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五】“夏”次再见与草莓味牙膏

避雷:文笔有限,勇气无限

灵感来源:央视夜读

没有人会讨厌夏天——对于五条悟来说,夏天是如此的可爱。

有亮晶晶、暖融融的日光,照在高专枝叶繁茂的大树上,打下一片沉甸甸的绿荫,落在夏油杰额前的刘海上。

有轻轻的、凉凉的晚风,拂过野花的时候,带起清淡的香气拂过身边挚友的脸颊,又带着夏油杰独特的洗衣液香味拂过自己的眼帘。

有甜甜的、冰冰的雪糕和西瓜,坐在屋檐下和夏油杰分享的时候会忍不住咧开嘴和弯着眼。

夏天正是一个很好的的时节。

在一次忙碌的过后的夜晚,五条悟裹着一件浴袍、赤着脚,和夏油杰一起站在宿舍的阳台上看着明月疏星,然后突然和友人感叹道。

身边只穿着睡裤的友人托着脸,听着五条悟感叹,闷闷地笑了好久,

“悟,你是任务做的不够多吗?”

友人调侃道。

是啊。夏天的任务真的很多,夏天的任务真的很烦。

夏天的天气也总是晴朗得过头,总是亮得过头。

早上还是五点,阳光就打进窗帘的空隙,漏进五条悟的脸上,热乎乎的烧着五条悟的脸,逼得怕热的猫蹬开被子,又拽起床单的一角遮在脸上,试图拒绝被阳光吵醒的一天。但是闹腾的日光总是活跃的蹦蹦跳跳,在五条悟的脸上投射着热度。

最后的结局总是五条悟猛地起床,闭着着眼睛,夹着一个大大的枕头,拖着一床薄薄的被单,踹开夏油杰的门,然后爬进夏油杰怀里继续睡觉,

夏油杰总是背对着窗户侧躺着入睡,睡姿又极为安稳,

“简直就像死人被摆好了一样”五条悟曾经如此评价道,然后被夏油杰笑着打了满头包。

这个被五条悟吐槽的睡姿,在明亮的早晨总是格外的适合五条悟自己窝进去睡觉。

高中生逐渐生长的身体,足够柔软,足够宽厚,夏油杰的术式又奇妙的减弱了男高火炉般的体温,所以这个怀抱温凉,又有着足够的阴影,确实是一个睡觉的好地方。

五条悟总是把脸埋进夏油杰的胸脯里,随着柔软的肌肉呼吸,呼吸着夏油杰睡衣上好闻的洗衣液香味,然后扯着被单的一角盖在肚子上,弯着腿,在友人的身影下再次慢慢睡去。

直到——

直到太阳再次热烈的翻过夏油杰的身体,再次热情的拥吻两个相对着睡去的友人,五条悟才会再次醒来。

带着迷糊不清的低喃,带着浓重的鼻音,在床上翻滚着,从太阳的那端滚动到这端,然后五条悟生气的睁开眼睛,

生气的睁开眼睛,生气的看到身边侧躺着的友人,看到他细长的眉眼和光晕染开的脸颊,五条悟又会安静的消气,

“悟怎么又跑到我床上了?很寂寞吗?”

夏油杰总是乐于这样在五条悟睁开眼看到他的一瞬间这样开玩笑,然后被超级有自尊心的猫咪挠了一脸,

“是太阳公公的错好吧,”

“是它总是在夏天这么早就起床好吧!”

“和我寂寞一点关系都没有的耶,”

“杰你才寂寞呢!!!”

这个时候夏油杰就会很慈爱的看着喵喵叫的同期,像是妈妈一样摸摸他的脑袋,然后再次被猫咪抓一脸。

但是,悟真的很可爱。

太阳公公这个称呼真的——夏油杰看着嘴巴像是机关枪一样开开合合的五条悟想着——真的好可爱。

两个人在床上手脚交叠,黑发缠着白发,洗衣液和糖果味混合搅拌,闹得太阳烫到脸才汲拉着拖鞋走进洗浴室。

五条悟的牙杯,粉的。

夏油杰的牙杯,蓝的。

两个牙杯靠在一起,装着两根一样的牙刷,放着两管用到一半的牙膏。

一管草莓味的牙膏,

一管薄荷味的牙膏。

两个人揉着头发,挤着牙膏,在镜子前呼噜呼噜地刷牙、吐水,然后刮胡子——只有夏油杰需要刮胡子。

一点点青色的胡茬,在高中生的心里总是模模糊糊的带着一些成年的暧昧。

五条悟这个时候就会安安静静的站在旁边,看着夏油杰转动着剃须刀,带着微弱的“嗡嗡”声,夏油杰解决掉一晚的成长痕迹。

出门前的最后一道工序,五条悟摸摸夏油杰的下巴。

“刮得干净吗?”

“超干净的杰!”

五条悟笑得弯弯眼,花里胡哨的点了个赞,

“明天可以让我来帮你刮吗?”

“不可以。”

“为什么?杰你不相信我的手艺么?”五条悟跨着脸,委委屈屈的踢着鞋柜。

“你上周也是这样说的,上上周也是,还有…”夏油杰回忆了一下被五条悟划拉出小口之后的日子,每天都在硝子若有所思的眼神中坐立不安的生活,夏油杰坚定的选择拒绝。

“——杰——”五条悟稍微蹲下,拦在夏油杰前面,璀璨的蓝色从墨镜中泄出。

夏油杰坚定的选择拒绝——坚定的选择拒——好吧。

“最后一次。”夏油杰妥协,

看着五条悟笑嘻嘻的保证,夏油杰捏着眉心,决定提前去医务室拿点创口贴。

没有人会讨厌夏天——对于夏油杰来说,夏天简直烦得可爱。

像是融化的冰淇凌一样,虽然黏糊糊的,但是又甜蜜蜜的,吮吸掉流到手指的奶油的时候,有一种甜蜜长久残留的错觉。

和悟一起坐在有树荫的长石凳上,看着悟接过汽水后立刻打开,最后毫无防备的被喷了一脸的狼狈样。

和悟一起经过花圃的时候,碰巧有风带起花香,碰巧转过悟的嘴唇,然后含着甜甜的冰淇凌味道又吹到自己的嘴唇上。

和悟一起买了一个特别大的西瓜,坐在宿舍的沙发上,风扇呼呼的,西瓜甜甜的,悟一个人拿着勺子挖掉了中间最甜的部分,追着打的时候竟然掉到脚底下,

然后悟一脚踩在上面被抓到,两个人冒着汗贴在一起——悟的眼睛像是西瓜味的玻璃珠,当时夏油杰这样想着。

夏天的任务总是多到让人头痛,要吃掉的咒灵也总是多的让人烦躁。

偶尔也会疲惫到无法思考,或者说思考到让人疲惫。

祓除,

吸收。

祓除,

吸收。

像是被沾满呕吐物味道的抹布一样,恶心、漫长的夏天。

弱者是需要保护的,夏油杰时常这样告诉自己,但在蝉鸣不止、艳阳高照的夏天,他无可抑制的感到反胃。

因为一个赌鬼的恶念产生的咒灵,因为一台空调的破损产生的咒灵,因为一次停水的不便产生的咒灵…

为什么呢?

夏油杰坐在车上,看着车窗外倒退的人群。

为什么要救助这种一看就会赌博赌到把自己手指割掉的杂粹呢?

为什么弱者总是那么的脆弱,一次停水、一次断电、一台空调的破损都会怨恨到产生一个咒灵呢?

为什么这样轻易的怨恨,却总是要让咒术师拼上性命去解救呢?

为什么呢?

怨恨来得这么轻易。

夏油杰迷茫的看着窗外倒退的人群,看到一个个直立行走的人,看到一个个突然四肢行走的人,

——看到,一个个猴子。

退化的、原始的,

连情绪都无法控制的,

一个个愚昧到不清楚自己的恶意有多恶心和麻烦的,

——猴子。

夏油杰闭上眼睛,鼻尖上冒出一点虚冷的汗,带着凉意的手附在空荡荡、翻滚着的胃部。

疲惫到放弃思考。

要是能看见悟就好了。

夏油杰垂着头这样想着,

想起悟就会很开心,吃不出甜味也会凉爽甜蜜得发抖。

这样回忆着和悟一起去买冰淇凌和绿豆冰的经历,

想着晚上要去帮硝子捎上几瓶酒,

思考着牙膏用了一半要给悟买蜜瓜味还是桃子味,

挂念着那个很尊崇自己的学弟的体术训练,

夏油杰又突然能呼吸了,他缓和的睁开眼,看着车外倒退的人群。

尽管夏天真的很烦,但是,夏天烦的还是有一点可爱的。

夏油杰评价道。

只是夏天的甜蜜实在是太短,竟像是递给悟的碳酸汽水的泡泡一样,一不留神就消散了。

夏油杰侧躺在床铺上,像一个被摆好的尸体,一动不动。

悟满头血的狼狈,明明只是个非术士,只是个被庇护的弱者,凭什么,或者说,怎么敢伤害这样珍贵的悟。

理子流血的笑脸,明明才刚有勇气说出不想融合的话语的理子,这样小的孩子,盘星教怎么敢癫狂到为一个孩子的死去鼓掌。

无数繁杂的思绪就像月光溺死了迷路的旅人。

夏油杰渴盼着太阳的升起,

起码再晒到我的背上吧,晚上真的有点冷得出奇。

夏油杰握着拳头,宛如一条忘记用腮呼吸的鱼。

起码再让悟呆在我的怀里睡一会儿吧,有点想念悟的呼吸和草莓味的牙膏。

抱着这样难得的脆弱,夏油杰等到了一个下雨的早晨。

细细微微的雨幕,在夏天拉开一种刺骨的清凉。夏油杰侧卧在床上,像是一具被摆好的尸体。

悟今天一定睡得很好,夏油杰想着,

悟今天一定睡得很好,夏油杰翻了个身,

手臂遮住眼睛,被大雨刺痛的难以入眠。

悟,下次一定会来的吧。

下次一定会来吗?

偶尔夏天也会像一串月光,这样铃铃铛铛的跳过了摇摆的风扇,这样铃铃铛铛的跳过了夏油杰的生命。

悟没有在之后的早晨拖着被子窝进夏油杰的怀里。

一日日,一日日,尽管之后的太阳依旧灼热的宣告自己要晒透夏油杰的灵魂,但夏油杰已经不再渴望一个太阳。

黑暗得可怕,但夏油杰还能拄着伙伴们的手安安稳稳得前进,

或许在某个西瓜再次被挖走的下午,夏油杰会看到夏天,夏天告诉他——下次再见。

只是,那些个天很热的日子长得让夏油杰昏厥。

那个爱吃大米饭的学弟离开的如此匆忙,离开的如此不能让夏油杰接受。

那个稳重的、存活下来的,但已经近乎崩溃的学弟,看起来更让夏油杰难以呼吸。

五条前辈这么强,为什么不能把所有任务都给他。

那个学弟嘶吼着,又沉寂着。

这样会很累,悟会很累。夏油杰忍不住心疼的反驳。

只是看到学弟一个人把头埋进膝盖的样子,看到学弟金色的头发像是锈掉的金属一样肮脏的样子。夏油杰恍恍惚惚的意识到一件事,灰原真的死了。

死在一群猴子的思想上。

好可笑。

好恶心。

还有一件事,原来悟已经这样强大了,已经这样强大到被所有人诅咒了。

所以,悟,下次还会再来吗?

所以,悟,你还需要我侧着为你留出空间吗?

夏油杰不合时宜的想着,听到胸膛里急促的心跳,还有难以遏制的呼吸。

真是好自私的想法。夏油杰开始厌恶自己的虚伪。

真的有在为灰原伤心吗?

为什么又会想到悟?

为什么,比起悲伤感到更多是释然,仿佛早该远航的船被卸掉了所有的绳索,还差一阵风,只要风起,船就会离港。

现在,风起了。

夏油杰看到了笼子里伤痕累累的美美子和莱莱子,听到大风呼呼穿过灵魂的声音。

好凉,好冷。

船启航了。

夏油杰屠杀了整个村庄,他牵着两个赤着脚的女孩,走出了渗着血的泥路。

阳光突然很晃眼,这一刻,夏油杰的心里升起一点温柔和不舍,

夏天——

夏天——

漫长又温柔,幸福又难耐

——的夏天。

真希望你再持续半年,

让夏油杰在某个醒来的时候闻见草莓味的牙膏,在出发的时候再被悟摸摸脸,

起码再笑一次,

起码再说一次,

悟,下次再见。

悟,“夏”次再见。

悟,夏天再见。

只是就算很舍不得,也不得不面对:下次难见,“夏”次难见,下次夏天难以再见。

我很抱歉,我觉得蜜瓜味和桃子味的牙膏,都没有草莓味的好闻。

夏油杰忽然给五条悟发了一句话,

然后又补充了一句话,

悟,你的牙杯下一次用的时候记得洗一洗,有点落灰。

本文灵感来源:“夏”次再见

下次再见,

夏天再见,

还有,

夏油杰再见。

突如其来一把子青春伤痛风,

完成深夜突如其来的脑洞。

另外,夜读还蛮好看的。

嘿嘿嘿(//∇//)
很喜欢一些DK难言的夏日柔软

5 Likes

DK时光让人无法忘怀,看完我只想到一个词bittersweet,夏天是那么烦躁但是会有一个人在夏天给予清凉,是一股清流,流过心底。老师文笔很好(ノ゚ー゚)ノ(ノ゚ー゚)ノ我只想360°螺旋升天然后空中转体720°稳稳落地拿出花:rose::rose::rose:,老师我爱你,夏五有您的建设会发展越来越好ヽ(≧ω≦)ノ
老师辛苦了(ノ
゚ー゚)ノ(ノ*゚ー゚)ノ

1 Like

BB的留言真的超级让我感动的,因为每次发文都没什么人评论,最近都不太想写了,但是看到BB你超级用心的评论我又有动力了,真的很喜欢DK时期,我会努力写的更好的:candy::candy::candy:

1 Like

没想过自己的评论会有这样一个作用,很荣幸,老师今后肯定可以创作出超级超级好的作品的!!!老师其他的我都看了,写的很好很好(ノ゚ー゚)ノ(ノ゚ー゚)ノ在线膜拜一下(★^O^★)
我不是很会写文所以我很敬佩老师这样写文的,很有毅力,因为热爱的坚持,很让人尊敬(。・ω・。)

1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