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1 (双性,pwp) by 91

这是普普通通一个周四的晚上,不过严格意义上来讲,已经算是周五了,毕竟此时的时间已经过了凌晨两点。在这个时间里,所有的高中学生已经入睡准备第二天早起去上学,然而夏油杰却还在便利店里继续兼职。原因无它,只是因为凌晨打工可以获得两倍的薪水,更何况明天是周五,后天就可以开始在家休息补觉了。这个时间点客人已经不多了,夏油杰干脆就趴在收银台上打起了瞌睡,半睡半醒之间还在想着明天的课程。

忽然之间门口摇铃叮咚一声,是有客人进来了。夏油杰从收银台上睡眼惺忪地爬起来,随意地说了句欢迎光临。他揉揉眼睛观察着刚进来的客人,高挑的男人穿着一身修身的长风衣,衣长到几乎临近脚踝那里,别人穿了恐怕要拖到地上。男人戴着口罩,浑身上下包裹得严严实实,但是夏油杰还是立即认出了对方,是五条老师。

这不能怪五条悟,他实在是太容易被认出来了,亮眼的一头白发,再加上格外高挑的身形,以及那过人的容貌。那双湛蓝色的眼睛终于逼近了夏油杰,五条悟眨眨眼,似乎是认出了穿着便利店职工服的夏油杰,“哦呀,是夏油同学呢。”

“五条老师好。”夏油杰有模有样地向着老师鞠了一躬,心里有些忐忑不安,唯恐对方责骂自己这个时间点还在外面务工会耽误学习。

但是五条悟出乎意料地没有提起这茬,只是开始和他寒暄几句。这也不意外,夏油杰想到,五条悟向来是这样子自由的人,作为教师也不喜欢过度管束学生。可惜夏油杰不是五条悟班里的学生,对对方的了解也全部来自于和朋友的闲谈,无非就是很亲人,没什么架子,教学方式很有趣,以及——非常非常漂亮。

五条悟的确太有资本了,对方有张骗人的脸,只是说几句话就惹得男子高中生平白无故地脸红。夏油杰低下头去接五条悟要购买的货品,却毅然发现是盒避孕套。那盒避孕套上面写着巨大字体的0.01,夏油杰想装傻也不成,差点手抖把避孕套扔了出去,但他还是忍住了,同时脑子里飞快地转起来。

避孕套?凌晨两点这个时间里五条悟竟然出来买避孕套?不过对方确实看上去有女朋友的样子,这样倒也不算什么…但是,在自己学生兼职的便利店里买避孕套,这样真的好吗?

夏油杰忍住了自己脑海和肺腑中的千言万语,他小心翼翼地刷了条形码之后问道,“现金还是信用卡?要袋子的吧。”

“信用卡。”五条悟冲他眨了眨眼睛,开口问道,“吓到你了吗,对不起。”

夏油杰下意识地摇了摇头,然后又干干巴巴地轻轻点头,他把避孕套装进塑料袋里,非常尴尬地递出去给自己的老师,期望对方赶紧离开这是非之地。但是五条悟却不紧不慢地把信用卡收回到风衣口袋里,非常冒犯地开口调侃,“我选了草莓味道的,夏油同学喜欢什么样的避孕套?都这个年龄了肯定尝试过了吧。”

这简直是性骚扰的程度,夏油杰并不知道五条悟作为教师是这样子轻浮的人。他有点不快地回复道,“没有。”

“那夏油同学也不知道自己性器的尺寸吗?”五条悟歪了歪头,似乎真的是一副困扰的样子,他若有其事地教导着,“这可不好。生理课有在好好听吗?课上附赠的避孕套呢?”

“试戴还是有的。”夏油杰舌头打结,不知道如何应对这些忽如其来的生理问题。五条悟似乎并没有恶意,但是这一连串的问题使他快要说不出话来,夏油杰的脸烧得越来越红,“但是没有女朋友。”

五条悟点了点头,接过那个装着不可言说之物的塑料袋,然后又问道,“我这个尺寸的套子,夏油同学也能用吧?”

“这个尺寸的,稍微小了点。”

“太可惜了,那就没办法送给你用了呢。”五条悟莫名其妙地冲着夏油杰笑了一下。

五条悟知不知道自己从刚才开始究竟在说什么?夏油杰很是恼火,几乎就在发怒的边缘,然而下一秒他就彻底哑火了,那股莫名的火换了地方在烧,把他的裤子一把点着了。因为五条悟在夏油杰的面前撩起了长长的风衣下摆,他在风衣之下竟然未着丝缕,颜色浅淡的性器直接裸露在空气之中,已经是半勃的状态了。这还不够,五条悟的阴茎之下并不像正常男性一样是卵蛋和囊袋,反而有一道肉缝,两片肥厚的阴唇挤在一起相互摩擦着往外吐水,那道肉缝之间露出一条细细的电线,看不见的那部分被吞进穴里,剩下的电线被五条悟用胶带粘在大腿根处。

空气寂静下来几秒,夏油杰几乎听得到一点微妙的振动声,他的脸红了又红,人彻底变成蒸熟了的一只螃蟹。

“既然这个尺寸的避孕套没办法用,就直接进来吧,怎么样?”五条悟毫无廉耻心地在学生的面前用两根手指扒开自己的小穴,露出阴道鲜红的内里,每一寸嫩肉都渡着水光,夏油杰不用插进去就知道里面会有多湿多热。

五条悟很随意地蹬腿翻坐上收银台,用两根手指探进穴里去摸那个还在振动着的跳蛋,他的穴里水太多,滑了半天也拿捏不住那个小小的椭圆形跳蛋,好不容易挤出到了穴口,又因为挤压到了敏感点一阵不自觉的收缩,再度把那个跳蛋吞进了女穴深处。五条悟把那口水淋淋的穴呈现在夏油杰的眼前,还要不知廉耻地勾引夏油杰去摸。

夏油杰不仅是想要摸摸那口泌水的女穴,他还想插进去。如五条悟所建议的那样,直接插进去,连套子都不必使用,直接插到阴道底端然后抵着宫颈口射精——如果五条老师有子宫的话。夏油杰的阴茎已经硬到不能再硬,勃起的长度高高地顶起裤子裆部的那块布料,他都忘了如何呼吸,磕磕绊绊地问着五条悟,“五条老师,这里可是随时都有人会进来的便利店哦?”

然而发情的猫全然不看时间和地点,一心放荡地要勾着自己的学生把东西送进来止止痒。他还在小幅度地用手指推送着体内深埋的那个跳蛋,试图在玩具上榨取出更多的快感,他的穴不自觉地往外一股股吐水,一副自己玩得爽了的样子。

五条悟没读懂夏油杰的言下之意,反而担心着对方的兼职,“那杰要小心不被人发现,会被开除哦。”

夏油杰很想提醒五条悟,被发现的话也是他作为失格教师先被开除,然而五条悟现在一副爽傻了的样子,想必也不会好好听取自己的话。夏油杰叹了口气,带着最后一点理智去货架上拿了自己能用的型号的避孕套,然后不怎么熟练地自己拆开锡纸包装,嘴上还说着,“老师一会儿要记得付这盒套子的钱。”

五条老师不知道为什么已经演变成了痴女的模样,满脸痴迷地伏下身用脸紧贴着夏油杰完全勃起的性器,主动地拿舌尖顶着那枚沾满润滑油的避孕套,用嘴给夏油杰戴套。他太熟练了,在性事上完全一副婊子的样子,夏油杰不仅心生一丝妒忌的情绪,疑心五条悟受了多少浇灌才能如此熟练。然而五条悟此时却没想那么多,他专心致志地对待着年轻人的性器,用嘴包裹着用舌尖卷着戴上了那枚套子,服务着夏油杰进行了几次深喉。夏油杰的性器惊人的粗长,青筋暴起狰狞得完全不像高中生,五条悟拿他灵巧的舌头去舔那根性器粗壮的顶端,想象着这枚凶器没入自己身体里的样子,女穴几乎饥渴得要吐出水来。

为了避免五条悟一会儿被操得四处乱射精水,夏油杰体贴地为对方打开那另一盒安全套,然后撸动着把套子戴在五条悟的性器上。他不如成年人那么熟练地对待避孕套,甚至一开始差点戴反,五条悟在他手底下哼哼唧唧地表示抗议,甚至要耸着下身去撞夏油杰的胯。他湿漉漉的女穴蹭了一股水到夏油杰的耻毛上,夏油杰忍得太阳穴直跳,满心只剩下操烂自己老师的想法。

夏油杰先用手指去探索那口软烂的女穴,层层叠叠的软肉已经被跳蛋折磨得服帖柔软,温顺地含着夏油杰的手指吞进去,还在小幅度地翕张收绞。他先插入了两根手指,轻轻地打着转在里面摸索,内壁有的地方格外光滑柔软,有的地方又有些凹凸不平的感觉富有颗粒感,柔韧地蠕动着包裹起夏油杰的手指。夏油杰轻轻地往外抽动,就有一股黏腻的水液跟着冒出来,他插得再深些,就能摸到那口穴深处振动这的跳蛋。夏油杰没去用手指夹住那枚跳蛋,反而是捏住穴里被泡得湿了的电线轻轻往外来,带动着那个小玩具往外。五条悟在他手底下不自知地发出呻吟声,快乐得眼前几乎就要泛白,他爽得昏头,还没进行到插入的那一步就已经被玩得潮吹一次,水液涓流而出打湿了夏油杰的职工服,顺带着浇湿了一整个收银台的台面。

夏油杰叹了口气,最后还是被五条悟弄得四处湿滑,只好等下再打扫。他决心要惩戒对方一下,于是他卿卿我我地凑过去亲了一下五条悟,然后说,“老师,请忍一下。”

几乎是在快速抽出跳蛋的同时,夏油杰就拿三根手指捅进去堵那些喷出来的水液。五条悟只觉得下身因为过多的快感而失灵,潮吹不出的水液堆积在穴腔里,平白滋生了尿意。他平时不常用女穴那边的尿孔排泄,只有被玩得太狠了失禁时才会从那边漏尿出来。然而今天夏油杰还没开始操他,他就已经狼狈地用女穴的尿孔漏出尿水来。五条悟的性器在避孕套里弹了几下,竟然也没射出精水来,只是吐了一点前列腺液。然而相比之下,他的女穴可就太狼狈了,穴口被手指堵满了只能顺着缝隙流出一点点水不说,尿孔竟然不受控制地缓慢排泄出来,把收银台的台面弄得更脏了。

夏油杰叹息得更厉害,只好单手脱了自己上衣的职工服,然后把那件衣服垫在五条悟的屁股底下。垫好之后他才抽出自己被淫水泡得起皱的手指,五条悟立即全部潮吹出来,跟着尿液一起灌出浇湿身底下那件衣服。五条悟喘得厉害,舌头都无意识地吐露在外面,真的好像小狗一样。夏油杰手里还捏着那枚滑溜溜的跳蛋,五条悟只是被玩具和手指稍微玩了一会儿就变成这样,哪里还有教师的样子。

高中生不管自己的老师还在高潮余韵里失神,他提枪去操干对方湿热的那张嘴,夏油杰扶着自己热勃的阴茎去戳弄五条悟翕张着的穴口,然后浅显地插入进去性器顶端。只是插入进去龟头的部分,五条悟就剧烈地挣扎起来,毅然一副又要高潮了的样子。他在潮吹之后身体太敏感,随便被摸几下都要剧烈地起反应,更何况是直接插入一部分性器。五条悟胡乱地伸出手去揉自己硬挺起来的阴蒂那一点,只是就着被撑开插入的这一截性器,就再度攀上了高潮。他体内好像是有吹不完的水,一股股地泌出来浇灌在体内的性器顶端,激得夏油杰头皮发麻。

“五条老师,我要进去了。”夏油杰还在征求五条悟的意见似的,跟对方说着这种话。五条悟巴不得被他操穿,毫无廉耻地用长腿勾着学生的侧腰凑得更近,主动用穴口咬着那根粗大的阴茎往里吞吃。

“帮杰破处了哦。”

高中生哪能听得了这种话受这种刺激,等夏油杰反应过来,他已经耸腰完全插入了五条老师那口淫荡的女穴里,说不定还蛮力地操弄了几个来回,因为五条悟已经在他身下露出了一副受不了的样子。夏油杰率先抽动起来,五条悟就在他的胯下放荡地呻吟,穴内每一寸柔软的媚肉都有生命似地翕动着绞起来。无论夏油杰用什么角度,什么样的力度和频率插入到五条悟的阴道里,五条老师都表现得好像学生的专属几把套子,满心欢喜地尽数吞吃下去,然后喘息着说喜欢。

夏油杰不由得因为五条悟这幅表现而心生醋意,五条老师也像这样去引诱过别的学生吗?他会不会在男生厕所的隔间里蹲在肮脏的地板上舔别人的性器,也许那个时候夏油杰就在隔壁如厕,还不知道一墙之隔自己的老师在被当成肉便器使用。再或者,老师会不会格外倾心篮球部那些又高又壮的高年级学生?也许他会在赛后犒劳学校的功臣们,被当作奖励去服务所有的篮球队队员,他的嘴巴,女穴和屁股到时候会不会都被填满?

夏油杰恶意地编排起许多不存在的故事,他心生了太多的嫉妒,如果五条老师有一张如此淫荡会吸的嘴,他要怎么判断对方不是初次犯罪来引诱自己的学生呢?夏油杰想要证明自己是特殊的,五条老师是选中了他,所以他狠戾地揪住五条悟的乳首,一巴掌重重地掌掴在对方的阴蒂上面,惹得男人浑身颤抖起来。然后夏油杰一半责问一半诱导地去问五条悟,“老师为什么来找我操?是因为喜欢我吗,还是——其实谁都可以?”

五条悟被夏油杰刚刚那一下打得潮喷,他往上翻起白眼,不受控制地绞紧了穴内的性器。他被夏油杰操得快要坏掉,高中生根本不懂什么做爱的技巧,因为莫名生出的怒气更是不肯好好地对待五条悟,只是蛮力地把五条悟的子宫腔口都插得肿起来。五条悟连声求饶,断断续续地被自己的口水呛住,“不是的…只是…只有你…”

五条悟知道他不该对自己的学生心生许多的欲念,但他实在是失格的淫行教师,第一次看到夏油杰的脸就莫名其妙地发起情来,一层西裤都兜不住他吹出来的水液。五条悟的情欲不受控制,只是看到夏油杰都会突发地吹出一股水来,更何况是跟夏油杰相处,甚至是亲自教对方一道题。

指教完了夏油杰有关数学的问题,五条悟仓皇地奔向洗手间脱下自己的裤子,一刻不停地把手里的钢笔塞进了自己泌水的小穴里,夏油杰刚刚握住过那只钢笔,上面兴许还残留着他的指痕。夏油杰只是出现在了五条悟的生命里,五条悟就演变成了只能被夏油杰满足淫欲的婊子,他原本没有那么的纵欲,也很少自己用女穴那边自慰。然而在那之后,五条悟变得愈发地难被满足,他开始偷走夏油杰换下的运动服,甚至偷偷拿走一些他私人的物品,例如文具之类的。五条悟深觉自己的变态,但是他甚至无法控制,这种迷恋愈演愈烈,他马上就要因为饥渴而死去了。所以在这样的一个晚上,他终于不甘寂寞,找到了夏油杰兼职的地方来。

五条悟深信不疑,自己马上就要下地狱了,他不仅引诱了自己的学生来插入自己的女穴,还喜欢得要命,几乎就要被那根东西折磨得快乐到死去了。五条悟被插得汁液横流,精液喷射似地被操出来,女穴也失禁了似的四处淌流淫水。他凑过去想要向高中生讨要一个亲吻,夏油杰犹豫一瞬,还是将嘴唇贴了上来。

这个吻带来了几乎是灵魂共振一样的感受,夏油杰忍不住更加深入地去吻五条悟,老师在他的唇齿下微微地颤抖着,好像某种受伤的小鹿。然而五条悟还在小声重复着那一点,“只有杰…”

夏油杰满心欢喜,和五条悟缠在一起亲吻了许久,下身不轻不重地捅进女穴里磨着五条悟最要命的那一点,然后伸出手去揉捏对方敏感肿大起来的阴蒂。五条悟被服务得爽利,没过一会儿就再度吹出水来。夏油杰也忍到了极限,在几次又深又狠的侵入之后射出精液,他退出阴道口的时候不慎把套子留在了那里,装满白浊的套子漏出许多精液,沾染得五条老师的大腿根处一片淫秽的泥泞。

夏油杰不禁脸红,十六七岁的男子高中生哪里经受得了这种刺激,他迅速地再度勃起,这次无套插入了五条老师的女穴,原本以为五条悟会略有微词抗议一下。没想到五条悟完全被操成夏油杰专属的性爱玩具了,满脸痴意地笑着,敞开双腿供学生往自己的子宫里灌精。

End

我只是想写点pwp

91 Likes

特别银荡的大猫。。。喜欢 :hot_face::hot_face:

3 Likes

太香了,91老师做的饭如此美味

超级香真的,但是我看的是时候总是在想没监控吗 :face_with_peeking_eye:

3 Li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