奔现(上)(pwp/双性性别认知障碍五,预警在开头) by 比比

微S倾向夏×双性性别认知障碍五

包括但不仅限于:玩具、外出穿戴、双龙、语爱、live、微量水煎、子宫责、淫语、痴女、强制高潮地狱、情趣内衣、公共场所潮吹等。有任何不适请直接关闭退出

上下全文近1.5w,请注意阅读时间

本质皇雷俗pwp,个人xp放出,请善用退出

 

 

 

 

 

 

 

 

夏油杰对着车站前的液晶显示屏理了理头发,确保没有一搓多余的发丝散落在外面——今天是他和网恋对象五条悟第一次见面的大日子,两人‌约好了一起去隔壁市游玩住一两天,夏油杰必然要拿出百分之两百的诚意。早在几天前他就将行李收拾地妥妥当当,甚至将五条悟可能突发来例假之类的不确定因素都考虑进去,卫生棉条止疼片晕车药一应俱全。他翻遍了衣柜才挑出几身看起来得体的衣服,从毕业时穿的西装到去参加婚礼穿的礼服一身身试了过去,最后还是选了几件简单大方的大衣做搭配。

 

悟会穿成什么样来见我呢——

 

夏油杰盯着显示屏里的倒影,心中浮想联翩。从五条悟的社交媒体上夏油杰搜刮到了少有的几张自拍照,照片里的人有着一头银色短发,不过时间久远,说不定留长了也有可能,身材精瘦,胸部虽然有点平但是十分可爱,重要的是那张脸实在是令人惊叹,夏油杰从未见过如此精致好看的五官,像是从漫画书里走出来的一般,一双湛蓝色的眼眸摄人心魂,让夏油杰反复观看。

 

白色长裙可能会很适合悟吧,热裤也不错……不行夏天蚊虫多,还是穿长一点比较好!

 

正在夏油杰脑内为五条悟换装时,五条悟悄悄来到夏油杰身后,清了清嗓子用指尖戳了戳夏油杰的肩头,用柔软的女声唤了一声:“杰?”

 

夏油杰倏然转身,像是一记重锤敲打在他的心上,让他瞬间脑内一片空白,忘记了呼吸。身后的女孩一头白色长发——比自拍照的头发长出太多,一顶草帽遮住了头顶直射下来的阳光让整张脸陷入阴影之中,露肩泡泡袖衬着女孩的纤细圆润的肩头,热裤短的快要露出屁股,一双又长又白的大腿让人移不开眼。

 

“是我呀杰!”

 

女孩摘下草帽和脸上的墨镜,露出一对比照片更加精致动人的蓝色眸子,夏油杰当场血气上涌直接红透了整张脸,他张嘴又闭嘴好不容易才把舌头捋直终于发出了声:“悟……是……是悟吗!”

 

“是悟噢!杰你的脸好红呀,没事吗?”

 

五条悟从包里翻出湿巾,伸手想替夏油杰擦汗降温,夏油杰先行一步拿袖口胡乱擦了一通,拿手扇风边扇还打着哈哈说是今天太热了晒出汗来了。

 

赚翻了——

夏油杰内心一片汹涌澎湃。

 

 

 

 

 

 

夏油杰和五条悟是在某个社交软件上认识的,两人一开始为了争辩一个问题吵了一两百层楼,吵到最后发现对方某种程度上还挺合拍,就交换了SNS,一来二去熟悉起来就成了无话不说的网友。后来他们一起打网游,为了方便配合经常连麦。第一次连麦时夏油杰没想到耳机里传来的竟然是个女声,愣了好久才想起来问对方是女生吗,整理了好一会心情才接受五条悟是个女孩儿的设定。

 

虽然是个女生但五条悟为人大条不拘小节,偶尔会告诉夏油杰自己来大姨妈不太舒服。夏油杰扪心自问他对五条悟的感情绝不一般,对方突然来这一句让夏油杰不知所措,只好按捺住脑子里乱七八糟的幻想叮嘱五条悟多喝热水多穿点保暖。

 

往后每个月,夏油杰都会算着日子按时问五条悟有没有来大姨妈,五条悟也是偶尔才来的兴致,被问烦了就丢了一句“杰那么关心我替我记生理期,是想做我男朋友吗?”想堵住夏油杰的嘴,没想到对面静止了半天输入状态输了好久,最后回来一句“嗯,悟愿意做我女朋友吗?”

 

五条悟当场心脏爆炸,房间里除了她空无一人,但她的脸红得跟熟透的虾子一样直接将整个头埋进了被窝里,隔着枕头发出“呜呜呜”的怪叫。说她对夏油杰没想法是假的,那句话有一半是玩笑一半是试探,没想到夏油杰真的上钩了,还回复得那么认真,换做是哪个人都低挡不住这种告白。

 

就这样意料之外情理之中地,夏油杰和五条悟成为了彼此的网恋对象。确认关系之后,两人的相处模式倒也没有什么特别大的改变,虽然偶尔有小吵小闹但感情还算稳定,夏油杰想着两人都在同城,是时候该见一面让人心底踏实一点,当然心里还有那么一点成年男性的歪脑子。五条悟一听,支支吾吾犹豫了很久,最终还是答应下来。

她和夏油杰情投意合,说不定杰愿意接受她的秘密。

 

 

 

 

 

 

两人一路上和在网络上一样聊了很多,夏油杰紧张的心情也渐渐缓解,回到了以往可靠的模样。入住酒店登记后,夏油杰帮五条悟拎着行李打开了房间的门——两人订了一间房。五条悟是明白夏油杰的心思的,哪个成年男性提出奔现不带点想法呢?可她心下犹豫,不知夏油杰在知道她的秘密之后会不会直接摔门走人,一整个下午呆在夏油杰身边都一副心不在焉的模样。夏油杰看出五条悟有心事,问她是不是不满意今天的行程,五条悟摇摇头,用路上累了的借口搪塞过去。

 

结束第一天的行程,两人各怀心事地回到酒店,五条悟叫夏油杰先去洗澡,自己先整理行李,实际上是在多为自己争取一点时间做心理准备。夏油杰洗的很快,带着一身沐浴露的清香走出浴室时,五条悟差点就要被那散发出的荷尔蒙的味道勾引得当场发情,赶紧抓着睡衣把自己关进浴室。

 

面对镜子,五条悟熟练地将假发脱下放在一旁,再脱下一身轻薄的衣物,她看着镜子里自己的一头短发和脱下假发后更显锋利的脸颊轮廓,以及身下站起的玩意儿,叹了口气。

 

——五条悟是个男人,这是五条悟的秘密之一。但五条悟患有性别认知障碍,从小认为自己是女孩,穿女装,喜欢那些专为女孩设计的玩具文具。在变声期后,因为厌恶自己的嗓音变得粗犷沙哑,特地去找老师学习了伪声。第一次和夏油杰连麦打游戏时也只是因为想要逗逗那人才用的女声,没想到对方那么容易就承认了自己女性的身份,让他当时开心了好一会儿。

 

可两人发展至今,也到了这种地步,生理上的构造成了无法逾越的障碍,他只能祈祷自己的男朋友足够爱他,不要当场摔门走人。

 

五条悟洗完澡,特地在浴室把短发吹干,再次戴上假发,才敢走出浴室。这时夏油杰已经钻进被窝里暖床,床头灯光昏暗,他捧着一本书,书页在灯光下影子摇曳。五条悟走到床边,夏油杰牵过他的手,引着他躺在床上,新戴的假发有些松散,蹭着枕头有些移位。

 

夏油杰尽职尽责地履行作为男友的责任,想给自己的“女友”一次完美的初体验。他动作轻柔地撩去洒落在五条悟脸上的发丝,粗糙的手掌用极轻微的力度抚摸着女友柔软的脸颊,随后俯下身去献上一枚轻飘飘的吻,啄着那对薄薄的唇,又衔起一片唇轻咬。五条悟没有经验,被吻得舒服了就仰起头伸手勾着夏油杰的脖子索要更多,他主动启唇,将自己的舌送上,于是夏油杰应了五条悟的邀请,紧紧地贴上那对水润的双唇热烈地回应。

 

两人吻得情动,纠缠的舌尖交换过口中的津液发出啧啧水声,从唇缝中漏出些些水液,染得五条悟唇边亮晶晶的。夏油杰的手不安分起来,沿着五条悟的身体曲线隔着睡衣瘙痒,经过五条悟的胸前时确认了确实是平胸,两指指腹好不容易找到了那粒乳珠,轻轻揉搓就让五条悟漏出一声呻吟。

 

此时五条悟的下身有些硬起,但心中仍有余虑特地扭着腰不让两人身体贴近,夏油杰以为五条悟害羞,于是捏了一把五条悟腰间的痒痒肉让她安分下来,一只手又向下探去。五条悟逃不过,终是被夏油杰抓住了命脉,夏油杰隔着内裤在他硬起的阴茎上摸了两把又捏了两下,抬起头来小小的眼睛里充满了震惊。

 

“……”

 

“……”

 

“……杰?”一阵沉默过后,五条悟带着犹豫轻轻唤了一声。

 

“……你是……带把的……?”

 

五条悟慌了,抓着夏油杰的手臂,着急得来不及伪声,直接暴露了别扭的的男声:“杰……你听我解释……”

 

夏油杰愤怒地握紧了拳头又悻悻松开,身下那张氤氲着雾气的眼睛合着泛红的脸颊实在是太好看,没舍得下手。

“……把我骗的团团转很开心吗?五条悟。”

 

倒也不是被五条悟男人的身份激怒,夏油杰本身就是双性恋,自认偶尔对男人也会产生冲动,气愤的是被五条悟欺骗了那么久,难免觉得失望。

 

“我没有骗你!”五条悟激动地差点要吼出来,他察觉到自己情绪过激。平复了心态后,将嗓音调整成女声,同时伸手将自己湿哒哒的底裤脱下,一根尺寸上佳颜色浅淡的阴茎弹了出来。

 

“如果杰喜欢女生的话我也不是不能做女生……”

那根清秀的阴茎被五条悟修长的手指掀起,下方囊袋之间竟隐藏了一道逼仄的小口,另一只手掰开入口处的那两块饱满的肉唇,将内里隐秘的入口展示给夏油杰看。

 

夏油杰哪见过这场面,大脑当场宕机一股血气直涌上头,鼻尖萦绕着五条悟下体流出的水液的清香,勾引得他全身发烫下体硬得快要爆炸。好奇心的驱使下他下意识地伸出一根手指蹭着入口处的软肉进入内里搅动,五条悟被突如其来的进入激得夹紧大腿,却夹到了夏油杰的脑袋,有点欲拒还迎的意味,下方的小口也配合地涌出一股滑腻的春水,灌在夏油杰的指尖。

 

夏油杰送入了第二根手指的时候,五条悟轻轻喘出了声,用好听的女声解释自己一直觉得自己是女性,过着女孩子的生活方式。夏油杰没用心听,应了一声就继续专心地玩弄那块柔软的花穴,三根手指在滚烫的甬道内一边抽插一边搅弄抠挖,五条悟的喘息也逐渐加重,偶尔被夏油杰碰到了敏感点,便从喉间漏出一点好听的闷哼,让他听得心痒。

 

夏油杰早在看到五条悟的女性性器官的时候就将方才的怒气抛到脑后,这样一具诱人的身体,再加上五条悟优越的容貌和身材,还是他心心念念向往了好久的人,问他行不行?他可太行了。夏油杰怀疑自己有点施虐倾向,当场就想把身下这具完美的身体操到不知今夕何夕,但碍于方才被五条悟捉弄失了面子,夏油杰端着一副矜持的架子,脱下自己的内裤将梆硬的阴茎抵在肉缝里摩擦。五条悟被挑逗得欲望得不到满足,穴内穴外一整瘙痒,肉缝摩擦着茎身又涌出一股淫水浇灌在棒上,主动给那根即将捅穿自己的肉棒做起了润滑。

 

“所以悟来大姨妈也是假的?”

 

“……是假的,对不起杰……”

 

夏油杰颇有深意的审问让五条悟有些心虚,讨好似地拿穴口去蹭那颗硕大的龟头,只盼着那根滚烫的肉棒能早点填满他的内里,来平复他体内的空虚。

 

夏油杰却使坏,特地拿开了阴茎,将头买入五条悟的腿间,找到那颗充血的阴蒂衔入口中又舔又咬,惹的五条悟吱哇乱叫,等他玩够了,又去吃穴口流出的香甜淫水,边吃边问:“那悟会不会怀孕?”

 

“应该……不会,呜……不会排卵子……嗯,就不会、就不会怀孕。”

话音刚落,五条悟就感觉下腹被撑开,一根滚烫粗壮的阴茎破开了他柔嫩逼仄的小穴,将内里完全填满,穴口被撑成夏油杰的形状,还能清晰地感受到阴茎的脉搏跳动。五条悟餍足地长叹了一口气,缓慢地适应了夏油杰的尺寸后磨着床单催使夏油杰动作,双腿也挂上了腰肢的两侧,粘人得像只猫儿一样。

 

夏油杰没戴套,没有隔阂的两人完全紧密地联系在一起,他被柔软炙热的肉穴包裹,像是回到母亲的子宫里一般温暖,而后轻微地动作起来,顶端缓缓地摩挲着肉道的内壁,一寸一寸开拓男人未经开发的内里。

 

偶尔顶到舒服的地方,五条悟会仰起头来呻吟出声,柔软细腻的女声中夹杂着一点沙哑,于是夏油杰用力撞向那点,故意使坏问五条悟自己有没有玩过,玩唧唧还是玩逼,或者是玩后穴。五条悟被操得爽了,呻吟断断续续,上气不接下气,嘴上还是老老实实地回答,说玩阴蒂,用吮吸的玩具,其他的都没碰过。

 

男人为女友破处的虚荣心得到满足,夏油杰对他的回答十分满意,将肉棒送入更深处作为奖励,那颗龟头甚至戳穿了穴内深处的宫颈口,戳得五条悟惊呼出声,像是舍不得离开般地绞紧那首次进入腹地的肉棒,紧致弹性的肉环吸着肉头不肯松口,甚至吹出了一股水液灌在夏油杰的伞头,没来得及堵住的淫水顺着缝隙流了出来,在高频的抽插中溅出水花。夏油杰被肉穴热情的挽留吸得腰眼发麻,嘴边漏出一声性感的低吟,爽得脑子里一团浆糊,只想狠狠地把这人操坏。

 

被冷落在一旁的阴茎硬的发痛,五条悟伸手想要去撸动茎身纾解那处的欲望,却被夏油杰一手拍开,换来的是一顿发了狠的操弄,捅得五条悟汁水横流快要失禁,他扶着五条悟的阴茎又问他会不会射精,五条悟发不出除了呻吟之外的一丁点儿声音,只能拼命摇头示意。夏油杰却不死心,下身挺动着操着五条悟柔软的逼穴的同时,粗糙的手掌随着挺动的频率撸动五条悟那根脆弱的阴茎,力道手劲恰到好处,铁了心要从根本出不了精的小孔里榨出些物什。被前后夹击的五条悟爽的控制不住伸出柔软的红舌,如同索吻一般贪婪,多余的津液顺着嘴角滑下浸湿了床单,叫床的声音逐渐失去了女声的伪装,沙哑的男声也别有一丝韵味,扫在夏油杰的心尖上,挠得他痒痒。

 

五条悟喘得好听,那张好看的脸被操的淫乱不堪,嘴里还念叨着夏油杰的名字,让夏油杰心满意足,他更加卖力地去操那张似乎不知满足的肉穴,过量的动作使他的身体冒出一层细细的薄汗,脸上的汗水顺着下颚低落在五条悟收不回去的红舌上,五条悟如饮甘霖,将男人辛劳的汗水全数纳入口中,嘴边一片咸湿。夏油杰俯下身去咬着五条悟的耳朵,用低沉的气音刺激五条悟的五感。

“也给悟的逼里喝点我的水?”

 

夏油杰的声音像针一般顺着耳道钻进五条悟的脑袋,刺激脑内控制快感的神经,过量的快感在五条悟的脑袋里炸开,穴内随着高潮到来喷出大量淫水,夏油杰甚至堵不住那些湿滑的潮吹液,从缝隙中漏出湿了一床单,五条悟的阴茎也像射精一般吹出一股股薄薄的半透明水液,整个人像是漏了水一般,抽搐着止不住得往外四处喷水。夏油杰的下身阴毛也被涌出的大量水液灌湿,自己的阴茎埋在五条悟逼仄的穴里被穴肉的抽搐一顿猛吸,爽的他直接在五条悟的逼里交出了精,混着还未喷出的淫水射满了五条悟的整个子宫阴道。

 

高潮过后,夏油杰汗津津地趴在五条悟身上,五条悟从高潮中回味过来,搂着那颗被汗湿了的脑袋生怕他下一秒就拔屌无情抛下他一人。犹豫再三后,五条悟还是问出了口:“杰会不会觉得我很恶心……”

 

实际上,接受了对方是个拥有两套性器官心理性别女性的男人的设定后,夏油杰的心胸意外地开阔,五条悟依旧是五条悟,不过是多了一套器官而已,况且不管五条悟是男是女,他都有办法将他牢牢地吃死。于是他撑起自己的脑袋留了个吻让五条悟安心,“这样的悟很好,我很喜欢。”

 

五条悟听了满心欢喜,也不掩饰自己身为男人的力气,翻过身将夏油杰压在身下一顿乱亲,穴里混着精液爱液的液体随着五条悟的动作滴落在夏油杰的腰上胯间,假发在做爱过程中就脱落了下来被扔到一边,五条悟顶着一头杂乱的短发像猫一样蹭着夏油杰的颈窝,惹的夏油杰一阵心痒,下身又有了动静。

 

“杰,好精神~”

 

“再来一发?”

 

“或许我们可以试试别的玩法!”

 

五条悟牵着夏油杰的手拍了拍自己的屁股,夏油杰玩味地吹起口哨调侃五条悟玩的很大,就开始揉起那两瓣肉质饱满的臀肉,五条悟回了一个吻,说只要是杰想要的我都能给杰。

 

 

 

 

 

 

tbc

44 Likes

下篇点此

4 Li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