蜜语(连载中(很随缘在更

#原作夏油杰战后复活,但没有后续五条悟死亡的if线,含大量负面情绪描写,请谨慎阅读#

五条悟在自家门前站了好一会,他今天心情不好,他有点不想见到夏油杰。

是的,夏油杰,那个曾两度成为极恶诅咒师的人,他的挚友兼前男友。

最强的五条悟在死灭洄游中打败了宿傩和绢索,捡回了两条命,一条他的,一条夏油杰的。鉴于咒术界高层的那些老橘子们已经不在了,他这次非常顺利地把夏油杰的尸体捡回来了,正如他猜测的那样,真正的夏油杰还活着,咒术师的灵魂和肉体之间的绑定关系比普通人要紧密得多。

夏油杰某种意义上托了绢索的福再次复活,这是好事,但让五条悟不愿打开门的,则是与之相伴的另一件坏事——夏油杰本人不想活。

从夏油杰醒过来的那天起,五条悟就没在他的脸上见过任何笑容。准确来说,夏油杰活着坐在床上时的状态比他死的时候躺在床上还要恐怖一点。醒来后的夏油杰很少说话,他对五条悟说的第一句话就是:“为什么不让我死?” 五条悟无言以对。为什么不让夏油杰死?为什么还要坚持复活这个极恶的诅咒师?为什么乌鸦像写字台?

因为他还无可救药地爱着这个混蛋。

夏油杰刚苏醒那段时间对于两人来说都称得上是十分的痛苦。即使夏油杰从睡梦中醒来,也只是沉默地躺在床上一言不发,他拒绝进食、拒绝正常的睡眠、拒绝作出任何一个改变其现状的行为。五条悟一开始还会絮絮叨叨地跟他讲一些他死的时候发生的一些事,但时间长了以后也逐渐对这场单方面的独角戏感到疲倦。两个人虽然生活在一个房间里,但唯一能做的事却只有长久地、沉默地注视着彼此,一言不发。有时候五条悟会觉得,夏油杰只是被他一厢情愿摆在房间里的一尊沙漏,等到上层的沙子流尽,他就会再次失去夏油杰。

但后来的话匣子其实是夏油杰打开的。

那是一个雨天,每个城市都会经历那样的暴雨,人与人之间的窃窃私语都被掩盖在雨声之下。

处理完任务的五条悟照例回到这个家中,在夏油杰旁边躺下,“Satoru” 本是背对着他的夏油杰突然开口,即使是这样简单的音节,也因为他太久没有开口说过话而显得晦涩难辩。五条悟用六眼担保自己绝非幻听,他几乎是条件反射般第一时间握紧了夏油杰的手,由于长时间都靠营养液维持着生命体征,夏油杰瘦得吓人,手上的骨头硌得他生疼。

在这之后过了多久?五条悟觉得自己像是在等待某种死亡宣判,时间被无限拉长又好像只是一个瞬间,夏油杰的停顿仿佛有一万年这么长。

“是因为你希望我活着吗?”

“当然,活着不比死去好吗?”

“这样啊……”

气氛重新归于沉寂。五条悟有点接受不了这样的对话氛围,从夏油杰复活起,他就一直保持着这样精神紧绷的状态,和出任务时那样需要保持的高度警惕不同,这更像是一种永无宁日的牢笼。如今夏油杰好不容易愿意开口说话了,他却丝毫没有那种如释重负的感觉,这些天由他单方面筑高的沙塔好像下一秒就要被这几句轻飘飘的话语吹散了。

五条悟毫无办法,只能将夏油杰的手再次攥紧,铺天的无力感和窗外的暴雨共同构成了一座牢笼包裹着他。年少时,夏油杰是他善恶的指针;如今十年过去了,夏油杰还是能用几句话轻易拿捏他的心。

所幸,夏油杰还有将话题继续下去的心情,“悟为什么不放弃我呢?少了我这个累赘和隐患,咒术界的烂橘子们也被你杀干净了,学生们也很努力,你可以好好休息一下了。”不愧当了十年的邪教教主,夏油杰循循善诱的本事堪称一绝,他脸上甚至扯出了一丝当年用来蛊惑教众的笑容。

“你就这样快快乐乐地死掉了,那我呢?”五条悟像是被那笑容刺痛,整个人像一个漏了气的气球一样瘫在夏油杰的身上。他把下巴小心翼翼地支在夏油杰的肩膀上,一个十足亲密的姿势。

10 Likes

心疼(╥_╥)不敢想根本不敢想,杰复活后第一句说为什么不让我死的场景,悟会是什么表情。杰啊你要好好活着,悟还深爱着你,你不能把他抛下啊(╥_╥)(╥_╥)
老师大大辛苦了(ノ゚ー゚)ノ(ノ゚ー゚)ノ(ノ*゚ー゚)ノ
跪着蹲个后续ヽ(*≧ω≦)ノヽ(*≧ω≦)ノ

1 Like

夏油杰深深地叹了口气,今夜两人难得角色互换,他又变回了那个支撑对方的人,像他们他们的学生时代那样。

“只要有你在,我的大义就不可能实现不是吗?”他用惯用的温柔语气说着残忍的话“这是支撑着我活着的全部意义了。”

五条悟气得想揍他,但鉴于夏油杰现在就是一把脆弱的骨头,他忍。再者,夏油杰醒来后难得有心情跟他说那么长的一段话,他有点舍不得破坏现在的氛围,他只能服软。尽管这套关爱弱者的想法在一定程度上宽慰了自己,但无力感依旧随着窗外的落雨一同渗进他的骨缝里。他经常不知道该拿夏油杰怎么办,他唯一知道的只有,如果可以,他还是希望夏油杰活着。而现在就是那个可以,夏油杰已经用一次死亡赎了罪,他只想把夏油杰藏起来,让他做只属于自己的夏油杰,全是私心。

所以他开口:“杰先试着这样活下去怎么样?就当是为了我。”他垂下眼睑,在夏油杰耳畔低语,语气很轻。

“好。”夏油杰小声地回应了他,神色却晦暗不明。突然一下说了那么多话,夏油杰长期营养不良的身体开始发出疲惫的信号,他顺势拉着五条悟躺下,安抚性地拍了拍对方,“至少在今天,我不会去寻死的,安心睡吧,悟。”就像他们过去那样,他会答应五条悟很多任性的请求。

五条悟只觉得鼻头发酸,他对无下限的掌握已经很好了,可以选择性接触,也可以二十四小时保持运转,但他现在却下意识地解除了全身的无下限,他想全身心地拥抱夏油杰。

那一晚之后两个人的生活都变得“正常”了很多。夏油杰偶尔会从床上坐起来做一些打发时间的事——虽然大多数时候他也只是在看着电视机发呆;他没有手机,他与外界的联系其实只有五条悟,但他也乐得这样,毕竟在社会意义上,他是个死人。五条悟其实对夏油杰还是不太放心,他收走了家里所有的尖锐物品,装了24h的监控,在外出任务的时候经常会抽空出来看两眼监控。对于被监视这件事,夏油杰表现得很漠然,这点又让五条悟有点不爽,他总觉得夏油杰没把自己当成一个活人。

日子就这样阴差阳错地过下去了,一转眼春天到了,冬雪开始融化,最近的东京着实很冷,站在自家门前莫名踌躇了半天的五条悟不自觉地打了个寒战,他习惯了回到这里就卸下自己全身的无下限,暴露在冷空气中的身体再不进家门可能要感冒。

把手放在指纹锁上的时候五条悟还在盘算着自己接下来的假期,或许他能在这间屋子里躲到春天到来。这是一个非常奇妙的心理,同夏油杰分别的那十年间他从未有哪一刻像如今这样如此依赖夏油杰,对于他究竟依赖的是活着的夏油杰还是夏油杰还活着的这个事实,他也搞不清楚。

一进门就是熟悉的黑暗,夏油杰从不主动开灯,不过这也并不影响六眼视物,所以五条悟大部分时候都由着他去。事实上,他也很庆幸此时家里漆黑一片,夏油杰看不到他的表情,他实在太累了,很难再扯出一个笑脸。那个晚上虽然夏油杰说他今后可以好好休息了,但事实上战后的咒术界就是一片废墟,他有一大堆烂摊子需要和学生们一起解决。

他在一片漆黑中走到夏油杰床前,在熟睡的对象身边躺下,像一只玩累了的猫。幸好夏油杰还没醒,在陷入沉睡之前,他迷迷糊糊地想着。

而在他呼吸逐渐平稳后,夏油杰默默地坐了起来。其实刚刚五条悟在门外罚站的时候他就感觉到了,但此时的他实在是没有心情关心别人究竟在想什么,对于死亡的感受就像一种幻痛,真实地包围着如今这个死而复生的他。

10 Likes

我的宗旨就是不要弃养猫咪( ˶’ᵕ’˶)

2 Likes

啊啊啊三个星期,我终于回来了,啊啊啊啊啊看到杰这样我是真的伤心得嘞(ㄒoㄒ)小情侣快点甜甜吧(´・_・`)老师辛苦了(ノ゚ー゚)ノ(ノ゚ー゚)ノ

很好奇杰哥如何活下去,HE吧HE吧,绝对是HE吧,一定要HE呀

1 Like

期待期待 :star_struck:

是的,一场幻痛。时至今日,夏油杰依旧没有自己已经活过来的实感。五条悟从死神手上把他抢了回来,但死神依然如影随形。物理上这具肉体在呼吸,心脏里的血液也在流淌,但这并非活着,他好像掉进了生与死的间隙中,两种引力相互作用,想把他的灵魂撕碎。像是熄灭的木柴上攀爬着的微微星火,并不足以支撑他重新燃烧,反而在缓慢地吞噬他的灵魂。死亡的恐惧与劫后余生的庆幸交织,像是半梦半醒的界限一样暧昧。

他没有怪五条悟自作主张把自己复活,事实上,他现在没什么心情关心五条悟的感受和想法,他兀自沉浸在一种自我泯灭的状态里,除了死亡,他并不关心任何事。

尽管没有任何外界信息来源,夏油杰也能看出五条悟非常忙,但他从来不将其表现出来,他好像已经习惯了去承担一个类似于“靠谱的大人”那样的角色。夏油杰挣扎在死生之间时常常会想,五条悟为什么还在为那些猴子疲于奔命呢,只要他说他累了,夏油杰不介意带他一起去死。

夏油杰一边这样想着,一边将手探向五条悟的脖颈,用双手将对方圈住。再次复活后,夏油杰经常这样做,掐死五条悟然后跟他一起死去似乎是一个不错的结局,这乌烟瘴气的世界是死是活与他们没有任何关系,但说实话,他实在是太虚弱了,就算五条悟对他全无防备,他也不具备掐死一个成年人的力气。

或许他之所以如此喜爱这个动作,只是下意识想跟五条悟更贴近一点。

睡梦中的五条悟似乎感受到了他的动作,微微低头,很轻地、用一种几乎可以说得上是小心翼翼地幅度蹭了蹭他的手心。夏油杰在黑暗中无声地笑了。

夏油杰再次醒来时已是第二天傍晚,最后一点霞光从门缝里钻进来,照亮了空气中的扬尘。今天五条悟难得没有外出任务,此时正在餐桌前进行他今日的甜品摄入,一副对昨晚的一切坏心情和触摸都无知无觉的模样。

事实上,在夏油杰醒来的第一时间,他便通过六眼注意到了,与往日不同的是,夏油杰在醒了后没多久似乎开始试图离开床走出房间,而很明显他的身体无法支撑他完成这一行为。

五条悟为此吓了一跳,慌忙瞬移到床前,但他还是晚了一步,长期卧床的身体在进行康复训练前很难独立站立行走,夏油杰此时已跌坐在床前,他低垂着头,长发挡住了他的表情。五条悟下意识地感到慌张,顺势跪了下来抓住他的手,关切地问到:“杰想做什么?这种时候完全可以依赖我的嘛。任何时候我都会马上出现的。”

夏油杰抬起头来看他,神色莫名。自从他醒来后五条悟一直是这副样子,无论在什么时候都在努力对他笑语相向,即使满身疲惫地从外面回来,脸上的倦色来不及消散就已经扯起笑脸耐心地询问他今天是否有做什么,今天心情好吗?夏油杰不是真的铁石心肠的人,五条悟为了让他能够活下去所做出的努力他无法视而不见。

高中热恋时夏油杰经常觉得五条悟像一只漂亮的纯白色小猫,自傲且自知,脾气不好且经常炸毛,这世界似乎是为了围绕他产生自转而存在的,天上天下,唯我独尊。

但说实话,自从他叛逃开始他们再也没见过面,或许就算是五条悟,也会被岁月磨平掉稍许棱角。重生后的夏油杰心里少见地升起一种酸涩的情感——五条悟如今展现的温柔究竟是来源于岁月渐长,还是因为……他?

五条悟有点束手无策。

夏油杰似乎又自顾自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了,很长时间没有再出声,也没有任何动作。他只好尝试把自己整个人钻进夏油杰的怀里,揽住了他的脖颈,是一个撒娇的姿态。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他的直觉告诉他夏油杰的思想似乎发生了某种转变,而他现在的所作所为或许是有用的。

五条悟的直觉是对的,夏油杰抬起了仅剩的那只手摸了摸他的头发,在又一段几乎令人窒息的沉默后开了口:“今天不用出任务吗?”

这下轮到五条悟沉默了,他在那段长久的安静里设想了诸多夏油杰可能会说的话,但惟独没想到是这句。“目……目前,不对,准确来说,到现在为止今天什么事都不用做哦。”他有点紧张,连带着话说得都有点磕巴。

“这样啊。”夏油杰又摸了摸五条悟的头发,五条悟后颈的头发剃得很短,摸上去有点扎手,如果你能摸到的话。但顶上的头发却很柔软,像是幼猫的毛发。

“那悟要不要出去看樱花?”

“诶?樱花?杰想看吗?那我们准备准备就出门吧!”尽管夏油杰如此不按常理出牌吓了五条悟一大跳,但他那双漂亮的蓝色眼睛还是下意识地亮了起来,毕竟夏油杰想出门这种事在上一秒前几乎是如天方夜谭般的存在。

夏油杰听完了他说的话后却摇了摇头:“对不起悟,不是我们,是我希望你去,最好为我带一枝樱花回来。”

五条悟像是被人从头到尾浇了一桶冷水,夏油杰这句话奇怪极了,他也因此害怕极了,他把夏油杰揽得更紧,却又觉得自己像在抱着一架骨骼,又硬又冷。他连嘴唇都在颤抖,几度张口想要说些什么但又不知道他应该说什么,最后也只能弱弱地吐出一句:“不要离开我。”

4 Likes

原作真的让我有点恨,不好意思调理了很久,但我依旧认为夏五本身是非常美好的,我也会继续写完这篇的,不过可能因为现在这一系列剧情导致这篇只能当一种很奇怪的if来看了,真的非常抱歉。

这篇的主线大概是春夏秋冬,我想尽量写出一点有关两个人在四季日常里逐渐疗愈对方的过程。

不仅是夏油杰有着很严重的死亡ptsd,五条悟在一过程中受到的精神创伤也非常严重,但悟在我心里是更加坚强且坚定的一个人,所以目前为止他的行为会显得比较被动。后续会写到关于悟精神疗愈的事。

2 Likes

期待期待,双向救赎啊 :face_holding_back_tears:

夏油杰又叹了一口气,他发现如今的五条悟在对待他的事情上有点过于小心翼翼了一点。

事实上他今天真的只是想让整整一个月都在连轴转的的五条悟能够去享受一个属于自己的假期,在樱花树下吃点和团子之类的?

而他拒绝出门的原因也很简单,一方面是即使重生再来,他也依然讨厌猴子;另一方面,他很清楚自己的身体状态,虽然他没有展现过任何痛苦的神色,但这副身体其实一直都是一种苟延馋喘的状态,并没有因为五条悟这段时间的精心照料得到任何好转。

想到这段时间五条悟对他不同寻常的细心与少见的脆弱,夏油杰心里居然久违地泛起了一丝奇异的满足。

“五条悟需要他”这个事实从未如此刻这般清晰地摆在他眼前。

年少时的情热与依恋或多或少参杂着一些青春期荷尔蒙的影响,但如今这些东西早就该被时间消磨殆尽了,他们之间爱过也恨过,千帆尽后,五条悟还是需要他。

他们两个像是站在天平两端摇摇欲坠的人,在这个不被外人所知的空间里维持着微妙的平衡。他的身体摇摇欲坠,在每个深夜都与死亡亲密接触。五条悟的精神也处在崩溃的边缘,他能感知到五条悟对他抱有一种患得患失的恐惧。

夏油杰突然想起他还在盘星教做教主时,为了更好地扮演好一个和尚他还真看过一些佛经,爱生忧怖,在经历了这一切后,五条悟为什么依旧爱着他呢?还是这一切只是他在死生须弥之间产生的一些幻觉。

这一点对爱浮光掠影的感受让夏油杰愿意稍许展露一下自己的内心,他将靠在他脖颈间的五条悟扶正,对方因为他这突如其来的行为微微发愣,如晴空般美丽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他看,夏油杰再一次忍不住轻笑起来,微微仰头,在五条悟嘴角落下如蜻蜓点水般的一个吻。

“我不是在让你帮我完成所谓的遗愿清单。”夏油杰边说着,又摸了一把五条悟的头发。手感真好,他想。“我只是希望你能休息一下,不用投身于那些没意义的对猴子的拯救中,也不用过于紧张地将注意力放在我的身上,你需要休息,悟,我指的是那种,真正的休息。”

五条悟突然明白了什么,夏油杰在改变,他与现实世界的情感链接正在变强,虽然他不知道契机是什么,或许是那个雨夜,或许是某个不为他所知的时刻,直觉告诉他,他现在可以任性一点。

他又重新缩回了夏油杰的怀里,说实话,如今他的身形比夏油杰大上不少,这个姿势对于两个人来说都不算是很舒服的姿势,但他依旧想这么做。

他的嘴唇几乎贴在夏油杰的耳边,声音很小很轻:“现在对我来说最好的休息就是杰陪我好好睡一觉,我们还有很多个春天,我不想自己去看樱花。”

夏油杰微微偏头,再次吻住了他,没有再说一句话。

两人就这样沉默地相处了好一会,直到夏油杰召唤出了一个咒灵把他俩搬回了床上。

好在绢索在占有他的身体的时间里有在收集新的咒灵,不然夏油杰一时半会还真不知道该怎么改变他俩这样别扭的姿势。

五条悟全程都非常顺从地配合他完成了这一系列操作,毕竟他自己也知道,他如果真的再在夏油杰身上赖久一点夏油杰可能真的会散架。

最后的夕光也被吞没,夏油杰默默地看向身边人的脸,他知道五条悟能看清他,但他却看不清五条悟,他只能摸索着将五条悟揽进怀里,两人一同闭上了眼。

TBC

(突然很想让两个人贴,所以提前贴一下好了,喜怒无常是我们精神病的常态(也不是

1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