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来风急 by asliceoftuna

【晚来风急】

原作:咒术回战

配对:夏油杰x五条悟

分级:R

双叛逃IF:在滑入宿命悬崖的前一刻,两人得到了更改命运的机会。

 

一、

         血。好多的血。

         五条悟不是第一次看到夏油杰流血,在他们共度的三年时光里,他曾无数次见证夏油杰受伤:最轻微莫过于额角的擦伤、虎口的划痕、指骨的挫伤,有一点点暖人的红透过层层破损的皮肤,缓慢地浸透他的河;再重些的要属于各种各样的锐器上,切创、砍创、刺创、剪创、锯创,扎眼的猩红自被翻卷的皮肉处汩汩而出,把白染黑,把黑染得更黑。

         年少时的夏油杰硬生生受了这些创痛,一次也没有抱怨过,有时反倒回过头来宽慰忧心忡忡的五条悟,言曰咒术师本就是这样疯狂的职业。时常日久,五条悟也就不再把他的种种痛楚放在心上,以至于后来夏油杰信念崩毁,对他来说就像一场毫无预兆的暴雨疾风。

         五条悟见过很多很多的血,但没有哪一些,比此刻夏油杰断肢处流出来的还要触目惊心。

         他看着,他也看着。他明白,他也明白。他们就是这样,一步一步地滑向宿命的悬崖的。

         长达十年的拉锯战,竟然就将在这样一个平平无奇的巷口画上句号,像一场初时盛大激越的交响乐演出,却以一串学龄前孩童般跌跌撞撞的、失了音准的尾音作结。

         夏油杰笑了,五条悟没笑,现在他们要纵身一跃、投向命运的深渊,无论笑或是不笑,悲凉的底色都是无法改变的。

         “杰。”五条悟语气平静,仿佛这就是一次再普通不过的归来,不过他与他都心知肚明,他们回不去了,“——。”

         “哈。”黑发凌散的诅咒师微微阖上眼,嘴角含着一点释然的笑,“最后你倒是说点诅咒人的话呀。”

         六眼从容地抬起手,为他们之间的故事落下最后一个笔画。然而就在他弹指的那一个瞬间,眼前的世界叫嚣着、震动着,一点点崩毁了,在一片纯白的虚空中,他眼底的肃穆与悲哀突然变得不合时宜,夏油杰那副凛然就义的情态也显出几分荒唐不堪。

         这是?

         他们对视着,脑海中齐齐涌入一个声音。

         “真是令人遗憾的结局——我已经监测了十三个平行宇宙中你们的命运,竟然次次都是如此。即使是神,也是会感到心焦的。”它说,“那么我给你们一个额外的机会吧:你和他都能够回到过去中任意一个人生节点,重新作出选择。”

         “想好回到哪个节点了吗?”

         五条悟根本不信任这个突然出现的自谓为神的存在,时间是一条一去不返的河流,如何能像电子游戏一样读档重来?可是他的双脚又确实落在新宿街头的行道上了,足下触感坚实,没有半点虚假的痕迹。

         他垂首,入眼便是小了一圈的独属于少年人的手,指骨更加纤细,指腹更加柔软。再被装入自己年少的躯体实在是一种很新奇的体验:他能感到自己的四肢不如之后有力,却更加柔韧,咒力运行偶而略显滞塞,偶而在经络中狂飙突进,像青春强劲的脉搏。

         但当务之急不是适应他原来的身体。五条悟将视线上移,入眼便是十七岁的、了无生气的夏油杰。十七岁的五条悟被愤怒、委屈和疑惑冲昏了头,而二十七岁的五条悟在处事上要沉静许多,开始注意到一些当年他未曾注意到的细节、譬如对方眼下浓重的青灰、干裂的唇角和不住颤动的手指。

         “如果我能成为你,这些荒诞的理想也会有些可行性吧。”十七岁的夏油杰背过身,向与他相反的方向走去, “我决定了自己的生存方式,今后会尽力做我所能做到的事。”

         他的步伐拖沓,迥异于平日里的飒踏利落,十七岁的五条悟猜想那是他履行诺言、引颈就戮的标志,但二十七岁的五条悟却从中品出了一点什么别的意味。

         “杰,”他唤他,同时驱动着自己的腿,先是左边,再是右边;追上这名新出炉的诅咒师,仅仅用了他十七步, “我也来,你用什么样的方式生存,我就用什么样的方式生存。”

         他伸手去够夏油杰的手,那手冰冷而粗粝,手指僵硬地弯曲着,掌心里有数道堪堪结痂的伤痕,指缝里还夹杂着未能被完全洗去的血污。五条悟的双手仍然因为先前的疾行而烫热,手心带着些许湿意,他用白皙的干净的十指将夏油杰残破的手拢住,像在冰天雪地之中护住最后一点摇曳的火种。

         “我也来。”五条悟拉着夏油杰的手这样重复道,与此同时,他记忆中十七岁以后发生的种种像被强力的油漆粗暴地粉刷过,迅速转为被全面抹平的空白。

         夜蛾应该会很生气吧,硝子大概会连骂个三天三夜。零碎的念头飞快地掠过脑海,他紧紧攥着夏油杰的手,直到对方也用力地回握他,他也不问夏油杰他们要去哪里,只管随着他穿越熙熙攘攘的人海。

         被夏油杰塞进新宿站角落里一辆轿车时,心智和记忆已经完全退回十七岁的五条悟开始插科打诨。

         “杰,你没有驾照吧?”他坐在副驾驶座上,把后视镜扭来扭去。

         “没有。”

         地垫上还溅着泥点,五条家的大少爷这辈子还没坐过这么磕碜的车,他不太适应车内狭小的空间,试着伸了伸脚,结果踢到了一个球状物:“这里怎么有颗番茄……你哪弄来的车?”

         “车主是一个被我杀掉的农妇。”

         车门上的凹槽内还插着一大卷满印着超市促销信息的传单,五条悟抿着嘴不再说话了,只管把安全带的扣子拨弄出一连串叮叮当当地声响。

         “现在我要去接我的养女,”夏油杰启动了引擎,他紧盯着亮起的仪表盘,并不去看五条悟:“你要下车还来得及。”

         五条悟用长久的静默回答他,于是这辆小车摇摇晃晃地驶向不可知的未来。

二、

         雨,好大的雨。

         今夜有凶猛的雷暴,听说一晚上或能有上万次闪电。

         盘星教教祖盘着腿坐在室内,也不开灯,络绎不绝蓝紫色的电光已经能够把拉门上的薄纸照得足够亮。雨水自廊檐处倾泻下来,像豆袋被破开,任大把的赤豆乍然洒落在地上,近乎吵得人耳膜生疼。

         潮得能拧出水的狂风灌满了他的袍角,送入一点泥土的腥气,夏油杰盼望着这暴雨能洗掉一些东西,比如血,比如罪,又比如,一些挣扎——五条悟是人类中的最强者,当他自己不去约束自己,便没有什么能约束得了他,他一个人立在咒术之巅,年纪轻轻便达到了他人永远无法到达的高度——他无法通过欺凌弱小获得快乐,也不能经由战斗纾解压力。

         他需要一个目的,但夏油杰给不了。

         夏油杰叫他摒弃了正道,却给不出一个有出路的外道,这使五条悟陷入了一个怪圈,他越是杀人,就越是疲惫;他越是疲惫,就越是杀人。

         他出手那样果决,倒是震慑了咒术界的高层,两人的追杀令还挂着,却形同虚设:一开始为了厚赏来刺杀他们的咒术师全都有来无回,高层想指挥唯一剩下的特级,九十九由基却早就逃到海外音讯全无了。五条家应该要将叛逃的五条悟除名,却也明白一旦失去六眼,他们就会变成谁都能上来咬一口的肥肉,因此至今装聋作哑、含混了事。一个咒灵操使教祖,加上一名六眼圣子,足以使盘星教成为一个法外之地,人人谈之色变,却无人再敢上前挑衅。

         “五条大人已经有整整一个星期没有睡觉了!”菜菜子在晨间焦灼地告诉他,“他说在无法思考的情况下会感觉轻松一点。”

         这是真的,五条悟恨不能变成一件纯粹的兵器,这样他就不用去听、不用去看、不用去想,他已经把判断善恶的标准全然交与夏油杰去裁定,却仍然无法尽数除去心底的杂音。

         因此已经过了子夜了,夏油杰还在这里等他回来。

         五条悟没叫他再等太久,因为无下限的缘故,他身上没有沾到一滴雨,也没有沾到一滴血,虽然如此,他衣襟上的湿气仍然挥之不去。他一面迈上回廊,一面去解眼上缠着的绷带,发觉夏油杰孤身一人坐在一片沉寂的黑暗之中,他还很是惊讶。

         一道青紫的闪电骤然划破夜空,映亮了他憔悴的面容,虽然仅持续了短短半秒,却也足够供夏油杰看清那对苍天之瞳上遍布着的血丝。

         “杰?你怎么在这里?”五条悟虚捻着散落的绷带,轻轻拍了拍他的肩,“没别的事的话,那我先回房了。”

         夏油杰反手抓住绷带的另一头,那上面还残留着五条悟的体温:“听说你一周没睡觉了。”

         “啊,这个啊。”五条悟低声解释道,“只是这么点时间不睡,我没事的,希望没有吓到菜菜子和美美子。”

         他想蒙混过关,可是夏油杰扯着绷带的尾端,不让他走。

         盘星教教祖沉吟片刻,接着提议道:“既然如此,要做吗?”

         “……嗯,也行。”

         于是他们又做了。最开始和挚友滚到一起纯属意外:那时候五条悟第一次遵循他的指令咒杀普通人,神智陷入极大的混乱,只一味往他身上钻,骂他、咬他、厮打他。夏油杰很快发现,在死亡之外,性似乎也能稍微缓解五条悟胸中的虚无。咒术师总相信灵魂先于肉体而存在,但他认为灵肉的联结一定还要更紧密,毕竟当五条悟的身体被填满时,心也能稍稍被填满。

         一圈一圈,夏油杰重新蒙住他的眼睛,然后把他狠狠搡倒在榻榻米上,撕咬他耸动的喉结。五条悟解开术式,把身体的控制权全权交托给夏油杰,因此被他推倒的时候摔得结结实实,像一个普通人那样无措。

         夏油杰的动作实在算不上温柔,前戏也几近于无,只粗暴地拉开他身上的玄衣,在他丰满的乳肉上没轻没重地揉捏一把,而后便一路向下,去搓他弹软的臀肉。照理说这样敷衍的爱抚会让性伴侣兴致缺缺,可是五条悟伏趴在他身下,喘得像一条情动的雌兽,勃起的前身把半褪未褪的裤子支起好大一块,顶端渗出的前液在裆部涂出一瓣不太明显的湿痕。

         夏油杰知道的,五条悟就喜欢他这样弄他。他不要那些缱绻而火热的亲吻,也不要那些缠绵而温存的触碰,而就要这样直奔主题的交合。他的肉体已经非常习惯被亵玩、被进入,乳头敏感得不得了,以至于有时最为轻便的衣料都会把他的乳首磨得生痒生疼,当然,也会把他的下半身磨到起立。

         于是他把手指塞进五条悟半张的嘴里,去搔刮他舌面柔软的味蕾,搅动他舌下纤薄的系带,戳刺他喉头脆弱的嫩肉,直至那口再也盛不下泌出的津液,把他的两指完全濡湿。而后他就着这点湿滑把手指插进五条悟的后穴——那色素浅淡的穴口因为预见即将发生的性事,已经兴奋到微微充血,穴周泛起浅淡的红,倒与年少人情窦初开时面颊飞起的绯色很是相似。

         夏油杰已经造访过这个看似逼仄的肉穴不知多少次了,很是轻车熟路推开紧窒的肠壁,去压迫五条悟前列腺正上方的那块韧肉。盘星教的圣子在他身下发着抖,下意识扭着腰想要避开这样强烈的的刺激,教祖便掐住他的腰窝,强迫他把臀翘得更高,以便自己观看他溢出一点水痕的肛口。

         “杰,”他叫他的名字,尾音因为夏油杰再次揉动他的敏感点而骤然拔高,“可以了……”

         因此夏油杰抽出手指,把在他体内沾上的情液胡乱抹在他腰间,而后掰开他白得晃眼的臀肉,把那个穴完全暴露空气中。他用自己硬热的性器抵上五条悟化成一滩水的后穴,入口处的那一圈软肉迫不及待地翕动着,应和着穴主人的动作,去够身后棒状物形状饱满的头部;及至真正贴上了那上面滚烫的黏膜,那穴口又新嫁娘一般地瑟缩起来,引得穴主人倒抽好几口气,塌着腰竭力去放松下半身的肌肉。

         没有丝毫的迟疑,夏油杰把自己送进那个窄小的穴,像用尖刀利斧破开山峦,去开凿一条本不存在的水道。肌肉被一点一点抻到极致的感觉并不好受,五条悟捂着小腹,紧蹙着眉攥住衣角试图缓解体内的拉扯感和酸胀感。幸而这项开掘工程已经进行了很久了,在最初的艰涩之后,那人造的河床很快沁出水来,去托举搁浅的大舟。

         就着深夜里繁杂而疾迅的雨声,五条悟被他干得摇头晃脑,不多时便支不住自己的身子,全然瘫倒在席子上,任夏油杰在自己身上骋情放肆。每当有沉闷的雷声自远处传来,那湿粘的穴肉都会不自觉地绞得更紧,这时候夏油杰就会在他的臀肉上抽打数记,同时快而重地顶弄他直肠的末端,直到他被搞到理智尽失,翻着白眼吐出一连串淫声浪语,肉道抽动着,再也无力去夹。

         因为持久而高速的捣弄,那色泽糜艳的穴口积起了一窝牛乳般稠密的体液,在重力作用下沿着臀缝下淌,粘连在他纯白的体毛间,倒与那淡色的囊袋相得益彰了。

         五条悟只管断断续续地催他,要他干得更快、更深、更不留情面,完全不顾自己受不受得住。以至于在他前面高潮的时候,他的后面也高潮了,二十好几的人,缩在夏油杰怀里,喘得近乎像是哭泣后在哽咽的孩子。

         尽管还没射,夏油杰也从五条悟的身体里退出来了,随意用手给自己打了几十下,便释放在五条袈裟的袍角。仰躺在夏油杰的膝上,被沾满情欲气息的衣料所簇拥,铺天盖地的困意终于席卷了五条悟的肉体。在失去意识的前一秒,他牵住夏油杰的手腕,轻声对他说:“你不可以有事,否则我真的会毁灭世界也说不定。”

         他的眉心舒展,呈现一种难得的宁和,在明灭的电光中,夏油杰反复摩挲他瘦削的脊背,谨慎地任自己的影子与他的相拥。

         尽管那个字眼总是呼之欲出,他们还是小心翼翼,从不敢言爱,生怕残破的自己玷污了这份纯粹的依恋。

三、

         人,好多的人。

         首先映入夏油杰眼帘的,便是这许多的人,为一名无辜少女的死亡拍手叫好。无论男女老幼,神情都是一样的丑陋。

         这是困扰了夏油杰足有十余年的噩梦,如今眼前的种种,比所有的幻梦加起来还要细腻、还要真实,清晰到他足以看见每张笑脸上的每一条纹路。

         猴子。

         他恨恨地对他们下了定义。

         胸前深可见骨的创口仅仅被硝子粗略止了血,那种火烧火燎的疼痛提醒他,他或许真的实现了心愿,回到了十六岁的夏天。

       这是他选择的,可以改变他与五条悟命运的结点。

         “这些家伙,要杀掉吗?”轻托着天内理子尸首的五条悟问他,瞳孔大而空茫,面庞仍带着少年人特有的青涩,“现在的我,应该不会有心里负担。”

         杀了吧。夏油杰几乎要脱口而出,但他的唇张了又合,终究没能发出声音来。

         杀了又能怎样呢,要五条悟与他一起亡命天涯吗?他已经尝过无望带来的痛楚,难道要他的挚友同他一起受这份煎熬吗?他是个没有未来的人,怎能连累五条悟也失去未来?

       他静默无言了太久,五条悟结好了起手式,复又追问:“怎么了,杰?”

       夏油杰轻而缓摇了摇头,按住五条悟的右手,将那弦上的箭撤下。

       “不必了,没有意义。”

       他对五条悟说,对自己说,也对命运说,十六岁之后发生过的种种在他脑中变得更加鲜明。

       “不必了。”

      他欺身,在五条悟犹带血污的唇角落下一个微不足道的、近乎不可以被称之为吻的吻。这是他们之间的第一个吻,也是他们之间的最后一个吻。

       “没有意义。”

      殉难的十字架,还是由他一个人来背就好。

四、

      风,好大的风。

      晚风拂过夏油杰凌乱的额发,也拂过五条悟冷硬的眉梢,他们在小巷中相对无言。

      被神咬过一口的金苹果落到地上,沾满了尘埃。

      “第十四次了啊。明明只要你们作出相同的选择,就能够修改未来。”那假模假式的神作出一副扼腕叹息的模样,打了个响指便消失在半空中。

      五条悟看着失血量已经超过致死量的夏油杰,沉稳地抬起了右手。

       “杰,都到最后了,你就不能骗骗我吗?”

      “悟才是,用无量空处造了一个梦来骗我,难道就这么不甘心吗?”

      啊啊。是啊。很不甘心。

      五条悟在扣下拇指的同时低声答道。

      不过,夏油杰确是这世界上最不能忍受谎言的人。


【晚来风急】

原作:咒术回战

配对:夏油杰x五条悟

分级:R

双叛逃IF:在滑入宿命悬崖的前一刻,两人得到了更改命运的机会。

 

一、

         血。好多的血。

         五条悟不是第一次看到夏油杰流血,在他们共度的三年时光里,他曾无数次见证夏油杰受伤:最轻微莫过于额角的擦伤、虎口的划痕、指骨的挫伤,有一点点暖人的红透过层层破损的皮肤,缓慢地浸透他的河;再重些的要属于各种各样的锐器上,切创、砍创、刺创、剪创、锯创,扎眼的猩红自被翻卷的皮肉处汩汩而出,把白染黑,把黑染得更黑。

         年少时的夏油杰硬生生受了这些创痛,一次也没有抱怨过,有时反倒回过头来宽慰忧心忡忡的五条悟,言曰咒术师本就是这样疯狂的职业。时常日久,五条悟也就不再把他的种种痛楚放在心上,以至于后来夏油杰信念崩毁,对他来说就像一场毫无预兆的暴雨疾风。

         五条悟见过很多很多的血,但没有哪一些,比此刻夏油杰断肢处流出来的还要触目惊心。

         他看着,他也看着。他明白,他也明白。他们就是这样,一步一步地滑向宿命的悬崖的。

         长达十年的拉锯战,竟然就将在这样一个平平无奇的巷口画上句号,像一场初时盛大激越的交响乐演出,却以一串学龄前孩童般跌跌撞撞的、失了音准的尾音作结。

         夏油杰笑了,五条悟没笑,现在他们要纵身一跃、投向命运的深渊,无论笑或是不笑,悲凉的底色都是无法改变的。

         “杰。”五条悟语气平静,仿佛这就是一次再普通不过的归来,不过他与他都心知肚明,他们回不去了,“——。”

         “哈。”黑发凌散的诅咒师微微阖上眼,嘴角含着一点释然的笑,“最后你倒是说点诅咒人的话呀。”

         六眼从容地抬起手,为他们之间的故事落下最后一个笔画。然而就在他弹指的那一个瞬间,眼前的世界叫嚣着、震动着,一点点崩毁了,在一片纯白的虚空中,他眼底的肃穆与悲哀突然变得不合时宜,夏油杰那副凛然就义的情态也显出几分荒唐不堪。

         这是?

         他们对视着,脑海中齐齐涌入一个声音。

         “真是令人遗憾的结局——我已经监测了十三个平行宇宙中你们的命运,竟然次次都是如此。即使是神,也是会感到心焦的。”它说,“那么我给你们一个额外的机会吧:你和他都能够回到过去中任意一个人生节点,重新作出选择。”

         “想好回到哪个节点了吗?”

         五条悟根本不信任这个突然出现的自谓为神的存在,时间是一条一去不返的河流,如何能像电子游戏一样读档重来?可是他的双脚又确实落在新宿街头的行道上了,足下触感坚实,没有半点虚假的痕迹。

         他垂首,入眼便是小了一圈的独属于少年人的手,指骨更加纤细,指腹更加柔软。再被装入自己年少的躯体实在是一种很新奇的体验:他能感到自己的四肢不如之后有力,却更加柔韧,咒力运行偶而略显滞塞,偶而在经络中狂飙突进,像青春强劲的脉搏。

         但当务之急不是适应他原来的身体。五条悟将视线上移,入眼便是十七岁的、了无生气的夏油杰。十七岁的五条悟被愤怒、委屈和疑惑冲昏了头,而二十七岁的五条悟在处事上要沉静许多,开始注意到一些当年他未曾注意到的细节、譬如对方眼下浓重的青灰、干裂的唇角和不住颤动的手指。

         “如果我能成为你,这些荒诞的理想也会有些可行性吧。”十七岁的夏油杰背过身,向与他相反的方向走去, “我决定了自己的生存方式,今后会尽力做我所能做到的事。”

         他的步伐拖沓,迥异于平日里的飒踏利落,十七岁的五条悟猜想那是他履行诺言、引颈就戮的标志,但二十七岁的五条悟却从中品出了一点什么别的意味。

         “杰,”他唤他,同时驱动着自己的腿,先是左边,再是右边;追上这名新出炉的诅咒师,仅仅用了他十七步, “我也来,你用什么样的方式生存,我就用什么样的方式生存。”

         他伸手去够夏油杰的手,那手冰冷而粗粝,手指僵硬地弯曲着,掌心里有数道堪堪结痂的伤痕,指缝里还夹杂着未能被完全洗去的血污。五条悟的双手仍然因为先前的疾行而烫热,手心带着些许湿意,他用白皙的干净的十指将夏油杰残破的手拢住,像在冰天雪地之中护住最后一点摇曳的火种。

         “我也来。”五条悟拉着夏油杰的手这样重复道,与此同时,他记忆中十七岁以后发生的种种像被强力的油漆粗暴地粉刷过,迅速转为被全面抹平的空白。

         夜蛾应该会很生气吧,硝子大概会连骂个三天三夜。零碎的念头飞快地掠过脑海,他紧紧攥着夏油杰的手,直到对方也用力地回握他,他也不问夏油杰他们要去哪里,只管随着他穿越熙熙攘攘的人海。

         被夏油杰塞进新宿站角落里一辆轿车时,心智和记忆已经完全退回十七岁的五条悟开始插科打诨。

         “杰,你没有驾照吧?”他坐在副驾驶座上,把后视镜扭来扭去。

         “没有。”

         地垫上还溅着泥点,五条家的大少爷这辈子还没坐过这么磕碜的车,他不太适应车内狭小的空间,试着伸了伸脚,结果踢到了一个球状物:“这里怎么有颗番茄……你哪弄来的车?”

         “车主是一个被我杀掉的农妇。”

         车门上的凹槽内还插着一大卷满印着超市促销信息的传单,五条悟抿着嘴不再说话了,只管把安全带的扣子拨弄出一连串叮叮当当地声响。

         “现在我要去接我的养女,”夏油杰启动了引擎,他紧盯着亮起的仪表盘,并不去看五条悟:“你要下车还来得及。”

         五条悟用长久的静默回答他,于是这辆小车摇摇晃晃地驶向不可知的未来。

二、

         雨,好大的雨。

         今夜有凶猛的雷暴,听说一晚上或能有上万次闪电。

         盘星教教祖盘着腿坐在室内,也不开灯,络绎不绝蓝紫色的电光已经能够把拉门上的薄纸照得足够亮。雨水自廊檐处倾泻下来,像豆袋被破开,任大把的赤豆乍然洒落在地上,近乎吵得人耳膜生疼。

         潮得能拧出水的狂风灌满了他的袍角,送入一点泥土的腥气,夏油杰盼望着这暴雨能洗掉一些东西,比如血,比如罪,又比如,一些挣扎——五条悟是人类中的最强者,当他自己不去约束自己,便没有什么能约束得了他,他一个人立在咒术之巅,年纪轻轻便达到了他人永远无法到达的高度——他无法通过欺凌弱小获得快乐,也不能经由战斗纾解压力。

         他需要一个目的,但夏油杰给不了。

         夏油杰叫他摒弃了正道,却给不出一个有出路的外道,这使五条悟陷入了一个怪圈,他越是杀人,就越是疲惫;他越是疲惫,就越是杀人。

         他出手那样果决,倒是震慑了咒术界的高层,两人的追杀令还挂着,却形同虚设:一开始为了厚赏来刺杀他们的咒术师全都有来无回,高层想指挥唯一剩下的特级,九十九由基却早就逃到海外音讯全无了。五条家应该要将叛逃的五条悟除名,却也明白一旦失去六眼,他们就会变成谁都能上来咬一口的肥肉,因此至今装聋作哑、含混了事。一个咒灵操使教祖,加上一名六眼圣子,足以使盘星教成为一个法外之地,人人谈之色变,却无人再敢上前挑衅。

         “五条大人已经有整整一个星期没有睡觉了!”菜菜子在晨间焦灼地告诉他,“他说在无法思考的情况下会感觉轻松一点。”

         这是真的,五条悟恨不能变成一件纯粹的兵器,这样他就不用去听、不用去看、不用去想,他已经把判断善恶的标准全然交与夏油杰去裁定,却仍然无法尽数除去心底的杂音。

         因此已经过了子夜了,夏油杰还在这里等他回来。

         五条悟没叫他再等太久,因为无下限的缘故,他身上没有沾到一滴雨,也没有沾到一滴血,虽然如此,他衣襟上的湿气仍然挥之不去。他一面迈上回廊,一面去解眼上缠着的绷带,发觉夏油杰孤身一人坐在一片沉寂的黑暗之中,他还很是惊讶。

         一道青紫的闪电骤然划破夜空,映亮了他憔悴的面容,虽然仅持续了短短半秒,却也足够供夏油杰看清那对苍天之瞳上遍布着的血丝。

         “杰?你怎么在这里?”五条悟虚捻着散落的绷带,轻轻拍了拍他的肩,“没别的事的话,那我先回房了。”

         夏油杰反手抓住绷带的另一头,那上面还残留着五条悟的体温:“听说你一周没睡觉了。”

         “啊,这个啊。”五条悟低声解释道,“只是这么点时间不睡,我没事的,希望没有吓到菜菜子和美美子。”

         他想蒙混过关,可是夏油杰扯着绷带的尾端,不让他走。

         盘星教教祖沉吟片刻,接着提议道:“既然如此,要做吗?”

         “……嗯,也行。”

         于是他们又做了。最开始和挚友滚到一起纯属意外:那时候五条悟第一次遵循他的指令咒杀普通人,神智陷入极大的混乱,只一味往他身上钻,骂他、咬他、厮打他。夏油杰很快发现,在死亡之外,性似乎也能稍微缓解五条悟胸中的虚无。咒术师总相信灵魂先于肉体而存在,但他认为灵肉的联结一定还要更紧密,毕竟当五条悟的身体被填满时,心也能稍稍被填满。

         一圈一圈,夏油杰重新蒙住他的眼睛,然后把他狠狠搡倒在榻榻米上,撕咬他耸动的喉结。五条悟解开术式,把身体的控制权全权交托给夏油杰,因此被他推倒的时候摔得结结实实,像一个普通人那样无措。

         夏油杰的动作实在算不上温柔,前戏也几近于无,只粗暴地拉开他身上的玄衣,在他丰满的乳肉上没轻没重地揉捏一把,而后便一路向下,去搓他弹软的臀肉。照理说这样敷衍的爱抚会让性伴侣兴致缺缺,可是五条悟伏趴在他身下,喘得像一条情动的雌兽,勃起的前身把半褪未褪的裤子支起好大一块,顶端渗出的前液在裆部涂出一瓣不太明显的湿痕。

         夏油杰知道的,五条悟就喜欢他这样弄他。他不要那些缱绻而火热的亲吻,也不要那些缠绵而温存的触碰,而就要这样直奔主题的交合。他的肉体已经非常习惯被亵玩、被进入,乳头敏感得不得了,以至于有时最为轻便的衣料都会把他的乳首磨得生痒生疼,当然,也会把他的下半身磨到起立。

         于是他把手指塞进五条悟半张的嘴里,去搔刮他舌面柔软的味蕾,搅动他舌下纤薄的系带,戳刺他喉头脆弱的嫩肉,直至那口再也盛不下泌出的津液,把他的两指完全濡湿。而后他就着这点湿滑把手指插进五条悟的后穴——那色素浅淡的穴口因为预见即将发生的性事,已经兴奋到微微充血,穴周泛起浅淡的红,倒与年少人情窦初开时面颊飞起的绯色很是相似。

         夏油杰已经造访过这个看似逼仄的肉穴不知多少次了,很是轻车熟路推开紧窒的肠壁,去压迫五条悟前列腺正上方的那块韧肉。盘星教的圣子在他身下发着抖,下意识扭着腰想要避开这样强烈的的刺激,教祖便掐住他的腰窝,强迫他把臀翘得更高,以便自己观看他溢出一点水痕的肛口。

         “杰,”他叫他的名字,尾音因为夏油杰再次揉动他的敏感点而骤然拔高,“可以了……”

         因此夏油杰抽出手指,把在他体内沾上的情液胡乱抹在他腰间,而后掰开他白得晃眼的臀肉,把那个穴完全暴露空气中。他用自己硬热的性器抵上五条悟化成一滩水的后穴,入口处的那一圈软肉迫不及待地翕动着,应和着穴主人的动作,去够身后棒状物形状饱满的头部;及至真正贴上了那上面滚烫的黏膜,那穴口又新嫁娘一般地瑟缩起来,引得穴主人倒抽好几口气,塌着腰竭力去放松下半身的肌肉。

         没有丝毫的迟疑,夏油杰把自己送进那个窄小的穴,像用尖刀利斧破开山峦,去开凿一条本不存在的水道。肌肉被一点一点抻到极致的感觉并不好受,五条悟捂着小腹,紧蹙着眉攥住衣角试图缓解体内的拉扯感和酸胀感。幸而这项开掘工程已经进行了很久了,在最初的艰涩之后,那人造的河床很快沁出水来,去托举搁浅的大舟。

         就着深夜里繁杂而疾迅的雨声,五条悟被他干得摇头晃脑,不多时便支不住自己的身子,全然瘫倒在席子上,任夏油杰在自己身上骋情放肆。每当有沉闷的雷声自远处传来,那湿粘的穴肉都会不自觉地绞得更紧,这时候夏油杰就会在他的臀肉上抽打数记,同时快而重地顶弄他直肠的末端,直到他被搞到理智尽失,翻着白眼吐出一连串淫声浪语,肉道抽动着,再也无力去夹。

         因为持久而高速的捣弄,那色泽糜艳的穴口积起了一窝牛乳般稠密的体液,在重力作用下沿着臀缝下淌,粘连在他纯白的体毛间,倒与那淡色的囊袋相得益彰了。

         五条悟只管断断续续地催他,要他干得更快、更深、更不留情面,完全不顾自己受不受得住。以至于在他前面高潮的时候,他的后面也高潮了,二十好几的人,缩在夏油杰怀里,喘得近乎像是哭泣后在哽咽的孩子。

         尽管还没射,夏油杰也从五条悟的身体里退出来了,随意用手给自己打了几十下,便释放在五条袈裟的袍角。仰躺在夏油杰的膝上,被沾满情欲气息的衣料所簇拥,铺天盖地的困意终于席卷了五条悟的肉体。在失去意识的前一秒,他牵住夏油杰的手腕,轻声对他说:“你不可以有事,否则我真的会毁灭世界也说不定。”

         他的眉心舒展,呈现一种难得的宁和,在明灭的电光中,夏油杰反复摩挲他瘦削的脊背,谨慎地任自己的影子与他的相拥。

         尽管那个字眼总是呼之欲出,他们还是小心翼翼,从不敢言爱,生怕残破的自己玷污了这份纯粹的依恋。

三、

         人,好多的人。

         首先映入夏油杰眼帘的,便是这许多的人,为一名无辜少女的死亡拍手叫好。无论男女老幼,神情都是一样的丑陋。

         这是困扰了夏油杰足有十余年的噩梦,如今眼前的种种,比所有的幻梦加起来还要细腻、还要真实,清晰到他足以看见每张笑脸上的每一条纹路。

         猴子。

         他恨恨地对他们下了定义。

         胸前深可见骨的创口仅仅被硝子粗略止了血,那种火烧火燎的疼痛提醒他,他或许真的实现了心愿,回到了十六岁的夏天。

       这是他选择的,可以改变他与五条悟命运的结点。

         “这些家伙,要杀掉吗?”轻托着天内理子尸首的五条悟问他,瞳孔大而空茫,面庞仍带着少年人特有的青涩,“现在的我,应该不会有心里负担。”

         杀了吧。夏油杰几乎要脱口而出,但他的唇张了又合,终究没能发出声音来。

         杀了又能怎样呢,要五条悟与他一起亡命天涯吗?他已经尝过无望带来的痛楚,难道要他的挚友同他一起受这份煎熬吗?他是个没有未来的人,怎能连累五条悟也失去未来?

       他静默无言了太久,五条悟结好了起手式,复又追问:“怎么了,杰?”

       夏油杰轻而缓摇了摇头,按住五条悟的右手,将那弦上的箭撤下。

       “不必了,没有意义。”

       他对五条悟说,对自己说,也对命运说,十六岁之后发生过的种种在他脑中变得更加鲜明。

       “不必了。”

      他欺身,在五条悟犹带血污的唇角落下一个微不足道的、近乎不可以被称之为吻的吻。这是他们之间的第一个吻,也是他们之间的最后一个吻。

       “没有意义。”

      殉难的十字架,还是由他一个人来背就好。

四、

      风,好大的风。

      晚风拂过夏油杰凌乱的额发,也拂过五条悟冷硬的眉梢,他们在小巷中相对无言。

      被神咬过一口的金苹果落到地上,沾满了尘埃。

      “第十四次了啊。明明只要你们作出相同的选择,就能够修改未来。”那假模假式的神作出一副扼腕叹息的模样,打了个响指便消失在半空中。

      五条悟看着失血量已经超过致死量的夏油杰,沉稳地抬起了右手。

       “杰,都到最后了,你就不能骗骗我吗?”

      “悟才是,用无量空处造了一个梦来骗我,难道就这么不甘心吗?”

      啊啊。是啊。很不甘心。

      五条悟在扣下拇指的同时低声答道。

      不过,夏油杰确是这世界上最不能忍受谎言的人。

8 Li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