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五】秋色女神(未完)

离反回避if! (其实只是情侣吵架)

本来以为今天能写完 结果也没有写完……

五条悟去敲夏油杰的房门,但里面一点动静也没有。他出去了一个很远的任务,路上都在走神差点又忘记等辅助监督开帐。跟着他的辅助监督很明智什么都不多问,任由他对着手机发呆,翻看特别提醒,没有新消息,再关掉,如此往复一路。最后下车时才说您辛苦了,请好好休息这样的话。五条悟礼貌地点头。

天气很热,诅咒很多,连等级都比往年要高。五条悟吸着鼻子在楼下买了一个冷饮。感冒的时候明明不该买冰的,但是热到令人烦躁的天气,让手指不自觉就按下制冰键。最近他在练习瞬移,练习领域,练习如何用复数术式造成一些精准而微小的重创,再加上频繁长途出差,难免也会累过头。五条悟本来和脆弱二字差了十万八千里。以前要么被娇惯着,要么遇到挫折,下决心打败挫折,身体和心理总有一块是能撑下去的。

结果,冷水刷刷地淋在身上,空旷的浴室只有水声和自己瞌睡地、鼻子不通气的艰难呼吸声,五条悟突然觉得不管哪里都累得要崩溃了。

他去敲夏油杰的房门。洗澡前敲一次,洗澡后又敲一次。里面悄无声息的。五条悟没有直接踹门进去。虽然有时候言行给人一种大大咧咧,没轻没重的感觉,但五条悟从来不曾贸然地打扰到对方。他自己的房间钥匙倒是给了备份,不管什么时候夏油杰想来就直接来了。事实上也的确几乎天天黏在一起,该闯不该闯的祸都没少做。

五条悟心想,有时候要找夏油杰,反而就这么难。

“杰——”五条悟巴着门,“杰你在的吧,老师说你回来了。”

安静。

得不到回应的五条悟又用力拍拍门,反正七海请病假,灰原还在复健,男生宿舍找不到第三个活人。

“这种天气也要继续闷在房间里吗?会——长——毛——哦!”

长毛的话就变成你之前狂骂的,最讨厌的生物了,五条悟三心二意地想。他鼻子不通气,耳朵也有点堵着。还没听出有脚步声门却突然开了,五条悟差点摔进去,他半推着站在门口的夏油杰,习惯性地往对方身上靠,说:“吓我一跳。”

夏油杰应该也洗漱过了,身上是干净的短裤和居家T恤,光着脚。他脸上没什么表情,等五条悟站稳就后退了。

“你来干什么?”

“找你啊。”

“找我,”夏油杰轻声说,“监管我吗?”

房间里很暗,只有一扇半开的窗透进来一些暮色。五条悟眯着眼睛打量夏油杰几秒钟。

“我哪有那么无聊,谁叫你回来都不给我留信息。”

他还是习惯性地,用平常被称为“无理取闹”的口吻。夏油杰身上气压很低。上一回见面还是在那个小村子里,他们僵持得话也说不下去,五条悟很难受,五条悟几乎当场想在地上轰一个武道馆出来。但是他真的没有办法看夏油杰对普通人动手,没有办法回答他“为什么,为什么要放过这些恶心的猴子”这质问一般的话。不然难道要让你堕落成诅咒师吗?我不愿意,我不允许。你冷静一点。夏油杰被他压制着仍然不甘心地挣扎。他似乎抑郁、忍耐太久,但在五条悟面前,这场爆发注定是找不到突破口的发作。周围的人群都看着,看这两个特级术师突然翻脸打了起来,他们恐慌又不解,又不舍得错过这一幕荒诞剧情。

两个小女孩坐在旁边泥地上大哭。

那时五条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沉默好久,等辅助监督联络了上级,带着人过来要给夏油杰上拘束的咒具,才狠狠地说“杰什么都没有做所以不准给他用这种东西。”

夏油杰看他一眼,然后停止了反抗。

“他们怎么审问你的?”五条悟熟门熟路地按亮白炽灯,踢着拖鞋走进去。

“你来干什么?”

“找你啊。”五条悟第二次回答同样的问题,这次夏油杰连笑都没有笑。他大步越过五条悟,从床底捞出拖鞋,然后书桌上找了本书拿在手里。

“随便你。”

“咦?”

“监视居住,我的责任人应该是夜蛾老师,”夏油杰说,“想在这里的话随便你……我去老师那边。”

“你干什么啊。”

五条悟抓住夏油杰的T恤,变得敞亮的室内,夏油杰依然是面无表情的。五条悟有一点晕眩,又有点身体发冷,麻麻的神经刺痛感。只顾着喝冷饮,洗冷水澡,结果感冒药还是忘记吃。夏油杰的药盒放在什么地方?他想着。夏油杰把拖鞋啪嗒啪嗒摔在地上,慢吞吞的一个脚,一个脚穿好,然后试图拉开他的手。

“我现在是一个监视居住的缓刑犯。”他说。

五条悟撇了下嘴:“没错,因为想做傻事。”

“傻?好吧,虽然本来就不奢望你能理解,但原来连基本的交谈都有困难。”

“谁说我是来找你谈这个的了!”

夏油杰歪着头,他本来,视线比五条悟要低一点,但是他歪着头看人的时候,反而给谁都有一种蔑视的,斜睨的感觉。五条悟太不习惯这种感觉了。夏油杰这样看敌人,看尺码大到夸张的诅咒的时候,五条悟会敲锣打鼓欢呼喝彩,但是夏油杰现在看的是五条悟,五条悟从来没有一秒钟想过自己是他的“敌人”。

他放弃挣扎,甩开五条悟的手,他把书丢回床上然后从裤子口袋里掏出烟盒。

“……你想交谈的是什么?”五条悟想到是自己先说审问这个话题的,于是有点踌躇地问道。

夏油杰垂下眼睛,短裤两个口袋都摸了一下,没摸到打火机。他看看身上被拉到变形的T恤,伸手拽着后领子,把T恤从头上脱了下来。

“说话啊。”

“说什么?”

“你想和我谈的事情?”

“没有这样的事情。”

“没有什么要说明?解释?自圆其说?强词夺理?”

如果不是头晕目眩,五条悟真的要被他气笑了。夏油杰沉着脸。他瘦了好多好多,本来就没有什么肉的脸颊往里凹陷,显得眼袋大了一倍。加上无精打采的刘海看起来就更反派了。夏油杰用那种五条悟觉得是番剧里反派的眼神看着他。

“没有的意思就是,没有。”没有点燃的烟在两人之间比了一下,“如果那天没有你在。”

夏油杰坐在床边,这次连脑袋都垂了下来。五条悟看不清楚那头散乱的黑发下,夏油杰藏着什么表情。后脑麻麻的神经刺痛感变成了抽痛,变成了持续的,一跳一跳让人难忍的痛。五条悟耳朵里仿佛各塞了一团棉花,脑子也是半边水,半边面粉,摇一摇就要变成浆糊。他听见隔着棉花的,属于自己的声音问,“杰希望我不在场?”

“……”

“然后对村民动手。”

“我不想说。”夏油杰低声咕哝道。

“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五条悟捡起他的T恤,用了一点力,握在手里。手心也有种触觉障碍,轻飘飘的T恤也不是夏油杰。他把T恤丢到夏油杰的头上,上前推一把他的肩膀,又问:“这些想法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夏油杰往衣柜方向想站起来,但是五条悟又按着他的肩膀不让他动弹。五条悟说:“解释清楚。”

“你回去睡吧,”夏油杰侧过脸说,“都在冒汗了。”

五条悟摸摸自己的额头,果然在冒汗。模糊的视线肯定也有更大一部分原因是为了缓解眼眶干涩发热而细密的往外冒的眼泪。热热的泪水并不能让他好受。夏油杰垂着眼,冷淡、瘦削的侧面,连反派的眼神都不再给他。五条悟觉得委屈,觉得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他坐到夏油杰旁边,试探性地把脸靠在他肩上。

“喂,好热,”夏油杰立刻回头,“你,你真是……。”

“我不知道你有什么痛苦!”五条悟打断他,“在我不了解的时候你变得那么痛苦,甚至快要做下违背原则的事,是什么让你变成那样?”

“你理解不了。”

“但是这个感觉现在双倍地折磨我!”

五条悟,口吻几乎是哀求了。要说出这些话感觉很艰难。这好像肥皂剧里的台词。有时候他觉得自己和夏油杰简直是一对白痴的恋爱氛围,一对五岁小孩,不,也许比五岁小孩还要单纯智障的恋爱。从来没有坎坷和考验。想在一起就在一起了,想说喜欢,说爱,就捧着对方的脸说到吻成一团为止。五条悟很少去触碰负面的东西。夏油杰不开心,说缓一缓就好了,夏油杰消瘦,说夏天吃不下而已,夏油杰因为灰原的重伤天天做噩梦,五条悟说我们不会这样,然后夏油杰紧紧握着他的手,说只有悟不会这样。

五条悟感觉被那些不开心,反胃和噩梦双倍地打击。发抖的手哆哆嗦嗦的,动作很迟缓。他把自己慢慢地贴在夏油杰的手臂,肩膀上。

“折磨什么的,”夏油杰转过身,伸手搭着五条悟的肩膀,感觉想推开他,“不是你的错,不是咒术师的错,只有那些受到恩惠的丑陋的生物才应该付出代价……悟,不是你的错。”

五条悟无力地拉他的手,不想被推开。然后他听见夏油杰用软了一点的口吻说:“悟,你真的发烧了,反转术式呢?”

他的脸被抬起来,他看向夏油杰,从他披散、凌乱的黑发里,他看到夏油杰两眼发红,两道泪痕直直地延伸到下颌。他伸手碰了碰夏油杰的脸颊,指尖一片濡湿。五条悟想笑,但更多的眼泪却在自己的脸颊上滚落。身体的痛苦,心理的痛苦。无法用什么抽象的词语来形容五条悟此刻的心情。人没有不犯错的,人有时候遭受的挫折是惊天动地的。哪怕就在生着气,坐辅助监督的车回学校的时候,五条悟也在想到时候怎么教训一下夏油杰,让他虔诚忏悔,痛哭流涕。但最后五条悟觉得自己一定会和他抱在一起犯傻,转圈圈,要亲嘴要做爱要说很多蠢话,要互相保证一些陪伴啊永远啊之类的承诺。

好听的话是说不完的,但对伤口来说却是无用的。

“术式用不上来。”五条悟听到自己牙齿打战的声响。

“什么……”

“因为太难过了,”五条悟说,“心脏要停跳了,所以术式用不上来。”

夏油杰那个半死不活的表情还在,但眼神突然变了一刹那,好像着了火,又飞快地暗下来。

“我去拿感冒药。”他停了会儿说。

“不会趁机走掉?”五条悟有些恍惚。

“……说什么蠢话,”他揉了把脸,“你病着让我朝哪里走。”

五条悟突然地,松了一口气地捧住夏油杰的脸。近距离看他憔悴的神情,看他浅金色的瞳孔里有自己的一点蓝。五条悟用发热发干的嘴唇去吻他也是干巴巴的嘴唇,夏油杰慢慢地回吻,慢慢才把这个吻变得激烈。他对五条悟主动时的回应总是缓慢而经过斟酌的,但又是本能而毫无假饰的。五条悟不知道自己除了用力抱紧他之外还能怎么做。以前,不是没有想象过将来。天下第一的术师和他最强的搭档。想象是一路坦途,现实则劈下一道天堑。

“要做吗……”他慢慢地说。

夏油杰一条胳膊被他抱着,只能用另一只手碰他的额头,拇指轻轻地刮他的鼻梁,说:“这么难受还想着做。”

“不是都说发热的人操起来感觉好?”

谁瞎说的,夏油杰仿佛思考,又仿佛什么都没想地看着五条悟。他刮了一会儿五条悟的鼻梁,又去拨他额头汗湿的碎发。五条悟觉得自己脸很热,一种体温继续在上升的迹象。夏油杰就吻他发热的脸和汗津津的额头。这么近距离,憔悴的夏油杰,脸色发白,带着淡青的眼袋和一圈哭过的红晕。一个陷在天堑里,被荆棘折磨的人。

但是我会下去陪你一起走上来,就算踩着荆棘也会像走红毯。五条悟心里说。

他抱住夏油杰的胳膊,倒在床铺里,把他一起卷入情欲的热潮。

TBC!
14 Likes

好心疼,你们两个真是的(╥_╥)(╥_╥)老师的文笔真好,细腻的感情从字里行间满满地溢出来(ノ゚ー゚)ノ(ノ゚ー゚)ノ老师辛苦了( ˘ ³˘):heart:蹲后续

1 Like

老师您真是太高产了!QAQ好喜欢您笔下的夏五酱

1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