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五】10.6完结 现代极道AU:沉溺 (深藏不露下属杰x黑道家主病娇偏执悟)

罪恶的夜,欲望的深渊,深不见底的沟壑。

81 Likes

偌大而又空旷的卧室,凌乱的衣衫被扯得到处都是,倾倒在地的红酒瓶,还未完全干涸的红色液体散发着阵阵的酒香,一只高脚杯已经掉裂了杯沿,破碎在一旁无人理会。

缠绵悱恻的两具肉体,在奢华的大床上尽情纵欢,喘息与呻吟随着节奏的律动在不时的响起,一双冷白肤色的双臂紧紧搂在身上人的脖颈,两人的肤色对比成了黑色床单上最鲜明的极端,情事的紧锣密鼓一直延续到高亢的叫床声倏地拔尖,才渐渐地回归停息,半晌后,一只装满了精液的套子被随手丢到了床下,两人的肉体并没有随着性器的抽离而跟着分开,又温存了好一会儿后紧贴在一起的身躯才将将分离。

“杰,又有不听话的狗开始不安分了,要怎么处理才好呢?”处于下位的白发男人懒洋洋的开口,过度叫床而嘶哑的声带在此时有些沙哑的意味。

“狗就是狗,如果有了不安心噬主的念头,那就直接杀了吧。”主动位的黑色长发男人语气淡薄,两人三言两语间便确立了生死之事,仿佛他们所说的就是路边咬人的野狗一样,“你想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吧,我会去执行的。”

白发男人咯咯的笑着,手指穿过了对方黑色的长发,一直到头皮都被揪得生疼,黑发男人却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看着对方这任凭自己掌控的模样,白发男人满意的松开了力道,改为擒住他的下巴,仰起头细细的嘬吻着他的薄唇。

“杰……其他的狗再怎样的肆意狂吠我都不会在乎,但是只有你……唯有你,要永永远远的陪在我的身边,站在我的身侧一步也不要离开,好吗?”

“我已经在你的身边了,悟。”

在去执行处理叛徒的任务之前,夏油杰先去了一趟医院,黑色的Lotus停在了固定停车位上,身后不远不近的跟着的黑衣人见夏油杰从车子里出来之后,他们便停在了原地,目送着他抽了一支烟后才走进了医院。

身后跟踪的人是夏油杰早已习惯的存在,自己如今这个位置,自然是有不少人都在盯着的,不管安排人跟着自己是为了在敌人的眼下保护,还是单纯的安插眼线以防自己也有不轨的举动,这些都不在夏油杰的考虑范围之内,烟草的辛辣味逐渐替代了嘴里的精液味道,他在进入医院大厅之前啐了一口,出门有些急,而那人又要的厉害,他便只能先给他口了一次,没来得及漱口,一路上男人的鸡巴味都在嘴里缭绕,这会儿哪怕是抽完烟还是觉得有些余味,希望硝子那边会有口香糖之类的清口糖果吧。

运气不错,夏油杰眼尖,一眼就看到了硝子办公桌上的木糖醇。

刚倒出两片塞在嘴里咀嚼,一阵清脆的高跟鞋踩地的声音便由远及近,夏油杰把木糖醇罐子放回原地,后背就挨了不轻不重的一下子,“人渣,谁让你偷吃我的口香糖的。”

家入硝子将袭击夏油杰的凶器文件夹随手丢到了办公桌上,看着对方投降状的举起双手的动作后便很自然的翻了个白眼,右手习惯性的缠起一缕发丝在指间勾动,“要出去?”

穿着长风衣的夏油杰点了点头,“去B市一趟,一会儿就出发,快的话今天下午就能赶回来。”

硝子知道他在做的无非就是上不来台面的一些违法勾当,他们都是老相识了自然很有默契的不会在这个话题上深究,而夏油杰此行的目的她也算是一清二楚,“还是老样子,利培酮一瓶,五条这段时间的状态不错,继续让他稳定下去,两三年不犯病不成问题。”

夏油杰接过药瓶后却没有像以前那样道谢离开,他摩挲着小瓶子的包装,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硝子跟这两人相处的时间不短,一看他这异常的表现就觉得要出事,“你要干什么,夏油?”

“没事。”夏油杰笑笑,“我在想,如果悟坚持吃药,但是还是受了刺激的话,他的病情还是会加重吗?”

“这可不像你会说出的话,夏油。”硝子冷然的抱起双臂,做为五条悟和夏油杰曾经的同窗,目前五条悟的主治医生,夏油杰又是每次来帮他开药的患者家属,硝子可不认为他会平白无故的冒出这么一句没头没尾的话出来。

“随口一说罢了,如果可以的话,还请硝子帮我保密哦。”夏油杰伸出一根手指抵住了唇瓣,硝子知道他指的是五条悟安排的日常跟着他的眼线们,便点了点头表示默许,他俩的事情自己正好也不愿意掺和的过多。

目送着夏油杰远去的背影后,刚结束了一台手术的硝子还没有喘口气,急匆匆跑过来的护士便又给她带来了患者发病的急讯,硝子早已习惯了忙碌的医生生涯,抄起病历本便往外面走去。

办公桌不起眼的角落里,一张摆在各种杂物后面的相片,却默默记载了曾经一段青葱难忘的岁月,照片是三人的合影,两男一女,都是还带着些许稚气的年纪,对着镜头笑得无忧无虑。

五条悟,日本传统规模最大、传承年代最久远的黑道世家五条家的第九代目领袖,在年少时曾经隐瞒了家世身份就读了警校,并且在校内与同期夏油杰和家入硝子组成了三人小组搭档,不同于五条悟和夏油杰的专业是将来从事一线警察的刑事侦查学,硝子的专业则是法医学,不出意外的话将来五条悟和夏油杰都会在干警的岗位上就业,但是变故却在大四实习期的那年发生了,五条悟和夏油杰在追捕职业杀手伏黑甚尔时不慎中了埋伏,五条悟被重击了头部,而夏油杰也身负重伤,虽然两人合力将重犯击毙,但是均留下了不小的后遗伤症。

而也就是在那时,先前一直精神状态与常人无异的五条悟突然发了狂,后来证实是伏黑甚尔重击他的头部后一并引发了他身上曾经潜伏的家族遗传史——据说五条家祖上的多位家主,都患有严重的精神狂躁症,警校此时已经无法在对五条悟进行管理,而他的身份也是第一次在同窗夏油杰和家入硝子面前揭示,大四的下半学期他被家族强制办理了休学并带走治疗,而夏油杰胸前曾经被杀手划开的十字,那几乎要了他整条命的重创,也在他的身上永远的烙下了疤痕。

后面夏油杰再次重新见到五条悟时,那已经是距离毕业的一年之后了。顺利当上一线干警的生活远比想象中要无聊的多,但是夏油杰仍然凭着自己优秀的工作能力成功在一票菜鸟新手警官中脱颖而出,逐渐被上级重视,开始接手一些秘密任务,一直到他被日本公安总部直接委任处理国家层级的案件,但是与这些穷凶极恶的罪犯相处久了,夏油杰逐渐被直面的人性丑恶所刺激的难以忍受,甚至一度生起了逃离的念头。

五条悟那边的状况比起夏油杰来说只能是更加糟糕,他遗传的精神病史非但没有随着退学在家休养而得到好转,反而被家族里一些勾心斗角的破事给刺激的病症愈发严重,于是矛盾的不断累计后,再又一次的家族会议上,他被一些守旧的老顽固们吵得头疼欲裂,最后实在是没憋住当场爆发,直接抄起一旁壁柜上刀架摆着的武士刀,把一屋子腐朽的老橘子们给砍得干干净净,哀嚎声混着鲜血的黏稠溅在了和室的纸门上,只需一晚,已经继任家主的五条悟彻底凭借一人之力摆脱了家主之位被长老们所架空的尴尬局面,彻底掌控了整个五条家。

坐在已经全部大换血的干部们中间的首位席上,披着和服外套的五条悟摸着下巴若有所思,即使和室内点燃着高贵的檀香,但空气中隐隐约约还是有些许血腥味的残留,这是昨夜旧势力全部肃清的证明,看着坐在两排忠心的干部们,这些全身心追随自己的年轻新势力,五条悟却还是觉得哪里有些空缺。

因为饱受精神疾病摧残的神智突然不受控制的想起了自己曾在警校里度过的三年时光,那里有他玩得好的同窗,有关系不错的学姐和学弟们,以及……曾经温柔安抚自己的好兄弟、挚友以及男朋友,那个曾经在杀手伏黑甚尔的利刃前舍身为自己挡了一刀的夏油杰。

五条悟几乎是在瞬间就下了决定,这个世界上还有能力让自己脆弱的神经得到缓解,并且能获得自己信任的,唯有与他全身心相爱的夏油杰。

他必须,要回到自己身边。

那是个嫌疑人身藏数斤炸药的案子,因为情报的失误,夏油杰差点没被炸得尸骨无存,而且敌方的火力迅猛,他这边的小组只有三个人,躲在暂时用于藏身的承重墙后,夏油杰快速分析着眼下的局势,毕竟对方目前有炸药在手,现在已经不是急攻就能解决的问题了,如果对方被逼上绝路后在点燃炸药包,他们所有人都只有同归于尽的下场。

就在夏油杰正在计划着突围的时刻,头顶突然传来一阵震耳欲聋的噪音,随即就是整个废旧码头仓库的铁皮房顶被吹开,一架直升机居然出现在了他们头上方,敌方的注意力被直升机吸引住了,立刻集中火力往直升机上射击,可是他们的冲锋枪在铜墙铁壁的金属壳子面前哪能值得一提,于是随着直升机自带的扫射机枪一阵突突后,敌方的堡垒被炸成了一片废墟。

“队……队长?”夏油杰手下的下属们都被眼前突然空降的直升机给吓傻了,就连夏油杰本人都是一脸的懵逼,随着直升机缓缓降落在天台之后,他们也立刻提高了警惕,握紧手里的枪支随时待命,直到一个人影从直升机里跳了出来,他一身纯白色的阿玛尼大牌高定西装,颀长的身躯宛如国际超模一样耀眼,夏油杰抹了一把脸上的污泥,他才在枪林弹雨中摸爬滚打一番,此时浑身破烂的像个叫花子,他远远的看着那高挑的身影,瞪大的双眸里满是不可置信。

“杰!”

那天五条悟空降到自己的任务现场后,把陷入苦境的自己给高调的救了出来,并且当场就邀请自己以后去他那里工作,夏油杰其实早就厌烦了刀口舔血的生活,不仅是警察的生涯,他对这种打打杀杀的日常也没了曾经的热血,但是面对五条悟的邀约,这个他在警校就读时深爱的男友,他还是没有狠下心决绝,同意去他的身边帮忙。

一直到现在,差不多已经有三四年的光景了吧。坐在越野车的后排,夏油杰看着眼前不远处的海边别墅,有一搭没一搭的玩着手里的打火机,前排负责开车的属下正从车内前视镜里时不时观察着他的举动,在等待着他的命令好向着任务地点冲去。

五条悟是日本最大的黑道世家五条家的家主,他们的生意自然都游走于法律的限制之外,各种黑色产业链同样也聚集着天价的财富在源源不断的增长,夏油杰做为五条悟名义上的下属,实际的搭档,以出身刑警的良好素养替他扫清了不少的障碍,而在外人眼中两人是密不可分的好兄弟,在私下却是每晚都在同一张床上纠缠做爱的爱侣,每当夏油杰为了五条悟杀完人归来,两人都免不了在床上疯狂的交媾一番用以慰藉庆祝,性的快感伴随着杀人的禁忌总是能增加更多的乐趣,而自从身边有了一个不管是在外还是在内都能哄得自己无比开心的夏油杰存在后,配着定期服用的镇定药物,五条悟那狂躁的精神病症居然也奇迹般的压制了下来。

“杰……永远的陪在我的身边吧,你可以……尽情的占有我、享用我,我是你随时随地都可以肏的婊子,怎么用我都无所谓,要尿在我的肚子里吗?”

午夜汗水与淫液交融的忘我时刻里,精神病症的恍惚让五条悟口不择言,在他身上耕耘的夏油杰则以口封住了他的胡言乱语,下体更加大力的律动加深了这场性事的激烈程度,一直到双方都筋疲力尽,在欲望的地狱里无限沉沦。

“目标出现了,夏油大人。”

下属略显激动的声音打断了夏油杰的沉思,打火机的摩擦瞬间停止,夏油杰定睛看向那个从豪车里慢吞吞走出来的男人身影,指尖叩了叩车窗的沿线。

“行动。”

一番激烈的交火过后,甚至可以说是夏油杰一方的单方面袭击,对面几乎都来不及拔枪就统统倒下,目标男人在保镖们的护送下一路往别墅内跑去,而夏油杰却懒得多费功夫,从下属的手中接过重型机枪,一发重弹就把整个大门给轰飞了出去。

十数分钟后,已经成功攻陷别墅的夏油杰一行人占据了整个客厅,他细细打量着奢华客厅里的一切,精致的鹿首被固定在了墙面上,而整个别墅里到处都摆放着价值不菲的古董饰品,戴着手套的右手轻轻划过一盏夜光杯,夏油杰坐在了正中央的真皮沙发上,身后,便是实枪核弹的五条家下属们。

“求求你!求求你!我再也不敢了,放了我吧、放了我吧!”臃肿肥胖的男人此时正跪在地上哭天喊地,他的背后就是观赏着海景的大视角落地窗,一望无际的海岸线从他的身后透了过来,夏油杰点了支烟,气定神闲的就好像是来到了海边度假,“在胡说什么呢。”

“自己做了什么事,还需要我再跟你重复一遍吗?”夏油杰的声音很轻,而就在他跟胖男人说话的时刻,一阵啜泣声突然从一旁的拐角处传来,夏油杰挥了挥手示意下属们看好男人,自己则向着哭声传来的地方走去,一把踹开了二楼楼梯间的暗门,就见两个衣衫不整的小孩子正惊恐的抱成一团,她们全身上下布满了青青紫紫的痕迹,其中一个黄发的小女孩连眼睛都无法全部睁开。

娈童。

夏油杰皱紧了眉头,客厅里被控制住的男人还在喋喋不休的求饶,而夏油杰的脑中却突然再次复盘起了自己那个疯狂的计划,他的眼神略略一扫追随自己过来行动的人手,全部都是五条本家自身的势力,所以他们并不清楚自己和五条悟上不得台面的肉体关系,更也不会猜测到自己计划实施的缘由,那个胖男人是自己计划制胜的关键,目测了一下他离落地窗的距离,夏油杰的心中有了考量。

“别怕,以后和我一起生活好吗?”夏油杰压低了声音,他的提议让两个还在惊慌中的小女孩愣住了,但是没等她们反应过来,把她们救出生天的男人便俯下身摸了摸她们的头,“……很快的,我马上就回来接你们。”

在看到夏油杰已经发现了自己豢养的娈童之后,误以为他是对小姑娘们同样起了龌龊的心思,胖男人突然像是抓住了最后一线生机,连忙大喊大叫起来,“夏油大人!只要你能饶我一命,那两个小丫头我直接送给你!她们俩还是雏儿,我留着慢慢开苞的,不过没事你想要的话今晚就能用她们!求求你绕我一命吧,我的所有钱、所有资产,我全都过户在你的名下!”

一路径直来到了胖男人的面前,夏油杰面无表情,突然俯身一把掐着他的脖子把人强行的拽了起来,并且快速往落地窗的方向带了几步,身后的众人见状都跟着一惊,但他们也都清楚夏油大人平常帮家主铲除了多少障碍,他是家主全身心信任的角色,所以其余下属们不疑有他,眼睁睁看着夏油杰把胖男人一把抵在了玻璃上。

胖男人吓得肝肠寸断,嘴里更是胡言乱语一阵乱喷,而夏油杰却在此时松开了桎梏在他脖颈上的力道,胖男人哪怕再不济也立刻察觉到了这千载难逢的求生机会,他本想反制住夏油杰把他挟持成人质,却没有想到他平时好吃懒做,在身高上更是比身强力壮的夏油杰矮了一个头,所以在手无寸铁的情况下又怎么能压得了他,情急慌乱之下,胖男人发现夏油杰似乎是朝他翻了个白眼。

就好像,是在鄙视他是个没用的废物一样。

机会给你你不中用啊。

没人看清接下来的事态是怎么发展的,身后便是广阔无垠的大海,而夏油杰的身影竟从大开的落地窗前整个人翻了出去。

目瞪口呆的胖男人直到被随后而知的子弹打成了马蜂窝也没反应过来夏油杰是怎么掉下去的,不过他身为叛逃落得这么的下场也是咎由自取,人马们争先恐后的跑到夏油杰跌下去的落地窗前,茫茫的海面看不到一丝人影的踪迹,唯有重物落水溅起的浪花激荡还在证实,夏油杰真的掉进海里了。

“杰,死了?”

落地窗前的人,换成了匆匆赶来的五条悟,他依然是一身钟爱的白色服饰,宛如漆黑地狱中纯白的恶之花,湛蓝的双眸看着平静的海面,就连话语中也是没有一丝一毫的杂余情绪。

可是无以言表的冰冷,却骤然席卷了在场的所有人身心。

曾经因为夏油杰的陪伴而压印的疯狂念头,随着众人宣告他的死讯后,如碎裂的冰面一样瞬间把虚假的表象击碎,五条悟的眼前又开始浮现出那个恶魔的影子了,脑中错乱的神经呈现出光怪陆离的影像,他一把拔出了别在腰后的枪支,向着身后下属们抬起了手。

扑通,下属们见状立刻跪坐一团,他们正是跟随夏油杰前来剿灭叛徒的人手,也是眼睁睁的看着他从窗前掉下去的,站在他们后面包抄的是护送五条悟前来的保镖,在看到五条悟拔枪的瞬间,他们也立刻追随主人的行动把枪口对准了这些人。

“砰”

一声枪响后,下跪的众人们心里跟着一哆嗦,但是神奇的是在场并没有任何一个人倒下,而五条悟的持枪的手却是对准了窗下的大海,一阵水波翻腾,血水在大海中翻涌而出,被射中的鲨鱼翻起了鱼肚白。

“都给我滚到海里继续去找杰的身影,再给我杵在原地不动的话你们就统统去海里陪他!”

那天夏油杰在坠海后便彻底失踪,五条家沿着岸边搜寻了许久,才在一处不起眼的礁石旁找到了一件血衣,等交到五条悟的手上之后,五条悟几乎是百分百就确认了这正是夏油杰贴身的衬衫,自己曾经在玩笑间扯下了他的一枚扣子,而这件衬衫上相应位置的扣子正好也缺失了,指尖摩挲着衣物的纹路,五条悟久久都没有转过身来。

身后屏息等待的下属们人人自危,坠海、浅滩、鲨鱼聚集,如今又找到了血衣,这无不证明失踪的夏油杰已然遇害,甚至还可能已经葬身鱼腹,尸骨无存,而他们这些办事不力的的随从,能有什么下场也算是可想而知。

而五条悟,却始终一言未发。

“看着我手里的这根签字笔,你想到什么了?”

“把它咬烂之后再从我的嘴里吐出来,把我的一颗眼球戳出来,我想尝尝眼球的口感是不是果冻一样的胶感。”

硝子默默的记录着五条悟的病情,现在已经是夏油杰的失踪的一星期后了,他的精神病病情也不负众望的更加离谱,“利培酮还有在持续服用吗?”

“我拿去研成粉末兑在药剂里了,不得不说用来处死叛徒时给他注射的时候都能安静好多,硝子你再帮我多开一些吧,好好用啊!”五条悟笑嘻嘻的坐在诊疗椅上,湛蓝的瞳孔里却遍布着血丝,还隐隐流露出歇斯底里的疯狂。

【“如果悟坚持吃药,但是还是受了刺激的话,他的病情还是会加重吗?”】

脑中突然浮现出了夏油杰在前往那个让他生死未卜的任务前曾经对自己说过的话,硝子突然意识到了什么,但是不等她细想,五条悟突然在这时开了口,“硝子,杰来找过你……对吧?”

“对,来拿我开给你的药。”硝子的心里咯噔一声,但面上还是强装镇定。

“他跟你说什么了吗?”

“就是简单的聊天,没有什么特别的。”

“是吗?”

“当然,我骗你干什么。”

“唔……”

“少给我卖萌,我不吃这套。”硝子手下的动作已经有点慌了,开始直截了当的下起逐客令来,“可以给你继续开镇静剂,但你要记得自己按时吃,别去折腾你的那些叛徒们了,懂吗?”

“好啦好啦,硝子好啰嗦。”

在听到身后传来了起身的动静后,硝子送了一口气,就当她彻底放松警惕的瞬间,那背后灵一样的恐怖家伙却不知何时贴在了她的背后低喃,“硝子……杰是唯一能控制我病情的良药,除了他之外没有任何药物能抑制住我嗜血的渴望。”

“你可千万不要……帮助他逃离我的身边哦。”

-tbc-上篇

157 Likes

哇啊啊啊啊啊偷偷跟新文
你还有多少惊喜是我不知道的:face_holding_back_tears::face_holding_back_tears:

(上台)(整理领带)(仪表堂堂)(清嗓子):我想要做子衿风祈的狗!!(聆听掌声)(鞠躬)(潇洒)(谦逊)(踩着干净的皮鞋离开 )
并且试图亲吻:pleading_face:

7 Likes

(开着兰博基尼闪亮登场)(后空翻下车)今天也是帅哥(叼玫瑰花)(玫瑰扎到嘴)(强忍着)(推墨镜)(靠墙)怎样,ba……(滑倒)by…哎呦我(原地后空翻7200°接转体10800°左脚踩右脚,右手抓脚后跟,左手摸后脑勺一个前空翻稳稳落在你面前比心)hi,子衿老师!你是我的神啊:sob::sob:

2 Likes

妈呀,看到利培酮我整个人都抖了一下,精神治疗药物可以说是笼罩我整个大学生活的噩梦:smiling_face_with_tear::smiling_face_with_tear:

3 Likes

…大爱

预判太太会说:想要一些正常的评论……

4 Likes

好喜欢呜呜

!好家伙,瞒着兄弟们偷偷更新是吧

竟然还是完全没提到过的梗,好带感

你还有多少惊喜是我不知道的(大橘口吻)

非常喜欢一些偏执病娇受

你怎么知道我好这口的,给我写的(bushi

杰肯定没噶,他怎么可能那么容易就噶了 那也死的太窝囊了

但是我还真看不懂他想干啥,从这个角度来看,他更像没吃药的那个(bushi

期待下文!!子衿劳斯辛苦叻:rose:

5 Likes

硝:你们这对狗男男的破事为什么天天祸害我?:joy:

3 Likes

:heart_eyes:喜欢疯疯的小五

超喜歡病嬌受的!!!
期待下回:yum:傑你就認了吧,不管是一輩子+死後+轉生你都跟悟綁定了,要拆也會被抓住然後打更多死結:yum:
希望是HE​:pleading_face:會是HE對吧:pleading_face:(抖)

1 Like

媽啊好會寫:pleading_face:杰杰究竟要做什麼呢、這麼可憐的貓貓不會真的說丟就丟吧

1 Like

果然预判了我的预判

image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杰才更像是没吃药的那个笑死我了 以后硝子开药还是开双份的吧 一起吃哈哈哈

10 Likes

是HE!但是结局会有些颠覆性的反转………超出目前的一些表象认知哦

3 Likes

确实是有预谋XD 总之请期待后文的更新~

傑是想做什麼呢?

好香啊 果然悟都疯成这样了作为one and only的杰也好不到哪去了,让我大胆预测一下杰会因为接走伽场姐妹而被悟查出端倪,然后被关进小黑屋开始疯狂而又香艳且高强度的性爱︿( ̄︶ ̄)︿

好香的饭!!!想想杰翻个白眼自己往下倒掉进海里就涩死了!!!好爱疯批们

1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