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演系的五条悟今天表白成功了吗 by 草鹤子

(一)你管这叫一见钟情?

伏黑惠被五条悟拉到寝室后人还是懵的,全程处于我是谁我在哪我要干什么的状态,他甩了几下手,根本甩不脱。只好被迫同意坐下来听五条悟说话。

“惠惠我和你说啊……”

“不要叫我惠惠。”伏黑惠打断他,让他换个称呼,五条悟根本不理会他的要求,我行我素:“惠惠我和你说啊,我今天对一个男的一见钟情了。”

虽说咒术传媒大学十男八gay,可伏黑惠怎么也想不到五条悟居然成了那八个中的一个。直男的最后防线难道要靠他维持了吗?伏黑惠这样问自己,颇有兔死狐悲唇亡齿寒的悲凉感,或是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不复返的萧瑟感。他实在不想承认五条悟发言的真实性,但他又觉得五条悟有很大的可能性是gay。

所以他维持一张冷脸问五条悟:“你怎么对他一见钟情了?”

咒传表演系多出美人,五条悟那张脸更是站在表演系顶端,此刻那张漂亮的脸上带了几许娇羞,连说话的声音都不自觉带上忸怩:“就是那个啊,在练声的时候遇到的……学校里居然还有长成那样的帅哥……”

好恶心。伏黑惠心想。

“学长,你可以正常讲话吗。”他说,对学长保持了基本的尊敬。五条悟终于将那副明明没有恋爱却像是陷入恋爱中的粘腻感给抛掉,坐直身体正儿八经开始讲他动心的过程。

终于要来了。伏黑惠偷偷翻了个白眼,出于对学长仅剩的尊敬,他挺直背,开始听五条悟的心动纪实。

一见钟情的故事从早晨练声开始。

表演系和播音系出于专业要求,早晨需要练声,大一大二要集体参加早功,升入大三后全靠自律。五条悟虽然不正经,升入大三后需要自己练时倒是没有缺过一天,只不过今天比以往更早了一点,甚至还有心情换了练声地点,跑到学校临安湖旁边进行早功。

他也就在那里,遇见了自己一见钟情的对象,夏油杰。播音系的。

据五条悟所述,他见到夏油杰的那一瞬间只觉惊为天人,当时就心跳如鼓,仿佛有几十头年轻的小鹿在心上横冲直撞,沉寂了两年甚至即将迎来第三年的恋爱心突然复苏了,非常果决的斩断了第三年出现的可能性。

“我真的没想到我居然会心动。”五条悟说。

伏黑惠:……

伏黑惠问他:“那个夏油杰,长什么样?”

“眼睛很小,还有奇怪的刘海。”五条悟非常自信,非常笃定的回答。

还等着听他继续描述的伏黑惠愣了一会,十分狐疑:“没了?”

五条悟想不起来夏油杰到底长什么样了,只记得标志性的小眼睛和怪刘海,只好不在意地说:“有什么关系嘛,最重要的难道不是我动心了吗?我对他一见钟情了!”

“你确定这是一见钟情?”不是鬼迷心窍?后半句伏黑惠没有问出来,问了也白问,五条悟这个人肯定不会正经回答。

五条悟只是傻笑一声,兀自沉浸在早晨初遇的粉红色回忆里。

夏油杰晨起去临安湖练声时,看到了一个意料之外的人。他自己固定在这边练声,这个时间点基本不会遇到别的人,今天属于是意外情况。

那头标志性的白发让他一下确定对方身份,隔壁表演系的五条悟。等人转过身就更加笃定了,那双格外出名的眼睛纯净不含一丝杂质,像是最昂贵的帕拉伊巴蓝碧玺,夏油杰甚至觉得用宝石去形容还显得俗气,将其比之天空或是世间种种美好风物才恰到好处。

出于对那张漂亮脸蛋的尊敬和莫名的感情,夏油杰冲五条悟打了声招呼:“你好。”五条悟倒也十分热情,立马笑着给了他回应,甚至还好脾气地找他搭话:“你是哪个专业的啊?”

“播音。”夏油杰说。

“难怪声音这么好听。”五条悟“啊”了一声,了然点点头,又像是突然想起什么,问道:“忘记问你名字了。”

“夏油杰。”

“我是……”

“表演系的五条悟,我知道的。”夏油杰笑了笑提前告诉五条悟自己认识他。五条悟也不意外他认识自己,毕竟他五条悟的知名度早就扩展到了整个咒传,甚至隐隐有扩展到整个大学城的趋势。

在咒传里读书的哪个不认识他,他本人靠着那张脸在咒术传媒大学里恃美行凶,男的女的猫猫狗狗花花草草全被他招惹过,招蜂惹蝶能力实属一流,偏偏人家又会因为那张脸多纵容他几分,小动物都乐意亲近他。

可以说是十分离谱。

闲聊几句就当练声前的放松时间,两人也没有耽误正事,十分平静祥和且愉快地度过了早功时间,离开时还互相道了声再见并约定明天继续一起出早功,顺便交换了联系方式。

狗卷棘抱着杯子小口小口喝感冒灵时,夏油杰正巧打开寝室门,他把书放到桌上,看了一眼狗卷棘的杯子:“感冒了?”白色短发的男生点点头,说话声音还有点嘶哑:“学长你今天那么迟才结束?”

夏油杰今年大三,狗卷棘今年大二,还有两个室友是大四的,出去实习没在寝室住,他们这个寝室纯粹就是三个年级同专业的落单倒霉蛋住一块,平时聊天都是年级大的给年级小的传授经验,各个方面各个类型的经验,除此之外倒没什么特别多的交流。

“早功的时候碰到五条悟,和他一起练了。”夏油杰回答道,狗卷棘联系了一下背景,结束迟的原因倒是十分合理,毕竟是那个有点人来疯的五条悟。

狗卷棘一口气把带点甜味的感冒灵全喝完后,突然觉得有点不对劲,于是他干脆直接问夏油杰:“学长你好像很平淡,你不是喜欢他好久了吗?”

夏油杰一整个人愣住,尽量用斟酌后云淡风轻的态度回答:“啊,这个也没必要太兴奋吧。”心里却一直有声音反驳他:才没有吧?

被人问到后,那种兴奋感后知后觉冒了出来,同时又混杂茫然和不知所措,像是被打翻了的调味品一样的情绪缓缓染红耳根,狗卷棘一脸了然看学长反应过来的模样,进卫生间洗杯子去了。

不得不说虽然这次不是恶作剧,但意外的有成就感呢。狗卷棘心想

21 Likes

(二)双方僚机已上线

作为学校知名地下养老社团,桌游社一年难得进行一次的社团活动被定在了室友都不在的伏黑惠寝室,10栋412。

整个社团一共只有五个人,播音的狗卷棘,表演的伏黑惠,戏美的七海建人,新闻的乙骨忧太和影制的灰原雄。

一个只有五个人且活动稀少的桌游社团如何躲过辅导员社团联合会的多次审查并苟活下去的原因是咒传至今未解的谜题。

今日桌游大富翁,七海建人先生对此表示无语并提出质疑,但是没有人给他回答。

总而言之,一年一度的桌游活动开始了,七海先生在灰原雄的劝说下退一步答应参与游戏,但要当银行发钱,这是他最后的底线。

“你们认识五条悟吗?”狗卷棘丢出骰子后问了一句,在场所有人神色各异,其中以伏黑惠和七海建人表情最为突出,这两个人恨不得把“不认识”三个字刻在脸上。乙骨忧太和灰原雄倒是和他俩相反,没那么着急想和五条悟撇清关系。

“认识,以前一起在学生会工作。”乙骨忧太说。问题也到这里结束,狗卷棘没再继续和他们聊五条悟,反而兴致勃勃全身心投入到游戏当中,他全力以赴的后果就是这场大富翁毫无游戏体验感。

其他人全破产了,他光荣地赢到了最后。

一局游戏结束,七海就有些迫不及待问他可以结束走人了吗,狗卷在想事情,就宣布活动结束可以离开了,但独独叫住了伏黑惠。

“伏黑,我室友前几天早上练声的时候碰到五条悟了。”

“嗯?”伏黑惠搞不清楚这是个什么话题的开展,但如果他知道,他绝对不会留下来,并且会以最快的速度走人,还不会顺着话题问下去:“学长你室友是那个夏油杰吗?”

狗卷棘点点头,但他又迅速捕捉到了关键信息:“那个夏油杰?你认识他吗?”

伏黑惠神色有一瞬的僵硬,但被他本人很好地掩饰过去,他深吸一口气说:“五条学长前几天说过他……”

“他什么反应?”狗卷棘显得很兴奋,整个人就散发着好奇的气息,伏黑惠终于察觉到一点不对劲,他后退一步,缓缓往门口挪去:“就是有点小兴奋,跟我说夏油杰很帅。”

为了让学长的暗恋之路走得更加顺畅最好直接变成明恋最终进入恋爱环节,狗卷棘同学决定为夏油杰的爱情事业添砖加瓦,寻找多方助力,伏黑惠,这个就目前来说和五条悟关系最近的学弟是他拉拢的第一目标。

“其实,夏油学长喜欢五条学长很久了。”狗卷棘心想反正都是一个阵营的人了,夏油应该也不会责怪他把暗恋的事情讲出来。

伏黑惠挪动的速度更快了,表情难以言喻:“不是……我不理解……我不明白……”在他冲向门把手的时候,狗卷棘一把拉住他,脸上明晃晃的笑意让他心中一颤,他大致猜到自己接下来要干什么了。

伏黑惠想逃,可他逃不出去,他被狗卷棘死死拉住,最后重新从门口回到房间内,被迫的。

他第一次觉得,咒传的宿舍太大了,他所在的位置到门口,仿佛有一道银河,隔绝了他一切想要逃跑的念想。

他最后还是妥协了。

“所以学长想要做什么?”伏黑惠决定主动出击掌握主动权,狗卷棘大致说了说自己的计划,总而言之就是帮助夏油杰追到五条悟。

伏黑惠听完后,决定把五条悟那天早上练声结束回来后拉着他讲心动过程的事告诉狗卷棘。“我觉得他在讲胡话,但也有可能是真的。”他停顿了一下后才一鼓作气讲出后面的话:“五条学长说他对夏油学长一见钟情了。”

“……真的?”狗卷棘问道,沉思一会儿才继续说:“五条学长像是那种会主动出击追人的吗?”

“我觉得他会主动出击,但是那个方式我就不清楚了,有可能正中红心,也有可能,额,出事。”伏黑惠斟酌后决定用个模糊委婉一点的字眼来描述两种极端情况。

狗卷很快就得出了结论:“所以还是需要我们推一把的。”

伏黑惠不明白,伏黑惠不理解,不懂为什么他一个直男要坐在这里和狗卷棘操心两个学长的恋爱,甚至为他们的爱情制定作战方案。

这应该是他们两个人的事吧?他心想。

狗卷棘像是看出他在想什么,说:“因为很有意思。”伏黑惠悟了,他终于记起来狗卷学长特性之一:喜欢恶作剧。

突然感觉到疲惫。

讨论了很久之后,狗卷棘终于定下这份名为“僚机上线”的夏油杰五条悟恋爱计划,并告诉伏黑惠要记得把五条悟对夏油杰的反应记录下来,他也会把夏油杰的反应记下来,两方相互交换消息资源,并采取措施,努力尽到僚机的责任,早日促成一桩美好姻缘。

伏黑惠:我到底是为什么要那么累……

有了联系方式的确会方便很多,手机上的消息提示灯闪了又闪,提示音片刻不歇,夏油杰解锁手机,看到五条悟给他发了不下十条的消息,明明才认识没多久,熟络的像是相识已久的友人。

他翻到最早的那条消息,一条一条看下来,全是鸡零狗碎杂七杂八的东西,从“今天买到一个超级难吃的蛋糕一点都不软”到“伏黑甚尔新上映的电影不好看”,内容跨越范围之广到连夏油杰都只能说出“厉害”两个字。

他放下手里的专业课作业,按着时间顺序依次回复他:

“我记得海昌路有家甜品店,他家蛋糕做得挺好的,我室友上次生日在那里点了蛋糕。”

“不是故意不回你消息,在写专业课的作业。”

“那就早上六点到。”

……

“那部电影我还没看过,找时间可以去看看。”

夏油杰回完最后一条,五条悟就像定时出现一样秒回:“一点都不好看!!看了也是浪费时间!”

像个小孩子一样。

夏油杰回复他“知道了”,某个幼稚鬼才没继续抓着他不放,又跳跃到了另外一个话题。五条悟这种大跨度的聊天方式,也难为夏油杰能跟得上他的思路,还能及时给出回复。

聊天聊到中途时,五条悟突然发起语音通话,夏油杰被铃声吓了一跳,按下接听键。电话对面的背景声有些嘈杂,青年的声音却是很有精气神,直接盖过了嘈杂的人声:“夏油,周末一起出去吃饭!”

“啊?”夏油杰显然把握不住事态走向,他俩刚刚还在聊食堂新出的菜味道不怎么样。

但他还是快速整理思绪,问道:“这么突然?”

“不突然啊,就是很想吃你说的那家店的甜品,周末就陪我一起去啊。”五条悟说,用肩膀夹住手机,顺手从口袋里掏出一根棒棒糖撕开包装塞进嘴里。

夏油杰最后还是答应了五条悟有些突兀的邀约,并约定周六下午两点在宿舍区门口碰面。

五条大人果然很厉害,追人还不是手到擒来。五条悟挂断电话,十分骄傲地想,追人哪里有那么难,顺便给伏黑惠发了一堆消息轰炸他,也不管人家是不是在上课。

伏黑惠正赶上课间休息,他粗粗看了一眼五条悟给他发的内容,想也不想打包发给狗卷棘,并备注“还需要我们吗他自己就很厉害了”。

他相信五条悟会凭自己的个人力量追到夏油杰的,也不需要他和狗卷棘这两个僚机帮忙了。

狗卷棘的回复是“再接再厉,继续加油”。

伏黑惠:……给谁加油?

11 Likes

(三)有备而来和技高一筹

伏黑惠再一次被五条悟拉进寝室的时候已经麻木了,周五下午,他没有课,本来是美好的休息时光,就这么被同样也没有课的五条悟破坏了。

“惠惠我明天就要和杰出去约会了。”伏黑惠被按在椅子上,迫不得已看五条悟用严肃的表情说话。

“所以呢?”黑发青年面无表情反问,五条悟说:“就是想让你给点建议,约会要注意什么,有什么方式可以增进两人感情。”

这种事情找伏黑惠这个母胎单身毫无意义,他给不出任何可供参考的建议。

伏黑惠甚至想笑:“学长你觉得我这个没谈过恋爱的会说出什么有用的话吗?你不是觉得自己的追人技巧很成熟吗?那用在他身上就好啊。”

“也是。”五条悟说。

两个字,既嘲讽了伏黑惠一片空白的感情史,让他怒火中烧气到翻白眼,又同时认可夸赞了自己高超的追人技巧,展现了自己绝佳的个人魅力。

五条悟,一个精通惹人生气的男大学生,擅长技能之一便是踩雷。说完那两个字他也没再继续问伏黑惠,反而拉了张椅子坐下开始玩手机。伏黑惠一边咬牙切齿一边飞速敲手机键盘,在备注“狗卷棘”的聊天框内疯狂输入信息发给对方。

“他问我约会要注意什么,怎样才能让两个人的感情升温,还挺严肃。”

“《约会时这样做,秒提对方好感度》《约会十个小技巧,一秒让感情升温》把这两个转发给他。”

“懂了。”

伏黑惠没有突兀地把文章转发给五条悟,反而先起了话头:“学长,要注意的就是行为举止或者说细节一类的吧。”

“啊?”五条悟抬起头,把视线从搜索页面上挪开,一脸茫然地看伏黑惠。对方显然编不下去了,手指在手机屏幕上点了几下,说道:“你看消息吧。”

五条悟打开伏黑惠发给他的两篇文章。粗粗扫了几眼后问道:“你确定这个有用吗?”

我又没用过我怎么知道。伏黑惠知道自己这么说肯定会被五条悟嘲讽,他想了想,决定给室友造个谣:“我室友用过,他好像和他喜欢的女生相处得挺愉快的。”

“你们整个寝室不都母胎单身吗?”五条悟发自内心提问,认真诚恳。

“……”

“那就是我记错了,是我一个朋友,他用过之后追到喜欢的人了。”伏黑惠忍气吞声无中生友,总算没让五条悟继续追问下去,并让他对这两篇很明显就是骗流量的文章深信不疑。

因为他开始一条一条问如果这样做了对方会有什么反应。

伏黑惠手指打字快打出残影了,有关五条悟的疑惑他一字不落全发给了狗卷棘,充分展示他作为一名优秀僚机的素质,而狗卷棘也不遑多让,回答精准又快速,甚至中间还给出了指导。

“你问问他如果是自己,遇到这些情况会是什么反应。”

与此同时的7栋323夏油杰寝室,夏油杰正在接受室友狗卷棘特制版的快速问答挑战,所有问题全部和约会有关。夏油杰虽然心有疑惑可还是认真给出答案,等到被问了差不多十五个问题后,他终于打断狗卷棘的提问:“问这个是有什么用吗?”

狗卷棘停下飞速打字的手,端正姿态决定把部分僚机计划暴露给计划里的主人公之一:“其实,我在五条学长身边安插了一个卧底,大一的伏黑惠同学。”

“嗯?什么卧底?”夏油杰对这句没有前后语境的话赶到疑惑,狗卷棘对前后语境进行了补充,把事情的起因经过结果都说了一遍。

“所以我相当于有了一个可靠的消息来源?”夏油杰问道。

狗卷棘点点头,但其实这个消息来源可不可靠要夏油杰自己判断。而且,僚机计划里最关键的事情,比如说五条悟对他一见钟情,狗卷棘直接刻意忽略了,并没有告诉夏油杰,属于是告诉了,但没完全告诉。

毕竟僚机只起到辅助作用,大部分还是要当事人自己去解决。

夏油杰仔细思考了整个计划,突然发问:“那你刚刚问我那么多也是为了给那个卧底传消息?”

狗卷棘难得慌张,默默把手机往身后推了推,脑子转的飞快,试图找到能拿捏住他这位学长的方法。像是想到什么,他拿起手机翻找了一会儿发消息给夏油杰。

“?”

手机提示音响起,夏油杰有些疑惑地看他发来的消息。

“学长,高阶版。”狗卷棘言简意赅道,他发给夏油杰的内容是约会大作战高阶版,如果说五条悟是有备而来,那夏油杰用好这份攻略那可就是技高一筹了。

这份资料是狗卷棘搜罗了各方资料汇总而成的,当然也没人具体清楚他要这些干什么,也没有喜欢的人。根据目前的猜测来看,他把这份资料卖给其他纯情少男的概率比较高。

夏油杰并非全无经验,但他还是接受了来自学弟的好意,也把之前的事翻篇了。

然后就到了周六下午两点,宿舍区门口。

十月中旬天气已经转凉了,五条悟今天的穿搭是特意挑过的,虽然他的那张脸穿什么都好看,但他还是决定认真搭配一下。

夏油杰尽管提前知道他会穿什么,依旧被精心打扮过的人给惊艳到了。

在没有滤镜的人眼里,五条悟像是一只开屏的公孔雀,但在有滤镜的人眼里,他就是天仙。

“走吧,我叫车了。”夏油杰晃晃手机,两个人并排往校门走去,五条悟难得没先开口说话,到校门的路上有些安静。

因为他在回忆复习约会技巧。他管自己叫最强,可遇到这种情况还是会紧张,只好找点事干分散一下注意力。

“去完甜品店还有时间吧?不然晚上一起吃个饭?”夏油杰率先出击,发出了晚餐邀请,五条悟在走神,被问到的时候人基本是呆滞的,夏油杰只好再问一遍。

五条悟有点兴奋,这题他会:“可以,地方你挑?”

把选择权交给对方,能展现自己……

展现什么来着?

夏油杰有些无奈,好在他提前了解五条悟的口味,选了几家评价比较好的店,发给五条悟让他自己做决定。

两人拍皮球似的选晚上要吃饭的店,选完叫的车也来了。夏油杰和五条悟倒是心有灵犀一起坐后排,心里头算盘打的霹雳吧啦响,无外乎拉近距离升温感情,小九九都一模一样。

甜品店距离学校也不远,打车也就起步价内,五条悟看到甜品的时候装出来的沉稳已经开始破功,眼神频频看向店铺。夏油杰看他有些着急的样子,脸上不自觉露出笑来:“你倒是进店啊,站在那里干嘛?”

“我不是在等你吗?”五条悟也理直气壮,那双有如苍天般的眼瞳亮晶晶的。他像是讨要夸赞的小孩,期待大人给他一个鼓励或是嘉奖。

夏油杰拍拍他的肩,让他去买甜品。

甜品对付五条悟有奇效,他的心理年龄像是直降十八岁,整个人完全被花里胡哨的甜品吸引住,注意力就跟着它们走。等到结账的时候,夏油杰可以大胆猜测,如果可以,五条悟会毫不犹豫把这家店买下来。

“你学表演的不需要管理身材吗?这么大量地摄入甜食。”夏油杰什么都没买,就坐在那里看五条悟欢快地吃。

五条悟嘴里塞着甜食讲话有些含糊不清:“我有锻炼啊,而且我是吃不胖体质哦。”

夏油杰像是存心要逗他:“那不怕烂牙吗?”

五条悟终于将最后一口雪媚娘咽下,反驳道:“我会仔细刷牙!”他的所有约会计划好像跟着甜食一起吃进肚子里被消化了,端出来的成熟面具碎得一干二净。

夏油杰对此表示很满意,五条悟这样就很好。

虽然他很期待五条悟对他用那些招数结果被他反将一军时的表情,但他还是更喜欢完全放松时的五条悟。

毕竟这意味着对方正在慢慢接受他。

28 Likes

可爱小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