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世荒野(地府paro)

迟到的中元节贺文!夏五在地府团聚的故事 :innocent:

1 Like

夏油杰在荒野上巡视的时候,发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五条悟蜷缩在草丛里熟睡,微风拂起白如初雪的发丝,年轻的面庞满是纵横交错的伤痕,从脖颈延伸至四肢百骸,全身上下没有一块完好的皮肤。

震惊、愤怒、无能为力,夏油杰的心就像是翻滚在惊涛骇浪里的一叶扁舟,撞在礁石上崩得四分五裂。他僵在原地,不敢相信眼前看到的一切。

他设想过许多与五条悟再次会面的场景,悟会笑着招他招手,或是平静地问候他,再者是略显忧伤地注视着他,唯独没有想到五条悟会是这样的死相。

千刀万剐。

“悟……?”夏油杰蹲下身,轻声唤他。可是五条悟睡得很沉,丝毫没有苏醒的迹象。他的神情平和安宁,不像是生前遭受了莫大的痛苦,反倒像是任何一次普通的睡眠。

上高专的时候,五条悟就是个觉少的人,一方面是因为六眼,一方面是因为年轻。他总把“生前何必久睡,死后自会长眠”挂在嘴边,夏油杰批评说不吉利,他也只是满不在乎地吐吐舌头。现在这句话倒是真的兑现了。

或许能睡也是一件好事,夏油杰心想,他已经很久没有睡觉了。死后的世界里没有饥饿,没有困意,他在这片荒原上不知疲倦地走了许久,直到在靠近河边的地方发现了一栋小木屋。里面有零散的生活用品,家具上都落了灰,想必房屋的主人已经离开很久了。夏油杰就在这里落脚,每天出门逛逛,偶尔遇到一些迷路的亡者,便给他们指明方向——河的对岸就是来世。

尽管距离很近,夏油杰却一直没有跨越那条河流。他对来世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期望,只是想等一个人来。一个在他生命的最后说了那样的话,让他笑出来的人。而今天,那个人终于出现在眼前了。

夏油杰小心翼翼地抱起五条悟,动作轻柔得像是对待有裂痕的琉璃艺术品,生怕一碰就会碎掉。

回到小木屋,他把人安置在沙发上,盖好毯子,点燃壁炉里的木柴。火光在白皙的脸庞上跳跃,五条悟像只被冻僵的猫,蜷缩成一团。夏油杰蹲在沙发边上捧着他的手,默默观察那些无处不在的、细细密密的伤痕。

夏油杰已经很久没有体验到如此激烈的情绪了。虽然肉身已死,但他仍能感觉到有什么东西在胸膛里灼烧,熏得喉咙干焦失声。他感觉到自己双手发抖,然后低下头,很轻很轻地吻了五条悟的手背。那些痛苦好像顺着吻流走了,慢慢地,烈火燃至余烬,闪烁着微弱的星火,只剩下绵延的暗痛。

五条悟似乎有了苏醒的迹象,他手指微微动了一下,然后困倦地睁开双眼:“唔……杰?”

“悟,你醒了。”夏油杰柔声说。

刚睡醒的人坐起来,毯子从他肩头滑落,他看了看面前的人,又看了看四周,表情平静得就像是在陈述事实:“我又做梦了吗?”

“这不是梦。”夏油杰摇摇头,迟疑了几秒才回答,“悟,你已经死了。这里是……死后的世界。”

五条悟没有说话。

他的目光越过夏油杰,看向他背后燃烧着的壁炉,火光给两人披上了一层橙黄色的外衣,木柴噼啪作响,这是房间里唯一能听到的声音。

“这样啊。”五条悟低着头说。

夏油杰站起来伸手去抱他,把人搂进怀里,小心地吻他的额头:“怎么会伤成这样?谁干的?”

“打架了。”五条悟的眼神像是在回避。

“……痛不痛?”夏油杰叹息了一声,轻轻摩挲那张脸颊上的伤痕,几乎不敢用力触摸。

那双宝蓝色的眸子重新落在他身上,即使是死亡,也无法将这份昳丽削弱分毫。

“好痛好痛的。”五条悟嗫嚅着说。

夏油杰的眼睛瞬间就红了。

“哎呀,也没有那么痛啦。”五条悟看到对方的表情,慌乱地安慰他,“我有反转术式……”

“痛的。”夏油杰打断他的话,紧紧抱住这具遍体鳞伤的身体,努力让声音不那么颤抖,“光是看着就觉得好痛了。”

五条悟把脑袋靠在对方的肩膀上,仿佛自己真的变成了一只受伤的小猫,趴在主人怀里享受疼爱。那只宽大的手从头顶落到脖颈,又顺着脊柱一路抚到尾椎骨。五条悟抱着对方,舒服得眯起眼睛:“其实身上的这些,都不是致命伤啦。”

“都不是?那究竟……”

夏油杰还没说完,就被五条悟用两根手指按住:“那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已经在这里了。”

回答是一个深深的吻。

悟的嘴唇是什么味道呢?夏油杰几乎快忘记了。由于吞噬了太多咒灵玉,他的味觉在生前就已经退化,死后不曾感到饥饿,也无需进食,他自己都以为彻底丧失的感官,在此刻却突然复苏了。

高专的时候悟总是吃甜食,吻上去也总是甜蜜的,带着奶油的余味。可是现在的悟口腔里是淡淡的铁锈味,是血的味道。夏油杰用舌头舔舐他干裂的嘴唇,又掠过牙齿,戳弄上颚的软肉,探向柔软的舌根,一副将人吞吃入腹的架势。

夏油杰已经很久没有尝到味道了。

五条悟乖乖地躺在沙发上,被乱七八糟地吻了一会儿。分开的时候两个人的舌尖拖出细细的银丝,他舔舔嘴角,哼哼着笑了。

“杰呢?杰过得好吗?”

五条悟对自己生前的事情避而不谈,却对死后的世界很有兴趣。可惜的是,这片荒野中能称得上有趣的事情寥寥无几,夏油杰在这里一大半的时间都在无所事事。时间这个概念不存在于这里,天空中的太阳永远不会落下,所有的事物都一成不变。

“说起来,我偶尔会去钓鱼……”这样说了以后,五条悟便缠着要去体验一番。钓具是夏油杰亲手做的,一枝瘦长的竹竿,上面缠着细线,末端用铁钩和竹片浮标拴住,简陋到让人怀疑它的实用性。

五条悟捏着竿子上上下下打量了一遍,又问道:“那饵料呢?该不会是蚯蚓吧?”

“没有饵料。”夏油杰笑着摇摇头,“只是用来消磨时间而已,并不是真的要钓上什么来。”

五条悟也跟着笑了:“那还真是愿者上钩。”

两个人拎着鱼竿来到河岸边,随便找了个地方盘腿坐下。五条悟盯着水流观察了一会儿,伸手去捞水。透明的物质在指缝间流淌,似乎比水更稠一些。他敏锐地感觉到了不同:“这不是河水吧?好像是……时间本身?”

五条悟站起来远眺河流,谁也不知道这条河从哪里来,谁也不知道它要到哪里去,只是奔流不息,不会为任何人停下脚步。

“时间之河里怎么会有鱼呢?”他疑惑地嘟囔着,转头看向夏油杰,“杰真的从河里钓上来过鱼类吗?”

“有过一两次。都是一种很奇怪的鱼,浑身上下都是透明的,可以看到骨骼和内脏。”夏油杰握着钓竿,耐心地解答。

“唔……那它吃起来是什么味道?”

“我没吃过,之前钓上来就直接放生了。悟想吃吗?运气好的话,就钓上来尝尝吧。”

五条悟点点头,像猫一样钻进夏油杰的臂弯侧躺下来,枕着对方大腿打了个哈欠。正在钓鱼的夏油杰见状,腾出一只手去揉蓬松的猫脑袋,用指背抚过脸庞,还能感受到疤痕轻微的凸起,让他的心再次漾起波澜。多好看的一张脸,被伤成这副模样,一定是场很辛苦的战斗吧。

被抚摸的人歪着头,深深吸了一口气。熟悉的动作、熟悉的体温、熟悉的气味,一切都在证明这是真正的杰。

名誉、身世、立场,五条悟活着的时候就不在意那些世俗的玩意,死后的世界里它们更是荡然无存。面前的人只是夏油杰而已,不是什么高专的学生,不是什么屠杀山村的通缉犯,也不是什么盘星教的教祖,只是夏油杰,只有夏油杰。六眼看到的世界复杂得常人难以想象,但同时也是极致的纯粹,不会被任何物质的东西蒙蔽双眼。

“杰。”五条悟突然开口叫他。

夏油杰低头刚想要问怎么了,钓竿突然向下一沉——有鱼上钩了。他立刻收杆往上拉,一条透明的小鱼赫然出现在眼前,激烈地扑腾着。

五条悟好奇地凑过来看,那鱼只有巴掌大小,通体透明,又软又滑,就像是果冻。他用六眼认真检查了一会儿:“杰觉得这真的是鱼吗?”

“那悟觉得是什么?”

“既然是时间之河里的东西……”他若有所思地说,“没准这是某个人遗失的记忆呢?”

夏油杰笑了起来,似乎觉得这个想法很有趣:“哈哈哈,那我们就这样吃掉是不是不太好?这么透明又单纯的记忆,大概是谁的童年或者青春吧。”

“无所谓,反正这人估计也挂了呗。”五条悟满不在乎地表示,“我们尝尝味也算是纪念人家了。”

小鱼被带回木屋简单处理了一番,做成了一盘刺身。五条悟一脸期待地夹了一口,边嚼边评价:“嗯……口感有点像是海蜇?脆脆的还挺好吃。”说着便招呼对方也来吃。夏油杰跟着尝了一下,毫无意外地没有尝到任何味道。他没说话,只是默默把盘子往对面推了推。

“杰不喜欢吗?”五条悟抬眼看他。

“尝不出来味道,可能是味觉早就退化了吧。”夏油杰摸了摸嘴唇,“刚刚和悟接吻的时候突然出现了一点,现在又没了。”

“什么嘛,杰就这么想亲我吗?”五条悟跨腿骑上来,脸上挂着狡黠的笑容,“那就由我再来激活一下杰的味觉吧~”

或许是吃了生鱼片的关系,五条悟的唇瓣微凉,舌尖主动地挤进来,竟然带着一丝咸鲜的味道。那是比恢复味觉更神奇的事,夏油杰久违地察觉到了饥饿,或者说,活着的感觉。像是水流,又像是鱼,有什么在身体里缓缓游动,唤醒那些封尘已久的记忆。

尽管他很清楚,自己早已死去多年。

这对眷侣一路吻到了卧室。在接吻的间歇,夏油杰拉上了窗帘,和人一起躺在床上。刚来这里的前几年,夏油杰仍然试图保持生前的习惯,定时地睡上一觉,但无论如何,他都捕捉不到任何一丝困意,闭着眼睛只能辗转难眠,他感觉不到时间在流逝,感觉不到外界的任何变化,这种感觉让人发疯。但最终他还是习惯了这样的生活,把睡眠当成一次清理思路的机会,即使他无法真正入睡。

可是现在五条悟蜷在身边,躺在臂弯中闭着眼睛,嘴角勾起甜蜜的笑,平静又放松,已然做好了入睡的准备。壁炉里的柴火仍在燃烧,发出轻微的噼啪声,一切都显得前所未有的安宁。仿佛受了蛊惑一般,夏油杰轻轻吻他的额头,耳鬓厮磨,十指相扣,然后闭上眼睛。

夏油杰不确定自己是否真的睡着了。

似乎有那么一段时间,记忆变得模糊,意识变得浅淡,乘着轻飘飘的云朵,坠入由恋人编织的幻梦,又好像木柴的声音回荡在耳畔,时刻提醒他什么是真实。五条悟规律的呼吸扑在脸颊上,带着酥麻的热意。不管怎么说,当他起身的时候,确实感觉神清气爽,整个人都焕然一新。

两个人都醒来后,把小屋大致收拾了一遍。五条悟在钓竿上刻了两个人的名字,倚在靠近沙发的墙面,然后关上木门,做好了离开的准备。夏油杰没有带走任何东西,五条悟也是一样。

太阳高悬在空中,天气晴朗,无风无云。河水静静地流淌着,波光粼粼,对岸被雾气笼罩着,那是无人知晓的来世。

五条悟牵起对方的手,用力捏了捏:“下一世,杰不可以随便放开我的手哦。难受的时候一定要告诉我,知道了吗?”

夏油杰认真地答应,把这双手拢进掌心里。

他们缓缓走入河中,水并不深,只是漫过膝盖。五条悟站在河流中央,转身最后一次回眸。

“说起来,为什么这里会有一间小木屋?”

“谁知道呢?”夏油杰顺着他的视线望去,“或许曾经也有谁在此停留,等待某个人出现吧。”

——end——

38 Likes

好喜歡阿,他們再度團聚,一起走向來生

3 Likes

呜呜呜,他们好纯粹,好美的意境,期待的未来,真好

2 Likes

路过被刀了:pleading_face:小情侣下辈子要幸福

1 Like

暖暖的,狐狐和猫猫下辈子一定会一直好好的

1 Like

啊啊啊啊,两个人重聚了,下一世要把手牵得紧紧的啊!:so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