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走夜路

一个鬼故事。

17岁的夏油杰只是普通地走在路上,突然被人从背后闷棍袭击了,他手里价值五千円的蔬菜水果散了一地。

听上去也很正常,这里是东京,在夏油杰刚刚出生没几年就有一部主角被砸了后脑勺之后变成小孩子的漫画大火起来——但是夏油杰并没有变成小孩子,他只是直挺挺地往地上砸下去,然后昏迷在柏油马路上。

两位凶手在空气中现出人形来,如果此处有灯光照过来,围观群众大概会很震惊——其中一位赫然就是夏油杰本人,另一位戴着眼罩倒悬在天空中的是他的固定搭子五条悟。但是这是一条人迹罕至的小路,距离17岁夏油杰在犄角旮旯的出租屋不过两步路,头顶没有路灯,凝视着一切的月亮也尚未升起。

“我说悟,你会不会下手太重了?”夏油杰伸手去把年轻一点的自己翻过来,看到那外形优秀的鼻梁下面缓缓流出两条血色小溪来。

“啊?他应该没死吧。”五条悟飘下来看这位年轻的小孩,用冰凉的手摸了摸他的颈动脉,“没死呢,我下手力道刚好。”

他们把年轻的夏油杰塞进一个大纸箱,但是一个箱子塞下一米八多的身高还是太为难了,夏油杰像被塞进箱子里的一个过大的玩偶,手脚滑稽地支棱在外面。不知道是因为五条悟手太凉了还是因为搬运的路上并没有在意颠簸问题,年轻的夏油杰醒了过来。他的眼睛迷迷瞪瞪望着花青色的夜空,根本不知道两个歹徒是谁,也没什么力气反抗。

“好——的。”五条悟拍拍手,“杰,趁着这孩子还没醒,让我们决定把他沉进哪个海湾吧!”

年长的夏油杰:“这孩子醒了哦。”

年轻的夏油杰仍然有些搞不清楚状况:“……你是悟吗?请问这一切是怎么回事?”

听到被害者醒了,五条悟犯难地敲了敲自己的后脑勺,然后用那只冰凉的手捂上17岁夏油杰的眼睛,恶声恶气地说:“我不是,我是厉鬼,过来咬死你的。”

17岁的夏油杰快要被逗笑了,但是他实在是没什么力气笑,只能无奈地扯了扯嘴角。五条悟确实下手有点重,一些鼻血倒流进他的口腔,他有点喘不过气,然后被呛得咳嗽了起来。

五条悟没了刚才逗小孩的架势,手忙脚乱地拍着他的后背。另一个成年的夏油杰蹲在旁边看这场闹剧,袈裟一角还被五条悟扯去给夏油杰抹脸。

“悟,你不是要杀了他吗?”他轻声问,倒是没有对自己衣服被弄脏表示异议,“让他呛死在这里不是正好?”

五条悟回头看他,脸上带着点怒气,但也没说什么,只是报复性地把更多的袈裟扯过来给未成年的夏油杰抹脸。成年的夏油杰看着他,再次叹了口气。

“走吧,悟。”他说,“时间差不多了,月亮要升起来了,你还是没能杀掉我,下次再说。”

“谁知道呢。”五条悟松开他的袈裟站起来,把17岁的夏油杰仍然留在那个纸箱里,“或许我只能在特定的时候杀掉你。”

“你不会放弃吗?”

“我像是那种人吗?”

空气中传来夏油杰轻轻的笑声。月亮的光洒在巷子里,17岁的夏油杰发现自己抱着完好无损的纸袋站在通往公寓的消防楼梯旁,四周一个人也没有,只有还在涌出来的鼻血告诉他有人来过。

9 Likes

果然没能杀掉呢~

5 Likes

大概要杀好久好久好久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