弃猫

*存活if

*0卷夏油杰被五条悟抓后治好了手臂并当起了高专教师,但过往十年分别让五条悟染上了心病

*五条悟自毁倾向描写

*超级无敌爆炸雷 我流夏五

*暂时来看应该会是中短篇 会是he r18大概会是兽化番外

碎碎念:
因为没怎么看到有人写病弱五的文但自己很喜欢表面嘻嘻哈哈我是最强所以不会有事的暗地里却因为压力过大/被情绪控制而想自残或消失的五

病弱五是我的xp!

19 Likes

被弃养的猫到底是什么样的?浑身上下脏兮兮、流浪在街上为每日温饱奔波劳碌、下雨了只能找个角落躲起来避雨、误入别的猫的地盘还要被逮着打一顿。

它会回想起以前在家里总有人伺候着的生活,那时候的它是家里的小祖宗,是人捧在手心怕掉了含嘴里怕化了的珍稀糖果,每天在家里蹭蹭人就能换来好一顿按摩和美味的饭。美好的回忆和现在的处境巨大的落差会让它的小脑瓜陷入无尽的猜想,是不是自己做错了什么,怎么有一天就会被扫地出门呢。

是自己不够好吗?是自己不值得被爱了吗?是自己的价值只剩下换取人一时半会儿的快乐,玩腻了就把自己丢弃吗?

这些问题它永远都不会想的明白,但它只明白现在再也没有人爱自己了。

它蜷缩在半开盖的纸皮箱里试图避雨,可纸皮箱也很快被水浸的湿透,皮毛被打湿、逐渐下降的体温让小小的身躯忍不住发起抖来。它想着自己死在下雨天或许也挺好的。小猫缓缓闭上眼睛准备接受自己的命运安排,却有个人把小猫捞了起来放在自己怀里。

“咪…?”

它感觉自己没实际躺在那个人怀里,好像是被什么间隔开一样,还带着一身的血腥气息。

它睁开湛蓝的眼睛警惕地盯着那个人的脸,人扯下眼罩露出和它一样颜色眼睛和一头白发,轻轻地抚摸着它的头说着它听不懂的话。或许是眼睛皮毛颜色也相似,小猫随后闭上了眼睛往人怀里缩了缩,似乎是想留住一些它曾经拥有过的温暖。人笑了笑随后决定要把小猫带回家。

毕竟这只可怜的小猫和自己一样吧,是弃猫呢。

——

五条悟把小猫放在毯子中央抱起来擦干,小猫怯生生地盯着他看却又不敢动,只能任由人把自己擦干。五条悟看小猫乖巧的要命起身去拿了猫条喂给它吃,小猫看着猫条又看看人满怀期待它吃的目光,小口小口地把猫条吃光,吃完后眼里泛着泪光像是感激人为自己做的一切,小心翼翼地蹭了蹭人的手看人反应。

“好乖。要帮你取什么名字好?”

小猫咪咪叫了两声,五条悟随后就把小猫的名字取为咪咪,他向来不是很会取名字,以前本家的小猫小狗的称呼繁琐的要命,五条悟几乎都记不清这些小动物的名字,每次就只能嘬嘬几声把小动物们喊来。

他捧起咪咪的脸,似乎是流浪久了有些营养不良,骨头在毛皮的包裹下依旧硌得有些疼。五条悟有些心疼起小猫,给咪咪做了个眼部按摩后揉揉它的头。咪咪似乎是很久没享受到有人这般温柔对待它了,从喉咙发出呼噜声后再次蹭蹭五条悟的手,咪呜咪呜地叫了几声。

“咪咪真的超级幸运啊,虽然被抛弃了但遇上我这个超级无敌大帅哥。”

五条悟看着咪咪湛蓝的眼睛,随后垂下眸来。

“可超级无敌大帅哥好像不怎么幸运的样子,我也像咪咪一样被抛弃了呢,我好像什么都没有了。”

咪咪像感受到新主人的低落情绪,走过去舔舔五条悟的手指,随后喵喵叫了起来,像是告诉他现在我们还有彼此一样。

“哈哈哈,咪咪还真是通人性的小猫呢,想吃什么口味的罐头?刚才我买了超级无敌多回来,咪咪去选吧。”

五条悟笑着揉咪咪的头,待它选好罐头后开了倒在碟子里给它吃。饿久了的小猫哼哧哼哧地大口咬着罐头,眼角还划过一滴泪。

37 Likes

蹲蹲更新 五喵太可憐了༎ຶ⁠‿⁠༎ຶ

1 Like

窒息、绞刑、电击、枪杀、火刑。

没有一个能够彻底杀死五条悟,他可是连伏黑甚尔都没能杀死的男人。

他到底怎么样才能死?

为什么当初会在临死之际学会了反转术式?还不如让伏黑甚尔把自己脑子捅穿再把脑袋割下来。

五条悟把整个人泡进浴缸里开始埋怨起自己高超的学习技巧和强大的脑子。

无下限和反转术式总在他濒死时不受控地开始运转。

毕竟身体各个器官都比他更想活下去,为了保命他们总是会违背自己的决定拼命地工作起来,夺走大脑的控制权强迫他活下去。

看,就像现在一样。他泡在水里任由身体里的氧气逐渐消耗殆尽,水开始涌入他的鼻子、耳朵、喉咙、气管。身体爆发的求生本能让他猛地把头抬出水面用力咳嗽,试图把呛入的水全数咳出,气管里卡着水让五条悟咳的满脸通红,眼泪鼻水口水都咳了出来。猛烈跳动的心脏和剧烈起伏的胸膛无一不证明身体正在抗议五条悟的疯狂行为。五条悟抹了一把脸,伸长手把洗手台上磨得锋利的修眉刀拿起来狠狠划了几道在手腕上。

血随着水流逐渐在浴缸中扩散开来,他失神地看着慢慢染红的水缸,自己泡在血水里可真像一具被泡的发白的尸体。他可真希望自己是具尸体,身上肩负的许多东西和责任就可以随意抛下了。

门外的咪咪像是察觉到什么一样在门口拼命扒着门,惨厉的叫声让五条悟不得不起来把浴室的门打开。咪咪抬头看着人,五条悟把它捞起来放在怀里。血腥气让咪咪皱了皱鼻子,注意到自己主人手上血淋淋的划痕,它伸爪子摸了摸,随后伸着舌头给主人舔舐伤口,就像它以前被别的猫欺负时一样。

带倒刺的舌头刮着伤口给五条悟带来异样的疼痛,但让他四处乱飞的思绪重新集中在这只小猫身上。他笑着摸摸小猫直夸它是通人性的乖孩子,还懂得安慰人,谢谢咪咪这么乖巧,自己没事啦。

是啊,自己总是说自己没事自己没问题,毕竟自己是最强嘛,大家就真当他完全没事人一样。

没事和没问题大概成为了五条悟的口头禅吧。

但要是可以的话,他觉得自己肩负的太多了。

最强这个称号明明是属于他和杰的,怎么现在就专属于五条悟了?

——

夏油杰发现高层派来监视自己的人居然不是五条悟,反而是乙骨忧太。

虽然夏油杰以前把他的同辈们都打伤了甚至还要抢人家咒灵有点尴尬,但乙骨忧太见到他还是笑着摆摆手说一切都过去了,不会在意的。

在一次前往祓除咒灵的任务中乙骨忧太和夏油杰聊了起来,聊到了为什么当初要叛逃和大义,聊到了过怨咒灵里香,聊到了各自的生活,还有五条悟。

“夏油老师知道吗?之前五条老师好像受伤了。”

“什么时候的事?悟没有和我提起过。”

乙骨忧太有点不可置信地看着夏油杰,但对方一副真的毫不知情的脸让他不得不信他是真的不知道。

“大概是几个月以前就开始了,是伏黑惠先发现的。有次五条老师出完任务回来衣服都破了好几个洞,全身上下都是浓厚的血腥气,看起来好像很开心的样子。但他在看到伏黑惠后立刻就用反转术式治疗好了自己说完全没事,但之后几次从任务回来都是这副样子。”

乙骨忧太扯起袖子摸了摸手腕。

“还有这里,我们怀疑五条老师有自残倾向。”

这一消息如同雷炸一般把夏油杰的脑袋炸的粉碎了一地,他猛地发力抓住年轻学生的肩膀。

“…你说什么?悟有自残倾向?”

“是的,根据伏黑惠的观察,他看到五条老师的手腕总是一道道疤,不像是被咒灵抓伤的疤,而是刀片之类划出来的疤…夏油老师?”

夏油杰垂下了双手,失神地看着前方。

是什么造成悟会有自残倾向?

是自己吗?但去年百鬼夜行宣战时也看不出悟有任何不对劲的地方。

可悟为什么不告诉自己?虽然他们分开了十年,但好歹自己也是悟的初恋男友兼挚友啊。

以前的五条悟受了点皮毛小伤总会叫着来找自己,和自己诉说生活日常中说不完的事,等着自己给他贴上胶布又贱兮兮说自己其实不疼,只是想要杰哄一下而已。

曾经无话不谈的我们现在却无话可谈,连见面的机会都少得可怜。

夏油杰心不在焉地和乙骨忧太顺利降伏咒灵后捏着泛着黄光的黑色小球若有所思,随后吞下咒灵球完成是次任务。

24 Likes

又香又苦…:pleading_face:啊啊啊啊

1 Like

是很可怜的!毕竟跟咪咪一样是弃猫()

呜呜呜呜谢谢你的赞赏
后续会慢慢甜起来的!

1 Like

喜歡!好期待後續,夏油快意識到自己都做了什麼吧啊啊啊

2 Likes

谢谢宝!!:face_holding_back_tears:🫶🏻
杰会渐渐意识到的!

2 Likes

夏油杰好久没看到五条悟了,连一点影子都找不到。五条悟每次都像是知道他要来似的,总在他刚到前不久就离开了。

他跑去问虎杖悠仁,虎杖说五条老师才刚来过教自己怎么控制咒力然后就走了。

他跑去问伏黑惠,伏黑惠说五条老师刚刚拿着喜久福经过,看到自己和真希练体术被打的鼻青脸肿的模样贱兮兮地拍了好多照片。

怎么每个人都碰到过五条悟,自己就完全没碰到过?

夏油杰皱着眉头派出几只小咒灵去跟着五条悟的咒力残余,却很快就被祓除了。

他带着好多甜品去五条悟的家敲门,站了好久都没人给他开门,只能隐隐约约听到几声凄厉的猫叫。

于是他把袋子放在门口,留下便条问五条悟是不是生气了。

第二天夏油杰回去查看,袋子不见了,地上只有揉皱了的便条,便条上也没有任何答复。

夏油杰于是去问了夜蛾为什么两人完全没有共处的任务和课堂,难道五条悟不是自己从良后高层派来监视自己的吗?夜蛾正道随后缓缓道,是五条悟自己要求和你排开所有任务和课堂的。

“什么?”

“是五条悟自己要求的,高层原本下达的指令是他必须在任何任务和课堂中监视着你,但他说是为了不要浪费两个特级一起出同一个任务和锻炼他心爱的学生于是监护人换成了乙骨忧太。”

“我可不接受这种解释,乙骨忧太与我同为特级不也是一起出任务了?这何尝不是一种浪费。”夏油杰皱起了眉头,虽然乙骨忧太在过怨咒灵里香解咒后也迅速重回特级,的确是个优秀的学生,但这不是和他自己的言辞互相矛盾了吗?

夜蛾正道叹了一口气。

“去问硝子吧,你大概会理解五条悟目前的所作所为。”

——

“你想知道五条的事情?你自己不应该最清楚吗,夏油。”

家入硝子刚帮人处理完伤口的消毒和包扎,她转头拉下口罩,疲惫的双眼底下挂着乌青的黑眼圈。许久不见的人看起来是更憔悴了一点,或许是咒术高专只有家入硝子一个能把反转术式操作的精细才把所有的医疗工作压在她一个人身上,咒术高专真不把人当人看啊,夏油杰心想。

“我已经…好久没看到悟了,他好像在躲着我。”

“当然啊,他不躲你躲谁?要是有人这么对我我也会躲起来好吗?”

“我不懂。”

家入硝子看着眼前的同期深深地叹了一口长气。

“五条他有双相情感障碍你知道吗?我看你这个样子也不知道。自从你叛逃后五条悟把自己关了好一阵子才出来,没有人知道他去了哪儿,那段时间我也联系不上他。”

家入硝子拎起一把手术刀用刀背敲敲自己手腕再敲敲脖子大动脉处。

“但我再看到他的时候,这里全是致命的割伤,之后人像疯了一样不断的接任务不断的自残。杀咒灵杀过瘾了还会笑着问我自己的力量是不是很强大,但却连杰也留不住又有什么用。夏油,你应当知道的,他对你的依赖性有多强。你亲手把六眼神子拉下神坛培养出了人性,却转个身就把他丢下了。”

夏油杰惭愧地低下了头。

他对不起五条悟,他对不起自己的初恋男友,当初在新宿的转身离开没想到会对他来说伤害这么大。

“现在的五条就像一只弃猫,夏油,你知道要怎么做的。”

34 Likes

五条悟正抱着咪咪躺在沙发上发呆。

他刚拿完美工刀在自己手臂上留下几道触目惊心的伤口,故意放缓了反转术式的治疗速度,任由血从伤口流出滴到地板上。五条悟今天穿了件黑色圆领毛衣,皮肤本来就白,在血液逐渐流失和毛衣的衬托下显得更为苍白。

怀里的咪咪似乎感觉到主人生命逐渐在流逝,着急的原地打转,舔着主人的脸又咪呜叫喊起来。五条悟笑着用没伤的手安抚着咪咪,说你的主人我可是最强的,不可能会死啦。

叮咚一声差点没把小猫吓炸毛,五条悟顺了顺小猫的毛后把他放到沙发上,用反转术式把血止住了撸下袖子再去开门。

“哟,好久不见。”

“好久不见了,悟。”

夏油杰拎着一袋子五条悟爱吃的甜点递给人,小猫跑到门口旁鬼鬼祟祟地探出头来看人,夏油杰本想蹲下伸手去摸摸小猫,却被小猫后退着炸毛连连哈气警告着陌生人不许碰自己。

这只小猫跟悟长得有几分像。

五条悟哈哈笑着,把炸毛小猫捞起来放自己怀里顺毛低声哄着,哄好了把小猫举起给夏油杰看,像是捧着一头新生的狮子王。

“这猫是怎么来的?”

“它叫咪咪,是之前出完任务在回家路上捡到的弃猫,特别通人性特别乖呢,是我的同类。”

五条悟逗完咪咪后把小猫放到地上,小猫乖顺地蹭了蹭五条悟脚边后一路小跑吃饭去了。五条悟从塑料袋里掏出一个生巧大福,撕开包装就要吃起来。

夏油杰眼尖地瞅到沙发旁一地的血迹,便连着之前的疑问一并问出。

“悟,有些事情我不希望你瞒着我。为什么之前出任务受伤了不告诉我?血迹是怎么回事?你在家里杀人还是杀咒灵来了?”

“噗哈哈哈哈哈,杰这是什么比喻啊?”

五条悟摆摆手。

“那个,有必要告诉杰吗?杰不是都已经为了大义而抛下我了吗?”

“悟。”

五条悟自顾自地继续说下去,下意识地撸起袖子秀出可怕的伤疤。夏油杰被这些伤疤刺的眼睛都快张不开来,满腔怒气地攥着五条悟受伤的手臂,几乎要把自己牙齿咬碎了才从嘴里挤出几个音节来。

“悟。”

“杰不是问我杀人来了吗,我试着杀死自己来了。”

充满七情六欲的六眼神子眯起苍天之瞳笑着看向他,试图把手抽出来却牵扯到了伤口忍不住小小声抽气。夏油杰愣住了,他不知道现在要用什么心态去面对五条悟,他现在是五条悟的谁?挚友?初恋男友?从良的敌人?他有什么资格对五条悟说教?

五条悟看夏油杰愣住了轻飘飘地抽回手,打趣般拍了拍夏油杰的后背,笑眯眯地掐起夏油杰的脸颊来,却发现没什么肉后收回手。

“杰怎么突然这么关心我来了?不用担心嘛,我可是最强的,杰不是也说过因为我是最强所以是五条悟吗?”

“别担心啦,任何肉体的伤都无法取我性命的,我试过好多次了,那我受不受伤什么的,又有什么关系呢?”

五条悟抓起挂在椅背的外套穿上,换掉了拖鞋,回头对沉默不语的夏油杰眨巴眨巴眼睛说我要出去了,你要在我家等我回来吗。

夏油杰沉默了良久,随口一句。

“疼吗。”

五条悟哈哈笑几声,把他高中时期的招牌全黑墨镜戴上看不见任何情绪。

“不疼,毕竟我是最强的。反转术式能治疗所有肉体上的创伤,疼痛大概是我存在于世上的证明吧。”

五条悟垂眸看着自己脚尖。

“可我会为悟感到疼。我会心疼悟。”

夏油杰冲上前紧紧抱着五条悟,大猫贪婪地吸着夏油杰身上的味道,伸出手给以回抱。夏油杰生怕五条悟会消失不见似的,紧紧抱着怀里体温偏低的人,他觉得五条悟这些年来变得更结实了,但也瘦了好多,不像以前那样丰满了。五条悟也觉得夏油杰的变了好多,脸变得锐气了许多,身体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变得比自己更壮实了。

五条悟觉得抱够了就从他怀里推出来,然后双手十指紧扣。

“杰你看,左手是你,右手是我。曾经的我们是这样的,十指紧扣永不分离,无论去到哪遇见了什么人都没办法把我们分开。”

左手缓缓松开,右手握得更紧了。

“这是在苦夏时期的杰,我很抱歉那个时候我没看出杰在为意义而苦苦挣扎,但杰最终选择离开了。”

左手垂下,只剩右手彷徨失措般在空气中抓着什么,却什么也没抓到。

他再次把双手合十。

“现在我握着的是我对杰的执着、情感与思念。硝子问我,你会选择放开手来让自己舒服点吗?放下对杰的感情?”

夏油杰看着五条悟,张了张嘴却什么都说不出来。

五条悟也沉默了半响,随后双手抓得更紧,用力到指甲在手背上抠出一个个血洞来。

“——那种事怎么可能?”

血顺着五条悟骨节分明的手滴落在地板上,夏油杰慌忙抽了几张抽纸想要给五条悟擦拭伤口,对方却笑着摇头后退了一步,像受伤的猫一样开始舔舐伤口,血液尽数被五条悟卷入口中。

“叫我去协助杰杀猴子大概比我放弃对杰的感情还要简单。”

“悟,我当初不是…”

冰凉苍白的手指贴上夏油杰的嘴唇。

“嘘,杰。已经过去了。是我没察觉到杰的苦夏,是我突然间走的太远了,才会让杰觉得我们之间有间隔了吧。”

“我们之间相隔没有无限,杰。是你心里的无限把我推开了。”

45 Likes

蹲蹲更新

好香好虐,蹲蹲

大概今晚会更新了
因为我是个意识流并且喜爱病弱悟的写手,今天的更新估计会很ooc和难看
大家觉得不适记得及时退出

1 Like

夏油杰站起来想要去追五条悟给人解释清楚,五条悟却让他在家里等着自己回来就好,要是饿了就自己点外卖吃吃吧,顺便帮自己盯着咪咪有没有好好吃饭,随后就打开门走了。

咪咪本来还在吃着饲料,听到关门声后立刻跑到了门口凄厉地叫起来。夏油杰看猫叫得确实可怜打算伸手安抚一下,但猫立刻炸着毛对人哈气,还伸着爪子就作状要挠人,但爪子实际拍到夏油杰手上却是软绵绵的触感,小猫没敢把指甲伸出来,怕伤着人就又会被抛弃了。

咪咪叫了快半刻钟也没叫到主人回来,不安地在门口处来回走了许久,随后垂着头发出一阵阵呜呜声缓缓走到离门口最近的一个猫窝里窝下了,时不时会回头看一下试图触碰自己的怪刘海人类,但眼睛始终盯着门口期待着主人回来看看自己。

夏油杰看着猫不安的表现从心底开始泛酸,连一只普通的猫对重新获得的喜爱都表现的小心翼翼,主人出门一会儿都得用小小的脑瓜去思考自己是不是做错了什么导致又被抛下了。可怜的猫是活的多么可怜又压抑啊,更何况是在所有人面前一直表现得没心没肺的五条悟,他的初恋男友兼挚友,那个被学生吐槽是笨蛋的最强老师。

他的心得有多疼啊?

高层那群腐烂的橘子没有心,说的话犹如千刀万剐片开了他的心,要他忘了夏油杰,要他把夏油杰吐出来,要他亲手把夏油杰杀死,要他亲自为夏油杰挖掘坟墓建造墓碑。

五条悟只得站在房间内撸起了袖子,捏出赫的手诀笑着去问那群腐烂之极的橘子:“你们以为自己真能左右我?要我杀了杰?我看是杀了你们比较容易吧,谁会对捏烂的几个腐臭橘子伤心呢?”

高层自然是不想和五条悟硬碰硬,他们答应让夏油杰留下来但五条悟必须时时刻刻盯着他。五条悟又说不要,要让自己的乖学生乙骨忧太去执行,说是要让他和杰练练体术。

夏油杰开始环顾起五条悟的家。

白色的墙纸,白色的沙发,简约的挂画,白色的桌子。

看起来不像是有人居住的样子,倒是沙发上堆了一堆娃娃。

夏油杰觉得娃娃瞅着有些熟悉,他走上前拿起一只玉桂狗看了又看,居然是他叛逃前几天跟五条悟一起去电玩城夹的娃娃。

那个时候的他们是多么的美好,没有那么多繁琐的条规,自由自在地接任务上课,下课就一起吃吃雪糕打打游戏,挥洒着属于他们的青春汗水。

他把娃娃放好,家里为数不多的黑色家具就是那个颇大的双开门冰箱。夏油杰想起前几天自己给五条悟买了许多甜品不知道他吃了多少,需不需要自己再去买一点给悟囤着之类的。他打开冰箱,差点怀疑自己开的是旗舰店里的样品。

里面没多少食物,只有一堆速食鸡胸肉随意地塞在冰箱里,喜久福和雪糕塞满了冷藏库。

夏油杰皱起了眉头,这五条家大少爷是连吃饭都不会了吗?

真以为自己是神仙吗。

32 Likes

我也喜欢病弱悟呜呜呜五咪好可怜

好喜欢病弱五还有五的自残情节…好吃爱吃

好吃好吃!还会更吗!!

好心疼悟啊:sob::sob::sob:

呜呜呜蹲蹲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