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五】一家之主怎么说 by/ucchi

双教师带仨娃if线
又名状况百出一家子

伏黑惠从咒术高专放学回家,打开家门的时候,两个只比门把手稍稍高一点点的身影迅速地从眼前一闪而过,伴随着关上房门的咔哒声,消失在了视线里。

钥匙还插在锁孔里没有抽出来,他在门口站了一会儿,客厅里的灯没有打开,所有的声音像是被黑暗吸收了一样,整个家里静悄悄的,没有一丝有人来过的痕迹。

夏油杰和五条悟竟然还没回家。今天高专的最后一节是夏油杰的理论课,他进来扔给他们两本书交代他们自己看,然后就没了踪影。放学前伏黑惠去找五条悟交报告的时候,办公室里一个人都没有,他只得把报告放在他的办公桌上,拿支笔压住,抬头就看见相框中的夏油杰和五条悟笑得灿烂。

他稍微思索了一会儿,在黑暗中抬手摸索着打开了灯,在玄关处换了鞋,拎起书包径直向自己的房间走去。路过两个妹妹的房间的时候,他不动声色地瞥了一眼,看到一条细细的门缝,两双眼睛鬼鬼祟祟地藏在门缝后,猛然对上他的视线,又慌忙将房门关的严严实实。

他知道夏油杰带来的两个妹妹嘴上虽然不说什么,但心里还是有点怕他那张万年不变的冰山脸和怎么都顺不下来的桀骜不驯的海胆头的。

高冷酷哥无声地叹了口气,决定不再给她们增加心理压力,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也关上了自己的房门。

没一会儿两个妹妹先沉不住气,倒是主动来敲他的房门了,声音颤颤的,小声小气地叫他:“伏黑哥哥。”

“进来。”

房门被拉开了一道窄窄的缝,菜菜子先侧身进来了,然后把在门口探头探脑的美美子也拉进来。两个人像罚站似的站在房门口,低着脑袋盯着自己的脚尖,快要盯出花来了也没开口说话。

伏黑惠看着两个妹妹互相拉扯对方的衣袖,感受到了一丝身为哥哥必须打破沉默的责任,于是开口问道:“怎么了?”

“那个,”两个妹妹中菜菜子的胆子大点,抬头看了一眼伏黑惠,又迅速把头低下,继续盯着脚尖,“伏黑哥哥明天能不能来一趟我们学校呀?”

只是不到两秒没听到伏黑惠的回答,美美子就急急忙忙地补充:“不能来也没关系的。”

伏黑惠看到菜菜子轻轻掐了一下美美子的手臂,小声埋怨了句什么,他没听清。

不过他想着应该是闯什么祸了,要叫家长,两个妹妹不敢告诉夏油杰和五条悟,就想着抓他去学校挨训。

“出什么事了?”

伏黑惠刚问了一句,就看到桌上的手机屏幕亮了起来,夏油杰的Line消息跳了进来:今晚我和悟有紧急任务,你带着妹妹们一起吃饭,不用给我们留饭。

夏油杰的头像是一只戴墨镜的白色长毛猫,贱兮兮地冲着他笑,简直和五条悟一模一样。

伏黑惠在心里翻了个白眼,一个月有28天晚上有紧急任务,还必须派咒术界的两个最强一起去,照这速度和强度全日本的咒灵早就该灭绝了。

菜菜子和美美子还在嗫嚅,也没说出个所以然来。伏黑惠叹了口气,得了,家里连家长的影子都找不到,怪不得两个妹妹怕成这样也要找他去学校,这个家没他迟早得散。

两个妹妹听见他叹气,瞬间闭嘴,老老实实地看着他。

“他们都不回来吃饭,我去做饭。”

伏黑惠站起来向厨房走去,走出房门的时候僵硬地揉了揉两个妹妹的头。这个动作很不符合他酷哥的气质,但他觉得还是得安抚一下妹妹们,好让他提前了解一下到底闯了什么祸,准备一下不至于被老师训得太惨。

晚饭烧了他自己喜欢的生姜烧肉,他也不知道两个妹妹喜欢吃什么,但至少每次他做生姜烧肉的时候她们也没说过不喜欢吃,所以他天天做生姜烧肉。

如果她们不吃生姜烧肉那也没什么办法,那就只能吃泡面了,毕竟他只会做生姜烧肉。

即使两个爸爸回来吃饭家里的菜色也不会有什么改善,五条悟当惯了养尊处优的大少爷,下厨是绝不会的,而且几乎把甜品当饭吃,饶是超喜欢吃可丽饼的两个妹妹也不能忍受他可怕的甜分摄入量。夏油杰还稍微好点,至少是会做饭的,但大多数时候他会直接点外卖凑合一顿,几年一起生活下来几乎把全东京的外卖点了个遍,然后开始撺掇五条悟用瞬移去别的城市点外卖再瞬移回来。

伏黑惠不会瞬移,也吃腻了东京的外卖,于是他虚心向同期虎杖悠仁请教怎么做饭。虎杖悠仁倒是教了他很多,他学了半天只学会了怎么做生姜烧肉。

他不是故意只学会做生姜烧肉的。

但是,总而言之,这个家是由两个不靠谱的大人和一个靠谱的伏黑惠抚养两个小妹妹构成的。

伏黑惠看了她们一眼,菜菜子正低头咬着肉。

“你们闯什么祸了?”

美美子闻言一个激灵,把手缩回袖子里,一声不吭地往嘴里扒着白米饭。伏黑惠眼尖,看到了一团白色的纱布。

他眯着眼睛来回打量着两个妹妹,国中时期不良少年的气质时隔两年又散发出来。菜菜子先撑不住了,来回拨弄着碗里的肉,却一口都不吃了:“我把同学打了。”

“那美美子怎么受伤了?”

菜菜子瞪大了眼睛,视线终于肯从碗里转移到他脸上:“因为有人欺负美美子。”

“所以你把欺负她的那个人打了?”

菜菜子点点头。

那两个妹妹倒也没什么错,伏黑惠心里想,但是这样事情还是不能让夏油杰和五条悟知道,他怕他的好爸爸们一个没控制住把学校炸了。这个家里除了两个尚且年幼的妹妹就只剩他一个人带脑子生活了,他相信自己一定能冷静地处理好这件事的。

于是伏黑惠叹了今天的第三口气,对着美美子招了招手,让她过来:“手怎么样?伤口都处理好了吗?”

美美子顺从地把手臂伸出来给他检查,小小声地又问:“那你明天能来学校吗?”

伏黑惠把手中的药放下,拿出新的纱布重新包扎好,看着美美子点了点头。

伏黑惠如约第二天去了美美子和菜菜子的学校。

他敲了敲办公室的门,坐在椅子上的老师从一堆A4纸中抬起头,怀疑地上下打量着他。

“我是菜菜子和美美子的哥哥。”被人盯了半天,伏黑惠浑身不自在,主动开口解释道。

“哥哥?”老师大声重复了一遍,语气不太好,“那你们的父母怎么不来?”

伏黑惠皱了皱眉,口不择言:“我们是重组家庭。”

老师的眼神变了变,换了一种充满了怜悯的眼神看着伏黑惠,语气好了不少,叫他进来。

伏黑惠走进办公室,发现里面已经热热闹闹地挤了不少人,连教导主任也大驾光临。菜菜子拉着美美子站在角落里,眼梢有些发红。他走过去,用指腹擦了擦菜菜子的眼眶,有些湿润,看来是哭过了。

他黑着脸环顾一圈,没有找到菜菜子口中那个欺负美美子的那个高年级男生。

“是这样的,那个男生刚刚去医务室了,你妹妹今天又把人家打了。”教导主任给伏黑惠介绍情况,到底还是有些不满意来的是哥哥而不是家长,又补充了一句,“就算是重组家庭,家教还是必要的。”

“是谁没家教!”菜菜子红着眼眶抬头,死死盯着教导主任,声音高亢得有些尖锐,“他说我妹妹是怪物,他又有什么家教!”

原来是因为具有咒力能看见咒灵才被当成怪物了。伏黑惠心下了然,他记得夏油杰和五条悟提起过收养两个妹妹的原因,当时夏油杰掐着自己的人中,压低的声线里满是愤怒,还有一丝茫然。素来聒噪的五条悟一反常态,沉默地盘腿坐在他旁边,捏了捏他的后颈。

伏黑惠不记得五条悟当时说了什么,只是后来他几乎是过分溺爱两个妹妹,去年甚至溺爱到两个妹妹小小年纪就有了蛀牙,瞒着夏油杰偷偷摸摸地带她俩去看最贵的牙医,结果还是被发现了,两人就小孩子的教育问题起了一些争执,结果是晚上夏油杰身体力行地说服了五条悟。

现在伏黑惠心里升起一股火气,他捏紧了拳头,指甲陷进肉里,骨节也有些发白。

被一通抢白的教导主任面子上挂不住,脸上一阵白一阵红的。他看到那个被打的男生刚好准备走进办公室,便一把把他拉到伏黑惠面前,指着他脸上的淤青给伏黑惠看。

教导主任自觉有理,脸上不禁浮现出了志在必得的神色。伏黑惠只是冷眼看着,一句话都还没说,那个男生先扑通一声直直地跪在了众人面前。

“伏黑哥,您辛苦了!”

菜菜子呆滞了一瞬,转头看见已经石化的美美子,又看看嘴角微微有些抽搐的伏黑惠,他已经把头扭向一边了,显然是不想面对这诡异的场面。

教导主任是今年新上任的,搞不明白状况,尴尬地扯了扯那个男生的衣袖,想要让他站起来。

结果那个男生却更加激动了,跪着向伏黑惠的方向挪了挪,声音听起来有些颤抖。

“毕业之后就没有见过您了,您过得还好吗!”

“什么情况?”美美子有些害怕地扯了扯菜菜子的衣角,小声询问。

“我们,倒不如说这一带的不良,都被伏黑哥暴揍过。”那个男生显然是听到了美美子的话,狗腿地赔着笑,“对不起啊伏黑哥,我真不知道这是您妹妹。您看,我这……我……”

说到后面那个男生又开始害怕了起来,胆怯地看了伏黑惠一眼,见人扭着头没正眼看他,顿时心灰意冷,说着就要开始自己动手抽自己,教导主任拉着班主任一起好不容易才按住了那个男生的手。

鸡飞狗跳。

结果还是请来了他们双方的家长。

那个男生的家长来的很快,满脸横肉,一进门就面色不善地把兄妹三个上上下下地看了一遍,冷哼了一声,又转头拉着自己的儿子,大声向老师哭诉着,眼里倒是不见一滴眼泪。

伏黑惠站在一边,把两个妹妹往自己身后拉了拉,还在想着不知道是叫来了哪一位爸爸,虽然两个爸爸都不靠谱,但潜意识里他还是希望来的是夏油杰。

办公室虚掩着的门被人毫不客气的踹开,未见其人,先见其腿。伏黑惠闭了闭眼,再睁开的时候,发现来的人果然是五条悟。

“这位家长,你怎么……”今年暑假教学楼才重新装修了一遍,这办公室的门都是刚换上的新门,被人这么一踹,教导主任不免有些生气。

五条悟撇了撇嘴,不耐烦地当着教导主任的面用擦得锃亮的皮鞋尖重重地点了几下地面。回身看到伏黑惠和两个妹妹,先是拍了拍伏黑惠的肩膀,然后又从他身后把两个妹妹拉出来,伸出手在她们头顶一人胡乱揉了一下,问她们想不想吃仙台的毛豆生奶油味喜久福,他现在可以马上去买。

五条悟的皮鞋很贵,全是意大利手工定制的,这是伏黑惠知道的,但在场的所有人里也只有他一个人知道。

教导主任显然没有理解五条悟的动作中炫富的深刻用意,很没有眼力见地继续说:“这个门踹坏了是要赔的。”

五条悟闻言一愣,还在揉着美美子头发的手停了下来,他摘下墨镜,露出一脸不可置信的表情:“你说什么?我赔这个门?我踹你这破门的时候要是把我的鞋弄坏了你们赔的起吗?”

“衬衫,25万。鞋比衬衫贵。”

伏黑惠默默地补充了一句。

对方家长的眼珠骨碌一转,像是想到了什么,又开始抹起他那不存在的眼泪来,指着那个男生脸上的淤青哭道:“你看看,你家女儿把我儿子打成这样,还不赔医药费!”

五条悟好整以暇地弯下腰,凑近那个男生的脸,好像真的在认真看他脸上的伤。对方家长被他突如其来的举动吓了一跳,警惕地拉着自己儿子往后退了两步。

“我看看,是该给点钱。”五条悟笑了笑,又问,“你觉得该给多少?”

“至少……至少得这个数!”对方家长戒备地看了五条悟一眼,伸出五根手指,底气不足,气势虚浮。

“就这点出息。”

五条悟嗤笑了一声,从皮夹里掏出一半的钞票,那也有厚厚一沓了,大大咧咧地往那位家长脸上甩了甩:“我出两倍,让我女儿再打你儿子一次。”

捏着钞票根部的手指灵巧地一抖,大把的钱如天女散花一般在空中四散开来,又纷纷扬扬地落回地面。对方家长目瞪口呆,视线黏在那些钞票上,看起来是忍了半天才忍住了蹲下去捡一张的冲动。

有钱人的恶臭。

伏黑惠摇了摇头,这点钱对五条悟来说自然不算什么。除开五条家的丰厚家底不说,光是他和夏油杰两个人的工资就高得离谱。也不知道五条悟上个月出国祓除咒灵的时候到底听到了什么,回来就嚷嚷着要管钱,撒泼打滚地要求夏油杰上交工资卡,不然就是不爱他了。

夏油杰当然把工资卡交给五条悟了,就算他不撒泼打滚夏油杰也会给他的,但夏油杰这人偶尔是有点恶趣味的,比如爱看五条悟撒泼打滚。

但是,伏黑惠很担心向来视金钱如粪土的五条悟总有一天会把家底败得精光,他觉得自己还是应该和夏油杰商量一下,不能把钱全交给五条悟,否则真等到山穷水尽的那一天,他和夏油杰有几个肾都不够五条悟噶的。

五条悟凑过来,一脸骄傲地问伏黑惠:“怎么样,我甩钞票是不是甩得超帅的?”

还没等伏黑惠回答,末了又自己反省道:“这些钞票落地还是太集中了,没有那种分散的美感。还要练习,还要练习。”

伏黑惠看了五条悟一眼,觉得应该尽快把和夏油杰的商量提上日程。

教导主任艰涩地开口:“你们……算了,你们家还有家长吗?”

结果夏油杰还是来了。

西装革履,衬衫烫得笔挺,丸子头绑得一丝不苟,一进门就客套地和每个人都握了手,场面话说的煞有介事,颇有些一家之主的风范。

教导主任长吁了口气,觉得这次总算是找对了人。

办公室实在不算宽敞,挤了一堆人十分逼仄。伏黑惠拉拉两个妹妹的小辫子,想要带着她们先出去。夏油杰还在和教导主任交涉,注意到伏黑惠的动作,使了个眼色让他把五条悟也一起带出去。

伏黑惠去拉五条悟,发现他正朝夏油杰挤眉弄眼的,夏油杰看着他,似是有些无奈,但是嘴角还是往上勾了勾,轻轻点了点头。五条悟这才重新戴上墨镜,揽着两个妹妹和伏黑惠长腿一迈向办公室外走去。

夏油杰和五条悟有一套自己的交流体系,只有他们两个人才能看得懂。这套交流体系是从他们高专时期就有了的,经过几年的发展日趋成熟。起初伏黑惠以为这是他们在祓除咒灵的时候因为不便交流才会用的,后来他们在家里也开始用,尤其是五条悟,变本加厉。美美子不懂,问伏黑惠他们在干什么。伏黑惠面不改色地用手捂住美美子的眼睛:“别看。”

或许是伏黑惠不冷不热的态度刺痛了五条悟,也或许是他煞费苦心想要秀恩爱却没有得到应有的效果,反正某一天晚上他痛心疾首地找伏黑惠谈话,说别人家的小孩都只有担心父母关系不好的,但伏黑惠就从来没有这样的自觉。

彼时伏黑惠冷眼看着夏油杰打开了给两个妹妹买的可丽饼,五条悟很自觉地张开了嘴,夏油杰也很自觉地拿出一块可丽饼,自己咬了一口然后送进了五条悟嘴里,五条悟嘴里的可丽饼还没吞下去,含含糊糊地大骂夏油杰是个老贼。

于是伏黑惠说:“别人是担心父母,你们俩谁是我的母亲?”

四个人站在教室外的走廊上等了好一会儿,夏油杰才从办公室里出来。衬衫最上面的一粒扭开已经被夏油杰解开了,他站在办公室门口,看着靠着栏杆排排站成一条的四个人,扯了扯自己的领带节,露出一部分锁骨。

“走吧。”

夏油杰是开车过来的,五条悟坐上了副驾驶,忙着系安全带。伏黑惠招呼两个妹妹一起坐在了后排。

太阳开始落山,白色的云彩被晕染成了红色,烧成了一片。

下一个红灯,夏油杰转过头来,问他们晚上想吃什么。

“要点外卖吗?”五条悟的兴致很高,看来还是没忘了他最爱的喜久福,“我先去一趟仙台……”

“不准。”夏油杰面无表情地驳回。

“是给菜菜子和美美子去买的!”

“那也驳回。”一家之主夏油杰威严地开口,“你想我带着你们三个去看最贵的牙医吗?”

最后晚餐是夏油杰做的,伏黑惠帮忙准备配菜,五条悟负责偷吃,顺便喂两个妹妹偷吃。

四菜一汤,五人围坐在一起,伏黑惠抬眼,看着挑挑拣拣的五条悟,和给噎着了的菜菜子喂水的夏油杰,心里突然冒出了一种别扭的祥和。

可是这只是他们日常生活里平常普通的一顿晚餐而已。

伏黑惠甚至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有点过于多愁善感了。

一个多月后,伏黑惠突然想起来,又问菜菜子那个男生还有没有再找她们的麻烦。

菜菜子低头思考了一会儿,想了好半天才想起来:“那个男生在夏油爸爸去学校的第二天就转学了,后来我们也没再见到过他。”

得了,伏黑惠揉揉太阳穴,果然是一家之主,脸上笑得比谁都和平,出手还真是干净利落。

Tbc.

其实我想把《状况百出一家子》写成一个系列
这个系列是关于夏五带三个孩子的各种连贯的不连贯的日常生活
而且这个系列我打算永远不完结,不保证更新时间,但会一直写下去
好像永远不完结的话他们就会永远这么平淡又幸福地生活在一起
不知道会不会有人愿意看(对手指)
这个系列长期开放点梗,大家有什么想看的可以直接点,我有灵感就会写
哈哈,虽然这么说,但这个系列的下次更新可能得等到几个月之后了,下半年的四个月我要先专心准备考研了(泪)

183 Likes

呜呜呜好温馨好可爱!!老师的想法超赞啊啊啊!!永不完结!!:sob::sob::sob: 他们的故事永远不会结束,会一直幸福的生活下去!!(什么童话结尾的发言)

10 Likes

写的好棒呜呜呜:sob::sob:坐等劳斯快快回来更新

6 Likes

老师的想法真的很有趣也很温馨!!永不完结什么呜呜呜

2 Likes

啊啊啊好喜欢这种日常……感到幸福呜呜呜

2 Likes

好棒的想法!!老师写得也超级好!只要看着夏五一家温馨快乐的日常就觉得好满足!!

1 Like

:smiling_face_with_three_hearts:喜欢喜欢特别温馨特别真实,他们真的在平行时空里这样简单幸福地生活着,老师好棒!

1 Like

呜呜呜真的超级喜欢,老师写的真的很有意思我看得又笑又哭,真希望一切都像这样温馨美好呀www老师太棒啦!!! :two_hearts:

1 Like

好喜欢!支持老师!!!

1 Like

呜呜呜老师一定要写下去 好幸福呜呜呜 感觉被治愈了好喜欢 :face_holding_back_tears:

好幸福啊呜呜呜呜爱鼠了,爱看多更:heart_eyes:

我太爱看了:pleading_face:

好喜欢这种温馨日常呜呜呜呜

這樣的日常可愛又有趣,希望能看到後續:two_hearts:

请一直这么幸福下去!

拜托了即使是几个月之后也值得等下去!靠谱夏油好帅好帅!用伏黑的视角吐槽真的很有内味儿哈哈哈。。可爱极了!!

这也太太太好看了吧(ノ゚ー゚)ノ(ノ゚ー゚)ノ(ノ゚ー゚)ノ出系列请踢死我(ノ゚ー゚)ノ(ノ*゚ー゚)ノ

太喜欢了…您真的很会写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好喜欢

请写!请狠狠的更新吧!更到我八十岁都没问题:y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