘里的香槟杯放在他手边,和他说:“先生,有什么需要吩咐的吗?”

五条悟让他站在那别动,苍蓝色的眼睛从上到下扫视一通。看他盘在脑后的长发,头顶卡着的发箍,被网袜包裹紧实的长腿,和被卡得呼之欲出的胸部。

好嘛,好你个夏油杰。一想到他这模样不知道给多少人免费看了,五条悟的心里就莫名火起,当年他跑路的时候甚至还没提分手,真是岂有此理。

五条悟气笑了,用两根手指勾了勾,叫兔女郎过来。

夏油杰依言靠过去,然后就被客人一扯扯到腿上。

五条悟从内袋里摸出皮夹,从里面抽出厚厚一打现金,粗暴地塞进夏油杰胸口的衣服里。那衣服为了衬托身材本来就裁剪得很不合理,再往里塞钱更是紧得要爆开,夏油杰由着五条悟把钱塞进那个挤出来的浅沟里,再由着他把手也伸进去,狠狠摸了一把。

手塞进去就不想拿出来了,五条悟大力揉搓他记忆里那两团熟悉的乳肉,气得想咬他,怎么都想不通夏油杰为什么会穿成这样出现在这里。

夏油杰这个时候也没有打算继续兔兔和客人的虚与委蛇,叫了声悟。

被熟悉的声音一叫,五条悟又觉得委屈了,眼睛一酸。他觉得这样不行,就把脸埋进夏油杰的胸口,猫似的蹭来蹭去。

“来做吧,杰,来做。”

除了三年前的那摊烂帐,夏油杰就没拒绝过五条悟。

他说好,做。然后就去解五条悟打得整齐漂亮的领带。

五条悟在他胸前蹭,又由着夏油杰的手解他领带,又解他纽扣,把整个白净的身体剥出来。他今天里面穿了件黑色的丝质衬衫,拆下来以后胸前甚至有两个乳贴。

夏油杰摸着那两个乳贴,轻声说:“悟居然还戴着。”

五条悟狠狠咬了夏油杰一口。胸前的乳贴一揭,乳头上咬着一枚银制的乳钉。

夏油杰还穿着很过分很色情的兔女郎套装,但是要他来说还是现在的悟更色一点。分开三年的恋人居然还戴着他亲手打的钉。他的心情很复杂,于是低下头用嘴唇去嘬吻那个被金属撑起来的粉色小点。

那里本来就很敏感,五条悟嘶了一声,手不老实地摸到夏油杰的腰后,抓了一把那个毛茸茸的兔尾巴,还没抓两下就被夏油杰拍开了。

夏油杰的表情很沉,眼神比一开始危险得多。

他抓过五条悟的领带,把他的手腕绑起来拉到头顶用一只手按住,扳过那张带着怒气也因此艳丽非常的脸,不由分说地吻了上去。

过去三年夏油杰的气息还是这么熟悉。五条悟张开嘴,就感觉湿滑的舌头滑进他的口腔,勾着上颚的敏感点扫荡,比当初还多了许多侵略性。就这么亲了一会儿,五条悟发现自己已经勃起了。

定制剪裁西装的匠人可没考虑过怎么才能让裤裆那块在好看得体的同时藏的下一根勃起以后尺寸可观的性器,再加上夏油杰这个时候就坐在他腿上,几乎同一时间就被兔女郎发现了。

夏油杰不置可否,一边吻着五条悟一边伸手下去解他皮带,隔着层棉质内裤揉搓他勃起的那根,很快内裤被前液濡湿了一小片。

五条悟在生气,那就他来多讲点话。

夏油杰说:“悟多久没做过了,好精神。”

五条悟心说,废话,穿成这样对我这样那样,不行的话就是阳痿。

夏油杰穿成这样所有的动作都带点色情的性暗示,很难判断他到底是不是故意的,五条悟诚实地硬了,虽然他还有账没算,但是也不影响他们来一炮。

 更要命的是夏油杰好像早有准备,他从胸口的凹陷里摸了摸,把五条悟塞进去的纸钞带出来点,最后摸到两个安全套。

他说:“悟的衣服很贵吧,不能弄脏。”然后就撕开包装,当着五条悟的面把他内裤褪到腿根,摸出那根修长白净的性器,再把橡胶套给它妥帖地套上,居然尺寸还正合适。

五条悟明白了,这都在夏油杰的算计之中,他俩今天必有一炮。心里不是个滋味儿,但身体又兴奋异常。打了乳钉的两个乳尖在空气中颤巍巍的挺立,上面还带着点儿晶莹的唾液。

夏油杰下身那边也鼓起了个包,明显也是兴奋地不行。他扯开丝袜又把挤压下体的那块布料推到一边,五条悟和他阔别三年的那根熟悉的性器打了个照面。

“说什么精神不精神……你不也是。”

五条悟喘着气,光看着就感觉自己后面开始分泌汁液,习惯可真不是什么好东西,脑子里不受控制的就想起他们胡搞的另外三年,在灰暗的安全屋里做,在目标的衣柜里手淫,亦或者是在目标全歼以后的尸山血海里。

他觉得自己像个变态,不过都是夏油杰的错,他才是更变态的那个。现在变态先生本人要穿着兔女郎来肏他了,更变态的是他还因此湿得厉害。

夏油杰慢条斯理地把套套上,手上也因此沾了点润滑液,他伸手去揉五条悟身后面的那口穴,五条悟裤子才脱了一半,手伸进去就卡着,好在他足够湿,摸了两把就能把两根手指塞进去。

五条悟自暴自弃地呻吟出声,无论何时无论何地,无论夏油杰是不是穿着身色情的兔女郎套装,他都很吃他这套。前面硬得流水,后面也是,被夏油杰两只手指插得咕啾作响。

夏油杰还俯下身去啃他的乳头,咬他打的乳钉,头顶那两根支棱的黑色兔耳朵一下一下戳着他下巴。五条悟忍无可忍,一口咬在耳朵上,吃了一嘴的仿真兔毛。

他的高定外套被垫在身子下面揉来揉去已经不再体面了,但是现在也没有人有空管。

五条悟蹬掉裤子,价格高昂的皮带扣啪嗒一下落在地毯上发出一声闷响。他张开腿,去圈夏油杰的腰。

夏油杰按他腿根,把腿按到最大,按得韧带都隐隐作痛。五条悟哼了一声,眯起眼睛从上到下又看了看趴在他身上的兔兔一眼。大厅里其他的兔女郎他也有看,但是不管是长得好看的腿长的还是胸大的,在他眼里都没有夏油杰这么色。

太色了太过了,在今天之前他都不知道他的性癖里有这块。

兔女郎版本的夏油杰尽心尽力地给他扩张,在想早点插进去这方面他们的感情是一样的。

夏油杰好心地伸手给他打了两下,等下这根尺寸可观又长得好看的几把可就用不上了。他旋转手腕在那口穴里又摸了一通,觉得差不多了,于是拉高五条悟的腿放在肩膀上,用龟头撑开穴口,缓缓把自己塞进去。

“唔。”五条悟闷哼一声。他的额头上开始冒出晶莹的汗。夏油杰注意到为了今天的宴会,五条悟不仅打扮了一番,抓了头发,还化了点妆,这让他本就毫无瑕疵的漂亮脸蛋看起来更加光彩照人了。

这人美而自知,被场子里多少男男女女盯着看都游刃有余,如果五条悟没有主动走到包厢里,夏油杰本打算端着那杯香槟去撞他,往他前襟上泼,然后再把人带进来。

宴会上他是五条家主,军政合一的未来世界新星,门一关就是他一个人的悟,可以被他搞得七零八落,在他身下面喘,露出只有他一个人见过的模样。

五条悟感觉到插进自己身体里的阴茎更精神了些,他被塞得很满很胀。夏油杰的前戏还是和当初一样温柔体贴,虽然不合时宜但到目前为止没有让他体会到一丝一毫的不适。

夏油杰把自己完全插进去,兔女郎套装的皮质布料和五条悟裸露在外的腿根贴在一起,很快就也蹭上些水痕。

五条悟用那双被绑在一起的手挡脸,嘴唇抿得紧,可还是在夏油杰真正开始肏他的时候漏出几句柔软的呻吟。

他叫人快点,想要杰进到最里面去。理智回笼的时候又蹬他,叫人退出来。

握着五条悟的腿根,肏着他的穴,夏油杰爽得也喘,他还喘给五条悟听,悟他之前就喜欢这个,觉得杰因为自己爽到是件挺值得骄傲的事,最强的穴也是最强的,只要他专心夹的话很快就能把杰给夹射出来。

最强这次带了点儿别的心思,没空找人算账就在别的方面多作妖。夏油杰明显被他有技巧地吸吮吮得有点受不了。但是他也不在这较劲,感觉快射了就干干脆脆地拔出去缓缓,把五条悟和那口流水翕合的穴放置在那,真把人气得够呛。

当真是伤敌八百自损一千,五条悟下意识地抬腰去吃夏油杰的东西,穴吃不到馋得直流水。夏油杰硬得发疼,尽管如此他还慢条斯理地说:“悟,我们时间不多,套也不够,只能做一次。”

五条悟只得敞开穴由着夏油杰肏。明明夏油杰穿着兔女郎,是应该服务谁的兔兔,结果反而是他被肏得仿佛像个什么专属几把套子。他唾弃自己这个一被杰摸就会自动放下所有戒备的身体,还有一被杰插就会往外淌水的穴。

杰一下一下进去又拔出来,动得很坚定,又插得极深,像是想要和他永远的合在一起化为一体。他说时间不多,那是真的很不多。五条悟这样的焦点消失在宴会里一定早就有人发现了。五条悟被来回磨着体内的敏感点,眼泪都出来了还不忘记对着夏油杰上下其手。

穿着兔女郎的杰真的不常见,肏都给肏了,不摸个够本他血亏。他去掰兔女郎套装带内衬的罩杯,泄愤似的拧了一把夏油杰厚实的胸肌,夏油杰伸出只手指,把已经吃进去他性器的穴又撑出个一指的空隙。

五条悟全身一僵不敢再造次,被肏得乖了,嘴里也开始哼哼,腿也不蹬,穴也不夹了。前面一股一股射出精来,又被套裹在里面。

夏油杰看他射了,没有体贴他还在射,俯下身去啃了口五条悟白净的下巴,咬着那儿开始戳开因为高潮紧缩在一起的穴。

五条悟差点尖叫出声,又被他最强的超强意志咽回喉咙里,身体爽得痉挛,夏油杰这么弄他也延长了他的高潮时间,很久没做过爱,射得又多又浓。

夏油杰射完摘下套给两个套打结,然后丢进一旁的垃圾桶里。把兔女郎套装当着五条悟的面脱了个干净,从消防箱里取出一个防水袋,里面是他的私服。

五条悟摊在那里喘气,明明就做了一次,但是也爽到两眼发直。到这个地步还不知道一切都在夏油杰的安排之中就离谱了。他不想动弹,问夏油杰:“你把我拖在这……目的达成了?”

夏油杰穿好裤子开始套衬衣,闻言回:“嗯,拿到了。”

他把自己收拾好,开始给五条悟整理衣服。五条悟放弃抵抗任他摆布。夏油杰不会对他做什么,是他色令智昏着了道,下次一定叫他好看。

五条悟重新出现在宴会厅里。乍看之下没什么问题,里面丝质衬衫一揉就会皱的质地完全昭示了五条悟之前消失的半个小时到底去哪了,更别说五条家家主还脸颊泛红,下巴上有一个不明显的牙印,看起来就像是明摆着刚在哪里做过那事儿。

有点熟的另个家主跑过来问刚才遇到什么好事了。

五条悟看他一副不知道自己家机密已经被兔子偷跑的样子,随口回:“被兔子咬了。”

 


Summary:五条悟在兔女郎日这天去一个会所收集情报,没想到他叛逃的前男友也在这里。

兔女郎草人请注意

 

五条悟从没有想过他再一次见到夏油杰的时候是这么个场景。

他西装革履,前额发被发胶抓了一把露出光洁的额头。他的前搭档,穿了一身大码的兔女郎套装,端着个托盘里面盛着一杯香槟。

五条悟得体地用了些话术脱身,深深看了夏油杰一眼,转身头也不回的去到后面的空包厢里。大只的兔兔心领神会,默不作声跟了上去。

门一关,五条悟大马金刀地坐在沙发里,脸色不太好看。当初夏油杰一声不吭的叛逃,三年来杳无音信,以为他累了,金盆洗手了,没想到会在这种对服务人员有特殊癖好的会所里见到他。五条悟有点火,他弄不明白夏油杰到底在想什么,之前日子虽然过得危机四伏,好歹也是实打实的血和汗的碰撞,哪里需要人出卖色相到如此地步。

夏油杰装作不认得他,走过去把托盘里的香槟杯放在他手边,和他说:“先生,有什么需要吩咐的吗?”

五条悟让他站在那别动,苍蓝色的眼睛从上到下扫视一通。看他盘在脑后的长发,头顶卡着的发箍,被网袜包裹紧实的长腿,和被卡得呼之欲出的胸部。

好嘛,好你个夏油杰。一想到他这模样不知道给多少人免费看了,五条悟的心里就莫名火起,当年他跑路的时候甚至还没提分手,真是岂有此理。

五条悟气笑了,用两根手指勾了勾,叫兔女郎过来。

夏油杰依言靠过去,然后就被客人一扯扯到腿上。

五条悟从内袋里摸出皮夹,从里面抽出厚厚一打现金,粗暴地塞进夏油杰胸口的衣服里。那衣服为了衬托身材本来就裁剪得很不合理,再往里塞钱更是紧得要爆开,夏油杰由着五条悟把钱塞进那个挤出来的浅沟里,再由着他把手也伸进去,狠狠摸了一把。

手塞进去就不想拿出来了,五条悟大力揉搓他记忆里那两团熟悉的乳肉,气得想咬他,怎么都想不通夏油杰为什么会穿成这样出现在这里。

夏油杰这个时候也没有打算继续兔兔和客人的虚与委蛇,叫了声悟。

被熟悉的声音一叫,五条悟又觉得委屈了,眼睛一酸。他觉得这样不行,就把脸埋进夏油杰的胸口,猫似的蹭来蹭去。

“来做吧,杰,来做。”

除了三年前的那摊烂帐,夏油杰就没拒绝过五条悟。

他说好,做。然后就去解五条悟打得整齐漂亮的领带。

五条悟在他胸前蹭,又由着夏油杰的手解他领带,又解他纽扣,把整个白净的身体剥出来。他今天里面穿了件黑色的丝质衬衫,拆下来以后胸前甚至有两个乳贴。

夏油杰摸着那两个乳贴,轻声说:“悟居然还戴着。”

五条悟狠狠咬了夏油杰一口。胸前的乳贴一揭,乳头上咬着一枚银制的乳钉。

夏油杰还穿着很过分很色情的兔女郎套装,但是要他来说还是现在的悟更色一点。分开三年的恋人居然还戴着他亲手打的钉。他的心情很复杂,于是低下头用嘴唇去嘬吻那个被金属撑起来的粉色小点。

那里本来就很敏感,五条悟嘶了一声,手不老实地摸到夏油杰的腰后,抓了一把那个毛茸茸的兔尾巴,还没抓两下就被夏油杰拍开了。

夏油杰的表情很沉,眼神比一开始危险得多。

他抓过五条悟的领带,把他的手腕绑起来拉到头顶用一只手按住,扳过那张带着怒气也因此艳丽非常的脸,不由分说地吻了上去。

过去三年夏油杰的气息还是这么熟悉。五条悟张开嘴,就感觉湿滑的舌头滑进他的口腔,勾着上颚的敏感点扫荡,比当初还多了许多侵略性。就这么亲了一会儿,五条悟发现自己已经勃起了。

定制剪裁西装的匠人可没考虑过怎么才能让裤裆那块在好看得体的同时藏的下一根勃起以后尺寸可观的性器,再加上夏油杰这个时候就坐在他腿上,几乎同一时间就被兔女郎发现了。

夏油杰不置可否,一边吻着五条悟一边伸手下去解他皮带,隔着层棉质内裤揉搓他勃起的那根,很快内裤被前液濡湿了一小片。

五条悟在生气,那就他来多讲点话。

夏油杰说:“悟多久没做过了,好精神。”

五条悟心说,废话,穿成这样对我这样那样,不行的话就是阳痿。

夏油杰穿成这样所有的动作都带点色情的性暗示,很难判断他到底是不是故意的,五条悟诚实地硬了,虽然他还有账没算,但是也不影响他们来一炮。

 更要命的是夏油杰好像早有准备,他从胸口的凹陷里摸了摸,把五条悟塞进去的纸钞带出来点,最后摸到两个安全套。

他说:“悟的衣服很贵吧,不能弄脏。”然后就撕开包装,当着五条悟的面把他内裤褪到腿根,摸出那根修长白净的性器,再把橡胶套给它妥帖地套上,居然尺寸还正合适。

五条悟明白了,这都在夏油杰的算计之中,他俩今天必有一炮。心里不是个滋味儿,但身体又兴奋异常。打了乳钉的两个乳尖在空气中颤巍巍的挺立,上面还带着点儿晶莹的唾液。

夏油杰下身那边也鼓起了个包,明显也是兴奋地不行。他扯开丝袜又把挤压下体的那块布料推到一边,五条悟和他阔别三年的那根熟悉的性器打了个照面。

“说什么精神不精神……你不也是。”

五条悟喘着气,光看着就感觉自己后面开始分泌汁液,习惯可真不是什么好东西,脑子里不受控制的就想起他们胡搞的另外三年,在灰暗的安全屋里做,在目标的衣柜里手淫,亦或者是在目标全歼以后的尸山血海里。

他觉得自己像个变态,不过都是夏油杰的错,他才是更变态的那个。现在变态先生本人要穿着兔女郎来肏他了,更变态的是他还因此湿得厉害。

夏油杰慢条斯理地把套套上,手上也因此沾了点润滑液,他伸手去揉五条悟身后面的那口穴,五条悟裤子才脱了一半,手伸进去就卡着,好在他足够湿,摸了两把就能把两根手指塞进去。

五条悟自暴自弃地呻吟出声,无论何时无论何地,无论夏油杰是不是穿着身色情的兔女郎套装,他都很吃他这套。前面硬得流水,后面也是,被夏油杰两只手指插得咕啾作响。

夏油杰还俯下身去啃他的乳头,咬他打的乳钉,头顶那两根支棱的黑色兔耳朵一下一下戳着他下巴。五条悟忍无可忍,一口咬在耳朵上,吃了一嘴的仿真兔毛。

他的高定外套被垫在身子下面揉来揉去已经不再体面了,但是现在也没有人有空管。

五条悟蹬掉裤子,价格高昂的皮带扣啪嗒一下落在地毯上发出一声闷响。他张开腿,去圈夏油杰的腰。

夏油杰按他腿根,把腿按到最大,按得韧带都隐隐作痛。五条悟哼了一声,眯起眼睛从上到下又看了看趴在他身上的兔兔一眼。大厅里其他的兔女郎他也有看,但是不管是长得好看的腿长的还是胸大的,在他眼里都没有夏油杰这么色。

太色了太过了,在今天之前他都不知道他的性癖里有这块。

兔女郎版本的夏油杰尽心尽力地给他扩张,在想早点插进去这方面他们的感情是一样的。

夏油杰好心地伸手给他打了两下,等下这根尺寸可观又长得好看的几把可就用不上了。他旋转手腕在那口穴里又摸了一通,觉得差不多了,于是拉高五条悟的腿放在肩膀上,用龟头撑开穴口,缓缓把自己塞进去。

“唔。”五条悟闷哼一声。他的额头上开始冒出晶莹的汗。夏油杰注意到为了今天的宴会,五条悟不仅打扮了一番,抓了头发,还化了点妆,这让他本就毫无瑕疵的漂亮脸蛋看起来更加光彩照人了。

这人美而自知,被场子里多少男男女女盯着看都游刃有余,如果五条悟没有主动走到包厢里,夏油杰本打算端着那杯香槟去撞他,往他前襟上泼,然后再把人带进来。

宴会上他是五条家主,军政合一的未来世界新星,门一关就是他一个人的悟,可以被他搞得七零八落,在他身下面喘,露出只有他一个人见过的模样。

五条悟感觉到插进自己身体里的阴茎更精神了些,他被塞得很满很胀。夏油杰的前戏还是和当初一样温柔体贴,虽然不合时宜但到目前为止没有让他体会到一丝一毫的不适。

夏油杰把自己完全插进去,兔女郎套装的皮质布料和五条悟裸露在外的腿根贴在一起,很快就也蹭上些水痕。

五条悟用那双被绑在一起的手挡脸,嘴唇抿得紧,可还是在夏油杰真正开始肏他的时候漏出几句柔软的呻吟。

他叫人快点,想要杰进到最里面去。理智回笼的时候又蹬他,叫人退出来。

握着五条悟的腿根,肏着他的穴,夏油杰爽得也喘,他还喘给五条悟听,悟他之前就喜欢这个,觉得杰因为自己爽到是件挺值得骄傲的事,最强的穴也是最强的,只要他专心夹的话很快就能把杰给夹射出来。

最强这次带了点儿别的心思,没空找人算账就在别的方面多作妖。夏油杰明显被他有技巧地吸吮吮得有点受不了。但是他也不在这较劲,感觉快射了就干干脆脆地拔出去缓缓,把五条悟和那口流水翕合的穴放置在那,真把人气得够呛。

当真是伤敌八百自损一千,五条悟下意识地抬腰去吃夏油杰的东西,穴吃不到馋得直流水。夏油杰硬得发疼,尽管如此他还慢条斯理地说:“悟,我们时间不多,套也不够,只能做一次。”

五条悟只得敞开穴由着夏油杰肏。明明夏油杰穿着兔女郎,是应该服务谁的兔兔,结果反而是他被肏得仿佛像个什么专属几把套子。他唾弃自己这个一被杰摸就会自动放下所有戒备的身体,还有一被杰插就会往外淌水的穴。

杰一下一下进去又拔出来,动得很坚定,又插得极深,像是想要和他永远的合在一起化为一体。他说时间不多,那是真的很不多。五条悟这样的焦点消失在宴会里一定早就有人发现了。五条悟被来回磨着体内的敏感点,眼泪都出来了还不忘记对着夏油杰上下其手。

穿着兔女郎的杰真的不常见,肏都给肏了,不摸个够本他血亏。他去掰兔女郎套装带内衬的罩杯,泄愤似的拧了一把夏油杰厚实的胸肌,夏油杰伸出只手指,把已经吃进去他性器的穴又撑出个一指的空隙。

五条悟全身一僵不敢再造次,被肏得乖了,嘴里也开始哼哼,腿也不蹬,穴也不夹了。前面一股一股射出精来,又被套裹在里面。

夏油杰看他射了,没有体贴他还在射,俯下身去啃了口五条悟白净的下巴,咬着那儿开始戳开因为高潮紧缩在一起的穴。

五条悟差点尖叫出声,又被他最强的超强意志咽回喉咙里,身体爽得痉挛,夏油杰这么弄他也延长了他的高潮时间,很久没做过爱,射得又多又浓。

夏油杰射完摘下套给两个套打结,然后丢进一旁的垃圾桶里。把兔女郎套装当着五条悟的面脱了个干净,从消防箱里取出一个防水袋,里面是他的私服。

五条悟摊在那里喘气,明明就做了一次,但是也爽到两眼发直。到这个地步还不知道一切都在夏油杰的安排之中就离谱了。他不想动弹,问夏油杰:“你把我拖在这……目的达成了?”

夏油杰穿好裤子开始套衬衣,闻言回:“嗯,拿到了。”

他把自己收拾好,开始给五条悟整理衣服。五条悟放弃抵抗任他摆布。夏油杰不会对他做什么,是他色令智昏着了道,下次一定叫他好看。

五条悟重新出现在宴会厅里。乍看之下没什么问题,里面丝质衬衫一揉就会皱的质地完全昭示了五条悟之前消失的半个小时到底去哪了,更别说五条家家主还脸颊泛红,下巴上有一个不明显的牙印,看起来就像是明摆着刚在哪里做过那事儿。

有点熟的另个家主跑过来问刚才遇到什么好事了。

五条悟看他一副不知道自己家机密已经被兔子偷跑的样子,随口回:“被兔子咬了。”

 

24 Likes

好涩哇:sob:我好了边哭边.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