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果(R18,EABO) by eo

  他们违抗了上帝的命令,

逃出伊甸园   

奔向远大的未来。

 

*E-ABO,军队,架空

*上将夏(E)少校五(A转O)←副官夏(A)

 

  姓名:五条悟

  性别:男性-Alpha-未标记
  年龄:18
  部门:管理部特别事务科
  职位:行政官
  军衔:少校
  ……
  职务:处理军队日常事务,必要时管理指定人士的易感期
 
 备注
 *仅允许临时标记
  **副官有责任保护行政官的人身安全,行政官执行任务时,副官须全程监控
  ***禁止副官与行政官存在任何亲密行为
 
——————————

  
【1】
  
  早在学生时代,五条悟就讨厌京都——京都意味着陈旧的古宅,啰嗦的长辈,家族的清规戒律。而参军后,“京都”变成了咒术师军事总部的代称,更加令人生厌。
  
  京都车站还是老样子,战争的阴霾丝毫没有侵扰这座井井有条的城市,唯有一只盘旋在京都上空的蛇形咒灵,撕破了平静的表象,让人隐约嗅到战争的硝烟味。
  
  一名守在站台上的少尉看见了五条悟,连忙挺直脊背,朝他行了个礼。
  
  alpha的信息素本应互相排斥,然而,当五条悟走近时,少尉发现自己并不厌恶他身上沁人心扉的琥珀香,甚至觉得五条悟的信息素清香淡雅,是很吸引人的。他被五条悟的信息素勾走了魂,一时忘了问好,直到他走到自己面前才回过神来。
  
  “有、有失远迎!”年轻的少尉紧张得嘴皮子打颤,把官衔都叫错了,“五条少将——行政官大人!”
  
  五条悟没在意他的口误,指了指那只占据半个天空的巨大咒灵,问:“那是什么?”
  
  “噢,您一年没回京都了,有所不知。这是虹龙,军方豢养的特级咒灵,用于保护军区不受袭击。”少尉擦掉额角的冷汗,他鞠了一躬,做出引路的动作,“请跟我来,接待人员和您的新副官已经等候多时了。”
  
  五条悟皱起眉:“副官?我不需要副官,让他从哪儿来回哪儿去。”说完,他戴上圆框墨镜,大步流星地走向出站口。少尉大惊失色,一路小跑追过去,这才勉强跟上他的脚步。
  
  “这是管理部大臣的命令,要求军方必须给您配一名副官,我们也是奉命行事……”
  
  “别被管理部发现就好了,你真笨。”
  
  “副官可以照料您生活中的琐事,而且军方给您配备了汽车,您需要一个尽职尽责的司机——”
  
  “不用啦,我自己会开。”
  
  五条悟腿长个子高,很快就把少尉甩到两米开外,脚下生风地走出车站。正如少尉所说,十多名士兵和管理部官员正守在车站外翘首企足。五条悟想悄悄溜走,却在人群中瞥见了一张熟悉的脸。
  
  墨蓝色军装,高个儿,细长的倒三角眼,鼻梁高挺,薄唇,嘴角挂着公式化的微笑。

  五条悟猛地刹住脚步:“杰?!”
  
  夏油杰回过头,他看清五条悟的脸,眼睛里终于有了熠熠生辉的笑意——但转瞬就黯淡下来。
  
  夏油杰和五条悟毕业于同一所军校,同桌三年,是形影不离的死党。五条悟沉浸在旧友重逢的喜悦中,没注意到夏油杰微妙的神色变化,他热情地冲向挚友,在离夏油杰几步远的地方一跃而起跳到他身上,然后抱着夏油杰的脑袋,响亮地亲了两口他的脸颊:“没想到是你!”
  
  “我也没想到。”夏油杰怕五条悟摔着,用手托住他窄小的屁股,“毕业后我就被调往南方,已经整整一年没见了,拍电报你也不回。”
  
  五条悟撅起嘴:“没办法嘛,我在前线太忙了,没时间回电报。”
  
  夏油杰和五条悟抱在一起卿卿我我,接待人员则瞠目结舌地看着他们,不知该如何是好。
  
  夏油杰注意到其他人惊愕的视线,这才松开胳膊,把五条悟放了下去。他朝他们点头致意,将五条悟护送到汽车上。
  
  “杰,我们要去哪里?”五条悟扯开领带,总算从军服的束缚中解脱出来,“我昨天还在前线呢,突然就被调回京都了,所有人都不肯告诉我发生了什么。”
  
  “行政厅。管理部大臣要见你。”
  
  五条悟正在摘帽子,头也没抬地问:“他找我干嘛?”
  
  夏油杰嘴唇绷成了一条细线。
  他沉默半晌,说:“你很快就知道了。”
  
  -
  
  五条悟确实很快就见识到了管理部的手段。抵达市政厅后,他在会议厅见到了管理部大臣,一个相貌神似兀鹫的老头。
  
  管理部大臣请五条悟坐在自己面前,挂着一副皮笑肉不笑的表情,慢条斯理地将一张纸递给五条悟:“这是你的委任书,五条少校。你将作为随军行政官,被遣往军队。”
  
  五条悟掂起那张纸,视线掠过姓名和年龄,直接转向最后一行大写加粗的“职务”。
  
  “‘处理军队日常事务,必要时,管理指定人士的易感期。’”
  
  易感期三个字被划了下横线。
  
  卑鄙无耻。五条悟心想,高层那帮老混蛋狼狈为奸,他损害了高层的利益,这些人就剥夺他的实权,用如此下作的手段逼他就范,恨不得敲骨吸髓,榨干最后一点利益才罢休。
  
  “你不是beta,这个任务未免太强人所难了。其实,我有一个办法,能让你官复原职。”管理部大臣颤巍巍地站起来,走到五条悟身边。尽管他和五条悟此前素昧平生,却能轻松地装出一副推心置腹的姿态——这可是管理部大臣的拿手好戏。
  
  他压低嗓音,说:“我可以安排你和首相见一面,你战功赫赫,是咒术师的英雄,只要拒绝这份委任,再向他求个情、表达忠心,首相一定会把你调回军部。”
  
  五条悟目光锐利地扫了管理部大臣一眼。
  
  “拒绝?”他顿了顿,口吻变得散漫而轻蔑,“不,我觉得挺好的。”
  
  管理部大臣的笑容僵在了脸上。

  五条悟,所向披靡的最强咒术师,曾带领军队拿下近百场战役。然而,自从半年前的津轻战役后,他多次违抗军令、拒绝参战,军衔也从中将一路降到少校。两周前,五条悟消极应战导致秋田县失守,高层终于忍无可忍,把他调到管理部思过。

  管理部大臣本想将这块烫手山芋丢给军方,怎料五条悟答应得那么爽快,他精打细算的谋划也全部泡汤了。他脸上用皱纹堆出来假笑消失了,面无表情地把桌面上的电话机移向自己,一边拨号,一边朝秘书做了个手势。
  
  秘书递给五条悟一个未拆开的薄信封:“这是您负责管理的军人名单——请放心,只有一个人。”
  
  “是谁?”

  秘书偷偷看向管理部大臣,见他没注意这边,才敢低声回答:“他的身份受严格保护,我们只知道他是一名军衔很高的Enigma男性。”
  
  这时,管理部大臣终于点头哈腰地打完了电话,他放下听筒,幸灾乐祸地对五条悟说:“他要求立即和你见面。”

  -
  
  五条悟坐进副驾驶,把一张写着地址的电报塞到夏油杰手里:“喏,去这个地方。”

  说完,他顺手抱住了夏油杰的一只胳膊,黏在他身上不肯松开。夏油杰也是alpha,但他的信息素却很合五条悟的胃口,五条悟很喜欢靠在他肩膀上,小猫一样嗅他颈间那股苦橙叶的香味。
  
  “悟,我没办法开车了。”夏油杰无可奈何地说道。他见五条悟怀里揣着一张信封,随口问他:“那封信是管理部大臣给你的吗?”
  
  “哎呀,我差点忘了。”经他提醒,五条悟才想起自己随手把信封塞进了外套里,“对,是他给的——这里还有一张委任书。”
  
  五条悟把委任书递给夏油杰。夏油杰逐字逐句地看了一遍,他的手指越来越用力,在纸张上掐出了几道折痕:“抱歉,悟……我之前就猜测高层可能针对你,但没想到他们会如此下作,把beta的任务交给你。”
  
  “又不是你的错,杰。”五条悟耸耸肩,“我会解决的,别担心了。”
  
  五条悟见夏油杰还是眉心紧锁,为了调节气氛,他指着备注中的最后一行字,念道:“‘禁止副官与行政官存在任何亲密行为’。”
  
  听见这句话,夏油杰握着方向盘的左手突然攥紧了。
  
  他瞟了五条悟一眼,说:“看来以后要保持距离了,悟。”
  
  五条悟哈哈大笑:“我们都是alpha,能有什么亲密关系?”
  
  “说的也是。”夏油杰笑着摇摇头,语气平静地附和道。他把委任书还给五条悟,故作镇定地蜷起手指,不让他看到自己汗湿的掌心。
  
  五条悟收起委任书,又把信封抽了出来,他看着信封上的火漆印,啧啧称奇:“这是绝密资料啊。”
  
  夏油杰立即坐正身体,目光从信封上移开了:“悟,我等级不够高,没有权力查看机密档案。”
  
  “你不好奇吗?”
  
  夏油杰摇头:“如果我看了那封信,就违反了第二十一条军规。”
  
  五条悟瘪瘪嘴,把信封塞到口袋里:“杰总是一本正经的。”
  
  “我希望你也一本正经的。”
  
  夏油杰踩下油门。随着引擎轰鸣的嗡嗡声,汽车驶离行政厅,朝祇园开去。
  
  -
  
  地址是一家祇园附近的咖啡厅,那名神秘的enigma还没到,五条悟就挑了个靠墙的位置坐下来,恰好能看见窗外,又不引人注目。
  
  夏油杰就坐在隔壁桌,穿着副官的墨蓝色军装,领口一丝不苟地扣到下巴,帽檐压得很低。夏油杰用深紫色的眼睛盯着五条悟,五条悟发现他在偷看,朝他做了个鬼脸:“别盯着我,杰。”
  
  “我在记录你的行动。”夏油杰举起手里的记录册和钢笔,“这是我的工作。”
  
  五条悟吐了吐舌头。这时,外面传来车轮轧过石子的声音,一辆无牌照的汽车停在人行道旁。
  
  无牌照,是军用车辆——五条悟和夏油杰交换了一个眼神。
  
  车门打开了。一只军靴从敞开的车门里跨出来,接着是一条穿深灰色军裤的腿,一个身披戎装的男人走下车,踏上了咖啡厅的台阶。

-tbc-

13 Likes

【2】
  
  那名军官穿一身高级将领的灰呢制军服,这套灰色军装被管理部大臣穿得像条麻袋,在他身上却英姿飒爽。
  
  军帽遮去了他大半张脸,直到他走进咖啡厅,五条悟才看清他的面容。
  一双三角眼,鼻梁高挺,又硬又密的黑发披散在脑后。上将的相貌和夏油杰如出一辙,只是个子更高、身条更健壮,肩宽腿长,站姿像一把出鞘的武士刀。
  
  五条悟诧异地瞥了夏油杰一眼:“你亲戚?”
  
  他的旧友同样困惑不解:“怎么可能,我没这号亲戚。”夏油杰放下钢笔,对五条悟说:“悟,管理部大臣给你的信在哪里?”
  
  五条悟反应过来,连忙翻出那封皱巴巴的信,撕开封口,抽出一张牛皮纸。
  “夏油杰,特级咒术师,军衔上将,Enigma男性……”五条悟一目十行,目光很快就移到了最底端,“来自十年后的咒灵操使,因吞噬特级咒灵‘善狐’失败,被卷入时间流,回到现世。”
  
  五条悟小声说:“杰,他是十年后的你。”
  
  夏油杰尚未回话,马靴踏过瓷砖的声音已步步逼近,来到五条悟身边。夏油上将摘下帽子,朝五条悟略一点头:“下午好,少校。”
  
  “下午好,上将。”五条悟甚至没站起身,就这么安安稳稳的坐在椅子上,漫不经心地敬了个礼。然而夏油上将非但不恼,还笑眯眯地在五条悟对面坐下来。
  
  夏油上将似乎是位名人,自从他摘下军帽,在场的夫人小姐们的目光就都黏到了他身上,五条悟还时不时听见她们细碎的议论声,“一表人才”四个字的出现频率格外高。
  
  看来,夏油上将不光是位战功彪炳的军官,还是众多omega的梦中情人。

  Enigma能将Alpha强制转化为omega,因此五条悟的长辈格外小心,不让家中唯一的子嗣和他们接触,这是五条悟第一次和Enigma单独谈话,在好奇心的驱使下,他吸了吸鼻子,想闻一闻夏油上将的信息素。然而夏油上将用了阻隔剂,五条悟一吸鼻子,只能嗅到咖啡的甜香。
  
  二人落座不久,侍应生端上来两杯气味香醇的清咖啡,把五条悟的小心思彻底搅散了。
  
  夏油上将夹起三块方糖丢进五条悟的咖啡杯里,细心地搅匀后,才将杯子推向他。他对五条悟关怀备至,简直像对待一名需要照料的柔弱的omega,让五条悟很别扭——更何况他喝咖啡时确实习惯加入大量方糖,就更别扭了。
  
  五条悟心烦意乱地接过咖啡杯,手指却不慎碰到了夏油上将。指腹和手背接触的瞬间,五条悟嗅到了enigma信息素的气味。
  
  不浓,气味清淡,和夏油杰相同的苦橙叶的味道。五条悟的心跳突然紊乱了,心脏像只发疯的野鹿,在胸膛里上下撞动,他感觉全身的血都涌到了面部,双颊滚烫,耳根也热了起来,烧得脑袋都晕了。
  
  五条悟的脸越来越烫,他心想自己必须说点什么,否则对方会注意到他涨成浅红色的脸颊,以及突然加重的喘息。

  五条悟故作轻松地说:“军校毕业以来,我一直驻扎前线,没有在管理部工作的经验,是第一次做——”向来伶牙俐齿的五条悟突然舌头一滑,咬词了:“——做、这种事……”
  
  “‘这种事’?”夏油上将仿佛故意要五条悟尴尬,一手撑着下巴,神色自然地问他,“哪种事?”

  二十八岁的夏油杰简直是个无赖。五条悟不擅长对付诡诈的夏油上将,看着他轮廓分明的脸、闻着他身上若有若无的苦橙叶的香味,血液被煮沸了似的,双腿也有些发软,别说控制表情,连该说的话都忘得一干二净。
  最终,五条悟不敌夏油上将赤裸裸的目光,红着脸扭开脑袋。
  
  “按照管理部的惯例,你要随军前往战区,”夏油上将压低了嗓音,“协助我度过每个月的易感期。”

  五条悟攥紧刚脱下来的皮手套,掌心在上面留下了浅浅的汗印:“……我不想被标记。”
  
  “放心,我不会强迫你。”
  
  五条悟看着夏油上将的笑容,双颊莫名其妙地涌上一股热流,心跳也加快了。他急匆匆地把甜咖啡一饮而尽,问:“你什么时候去战区?”
  
  “明天早晨。”夏油上将扫了五条悟一眼,改口道,“抱歉,我忘了你刚回后方,趁这个难得的机会,在京都休息几天吧。”
  
  五条悟不买他的人情:“没关系,就这样定了,明天你来本家接我。再见。”
  
  说完,五条悟迈开腿,逃跑似的快步冲向门口。他逃得仓促,军帽被孤零零地落在了餐桌上,隔壁桌的夏油杰只好,却被上将拦住了去路。

  “你喜欢他?”
  
  夏油杰停下脚步,冷冰冰地瞪着他不说话。两人就这么一声不响地僵持着,直到五条悟从门边探出脑袋,咋咋呼呼地喊夏油杰的名字:“好慢啊,杰!还愣着干什么!”
  
  上将这才皮笑肉不笑地侧过身,让出一条通道。夏油杰动作僵硬地对他行个军礼,走了。
  
  -
  
  二人回到汽车上,夏油杰预热发动机时,五条悟用皮手套抽了一下他的手臂,问:“杰,你今晚住哪里?” 
  
  夏油杰如实回答:“军营。”

  五条悟瘪瘪嘴:“去军营多没意思,我刚好要回家,和我一起吧。”

  就这样,夏油杰稀里糊涂地在五条家留宿了。
  
  五条家的府邸位于京都市郊,是一座百年历史的老宅。宅邸附近恰好有一眼温泉,建筑师利用这得天独厚的条件,将温泉引入房屋,建造了室内温泉池。五条悟在温泉池里泡得全身泛红,像一树盛开的樱花。

  泡完澡,夏油杰和五条悟穿着浴袍回到房间。五条悟想和夏油杰叙叙旧,就让佣人在卧房里加了一套床褥,二人住同一个房间。
  
  他们坐在矮桌旁,有一搭没一搭地下五子棋。下棋是次要的,聊天才是夏油杰和五条悟的主要目的,旧友相逢,免不了回忆往昔,二人从刚入学有个同学被铅笔扎了屁股,聊到五条悟用军校毕业证擦桌子。夜色渐深,很快就到了后半夜,他们的谈话却越来越热烈,笑语不断。
  
  五条悟笑得冒汗了,顺手扯开衣襟,用手掌上下扇风。他皮肤白,平时又总裹着军装,脖子以下的皮肤尤其白嫩,在电灯光下亮得晃眼。
  
  夏油杰被五条悟衣领下的风光晃到了眼睛,五条悟浑然不觉,继续用那张嫣红的菱形唇念念叨叨。如今正值深冬,室外是无尽的风雪,封闭的室内却灯火通明,房间角落摆着两盆炭火,火焰偶尔发出噼噼啪啪的脆响。暖气烘得人醉酒似的全身发软,五条悟体温升高了,颈侧的琥珀香也愈发浓醇。

  五条悟见夏油杰突然不说话了,顿时有点扫兴。他踢了踢他的膝盖,问:“杰,你在听吗?”
  
  夏油杰只能找个不像样的借口搪塞过去:“我困了。”为了增强谎话的真实性,他还打了个哈欠:“早点睡吧,明天还要去前线呢。”
  
  夏油杰走向床褥,五条悟立即抱着枕头跟过去,牛皮糖似的黏在他身上:“我想和你一起睡。”
  
  “别闹,刚才不是还嫌热吗?”
  
  “炭火快灭了,过不了多久就会冷下来的——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怕冷。”
  
  说完,五条悟钻进被子里,不肯走了。夏油杰拿他没办法,只好和五条悟共享一张床铺。
  
  夏油杰的头发披散在脑后,摸起来是毛躁的、冰凉的、扎手的,五条悟想给他扎三股辫,但夏油杰头发太硬,刚松手辫子就散开了。五条悟心想,听说头发软的人脾气好,夏油杰就是个反面证明——性格和头发一样倔强。
  
  五条悟还想给他扎头发,却被夏油杰握住了手:“睡觉,听话。”
  
  五条悟终于安分了。但他安分了不到五分钟,又像个多动症儿童一样四处摸索,孩子气地抓着夏油杰的胳膊,捏他凸起的静脉。
  
  夏油杰忍无可忍,握着五条悟清瘦的手腕,把他摁在柔软的床褥上。五条悟是术式天才,夏油杰则精通格斗,他利用体能优势将五条悟压到身下,让他动弹不得。

  五条悟的脸埋在枕头里,笑得喘不上气:“杰,快放开我!”
  
  “那你保证不闹了。”
  
  五条悟眨眨眼睛:“这可说不定。”
  
  说完,五条悟再次挣扎起来,他的浴袍本来就松松垮垮,这下彻底被掀开了,露出一截白净的颈子。
  
  Alpha不能标记另一名Alpha,但可以将信息素注入对方的腺体——这意味着明晃晃的示威和侵占,同时也带有一丝若有似无的情欲含义。
  
  夏油杰居高临下地看着五条悟,他颈部的皮肤被热气熏得略微泛红,仿佛专门等夏油杰咬一口。
  
  “小心我咬你。”
  
  五条悟毫无危机意识,以为夏油杰在闹着玩,笑嘻嘻地踢了他一脚:“你咬啊!”

  
-tbc-


34 Likes

喜欢这篇555 可惜没后续了

3 Likes

啥???没后续?

2 Likes

什么时候更新啊

蹲蹲后续啊!

好喜欢,还有机会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