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k发情期记录(2.4k短打一发完)

, ,

1

夏油杰手上挂着满满的两个大塑料袋,左手弯曲着,把一个小一点的牛皮纸袋搂在怀里,右手费劲地推开门,走进男生寝室。

类似甜奶油的香气已经占据了整个室内,但还不算太浓郁。夏油杰用脚把门带上,往里走去,感到自己身上慢慢裹上了一层轻盈的糖霜,Omega的信息素轻柔却不容忽视地撩拨着alpha的腺体。

散发气味的源头正盘腿坐在床上,弓着身子,整个人兜头裹在一条蚕丝被里,像一个拱起的土包。五条悟没戴墨镜,蓝眼睛聚精会神地盯着手里的psp,手指灵活地在不同的键位间快速切换,对有人进门这件事毫无反应。

夏油杰无声地走到餐桌前,开始收拾手上的东西。十几袋营养剂,几瓶功能饮料,压缩饼干,一大堆零食,以及半打(他认为他们绝对不会吃的)蛋白块,有一些是硝子塞给他的。牛皮纸袋里是抑制剂和一些应急用的药。

PSP发出一声响亮的“K.O.”。五条悟把游戏机甩到一边,终于抬起头来。

“杰,那些是什么?”

夏油杰正在把药剂和需要低温储存的食物依次放进冰箱里。

“是我们这几天需要的东西。”

“要那么多吗!”

“因为你是初次分化,我们有一个星期的假。硝子说要是中途打电话叫她过来送货,她就杀了我们。”

“那就叫娜娜明来好啦。”

夏油杰决定不接他这句话。他在确定没有遗漏后,关上冰箱门,站起来面对五条悟,然后认出了五条悟身上裹着的东西。“你盖的是我的被子?”

“是啊。”五条悟一脸轻松地承认了,“因为这个被子上有杰的味道,闻起来很舒服。”他说着把被子又裹紧了一些,还微微别过脸往布料里嗅了嗅。

年轻的alpha感到自己的耳背和腺体都突然热了起来。为了掩饰心中的窘迫,夏油杰沉默着走到床边,伸出手用手背测五条悟的额温。

“你现在还没有发热,应该还能稳定一段时间。我再去一趟超市,马上回来。”

语闭,他正要转身,却被五条悟抓住了手腕。

少年人如青空般透亮的双瞳注视着另一位少年人。

“亲一下再走。”

夏油杰无奈地笑了。

“好啦。”他俯下身。

2

夏油杰归来的时间比预计要晚上很多。傍晚正是高峰期,超市的收银台前排着长长的队伍,结帐后,要拎着鼓鼓的购物袋找到可以骑上咒灵而不被人发现的角落也颇费了一番功夫。

悟会着急的。他在心里估算着,加快速度往寝室赶去,心脏因为焦急和兴奋在胸膛里怦怦跳动。

打开房门,满室浓郁的甜香如洪水泄闸一般劈头盖脸地浇了夏油杰一身。他还没来得及关门,便被一个高挑的人影压在了门后背,两个高个子的体重压着门板,替代了门把手上的推力,门锁自动扣上,发出咔哒一声。

五条悟的身体灼热得惊人,他毫无章法地在夏油杰身上乱蹭,毛茸茸的脑袋在对方的肩窝里拱来拱去,鼻子追逐着那个散发能够安抚omega的气味的腺体。“杰,我好难受……杰……”

“抱歉,没有按时回来。”夏油杰扔下手上的东西,展开双臂,将五条悟搂在怀里。

Alpha释放出信息素,尽力地安抚Omega。一只手臂紧紧地揽着他的腰,让两人的胸腔贴在一起,另一只手臂上下来回抚摸对方的后背,待Omega的呼吸稍微不那么急促一些,那只手又往上,托起Omega的脸,两人吻在一起。

信息素通过津液传递过来。Omega本能地索取更多,却是饮鸩止渴。叹息和细小的呻吟从唇舌纠缠的缝隙里泄露而出。

一吻完毕,夏油杰的脸已经跟五条悟的一样红。他平复了一下呼吸,用嘶哑的嗓音轻声说道,“去卧室。”

两人纠缠着倒在床上,急切地撕扯对方身上的衣物,初次发情带来的生理冲动迅速占据了男子高中生的大脑。夏油杰微微抬起身,两手一举,把最后一件上衣脱去。五条悟的手臂随即缠绕上来,变本加厉地讨回被迫打断两秒的亲吻。

衣物被一件一件扔到地上,床褥上的两人很快便赤裸相对。Alpha的手顺着Omega白皙光滑的皮肤一路往下,来到了那处隐秘、柔软且湿热的地方。

五条悟在夏油杰的手指探入穴口的时候发出猫叫般的低吟,未曾被人造访过的敏感肉穴再次涌出水液,打湿了夏油杰的手掌。

长发的alpha眉头紧蹙,手臂上隐隐浮现出青筋,显然已经到了忍耐的边缘,却强行克制着,尽量温柔地为对方做着扩张。

两根手指远不能满足最强的omega,在适应异物的进入之后,五条悟抬起两条长腿盘上情人的腰侧,喘着粗气说,“已经,可以了,快点进来。”

“不准备好,你会痛的。”

“哈?我什么时候怕痛?你明明也等不急了,能不能不要像中年大叔一样磨磨蹭——啊!”

Alpha一个挺腰,硬得发疼的性器破开柔韧的肉壁,不给对方反应时间,整根捅进了Omega一直淌水的后穴。五条悟脊椎反弓起来,仰着头,嘴巴大张,却发不出声音,仿佛他被堵住的不是下面而是上面的嘴。后穴终于获得期待已久的硬物,舒爽地吸吮着粗长的阴茎,渴望从里面榨出更多的信息素。过电般的快感让五条悟的大腿微微颤抖,他的手欲拒还迎一般推着Alpha的下腹。

夏油杰也被夹得不好受,他保持着姿势,待两人的气息都平稳些,便一手卡着五条悟的腰,另一手卡住大腿内侧,缓慢挺动起来。

起初还算温和,五条悟得以一边躺着享受,一边搂住alpha的脖子,把他拉下来接吻。随着动作的逐渐激烈,五条悟只能把脸埋在夏油杰的肩窝里,急促地呼吸和呻吟。

“悟,放松一点,你要把我勒死了。”

“……你这么狠,我怎么放松。呜,你轻一点……”

“……不行。”

等甬道深处的生殖腔缓缓打开的时候,五条悟已经高潮过两次,呻吟里也带上了哭腔。夏油杰每次蹭到那个秘密的入口,五条悟便会不自觉地瑟缩一下。他沉下腰,将阴茎深深埋入omega的后穴,抵着那处磨了磨, omega全身都痉挛起来。“悟,我要进去了。”

五条悟被操得意识涣散,此时有些惊恐地睁大了眼睛。“那里是什么?好,好奇怪……”

搞什么啊五条家,连这个都没教吗。夏油杰头都大了。 “是omega专属的地方,只有发情期的时候才会打开。”他用一只手缓缓摩挲着omega的腹部,“等会我会在里面成结,直到精液射完才能出来,你不要乱动,强行打断是很危险的。”

好不容易说完这句话,他不再等对方反应,直接进入了那处最为脆弱娇嫩的所在。

五条悟觉得自己被完全打开了。Alpha天生更为雄壮的性器一下一下进攻到omega的最深处,让他有一种被钉在床上的错觉。

好深,好热,好舒服。五条悟化成一滩水,在无止境的高潮里沉浮,对接下来的事情都没有了清晰的印象,只能凭着本能反应。

在初次的结合结束后,半梦半醒间,五条悟迷迷糊糊地摸着自己被灌得满满当当的肚子,问道:“我会怀孕吗?”

“不会。”夏油杰亲了亲他的额头,“睡吧。”

-fin-

二期回坑翻出了很久以前写的黑历史,不记得后续是什么了,姑且发上来当作交党费

57 Likes

香香!

1 Like

好吃:yum:作者大大辛苦了(ノ*゚ー゚)ノ

1 Like

好好吃!射這麼多怎麼可能不中獎呢:smiling_face_with_three_hearts:
帶球結婚吧兩位

8 Li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