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水之爱

*潜逃中的连环杀人犯与地下密医杰x身为无头妖精没有正常人类伦理观念的悟

*血腥猎奇人外要素预警,但其实只是一篇搞笑pwp——不,可能还有一点点剧情

*原名《帅气可爱没有脑袋》。灵感来自DRRR和《莎乐美》。

 

 

 

 

“很好,我知道你会爱上我。爱情的神秘,远远超过死亡的神秘。

人们应该只要考虑爱情。”

 

——《莎乐美》

 

 

 

 

 

 

 

屋子里到处泼洒的都是赤红色的血迹。雪白的墙壁上,瓷砖上,玄关的柜子上。

夏油杰将手里有些卷刃的剔骨刀放下,靠在柜子边上,拉开柜子找塑胶雨靴和塑料手套。地上被砍得零零碎碎的肉块和内脏流了一地,他必须快点收拾好。

 

好在他很熟练,所以很快。

毕竟不是第一次了。虽然他以前都是一次杀一个人,这次的人数有点多,性质还不太一样,不过没关系,对于夏油杰来说,只是多花了一点点时间。

 

他全部搞定之后,将身上染了鲜血的大衣脱下,挂在门口的衣物架上,往身上和玄关处不动声色地喷了些除味剂,才放轻脚步,向着屋里走。

 

走进这个宽广的客厅,就会发现一件醒目的事。

 

长长的餐桌上,摆着一颗人头。

 

一颗非常漂亮的、让人看了以后根本移不开视线的头颅。银白色的柔软短发如月光,白皙的肤色里还染着淡淡的粉红。头颅半阖着眼眸,雪色的睫毛浓密如羽毛,其下苍蓝色的眼眸如冰海倒映苍天,嘴唇色泽浅淡微粉,几乎是带着魔性的无瑕美貌,像是宝石般紧紧吸引着所见之人的目光。

 

夏油杰走到桌前,没有什么停顿,从容地脱下了染了血迹的手套,才用赤裸的、骨节分明的宽大手掌去捧起了这颗头颅。

 

他用带着薄茧的指腹小心地摩挲了一下柔软又富有弹性的脸蛋,将头颅捧到脸前,轻柔地吻去他雪白睫毛上挂着的星星点点的血迹。

 

刚才有个家伙死的位置不太对。他应该是来自黑市的专业杀手之一,手都快够到这颗头了,夏油杰在千钧一发之际扔出外套里的手术刀割断了他的大动脉,大股的血飚起来,有些溅到了不该溅的地方。

 

夏油杰端详着这颗头颅,用自己的手指去细心地擦拭。

 

结果不远处的卧室很快就传来了“咚咚”地脚步敲击地板的声音,由远及近,夏油杰数着秒数,一二三,有人从里面踹开了卧室的门,冲了出来——

 

“我的头呢,夏油杰!”

 

“在这儿呢。”夏油杰早有准备,举了举手里的头颅,“悟,吃过了吗?”

 

他的目光所及处,是一具在客厅昏暗灯光下漂亮得好似艺术品的男性青年躯体。肩宽腰窄,肤色白茫茫如雪地,腰臀之间惑人的弧线隐没在客厅的阴影里,再向下就是雪白耻毛中的粉红色阴茎,垂坠在肌肉线条修长美丽的两条长腿之间。

 

唯一微妙的就是,他身后的影子里好像氤氲着黑雾一样丝丝缕缕的东西。

 

还有就是,他没有头。

 

字面意义上的没有。线条好看到让人想埋进去舔一口的深陷锁骨和脖颈上根本就没有任何东西,只是一片空气。

 

夏油杰一开始还会思考五条悟没有头的时候是从哪里发声的。后来他也不讲究了。悟说愿意让他研究,躺上手术台任他切割都行,反正都能很快愈合,但是夏油杰反而没有那么好奇了。比起知道这些无所谓的问题的答案,他发现自己更喜欢看五条悟躺在他的床上。

 

他从前有个癖好,喜欢伤害交往中的对象。不过等到五条悟之后,这个恶习不药而愈。

 

这位最强的妖精,他无论做什么也无法真正地伤害到他。

近乎无敌的实力,可以将隔开的黑雾,超强的治愈能力。这样的五条,堪称神明。

 

他以恐惧为食,必须要在人群中存活,也正是机缘巧合之下,已经杀掉了五个前女友、三个前男友还在当地下密医的夏油杰与他相遇了。

 

买回来当解剖材料的无头尸体忽然在解剖台上活了过来,还问他自己的头在哪里,真是一桩稀奇的体验。

 

好在夏油杰确实有他的头。

 

夏油有个怪癖,他杀自己的恋人的时候,喜欢砍下他们的头颅,用口红在他们的右侧脸颊涂上一些编号。不难想象,他是个对好看并且切口平整的头颅有特殊癖好的人,而五条悟的头确实两项都占,于是在某次隐秘的黑市交易中流入了夏油的手中。

 

拥有魔性的美貌的、会带来不幸与恐怖的恶魔的头颅。

 

那时,这颗沉睡中的头还被冠以这样的名号。而夏油杰从不畏惧这些,他活得比神话传说里的恶魔还要像个沾满鲜血、行走在人间的恶鬼,也从不畏惧死亡和不幸,因此在前五任买主身亡之后,他是唯一有胆量又有财力收取这颗头颅的人。

 

而揭开盖在玻璃罐子上的玻璃瓶、看见那颗头颅之后,夏油杰就将其当做了最高级的收藏品。

 

他想象不出怎么样的身体才能配得上这颗头颅,于是只是将它放置在博物架上,工作累了,就看一眼,聊当洗眼睛。

 

但就像是机缘巧合,不久之后,能配得上这颗好看头颅的身体真的出现在了夏油杰的面前。

 

浑身苍白冰冷的赤裸男体有着人类中难以想象的、最为优越的线条,掀开白布时几乎让人目眩神迷。但那种令人感到似曾相识的魔魅吸引力,在将目光移动到他空荡荡的头颅上时一定会消失,切口处深重的不可细究的黑暗几乎让人牙齿打颤。

 

夏油杰并不害怕。

 

他以欣赏的目光将这具无头的躯体看了个遍后,绕到了脖颈的切口处,准备打起医用手电筒去好好看清楚里面是个什么样。考虑到家里那颗肤色也差不多的头颅,可以考虑一些缝合,这样就可以多一具完美的收藏品,夏油杰如是想道,发现手电的光无法照亮脖子内部之后,还伸出戴着塑胶手套的手指,准备伸进去摸摸看。

 

结果,就是在这个节骨眼,这具本该没有任何反应的尸体动了起来。

 

“喂,你在干什么,刘海超怪的家伙。”那双长腿很不讲究地曲了起来,以一个大大咧咧的姿势对着空气展现了以夏油杰现在的角度根本看不见的两腿之间的私密处,然后腰部发力,唰一下坐起来,“趁别人睡觉的时候上下其手可是人品有问题的证明哦——而且我的头都不在,这你都能冲得起来?真是个奇怪的人类。”

 

好在夏油杰见得奇怪的事情多了,当地下密医久了他自然也知道一些暗处的逸闻。

 

他之后也用实际行动向因为头而跟他同居的无头妖精证明了,他确实对着没有头的也能冲得起来。不仅如此,还能比头长在脖子上的玩得花样更多更猎奇。

 

其实五条悟也不是不能把头放在脖子上。偶尔需要出门的时候,无头妖精会用绷带裹住脖子的接口,像是弗兰肯斯坦,或者差点被人割喉的不幸病人。

 

但是夏油杰更喜欢他的头颅和身体分开的时候。

传说中的杜拉罕,本来就不会把头放在脖子上。祂们会拿着自己的头颅、架着幽灵般的坐骑从死亡与恐惧的阴影中飞驰而过——对于无头妖精来说,头颅和身体分开,才是最为自然的状态。

 

不过夏油杰喜欢五条悟的头和身体分开,不仅仅是这个理由。

还因为——

 

很方便。

 

就比如现在。

 

“吃饱了。你都杀了几个了——不过真的很难吃。”夏油杰捧在手里的头颅打了个哈欠,表情困倦,还吐了吐粉红色的舌尖做出一个作呕的动作,表示对食物的挑剔。但是下一秒,他很快又像想起什么一样,没有被夏油杰顺利岔开话题,而是瞪着眼睛看他,发现了哪里不对,“怎么又回来这么晚,杰!说好的赔罪礼呢——你没买??”

 

昨晚他们玩得有些过激。

夏油杰在床上首次尝试了新玩法。其实他也不是故意的,就是在干五条悟的时候,他实在是没空给五条悟照顾前面,无头妖精又跟他嚷嚷让我射给我摸一下前面杰,难耐得要死,夏油杰双手掰开一双大白腿,实在没手,低头给人口又势必要抽出来,索性低亲了亲五条悟放在肚皮上的脑袋,然后掰开被干得本就大张的下巴,把五条悟勃起的阴茎给塞了进去。

 

猝不及防射在自己嘴里还被逼着咽了下去的五条悟今天一整天没跟夏油杰说话,还是夏油杰发短信跟他说给他带一直想吃的限量布丁才好了些。

 

结果没想到还在排队的时候手机接到了居所被不明人士入侵的通知,夏油杰只好放弃购买布丁,直接赶回来杀人。

 

“今天没有了,明天吧。”夏油杰没说自己排队排到一半了被迫赶回来,只是说,“明天我休息,我们可以一起去买,悟。”

 

但这显然糊弄不过还没消气的五条悟。

 

“夏油杰,说话不算数,你的刘海马上短一截——”

 

眼看着手里的头颅睁着眼睛张开嘴巴就要骂些奇奇怪怪的话,夏油杰眼疾手快地一顶,像是牙医般顶开没有防备的齿列,手指伸进去,撑开想要合拢的牙齿,两指衔住柔软又湿漉漉的粉红色舌头把玩起来。

 

五条悟开始“呜呜”地含糊骂人,夏油杰知道他大概是在骂他不要脸,不过夏油杰根本不在乎。有漂亮的物理意义上的妖精可以干,他还要什么脸。夏油杰手上玩弄得更加起劲,五条悟的唾液很快就湿润了夏油杰的手指,从淡色的唇角溢出来一些,而夏油杰当着五条悟的面,微笑着拉开裤子拉链,从内裤里掏出他半勃的阴茎,撸动了两下,变得硬挺后就单手拿着五条悟的头向下一些,然后握着前端往一脸不可置信的五条悟的嘴里塞。

 

操过多少次,这张嘴都还是给人的感觉那么好。夏油杰感觉到阴茎接触到湿润温热的口腔,就舒服地喟叹一声,把头摆弄了一下,调整好角度,更深地向着自己的鸡巴按了下去。

而五条悟的这颗头挂在他勃起的粗长阴茎上,要掉不掉的,好像什么特殊造型的专用飞机杯。

 

而夏油杰不仅要这样用,他还要发表感想。

 

“悟的头真好用呢。有时候你睡得很沉,我很寂寞,就只能把你的头当飞机杯用。”夏油杰用手指划过银白发丝下的头皮,缓缓地挺动腰部去操五条悟紧窒又会自己蠕动收缩去含吮的喉管,嘴里说着不像赞美的赞美,“反正悟也不需要呼吸吧?水又多得是,哪张嘴都是,喉管还会自动收缩,怎么撑都撑不裂,干坏了也会很快复原,口交上的素质也是最强的。”

 

五条悟又不说话了。

 

夏油杰看见他苍蓝色的眼瞳里因为生理原因蒙上了一层浅浅的水光,翻起来瞪了他一眼,就开始专心舔他,舌头从被阴茎压着的底下挣脱开来,开始给他去描绘茎身上鼓起的青筋,就知道这家伙大概也被引起了欲望。

 

果然,站在不远处的那具没有头的躯体的下半身,那根原本静静地蛰伏在银白耻毛中的粉色阴茎也勃起了——

 

这点上,五条悟跟普通的人类没什么不同。

他也会因为夏油杰粗暴的对待和下流话而不可避免的兴奋起来。

 

这是他们之间默认的保留情趣。五条悟甚至会因为这些而兴奋起来,只要是来自夏油杰的,给予的粗暴和疼痛他都一概接受,并且享受。连这方面,他跟夏油杰的相性也非常好,可以说十分不可思议。

 

所以在浅浅地扩张后,夏油杰就直接插入了。换作平时,他可能会给五条悟先口交一发再说,但是今天刚杀了人,夏油杰有些生理亢奋,也有些心不在焉,需要靠比较激烈和直接的性爱来释放那些不太必要的肾上腺素。

 

好在之前五条悟的口交给阴茎润滑得比较到位,沙发旁边也备了润滑剂,不然今天五条悟肯定要流点血当润滑。

 

五条悟跪在沙发上,高高撅起的雪白屁股对着他,而夏油杰掰开柔软臀肉,用龟头顶了顶软和的淡粉色穴口,才长驱直入。粗硬的阴茎直接破开熟稔于性事的肠道,内部柔红的肉壁紧窒地裹缠着侵入的肉棒,像是想要急不可耐地榨出精液。

 

夏油杰用了些力气,齐根没入后松了口气,将捧在手里的五条悟的头吻了吻,也不在意他唇边还残余的精液,在五条悟还沉浸在被插入的感觉中发愣的时候,将这颗头端正地摆在了五条悟自己的腰臀交界处。

 

“你自己扶着点,悟。”夏油杰用终于空下来的手将散落的长发抓到耳后,对五条悟的头笑了笑,说出口的话却不怀好意,“这里风景好,但小心别掉下去。”

 

话还没说完,夏油杰就动了起来。他恶劣地开始抽插,频率越来越快,下腹的结实肌肉和阴茎饱满的根部囊袋撞在五条悟的臀肉上,啪啪作响,将跪伏在沙发上的身体撞得一晃一晃的,腰上的头颅也一晃一晃的,像是行驶在风暴中的大海中的船只。

 

五条悟被蹭过敏感点的操干搞得呜咽连连,嘴唇失神地半张着,舌面上还有些浅淡的、夏油杰之前射进去的精水,唇角和眼角也因为快感变得湿润而亮晶晶的,有液体因为过度汹涌的快感而流出,在雪白的皮肤在留下干涸又再次被覆盖的湿痕。

 

那双苍天之瞳也失神地垂着,随着腰部晃荡的目光在恍惚中勉强聚焦在臀部中央。

 

夏油杰的粗硬肉棒正在高频又用力地进出他的穴口,润滑剂和肠液被高速的摩擦打出一圈珍珠般细小的泡沫,与雪白臀肉颜色对比鲜明的深色的茎身每次进出都带出一小截艳红的肠肉,淡粉色的穴口被磨得熟红,从一开始紧闭的样子硬生生地被操开成了一朵靡艳的肉花。

 

夏油杰就这么操了一会儿,头颅眼见着就要被操得晃掉在地上、身体的手除了支撑身体也没有力气去扶了,于是又抓着五条悟的脚踝把他翻了过来。

 

当然,没忘记把五条悟的头放回到他肚皮上。

 

被翻过来的五条悟向着天花板袒露出雪白的、肌理流畅分明的肚皮,上面已经被他自己射出来的精液涂满了,点点白斑几乎溅到了锁骨上。明明没有头,夏油杰却看得出他身体和头颅都是大写的茫然,显而易见头脑已经被过度的性高潮搅得一团乱。

 

头颅给他放到肚皮上,他就本能一样地伸手抱住了。

 

夏油杰就继续操他,去攻击他的敏感点,每次都大力地碾压过前列腺,听着五条悟好听的喘息和叫床声,然后向着更深处操,直到操到结肠口,将五条悟逼出无意识的哭叫。

直到那抱在怀里的头颅上,美丽的面容沾满各种体液,漂亮到无价宝石都比不上的、比天空和大海还要好看的蓝色眼睛里溢满泪水,滑落下来,冲洗他射在脸上和嘴里的精液、因为快感溢出的口水,有种肉欲又恐怖的、非人类的美艳。

 

他最喜欢的,非人类的、死亡与恐惧混杂又让人油然而生爱情的美艳。

比他见过的所有掉落在血泊中的恋人的头颅还要值得亲吻。

 

于是夏油杰操着五条悟,俯身在他头颅上、被之前的口交磨蹭到红肿的嘴唇上落下轻如落雪的一吻。

 

他亲吻着这颗不在身体上的头颅,下身却越操越狠,带着无需言说的渴求。五条悟穴口中流出来的水中在抽插之间溢出来,混着润滑剂滴落在了沙发上,把新换的沙发套都染出了点点斑驳的湿痕。而夏油杰并不在意。自从五条悟住进来之后,他们一周总要换洗好几套床单和沙发套,甚至还有地毯。

 

但夏油杰都不在乎。

 

自从五条悟出现在人生里,夏油杰就什么都不在乎了。

他在见到沉睡中的头颅第一次在他面前张开那双美丽的苍蓝色眼睛注视他、张开嘴唇吐露出话语时,满身罪孽和血腥的犯罪者就陷入了狂热的爱情。

 

他只想得到他。

他坚信他找到了独属于他的、独一无二的玫瑰。

 

想要将头摘下来就摘下来,怎么伤害都被允许,不会死去。对于夏油杰来说,五条悟是完美的恋人。但是对于夏油杰来说,五条悟也是最烂的恋人,因为怎么样都无法把他的死亡和爱情做成收藏品,反而,夏油杰自己因为是生命有限的人类,他的爱情反而会成为永生的妖精的收藏品。

 

不过没关系。

 

他愿意为爱情的化身献上心脏,即使将短暂的生命只燃烧成一刹那的火光也无所谓。

他看见五条悟的第一眼,就知道他们会相爱,这是这世间最为神秘的启示。

 

爱情的神秘,远远超过死亡的神秘。而杀人者坚信,人们只需要考虑爱情。*

 

 

 

END

 

 

 

 

瞎几把搞了点黄。

真的很xp放出,这篇。看完感激不尽。

31 Likes

与无头骑士之恋真的太好了哇哇哇哇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好带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