喝酒天才(现代AU) by 陶陶

*现代AU,全员二十出头

*背景混乱的搞笑文,just狠狠喝 ​

 

喝酒天才(上)

 

1.

夏油杰和朋友去泡吧,接近十二点的时候,左前方忽然传来一阵排山倒海的欢呼。他扭头瞟了一眼,看到一位身高超过一米九的白毛帅哥蹦上桌子开始热跳KPOP女团舞。

夏油:“……”

夏油想:现在的气氛组都这么早上班吗。

然而帅哥上身穿PRADA的外套,鼻梁上架一副GUCCI的墨镜,射灯打下来珠光宝气,似乎并不很工作人员。不一会儿对方跳得出汗,反拽住后领直接把外套从头上扯下来扔出去,工字背心里伸出两条白得刺眼的手臂,欢呼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变质为尖叫,仿佛三百只猴在花果山大联欢。

夏油杰对猴敬谢不敏,对帅哥还是很喜闻乐见的,当下捏住手指吹了几声响哨。谁知道帅哥像背后长了眼睛,拉下墨镜眼波流转,便踏着摇摇晃晃的小方桌向他走来。

夏油:“?”

帅哥一边走还在一边唱,每跳过一张桌子都引起新一轮尖叫,蹦哒到夏油杰台上时旁边已经叫得快疯掉了,夏油也觉得自己快聋掉了,接着就看到帅哥蹲下来冲他喊:“どっちを選ぶ Tell me YES or YES!”

夏油:“???”

旁边的人:“啊啊啊啊啊啊啊!!!”

旁边的人:“It's! Simple! Y! E! S! Hey!”

夏油想卧槽我不会唱这个啊,于是礼貌性地扬起酒表演了一个对瓶吹。

旁边的人:“喔噢噢噢噢噢噢!!!”

白毛帅哥扬起眉毛,又盯着夏油干了五个shot才露出心满意足的笑容,俯下身给出一个奖励性质的脸颊KISS。

旁边的人:“啊啊啊啊啊啊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阿巴阿巴阿巴”

换成平时,夏油杰会捂住耳朵出去战略性抽烟,但他现在已经各种意义上冲昏头脑,于是含住最后一口shot凑上去喂进对方嘴里。陌生人的嘴唇柔软湿润、清爽甘甜,泛出甜津津的汽水味,很好亲。

他亲着亲着,就感到对方喉结颤动,咕咚两声。然后帅哥推开他哇一声吐了。

夏油:“……”

场面顿时非常混乱,呕吐物一半在地上一半在夏油衣服上,白毛青年还跪在桌上干呕,眼看就要头朝下栽到地上,他正纠结要怎么接住人的同时让对方避开自己吐出来的版图,此时一个泪痣美女抱着PRADA外套面无表情地跑过来。

美女:“他吐了?”

夏油:“啊?”

女生扫一眼夏油的上半身,基本确认无疑,匆匆道歉后把外套往他手里一塞:“这个赔你。”

夏油正想说倒也不必,紧接着白毛青年一头栽在他身上,一边干呕一边以惊人的意志力继续跟唱:“我是一个酒精过敏的帅哥♪……”

夏油:“………………”

他小心翼翼地把对方从桌上抱下来,听到美女在背后叹气的声音。

“能帮我送他去打车吗?”女生说。

 

2.

这酒是喝不下去了,夏油杰于是日行一善,扛着一米九的醉汉出去打车。

他在路上知道美女叫家入硝子,帅哥叫五条悟,两人是大学同学。五条悟虽然不是真的酒精过敏,但确实酒品爆差而且爆爱喝,并且稍微喝一点酒他就会死,让他疯狂喝酒你就会死。

夏油杰觉得很几把无语,唔饮得就戒咗佢啦。可惜五条悟没有他这种较强的自我管理意识,数年如一日贯彻第一个喝、第一个呕、第一个走,在整条街的club上横行霸道。

他又多问两句,得知五条上桌热舞前只喝了三杯汽水。

夏油:“……”

夏油:“……真……是个人才。”

家入硝子显然比他感悟更深,在街灯下徐徐吐出一口白烟:“天才。”

夏油同意:“天才。”

他们又在路边站了一会儿,休息日的酒吧一条街人潮汹涌车水马龙,打车软件上还有60个人在夏油前面等位。家入在排到第42个人的时候进去了,美名其曰先喝两口润润嗓,夏油怀疑她不会再回来,因为对方脸上明明白白写着「今天可以喝个爽了」。

五条则在他肩上陷入浅层睡眠。夏油的身高对他来说是个完美颈枕,五条睡得如梦似幻,不停发出一些叽里咕噜的胡言乱语。

夏油一开始觉得挺讨喜,然后就觉得挺讨厌——夏油杰和五条悟都不是每天能在街上看到的那种帅哥,理所当然在人群中攫取了大部分注意。家入硝子在的时候情况还好,家入一走,他们便像开了罐的蜂蜜被狂蜂浪蝶一波围攻。

夏油试图以一句话绝杀:“不好意思,我男朋友喝醉了,不方便给号码,我的也不行。”

五条叽里咕噜适时响起:“你……%&#不是我男朋……友%¥@#……”

夏油:“……”

夏油:“他喝醉了。”

五条像猫看到黄瓜:“我没醉!!!”

夏油:“好,你没醉。”

五条不依不饶,要他举三指发誓,缔下契约,还要以性命担保,否则天打雷劈。

这时搭讪的人已经退避三舍,留下夏油赤手空拳与猫搏斗。

夏油杰快疯了。

他本来还有半分犹豫要不要带五条回家,现在只觉得四大皆空,什么天使般的脸庞甜津津的嘴唇都是过眼云烟,哪有六根清净来得要紧。网约车一来,他就把五条塞进车里,陪车上楼开门脱鞋换衣服丢床上盖被子一气呵成,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

 

3.

第二天,五条悟在自己家两米宽的大床上独自醒来,衣着整齐两腿清爽被褥干净,脸甚至还用洗面奶洗过。

五条想:真是遇到佛祖了。

然后又想:Why?What happened?What‘s wrong with you?

他属于酒后恢复记忆的类型,昨晚的细节涓滴不漏涌上心头,怎么想怎么有戏。走进卫生间刷牙,镜子里的脸无懈可击,就算夏油杰是个他妈的直男也得礼貌性地硬一下吧?

况且夏油杰不可能是直男,哪个直男会用舌头狂甩同性嘴唇?

五条悟想不通。

人类一思考,上帝就发笑,五条悟想不通,其他人就要发疯。家入硝子一上午收了接近两百条信息,烦不胜烦。她昨晚彻底喝大了,上一次喝这么大还是在认识五条悟以前,她抱着录取通知书第一次走进酒吧,从那以后的酒局都有人形自走轰炸机参与,她作为大少爷钦点同僚得负责送五条回家。

宿醉的家入硝子睁开半条眼睛看完了五条的信息,心想:因为你他妈的烦人啊你不知道吗?

她这么回,然后接着睡了。

五条觉得她在放屁。

他又发信息给七海建人,他在商学院的后辈,一位值得信赖的成年人。

七海虽然喜欢喝酒,可很少跟他们一起喝,一方面是因为他们喜欢蹦迪而他不喜欢,另一方面是因为舞池里一般有五条悟。但昨晚的舞池里(幸运地)并没有五条悟,所以七海喝得像家入一样大,此刻正挣扎着起来煮醒酒汤。海带、豆腐、小鱼干,静谧祥和的早晨。

七海没回。

昨晚的酒局里还有一个五条认识的人,庵歌姬。她也酒品爆差而且爆爱喝,与五条唯一且决定性的不同是酒量稍好,不至于一口就倒。五条给她也发了信息,信息没发出去,很久以前他就被歌姬拉黑了。

五条陷入沉思。

 

另一边,夏油杰也陷入思考。

他早上醒来,首先觉得有点后悔,因为五条悟的脸在酒精晕染下回忆起来非常美好,非常甘甜,非常有戏。紧接着又有点后怕,因为他体内的酒精含量还没高到忘记五条悟有多吵,不如说,他体内已经几乎没有酒精了,十二点就动身送五条回家,喝了个虚无。

原来家入硝子就是这种感觉。夏油想。

他叹了口气,从床上坐起来,决定将对五条的临阵脱逃当作一种行善积德。只要对抗诱惑100次真爱就会降临你身边,虽然五条这种级别的外形通常来说一辈子只会遇到一次。夏油想了想,觉得更emo了。

不过他并没有emo太久,一个原因是夏油杰走进卫生间,庆幸地发现自己也长得很帅,另一个原因是家入发信息来问他下周六要不要跟他们一起喝酒。他们在马路边加了line。

夏油说好,然后一瞬间有种冲动,想问五条悟应该会去吧?

但他不确定这句话会不会让家入收回邀请,于是衡量再三,最终沉默。

与此同时,家入也想告诉夏油下周五条悟会去,但她不确定这句话会不会让夏油拒绝邀请,于是也选择了沉默。

双双沉默。

诡谲的沉默让夏油不安,他不安就容易多想,多想就容易跑偏。

他想:为什么要叫我去?是五条让家入来叫的?那家入为什么不说?五条会来吗?不会是家入对我有意思吧?不应该啊?我去应该不会被误会吧?五条到底会不会来?

家入的想法很简单:找个冤大头送五条悟回家,好耶!

五条的想法更简单:好耶!!!

经过一些对涓滴记忆的复盘,五条觉得夏油杰之所以走得无欲无求,是由于在马路边他毫不留情地批判对方不是他男朋友,让夏油误以为自己不是五条悟的菜。

虽然他决不会承认夏油是他的菜,但这不妨碍五条希望夏油觉得自己是他的菜,并且在夏油如此觉得的同时也能察觉五条内心没有承认任何人能够算是他的菜,最终结果上来说五条会身体力行地将夏油作为自己的菜。

听完这番阐述的家入硝子:要不你俩都别来了吧。

 

4.

结果夏油杰真的没来。

倒不是因为想得太多,而是他的双胞胎继妹在周六晚上发起高烧,作为三好男人,夏油在酒局和家人面前毅然决然地选择在医院陪护。指针走过11点,他再一次给家入发信息道歉,对方秒回。

夏油:?

夏油:不是在蹦迪吗。

夏油:不会真的对我有意思吧!

他不知道的是,此时家入并没有在club里灯红酒绿。家入硝子正坐在出租车上玩手机,旁边是烂醉如泥的五条悟。五条不幸得知夏油今天放了鸽子,立即以超乎想象的速度把自己喝醉,创造了史上最速记录。

家入心情不错,虽然冤大头没来,但五条醉得太早,送完他回去还能再喝一轮。

家入:「没事,下周再来。」

夏油:「好。」

家入:「下周六一定要来啊。」

夏油:?

夏油:不能再多想了!

夏油破釜沉舟地询问:「下周五条应该会来吧?」

 

另一头,家入硝子想:这把稳了。

不管怎么说,夏油起码能再送五条回三四五六七八趟家,说明她还能好好喝三四五六七八顿酒。家入的心情由不错升级为良好,马上回复:「当然。」

然后又拍了一张五条在出租车上爆睡的脸发过去:「今天也来了。」

五条虽然醒着的时候像魔鬼一般可怕,睡着的时候还是与天使一样动人,面庞沉静,羽睫微动。夏油看得心里凹下去一块,冒出汩汩热流,甚至开始毫无理智地美化自己扛五条回家的那天晚上。

与猫斗好,与猫斗其乐无穷。

他开始期待下周末的到来。

 

 

21 Li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