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五】Little red riding hood

【夏五】Little red riding hood
大黑狼夏油杰×小红帽五条悟

预警:双性、兽交、尿液进行气味标记

在美丽的高专小镇里,有一个美丽的小红帽,他有着月亮般的短发和天空般的眼睛,皮肤像是棉花糖一样洁白柔软,他性格活泼、身体健康,非常的讨人小镇上的人喜欢,大家都亲切的叫他,
“————五条悟你个××!!!————”
小红帽性格非常活泼,身体非常健康,非常喜欢在危险的死灭大森林里采集各种好吃的蘑菇。红蘑菇、蓝蘑菇、紫蘑菇,各种颜色的蘑菇应有尽有。他还很擅长烹饪,尤其是煮蘑菇汤,一把五颜六色的蘑菇,各种丰富的调料,小红帽能煮出一锅美味到认不出原本食材的好汤,然后他就会端着汤到镇上吆喝售卖。
“——蘑——菇——汤——,好喝的蘑菇汤,喝了这回没下回的美味蘑菇汤。”
金黄的汤液透露出醇香的蘑菇气息,鸡肉娇羞的裹着肥嫩的皮在汤里婉转啼叫,美妙的香气瞬间吸引了刚到镇上投宿的两位旅人,一个黑色蘑菇头,一个金发臭脸。
黑色蘑菇头的小伙子掏出一把硬币,慷慨的买了一大碗汤,一口饮完之后转身向金发的那位感叹着这么美味的汤真该有碗大米饭,然后一头栽进裤裆里,双手不断飞舞,试图扇出一对隐形的鸡翅螃,飞向美好的蘑菇汤里。
金发的同伴紧紧抓着黑色蘑菇头的腰带,面目狰狞,一张成熟的脸被挥舞的鸡翅膀打出沧桑的气息,最后腰带丝滑的掉了下来,黑色蘑菇头穿着小黄鸡内裤欢悦的跳进了五条悟的汤锅里。
五条悟捂着脸,娇羞的把黑色蘑菇头往锅里捅,一边念着“哎呀,好大的鸡肉”,一边抄起篮子里的紫蘑菇往锅里倒。金发的旅人扬起一把钝刀,飞冲进小红帽的汤铺,打碎了锅救出了笑呵呵的同伴。
“七海,好多蘑菇在拉大米饭,一粒、两粒、三粒…”,黑色蘑菇头红着脸转来转去,“——蘑菇拉了一碗大米饭!”他突然尖叫一声,倒在地上。
黑色蘑菇头突然飘了起来,首先他的黑毛突然炸起,两鬓的毛发愤然退后2厘米,接着,他双手环成圆形,两腿环成圆形,在空中跳出了高难度芭蕾,最后一个一字马批开,双臂呈鸡翅膀形状不断扑腾,咯咯咯地逐渐飞向天空。
七海建人握着刀,向远去的鸡投以注目礼。
穿着巫女服的庵歌姬突然出现在五条悟的铺子前,她双臂缠着两大袋香烛,看到地上锅的碎片发出长长的嘶鸣,
“我——的——魔——药——锅——两个金币!!!”,她甩开香烛,揪着五条悟的帽子,“五条你这个杀××的傻××,又拿我的锅煮蘑菇祸害人,你给我赔钱啊——!!!”庵歌姬疯狂的晃着五条悟,然后抖出了一个又一个蘑菇,蘑菇们瘪在地上吐出一个个金币。
此时冥冥悄然出现,她扛着麻袋,快乐的捡着蘑菇,顺便和呆滞的七海建人愉快的说了声嗨。
幸好,小红帽的身体非常非常健康,他瞅准时机,一个箭步,逃出庵歌姬的哭叫,夺走冥冥的麻袋,路上还给遛熊猫的夜蛾镇长塞了一口蓝蘑菇,然后扯着七海建人的后衣领子一路跑回小木屋。
小木屋门前有一颗大树,树上正挂着一只笑嘻嘻的黑色蘑菇头,他朝着灰头土脸的七海建人打招呼,
“你:arrow_upper_right::arrow_lower_right:,我:arrow_upper_right:是→深:arrow_lower_right:海大↑蘑菇儿→”
七海建人沉默的拉上了小木屋的门,“说吧,我要付出什么代价才能让同伴恢复正常?”
五条悟啃着蘑菇干被呛了一嗓子,他捶着胸口顺了好长一口气才回答,“蘑菇头只是出现了一点幻觉,过一会就好了”然后提着篮子上楼。
七海建人蹲在屋外,看着树上的灰原雄嘻嘻哈哈、放声狂叫,
“蘑菇蘑菇,”他唱着,
“在拉米饭。”他笑着。
七海建人僵着脸,觉得自己会有很长一段时间再也吃不下大米饭。
然后等啊等,等到第二天熊猫拖着脸色发青的夜蛾正道哭到五条悟的小木屋下,五条悟才发现事情不妙。
好家伙,连时不时被喂蘑菇的夜蛾正道都被毒晕了,这次采的蘑菇太高级了。
五条悟看着哭唧唧的熊猫和面色阴沉的七海建人,打着哈哈折回了卧室,然后从床头柜里的色情碟片里掏出魔法大全开始狂翻。
解药制作,解药制作,啊——725页,
…呃…,会动的脑花一坨,什么玩意儿?
还有章鱼一根爪,不是,海那么远,回来人都死光光了,
最后,一撮黑狼族狼人的毛发和一朵蓝色蘑菇。
五条悟趴在桌子上,思考着夜蛾正道真的还有必要救吗?
然后算了算岁数,好嘛,这把年纪了,人生精彩的已经都体验过了,不救也行。
那个蘑菇头看着就不聪明,也不救。
正这样想着,一股子香烛味就传到了木屋里。
庵歌姬!
五条悟直接鲤鱼打挺,神采奕奕,突然觉得夜蛾的生命很宝贵。
伟大的Little red riding hood一点也不想每天被弱姬追着要钱。还是努努力救人吧,五条悟紧急收了收东西,从柜子里摸出小红挎包就翻出了窗,向着死灭大森林出发。
首先排除找脑花——这玩意儿真的有么?
接着再排除章鱼——太远了懒得走。
果然先去森林里找狼人和蓝蘑菇。五条悟做好了决定。
密密麻麻的树林,喧闹不止的鸟群,五条悟随机抓住一只松鼠,开始跨物种沟通。
“黑狼在哪里?”
“吱——!吱吱?吱吱吱,吱吱吱吱吱吱吱吱。”
“谢了。”
五条悟沿着小路开始走向死灭大森林的深处,思考着松鼠的回答。话说这个时期黑狼狼人居然在发情,发情的时候除了雌性能靠近狼人其他东西都会被攻击,这要怎么安全拔到毛呢?五条悟郁闷的在河边扒着草。
河面上突然出现一团黑色的影子。巨大的阴影笼罩了蹲着的五条悟,他僵硬的转动着脖子,看到一对闪着不明光芒的狼目。
“我艹!”五条悟直接一头扎进河里,但黑狼踩住了斗篷的下端,叼着衣摆把扑腾的五条悟拖回了草地。
巨大的黑狼垂着头,鼻子在五条悟湿漉漉的衬衫上呼出浊热的气息。他把五条悟翻过来,微硬的皮毛扎得五条悟腰上一圈通红,黑狼俯下身,冒着热气得鼻尖在五条悟胯下蹭来蹭去。
柔软的鼻子顶着五条悟鸡巴下深藏的小缝,不断滑动地蹭着外阴和后穴。五条悟挣扎着大骂,蹬着腿试图从黑狼的脑袋里拔出来。
“别动。”
黑狼突然说话,张开嘴露出锋利的牙齿,威胁的在五条悟垂着的鸡巴上划过。
闪着寒光的狼牙从自己的性器上划过的场景实在是令每一个男人鸡寒,五条悟一下子安静了不少。
他看着黑狼在自己多出来的花穴上舔来舔去,悲从中来,早知会被狼撅了,还不如自己早点找硝子买玩具把自己捅了。
尽管五条悟心中很是悲伤,但身体与意志背道而驰。
在黑狼舔到外阴红艳艳的张开的时候,一处神秘的通道逐渐为他打开。粗粝的舌面刮过柔嫩的阴蒂,五条悟抓着黑狼的手瞬间收紧,他一下子脑袋空白,双眼迷茫的和黑狼对视,
“你碰到什么了?”他喃喃道。
黑狼绕有深意的嗅了嗅气味,长大嘴在五条悟身下舔食。黑狼宽大的舌面裹住整个阴唇,光滑的舌尖抵着小小个的阴蒂用力冲撞,然后又灵活缠绕,花蒂逐渐苏醒,长成肉肉的一大粒。黑狼忍不住用牙齿合了合肉珠,坚硬的狼牙立刻给布满敏感神经的阴蒂带来了毁灭性痛感和快感,五条悟夹着狼嘴无声尖叫着高潮了一次,卸下劲的时候两条腿的内侧都红肿不堪,丝袜也勾的到处破损。
黑狼伸出舌头,珍惜的把嘴角上毛毛沾到淫液的地方舔干净,光滑的舌头像是章鱼的触手般探进五条悟的花穴里。
五条悟刚高潮完,腰腿虚软的难以逃脱,只能睁着眼睛不断摇头拒绝,体验着花穴里逐渐充盈的怪异感。
狼舌上附着涎水,很顺利的打开了五条悟刚高潮过的肉穴,逐渐深入中它抵达了处女膜的所在地,黑狼直接用舌头抵开了五条悟的膜,在一阵腥甜的气息中,他品咂到了血腥味,这无疑刺激到了本就处于发情期的黑狼。
他幽幽的盯着五条悟的小腹,舌头快速的在花穴里出入,戳开层层叠叠的肉壁,横冲直撞的伸到了紧闭的子宫口,舌尖灵活的在宫口上戳了一下,然后上下刷过开口,安抚好子宫的情绪后一个用力捅开宫口,进入到一个慢慢淫水的柔软内壁中。
五条悟已经眼冒金星了,刚破处就捅进子宫,他没当场给黑狼尿一脸都是今天水喝得少了,现在只能仰着面,开着腿,流着口水被舌头奸淫。
宫口实在太小,紧箍着舌头憋得黑狼难受,于是他呼着热气把舌头从五条悟的穴里退了出来。透明的淫水掺夹着血丝从五条悟身下涌出来。
黑狼对着五条悟的腰腹比划了两下,仰着头发出一声长长的呼啸,然后变成了一个细眉长目的蜜皮男子。胯下的黑漆漆的性器气昂昂的立着,长发柔顺的披在背后,只有一撮奇怪的刘海在面前晃荡。
五条悟迷迷糊糊的看着阳光下男人开开合合的嘴,想着声音还挺好听的,然后就感觉小腹一涨,低下头来一看,男人粗大的性器只有两个卵蛋还留在外面,
“你他妈…”怎么直接捅完了,五条悟抽着气说不全一句话,只能口里发出呃呃的不明音调,花穴夹着肉棒柔媚的讨好侵入者,像无数张嘴吸咬着茎身,爽得黑狼仰面皱着眉头直喘气。
五条悟扯着青草,晕乎乎的在心里骂着狼人,这家伙怎么看起来比我一个被操的还爽。然后被狼人掐着窄窄的腰身,身体下压,阴茎穿透宫心,速度极快的抽插起来。
狼人身后的尾巴蓬松的炸开,灵活的绕到五条悟的屁股后面,试探的在翕动的屁眼转动。
一个深深的拉扯,狼人的龟头卡着宫口拖出,磨得五条悟不断颤动。他扬起脖颈,迷离着苍天般的眼睛,白皙的面孔上一片潮红,汗湿的身躯贴着狼人蜜色的腰胯,女穴被干成狼屌的形状,阴唇外翻着喷出汁水。
不断的高潮中,狼尾钻进了五条悟的后穴。他近乎灵魂出窍的绞着穴里的巨根和狼尾,张着嘴发不出喘息,停滞的憋着气抽搐。
身后的尾巴刺得肠肉瘙痒无比,五条悟现在脑子里只有性欲,只想被狠狠的贯穿和操烂。于是他挣扎着干出了一个令他后悔无比的举动,他沿着自己小腹凸起的轮廓用力的按压下去,一瞬间五条悟射了满身,而狼人发出了嘹亮的嚎叫,闪着紫光的瞳孔锁定了五条悟的腰腹。
花穴里的狼根再次暴涨,原本化为人形的黑狼恢复了狼身,巨大的性器撑得五条悟阴唇泛白,偏偏烂熟的穴肉湿软的惊人,像棉花糖一样包裹着粗壮的狼根。
而黑狼并不怜惜流水的穴洞,他轻轻踩住五条悟的手臂,直直冲进五条悟子宫的深处,两个鼓鼓的睾丸也塞进一半,拉扯着宫颈肉退出阴道,又再次冲回子宫里,不断地加大力道,拍打得五条悟大腿的嫩肉火辣疼痛。插在五条悟身后的狼尾也让他感到可怕。略硬的毛发肆意的刮磨着肠肉,搅动间吸满粘腻的肠液,肠道饥渴的收缩着,将蓬松的皮毛压得紧紧实实但又难以得到期待的鞭打,只能蠕动着流出肠液,逼得五条悟被空虚的瘙痒激得难耐的扭腰。
五条悟看着明亮天空,狼毛反复刺在肿大的阴蒂上,小腹的酸痒逐渐叠加,在清脆的鸟鸣声中他喷出一股一股的尿液,白色的头发湿润的贴在五条悟的面颊上。他闭着眼羞耻的唔咽不止。该死的狼人,他在心里唾弃。五条悟瘫在草地上双腿大开着一边尿一边恶狠狠的想,伟大的小红帽在鸟群里的面子全没了,我要剃了你的屌毛让你做白斩鸡。
在温热的尿液中,黑狼翻下五条悟的身体,趴在他的背上,性器再次膨胀,在淤红烂透的宫口成结,低吼着射出浓稠的精液,一股一股冲击着敏感的子宫。
膨胀的狼根堵住了精液的流失,五条悟跪在草地上看着自己的肚子被一股股精液射到胀大,身体抽动的时候肚子里的精水淫荡的晃来晃去。五条悟张着嘴感到喉咙间胃液上涌,子宫里过于充沛的精液好像要被冲到肠道里,肚子撑得人哆嗦不止,想要反过身来把精液排出去,却又被狼人狠狠压着脊背摁在草地上,蓝色的眼睛颤动间触碰到被风吹起的蒲公英,五条悟这下子完全脑袋空白了。
他直接贴着柔软湿润的河沙昏昏睡去。
晚风送寒,夜里的鬼灭大森林阴暗的吓人。月光从细密的树冠中泄出,柔软的堆叠在五条悟的肌肤上。他侧着身体蜷缩在逐渐凉透的的河沙上,双腿间红肿的皮肉粘着白色的精斑,阴唇翻出柔嫩的粉肉,花穴里的淫液掺着狼精在月色的照拂下流动着情潮残留的艳色。
一只松鼠从枝头跃下,对着五条悟嘟着的嘴唇狠狠扔了一粒松果。五条悟呸呸呸了几声,从昏迷中醒来。他双手撑在地上,试图支起身体。只是双臂被狼人摁的酸软,现在已经是一片淤青。于是五条悟只能咬着牙起身,两腿颤颤巍巍,鞋子早就一片污浊。尿液、精液、淫液混在他身上,五条悟站起来,蹬掉鞋子,晃晃悠悠的朝森林南向走着,子宫里被灌满的精水又开始漏出,沿着五条悟两腿蜿蜒。
五条悟一路走着,一路流着狼精。浓厚的狼人味道逼退了许多觑觎这个看起来破破烂烂的少年的黑暗生物,他们耸动着鼻子,流连的望着这个赤着脚跌跌撞撞的人,却只能按耐住食欲放弃了攻击的打算。
星光满天,五条悟敲开了森林女巫家入硝子的房门。家入硝子推开门,看到五条悟裹着斗篷、满头沙土的可怜样,瞪大了眼睛,吓得手里的番茄酒都倒出了一半,“我艹,五条悟,你去河里和河蚌打妖精架了吗?玩的这么大。”
家入硝子打了个响指,给五条悟套了个恢复魔法。五条悟这才喘过气来,他恹恹的从指甲里扣出一撮黑狼的狼毛,递给家入硝子,“帮我做升级版毒蘑菇解药,看看有没有能先遏制毒素扩散的魔药,我不小心把夜蛾给药倒了。”然后他面无表情的补充道,“还有,帮我追踪一下狼毛是谁的,我他妈给这头狼上了。”五条悟扶着楼梯麻利的滚到客房,留下家入硝子在原地僵化,她震撼的自语,“真是勇士,连这个人渣都敢撅。”
五条悟把自己栽在木桶里,在心里疯狂的辱骂着那头不知名的黑狼。
畜生!
黑毛崽种!
怪刘海!
早知道是这种方式拿到狼毛,还不如一早把那头狼的屌毛夹断。
五条悟泡在桶里难堪的清理着自己。被青草出红点的脊背又痛又痒,两腿间更不用说,淤青破皮,子宫里还粘稠的吓人。五条悟半张脸浸没在热水里,恼怒的吐着泡泡,他只能自己摸索着在软肉里抠弄,引着温热的水流轻缓地进到阴道里,冲出一股股果冻状的白絮。可是五条悟的肚子依旧鼓胀着,他咬着下唇,一手按压着肚子,一手撑开两片肉唇,用力的收缩着甬道,排泄出子宫里储蓄的精液。
可惜阴道肉壁层层叠叠,留恋的挂着狼人的精液死死不肯放过,五条悟狠了心,站到镜子前,从杯里掏出牙刷,大开着双腿蹲下去,把牙刷插进了花穴里。肿着的花穴稍微用手擦过都会流出黏液,更何况被牙刷插进去。五条悟憋着声音,脚趾绷得粉白,一手掰开自己的花唇,一手转着牙刷带出阴道里的精液。无知的小红帽扭动着绵密又有硬度的牙刷头刷过自己每一寸媚肉,牙刷拔出时,一条长长的银线从粉穴里挂到地板上,五条悟坐在镜子前,看到自己的穴口像是肥美的蚌肉张合着,谀媚的讨好着每一根能操烂它的器具。
见鬼的清理,简直荡妇在对镜自慰。五条悟自暴自弃,闭上眼睛呻吟着,拿着牙刷把自己的骚穴刷的水光淋淋,阴蒂刷得肿成一粒珍珠,肉嘟嘟的镶在敞开的花穴上。
接下来几天五条悟都昏沉的瘫在房间里,连夜蛾正道和那个蘑菇头的药都是家入硝子亲自跑到镇上送的。直到第三天,家入硝子再也看不惯五条悟的臭脸,直接把他踹出了门,“既然屁股好的差不多了,就快点去找解药,夜蛾和那个倒霉蛋还没彻底治好呢!出去出去。”
于是五条悟开始在森林里游荡。他跨着小篮子,阴森森的在森林里每一片蘑菇地里穿梭,把每一株蓝蘑菇都狠狠的拔起来,然后对着蓝蘑菇絮絮叨叨,“都是你这个破蘑菇惹的祸,害的小红帽现在这么倒霉,还要找什么会动的脑花和章鱼,烦死了——!!”这副仿佛恶毒王后追杀蓝蘑菇公主的样子吓得蘑菇们仓皇不已,它们开始在森林里迅速传播一则消息:
“森林里出现了杀菇不眨眼的红帽鬼,她还要找会动的脑花和章鱼!”
“什么!”杜鹃鸟听到了。
“森林里有人要杀蘑菇和脑花,还有章鱼!不过森林哪里来的章鱼?脑花为什么还要杀第二遍?”杜鹃疑惑的询问百灵鸟。
百灵鸟也很好奇,于是它唱着歌飞遍了整个鬼灭大森林,
“森林里~有人啊~宰脑花~屠章鱼~拔蘑菇呦~~”
藏匿在森林深处的羂索听到这个消息十分震撼。
什么,有人看透了我的真身?
什么,有人要追杀我?
什么,怎么连我看上的魔物陀艮都要杀?
简直欺人太盛!

不一定有后续,
写的很烂:broken_heart:

41 Likes

好可爱,老师好会做饭好美味:smiling_face_with_three_hearts:,我吃吃吃

太太,饭饭好香,饿饿

2 Likes

三个星期回来看到的精品ヽ(≧ω≦)ノ老师我爱你啊啊啊啊啊啊啊疯魔了,变成猴子了快,老师辛苦了(ノ゚ー゚)ノ(ノ*゚ー゚)ノ

贴贴:cake::cake:

1 Like

真的没有后续吗老师好饿呜呜呜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