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五】月光宝盒

养花人夏油杰×蓝玫瑰五条悟
避雷:白纸版五条悟,人物塑造放飞自我了,00C在所难免,笔者先士下座,千万不要勉强自己看。
无逻辑开展,特别烂特别水的剧情
文笔很烂很烂,写的巨尬(慎重观看!)
涉及play:拳交(一点点)、窒息、灌精

如果养花的人全心全意爱着一朵花,那么花会回应你的情感。

这是夏油杰在开始养花后被父亲告诉过的道理。
尽管对这种看起来像是在哄小孩的话抱有百分百的不信任,但他仍然爱护着每一朵照料的花。从一粒粒小小的种子,冒出颤颤悠悠的小芽,移到阳光下舒舒展展的张开身子,到最后逐渐坚硬、成熟。夏油杰时常对这些美丽温柔的生物抱着惊奇的感叹,看着它从合抱的襁褓里剥出自己娇嫩的花蕊,他甚至会在微风吹来的时候生出一点担忧的心——微风会不会打搅了这株花朵珍贵的花期。

简直就像是父亲一样,夏油杰把每一朵花看作自己的孩子。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落在花瓣上的时候,夏油杰已经披着外套穿梭在带着水汽的花房忙碌了很久,直到每一朵花都含着水珠、沉默的嬉戏,他才放下水壶,拿起三明治,站在门口吃起来。

这样灌注了自己心意的花朵,夏油杰总是舍不得将它们送去给讨要的朋友,于是只好一盆一盆的饲弄着。直到花把阳台挤得面目扭曲,墙壁上开满一片蓝色喇叭花,衣架上攀上柔软的枝蔓,夏油杰才下定决心把花朵们移到屋子外。他琢磨着花房的结构,挑剔着每一件花房的器具,苦恼着花房的装饰。

紫色太深,红色太亮,绿色太嫩…

夏油杰最后坐在草地上,看着流动的蓝天,选定了蓝色。

他买来了木板和工具,自己一点点建起了框架,然后选好油漆上好色,在七月二十五号建好了自己的花房。在那一天,朋友们陆陆续续送来了庆祝的礼物,其中最为特别的,莫过于父亲送来的蓝玫瑰种子。

父亲在信上写道:这种玫瑰会让养花的人感受到爱,我把这粒种子送给你,只是你一定要珍惜他,他是最为特殊的一朵。

最为特殊的一朵?他?夏油杰举起种子,在灯光下端详了好一会儿,看不出个所以然。不过,玫瑰大多以扦插为主,种种子实在有点难度,再者,只有一粒种子,也不知道能不能成活。夏油杰在心里埋怨了一下父亲的不靠谱,然后把种子浸在生根水里,准备培育。

在把花朵们移入新家的那段时间,夏油杰也对这颗蓝玫瑰的特殊程度有了确切的认识。实在是没见过生命力如此强悍的种子,在生根水里泡过之后,被包裹在温室里不到两天就发出白白的芽来。

玫瑰的种子发芽率并不高啊?夏油杰有点纳闷,同时对这朵蓝玫瑰有了更多的关切。晨起时,他带着蓝玫瑰的小花盆去晒太阳;十点后,他把小花盆带回阴凉的室内;四点后,他又带着小花盆在橙色的阳光下汲取温度。

这样认真的照顾让玫瑰很快抽出枝蔓,在一个早晨,夏油杰很惊喜的发现了一个花苞。从那起,他开始每天期待玫瑰的绽放。

从小小的花苞,到大大的花苞,蓝玫瑰裹着内里紧紧的关着门,不愿意让夏油杰看到柔软的身姿。于是夏油杰也只好体验起小王子等待玫瑰小姐时那种甜蜜的苦恼来了,只是等待的时间越长,期待的情感就越是深厚,以至于夏油杰对自己的蓝玫瑰温柔到了一些不自觉的地步。

一个晚上,即将睡去的时候,夏油杰用指腹轻轻摩挲着花苞微微张开的顶端,叹息着,“你究竟什么时候才能让我看见呢?”

于是月光流到深色的桌面,蓝玫瑰颤抖着掀开了裙摆,从柔软的花瓣里旋开一个精灵,他看见了花蕊中安睡的五条悟。

白雪一般的,

月亮一般的,

玫瑰的孩子。

夏油杰屏息看着蓝玫瑰里赤裸的小精灵,从他雪一样的身体中窥视着圣洁的美丽。在注视下,五条悟睁开了眼睛,夏油杰看到了一朵玫瑰的蓝色,和一片天空的爱情。

这朵来自蓝玫瑰的精灵天生依恋着温柔的养花人。他从花蕊里爬出来时手肘上沾着花粉,懵懂的站在花瓣上,朝着夏油杰笑。月光汹涌着,裹挟五条悟的身体,最后竟然像日光一样耀眼的闪烁了好一阵。等夏油杰再睁开眼睛的时候,五条悟已经长大到成人的身形。他光着脚,走向夏油杰,然后把脸颊贴在夏油杰的手掌上,像是被摩挲着花瓣的花苞,蹭着夏油杰的手心。

太过纯洁的生物的依恋,

让夏油杰产生接近麻木的感动。

这一晚,他对花朵产生了名为爱慕的不堪之情。

他怀着难以言喻的罪恶感,近乎颤抖的抽搐了手臂,垂下头来,亲吻了蓝玫瑰白雪般的发丝。

五条悟抬起头来,疑惑的看着夏油杰的眼睛,起身,学着夏油杰的模样,在他眼角的发丝上落下冰凉的吻。夏油杰落下眼泪,虚虚的环住了赤裸的五条悟,佝偻着身躯在面前的腰腹上细细密密的贴着自己的嘴唇,他甚至不敢在五条悟的身躯上留下自己的痕迹。而五条悟只是站立着,好奇的玩弄着夏油杰的散开的头发,在感受到夏油杰嘴唇的温度时,他摸了摸自己的嘴唇,在唇肉上深深浅浅的按着。

他蹲了下来,捧着夏油杰的脸,将嘴唇贴在泪痕上,感受着眼泪的凉意,在一点点贴着泪痕的之后,五条悟伸出舌头,接过夏油杰眼帘上的水珠,沿着闭紧的眼线触碰着夏油杰被皮肤包裹的眼球。

夏油杰从喉咙里发出抽泣的声音,他睁开眼睛,抱住了五条悟的腰。

“请原谅我”

他哭泣着,

“请原谅我”

他喃语着。

然后颤抖着解开自己的衣服,赤裸的贴上五条悟,在月光之下抱住五条悟。而五条悟只是注视着夏油杰,拍了拍埋在自己肚子上的养花人的脑袋,把他从自己的身上撕开,然后用力的揉着夏油杰的脸。

“喜欢你。”五条悟说,他笑着指了指自己的身体,“我开花了。”他张开手臂,拽着夏油杰倒在床上,他说,“我已经开花了。”

夏油杰抱着玫瑰。是的,我的蓝玫瑰已经开花了。他把脑袋埋在五条悟的胸膛里,这样幸福的又哭又笑着。五条悟看着养花人,不解地扯了扯自己的头发,“我开花了——”他强调。

夏油杰欣喜的的应和,“对,你开花了。”他有些口齿不清的笑着。

五条悟再次强调,“我开花了——”他推了推压在身上的夏油杰,“——我想要有你的种子。”

夏油杰有点愣住了,猝不及防的,他揪住了床单,支起身,“你想要我的种子吗?”夏油杰有点不可置信。

“对!”

五条悟蹭着夏油杰的脖子,

“你的种子!”

他语调像是在唱歌,手在夏油杰身上到处寻找着什么,然后一路向下,摸到夏油杰的大腿里。他掂了掂手里的东西,惊奇的哇了一声,“你的种子真多。”五条悟有点苦恼的弯曲了手指,“太大了”,他在自己的肚子上比划了一下,然后沮丧的说,“也太长了。”于是背着夏油杰,把脑袋埋进枕头里,“我会浪费你的种子的”五条悟闷闷不乐。

而夏油杰跪在床单上,嘴唇里的肉已经被自己咬得皱起薄皮。他得眼睛一寸寸剽过五条悟背着的身体,在覆着白润皮肉的脊背上留恋。“我有很多种子——”夏油杰把手黏在五条悟凸起的肩胛骨上,安慰他,“——你可以浪费我的种子,”

我可以在你身上种花吗?夏油杰趴在五条悟的背上,问着。

五条悟的耳朵被夏油杰呼出的热气薰红,他侧了侧身,转过来,认真的拜托夏油杰,

“我想要很多你的种子”

“还有我是要…”要结你的果子,不是开花。剩下的话被夏油杰吞到肚子里。他勾着五条悟的舌头抬起,舌尖在五条悟的牙齿和上颚顶弄,不断地吞咽着玫瑰的水分。五条悟放松了身体,双臂环着夏油杰的脖颈,吐着舌头让夏油杰一点点含进嘴里。

夏油杰开始逐渐游走在玫瑰的身体上,从乳头到臀缝。一只手拨着软趴趴的乳头,用两指缝隙夹着前后摆动、上下拉长,直到五条悟的乳头俏生生的挺着,夏油杰才松开了五条悟的舌头,弓着腰,咬住五条悟的奶子。另一边,他揉着两瓣屁股,打着转的把臀肉推出四面八方的浪波,手指细细的扒开入口的每一道褶皱,用指甲在凸起和凹陷的肉花上扣着。

此时,五条悟已经抬着屁股自己吸进了夏油杰的一根手指。他的屁股咕叽咕叽的响着水声,两瓣荔枝一样的肉被自己拉开,咬着夏油杰的手指在床上摇着,然后在夏油杰的注视下,五条悟缠着夏油杰的手指一起插进了自己的水穴里。他打开腿,仰着脸把鸡巴和穴敞开给夏油杰看,让夏油杰看到手指在屁股里进进出出的样子,看到自己冒着水汽的粉色指关节,还有插在水穴里的、夏油杰的手指。

夏油杰弯了弯手指,在五条悟绵密的肠肉里撑出一根手指的形状,然后再加一根,两根手指在穴里玩起“剪刀石头布”的游戏,他的“剪刀”扯平了五条悟的肠壁,但他还是不满足,想要出一个“石头”来堵住五条悟流出来的水。

于是夏油杰哄着小玫瑰,“请……请把腿开到最大。好么?”玫瑰乖巧的把自己的腿拉开,直到肉穴被拉出一个缝。

太听话了,夏油杰想着,忍不住爱怜的描摹着五条悟的眼睛。

他把缝撑开留出一个孔,慢慢的把剩下的手指塞进孔里。五条悟的大腿肉绷了一下,他忍不住折过头,漏出一点鼻音,“呃…哼…好多,”他抓着夏油杰的头发,“好涨”五条悟努力的放松自己的穴。

缓慢的,顺畅的,夏油杰把整个手掌插进了五条悟的肠道里,肠壁柔软的吮吸着他的手指,穴口泛着透明的白色,像是再也容纳不下任何一点侵入者。夏油杰开始在五条悟的穴里尝试握紧手掌,抓握的时候指甲却总是碾过敏感的肠肉。五条悟摸了摸肚子上隐隐的痕迹,张开嘴想要抗拒什么,“我不想——!”他突然喘出声,弓起腰,后穴绞着夏油杰突然伸进来的舌头,以及握成拳头且缓缓推进的手。五条悟看到隔着一层皮肉运动的拳头,他张着眼睛,伸出手来在肚子上推着,“……不想要。”他摇着头,“我想要你的花粉。”五条悟软绵绵的蹬了夏油杰一脚。

“你要叫它精液”,夏油杰把手和舌头从穴里退出来,亲了亲玫瑰的脸颊。五条悟很快的开口,“那我想要你的精液,”他抱着夏油杰的手贴在腹部,在手臂上咬了一口,“要填满这里。”五条悟请求夏油杰用精液填满肚子。这样过于直白的邀请,本该像是什么婊子才会在床上喊出来的骚话。但五条悟不是,当月光打在他的脸上时,夏油杰看到五条悟眼里如同空白的诚恳。

玫瑰的请求,诚恳的、认真的,像是在选择自己第二次绽放的夜晚。夏油杰深吸一口气,缓缓地把自己的阴茎挤进五条悟的肠道里。首先,是龟头,被松软的穴口吸了进去。然后,是茎身,一点点被蠕动着的肠肉扯进后穴的深处。最后,两个饱满的睾丸抵在浑圆的臀肉上,夏油杰看到自己胯下卷曲的耻毛,一团黑色的耻毛,恬不知耻的汲取着玫瑰的黏液。整个肉棒陷入湿热的肉穴里,被层层叠叠缠上来的穴肉吮吸。

“我已经在你的花苞里”,夏油杰没有再动,他喘着气,抚着玫瑰拧起来的眉毛,在眉尾印下一个吻。

“我现在才开花吗?”五条悟眨着眼睛,泪水从眼眶里沾到睫毛上,他紧紧抱住夏油杰,感受着肠道里跳动的肉棒,脑袋像是被融化一样。

“对,你是我的花”夏油杰用舌头缠着五条悟的头发,一字一字吐出些话来,“你是我的蓝玫瑰。”

月光打在两具赤裸的身体上,流动的光倾入五条悟被夏油杰开到极致的小穴。

“好凉。”五条悟捂住眼睛,不断地哭泣。

夏油杰只是停在五条悟的身体里,还没有动,已经感受到原本滚热的穴肉里被灌入冰凉的液体,他看着窗边的月亮,俯下来和五条悟咬着耳朵,

“小玫瑰,”

“你被月亮强奸了。”

五条悟哭叫了一声,搂住夏油杰的脖子,把眼泪流在夏油杰的锁骨里,“给我…”,他这样不断地恳求。

这样的玫瑰,像是从子宫里剥离出的花苞,一点点被夏油杰刨开花瓣,直到袒露的吐出湿润的花心,在月亮里难堪的赤裸着身体。

夏油杰答应了他。忍耐了许久的巨物迅速进攻,破开交缠的的肠肉,直直的刺向深处。阴茎浸润在月光融化的冰凉里,明明已经舒服到脊骨都要软烂掉,可夏油杰无由的感到悲哀。

是的,夏油杰爱上了一朵玫瑰。

一朵连精液和花粉都分不清的玫瑰。

甚至只是一个夜晚第一次见到他。

夏油杰一边用力的把自己的睾丸都要嵌进五条悟的肉穴里,一边想着,太好笑了。

夏油杰想着,简直就是疯子。

他拽住玫瑰的头发,又虚虚的放下,他舍不得扯坏五条悟一根月亮似的头发。所以夏油杰反手抽了自己好几下,披着的头发也掩不住晃动的时候脸上和脖子上的巴掌印。

五条悟瞪着夏油杰,被顶的断断续续,“…你…哈啊…你在…做什么?”他摸着夏油杰的脸,心里闷闷的像是不下雨的阴天。

夏油杰只是笑了笑,他很清醒地把自己抽的满脸巴掌印,“我知道我在做什么”,他捏住五条悟的屁股,把两团白肉揉的屁股尖尖全是粉色。

夏油杰看着五条悟的眼睛。他想,他当然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了。

夏油杰把手滑上去,用力掐住五条悟的腰,把整个人往自己身下拽,半个睾丸顶进五条悟的肠道里,阴茎翘起的前端碾着五条悟的结肠口。五条悟的手还抓着上端的床单,手指扣进床垫里,肚子上凸着一块,他的嘴张的大大的,舌头无力的垂下来,发出一些间断的赫声。夏油杰抱住五条悟,胸膛贴着胸膛,两粒乳头转着蹭到五条悟已经扩散成一片的乳晕,一点点带着五条悟坐到自己鸡巴上。夏油杰躺在枕头上,看着自己和五条悟水淋淋的交合处,外翻的肠肉冒着白气,把另一个漏在外面的睾丸也吞了进去。

两个人同时发出急促的喘息。

但夏油杰并没有停止,他只是在等待,等待一个合适的时机。

当五条悟开始扭着腰试图自己串鸡巴的时候,他开始行动。

他挺直了腰,按着五条悟的肩膀往下压,一点一点、缓慢的、坚定的,操开了五条悟的结肠口。夏油杰全身颤抖着,落在五条悟肩膀上的手转向脖子,他的虎口环住五条悟的喉结,双手合并掐住五条悟的喉咙。在咬着嘴唇射出精液的时候,夏油杰弓着腰,从散乱的长发里抬起一双湿气纵横的眼睛,盯着五条悟的脸,收紧了手。五条悟被掐得吸不了一点空气,喉结被虎口上的肉压得无法滚动,氧气徒劳的从鼻子里呼出去,肺部逐渐灼烧得疼痛难耐。五条悟的下颚泛起一片一片的红色,一对玻璃蓝的眼珠翻向眼框内,眼球上的血丝崩现,他伸出手来,朝向夏油杰的脸,抚摸着夏油杰略显锋利的下颌线。

精液汹涌在五条悟冰凉的肠道里,温热了寒冷的穴肉。夏油杰忽然哭了出来。他掐着五条悟的脖子,仍然没有松手,只是自己把脸凑得越来越近,直到五条悟的手可以轻松的扣掉他的眼珠。夏油杰像是被雨淋湿的小狗一样,伸着舌头舔过五条悟的下巴,口水流到玫瑰的脖颈里。此时,五条悟近乎昏厥,他胸脯的伏动越来越微弱,白皙的耳垂也染上艳色。

就这样一起死掉好了。夏油杰睁大眼睛,手臂上青筋暴起。

就这样,

就这样,

偏偏,

五条悟的眼泪却又滴落到夏油杰的手背上。

夏油杰松开了手。

两个手掌的握印从五条悟脖子上一层薄薄的皮肉里浮现。

他倒在夏油杰胸口,头发搔着夏油杰的嘴唇,不断地喘吸着。

五条悟鼻孔翕动着,嘴唇大张,拼命呼吸空气。还没有完全平复的肺部贪婪的渴求着,而五条悟的喉咙里却像是被滚水烫伤一样,刺痛惊人。他被迅速挤入的氧气呛得连连咳嗽,压在夏油杰身上不断抽搐抖动,不断溢出口水到夏油杰胸上。

白色的头发像是跳动的月光。夏油杰惶惶然看着满膛的月光不断摇晃,麻木的拍着五条悟的后背,讨好着自己的玫瑰。

“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他凑在五条悟耳廓上的发边,贴着汗湿的白发,“我的玫瑰…”,夏油杰抱着五条悟,手臂颤动着,不断重复。

他硬着的鸡巴还堵在五条悟的穴里。五条悟晃着满肚子的精液,艰难的翻过了身,他用鼻子蹭着夏油杰的鼻子,轻柔的拂过夏油杰的长发,一只手在夏油杰下巴的软肉上扫动。五条悟闭着眼睛安抚他,“嗯…嗯…我也爱你…”,他实在是太累了,累到连安慰的话语都像是飘起的云朵一样游离,于是他枕着夏油杰的肩膀,昏睡过去。

夏油杰小心的把五条悟侧放到自己身边,抽出了自己的阴茎,一滩白浊混着淫水,汩汩的从五条悟合不拢的屁股里流出。夏油杰挪动着自己的身体,把硬着的鸡巴插进五条悟拢着的大腿里,不再理会自己的欲望,将脑袋抵在五条悟的脖颈里,闻着玫瑰的味道睡去…

种子留在五条悟的肠道里,混着满室的月光,在他的花房里孕育着新的生命。

清晨的风吹醒侧躺着的夏油杰,他伸手向身旁摸去,床单上只徒然的留下一片冰凉。夏油杰猛然起身,扭头看向桌子,

蓝玫瑰摇曳了浮动的月光。

夏油杰抬起手臂,遮住了自己的脸。

是梦吗?他有些茫然。

他忍不住攥住床单,手心却感受到一片湿润的水渍。夏油杰惊忙侧过身,趴在床单上仔细的闻着每一处。

汗水氤氲在黑色的布料上。他捶着自己的脑袋,咒骂着自己为什么要买深色的床单。但他仍然固执的摸索着每一寸地方。一片散发着玫瑰浓香的、略微僵硬却还有水分的布料,终于被夏油杰的手掌寻找到。

他看向桌子上的玫瑰,日光缠眷得他想念夜晚。

一夜一夜,夏油杰开始守着这朵蓝玫瑰。他坐在月光里,拨弄着玫瑰打卷的花瓣,念着、哄着,我的玫瑰、我的玫瑰,

再见我一面。

夏油杰抚摸着玫瑰茎上的刺,恳求着。

只是从开花到枯萎,夏油杰不再在一个有月亮的夜晚看到他爱的人。只有一粒种子,在玫瑰枯萎化作灰的时候,被窗里映照的月亮送到夏油杰的手里。

他又哭又笑的,像是已经失常的孩子,重新种下了蓝玫瑰的种子。

又是一次发芽,又是一次长大,又是一次花苞。夏油杰全身心的守候着玫瑰,感受着又一次甜蜜到苦楚的等待。

会不会再次见到你?

会不会见到上次的你?

夏油杰的心里盘旋着无数个难以言喻的恐惧,五万只线虫在他的心脏里穿梭出没有规律的痕迹。

直到一个夜晚,月光再次扫荡床铺,玫瑰缓缓地展开花瓣,一个赤裸的精灵手臂上沾着花粉,笑着落到桌子上。

月光汹涌着爱意,那个精灵再次变成大人的身姿,他有着一对玻璃蓝的眼睛,一头月亮般的白发。他坐在桌子上,双手撑在桌角,好奇的看着夏油杰,

“我有点喜欢你”他突然说,

“我想要你的种子”五条悟说。

夏油杰落下泪来,用力的抱住了赤裸的爱人。

再一次,夏油杰对一朵花产生恋慕之情。

再一次,夏油杰遇见和天空般蓝色的爱情。

他有点没法讲话,磕磕巴巴的、偏又快的惊人的回答,“给你…我的种子。只要你想要。”

他吻住五条悟笑着的眼睛,轻柔的像是在触碰轻薄的花瓣。他说,

“我爱你,我和月亮一样爱你,”

他推开窗户,放任月光流入室内,一滩一滩,溺死了窗子里两具交缠的影子。

“我的蓝玫瑰。”

夏油杰在死亡前念叨。

13 Likes

gugu老师的玫瑰五条悟太美了 :smiling_face_with_three_hearts:

1 Like

好美:pleading_face:……

贴贴咪 :revolving_hearts:

我终于回来啦,啊啊啊啊啊场景完全不敢想,太美了,老师好神ヽ(≧ω≦)ノ老师辛苦了(ノ゚ー゚)ノ(ノ*゚ー゚)ノ

贴贴 :revolving_hearts:

1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