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五】SPECIALZ

被大家讨厌的五条悟

作为最强的咒术师,哪怕是在招人嫌上,也是最强的。

“所以夏油老师讨厌五条的原因,只是因为他见面就直接杀死了天内这件事?”虎杖的表情看起来有些惊讶。

伏黑见怪不怪。毕竟他的身边可是生活着有史以来最无理取闹的怪人,哪怕是伏黑,也忍不住的有点讨厌那个人。

“然后他也直接,嗯,直接找到了我的父亲,他直接杀了我父亲,在就收养了我。”伏黑说这话的时候,一脸的风轻云淡。一副事不关己的表情让虎仗忍不住地捏紧了钉崎的衣服,随后荣幸获得暴躁lady野蔷薇小姐的一记爆粟。

虎杖揉着脑袋,一脸懵逼地:“所以伏黑你……”

恨他吗,他可算你的杀父仇人啊。

这种话,可真不好问出口。

所以虎杖闭嘴了。

钉崎问:“那为什么那个五条,非要杀死这个星浆体呢。”
伏黑:“为了天元大人的更迭。”

“可问题是,在天内理子死亡之前,同化就已经结束了。那个女孩的存在只是为了这五百年一次的同化打掩护。而那个人一直都知道这件事,但他没告诉夏油老师,并且直接在夏油老师面前杀死了天内。”这些事情,本身就是五条悟给他说的。

“可是为什么天元大人要把这些事给他说?家入小姐和我聊过,当初,【抹除】星浆体任务背后的所谓隐情,连当时他们的班主任,现在的校长夜蛾也不清楚。”这是伏黑的补充。

钉崎听完,非常凝重地下了自己的判断:“他应该是个弱智,真是活该被夏油老师讨厌的。”

虎杖觉得自己应该赞同。毕竟他就是被那个弱智随意强行拉进高专的一个非术士的非普通人。因为普通人怕是不能一拳砸破钢筋混凝土结构的墙吧……

钉崎:“感觉这背后的故事可不少呢,别说我,虎杖你也该听出来哪不对劲了吧!”

虎杖:“?”

“那既然如此,为什么这些年,五条老师还是和大家,或者说每个人都闹的那么僵啊?”

伏黑惠摇摇头,他也不知道。

伏黑还是那个原始想法,什么都不好说,他从来不会随意的评价,哪怕每个人都有着讨厌那个家伙的理由。可那个人的所作所为其实在很大程度上是有理有据的,但是他的态度,那种无视所有人随自己发挥的态度,总是让人火大的很。

总之,五条悟这个人,在某些地方可能真的不是那么聪明。他看起来是知道自己的行为会引发怎么样的后果,可他就是那么做了,所以在他的风气就理所当然的变得异常糟糕。

伏黑惠至今都记得五条悟是怎么当着他的面把津美纪送走的,什么都不说,以年长者的权势直接越过还是小屁孩的他。

那个家伙从以着最蛮横的姿态出现在他的生活路,他直接明了的称述了他杀死伏黑甚尔的事实和要原因,他强硬而又无理地要收养当时的伏黑惠,丝毫不顾忌当事小孩的抗拒。

最令人可笑的是,监护人的名头最后是落在了他那所谓的挚友夏油杰的身上。

夏油杰,现在高专里的任职教师,一年级的班主任,一个留着长发打着耳钉但长的挺慈眉善目的一帅气男教师。虽然花着十亿元从禅院家买下伏黑惠的确是五条悟,收养他给他提供一切都生活资源的也是五条悟,就连他住的房子,也是五条悟名下的。

甚至,那件屋子,还是五条悟曾经自住过的。

“其实,我挺留念这些。如果可以的话,我真的不想就那样离开。”
“比如说,是黑井小姐吗?”
“比如啊。那你还记得今天水族馆里的那条鲸鲨吗?”
“我记得,毕竟它独一无二,很容易就让人记住了。”

是呢,天内想。因为独一无二而容易被深记,联想到自己的话。以前总是宽慰自己也是独一无二的,毕竟那位大人五百年一次的更新,自己的不可或缺的。可是,谁能记住自己呢。可是,路已经摆在了脚下,而且看起来也不能回头了。

五条悟想要把更多的发言时间交给了天内,他的意见一向于他人都是无关紧要的。相对比之下,他更想知道这个生命已经走向倒计时的女孩子究竟准备留下些什么。

换个说法,五条悟想知道天内理子的遗愿。毕竟,这是他将要亲手杀死的孩子。

天内知道五条悟的意思,虽然平常有点中二病,虽然看起来大大咧咧有点笨笨的,可实际上也是个聪慧的女孩。内心孤独的孩子还是很聪明的。

夜晚,风是朝着海那边吹过去的。天内也忍不住的移动了自己的目光。

她好想逃避,可是她只能说下去。

“虽然鲸鲨在水族馆肯定不会活太差,反正有吃有喝,也没有人猎杀,虽然不是它真正应该存在的地方,但是那也算不错了对吧。妥协这种,总是得不得已的去学会对不对呐?”

说着就笑了,笑得快要哭出来了。

“这次不是为了那个什么天元,是为了大家对吧,我很喜欢黑井,虽然她老是要称呼我为小姐,可是她才像是我的姐姐呢,我还有闺蜜,还有一群很好的朋友,我是为了她们呢……”

“所以我会学会的。毕竟,这个结局我早就知道,本来,我早就算是妥协了,突然反悔算什么呢?”

“真的,理子妹妹,我蛮对不起你的,但我只能这样。”五条也罕见的让伤感的思绪浸润了内心,以致于自己更好地共情,更加地去迎合这个令人心哀的氛围。

“没关系,来自未来的凡人,妾身会原谅你的……”天内努力地寄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脸。五条悟也笑了,他笑的真实多了,于是天内也,也跟着咯咯咯笑出来了。

如果我真的是神就好了,一个人回高专的时候,五条悟胡思乱想着。可惜啊,他不是什么无所不能的神。大半夜带着少女来到这个记忆中的地方,一切都计划好的话,就可以把损耗做到最小,但损耗在所难免。五条悟很清楚这点,很明白,自己没法去改变注定的结局。

不变的是主线剧情的大走向,力所能及的是去除那些不必要的支线。那些不必要的伤亡和牺牲。

所以,就得按照规划好的顺序,有条不紊地进行着每个过程。

开始先替硝子和杰布下帐,然后解救歌姬,祓除咒灵,回学校,和夏油杰一起接下关于星浆体的任务。

硝子没有把墨镜归还给五条悟,这次五条悟买的不是可乐而是草莓牛奶,虽然是罐装的草莓牛奶。

没有Q的捣蛋,没有一个意外。伏黑甚尔也没有出现。

一切的顺利的理所当然,因为这都是五条悟计划之内的事情。

这期间,五条悟还得夸夸理子妹妹的杰出演技。跟提前约定好的一样,素不相识,见面就吵,双方都表现的没一点好感。

『呵,戴墨镜的俗人,妾身可是天元大人,天元大人可是妾身!』

『还是直接解决了吧,我去给天元交代……』

“喂悟,这样不好。那个,理子妹妹……”

『留着奇怪刘海的骗子不许说话』

“悟,上…”

天内理子内心一振腹诽,虽然这几句话她已经重复过好几遍了,可是看着那个陌生的咒术师,以及露出另一幅面孔的五条悟,她好奇怪哦。

可就这样吧,反正五条悟答应她了,只要她做到这些,她的要求五条悟都能给她办到。他们甚至为此立下了『束缚』。

和天内理子一同复刻场景的同时额外的强调了『怪刘海』,五条悟感到前所未有的愉悦。他得让天内理子和杰待上一阵,然后再按约定结束掉星浆体,那样的话,杰这次就在计划之内了。

不能再出什么差错了。千万别。

在重新前往冲绳岛的飞机上,五条悟会悄悄地对夏油杰告白。他要打乱对方的节奏,他要让对方跟上他的节奏。

杰会答应的,一定会答应的,毕竟他五条悟这么好,毕竟他已经重开了这么多次。

嗯,他的杰的回答真的很好预判,他的答案真的很简单。

是一个kiss捏。

明媚的阳光之下,被支走的黑井,远离人群的海滩。夏油的心情此时是无比的愉悦,毕竟他昨晚被自己原本就怀有好感的家伙告白了。

蓝天白云与深海,白天吹过来的海风。天内不喜欢地理,但是她知道这个。天内伸出手,遮住向着湛蓝天空的半边脸颊。

另外一个无关情况是,天元大人的真正的同化之日也是此刻呢。

夏日,海浪,以及接下来将要死去的少女。

从头颅一侧飞溅出的鲜血,没有丝毫的犹豫也没有痛苦的时刻,什么都便已经全部over。

主演者是五条悟,焦点是可爱的理子妹妹,观众是他的挚友的,是正站在海滩那边的夏油杰。

五条悟伸出手,漫不经心地一丢一转,那作案道具就被碾为了粉末。

“五条悟!!”

预料之中的,被夏油杰拽起的领口,被强行拉下的脸,刻意的对视,五条悟笑的畅快。

无下限隔开了夏油杰。五条悟端视着露出一副不可置信表情的夏油杰。对方似乎说不出话,没关系,接下来是五条大人的专属场合。

五条悟:“这是没办法的事情呢,理子妹妹必须这样的。”

“提前告诉她可能会出意外吧,我也不知道怎么办啦。”

五条悟说了很多看似合理但是依旧透露着浓浓的敷衍之意的理由,一堆乱七八糟的托词充斥在夏油的脑内。

嘴里还含着冰棍的五条悟,头上带着的那副墨镜是夏油杰亲自在附近的礼品店玩猜谜游戏赢得奖品。笑容一如既往,可嘴里搬出大道理,搬出御三家,搬出天元的五条悟,让夏油杰感到了无比的陌生。

看着哑口无言的夏油杰,五条悟心满意足。

如果死去不是天内的话,那么必然是会有人代替了天内的命运的。

『你觉得那个会是谁呢,如果不是你,那么就得是与你关系亲近的人,线可以乱,但是点不会变,知道这些的你,还愿意活下去吗』

『那就帮帮我吧,咒术师』

夏油杰会注意到天内嘴角残留的上扬吗?

最后的一秒,灵魂与肉体分割之际,五条悟把天内理子这辈子的人生做成了一轮走马灯,转播了那些内心里最爱的令人幸福之事物。

这便是最好的,最正确的剧情对了吧。

如果令人在某种行为上达到极端?

很简单,先让他在走到容易到到极端对立面,即另一个短点,两个相对立的极端之间的距离最短哦。
所以,杰,你会讨厌死我吧,毕竟你昨晚那么那么 ,那么的爱我。

现在,你要恨死我,而且,这只是开始。

这只是伟大的六眼大人的游戏的开始。

32 Likes

求後續quqqqq 太好看了,很胃痛但又非常期待後續

太有意思了,但小五这个思想怪怪的诶!

五是世界上唯一一个在拿着一周目攻略打游戏,但是不被任何人理解、永远孤独的神子。
当连夏也和他处于内心无法心意相通的时刻。
五成为了真正的孤身一人。

我大哭。
为了大家的HE,独自一人承担所有的猜忌与怀疑,“因为我是最强的”。

这是否也是最强的傲慢和责任呢。

五条老师值得被爱啊:sob:
想看后续。

1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