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股 (cuntboy悟,DK)

素股

 

*cuntboy悟。原作向DK时期。一次互相慰藉,夏油杰同学的生理卫生教育与对好朋友的友好帮助。

*9k一发完。

 

 

 

 

 

事情的起因很简单,是一次五条悟没有敲门的不请自来。

其实这不是什么值得奇怪的事,因为五条悟来夏油杰的寝室的时候从来不敲门。他总是有抱着各种奇奇怪怪的东西来夏油杰这里串门的爱好,比如零食,又比如游戏机,关系好的男子高中生之间有数不清的需要分享的东西,夏油杰也乐意让他来。不过偶尔总会遇见夏油杰在卫生间或者其他不方便开门的时候,久而久之,夏油杰也就养成了在睡觉之前不锁寝室门的习惯。

 

今日,正是这个自然而然养成的习惯坑害了他,让夏油杰陷入了一种进退两难的境地。

 

五条悟上门来没什么稀罕的。他不敲门也没有什么稀罕的。

稀罕的是夏油杰正在看某些成人杂志,手放在裤子里掏了一半鸡巴出来,撸得半硬不硬的。他一边做着手活,一边看着摊开的杂志彩页上皮肤雪白的泳装女郎出神,微微皱着眉头,倒不像是在做一件愉快的事情,非要说的话,脸上有些微妙的欲求不满,手也有一搭没一搭地动着……换了任何一个有经验的高中男生看了,都会觉得这兄弟面前的辅菜是不是不太合胃口,一副不太得劲的样子。

 

但是五条悟不知道。

 

他抱着一袋子零食站在门口跟刚刚太沉浸没察觉到他到来、现在才猛然抬起头的夏油杰大眼瞪小眼,没有忽略向来沉稳的好友脸上的一丝慌乱和羞窘。

 

按照常理来说,撞破了好友的自慰现场,五条悟现在应该尴尬。但是五条悟是谁,他怎么可能尴尬,他从出生开始就不知道尴尬为何物,反倒是夏油杰盯着他眨巴眨巴的蓝眼睛两秒,回神之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拉起自己的裤子。五条悟的六眼当然没有错过一些细节:被勉强塞进裤子里的阴茎还是硬挺着的,把宽松的居家短裤都顶起了鼓鼓囊囊的一包,是个无法忽视的小帐篷。

 

五条悟看得新奇,就钻进夏油杰的寝室来,反手关上门,叫住了正在将杂志收起来的夏油杰:

 

“杰,那是什么东西?让我看看呗。”

 

说这话的五条悟一脸坦然,俊美到天怒人怨的脸蛋上带着见到了新奇事物因此也想试试看的好奇。

 

反倒是在心里宽慰自己“不就是自慰被悟看见了吗,反正是同性好友,又没事,他又不可能没做过”一点点在消减自己心里的尴尬感的夏油杰,闻言怔了一下。

他收拾杂志收拾了一半,手停了下来,低头看了眼自己面前的那些低劣的色情杂志,确认并不是什么稀罕的东西,才带着一分不确定回答了五条悟的问题。

 

“就是普通的泳装写真而已。”当然里面还有些色情内容,但是夏油杰不会说出来。黑色长发散着的少年有些疑惑地打量了五条悟一眼,发现好友并非出自恶劣的取笑目的出言,而是真的好奇,心想五条家的家教难道如此森严的吗。但他也没开口直接问,只是挪了挪自己在床上的位置,还算体贴地让出一个空位,“悟想看吗?也可以。”

 

五条悟将还没拆开的零食丢到夏油杰的枕头上,一个箭步窜过来,好像开什么新买的游戏卡带一样雀跃地跳上夏油杰的床,盘膝坐到他身边,看着夏油杰铺陈在床上的几本杂志的暴露封面吹了声口哨。

 

“没想到杰喜欢这种类型呀。”

银发少年眯起眼睛,看着封面上金发白肤的丰满女性,表情戏谑地说。

 

他的态度很自然,身体跟夏油杰挨在一起,半边身体上的温度热烘烘地挨在夏油杰的手臂上。

 

夏油的下半身还没消下去,五条悟的体温和短袖下裸露的皮肤亲密地挨过来,又让一段时间没有纾解、堆积了不少欲望的阴茎微微抬起头来。

 

“也还好吧。悟以前没看过这些吗?”

 

夏油杰随口答道,心神却全在身边那具同样只穿着轻薄夏装的少年躯体上。他不自在地动了动腰臀,想要稍微挪远一点,却被五条悟的动作吸引了视线。

 

看起来确实对这些色情内容很陌生的大少爷在这堆杂志里挑挑拣拣,同时满不在乎地回答道:

“没有。这是第一次见……这种东西是不是要跟朋友一起看?”

 

跟朋友一起看?

夏油杰心想,在某种意义上也没错吧。夏油杰上国中的时候也被关系不错的男同学们邀请过参加这种色情资源的共享密会,他出于人际关系的需要参加过一两次,觉得没有意思,就没怎么去过了。但他是知道关系好的男生之间分享这些是很寻常的一件事。

 

夏油杰就简单地跟五条悟说了说。上高专之前一直待在五条本家修习的五条少爷“哇”了一声,挑挑拣拣,终于从夏油杰的珍藏里挑出一本他觉得封面不错的,转过头对他眨了眨那双漂亮如晴空的蓝眼睛:

“虽然没有什么兴趣,但跟杰一起看好像还挺有意思的。那就这本吧,杰?”

 

都说到这个份上了,夏油杰自然不可能拒绝。

在五条悟进门时,他也不是没想过事情会发展到这一步。主要是五条悟平时看着好像很不安分的样子,在这方面倒是意外的纯情,从没有跟夏油聊起过什么色情的话题,也不像夏油杰以前接触过的同龄男生喜欢看色情片、讨论女生的长相和身材,夏油还以为他对此也不怎么感兴趣。

 

对五条悟这方面的偏好也有些好奇,夏油杰就应允了。

 

他看着五条悟拿出的那本杂志封面上细眉长眼的黑发美女感到有些微妙,但也没有想太多,两个人就坐在床上,把杂志摊开在中间,一页一页地翻看。

 

五条悟看得漫不经心,六眼扫过一张暴露的写真,一会儿评论这个女优的肤色肯定是p出来的五官都快过度曝光了修图师审美不行,一会儿表示这个女优的胸型不够好看有点下垂。

 

夏油杰本来还想在合适的时机趁机撸一撸的,结果被他的话整得毫无欲望,心里升起了一丝哭笑不得,只好就这样让他继续观光一样地看下去。

 

翻到后面,写真的尺度越来越大,图上的肉色也越来越多。但那些泛滥的乳波、纤细的腰肢和美丽的面容没有引起五条的欲望,反倒让他像是审视咒灵、判断能力和真身一样看了个遍,然后发出了有些失望的评论。

 

“乳头怎么想都是粉色的更好看吧。”五条悟不屑地说,翻过一张巨乳但是乳头和乳晕都是成熟的褐色的女优的写真,无视了她抱胸挤乳故作风姿的姿态。下一张正好是掰开双腿的姿势,发丝染成紫色的年轻女性娇笑着看向镜头,将剃得干净的阴部展示出来,颜色微微有些深沉的阴唇向外翻起,露出深粉色的、好似一朵绽开的花朵的柔软内里。银发少年沉默地盯了一会儿,再次出声的时候,声音里掺杂进了一丝疑惑,“……颜色怎么那么深?”

 

“……?”

夏油杰没有回答。

 

他眼神微妙且略微有点疑惑地看了一眼五条悟的裤裆。

完全没有什么鼓起来的迹象。

 

看了那么多张露骨的色情图片了,就算不是喜欢的类型,也多少还是会有一点生理反应的吧,而且悟还是第一次看这些色情内容,应该很容易硬才对。可现在都还没有一点反应,悟……不会是勃起障碍吧?

 

夏油杰心里一惊,猛然摇头。不,应该单纯只是悟比较挑,这本里没有他喜欢的类型而已。

 

而他回过神、正要问五条悟要不要再换一本看看的时候,就见五条悟抬头,也在眼神微妙地看着他。

 

“原来杰喜欢看这种东西吗?”银发的大少爷指了指纸面上裸露的白净躯体和生殖器官,沉默了一下,然后眨了眨眼睛,像是下了什么决心,对夏油杰表示,“我也不是没有,给你看更好的吧,杰。”

 

“……??”

夏油杰感觉自己心里的问号在逐步递增。

 

他心想谁想看男人的鸡巴,他又不是什么同性恋……等等,但如果是五条悟的鸡巴的话,也是可以的吧,说不定、不,应该就是挺好看的,看看也不亏,说起来他们从来没有一起上过厕所,五条家家教可真严,也难怪悟没看过色情杂志……不过为什么悟看完这些写真后会是这种感想?阴茎和女阴虽然都是性器官,但还真没什么好比的啊?

 

但还没等脑袋混乱的他在五条悟莫名其妙的发言里理出顺畅的逻辑、想出个所以然的时候,五条悟就直接当着他的面三下两下把宽松的夏季短裤脱掉了。

 

他行动飞快,满不在乎地把挂在小腿上的短裤和内裤都甩开,两条细长的光腿和雪白的臀瓣都裸露了出来。夏油杰看得愣了下,而五条悟比他想得还会学以致用,直接学着写真里女优的造型,用M字型跪坐着、正对着他分开双腿,向夏油杰毫不掩饰地展现了他两腿之间的私密风景。

 

夏油杰结结实实地愣住了。他看了好久,回过神来,这才发现事情大条了。

 

跟夏油杰想象的不同,五条悟的下身并非什么广为人知的男性生理结构,而是更接近女性。他没有阴茎,也没有囊袋,向着夏油杰大方岔开的雪白大腿中间,是一口色泽浅淡而漂亮的女穴。

 

平坦又漂亮的小腹末端覆盖着一点点雪白的阴毛,鼓起的大阴唇也没有什么色素沉积,看起来白得像雪,柔软干净得让人想在上面留下牙印和指痕。它仿佛两片花瓣紧闭着,但因为五条悟分腿的豪放坐姿微微绽开了一些,露出些许肉粉色的内里。仔细看的话,还有些许亮晶晶的湿痕从里面溢了出来。

 

堂堂五条家的六眼神子,两腿之间居然长了个逼。

 

这是连跟他朝夕相处的夏油杰都没察觉到的事情,其他人自然也不可能知道。而现在夏油杰终于知道自己的好朋友为什么不跟他一起上厕所了——他总是不站在小便池旁边接手,而是进隔间,因为一脸自然,夏油杰从来没有感觉到什么不对。平常的性格和行为毫无疑问是男性,与自己相处也是男性友人之间的模式,甚至更加没有距离感——

 

要是两个DK,互相露鸟当然没有什么问题。

不膈应的话,还能互相撸撸。

 

但问题是,五条悟亮出来的,是个逼啊。

他根本没有鸟可以拿来跟夏油杰互撸。

 

问题是五条悟这家伙到底知不知道他亮出自己的逼意味着什么???

 

夏油杰盯着五条悟的逼两秒,低头去看自己的裤裆,毫不意外并且绝望地发现,自己的鸡巴背叛了理智,因为任何一个雄性生物的本能,硬得不行。

 

其实也不怪它。毕竟五条悟的逼是真的好看,比写真杂志 和黄片里的女优的逼都好看多了,也难怪他刚才看那些的时候一脸嫌弃。

 

而且那可是五条悟。

 

那可是悟。他怎么可能不硬,又不是阳痿。

 

五条悟一点都没察觉到夏油杰内心火山爆发瞳孔地震一样的情绪,他显然没觉得自己的行为有问题。相反,银发的少年还一脸得意,右手探到自己的下身,用修长又骨节分明的手指扒开紧闭的大阴唇,像是在炫耀什么好东西一样给夏油杰看他粉色的、泛着水光的漂亮内里,还歪着头问他,澄澈的冰蓝色眼瞳毫无情欲,语气里一点调笑意味:

 

“怎么样?我的比她们的那些好看多了吧,杰?”

 

薄而细长的小阴唇随着他的呼吸和话语一张一合,内里浅粉色的软肉涂满了有点粘稠却清亮的水光,隐约还能看见一点小小的阴道口活蚌肉一样翕动。

 

夏油杰呼吸一窒。

 

他没回答五条悟的话,而是沉默了一会儿,眸色发深地凝视着自己银发的好友,然后伸手将披散在肩上的黑色长发全部拢到肩后耳后,侧脸对他笑,唇角勾起,像是在微笑着发出一个再寻常不过的邀请。

 

——悟,我们来把之前我之前没有做完的事情做完吧?

 

 

这就是五条悟现在跨坐在夏油杰的大腿上的理由。

说是要补偿夏油杰被他打断、现在也没能续上的自慰行为。

 

他有些不安地动了动自己的胯部,分开腿调整了一个更加舒适的姿势。夏油杰也调整了一个更加方便的姿势,才把五条悟稳稳地抱在了大腿上。他们面对面,呼吸都有些急促,脸几乎靠在一起。

 

“杰,怎么做?”

五条悟低头将额头靠在他额头上,眨眨眼睛,小声地问他。

 

五条悟眼睛里的蓝色太明净,夏油杰看进去一会儿就受不了地垂眸,目光落在他色素同样浅淡的嘴唇上时忽然很想用牙齿去叼住厮磨那唇形美好的唇瓣、让他染上被捣碎的花瓣一样的嫣红色。

 

“……没什么,就是放在一起互相磨一磨。”黑发的少年因此有些心不在焉,回答道,“会比一个人做要舒服很多。”

 

“哎——真的吗?”五条悟伸手把玩着夏油杰披散在肩膀上的头发,用白皙的手指把漆黑的发丝卷出随心所欲的柔软弧度,然后扑到夏油杰肩膀上,拖长了声音问道,“所以之前杰是因为一个人所以提不起劲吗?”

 

也不是这个原因……

 

夏油杰心想。但是他没有说出来,只是侧过脸像是默认了这句话。

 

“不过这样也好,很公平哎。”五条悟也没有追究更多,而是自然而然地将下巴放在夏油杰的肩后,鼻尖都拱进了他的黑发里,问到了一点洗发水的香味。夏油看不见他的脸了,却听得见他在耳边用一种无所谓一样的语调说,“看了我的,杰的也要给我看看吧?”

 

看就看。

不就是坦诚相见吗,反正之前也撞见过了。

 

而且五条悟坐在他大腿上,到现在还没穿裤子呢。既然决定要“互帮互助”的话,总要走到这一步。

 

夏油杰的心情有一丝复杂,不过他决定了的事情一般不会后悔。他正要自己脱裤子,五条悟却比他动作快一点,一双修长的手摸下去,目标明确,从他宽松的裤裆里掏出了那根从他进门时就一直半勃着的阴茎。

 

“唔。”五条悟的手指在夏油杰的鸡巴上逡巡了一圈,发出了有些惊奇的哼声,那双蓝眼睛也发亮,直直地盯着这根在他手指和掌心的包裹中精神抖擞的阴茎,“杰的下面原来是长这样,真的跟我完全不一样呢。好长——”

 

他像是摸到了什么新奇的玩具,用手掌丈量了一下夏油杰的阴茎的长度,又用手指圈起,上下滑动测量着粗度,全然不顾这种摩擦会对夏油产生的生理刺激:

 

“还挺粗的。”

 

五条悟把玩了一会儿夏油杰的鸡巴,评价道,手又向还半包裹在内裤的根部伸去,像是想去掂弄那两颗快要连在一起的饱满囊袋。

 

“悟,稍微起来一点。”

夏油杰一把抓住他的手腕,不让他再继续捣乱,示意五条悟抬起点身子,然后也干脆地一把扯掉了自己的裤子。

 

这下两个人的下半身都是赤裸的了。

 

五条悟的手还握着夏油杰完全勃起的、硬度和粗长度都很惊人的阴茎,细腻的指腹在茎身的粘膜上有一搭没一搭地滑动,然后“咦”了一声,问:

 

“杰,你的这个怎么还会流水。”

 

“悟的也不是差不多。”夏油杰腾出手来,没管五条悟好奇地用指尖去拨弄他流出前液的精孔,膝盖动了一下,状似不经意地滑动蹭过五条悟不自觉地在他大腿肌肉上磨蹭的阴唇,“感觉到了吗?都流到我腿上了。”

 

五条悟被膝盖骨隔着阴唇柔软的肉碾过敏感的女穴和阴蒂,忍不住哼了两声,自己骑着他的腿本能似地动了两下,看起来很生涩,全凭本能,确实连纸面经验也没有多少的样子。

 

“杰才是吧。”五条悟无师自通地用手给他打了几下,才不甘示弱地向他展示了一下自己被前液濡湿的掌心,对着他吐了吐粉色的舌头,“太逊了。湿得好快。”

 

还没真正开始呢。硬得快爆炸的夏油杰看了一眼他连大阴唇都没被掰开却已经被磨蹭得有点发红的阴部,心想。但他也不急,也不去跟五条悟较劲了,因为送上门的青涩羊羔需要慢慢地品尝,于是只是挑唇笑笑并不答话,同时将手伸进五条悟的T恤,去抚摸他紧实的腰部肌肉和漂亮的腰线,手指若有若无地划过敏感的胯骨皮肤。

 

五条悟却像是从他那一勾唇的笑里读出了什么挑衅的信号,开始用手指捏他的冠状沟,瞪着眼睛看他:

“杰,就只是这样吗?”

 

夏油杰的手本来还想顺着腰线向上、去捏捏五条悟的胸肌看看他的乳头是不是和下面一样色情的粉色,听了这句话,知道五条悟的耐心快耗尽了,就将手抽出来,伸下去从两边分开他的柔软厚实的大阴唇。

 

“还没开始呢。”夏油杰捏了捏五条悟的大阴唇,指腹意犹未尽地悄悄摸了摸那丛手感很好、看起来很可爱的雪白阴毛,然后指尖滑向终于完全暴露在空气之中的粉色肉缝,叹道,“悟这就等不及了吗?”

 

“快点啦。”五条悟在他腿上摆了摆身子,对他占便宜的行为不甚在意,“还带了卡带来,上次的存档不是还没打完。这次一定要跟杰一起把任务环一口气all clean掉——啊!”

 

夏油杰的手指捏住了阴蒂。

 

小小的肉粒被包裹在柔软的阴蒂包皮之中,还很青涩,看得出来没什么被玩弄的经历,很可能连自慰也没有过,是很薄而小的一粒——

 

也很敏感。

 

从没有被接触过,意味着这口穴、这具身体能够忍耐的快感阈值意料之外的非常低。

 

夏油杰不过是用手指连着包皮揉搓了几下、又试着用指甲从里面挑出阴蒂头,五条悟的身体就忍不住抽搐起来。从未体会过的性意味的快感从连上厕所都未曾注意过的部位席卷了整个身体,神经像是被闪电击中一样,五条悟下意识地捂住自己的嘴将呻吟堵得模糊、听起来没有那么丢人,下身的女穴却从隐秘的小口诚实地喷涌出了止不住的水液来。

 

“悟才是很逊吧。”夏油杰拨弄着被剥出来的比他预料的还要敏感的阴蒂头,弯着眉眼微笑着将之前五条悟的话原地奉还,“才弄了几下,湿得也太快了。”

 

五条悟用手背堵住唇齿间模糊的哼声,从散落在额前的雪白碎发后面瞪他,苍蓝色眼睛里蒙上了一层几不可查的水光,但确实让五条悟的眸光变得更加潋滟,那鲜艳虹膜上苍天般的冰蓝色看上去似乎也柔软了几分。

 

他看上去很抗拒,对性快感青涩的身体却已经很自觉地开始追逐这种快感,抖着腰在夏油杰的手上乱蹭,试图得到更多的未知的快乐。

 

夏油杰却没有继续了,放着初体验阴蒂高潮后食髓知味的五条悟不管,宽大的手掌包裹着五条悟的整个女穴狠狠地揉搓了几下,就把变得湿漉漉的手从满是刚吹出的水液的阴部抽离了。

 

“干什么——”

五条悟脸上露出些不满,刚想问他,就被夏油杰截断了话语。

 

“悟想要做吧?”夏油杰将被淫液吹湿的手随手向着五条悟的T恤的胸膛处抹了抹,洇湿了胸口的那块布料,然后满意地看到变得湿润的白色布料下影影绰绰地透出淡粉色的挺立乳头来。他反手将自己身上的同款T恤脱下来,露出上身轮廓漂亮饱满的肩背肌肉和胸肌,然后向着身后的床上躺了下去,气定神闲地建议道,“那就自己坐上来。”

 

坐到哪里?

 

五条悟坐在夏油杰的大腿上,低头看去。答案非常明显。

 

他唯一的挚友、最强的搭档正躺在床上,将散落在额前的头发撩起。与他并不相同的下体高高翘起,粗硬的阴茎涨得紫红,饱满的伞头上流下了一点湿润的痕迹,落了几点在练得紧实又漂亮的腹肌上。

 

在任务和日常生活中的默契此刻也在好好地发挥作用,五条悟“啧”了一声,将在刚才那一通折腾中都没有滑落的墨镜取了下来扔到一旁,然后翘起臀部,半是膝行地挪动上去,主动将双腿之间还淌着水的肉缝蹭上了夏油杰那根翘起到几乎要紧贴着腹肌的阴茎。

 

他蹭了几下,依旧有些不得章法,跪着贴在那根肉棒上幅度小小地前后磨动着。

 

不够。五条悟稍微有点焦躁起来。他动腰的幅度大了点,然后心想,怎么没有杰之前用手摸得舒服……

 

夏油杰看出了他的情绪,伸出手去摩挲住他的腰侧,用抚摸安抚他的同时,出声提醒他:

“悟,里面。”

 

五条悟垂首看了一眼,终于注意到了什么,将自己的手伸下去,当着夏油杰的眼前从两边扒开了自己紧闭在一起的大阴唇。他手指很好看,陷在柔软的白色皮肉和薄薄的阴毛里,男性的手和女性的外阴形成鲜明的对比,却依旧显得很美。下方浅粉色的肉缝被分得很开,连花瓣般的小阴唇也分开了,可以看见里面确实蛮是刚才吹出来的湿漉漉的水液,还有些拉着丝滴到了下方夏油杰的阴茎上。

 

已经充血肿起的阴蒂颤颤巍巍地在肉穴的前端晃动着,好像暴露在空气里都能触动这敏感的内核。

 

五条悟就这样对准夏油杰的肉棒坐了下去。

 

这下内部的软肉全部跟夏油杰的茎身紧贴在一起了,两人在那个瞬间都呼了一口气。五条悟是因为下体敏感处被全部贴住的燥热,而夏油杰是因为阴茎被湿润的嫩肉柔软地包裹住的触感。

 

五条悟调整了一下身体的重心,几秒后夏油杰捏捏他腰侧的肌肉示意他可以了,银发少年才摇晃着腰肢,开始了前后磨蹭。

 

好在五条悟之前已经喷过一次,淫液的润滑足够,动起来也不显干涩,反而很是顺畅。凸起青筋的茎身一次次磨过他敏感的阴道口和尿孔,坚硬的龟头时不时地抵到充血的阴蒂,粘膜和粘膜之间的摩擦带来的性快感汹涌地袭击着初次尝试素股的两人。

 

夏油杰克制着愈发凶猛的向上顶腰的冲动,享受着五条悟的批磨着他的鸡巴的难得服务。说实话,虽然比不上本垒,但是比自己打要舒服得多。夏油今天被五条打断之前其实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兴致,只是在例行进行一些纾解,没想到现在却硬得发痛。一切都归五条悟所赐。

 

但这不过是一次互帮互助。

与普通朋友之间的“互相帮忙”唯一不同的是,五条悟长的是个逼。

 

但这并不能改变什么。夏油杰知道自己不能越过那条属于朋友的界限。

 

房间里很快就响起了淫靡的水声,并且渐渐大声起来,夏油杰也感觉到五条悟磨蹭着他的批越来越湿滑了,好像出了更多的水。

 

“悟?”

是不是快到了?

 

夏油杰注意到那双苍天之瞳的眼角有点发红,在汹涌的性快感中抽出注意力,声音微哑地唤了他一声。

 

五条悟却像是在这声呼唤中到达了临界点,捂着酸软发烫的小腹不小心跌坐了下去。夏油杰发现他脚软,反应很快,及时地用双手去提起他的腰,但还是晚了一步。

 

他感觉自己阴茎的前端滑入了一个紧窒又湿软的小口,被紧紧地含着吸吮着,并且有一股温热丰沛的水液从内部浇淋在了他敏感的龟头上。在这样夹吮加水液临头的意外刺激的攻势下,夏油杰还是没有忍住,肉棒也跟着紧挨着的抽搐的女阴弹跳了起来,射了一小股白精出去。

 

五条悟却被他的精液弄得一哆嗦,整个白皙的躯体上的肌肉都在放松之后紧绷起来。

 

这是——

 

夏油杰意识到了什么。

 

五条悟在刚才达到了一次高潮。

而他刚才不小心滑进去的地方是……

 

夏油用了莫大的毅力才将自己还硬着的鸡巴拔了出来,将五条悟掀翻摁在床上。他着急到连裤子也没顾上穿,直接分开五条悟下意识想要合拢的大腿,凝目去看五条悟双腿之间的那朵肉花。

 

女阴在刚才的摩擦中变得有些发红,肥厚的大阴唇外翻,阴蒂被龟头顶得肿胀,薄薄的小阴唇合不拢,像是被雨打湿的殷红花瓣一样张开,露出了其中的花穴入口。

 

现在那个小小的、未曾被异物开拓过的入口,正在流淌出夏油杰刚才不慎滑入时不小心射进去的白色精水和五条悟自己潮吹的淫水的混合物,色情到夏油杰又能看硬一次。

 

但他本来就还硬着,刚才只是没忍住射了一点。

 

“不就是不小心弄进去一点……没事啦。”

五条悟看他一副紧张中混杂着情欲的样子,居然主动出言宽慰道。

 

“不是这个问题……”夏油杰说着,看了他一眼,小心地问道,“悟,痛吗?”

 

“痛?没有。”躺在床上的五条悟心大地眨巴着那双苍蓝色的眼瞳,想了想,像是在回忆着什么,脸上和耳朵还飘着一点没有下去的红晕,然后看着夏油杰回答道,“我觉得还挺爽的。”

 

他不自觉地用上了“俺”这种不太谦虚的自称,但是夏油杰已经顾不上纠正他了。

 

夏油杰在忙着默念着“这可是悟你最好的朋友不能那么禽兽地对他”来压制心里强烈地想要操进去这个洞的欲望,然后伸出两根手指,小心地把还色情地流淌出白精的阴道口从两边扒开,将脸凑过去看。

 

然后他松了口气。

 

射得很浅,手指就能全部抠出来。

……而且可以看见,五条悟阴道内部的瓣膜也没有破裂。

 

“起来了。”夏油杰放下五条悟光裸的长腿,推他站起来,说,“去浴室清理一下,不能留在里面。悟有没有来过月事?”

 

“月事?”五条悟懒洋洋地躺在床上,全身还处于高潮之后那种发麻的舒服与倦怠之中,“没有吧。杰是怕我会怀孕吗?”

 

“差不多。”夏油杰被五条悟的双腿缠住了腰部,一时动弹不得,只好跪坐在床上,把披散的黑发拢起来,然后用套在手腕上的发绳扎好,“不管怎样,还是弄出来比较保险吧。”

 

“可是杰还硬着哎。”五条悟垂下浓密的雪色睫毛,去瞥他还存在感强烈的下半身,然后伸出脚,用圆润的脚趾和光滑的足弓去挑逗起那根狰狞又巨大的东西,“要帮忙吗?”

 

嘴上问着,脸上却一副要帮忙的样子。

 

“那就拜托悟了。”夏油杰笑了笑,伸手握住了他的脚踝,从容中带着一分鼓励地说道,“加把油,弄完我们去洗澡,然后一起打游戏吧。”

 

 

END.

 

 

是的没有插入只有素股。

关于友达以上恋人未满的两人,在一次偶然下互相抚慰。以杰的责任心而言,他肯定不会做到底。虽然很想要,虽然也知道悟绝对是无所谓的只要爽到而且是杰就可以,但他还是不会做到底。也就是说,就算本篇的悟同意,他也会忍住……

 

不过不久之后就交往了。很快do了个爽,请不要太担心他俩。

 

而我只是想写个素股而已。

 

 

98 Likes

虽然没真做但更胜做了,真的超级香的,老师您写得都好带感啊,好喜欢

5 Likes

素股!!!!!!!!!!!!!!!!!!!!!!!!!!!!!

3 Likes

喜欢:heart_eyes:

1 Like

恍惚,像已经做了似的,太会写了!

香得要命啊啊啊啊:drooling_face::drooling_face::hot_face::hot_face::hot_face:

这也太香了!

:innocent::innocent::innocent::innocent::innocent::innocent:

沒進勝似進!好讚的素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