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下犯上 by 随便改个名吧zzz

【正文】

  

夏油杰进门的时候,办公室的主人还没有回来。

 

男人并不着急,他绕过办公室内称得上不伦不类的装饰物,背靠着门、往待客沙发上一坐。

 

手上的汇报表格随意甩在了矮桌上,夏油杰目光一扫,打量起了办公室的内部布置。

 

待客区有着两米长的沙发和同等长度的矮桌,越过矮桌,就是上司的办公桌椅了。

 

办公桌上的文件放得很杂,各类纸张乱糟糟的叠在一起,夏油杰没有动身帮忙收拾的意思,开玩笑,这是上司自己的工作,干嘛格外给自己找事做?

 

待客的矮桌上摆了一个浅蓝色的花瓶,里面有几株兰花。花朵挺新鲜——至少还未枯萎,越出花瓶的枝条恣意伸展着。花株的摆放不像传统花道那样精致,凸出的根系结枝都没有被打磨光滑,看得出是谁随手买来了花,接着草草的放进瓶中。

 

夏油杰对花道不算了解,对他这样的社畜来说,能认出是兰花已经是很不错的表现了。

 

……是春兰还是寒兰?

 

正当夏油杰用着贫瘠的知识储备开始辨认这到底是什么花时,身后倏得传来一声开门的响动。

 

——他的上司进来了。

 

原本轻松的模样褪去了些,夏油杰稍稍绷紧了神经,打起百分之五十的精神来面对今日的上司。

 

皮鞋与地板有了接触,重重的哒哒声一下一下敲击着夏油杰的耳膜。上司没有遮掩脚步,让夏油杰把百分之五十的精神上拨到百分之六十。

 

不能再高了,现在的工资只值得他出百分之六十的力。

 

思考的当口,上司已经来到了他的面前。

 

他没有走到待客沙发对面的单人沙发那里,而是把自己挤进了待客沙发和矮桌的中间,小腿几乎要挨到夏油杰的膝盖根,与他的距离贴得极近。

 

上司今日穿得很工整,深色西装三件套,领带一丝不苟的系着,湛蓝的眸子与矮桌上瓷瓶的颜色有点像,就是比它深了些,也多了些不明的情绪。

 

“五条先生?”夏油杰喊出了上班时专用的期间限定称呼。

 

被叫做“五条先生”的上司蹙蹙眉,忽得一把拉过夏油杰的左手,往他的掌心里推了个小玩意,然后整个人坐到了夏油杰身上,把自己全身的重量都压在了可怜下属的大腿上,接着用唇恶狠狠的堵住了夏油杰的口。

 

还踩着皮鞋的大腿曲起,环在了夏油杰的腰侧,由于西裤有些紧身,五条悟只能受限的夹夹夏油杰的胯骨。

五条悟的手也不老实,他从夏油杰的外衣缝隙探进去,一点一点的抚摸着夏油杰腹肌的纹理,没有施力的肌肉软乎乎的,手感很好。另一只手则是扣到夏油杰的裤子上,开始解皮带。

 

夏油杰眉头一挑,空着的右手拉住五条悟试图扯裤子的手,制止道:“别……

上班时间呢,搞什么啊。

 

五条悟哪会这么容易放弃,他随着夏油杰的力道收回手,顺势包裹住夏油杰被推了小玩意的左手,引着他的大拇指按下了一个开关。

 

一声被肉体包裹的电动声,隔着衣物传了出来,在电动音响起的刹那,五条悟也控制不住的泄出了一声吟哦。

 

“唔!”

 

西装下的身躯颤抖了起来,与发色一般清冷的白皙脸颊泛起了薄薄的红,五条悟故意往夏油杰的耳朵喘,并用自己的大腿根去磨蹭夏油杰的裆部。

 

“里面的东西,帮我拿出来……

 

夏油杰的眼神暗了暗,低垂的目光看透了左手小玩意的真身,这是一个遥控器。不知道五条悟往自己的后穴塞了什么……是跳蛋、按摩棒、还是电动串珠?

 

夏油杰很清楚,未经扩张的后穴是吃不下这些道具的,想来五条悟在见自己之前,是一个人在厕所里偷偷做了准备,现在含着一屁股的润滑液和不知名的小道具,来办公室见自己。

 

也不知道路上五条悟有没有碰见其他员工,其他员工知不知道外貌精致、仪态翩翩的五条先生,身体里居然塞进了如此放荡的道具。

 

有这么心急吗?

 

下半身的性器有了抬头的趋势,不肯承认自己被勾引到的恶劣下属用指腹捻了捻遥控器的按钮,一瞬间把开关推到了最大档。

 

猛烈的震动摩擦着后穴的内壁,五条悟没忍住呜咽了一下,喘得更加大声且空虚。情动的上司不顾刚才被拒绝了一次,又伸手去碰下属的裤子。他这次没有瞄准皮带,而是直接拉开了夏油杰的裤拉链,打算把里面的性器解放出来。

 

这次夏油杰没有再阻止的意思,于是五条悟扯下了他的裤子,甚至开始自己摇晃着屁股,有意识的让道具根据外部的运动去刺激内里的敏感点。

 

五条悟释放出了夏油杰的性器,夏油杰也礼尚往来的扒了五条悟的裤子。西服外裤脱下后,夏油杰没急着脱五条悟的内裤,而是学着五条悟刚才钻入自己衣服缝隙的动作,把手从内裤缝隙插了进去,视线隔着一层布料,夏油杰用手指描绘起五条悟的性器形状。

 

五条悟的性器前头已经溢出了不少前列腺液,看得出他比夏油杰更早起了欲念,性器之下的会阴也有着雾蒙蒙的水气,后穴更是湿的一塌糊涂,夏油杰怀疑五条悟是把一整瓶润滑剂都挤了进去。

 

含着这么多的润滑剂,要是再多走几步,就算是深色的西裤,也怕是泅出一片漉痕。

 

夏油杰的猜测没错,五条悟内裤的一头已经湿了,黏液甚至渗到了股根,大腿内侧贴了一条胶布,是连结的线头,破案了,看来后穴里的小玩意是跳蛋。

 

“五条先生这样淫乱的走在公司里,不会被人发现吗?”

夏油杰没照顾五条悟的性器,目的地明确的向后方进发。

 

夏油杰的手指探入软烂的穴中,如他所料,五条悟的后穴里很湿滑,进出没有阻碍,一定是自己做过扩张了。

 

“这么想要吗?”

上班时间就在办公室勾引下属白日宣淫,真是糟糕的上司啊。

 

五条悟的后穴已经习惯了跳蛋的存在,当夏油杰摸到了震动的小球时,后穴的软肉还紧紧的咬着它不肯放开,夏油杰抽出时跳蛋受到了不小的阻力。

 

“欸,真是贪吃啊,五条先生。”

 

五条悟被刺激得一激灵,不自觉的探出了一点舌尖,他喃喃的撒着娇:“叫我……的名字。”

 

夏油杰偏不叫,他手上动作不停,扣挖着深处的跳蛋。五条悟的后穴兴奋得邀请夏油杰的手指,大概它也知道主人想要更大的东西,便配合着把嗡嗡作响的跳蛋排了出来。

 

跳蛋“噗叽”一声脱离了身体,五条悟就塌着腰上前要去吞吃夏油杰的阴茎。夏油杰往后缩了一下,根本不喂给他,他吻了一下五条悟面露不满的脸,笑着往后面塞了一根凉凉的东西。

 

那是夏油杰上衣口袋里的钢笔。

 

夏油杰知晓五条悟所有的敏感点,但钢笔有一截在外被夏油杰用手拿着,实在是太细太短,不能照顾到想被刺激的每一个地方。

 

五条悟晃了一下腰,见夏油杰没有拿出来的意思,便也随他去了,就是脑袋一直拱着夏油杰的颈窝,故意说着情色的发言,什么想要杰的阴茎,想要杰插进来草……

 

“咔哒”一下,钢笔上头的盖帽被穴肉吸住,下头又被夏油杰搅和着,竟是在五条悟的体内被拧开了!

 

一点微凉的液体与温热的穴肉接触,和粘稠的精液、润滑剂都不一样,丝滑的如清水质地一般的墨水令五条悟产生了些许的不适,他张开嘴,想让夏油杰把钢笔拿出去。却不想,在五条悟说话之前,夏油杰猛地拍了五条悟的屁股一下,叫他放松,说墨水管都被你夹破了。

 

这支钢笔夏油杰用得差不多了,容量5ML的墨水只剩了个底,但因为五条悟提前在后穴中挤了很多润滑液,墨水染了那些透明的液体,使得它们全黑了。

夏油杰握着钢笔下部的手指染上了一堆黑色的黏糊,五条悟的内里也是一肚子墨水,又因为重力,润滑液和墨水的混合物向下流淌,后穴中流出了黑色的液体,与白皙的皮肤形成了一道鲜明的对比。

 

夏油杰笑着说,五条先生现在是一肚子坏水的黑心上司呢。

 

五条悟没有反驳黑心上司这个称号,他开口就直接求夏油杰插进来,说要更长的东西。

 

夏油杰眨了一下眼,抽出钢笔,双手叉在五条悟的大腿根,把五条悟整个人抱了起来。

 

因夏油杰掐得格外用力,五条悟的腿根上留下两道黑色的手印,五条悟顾不得这么多,他半是期待半是兴奋的吞了口唾沫,眼睛亮闪闪的盯着夏油杰。

 

本以为终于要吃到想要的东西了,后穴却进去了一根温温的东西。

比钢笔热、比阴茎凉,虽细却长……真的太长了,比夏油杰的阴茎还要长,它直直进去了十几厘米,五条悟觉得自己的肚子都要被捅穿了。

 

这是什么?不是杰的肉棒啊……

 

还保持着被大腿掰开被抱的五条悟回头,看见了一株……花?

 

一株白青色的兰花绽放在尾骨的下方,五条悟意识到了,那是矮桌上花瓶里的兰花。

 

视网膜刚刚捕捉到花枝,五条悟的脑子还在思考花怎么在他的后面……在他的里面这件事时,夏油杰忽然开始抽拉花株了。

 

粗粝的枝条摩擦着内壁,又痛又辣,幸好五条悟提前做得润滑很充分,内壁得到了充分的保护,不然他的后穴怕是要被戳的流血。

 

五条悟抿着唇,感受着花枝在体内的横冲直撞,但他还是没有说出拒绝的话。

 

……这是杰在做的事啊,他什么时候能做到拒绝夏油杰呢?

 

肠道内部被一捅一捅的,不可忽视的触觉冲击着五条悟的大脑,他只能尽力想些别的什么东西,不然要是被一株花带上高潮,那也太丢脸了。五条悟记得,这株兰花还是他自己买的,他没有养花的心思,买来就插在花瓶里,连清水都不放——等枯萎了扔掉再买就是了。

 

不算分叉的枝条,最下面的花枝长度也有二三十厘米,细长的花枝戳着戳着,嶙峋的凸起刮擦着内壁,竟是直接进入乙状结肠!平日里夏油杰总是鲁莽撞进去的地方,被一根花枝顶开了!

五条悟发出一声无声的尖叫,上身扑棱着前进,抱紧了夏油杰的脑袋。

 

夏油杰也不客气,张口就咬五条悟的乳肉,还有闲心吸吮着乳头,故意发出“啾啾”的响声。

 

这下再怎么转移注意力也没用了,五条悟昏昏沉沉的想道,无法抵挡的快感一阵阵袭来,把他扼死在了狩猎场上,五条悟的性器跳动了几下,直接射了出来。

 

经历了第一波高潮的五条悟脱了力,夏油杰把五条悟抱起,换了个姿势,让他跪趴在两米长的待客沙发上。

 

他对准五条悟的头部,把完全勃起的阴茎往五条悟嘴里塞,五条悟的身体还时不时的打着晃,跪也跪不稳,但他还是顺从的张开嘴,去含、去舔。

 

从夏油杰的角度看不见五条悟的后穴口,可那枝插入后穴的花株,像是花尾巴一样,随着五条悟吞吃的动作一颤一颤的,仿佛有着自己的生命。

 

五条悟尽量放松喉咙,容纳着夏油杰的巨物,五条悟的头埋入夏油杰胯部的耻毛,白色的头发和黑色的耻毛交织在一起,和刚才墨水肌肤的黑白画卷比起来,有着相似又不同的美感。

 

夏油杰也不是全无动作,他的胯部一顶一顶的冲撞着五条悟的口腔,不过几分钟,五条悟的腮帮子就酸了,他的舌头被挤在下颚,牙齿收进牙床,喉咙又被堵住,根本说不出话来,只能发出几声委屈的呜咽。

 

五条悟眼神上瞟,传达着这么一个意思:要么快点射,要么插他的下面。

 

夏油杰的视线放低,像是打量草原猎物的狩猎者。他侵略的目光一步步下移,看着五条悟的脖颈、蝴蝶骨、背脊、臀线……以及最后插在后穴的兰花。

 

或许是兰花长时间缺水的原因,它居然主动吸收了五条悟后穴内的液体,夏油杰清楚的看见,一道灰黑的颜色顺着植物的经络上移,原来花瓣内淡青色的经络缓缓被墨色填充。

 

白色的春兰似乎要变成黑色的“墨兰”。

 

夏油杰默然的抽出阴茎,让五条悟泛起一阵不知所措。他不知道怎么了,因为夏油杰既没有射给他,也没有插他下面的意思,就这么保持着不动的姿势,望着某处。

 

身体一放松,后穴就夹不住了,兰花株的尾部沾染着黑色的粘稠润滑剂掉落在沙发上,声响闷闷的,惊得五条悟没忍住想要转动头部。

 

夏油杰掰着五条悟的脑袋,不让他转头。黑发男人摩梭着五条悟的嘴角,掌心骤然发力,把五条悟欺身压倒。

 

身下是柔软的沙发,五条悟问,杰今天想从正面来吗?

 

夏油杰没回答,手指从五条悟的嘴角挠到下巴,黑乎乎的指印按在了五条悟的脸上,像是一只小花猫。五条悟也不在意夏油杰沾上墨水的手,还伸出粉嫩的舌来舔舐他。

 

已经完全缓过来神来的五条悟目光张扬,蓝眸里是赤裸裸的欲念和勾引。

 

夏油杰的手探进五条悟的身下,拾起从五条悟体内滑落的花枝,欣赏了一下由白转黑的花朵。

 

夏油杰俯下身子,把花枝的一头横在五条悟嘴边,道:“叼着。”

 

这是很少见的要求,却也不是没有过,五条悟叼过自己的衣服、裤子、还叼过套。

 

花枝……也行吧。于是五条悟听话的张嘴,咬住了沾染着墨水和润滑液的兰花株,像只搭窝捡材料的海獭,夏油杰用两根手指确认了后穴的柔软,可以进入,便不再搞过多的花样,一把将性器塞了进去!

 

经历钢笔、花株、手指……终于迎来了自己想要的肉棒,五条悟发出一阵满足悠长的吟叫,被填满的感觉太好了,都不用夏油杰动,五条悟自己就以躺着的姿势开始扭腰配合他。

 

内里的墨水逐渐打湿了夏油杰的阴茎,一抽一拔的动作,让夏油杰看清自己的阴茎颜色的变化。

 

本来就是肉色偏浓的颜色,这下是真的深色了。

 

阴茎在五条悟的后穴内抽插着,夏油杰不打算玩持久战,他就是奔着让五条悟高潮去的,毕竟这里还是办公室,随时会有外人回来,就连外部的走廊,都是有人路过的。

 

尖锐而激烈的快感冲撞着大脑,后穴口传来酸酸涨涨的感觉,已经被花株插入过一次的乙状结肠也被粗壮的阴茎撞得有了酥麻感,开口逐渐扩大。

 

当阴茎撞击那个小口的时候,五条悟的声音徒然拔高,被夏油杰拍了拍屁股作为警告。

 

夏油杰与五条悟贴近,几缕黑色的散发落到了五条悟的脸上:“轻点,被听到了怎么办。”

 

五条悟想说不会有人打扰的,他知道夏油杰在公司肯定是以工作为重,想和夏油杰做爱,肯定会创造一个完美的环境,不然一旦有什么事发生,夏油杰就会停了。

 

可是身体的反应真的很难控制住,嘴里含着花株,口腔内装不住的涎水从嘴角滴落,五条悟终究没忍住又漏出了一声变调的尖叫,软糯的肠道包裹着阴茎,快活的把阴茎往更深处迎接。

 

夏油杰也被吸得很舒服,他擦了擦五条悟额头上的汗珠——这下五条悟是真的成了小黑猫,他笑了一下:“算了,就好好享受吧,五条先生。”

 

被这陌生、充满距离感的称呼一下拉满了五条悟的火气,他支起身子,张开嘴,松开了含着的花株。

这个时候还在意下属上司!?

 

花株“啪”的一下掉在了五条悟的腹部,沾着墨水的花株底部如毛笔杆一样在肚皮上画了几个圈,留下了一道魅惑又妖异的纹路。

 

“叫我悟!”

 

夏油杰把兰花株重新放进了五条悟嘴里,手指也探了进去,挤压着五条悟的舌头,语气不容置喙:“含好了,悟。”

 

五条悟这才满意了,他重新躺下,享受着接下来的性爱。

 

夏油杰第一次内射的同时也把五条悟送上了高潮,但五条悟显然不那么容易喂饱,他平复着呼吸缓了一会,等觉得自己恢复了些气力,立刻就用脚去踩夏油杰的半趴下去的性器,示意他的下属继续干他。

 

“现在是上班时间啊……

 

五条悟瞪他:“给你涨工资。”

 

一个恍然之间,五条悟从沙发上被抱了起来,夏油杰一次性插了三根手指进去,估算着后穴的容量。

 

五条悟以为夏油杰是要帮自己清理精液,开始新一轮,便放松着身体,让夏油杰的手指进出更顺畅。

 

谁知找准角度后,夏油杰一个挺身进去,直直的撞上乙状结肠口。

 

润滑液加墨水加精液,五条悟的后穴内满满是液体,被体温捂暖,像是在操一汪舒适又温热的泉眼。

 

夏油杰大力的凿着,没一会,五条悟的后穴就又开始痉挛,流下的液体打出细小的泡沫,他叫喊着慢一点,轻一点……就连腿根也开始颤抖,有了高潮的前兆。

 

最后的高潮是炸裂开来的,夏油杰的性器每一次都能插进乙状结肠口,五条悟甚至怀疑,多做几次,他那个窄窄的肠口是不是能被草开,容纳夏油杰的巨物。

 

五条悟颤抖着攀上了新一波高潮,夏油杰没留余地,又飞速大力的捅了十几下,再次射在了里面。

 

五条悟跪趴着,脑袋伏下,迷迷糊糊的,他还在高潮的不应期,此时的反应会有些慢。夏油杰把五条悟的脑袋带过来,把沾着一堆液体的阴茎往五条悟脸上贴,五条悟条件反射的把他含了进去,藏好牙齿,舌头如清道夫一样舔吻着茎身,给夏油杰清枪。

 

夏油杰又看到了掉落在一旁的兰花株和五条悟开始涌出白浊的后穴。他拾起花株把兰花插了回去,拍拍五条悟的脸颊,示意他夹后面,不要让花株掉出来,也不要让东西漏出来。

 

满脸酡红的五条悟短短的“嗯”了一声,乖乖的把后穴缩了起来,只留下一个小小的褶皱。

 

夏油杰望着刚刚被染上墨水的植物脉络,思绪飘远:

 

不知道这株兰花会不会吸收他的精,重新变成白色。

 

 

【END

20 Li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