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五】养胃的夏油杰(目前就是养胃)

笔力有限,日常向。

最早发现夏油杰生病的人,其实是家入硝子。作为反转术式的持有者,作为需要学习医学知识的奶妈,作为一年级唯一的女生,家入硝子最早发现夏油杰肠胃不适。

课上,夜蛾正道在讲台上念着枯燥的结界术知识,台下五条悟竖着书在抽屉里聚精会神的追着漫画,平时应该认认真真在课本上做笔记的夏油杰却托着腮僵在座位上。

家入硝子转着笔,用余光看到着夏油杰捂着肚子的手。

下课铃声一响,夏油杰就急匆匆的冲进男厕所,留下五条悟一个人翘着凳子看漫画。家入硝子嫌弃的看了看傻兮兮笑着的同期,忍不住戳了戳五条悟,

“五条,夏油都两天这样子了,”

五条悟放下漫画书,茫然的转过头,

“什么这样子,你是说杰他最近尿频这件事吗?”

这话杀伤力很强,家入硝子想笑,但又忍不住思考大猩猩同期肾虚的可能性。

憋了好一会儿,她才清了清嗓子,“五条,夏油最近是不是肠胃有问题。”

五条悟“啊”了一声,蓝色的眼睛从墨镜里露出大大的疑惑。还没等他继续问点什么,上课铃不合时宜的响了。

于是五条悟只好趴在桌子上,等着夏油杰从厕所回来。

台上的辅助监督战战兢兢的讲着帐的应用,五条悟无聊的折着漫画书的书页,折到第六张纸的时候夏油杰从教室后门进来了,他朝着满脸油汗的辅助监督致意,然后慢慢的回到了座位上。

五条悟侧着脑袋,观察着夏油杰的身体情况。

好像鬓角有点汗湿,头发贴到脸颊上了。嘴巴也有点苍白,几条唇纹突然明晰了。仔细看看,杰的黑眼圈也深了。

五条悟舔了舔尖尖的虎牙,生气但又有点担心。他盯着夏油杰不时捂住腹部的手,目不转睛。

放学,硝子最先离开。五条悟又看着夏油杰急匆匆的赶去厕所。这回,他说不出什么尿频的调侃了。

等夏油杰回到教室,他看到一只闷闷不乐但又眼神放光的盯着他的大猫。

“怎么了吗?悟”他有点迟疑。

五条悟猛地扑过去,但又一个急刹车定住了身,只是很大声的抱怨,

“杰,你是不是胃不舒服,为什么不告诉我。”

夏油杰第一时间选择反驳,

“没有的事,悟你哪听的。”

于是五条悟也只好半信半疑的打量着夏油杰。

看着夏油杰黄里透白的脸和真挚的小眼睛,他撇了撇嘴低声嚷嚷着知道了,然后柱着夏油杰去了校外的小饭馆。

偏僻的郊外难得的一家新饭馆,售卖着热乎乎的馄饨和美味的微波烧烤。五条悟带着夏油杰转了13公里才找到这家店,推开门帘的一瞬间,湿润的热气突然袭来。

夏油杰观察着饭店,糊着一层薄薄的油渍的开放式厨房,一个回字形厚木桌子,柜台边上挂着手写的菜单。

…什么蛋黄馄饨、黄花鱼馄饨、海蛎子馄饨、扇贝馄饨,还有皮蛋馄饨!

夏油杰忍不住砸了砸舌。

继续往下看,微波腱子肉、微波鸡心、微波大肠头、腰子还有鸡翅…

看起来很新奇的菜式,夏油杰心想着。

饭店老板擦着肚子上的白布,乐呵呵的走过来,

“小伙子来点啥?”

他操着口音奇怪的日语给两个高中生推荐起皮蛋馄饨和烧烤。

老板看了看夏油杰有点苍白的脸,又眨了眨眼睛,给夏油杰推荐了鲜肉馄饨,给五条悟推荐了皮蛋馄饨和烧烤。

DK们有点招架不住老板的热情,于是半推半就的点了推荐的菜单,五条悟还把菜单上所有的烧烤都点了两串。

两个人坐在高脚凳上,脚点着地,脑袋好奇的转来转去。

老板方方正正的脸在雾气里隐现,他一边抖着汤勺,一边和DK们自豪的介绍自己的手艺。

“我跟你们说,我这手艺可是正宗得很,绝对对味儿。”他点着下巴挤眉弄眼。

夏季的雨突如其来,轰隆隆的打在泥土地上,和老板奇怪的口音交响附和。

两个生活堪称伟大救世主的高中生就和这场雨一样,莫名其妙,忽如其来,跌进了滚烫烫的馄饨汤里。

端出来两大碗馄饨,每一粒都是薄薄的皮,鲜肉近乎顶出来,清澈的汤里融着紫菜和虾米,一把青葱看得人食欲大开。

夏油杰双手合十,喊了声我开动了,开始举着勺子喝汤。

一点甜甜的鲜味,但更多的是胡椒粉的味道,有点辣但是很暖胃。他呼噜呼噜地吹着馄饨,一口咬到了包着的虾。

很美味的馄饨。夏油杰边吃边感叹道,空冷的肠胃也变得暖和起来。连着吃了五六个原味的,他端着小碗调了点醋和盐巴,舀一勺热汤,放一个馄饨,就这样冒着热汗吃完了一整碗。

然后眼巴巴看着五条悟碗里的皮蛋馄饨。

五条悟这会儿正和舌头斗争。

怕烫的猫舌头和滚烫的美味实在兼容性极差,五条悟只好一边哈着气一边往嘴里塞皮蛋馄饨,又嚼又吐舌,吃的眉眼乱飞,很是狼狈。

看着他吃得艰难又急切,恢复胃口的夏油杰更加想要尝尝老板极力推荐的皮蛋馄饨了。

于是他悄悄伸出了筷子,戳住一个馄饨就塞进了嘴里,烫的自己左侧侧脸、右侧侧脸,眉毛拧成一团,急急的咬了几口就囫囵的吞了下去。

但是还是很好吃,夏油杰还想要。

皮蛋的醇香和带着脆脆马蹄的鲜肉泾渭分明的被包在同一张皮里,咬开的时候软糯弹牙。

“悟,我可以再吃掉一个吗?”夏油杰很恳切地拜托着,小瞳孔发出大渴望。

五条悟鼓着脸含含糊糊的答应了。

吃馄饨的时候,夏油杰实在看不下去五条悟那个温吞样,干脆拿过他的汤勺帮他吹好喂进去,两个人你一口我一口得吃完了皮蛋馄饨,然后用炙热的眼光看着忙碌的老板。

很快,老板托着两个铁盘过来了。

五六颗鸡心一串,两个鸡翅一串,串串都裹着浓厚的酱汁,微波波出的烤串肉质细嫩、金黄多汁,但每一串都慷慨的撒上了孜然和辣椒粉。

夏油杰看着蜜色鸡皮上细细密密的红色颗粒,艰难的移开了视线。

这个时候,他到底还是想起来自己这几天拉肚子的惨样了。于是他只好看着五条悟左手一串、右手一串,左右互搏似的吃起来。

五条悟一口咬下去,鸡汁直接嘴角溢出来,他连忙伸出舌头来舔着。可嘴里的肉又还没嚼完,五条悟简直忙得口舌打架。

他边吃着边看着夏油杰,含含糊糊的问,

“杰,你怎么不吃?你胃不是很好嘛?”

五条悟拉长了尾音,挤着眉呲着牙,阴阳怪气得很。

“胃这么好还不吃啊,杰你好养生哦。”

他叼着鸡翅,泛着辣椒粉的指头微微翘起,捻出一个兰花指,做作的指着夏油杰。

夏油杰眉毛一跳,立马把椅子挪出几米远,夸张的搓着手臂,一边还望着店门哆嗦的要死,“大热天的,怎么突然看到咒灵了。”

五条悟怒而起立,直接掏起一个鸡骨头扔到夏油杰裤裆上。两个人开始在店里上手掐架。

最后老板掀开帘布,看到地上扭成一团的不明物体。一个白毛头发里插满烧烤竹签,一个黑毛裤裆上全是招牌辣椒粉,两个人手里挥着胡椒粉罐子和盐罐子,肆意挥洒着老板逝去的金钱。

老板立在原地,呆呆地看着五条悟的头发,口中念念有词,“他头发怎么能插这么多签子?不是,他怎么这么多头发?这就是年轻小日本的发量吗?我也…”

五条悟和夏油杰看着老板眼神发出诡异的光,背上的寒毛拔地而起。看着老板举着手掌在自己的头顶摸来摸去、嘿嘿笑着的失魂样,DK们突然很担心老板被自己和挚友气到失常,于是悄咪咪扔下饭钱和赔偿费,贴着墙壁,蹑手蹑脚的潜出了馄饨店。

五条悟贴着夏油杰,两个人在门口对视一眼,默契的开始狂跑,留下反应过来的老板扒拉着门大喊,

“后生仔——你洗发水推荐一下——给你打八折啊————”

夏油杰跑在五条悟后面,笑得边跑边弯腰,呼出来的气接不上笑出去的气。

五条悟转过头来,恶狠狠的威胁夏油杰,

“你再笑老子就把你床底的东西烧了!”

夏油杰才憋着笑,脸颊鼓鼓囊囊,看着五条悟后脑勺跃动的白发,他觉得脸上晒到的太阳好像晒到胃里,有点灼热。

——好吧,是有点灼热,不是心理上的,是物理上的。

夏油杰蹲在厕所,听着门外的五条悟魔音阵阵、笑声如雷,他郁闷的揪了揪自己的刘海。

失算了,

他无奈的想着,

连吃馄饨都会拉肚子的程度了。

于是被五条悟拖着去看了医生。

夏油杰躺在床上,看着医生逼近自己,冰冷的塑胶手套在小腹上按压,

然后,

“我艹!”

夏油杰低低的爆了声粗口,被医生按压的地方像是有虫子从身体内部啃食,肠子简直就是早上翻充电线——打了杰了。

医生转过去对着五条悟,“他这种症状已经几天了?”

五条悟迷茫的和医生对视,“大概,三天?五天?”他不太确定。

于是医生的脸呈现出一种微妙的表情,

“病人急性肠胃炎,三天都能直接拉到差不多脱水,怎么可能五天。”医生摇了摇头,给夏油杰拿药。

五条悟沉默的盯着夏油杰,

“没有的事,悟你哪听的?”

他面无表情的复述着夏油杰的话,听得夏油杰心虚的合上了眼,不敢回自家挚友的话。

接下来夏油杰就开始痛苦的养胃生活。

水果,生冷,驳回!

凉面,生冷,驳回!

汤圆,不克化,驳回!

关东煮,调料这么多,驳回!

什么???

你还想吃炸鸡,眼睛这么小是不是睡了我没发现?

驳回!

全部驳回!

五条悟堪称铁面无私的监督着夏油杰吃饭,每天指使着五条家的厨子做饭。

早上炖的软烂的新鲜瘦肉粥。

为了照顾夏油杰脆弱的肠胃,瘦肉被剁成肉糜,和煮得粘稠的白粥配得软软糯糯。

考虑到DK们神秘莫测的饭量,厨子煮了一盆粥。

简直像是在喂猪。夏油杰看着端上来的一大盆,忍不住吐槽。

最后夏油杰和五条悟把一盆子粥喝完了。

夏油杰晃着一肚子粥水出任务,坐在车上皱着眉头。

年轻的辅助监督透过后视镜看着这位年轻术师凝重的面孔,在心里忍不住感叹——这位大人认真思考任务的样子真是让人感到可靠啊。

夏油杰侧着脸,贴在车窗上渴望的看着炸鸡店、关东煮和凉面铺,肚子蠢蠢欲动,可惜一想到难得出现的黑化挚友,他觉得还是最近装一下比较好。

就是,粥喝多了,想上厕所。夏油杰皱着眉头痛苦的想着。

中午,青菜、豆腐、高汤和米饭,清淡美味,就是太清淡了。

夏油杰郁郁的戳着鸡汤豆腐,含泪吃完两大碗,试图再来一碗的时候被五条悟拦截,

“你以为是开盖有奖吗?还一碗接一碗的。”五条悟翻了个白眼,“医生说了一次不能吃太多。”

夏油杰眯着眼睛,蹲在地上,可怜兮兮的看着五条悟,试图感化挚友的铁石心肠。

“杰,别眯了,不准吃了。”五条悟直截了当的拒绝。

感化失败。

夏油杰失魂落魄的目送饭碗的离开。

五条悟突然折回来,绷着张脸,把勺子怼进夏油杰喉管里。

夏油杰动了动嘴巴,

鸡汤豆腐,好吃。

总之呢,一日三餐五条悟都抓着夏油杰准时准点吃饭。

一次任务外出,夏油杰碰到一只难缠的咒灵,回去的时间比平时晚了很多,坐在车上打开手机,一大串未接电话简直是电子报警器,预示着夏油杰回去后被五条悟折腾的悲惨命运。

夏油杰苦兮兮的开始回拨电话,手忙脚乱的向五条悟解释,

“今天咒灵真的…不是…我肯定按时吃饭…没!怎么可能…我绝对只和你…真的真的…”

最后摸着虚汗,夏油杰艰难的解释完全部事情,转过头看见年轻的辅助监督耳朵支棱的飞起。

“大人的女朋友真是严厉,要拿出男子汉风范才能不被她骑到头上啊。”辅助监督好像很有经验的样子摇了摇头。

夏油杰疑惑的看着辅助监督,“您是有女朋友吗?”

年轻的辅助监督面浮菜色,不再发言。

咒术师不配有这种珍贵的生物,更别说忙成陀螺的辅助监督。

就是有了女朋友了,也会被甩。

就是结婚了,也会被太太离婚。

夏油杰获得虚假的胜利,虽然他有的是男朋友,而且准确来说是男性朋友。

路灯已经亮起的时候,天还微微蓝着透出光亮,夏油杰下了车。山坡上五条悟提着饭盒,影子拉得很长。

他看见夏油杰,于是奔跑着下来,跑得脸颊上浮出红润的颜色,把饭盒摔进夏油杰怀里,

“你快点吃,面快要坨了。”五条悟催促道。

夏油杰打开饭盒,里面装着凉面。

“我现在是被允许吃凉面了吗?”夏油杰举着一只手发问。

“不是!”五条悟把脑袋扭向日落的山边,立刻反驳,

“这是看在你听话的份上奖励你的。”

他红着耳朵,又小小声的补充了几句,“我问过医生了,你现在可以吃一点这些面食了。”

夏油杰笑出了声,立马又装作咳嗽的样子试图混过去。

五条悟耳朵精的很,他揪住夏油杰胳膊上的肉转了个三百六十度大团圆,咬牙切齿,

“夏!油!杰!”

他追着先行逃跑的夏油杰大叫,“你这个小眼睛——居然敢笑——!”

“这可是老子的赏赐,你给我放下来”五条悟的声音在空旷的高专荡气回肠。

楼上的家入硝子探出头来,看着楼下的黑白脑袋绕着树玩起了转圈圈。

“傻子。”

她中肯的评价道。

然后看着五条悟逮住夏油杰,又迅速被夏油杰哄好。

她掏出棒棒糖吸了一口,惆怅地补充了一句,

“两个傻子。”

有人看就写下篇吧,

愉快决定。

53 Likes

哦,养胃啊,原谅我,以为,嗯,yangwei :melting_face:

9 Likes

也不是不行(摸下巴)

太太写的DK好可爱啊啊啊 同有胃病的人也想有一位名为五条悟的男性朋友监督 不过应该会被杰变成咒灵玉吃掉(

请原谅…标题实在…好棒!太太写的好温情!

1 Like

好温馨!suki!蹲蹲后续!:smiling_face_with_three_hearts::smiling_face_with_three_hearts::smiling_face_with_three_hearts::smiling_face_with_three_hearts:

请原谅我看到题目龌龊的思想,日常生活真的温情的咧老师好会写,老师辛苦了(ノ゚ー゚)ノ(ノ゚ー゚)ノ(ノ*゚ー゚)ノ

4 Likes

喜歡這種溫情劇情:pleading_face:

好看但是勺子塞进喉管是否难度过于高超

平和溫馨的小生活著實讚 希望是個好結果的夏五~

好温馨好可爱…!!我真的好喜欢原味dk!!!!不太常见的关心人的五条悟,但是被关心的人因为是夏油杰所以没有任何问题,恋爱支线只是轻描淡写的几笔,不用说出来什么,只要他们两个能在一起跑啊跳啊笑啊就够了,青春是永远不变的主题。而且搞笑部分也是力度特别合适,唉感觉看完之后像吃了热乎乎的馄饨一样舒服…

1 Like

啊啊啊好温馨蹲蹲蹲

哇,亲亲宝宝

1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