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高中生的虚度(现代校园AU)更新至中 by 陶陶

*现代校园AU,无厘头DK贴贴

五条悟觉得自己在18岁之前还没有谈过恋爱就不酷了,为此他付出了一些努力。
他的朋友夏油杰为阻止这一切付出了更多努力。 ​​​

 

男子高中生的虚度(上)

 

1.

在一个百无聊赖的夏天下午,五条悟突如其来地宣布:“我差不多该谈恋爱了。”

说完后,他停下来审视片刻在场唯一的听众。听众似乎对他的发言置若罔闻,沉浸在知识的海洋中无法自拔,于是五条高声重复道:“我说,我要谈恋爱了,杰!”

男高中生的声音回荡在书架形成的回音壁之间,到了不仅仅是夏油杰,连周边五米座位上的人也无法忽视的地步。

夏油:“……我知道了,我听得到。”

五条:“那你为什么不说话?”

夏油:“因为这里是图书馆,有道德的人不会在图书馆聊天。”

五条气得把脸埋在手臂里,又抬起来:“明明是你非要午休来图书馆……你在看什么,高三的课本?这些不是明年会学吗?”

夏油比了个噤声的手势,手上翻过一页书:“但这个学期会考到,老师课上说了。”

五条:“少那几分又不会死。”

夏油:“如果没有进年级前十,夜蛾老师就会按校规剪掉我的头发。”

五条:“……”

五条:“好吧。”

五条:“那你也不能无视我。”

夏油:“我没有无视你,这里是图书馆。”

五条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愤而给夏油杰发信息:「这样总可以了吧?」

手机在口袋里震动到第三十声的时候,夏油终于忍无可忍,将噪音制造机拉到阳台上。午休时间过半,校园在九十度阳光直射下蒸腾起无精打采的睡意,婆娑绿影下三三两两聚集着小眠的学生,而两位血气方刚的男高中生正站在烈日下对谈。

夏油:“好了,你想说什么?”

五条跟他大眼瞪小眼:“要说几遍?我说,我要谈恋爱。”

夏油:“跟谁?”

五条:“知道的话还要跟你商量吗?”

夏油想你知不知道自己到底在说什么鬼话,嘴上继续盘问:“怎么突然这么说?”

五条理所当然地回答:“我明年就高三了,难道整个高中都不谈恋爱吗?这样好浪费啊。”

夏油:“这有什么浪费的,你不是每天打游戏吃甜品看漫画很快乐么。”

五条再次瞪他:“喂,你懂不懂什么叫青春?不要夺走年轻人的青春啊。”

夏油当然知道什么叫做青春,毕竟他是一位同处于青春期的17岁少年,并且他暗中爱慕的人就在面前,因此对青春期的恋爱烦恼也略知一二。粘腻燥热的空气中,汗水从夏油的额角滑落下来,他忽然惊觉五条似乎是认真的。

当然,五条悟的每个异想天开都是认真的,就看认真到何种程度。夏油问:“所以你打算怎么做?”

五条:“不知道。”

五条:“你觉得呢?”

夏油想我觉得你最好放弃。不过他不会说出来,现在激起五条的逆反心理还为时尚早。

夏油:“首先想想你喜欢什么样的类型……身边有没有在意的人?为什么想交往,交往以后想做什么……”

五条:“太麻烦了。”

五条:“明天早上第一个跟我告白的人我就答应她。”

就这么愉快地决定了。五条转身走进空调房中,开始愉快地午睡,在身后留下一个热冷汗交替湿透衬衫的夏油杰。

 

2.

第二天,五条如往常一样踩着预备铃走进教学楼,拉开储物柜,里头除他的个人物品外一无所有。没有情书,没有用丝带包起来的甜点,没有约好时间地点的明信片。

五条:“嗯?”

他虽然疑惑,还是换上室内鞋,继续踩着上课铃走进教室,在夜蛾来之前稳稳坐在自己的座位上。隔壁属于夏油的座位依然空着,这对于优等生来说实属一反常态。

五条想:这个昨天还说要守住自己头发的人在搞啥?

他刚要发信息过去,便看到夏油僵硬的身影出现在教室前门。很显然,他这么僵硬是因为背后站着夜蛾正道,他们的班主任,而夜蛾正用威胁的目光盯着他的丸子头。

夜蛾:“怎么迟到了?”

夜蛾:“成绩再好,也不能总是无视校规。”

夏油:“……”

夏油:“今天到我送妹妹上学。”

夜蛾板起脸沉默,对夏油三番两次将双胞胎妹妹作为借口的行径无可奈何,斥了几句下不为例就将人放走。夏油得以逃脱,像一只离网的鱼般滑向五条旁边。

在夜蛾转过去板书的间隙,五条低声问:“你去干嘛了?”

刚跑遍四层教学楼,告诉每一个在五条柜子里放东西的女生今天不要来找五条悟的夏油:“……送妹妹上学。”

五条想说你隔这儿糊弄夜蛾呢,明明是周一二接送你妹,今天已经周四了。然而夜蛾就如听到他内心的声音,目光如炬地回过头,以眼神封锁了问题学生剩下的悄悄话。

五条紧急禁言,只好用双眼揣测相邻的人。夏油的衬衫微微洇湿,袖口卷起,两条长腿松弛地支在课桌下,仿佛刚结束一场晨跑,散发出止汗剂的薄荷味。他看到夏油口袋里露出暖色的信封一角。

喔。五条闷闷不乐地想:又有人找杰告白。这么早把人叫出去干嘛,冲kpi?

接着他又想:怎么没人找我?

如果此时夏油能听到他内心的声音,就会回应:当然有,口袋里这封就是给你的,是的没错这么早送信干嘛,冲kpi?你们完全不学习吗?

但他一听不到五条内心的声音,二不可能和盘托出一切,于是再次发扬长期与五条悟共存的相处之道,无视身边炽热的X射线,全情投入知识的海洋中。

X射线本人则是将夏油杰从头到尾扫描几遍,哔哔哔哔哔,警铃大作。

五条想:杰怎么不说实话……他要答应?谁啊?我不认识?他要跟谁交往?我不能知道?

五条想:他该不会已经有女朋友了吧!

想到这里,警铃直接爆炸。五条在冲击的余烬中发了整个上午呆,直到最后一节课铃声打响,夏油站起来说:“我要去图书馆喔。”

“你要午睡就在教室睡吧,图书馆光线太强了。”夏油说,“回来要给你带什么,雪糕?”

五条怔怔地看着他,心想:这是在支开我?

五条说:“要香草味的。”接着在夏油离开以后,也拔腿跑出了教室。

 

3.

五条悟觉得自己急需新角度新观点。

他站在走廊上思索片刻,顺着台阶走上五楼,在天台角落里抓到一个家入硝子。硝子正躲在避风角点烟,试图用手盖住打火机让火苗不要被风吹熄,屡试屡败。此时一座庞然大物的阴影徐徐靠近,一米九的五条双手插兜站在她面前,既挡住了风,也挡住了出口。

五条:“怎么样才能谈恋爱?”

硝子:“……”

硝子:“不是每个女生都喜欢恋爱话题。”

五条对他人的抗议熟视无睹,在硝子点好烟后再次提问:“杰是不是有女朋友了?”

硝子差点被烟呛死,心想:他喜欢你喜欢得要死除了你还有谁不知道?

硝子:“不知道。”

五条惆怅地蹲下:“你也不知道?他到底在干嘛……是不是凉面吃多了?今天从一大早就很怪。”

硝子:“怎么了。”

五条于是扳着手指说:早上迟到……上课没有给他发信息……没有吐槽他的烂梗……课间没有陪他去便利店……

硝子根本不在乎:“是么。”

五条:“如果杰和别人交往了,那我也要有。”

硝子:“为什么?”

五条再次搬出自己的青春学说。

硝子根本没搞懂:“这样。”

“那你和夏油交往不就行了。”家入硝子吐出一口烟,一边想夏油杰我只能帮你到这里了,一边说道。

五条目视虚空,沉默半晌。

五条:“不行,我要比杰先谈。”

硝子:“嗯?”

五条:“因为我比杰更酷。”

硝子:“……”

硝子想:你知不知道自己到底在说什么鬼话。

然而五条悟的常识教育课还是交给夏油杰更合适,最终她什么也没说,目送对方为一条「雪糕买回来了」的短信光速离开。

 

4.

五条从家入硝子处汲取多维视角后,悟了,又不完全悟。

他回到教室里,夏油已经把冰淇淋放到桌上,还多买了一个草莓大福,配了他最喜欢的哈密瓜苏打。五条感到很满意,心想:跟杰交往也不是不可以。

他重启X光射线对最好的朋友进行扫描。夏油正把薄荷糖放在舌尖上滚动,试图阻止睡意。止汗剂和糖果的味道混合在一起,令人由内而外觉得清凉且想要靠近,在三伏天里也不显厌烦。五条看薄荷糖,又看夏油,最后用牙齿慢慢啃着蛋筒壳,心想:对喔,为什么不?只要他先向夏油告白,那他仍然可以比夏油杰更酷。

五条茅塞顿开,夏油则头皮一紧。

每当五条悟目视前方,紧盯某处(通常是夏油本人),开始进行机械性重复动作时,通常就是他异想天开的时候。夏油佯装不知,等着五条冒出一些仿佛写在校园疯神榜剧本上的离谱发言,例如「接吻是什么感觉」或者「夏天穿制服裙会更凉快吗」,没想到五条CD半天,忽然说道:“杰要跟我交往吗?”

夏油差点被糖呛死。

他一边用尽全力咽下那颗卡在喉咙深处的薄荷糖,一边想自己迟早有一天会被五条悟搞死,一边竭力回答:“为……为什么?”

五条似乎将他狰狞的面色当作某种拒绝,不高兴地说:“你不愿意?”

这要怎么回答?夏油一时间不知道该说愿意还是不愿意,往左往右都是悬崖峭壁,在路中间陷入深深沉默。

夏油:“……”

五条:“……”

五条:“你有女朋友了?!”

夏油:“什么??没有!!”

五条:“那你为什么不愿意?”

夏油差点被他绕进去,在逻辑边缘奋力一搏:“等等,我为什么要愿意?”

五条:“嗯?”

五条终于意识到自己从硝子那里没有悟到的是什么:对喔,夏油也可能会拒绝他。

迟来一拍的仓皇如海浪般将他卷入。五条的面颊发热,手指微麻,将蛋筒整个塞进嘴里后嘟嘟囔囔地说:“这样啊……”

夏油杰觉得自己善事做尽,死后一定会上天堂,但此刻他的心已经在滴血,尝到一种自食苦果的痛苦。他以最后一丝理智对五条循循善诱:“如果你要交往,就要跟喜欢的人交往……悟有喜欢的人吗?”

五条:“不知道。”

五条:“你有喜欢的人吗?”

夏油:“……”

夏油:“有……有吧。”

五条:“你为什么不跟那家伙交往?”

夏油想这他妈的都是什么问题,我他妈的要怎么回答,谁他妈的能来救救我。“因为他……我……我们还没有准备好。”

五条来了兴趣:“那你什么时候才会准备好?”

夏油:“……不知道。”

五条:“喔。”

五条:“你不能先拿我练习吗?”

夏油:“……”

五条:“这样我也可以拿你练习了。”

夏油:“………………”

夏油想:去他妈的,谁下地狱?我下地狱。

夏油说:“好吧。你说的对。”

 

 

51 Likes

男子高中生的虚度(中)

 

5.

一个任务处理的简单方式:发现问题、分析问题、解决问题。

五条渡过发现,进入分析,才发现自己实践先于理论,对确定关系后的行为准则一无所知。放学后,他如往常一样缠着夏油去街机厅、商超,他在甜品店吃芒果舒芙蕾而夏油上楼购买晚餐需要的食材——夏油父母一年中过半在出差,剩下的时间在加班,家政休息的日子里他会给自己和妹妹做简单晚饭。通常这个时候五条也会来,在夏油家可以边吃饭边说话和看电视,对名门大少爷五条悟来说已属天堂。

他咬着勺子坐在店里,突如其来地进入独自思考时间。

五条想:交往以后要做啥?

环顾四周,放学后逛街、吃饭、拍大头贴,他和夏油都做过了,并不稀奇。况且他们又不是真的交往,如果不在实际行动中突破自我,谈何练习?五条深深思索。还有什么能做的?

此时夏油杰发信息过来:「蔬菜想吃西兰花还是卷心菜?」

五条:「想吃你♡」

他又吃掉半块舒芙蕾,过了好一会儿才收到回复。

夏油:「别想逃避吃蔬菜。」

什么嘛。五条垮起猫脸,烦躁地用脚尖踢地板,开始以日常模式输出胡言乱语:别做饭了我们带菜菜子和美美子去竹下通吃可丽饼吃到饱吧你知道比健康更重要的是什么吗那就是小孩的快乐该死的正论都去死——

夏油对此回应:「你知道比你说话更有用的是什么吗?这是我家。」

五条想说我要跟你分手,你这无情无义的家伙,与此同时夏油再次发来信息:「买了布丁。」

 

五条:我要跟夏油杰结婚!

 

另一边,刚在毫不知情中被求婚的夏油杰本人正将所有被捏烂的卷心菜放进手推车里。

夏油:谈恋爱好累……

 

6.

谈恋爱确实很累,但五条显然还没有累够。

回到夏油家里,菜菜子和美美子在客厅做作业,五条则翻阅小孩们书架上的少女漫画寻找灵感,一边看一边评头论足,身体力行地展现一名高中生的为所欲为。

菜菜子很不满:“夏油大人,五条悟好吵!”

美美子:“五条悟从来不做作业。”

“当然了,我可是五条悟啊。”五条说,“为什么要叫他夏油大人?”

菜菜子:“因为真奈美姐姐说夏油大人是会灭绝的好男人。”菅田真奈美是住他们隔壁的OL。

美美子:“真奈美姐姐要我们守护夏油大人。”

在厨房剥卷心菜的夏油:“……”

夏油想:你们都在乱学些什么啊。

五条则大吃一惊,陷入与小学生的辩论比赛:“真的假的,这家伙哪有这么好?明明我更帅吧?”

菜菜子:“五条悟好吵。”

美美子:“五条悟比我们的同班同学还幼稚。”

夏油刚想教育二人不能总是直呼客人全名,话未出口,一位更应当被教育的大龄小学生猛烈回击。

五条:“是吗?但是你们的夏油大人正在跟我交往喔。”

夏油:“……”

夏油一边剥卷心菜一边默念:练习、练习、练习、练习、练习……

双胞胎发出尖叫,丢下作业团团围住五条。

美美子:“欸?什么时候开始的?”

五条:“也就前几天吧~”

菜菜子:“为什么啊?谁告白的?”

五条:“当然是男前的五条大人我啰~”

美美子:“欸?那接吻了吗?”

菜菜子:“该不会还做了那种事情吧。”

五条:“……”

五条:“倒也没有。”

菜菜子:“那就不算交往啊。”

美美子:“真无聊。”

五条:“……”

此时听不下去的夏油杰终于从厨房走出来,勒令双胞胎于饭前完成作业并禁止再偷看月九剧重播尤其是《失恋巧克力○人》,而后铁面无私地将女孩们驱赶回房并第二次申明命令,获得一些不情不愿的承诺后回到客厅,发现五条正目视前方、紧盯自己,将布丁勺子咬得咔咔作响。

夏油头皮一紧。

可惜已经晚了。五条悟的异想天开是一种不可逆过程,不因物质转移或时间流逝而自然消亡,只会愈演愈烈。他眼睁眼地看着挚友放下勺子说道:“杰要跟我接吻吗?”

夏油:“……”

夏油硬着头皮开口,试图唤回对方的理智:“悟想这样吗?”

“对啊。”五条奇怪地看了他一眼,“不然我问你做什么?”

夏油绝望了。

夏油想:该不会我以后就要过这种生活吧?

而绝望之源还在等他回应。五条期盼的蓝眼睛望着他,迫不及待地拍了拍自己旁边的坐垫,“快来啦,不就是亲一下吗?”五条说,“磨磨蹭蹭的干嘛?”也许在五条悟的世界里,交往、拥抱、接吻就和吃舒芙蕾、焦糖布丁、毛豆泥生奶油大福一样,只是一种虚度光阴的新奇方式,甜美、高热量、可替代。但对青春期少年夏油杰来说,这意味着和喜欢的人初吻。

夏油:“这可是你说的。”

他走过去,在五条旁边的坐垫上折起腿落座,手撑在茶几上。夏油幻想过很多次自己和五条接吻的场景,或许会在教室,他们穿着白衬衫,在门背后将领口揪出数条错落的褶皱;也可能在街机厅里,他跪下去捡掉进机器后面的硬币,灰头土脸,抬头时蹲在一旁的五条忽然将浅粉色的嘴唇贴过来;出现最多的场景还是房间,在他自己的房间里,他的床上,窗帘在风中扬起……没有一个幻想是现在这样:他们坐在客厅,电视里传出搞笑艺人大声吆喝的呼叫,夏油身上挂着可笑的围裙,五条则一点儿也不紧张,一边听着电视里的表演哈哈大笑一边催促挚友。

五条:“怎么了,你该不会有口臭吧?”

夏油:“你嘴倒是挺臭的。”

在五条能说出任何回击前,他抓住时机咬向对方的嘴。最开始只是相互触碰,用来进食、说话、习以为常的器官变得那样敏感,所有潜伏的神经都在一瞬间调动起来。夏油感受到温度、味道,五条的呼吸喷在脸上,拜对方那支水蜜桃味护唇膏所赐,这两片嘴唇柔软到让人想吐槽的地步。他们仿佛隔着空气墙蜻蜓点水地亲了几下,五条喉结滚动,似乎想要说些什么,夏油预感到那是自己此刻不想听到的话。

他孤注一掷地靠上去,将整片过分柔软的下唇含进嘴里吮吸。五条僵住了,不得不将手按在挚友肩膀上阻止对方更进一步。粘膜、唾液、牙床神经还有其他什么的存在感被忽然放大,濡湿的口腔不断发出啧啧响声。对初次体验的男高中生而言过于黏稠、湿答答的吻中,五条从相接触的地方听到夏油吞咽的声音。咕咚。

他浑身战栗起来,一把将夏油推开,发现自己已经整个人仰靠在沙发上,对方的手正撑在耳边,将银白色的飞鸟围困在呼吸能够碰到的位置。这个距离是如此微妙,因为夏油仍在轻喘,二氧化碳的余温拂过飞鸟的睫毛,连吸气和呼气也变得令人陌生。

“我第一次跟别人接吻。”五条突然说。

夏油还以为他要说什么,想那不是很明显吗你可是要跟好朋友练习交往的人,于是说:“我想也是。”

五条脸上一片茫然。迷茫和沉默是两种通常不会出现在五条悟身上的反应,也许是由于缺氧,也许是由于夏油带刺的话,也许是由于他终于发现接吻和吃舒芙蕾、布丁、大福是截然不同的一件事情。那会不会交往也是一个和吃甜食没有任何可比性的事件?

五条:“所以、”

夏油:“嗯?”

五条:“……”

五条:“没什么。”

夏油:“……”

夏油:“那我去做饭了。”

夏油:“还有二十分钟吃饭,别吃太多布丁。”

五条:“你像我妈。”

站起来的夏油警告式地踢他一脚,回到厨房,留下一个迷茫和沉默的五条悟。

搞笑艺人的节目结束了,电视上开始播放晚间新闻。五条在原地沉默迷茫一会儿,似乎也觉得这种反应不应该出现在五条悟身上,坐立不安地转来转去,把漫画从左翻到右再从右翻到左,最终趁夏油不备,冲进书房里向菜菜子和美美子炫耀自己刚和夏油大人接吻了。

菜菜子:“啊——啊————”

美美子:“哇啊——不要再说了——”

 

夏油:“你都在乱教些什么啊!!!”

 

7.

两性或任何性关系的真谛:不要做不像自己的事情。

在忙于迷茫和沉默的时候,五条也不是全无思考。他在想:杰为什么这么会接吻?

如果此时夏油能听到他内心的声音,就会回应:一、他一直是个比五条悟更像正常人的正常人,任何正常的男高中生看到喜欢的人的嘴巴不把舌头伸进去已经是万幸了。二、他真的、真的、真的,做过很多脑内练习。

但他一不可能和盘托出一切,二……打死也不可能和盘托出一切,因此五条的思考逐渐深入。

五条的想法和挚友微妙地不谋而合:夏油一直是个比他更像普通人的普通人。

夏油杰正直、有原则、受制于道德和社会规范,即便有时因此显得古板,却一直走在俗世意义的康庄大道上。和最酷的五条大人不同,他像个普通人一样成长、融入集体、做优等生和班干部、考虑升学和年纪排名、肩负放学后照料家人的责任、进入青春期后受冲动支配。他甚至还有一个喜欢的人,也许是他的初恋。

对普通人来说,最好的朋友意味着什么?五条想象不出,因为那对自己而言几乎代表一切。

夏油杰会把他作为青春的一切吗?他不知道。看起来普通人有更多要忙碌的事情。

那杰会把他排在哪里。第四?第五?第六?可他是五条悟,难道不应该永远是第一名吗?

这些纷杂想法在五条最酷的大脑中此起彼落,随即停在:车站前好像新开了一家可丽饼店,明天跟杰去吧……五条正要陷入浅眠,手机屏幕忽然亮起。

 

普通人有没有更多要忙碌的事情夏油不知道,他今晚倒真的很忙。

原因无它,一、他和喜欢的人接吻了;二、他确实受青春期冲动的支配。

受青春期本能支配的夏油在床上辗转到半夜,可悲地冲动了。他怎么也没办法将银白的飞鸟和浅粉色的嘴唇从脑中驱赶出去,像任何一个初次坠入恋爱的人般感到如梦似幻、情难自禁和酸涩不堪。这所有可怕的情感在亲吻后数倍放大,到了无法忍耐的地步。没有人不想和喜欢的人在一起,即便是(不存在的)全国自律高中生大赛准冠军夏油杰也不例外。

即便对方是自己最好的朋友,他也希望一切能有例外。

 

迷迷糊糊的五条拿起手机,看到一条夏油杰在凌晨一点二十八分发来的信息。

夏油:「我们真的交往吧?」

五条觉得很奇怪:「我们不是已经在交往了吗?」

夏油:「我想和悟真的交往。」

夏油:「我只想和悟交往。」

五条隐约觉得有哪里不对,自己似乎要问一个什么问题,然而他实在是太困了,面前的「只」又是那样诱人。只想,意味着唯一、独一、第一。在全世界所有人里五条悟排在夏油杰想交往的第一名。没人能拒绝第一名,尤其是杰的第一名。

五条回道:「好。」

 

 

TBC.

78 Likes

啊啊啊啊啊DK好純阿

1 Like

没有后续看我要发疯了!

啊啊啊啊啊好喜欢啊啊啊啊老师求续写:sob::sob::sob:(没有在催更的意思)

嗷呜,好甜好甜,不得了了啊,嗷呜,真的好可爱,我心里的小人在咆哮,在狂叫,要飞出银河系啦,啊啊啊啊啊啊啊

啊啊啊啊!好吃!好甜呜呜呜呜我是说老师您好神呜呜呜好可爱的dk呜呜呜

不做吗?大好年华的dk不做一做吗?:cry:

好青涩好可爱!夏油你脑内练习不愧是优等生啊!理论到实践直接转为熟练工!!猴子尖叫!!太喜欢老师的文啦!感谢!

啊啊啊啊啊看不到后续抓心挠肺呜啊好纯好爱写得好棒!

直接在论坛里搜就能搜到完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