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妙的学园祭 by 饶岁

五条悟和夏油杰入学后的某个九月,第一次接到两人单独行动还不用带辅助监督的奇怪任务,好在这个任务下来时家入硝子因为家里有事请假了几天正好错过,不然怕是黑历史永存。
在离高专三千米远的一所高中里,近期一直冒出晚上闹鬼的传闻,怀疑是有咒灵作祟。且传闻中的闹鬼都只是单纯的吓人,却没有实质性伤人的事件发生更是怪异。
夜蛾正道给五条悟和夏油杰办理了交换生手续,让他们去处理,也是顺便让自己清净两天。五条悟倒是没多想,多好的一个出去玩两天还没人管的机会,心情愉悦的和夏油杰回宿舍打包东西准备去“新学校”报道。
刚开学不久就来做交换生的不多,特别是正好赶上这所高中的学园祭,年级主任带着两位交换生进了早就沟通好的一个班级。讲台上的老师像是等他们很久了,带着笑容迎上来。
“这是从京都郊区一所高中来做交换生的两位新同学,他们来体验一下我们学校的不同文化,希望大家可以愉快的度过接下来的三天。”老师转过身看着满脸写着高兴的五条悟,“二位同学自我介绍一下吧!”
“大家好!我叫五条悟。”五条悟转过头看着一旁的夏油杰,期待他说两句。
夏油杰还有些不太习惯让那么多人盯着看,“大家好,我是夏油杰。”
“那五条同学和夏油同学去坐靠窗那边的两个空位吧!接下来请大家自由探讨一下明后天的学园祭我们班做什么主题的活动。”老师拍着手把被两位转学生吸引的目光拉回到自己这边。
刚坐下五条悟就凑到夏油杰耳朵边小声说:“杰你看到了吗?这就是五条悟大帅哥的魅力!”
夏油杰已经习惯了他偶尔的自恋,只当自己靠近那一侧的耳朵里进了脏东西又从另一个耳朵又出去了。
“不过你放心,”五条悟一手搭在他胳膊上,“即使所有人都喜欢五条悟大帅哥,五条悟大帅哥也只喜欢杰一个人,对吧杰?”
夏油杰表面平静无事发生,耳朵却有些发红,伸手把五条悟越凑越近的脸直接推开。他们这边闹得欢,完全没注意到有人走近。
“那个,”是坐在他们前面两排的两个女生,“五条同学和夏油同学是第一次来我们学校,待会儿午休时间我带你们去学校里转转吧?”
夏油杰刚想拒绝就听身旁人先开口了。
“真的吗?那太好了!”五条悟像是很期待的样子,看的夏油杰非常想把他扬起的嘴角拉下去。
讲台上的老师写着提议人数较多的几个方案,经过几番投票后女仆咖啡厅竟是靠人数优势排在了第一位。
“大家还有什么别的提议吗?没有的话我们就确定了哦!”
也不知道是谁来了句“男扮女装的女仆咖啡厅不是更能吸引人吗?”,虽然遭到了大部分男生的嫌弃,但最终竟然依旧能在不记名投票中定下来还是有些诡异。老师本着人道主义最终经讨论决定接下来的三天,第一天是男生们穿着女仆装经营咖啡厅,后面的两天都是女生来做女仆咖啡。
夏油杰没想过自己来处理个咒灵事件还能遇到这种事,一旁的五条悟像是完全没听前面说什么一直在找东西。夏油杰都不用问,直接从自己口袋里拿出一颗奶糖递给他。
“杰真是太好了,要是没有杰那我真是要活不下去了。”五条悟随口说着骚话却又好像一脸认真。
你才不会活不下去,夏油杰心想。
本就是临近中午的一节课,下课后刚来打过招呼的两个女生主动提出带他们去学校食堂,两个女生手里都拿着自己从家带的饭,却带着他们穿过操场走到食堂。穿着高专黑色校服的两人在人群中格外显眼,特别是五条悟本就高出普通人一头的身高更是吸引路人目光。
顶着众人好奇的目光吃完午饭开始逛学校,两人一路留意着是否有咒灵存在的痕迹,经过了三栋教学楼都未发现任何蛛丝马迹。下午的课也没好好上,上课的老师也只当他们是教学进度不同没有太过在意。
放学前的最后一课又是自由活动,班长带头计划着明天的校园祭大家要做些什么,顺便收集了所有人的衣服尺码。
夏油杰对此是非常拒绝的,甚至想特意报小一号就不用穿了,奈何旁边人嘴太快。
“我要XXL,杰也是。”五条悟凑到夏油杰面前,“杰明天就能看到英俊潇洒风流倜傥帅气迷人的五条悟大帅哥变成大美女了你期不期待?”
“不期待。”事实上夏油杰还是想象了下五条悟穿上女仆装的样子……
真是要命。
放学后二人没有急着离开,反倒是在学校里闲逛着寻找咒灵留下的痕迹,要不是学校保安巡逻发现,二人怕是能等到晚上‘鬼’的再次出现。
虽说这所高中离高专才三千米,但就高专那个弯弯绕绕的山路回去还是需要很久。五条悟从来不委屈自己,所以他提前让人打扫了附近的一处五条家的房产。两人没走十分钟就到了地方,是一栋两层复式楼,五条悟进去就直奔冰箱,一打开就看见早已准备好的千层蛋糕。
五条悟慢悠悠的端着蛋糕在沙发上坐下,看着走进厨房挽起袖子的夏油杰在冰箱里挑选今天晚饭需要用的材料。又端着蛋糕站起来凑到他身边,像是学着偶像剧里的女主那样切了一小块蛋糕凑到夏油杰嘴边,一脸期待的看着。
夏油杰抬头看了他一眼吃掉嘴边的蛋糕防止他继续作妖,但是事实告诉他,吃不吃后果都是一样的。
五条悟伸出胳膊环上夏油杰的脖颈并且一手还稳稳地托着未吃完的蛋糕,凑上前亲了一口夏油杰嘴边残留的一点奶油,问:“杰是想先吃蛋糕还是先吃我?”
“先吃饭。”夏油杰把他两手拉开转身去拿锅开灶。
虽然先吃了半个蛋糕,但是五条悟依旧十分给面子的和夏油杰吃完了所有的饭菜。收拾完碗筷的二人齐刷刷的躺在沙发上,一点也不想出门去调查那所高中里的灵异事件。
也不知过了多久夏油杰从沙发上起身打了个哈欠。
“杰要去洗澡了吗?”五条悟一手撑着脸看着电视也没转过来看他。
“嗯,你要先洗吗?”
五条悟摇摇头没说话,他看着夏油杰走回房间去拿了衣服进卫生间,等听到里面有水声响起才从沙发上起来,慢悠悠的走进房间从衣柜里拿了自己的睡衣凑到卫生间门口。
他伸手一拧门把,竟然没拧开,又用力拧了两把。
“嘭!”夏油杰听声一扭头就看见一个人影趴在卫生间那扇有些微透的磨砂门上磨蹭。
“杰!你难道不想和你迷倒万千少女但只属于你的男朋友共沐鸳鸯浴吗?”五条悟拍着门板朝里喊,“你是不是变心了,你竟然锁门?!”
夏油杰扯了块浴巾围在腰上往门口走,这里不比高专宿舍在山里偏僻周围都没人,任他嚎到天荒地老都可以。他才刚拧开锁,门直接从外向内被推开,紧接着就感觉怀里一沉,夏油杰条件反射的伸出双手托着对方的大腿。
怀里的人觉得有些不舒服就扭动了几下,突然顿住了。
五条悟在他耳边不禁感叹道:“啊……年轻人气血就是旺盛。”
二人在淋浴房内纠缠了许久才出卫生间,带着一身水气在床上翻滚,直到一伸手拉开床头柜的抽屉发现里面缺少了两样重要道具。
“我再去冲一下。”
压在身上的人突然松手,五条悟转头去看床头抽屉里空空如也,毕竟谁会想到高中生会需要这些东西,肯定是不会准备的。
夏油杰已经坐在床边穿鞋准备再去冲个凉水澡去去火,回过头的五条悟直接就是一脚把人踹下床。
“这种节骨眼上,你是不是不行了?”五条悟坐在床上收回刚踹人的那条腿,“刚刚顶我屁股上那根东西是折了吗?”
被踹了一脚的夏油杰也有些烦躁,“没有东西,伤到会很麻烦。”
结果两人从床上又纠缠回了浴室,虽然互相都伺候爽了,但最终也没做到深入那一步。
年轻人的早晨难免有些擦枪走火,却又因为缺少必要道具又是互帮互助草草收场。
平日里在高专没有特别固定的上课时间,普通高中可不一样,虽然是校园祭但也希望大家能准时抵达班级内方便活动的展开。昨天收集尺码后去租借的女仆装已经全部送到,分发到了各自的座位上。在女生们全部离开教室拉上窗帘后,男同学开始不情不愿的换衣服,为了避免衣物会脏男生们都话的穿了背心,脱去衬衫时带起的背心下摆让五条悟和夏油杰的腹肌都暴露在空气中,反观大部分男生都是平平无奇一整块‘腹肌’,这下倒是让很多人围了过来问腹肌是怎么练的。
还能怎么练?高专做任务运动量太大硬生生练。
夏油杰非常不情愿的换上了,从背后看在丸子头的组合下非常像个身材高挑的女孩子,只不过等‘她’一回头就知道自己惹不起。
一旁的五条悟不知从哪搞来一个小发夹把自己额前的碎发往上固定住,夹在头顶,露出具有迷惑性的高颜值正脸。要不是身高过高,大概今天能收获很多不知情男同学大胆的告白。
等所有人都换完衣服,女仆咖啡需要的咖啡和点心部分也已经准备充分,奇妙的‘女仆’咖啡厅正式开始对外营业。
忙碌了一天的‘女仆’夏油坐在空位上怀疑人生,而‘女仆’五条正在客人中间穿梭,散发着无限魅力吸引众多少女为其点餐。
五条悟一天下来少说已经收到了八块蛋糕、五盒小糕点、几十颗糖果,如果算业绩,那他得是当之无愧的销售冠军。
终于是熬到了最后一刻,送走了所有的客人,大家都换下衣服互相道别离开,五条悟却准备拉着夏油杰再去学校里逛逛寻找咒灵的线索。
秉着脸都已经丢了,人现在也少了,衣服没换就再熬一会儿的心态,二人开始一层一层的检查楼道和教室。
终于是在楼顶发现了咒灵的痕迹,还没等二人去继续寻找,楼道里就传来阵阵笑声。
在经过几次实践后,寻找一个低级咒灵的位置并不是什么难事,二人十分干脆的走到女厕门口。里面有个女生背对着门口站在墙边,她挡着一个人,却又没有完全挡住。那个靠坐在墙边的女生突然发现了他们,张大嘴喊着什么却没有声音。
“不是说不伤人么?”夏油杰对之前得到的情报有些怀疑。
“这是什么?窃取声音?”倒是挺新鲜的,五条悟心想。
背对着的女生转过身,正面已经完全是咒灵的状态,从嘴里冒出的几条触手在空中挥舞着,眼球已经彻底脱离了眼眶裸露在外。
“要在救人的情况下同时处理掉咒灵呢。”穿着女仆装的五条悟灵光一闪,学着看过的美少女攻击的手势对着里面的咒灵,“代表月亮消灭你!”
咒力在指尖汇集,两指一弹如箭矢发射击中咒灵,实际上是被花样使用的术式‘苍’。
“做好事不留名”二人率先跑了,却给这个学校留下了一个传说——传说学校里曾有过恶灵,被两个身材高挑的魔法少女消灭了,且有人证亲眼所见。
不过那都是后话,因为这事又让夜蛾正道罚了。
二人跑路还不忘带走教室里自己的衣服,以最快的速度回到临时的住所。
夏油杰忍不了这一身早早地进卫生间换下又冲了个澡带着一身水气走出来,一开门就看到地上跪坐个人。
“主人,今天你是想先吃饭,还是先吃悟呢?”乖巧的抬头期待着对方的回答。
夏油杰被这突然开始的情趣女仆play愣在门口,刚想说点什么又被打断。
五条悟一脸惊讶地从口袋里掏出两样神奇小道具,“哦呀,为什么我口袋里会有润滑和套子?”
大餐送到嘴边哪有不吃的道理,更何况还是个自带餐具的。
夏油杰干脆的把人拉起来转身抵在门上,一个深吻过后问:“什么时候买的?”
“早上那家便利店隔壁有自助贩卖机。”五条悟拉过对方一只手贴在自己腿上,“给你摸今日限定‘大美人五条小姐’光滑的大白腿。”
手掌下的皮肤细腻,忍不住轻轻掐一把,低头已经能看到被掐出的红痕。夏油杰托着五条悟的屁股把人抱回床上,才开荤不久的两个年轻人也不用玩什么新花样,反而一直是有些保守的做爱姿势。
夏油杰俯身在五条悟颈侧亲吻,伸手把女仆装的领口扯开,手在往下移的时候好像碰到了什么不应当的东西。
“什么东西?”夏油杰看着自己的手放在五条悟到胸上,捏到了一个非常软的东西。
“当然是今日限定大美人的胸啊!”五条悟伸手在下方托起自己胸口的两坨凸起的物体,“杰真是不正经,竟然问大美女这种问题。”
夏油杰没忍住,把里面的东西连带衣服布料捏成一团,里面像是有什么东西流出来,衣服上湿了一块。
五条悟赶紧伸手拍开他,又把手从领口往里伸,拿出一个被捏成团的面包,里面的奶黄流心已经被迫变成了爆浆,另一边的面包倒还完整,两个一起被丢进了床尾的垃圾桶里。衣服领口因为刚刚那两下被扯得松松垮垮的,背后的拉链也被蹭下去不少,他两手拉起自己的领口往里看,被夏油杰捏爆的面包留下了一小块奶油刚好在乳头上方。
“纸巾在哪里?杰,快帮我擦掉。”五条悟把领口用力的往下扯,刺啦一声背后的拉链崩开,领口硬生生被撕出一个五厘米的口子,这租借的衣服明天是注定要赔了。
夏油杰想直接帮他把衣服脱了,五条悟却不肯,说是今日限定大美女的事儿还没完,夏油也拗不过他,干脆帮他把上半身脱了让衣服全部堆在腰腹处。
五条悟细长的手指抹了一把胸前的奶油,刚想伸到自己鼻子下面闻闻什么味道就让夏油杰半路抓住手腕阻止了。他看着对方凑近,看着对方舔舐自己手指上的奶油,一点一点的全部用舌头卷进口中,等到最后那一小块奶油也在手指上消失瞬间忍不住环上夏油杰的脖颈把人拉低凑上去索吻,唇齿交缠中也带上了奶油的香甜。
夏油杰分开五条悟的膝盖,掀起快到膝盖的裙摆堆到他腰腹处,伸手扯下遮掩的最后一层布料,对方早已硬挺的性器脱离了束缚在空气中微微翘着。夏油杰直起身挤了些润滑剂在手心,低头套弄着对方的性器。手上的速度逐渐加快,五条悟像是承受不住一般挺起腰,喘息声更是重了许多。
“杰……嗯……”性器在夏油杰手中达到了高潮,精液落在黑色的女仆装裙摆上,留下一道道斑驳白痕。
五条悟仰头喘息着,修长的脖颈暴露在夏油杰眼前,他低头嘴唇贴上五条悟的喉结亲吻着、舔弄着、用牙齿摩挲,感受着身下人低声呻吟时喉结的上下颤动。
夏油杰忍不住用下半身隔着布料顶弄对方的会阴处,他伸手去抚摸五条悟大腿内侧却没有再深入的动作,像是在等着对方主动做些什么。
二人的位置瞬间反转,五条悟坐在夏油杰的小腹上, 用屁股蹭着那根滚烫的性器,他往后退了些拿起刚刚夏油杰用的那瓶润滑挤在手上,背过手动作有些生涩的给自己的后穴扩张,前端二人的性器摩擦着变得愈发硬挺,原本被推到腰上的裙摆因为姿势的改变散落下来遮住了一片春光。
夏油杰看不到他背后的动作,只看到他一手按在自己肚子上支撑着,低着头眼角微微发红,额头的汗水顺着鼻梁滑到鼻尖坠着,仿佛下一秒就要滴落。
大概是觉得扩张的差不多了,他伸手去拿扔在床上的小盒子,又掀起裙摆拉至嘴边咬住,方便自己的下一步行动。
套子成功套上性器那一刻,两人仿佛都松了口气,一个万幸自己没记错尺寸,另一个庆幸对方没买错尺寸。
五条悟又坐回了夏油杰小肚子上,抬高了腰去蹭对方的性器却怎么都蹭不到正确的位置,只得伸手去扶着性器寻找已经扩张好的后穴。刚寻到入口,夏油杰一个挺身径直插入一半,瞬间的刺激让五条悟的大腿肌肉绷紧,呼吸也比之前急促了些,好在自己扩张的足够充分并没有太多的疼痛感。
他慢慢的坐下去,直到自己的臀肉贴上夏油杰的大腿,脸上的表情像是完成了什么重大的任务,他前后摆动着腰肢,嘴上说着:“接下来是今日限定嗯呃……最后一项事务。”
都是火气正旺的年轻人,一个腰肢摆动的速度逐渐加快,另一个双手已经沿着对方的膝盖一路摸进了被裙摆盖住的腰胯处。
感受到自己的前端再次被握住的瞬间五条悟的动作有一丝停顿,减慢了速度弯下腰凑到夏油杰面前,笑着说:“杰这样真像个急色鬼。”
“是吗?”夏油杰干脆坐起身,双手移到他屁股上揉捏着两瓣臀肉,时不时往外拉扯着让自己进入的更深,反观身上人像是有些受不住的凑近了主动索吻求饶。
骑乘的姿势的确让二人有了全新的体验,大概近段时间这会变成最常用的床上姿势。夏油杰不需要怎么用力就能让性器插得更深,深入浅出的抽插顶弄中对方的乳尖总会在自己眼前晃过。他抱着人转身按在床上,抽出了下半身把卡在五条悟腰上的女仆装脱下,把对方的长腿架在自己肩头往下压。
“腰!腰!腰!”五条悟突然带着呻吟喊出一声,双手伸长了搂在夏油杰背上拍打,两条腿的肌肉绷紧了挂在他肩上,再次被插入的瞬间连脚趾都忍不住弯曲。
夏油杰深深地顶了几下便放过他,任由那两条长腿从肩膀滑落。又伸手从床头拿了个枕头垫在他腰下,防止到时候玩儿的太过,真出了问题还得去找硝子善后。
五条悟在有些腰酸和不停的快感之间来回颠倒,直到夏油杰弯下腰用亲吻安抚着,原本有些急促的呼吸也缓和了些,这一次是慢慢的抽出只剩一个龟头在里面又一下子顶至深处。每一次慢慢抽出都像是一种变相的折磨,又在顶入时传来阵阵快感,却仿佛有些无法抚平慢慢抽出时造成的空虚。
“杰……唔嗯……”五条悟喘息着,“快……快一点……”
在性事上,两个人需要有沟通才能互相获得更多的愉悦,例如现在。
夏油杰低头舔弄着五条悟的乳尖,还能尝到汗水中带着些许被擦掉的奶油甜味,他放过比之前大了些许的乳尖,抬头和五条悟接吻堵住了他的呻吟,上半身的温情与下身的快速抽插场面形成明显对比。他直起身任由五条悟随着自己的动作呻吟,左手握着他的脚踝拉高,侧过脸在小腿内侧亲吻。
这动作像是开启了二人之间的一个新世界,这一晚愣是从房间内能用到的桌椅、窗台到卫生间的浴室、镜子前玩了个遍。
等第二天闹钟响,两个人正睡得昏天黑地,五条悟闭着眼伸手去寻找手机的位置,身后的人却伸手把他的手抓了回来。
“再睡会儿。”夏油杰轻声说着,自己下了床在床尾找到了正响着的手机,他关掉闹钟,转头看床上的人已经用被子把自己团成了一个蚕蛹,拒绝一切外界信息。
夏油杰洗漱完自己先去了学校,跟老师同学说明了情况,给五条悟请了半天假,赔了两套女仆装的钱,用的理由是脱下来时发现有崩坏了线的地方。
事实上,的确有崩坏线的地方,但更多的原因是昨晚上那两套衣服已经让他带着床单一起毁尸灭迹了。

5 Likes

好吃爱吃,,,:hot_face::hot_face::hot_fa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