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五】我和食物谈恋爱

吸血鬼五x血仆夏

还是那句话,瞎写一气,不要考据。

如题,又是一个意想不到的没营养笑话

随便摸鱼,无所谓后续。

好久没写了,写点弱智东西复健一下。

01

城堡大管家卡尔在晚上十点收到公爵的传唤时,心下全是讶异。他所服侍的五条公爵,作为一名优秀的吸血鬼贵族后裔,甚少在凌晨一点以前从精致的棺材板里爬起来。这个男人一天至少要睡够十三个小时,这个点传唤管家的确显得有些不同寻常。

卡尔整理仪容仪表,挺起胸膛走向公爵房间,脚步有力,右手小臂横陈于小腹前,充分展现他作为吸血鬼世界顶级管家,卷王之王的优秀素养,表现了五条家无可指摘的礼仪风范。

他先是轻敲门,俯身贴近门边道:“主人。”

公爵在房间内,声音像是被浮云托起,有气无力:“进来吧卡尔。”

卡尔于是打开门,他那完美优雅精致的主人五条悟顶着杂乱无章的白毛,双眼无神迷迷瞪瞪从刻了一堆小蛋糕的棺材板里挣扎着坐起身,手还死死扒住边不让自己倒下去。卡尔耐心等待,即便如此,他还是认为自己的主人是五条家最优秀最优雅最美丽的贵族。

好半晌五条悟才回过神,缓缓眨巴眼睛:“我好饿。”

今天的主人依旧如此优雅,不愧是名门贵族!卡尔如是想,说出口的话又是平静守礼,循规蹈矩的:“主人,需要传唤那位新来的血仆么?”

城堡这个月新来的血仆是一个高大精壮的男人,留着一头黑色长发,长眉细目,据说是为了抚养两个尚在幼龄的女儿,甘愿向公爵奉献自我。

五条悟睡蒙了的小脑瓜运作了一会儿,总算想起来城堡还有这么一号人物,摆摆手,示意卡尔把人叫来,他自己则从窝里晃荡出来,随手取过卡尔提前准备好的衣物就要往身上胡乱套,被下完传唤命令的管家好声劝下,由工作熟练精细的对方为他换上衣物。

换好衣服动动腿动动手做了套老年操,五条悟才感觉精气神都回来了,安心等“早饭”送来。

十点半,血仆夏油杰在仆人的带领下,进入了公爵的房间。他作为吸血鬼的“早餐”颇有自知之明,全程不发一言,垂首跟在仆人身后,礼数周全,连卡尔这般挑剔的人都抓不出他的错处,勉勉强强给人下了评价:“是个懂规矩的。”

卡尔俯首在五条悟耳边低声告知血仆已到,便带着仆人躬身离开房间,走前贴心关上了房间大门,给公爵留下绝对寂静的进食环境。

五条悟整个人闲适地靠在柔软的座椅里,今日并没有需要他露面的正式场合,卡尔给他准备的衣物也略显几分休闲,再加之他精致却不凌厉的五官,与他当下的姿态,其实并没有多少危险性,就像是休憩中的大猫。

夏油杰能察觉这位公爵打量的视线落在自己身上,他严格遵守这几日城堡管家的要求,非必要不抬头不出门不见人,公爵的要求最大,不可直视公爵,否则视为不敬,是要被拉出去砍头的大罪……

于是他强行忍住抬头回望的想法,项上人头还是比较重要的。

夏油杰挺珍惜自己这颗来之不易的脑袋。

不过五条悟的视线并不叫人反感,顶多就是猫咪看见玩具的好奇而已。打量了好半晌,大猫公爵五条悟才收回放在夏油杰身上的视线,拖长音道:“还站在那里干嘛?我要饿死了,过来。”

夏油杰低眉顺眼走上前,脚步铿锵有力,对自己血仆的定位非常清晰,这一刻的他有种见鬼的信念感,连五条悟都被他这种发自内心的敬业震惊,缩缩脖子眨巴眼睛。

但早起饥饿战胜了一时的震惊,五条悟拍拍大腿,道:“坐!”

这一声“坐”豪气万千,硬是给他喊出歃血为盟义结金兰的气势来。夏油杰狐疑地看向他的大腿,推拒道:“还是不了吧……”

五条悟脸色一变:“你是在反抗我吗?”

夏油杰面无表情,虚虚坐到他的大腿上,就只有布料碰到他,以马步替代了坐姿。

五条悟嬉皮笑脸,用力拍拍他的肩膀:“不要客气,坐嘛。”

夏油杰腿一软,“啪嗒”一下坐上五条悟的大腿。

这个“年轻”的吸血鬼公爵腿上肉还挺多,还挺软,捏的话应该会很舒服。夏油杰不合时宜地想,颈侧一阵刺痛。公爵开始享用他的早餐了。

被抱着啃了很久,饶是夏油杰这般身体健壮的男人都被五条悟整得脸色苍白。

五条悟瞧见他脸色,倒吸一口冷气:忘记可持续发展,一不小心吸太多了。

他是个贴心的人,于是搂过夏油杰的脖子,让人靠在他肩上:“你有没有被安慰到?”

夏油杰:“?”

“哎呀,吸了那么多还是会有点点愧疚的。”五条悟掐着指尖,示意的确只有这么一点点,“你是不是身体不舒服,肩膀借你靠靠,不用客气。”

第一次不客气,夏油杰啪嗒一声坐在了五条悟大腿上,第二声不客气,他靠在了公爵肩膀上。可见公爵的确是个大方的人,可以向自己的食物借出部分身体。夏油杰的屁股被迫和五条悟的大腿亲密接触,脑袋和他的肩膀倒是有选择余地,只有发丝虚虚碰着年轻公爵的丝绸衬衣。

平和气氛维持的时间并不久,夏油杰那副身板蜷缩在五条悟怀里简直是委屈他,五条悟大腿被坐麻了才想到这件事。他抖抖腿:“休息时间到了。”潜台词是“你可以起来了”。

夏油杰没有丝毫留恋一蹬腿就站起身,顺带往后退了一大步,对五条悟避如蛇蝎。颈侧的咬痕早就止血,只留下两个深红的痕迹隐隐作痛。他在心里评价年轻的公爵和狗一样,年轻的公爵看他则像个不讲道理的乡巴佬。

那头长发算是什么回事,一身腱子肉,是猩猩吗?五条悟挑剔的目光来回扫视——居然敢对他避如蛇蝎,他眉头紧皱,故作无意地抖抖发麻的大腿。

多动症。夏油杰暗道,这个吸血鬼公爵长得显小,心理年龄只会比那张脸表现出来的更小。

两个人的心理年龄加起来想必都比不过庄园女佣那三岁的小儿子,只会在心中互相说对方坏话,面上又都是一派和平,说起假话都不带变脸。

五条悟没让夏油杰走,夏油杰也就乖乖低头站在不远处,等他打量完放人离开。

但某位公爵饱暖思淫欲,在心里批判夏油杰批判了大半天,竟从挑出的刺中找到了几条他无法抵抗的优点,比如说夏油杰流畅坚韧的小臂肌肉,一看就很好摸。

仿佛刚刚骂夏油杰是猩猩的人不是他。

“你过来。”他冲夏油杰招招手,黑发血仆转过头暗自翻了个巨大的白眼,还是依言走上前,将将站定,公爵的手就伸了过来,一手掐住他的小臂不松开,嘴里嘀嘀咕咕:“是挺好摸的……”

夏油杰:“……?”

五条悟缓缓抬头,正巧和夏油杰看傻子一样的眼神对上。不过他天生在尴尬这方面缺根筋,坚信“我不尴尬尴尬的就是别人”这一实用性原则,于是他又摸了一把。

按照现在夏油杰和五条悟的等级关系来看,夏油杰作为血仆是五条悟的口粮储备,即“食物”,实际上和煎牛排炸鸡腿没有任何区别。

那么……

夏油杰看着五条悟放在自己小臂上那只骨节分明的手,觉得对方可能脑子的确有点问题。

哪个正经吸血鬼会对煎牛排产生性欲??

15 Li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