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万圣节的五条悟去哪啦?(源自桀世苏太太的马杰)(pwp/⚠️在开头) by 斯陌

驯(bu)野马

人兽 双⭐️ 强制爱(伪) 铁链镣铐 伤,血腥描写

写的比较仓促,漏洞望谅解

 

万圣节这天对于一些生物是与众不同的,例如某位吸血鬼正在躺在大厅中间长椅上吃着甜点,时不时指挥城堡里佣人们布置一年一度的盛宴。

  这一天是城堡敞开大门让所有来宾狂欢一宿的日子,夜幕降临不断的有不同的物种到来,别的吸血鬼,女巫,狼人等等还有…几位探头探脑的人马。

  坐在上座的五条悟看着眼下的舞池,今天可谓是自由的,纷争、种族、性别、通通可以抛之脑后,这是一场由最强者举办的狂欢盛宴可参与者今年并不包括他自己。

  百般无聊的戳着面前的蛋糕,没人知道他在想什么。按照以往这位大人也会进入到舞池挑选适合今晚的伴侣,尽管每一年被挑选的人第二天都会被登上寻人启事,但还是不断的有不怕死的踊跃想被选中。

  只是今年这位大人好像兴致乏乏不断的看着大门上的古钟。

当!当!当!12点的钟声响起,血红的月亮高挂在了夜空中。

上座的位置没了人影。

  黝黑的通道亮起火光,五条悟一人走进了空旷的地下室。

在黑暗的地下室中烛光照的他通体发白与这里格格不入。

“滚…”黑暗深处传来了低沉的声音,铁链被拉扯的哐当作响。

  两边的火光逐渐亮起只见地下室的中央一只男性人马费力的站起来扯动着身上的铁链。

马腿都被铐了起来,脖子跟手在背后捆着一根绳索连接着马尾鬃毛。

因为用力马腿上的肌肉隆起形成漂亮的线条,马鬃在烛光照耀下反射亮光亦然是一匹健壮的成年人马。

“不要那么凶啊……关了快一天了饿坏了吧,这上面可是莺歌燕舞美食盛宴啊,可惜你这么野放出去伤着宾客们可不好。”五条悟笑眯眯的走近。

“呵……要是上面的人知道你把我抓到这里囚禁你说还会不会有现在的和平。”人马体形态时身高较高,此刻正俯视着五条悟嘴里发出冷笑。

“按理来说我只负责昨夜的和平,12点已经过了不是吗?杰啊知道吗?现在可是我的自由时间。”摸着结实马腿的手顺着腹毛慢慢的往上摸,摸到了属于人体的腹肌胸部,最后手停在了脖子上的铁链上突然下拉,三点连接的镣铐导致夏油杰后腿一下子跪了下去,前腿死死地撑着才没让自己倒下。

“杰真犟啊”说着一下子用力踩在了夏油杰的前腹上,夏油杰还是没撑住彻底跪在了地上。

“那么高我不好吸血啊,记得杰的人形应该没我高吧现在就很好”撩开夏油杰的长发扯开高领胸衣,露出了属于人类肤质的脖颈。

五条悟没有直接进食,而是在夏油杰的脖间轻舔了起来不时的吮吸着血管处咬了咬喉结说到“杰知道这样有什么用吗?”

夏油杰看都没看五条悟一眼正直直的盯着前方。

“摄入我们吸血鬼的唾液再被吸血可以催情噢”

“你到底想干什么!?唔……”抬着头的嘴唇被堵住大量吸血鬼的唾液度进他的口腔里。人马的舌头相对人体的时候要宽大是可以挡得住的,只是五条悟亲的让他猝不及防大半的唾液被呛入腹中。

“好了~那么接下来杰就会乖乖听话咯。”大量的唾液导致生效的特别的快,夏油杰的思绪已经在慢慢涣散。

   夏油杰重重的咬了一下自己的舌头企图清醒过来可惜并没有任何作用,甚至让唾液更快的从伤口处与血液交融吸收。

“那么现在杰是谁的小马呀?”拍了拍抬着头面前眼神没有焦距的脸蛋。

“是……”说话的声音顿了顿

“是谁?”手中的铁链慢慢的勒紧

“悟…是悟的小马”高大的人马嘴里突出与外形并不符合的话语。

“真乖,早这么乖乖的就不用那么受罪了,接下来让我好好的享用杰吧。”唇贴上了对方的微张的嘴巴上,吮吸着刚刚他自己咬出伤口的舌头,就像小猫喝奶一样,吸到血液止住舌头都稍微有点发白了才放开,顺着耳垂一路向下来到了脖颈间咬了下去。

“唔哈……真是太甜了,果然人马的血液跟人类不相上下。”一边吸血手还不老实的摸上了夏油杰的胸肌一边吸一边揉,就像小母猫踩奶一样。

  因为唾液加上被吸血的催情效果,夏油杰马体内的阴茎不自觉的从阴筒中露出,粗大的的茎身比手臂还要粗长。

五条悟嘴巴离开脖颈,贴近夏油杰的耳垂轻咬了一下说到。“小马勃起了呢,需要主人安抚吗。”

“需要…安…抚”被催情的大脑还没反应过来,生硬的回答着五条悟的话。

“需要什么呢?人马族族长啊要是被你的族人们看到你此刻狼狈的样子,他们得崩溃了吧。”五条悟笑吟吟的看着眼前说话一顿一顿的人。

“需要主人……安慰,小马……需要主人的安抚”

“看来你很讨厌小马这个称谓啊杰,没了意识还这么抗拒,为什么呢?”

“……”回答的是一阵的沉默,似乎是一段被尘封的记忆。

“算了,看你现在也回答不出来,来杰站起来。”松开了手上的链条趴在了马的身侧,天蓝的眼睛瞪着粗大的阳具咽了一下口水。

真的太大了插进去会把我捅坏的吧…嘛不管了。

嘴巴还没靠近就闻到的腥臊味让五条悟皱了皱眉,他不喜欢这个味道。气息喷洒着,看着眼前的巨物犹豫不决。正准备起身只用手安抚柱身的五条。无意识只考着身体直觉做出的行动是非常可怕的。只见马屌怼到了他嘴边,巨大的冠状龟头正拼命的想往嘴巴里面挤。

“唔”被怼到了,一不做二不休五条悟干脆扶着柱身让颤抖的马屌不要再乱怼了,缓缓的往嘴里面送,似乎腥臊的味道习惯了也没那么让人难受了。

五条悟那张小嘴连龟头都吞不下更别说柱身了,被情欲支配的夏油杰那里受得了只有龟头被抚慰到,狠狠的往里面顶撞。

“唔!!!”五条悟的眼睛越等越大,不行了太大了嘴巴根本不可能吃下去的。别捅了啊快要脱臼了!!!!

“咔”

被强行撑大的嘴抵不住力量被撑至脱臼,下巴耷拉下来龟头顺利的挤进,柱身在唇边上摩擦,龟头怼到了悬雍垂让五条悟一阵阵的干呕了起来。终于是受不了的开了无限把阴茎从口腔内推了出来。

  脱臼的下巴在自行愈合,还合拢不上的嘴边留着粘腻的唾液,马屌推出来的时候拉出了条条银丝,夹杂着顶撞起泡的腺液。

 

“杰舒服吗?不过我再也不会给你口了太难受了”

“嗯舒服”擦着嘴边液体的五条悟并没有发现刚刚夏油杰的眼神已从呆滞中脱离并用力顶进他口腔里面的事情。

“杰你过来”五条悟凭空变出了之前在大厅中央躺过的红色躺椅,趴在了上面肌肤显得白的透明,衣服已经直接消失抬着屁股让夏油杰走过去。

“啊对了你现在还动不了”说着挥了一下手夏油杰马腿上的铁链松开了,只是三点一线的绳铐还带着。

夏油杰听话的走到了五条悟抬起的屁股后面。

 

“杰用舌头舔舔我嗯?”听到这话的夏油杰顿了一秒便在五条悟身后跪了下去,身后的绳铐导致他不能正常的低头,只要一低头马尾的鬃毛就会被扯的生疼。

双手也被束缚着,只能靠着腰力控制才不至于一头载屁股蛋上。

夏油杰缓缓的伸出粗粝的舌头戳在了五条悟的粉菊上。“啊!谁让你舔屁眼了,往前点唔!”

  前面点?像禁果伴随着毒蛇,夏油杰这条灵活的毒蛇缓缓的靠近着五条悟身体的禁果。

  舌头感受到了一线凹缝,接着是两片小小的肉唇再到最前方的蜜豆,五条悟整个女性器官被夏油杰的舌头所覆盖。

“唔杰你舔舔前面的阴蒂,那里舒服”舌头听话的往蜜豆处快速舔弄,没一会五条悟一阵的抽搐淫水滋到了夏油杰的舌头上,居然直接就被舔到了喷水。

“哈…啊哈”五条悟被舔爽了在喘气,压根没注意身后的夏油杰没听命令就卷起舌头将他的淫水咽了下去。

很甜,真的很甜也不知道别的是不是别的吸血鬼也这么甜,还是因为五条悟所以这么甜?

“杰,杰摸摸我好嘛”话语已经从命令变成了撒娇似的请求。

夏油杰看着身下扭动的屁股没有说话,手在背后晃动了一下手铐,提醒五条悟自己的双手此刻动弹不得。

五条悟艰难的抬起手往背后挥动

“咔嚓”三点一线的绳铐应声解开。

五条悟的手无力的下垂准备重新撑住自己的身子,手臂突然被一只手抓住了。

“啊?人马族体质果然名不虚传意识那么快恢复过来?”但催情的效果肯定是依旧的五条悟对于这一点还是有信心的所以夏油杰必然被情欲推使跟他进行交配。

看着挥动着的白皙手臂,没忍住一把抓了上去夏油杰心里暗自说到糟糕,但是听着对方似乎不确定自己是否已经清醒过来又松了一口气,依旧没有说话。

“杰?看来没清醒过来不然早就跑了唉……”看着身下的人自说自话夏油杰的嘴角微微的翘起。

  拉着五条悟的手臂,另一只手摸上了五条悟圆润的屁股,翘的高高的保持着准备挨操的姿势。只是没了一只手支撑上半身完全靠着夏油杰抓着他的手才没倒下去。

看着臀瓣忍着狠狠拍下去让屁股泛起红痕布满自己手印的冲动,轻轻抚摸揉捏了起来,毕竟五条悟现在的命令是摸摸他。

“杰不摸屁股了摸摸下面,还想要高潮想被杰弄高潮太爽了”如果不是从五条悟嘴里吐出来的话,看着此刻的场景怎么看都像五条悟正在被强奸。

  手直接伸到了五条悟的前端那里同样由着属于男性的器官。果然五条悟是一具双性同体的绝美身子。夏油杰从成年到现在一直没找伴侣的原因也是因此,他喜欢雌雄共体的双性身体可惜太过于稀缺了。这在他眼里是绝美的艺术品由他狠狠玷污的艺术品,何况是五条悟这般被上帝精心雕刻的美人。

前手缓缓的撸动柱身拇指不时的在龟头敏感处用力碾压。

“要要出来了!!”听到这话的同时感受到了粉嫩阴茎正在颤抖,一手按住了阴茎的底端堵住输精管,被控制射精的阴茎抖得更加厉害,透明的腺液从头部流出。女穴在没有抚摸的同时完成了二次潮吹。

应该够水了吧。夏油杰心知肚明自己的尺寸有多大,虽然知道吸血鬼的自愈能力十分的强但也得能进入再说。

“啊——臭马,你是不是已经醒了!?敢这样玩弄我?!快让我射出来!”回答五条悟的依旧是一阵沉默,受不了了扭头一看,夏油杰依旧是眼神呆滞的看着自己的屁股。

“难道是原始的肉体记忆?”唉别想那么多了自己是最强的,催情效果也一定是最强的。

这样说服了自己的五条悟身体彻底松懈下来享受着对方的服务。

松开了五条悟的手,让其直接陷进座椅中这样能让自己更好的观察到那粉嫩的女穴,手指慢慢的往里戳弄居然感受到了一丝阻碍。

那能想到这位千年吸血鬼居然还是个处。

“杰等下那里,那里先别用手进去,要鸡巴要杰的鸡巴”五条悟在这方面有着奇怪的执着,毕竟总不能就让手指破掉保守那么多年的处,虽然术式反转可以修复,但这确实是意义上的第一次。

  夏油杰的手摸上了五条悟饱满的胸肌,在粉红的肉丁处揉捏了起来,两条前蹄踩上了五条悟的沙发,硬的发红的阴茎靠近着满是淫水的女穴,女穴立刻感受到并主动亲吻起了跟自己压根不匹配尺寸的肉茎。

  前者都如此的主动了夏油杰在不进去就枉为男人了,对准了位置用力的往里挤进。可是小穴压根吞不进巨大的冠状龟头。

正当夏油杰准备像五条悟给他口交的时候那种强行顶进试试看的时候,五条悟手伸到了自己的下体让穴道被无限撑至变形。

“杰,快插进来现在应该可以了。”五条悟咬着牙说到。

话音刚落,比阴茎相对宽大的冠头就已经插进了穴道。

“操啊怎么可以这么疼,你别别动别动啊动——”被揉捏住的乳头因为上身忍不住弓起被往两边扯动而疼痛起来。

“不行不行了,撑的好涨别在往里进了!!”话虽如此夏油杰可由不得他,箭在弦上不得不发。松开揉捏乳首的双手,抓住了五条悟的双手架了身下的人,粗大的阴茎用力的往更深处挺进。

感受到了一丝温热在五条悟的穴道里流出,空气中沾染了一丝微弱的血腥气味。

“啊杰不要了好痛,唔呜小穴要裂了……”

处女膜被破开的疼痛由于小穴过于敏感,对最强来说实在是新事物。从小受人尊敬的他那里受过这种的罪说话声都带上了哭腔。

  夏油杰听着身下的人说话都带上了颤音,知道他是真的疼了手摸上了身下人儿白发被剃平的后脑勺,一下下的顺着毛。身下的动作也缓了下来。

“唔哈夏油杰,你现在是清醒的吧,之前一副清高样做给谁看呢?”

夏油杰听着人儿有力气骂他便知道他已经缓过来了,装作恼羞成怒的一下子把大半根阴茎尽数插入。

“啊~夏油杰你看看你埋在我里内的玩意,可比你诚实多了,内脏都要被你捣的乱七八糟了。你就是在报复!!唔~~”

听着对方嘴里不中听的话语,夏油杰没在理会五条悟的喊叫,下身抽动起来,大量的淫水随着抽动流出。茎身越插越深,小穴都被撑成马屌的形状。

“哈,啊太过了!又痛又爽肠子都要被捅直了啊——”此时五条悟十分庆幸自己是吸血鬼,不然那能受得了这种强度的性爱。

只见夏油杰抽搐的动作逐渐加快迎来第一次射精冠头颤抖着越大肿大完完全全卡在了阴道口。

  抓紧了五条悟的双臂夏油杰站了起来,冠头卡在了阴道里让五条悟半悬在空中,只能脚勉强碰到地面,脚尖被拖着一步步的往门口走去。

“夏油杰你干什么?!不可以的!现在,现在不能上去啊——”靠着手臂跟穴道内的卡住的冠头做支撑缓缓向前,感受肚子里夏油杰的精液晃动五条悟无力挣扎,双手被钳着使用不了术式。

吱呀——地下室的大门打开来。还好这边比较隐蔽,左手边往外走就是大厅在这都能听到外面的吵闹。就这样吊着五条悟在身下,夏油杰走向了一处大型露台。

血红月光照亮了整个夜空。万圣节这天他们这这些异类生物就会显露特性。五条悟被月光照耀的瞬间尖牙已经不自觉的露出,现在的他本能的急需血液压制内心的抑制不住的焦躁感。

回过头就想咬夏油杰的手。见状夏油杰松开了五条悟的双臂让他们耷拉在露台的围栏上。而自己的手则是伸进五条悟嘴里搅动,手指弯曲按压在舌面上,指关节顶着上颚不让其咬下。

可吸血鬼想吸血的时候可是没什么道理可讲。夏油杰感受到手指尖正有血液流出。

“可真有你的”

“多谢款待啊”理智逐渐回笼的五条悟说出了一句不咸不淡的话看向屋内。

  兽体的时候五官比人形灵敏的多,早就瞥向身后的窗户,看到不同的脑袋正在窗里往外张望。

“杰,别管他们了”手摸上对方的脸另一只手打了个响指把窗帘都落了下来挡住了屋外的春光。

“刚刚是族长大人吗?”人马A问道

“会不会是看错了……”人马B看着人马A

“那可能不在这里了,再到别处找吧”谈话声声音渐行渐远。

“你的族人来找你呢”五条悟笑着说

“有你,不回也罢”说着把五条悟的身子翻了个身,冠头丝毫没有松动的迹象在里内旋转,让五条悟止不住的颤抖了起来。

再次把之前的椅子变出让自己躺在了上面,总不想再让自己遭罪了。

“杰,我的唾液现在不是对你不生效了?”

“你觉得现在还需要那种东西?还想对谁用呢?”

说着开始抽动阴茎,没了冠头堵住的穴口精液跟蜜液夹杂着流出。

阴茎进去了三分之二已经导致肚皮被撑起了冠头的形状

“啊顶起来了到肚脐啊不行太深了唔啊——”五条悟捂着肚子尖叫着

“是啊肚皮被我的马屌顶起来了就像怀孕了一样,悟想要怀上我的孩子吗?”夏油杰恶作剧一般戳着五条悟的肚皮滑动看着自己的阴茎在肚子里面滑动至不同的位置在肚脐眼位置狠狠的顶操起来。

“不行,要坏了!肚皮要破了!杰的鸡巴要从肚脐眼出来了啊——臭小马!!啊——”听着五条悟话音刚落,夏油杰只见自己的阴茎从对方的肚脐眼里挺了出来。

五条悟瞪大了眼睛,嘴巴大张着嘴里发出嘶嘶的气音,显然没了力气,但还是忍痛,手摸向了顶出体内的柱身帮着男人释放精液全部射在了肚皮上面,往回抽的时候冠状龟头摩擦着体内,五条悟再次迎来高潮。精水跟淫水混杂着血液从腹部流出。

 

 

“杰君啊,为什么那么讨厌别人叫你小马啊”

“小时候,被人类抓去过,一直被这样叫着。”

“杰那时候早就清醒了吧”

“叫我小马的时候没有”

“那是什么时候?”

“我把你嘴巴操脱臼的时候”

“哼哼我就知道,走吧今晚去我人类世界的家里”

“悟在那边还有住处?”

“你以为我每年只出现一次为啥啊?”

“为了我”

“要点脸”

“在你这需要这种东西?”

五条悟没有再回答笑吟吟的摸上对方的脸蛋。夏油杰会意亲上了五条悟的唇。

  人马族依旧没有找到他们的族长,而有许多传闻说,看到他跟吸血鬼五条悟大人牵着手出现在人类世界。

 

 

 

 

20 Li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