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五】}不zuo就出不去的房间

(时间线是五条悟被困狱门疆之前,夏油杰死之后。)
(ooc警告,有体液描写)

“老子真是倒八辈子血霉了才会被困在这种地方”五条悟觉得自己身上每一处毛孔都打开了,他现在气得要死,双手双脚合力撬动着门把手,不过任他这么努力,房间的门都丝毫不动。

连轴转地拔除咒灵让五条悟觉得有些吃不消,今天的这个咒灵也不知道用了什么自己从没见过的手段将他困在了这个房间里,他的咒力暂时封印,身上只有一身蛮力,好在六眼还能运转,他确认过了,周遭没什么危险。

没什么要紧的事情,他倒是想直接倒头睡下醒来再去想出去的办法,但是房间里的另一个人让他睡意全无。

夏油杰不知道怎么突然出现了?

“所以,你…”五条悟疑惑,因为夏油杰真的是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就在他连连砸门但无济于事的时候,转身看见了夏油杰。

“我?”夏油杰微微抬头,手指指了指自己。
“为什么会在这?你不是…”不是已经死了吗,后面这句话,五条悟没问出口,六眼没有否定这个人,他的灵魂也没有否定。
“嗯,回来看看你。”
“在这看?”
“突然想你了,就跳下来看看咯”
“你有病吧,赶紧滚回去”这句话五条悟话到嘴边,但是还是没说出口。他也不知道为什么。
“你有没有想我?”夏油杰问。
五条悟突然沉默了,这样的对话已经很久没有过了,这些年他把夏油杰埋藏在心里,时间久了他甚至快忘了夏油杰长什么样,他已决心选择遗忘他。

夏油杰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他现在意识有些模糊,总觉得自己在做梦,好像已经很久没回到过人间了,是的,他自己已经死了,只是不知为何回忆里自己看到了悟,看到悟一个人被困在一个房间里。

他原本满怀着好奇心想看看最强是怎么突破这个房间的,满怀兴致地期待着接下来五条悟的操作。

但不知是谁告诉了他这个房间只有和他人发生x行为之后才能出去时,他觉得内心无名升起一团火。

规则又告诉他,如果他不下去的话就会随机定位到其他人身上然后自动出现在房间里,于是他便立即来了。

“所以,这个房间只有和你发生x关系才能破坏掉对吧?”五条悟听完夏油杰的解释后觉得不可思议。
夏油杰点哦点头。
“真的假的啊。”五条悟还在疑惑。
“你不会是因为想睡我所以故意瞎编的吧?”五条悟嗤之以鼻。
“嗯,瞎编的。”夏油杰笑了,眼睛眯成好看的形状,整个人笑得像只狐狸,一只精明的狐狸。
“但是你可以试一试别的方法,说不定就可以出去了。”夏油杰有些不想改变现状,他觉得现在挺好的,因为他们俩已经很久没有说上话了。
“你在找什么?”夏油杰看着五条悟在房间里乱走,好像在找什么东西。
“针孔摄像,或者别的什么东西…”五条悟边找边回答他。
“好了,没有。”五条悟松了口气。“找那玩意干什么,”夏油杰紧接着问他但话还没说完他就看见五条悟把冲锋衣的领子解开了。
“你…”夏油杰盯着五条悟。
“啰嗦…”五条悟已经走到他跟前,侧着头亲上了他还没来得及说话的嘴。

温热的舌头滑进口腔,触碰到对方以后开始纠缠,夏油杰总算反应了过来,接住了五条悟的吻。

他们已经很久没有唇齿相拥,吻了很久,起初还算轻柔的触碰却突然变得狂躁起来,这一场吻像一场雨,雨势小时,他们温柔,雨势大时,他们就去撕咬对方的唇,不给对方好过的机会。

夏油杰躺在地上骨头有些硌得疼,五条悟跨坐在他身上,俯下身迎着夏油杰仰起的胸膛,他的脸被夏油杰捧在手心里,夏油杰的手在他湿润的下唇上游移动,用玩味的眼神好像在欣赏着什么。另一只手撑在地面上,僧袍已经滑落到到他的腰间,袖子还缠在他的手臂上,露出他结实紧致的胸膛和肩膀,五条悟趁他不注意,猛地朝他的肩膀上一咬。

“嘶——”他听见夏油杰吃痛的声音,但他没有停止去咬夏油杰,反而咬的力度加大了一些。
“属狗的?”夏油杰被咬得疼得不行,五条悟突然感到嘴里一丝咸,他才舍得放开夏油杰,对方的肩膀上已经清晰地印上了他的牙印,还渗了些血。

他们的呼吸都有些快。

“很想我,对吗?”夏油杰看向了五条悟的眼睛。
没有回答,但那双眼睛里有夏油杰。

五条悟慢慢抚摸上夏油杰的胸膛,伏黑甚尔留下的伤疤依然清晰可见,他把身子更往下俯一些,亲上夏油杰的胸膛,在敏感的地方用舌尖来回舔弄,再慢慢舔过夏油杰的每一寸皮肤,夏油杰没有说话,取而代之的是他越来越重的呼吸声。五条悟一边舔一边看着夏油杰,随着他的动作,湿润的舌慢慢来到他的腰腹,就要到达危险的地方。

五条悟突然停下,脱掉了上身最后一件衣服,露出白皙的上身,夏油杰想伸手触碰,却被五条悟打开手,五条悟伸手去解开夏油杰打腰带。
此时他们都感觉到,无论是自己的躯体,还是对方的,都越发烫了。

腰带终于被解开,五条悟将它全部含在嘴里。夏油杰觉得整个人要升天。

五条悟眼睛微微眯起,有些吃不消它,太过滚烫,但还是加快了手上的速度,夏油杰的手抚上五条悟长满柔软发丝的后脑。

“呃…!悟…”夏油杰粗喘着。
到了最后,那些东西从它那里股股涌出。

五条悟涂抹着到它身上的液体,左手解开自己的皮带,有些粗暴地脱掉裤子,因为有些出汗,有些难脱,粗暴地拽着往下拉。在见到赤裸的下身后毫不犹豫地,将右手手上剩下的残浊伸入洞中,不时又用食指和中指在洞口盘旋按压扭动。

“我帮你…”夏油杰不想他太急弄伤自己,一只手抚上他有些细的腰间,慢慢握住。一只手牵引着五条悟的右手,触碰到他的指尖,一起触碰到达还有五条悟因为他而湿润的下体,他的手指也来到洞口处,轻柔地抚弄着一切。

“啊…呃”,五条悟被夏油杰弄得有些害羞。夏油杰已经伸进了一根手指,在里面慢慢移动着。慢慢地,五条悟感觉不到那一根手指的存在了。

“杰,快一点。”五条悟催他。
夏油杰知道他吃不够了,于是伸进了第二根手指,在穴里来回抽动。
“哈啊…”动听的喘息在耳边响起。
夏油杰好像还想再玩一下,但五条悟越来越生气了,但夏油杰却在他想生气地咒骂他时,故意加大了手上的动作。

“呃…”五条悟真生气了,他粗暴地把夏油杰的手拔出来,把身体挺高一下,手扶住硬而烫的东西对准了洞口。

进去得很顺利。随着身体的下降,划过肉壁,很快吃进了所有,快感也很快爬上了他们的大脑。

夏油杰感觉自己被包裹着,被软热的东西包裹着,还是那样地让人舒服得酥到骨头里,五条悟没想到能吃进这么深,填满了所有,触碰着他隐藏在深处的敏感点,他嘴里止不住的喘息越来越多,手掌趴按在夏油杰的胸前,下身的快感爬满脊柱,他的手也在慢慢收紧,夏油杰也出了好多汗,黑色的发丝爬满他的皮肤,眼神有些迷离。五条悟看着这样的夏油杰有些移不开眼。

五条悟起身再下落,把胯部慢慢往前顶再退回来,再越来越快,让刮擦到敏感点的刺激越来越多,夏油杰的手紧紧箍住五条悟的腰,不想他离自己太远。

他们一遍一遍地到达极乐,在终于都舍得退下来时才去亲吻对方,于是又好像说好一般,再一次地去寻找快乐。
“啊,很舒服呢,悟。”夏油杰被弄得发昏,他慢慢已经不记得是第几次了。
“闭嘴,你这家伙…呜嗯……杰…”五条悟仿佛说话的力气都快耗尽。

门早就开了,只是没人愿意出去。也不想管谁会进来。

24 Li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