囚禁叛逃前男友后被上了

,


“下次,下次一定要得到她。”比起战败的挫败,夏油杰只觉得欣喜,祈本里香如同他料想一般的令人着迷,远处火红的晚霞照亮闭塞的巷口,鼻翼轻轻撼动,夏油杰露出自嘲的笑,摇摇欲坠的身体靠在冰冷的墙壁上,破碎的手臂,凌乱的刘海,半张脸被鲜血淹没,他看着五条悟,又闭上双眼,“你来的真晚,悟,没想到会死在你手上。”

五 条悟面无表情地看着曾经的挚友,不,应该是前男友,星浆体事件之后,原本该结婚的两个人,却消失了一个,高专那三年仿佛大梦一场,夏油杰失踪了,没有告别,没有原因,而后他了解到夏油杰的叛逃,随即而来的是高层的质疑,家族的压力,连带着哨子和夜蛾校长都对此痛心疾首,五条悟斩断两人的联系,抑制剂堆满了他的房间,腺体里的朗姆酒信息素越来越淡,他才知道杰应该去除了永久标记,夏油杰彻底逃离了他的世界,面对好友和夜蛾,五条悟收敛起悲伤,扔掉手里空了的抑制剂针管,露出轻松的笑脸,在一旁说:“没关系,我是最强的。”

他不知道该如何开导杰,他也不知道该如何开导自己,成为一个咒术师,他没有选择,六眼临幸在他身上,他是天选之子,无法逃避,人生仿若一眼便看见了结局,但夏油杰于他是个意料之外。

“我的家人们还好吗?”

夏油杰的声音让五条悟回神,开口道:“他们一个个都逃了,京都那边也是,是你下令的吧。”

“哈哈哈”夏油杰低沉的笑声,抬眼去看五条悟漂亮的眼眸,“是啊,和你不一样,我可是很善良的。”看着五条悟毫无波澜的蓝眼,夏油杰又有些恍惚,他习惯了五条悟笑起来的瞳孔,恶作剧之后甜甜的嘴角,唯独这样无情又高大的悟,他不习惯或者说是他一手造就了这样的悟,却不愿意承认,他不敢再看,只好侧过头,“你送那两个人过来就是为了给我杀的吧,让他们成为乙骨的引爆剂。”

“这件事情我充分相信你,毕竟你想要构建那样一个世界,不会对年轻的术师下手。”
“相信我啊”
过往种种闪现在脑海里,夏油杰久久未能说话,他看见了同期三人组玩闹的身影,看见吃到喜久服的悟,看见自己站在操场对着五条悟表白,两人顺理成章的搬到一起,不管是出任务还是休假都黏在一起,他还能听见悟玩闹着说:“杰,我允许你向我求婚。”
他是怎么说得来着?
他说:“悟想要什么口味的喜久福作为求婚礼物?”
“抹茶红豆!”五条悟放下手里的草莓冰淇凌,墨镜下的圆眼露出一份狡黠,“杰!求婚不能用喜久福这么草率的东西。”
藏在心底里的记忆一瞬间翻涌而出,他看着两人并肩的身影越走越远,“悟,你对我,居然还保留了这种感情。”
“你还有什么遗言吗?”
“不管怎么说,我永远讨厌猴子,但是我不厌憎高专的人。”夏油杰捂着肩膀的手慢慢收紧,努力正了正腰背,“悟,向你求婚我是认真的,没能和你组建家庭我很抱歉,只是我已经无法在这个世界发自内心地露出笑脸了。”
“杰”
五条悟又一次呼唤出他的名字,夏油杰张开疲惫的眼,看着五条悟慢慢向他走进,他听见他说:“平安夜快乐,杰。”
夏油杰无意识地闪动着眼皮,决意赴死的神情里掀起一抹不舍,他瞪大了眼眸,想要将悟的容貌刻进心里,尽管他已经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了,哽咽的声音带着哭腔,努力挤出一个不算太难看的笑容,开口道:“最后,你倒是说点诅咒人的话啊。”

夏油杰睁开眼,看见的是白色的天花板。
酸麻的手臂在眼前晃了晃,又抚上右肩,那里空荡荡的,原来他还没死。
五条悟打开房门便看见清醒的夏油杰,轻笑一声来到人身边,“杰,还好吗?”
夏油杰皱着眉,远远闻到人信息素的味道,奶糖的甜漂浮在房间里,勾着他后颈的腺体,热的厉害,喉间干涩无比,动了动身体又听见金属碰撞的声音,双眼露出一抹茫然,“你不该这样,悟。”
“杰,你已经死了,死在我的手里,死在高专。”
“是我把你变成这样的。”夏油杰任由五条悟将他扶起来,然后盯着人白色的发旋开口,“悟,我的想法永远不会变。”
“嘘”温热的指尖按住了夏油杰干裂的唇瓣,五条悟卸下了眼罩,亲吻着人的眉心,跨坐在人的腰腹,额头相贴,“杰,我爱你。”
滚烫的手掌贴着他的脆弱的腺体,朗姆酒的浓烈被催发出来,缠着空气里的奶糖,苦涩又甜腻,夏油杰抬眼去看五条悟,他不该是这样的,他应该面无表情地杀死他,然后做回他的高专老师,五条家主,而不是像现在这样,“悟,我…”
灵巧的舌尖钻进他的口腔,香甜的汁水渡进嘴里,齿列都被染上奶香,悟的接吻技术有待提高,舌头只是伸进去便不动了,唇瓣相互磨蹭着,滑腻的腿根贴着他的性器,夏油杰动情了,他发觉了自己的动情,隐忍不发,额尖冒出细密的汗珠,单手掰开五条悟的肩膀,喘息着说:“悟,告诉我,你在想什么?”
五条悟垂头不言,起初他的确想公事公办,毕竟杰和手下造成了那样的混乱,不管是作为高专的人还是五条家的人,他都应该除掉夏油杰,可偏偏他是夏油杰,是他的夏油杰,就在他听见杰说“我已经无法在这个世界发自内心地露出笑脸了”他动摇了,他在大爱和自私里选择了夏油杰,自私地瞒天过海,就连哨子都被蒙在鼓里,他要找回夏油杰,找回陪在自己身边,无论何时只要他回头都能看见面带笑容站在他身后的夏油杰。
夏油杰单手捧起五条悟脸,看着人泛红的眼眶,不知所措,五条悟亲昵地蹭了蹭人的掌心,“杰,喜欢你和杀死你之间,我选择了偏爱。”双目相对,他又说:“回来吧,杰,我一个人很累的。”
夏油杰的手从脸上移到脖颈,揉捏着人的腺体,又握住了人的腰身,混乱的气息喷溅在五条悟的脸上,“悟,张嘴。”
属于夏油杰的味道闯进五条悟的唇齿间,舌尖扫过人的牙齿,勾着人的舌尖嬉戏共舞,舔上敏感的上颚,五条悟被迫仰着头,张嘴迎合属于alpha的气味,喉咙里发出呼噜呼噜的叫声,颤巍巍的手抱紧夏油杰的身体,互相吃着对方的口水,过多的津液顺着缝隙流下来。
等到夏油杰亲够了,五条悟来不及吞咽口水,拉着银丝落在夏油杰的腹部,隐秘又淫靡,“杰,教教我如何亲嘴吧”
“悟,这种时候不要虚心求教了吧。”夏油杰低头笑出声来,用胯顶了顶身上的五条悟,大手揉捏着人的腰侧。
苍白的脸攀上一抹红晕,散开的长发遮住他大半的脸,两人的距离越拉越紧,指节拉扯着人的裤子往下,白面般的臀瓣被握在手里,舌尖舔着喉结吸咬着,五条悟惊呼着抱紧着人的头,尾椎像是被电流击中,腺体跳动的越来越快,克制下露出几声呻吟。
滚动的喉结被咬出牙印,白皙的脖颈上到处都是夏油杰留下的印迹,隔着T恤咬上人硬挺的乳粒,口水湿润过布料摩擦着敏感的乳粒,仅仅是被吸吮着乳粒,五条悟便感觉到后穴的酸痒,阴茎被勒在内裤里憋得发疼,肠液打湿了夏油杰的手掌。
“杰…杰…”
夏油杰的指节在后穴打了圈揉捏,听见人的气音,又靠在床头,伸出粘满人肠液的手在五条悟眼前晃了晃,“悟,我只有一只手了。”
作为曾经的恋人,床事不知道经历了多少次,他自然知道夏油杰的意思,五条悟按下想要靠近夏油杰的念头,压抑下身体的欲念,向后挪动着屁股,双手掏出人的硬起来的性器,性液源源不断地从马眼流出来,五条悟下意识吞咽了下,手掌包裹着柱身撸动着,抬眼去看夏油杰的表情,接着性液的润滑,整根阴茎变得亮晶晶的,“进来。”
五条悟点点头,手掌扶着人粗壮的阴茎,慢吞吞地向下坐,滚烫的龟头触碰到湿滑的穴口便滑开了,越来越浓郁的朗姆酒香熏得他头晕,信息素像是要被榨干一样的饥渴,尝试了好几次都没能成功,反而让穴口的汁水蹭在两人中间,泥泞不堪。
“杰,我…我进不去。”
夏油杰贪婪的看着五条悟,上身还穿着白色的短袖,胸前晕开两朵水花,粉嫩的乳粒若隐若现,白色的发丝细软,刘海挡着他的眉眼,只留下殷红潋滟的双唇,好像被五条悟囚禁也不是什么坏事,他闻到了熟悉的香甜,尽管两人之间的标记已经谈的几乎发现不了,但夏油杰无法拒绝五条悟。
夏油杰腾出手抓着包裹在五条手里的性器,探到蠕动的穴口,对着人的脸又笑了出来,腰胯用力向上顶,硕大的龟头顶进湿软的穴口,五条悟急促的呻吟一声,腰身一软倒在人的身上,肩胛骨起伏着,嘴里断断续续的“杰,好大…太胀了。”
安抚信息素萦绕在五条悟周身,被侵入的异物感慢慢消失,柱身一点一点插进肠壁,挤出透明的汁水,蹭过他的软肉,意料之后的快感让五条悟尖叫出声,双眼蒙尘,溢满泪水,张着嘴不知疲倦的娇喘着。
粗壮的阴茎破开粘合的肠肉,一下一下顶在人的骚点,顶上花心,深入到隐秘的生殖腔口,奶糖未逐渐变得稀薄,五条悟此刻像是抱在酒里的醉鬼,醉倒在夏油杰的温柔乡,肉体碰撞的声音混着水声回荡在空旷的房间里,夏油杰沙哑着开口,“悟,你好紧啊”
“呜杰,好爽好舒服”五条悟泛着泪光看着他,突然搂住男人的脖子,主动送上嘴唇,阴茎从臀缝抽离,“吻我。”
夏油杰兴奋起来,紫色的眼变得猩红,犬牙咬着人的唇瓣撕磨,铁锈混着烈酒,夏油杰拉着人的手印在他的小腹,龟头顶出鼓包,“要标记吗?悟。”
五条悟觉得有些神奇,原来杰的性器可以深入到这种地步,又觉得兴奋,他不是个害羞的人,做爱可以让他快乐,没什么好羞耻的,“杰,标记我。”
“好”夏油杰舔掉人下唇上的血迹,翻身将人压在身下,却因只有一只手臂差点栽倒到五条悟的身上,五条悟瞬间张开大腿勾着人的腰,“杰,抱紧我。”
湿软的肉穴被铁棍一样的性器凿开,褶皱被根部抚平,喷溅的汁水如同春雨连绵不绝,夏油杰感受着穴肉吸吮他性器的快感,笑着说:“我没有办法一边摸着你的脸,一边捏着你的腰肏你了。”
“那就换我来。”五条悟伸手摸上人右手的伤口,厚厚的纱布下是狰狞的伤口,长发落在他的胸前痒痒的,长腿夹着人的腰猛然用力,夏油杰倒在床上,后穴越来越湿越来越热,五条悟却撑着身体将性器从屁股里拔出来,“换个姿势,我来肏你。”
y夏油杰满眼期待的看着五条悟转身,挺巧的臀肉白花花的露在眼底,五条悟抬起屁股,拉着夏油杰手伸进宽大的衣服,落在他的小腹,湿淋淋的阴茎插进柔软的后穴,红的刺眼的腺体明晃晃勾引着夏油杰,整根阴茎深入进去,两人皆是爽利的喘息,骚点被摩擦过的感觉让五条悟失力,尽管不是发情期,却因为这样的交合而兴奋,嘴角流出津液,快感并没有结束,这样的姿势进的极深,宫口被凿开缝隙,艳红的肠肉都被拖拽出来,性器在毫无防备下射出白浆,宫口被肏开,热流浇在龟头,夏油杰的腰腹一紧,恍惚间五条悟觉得后背一热,腺体被咬在嘴里,牙齿只是轻轻触碰着表皮,指尖从小腹摸到乳尖,敏感的乳尖被捏在指缝里。
抽插的速度如同狂风骤雨般的激烈,抽插间带着大量的淫水,五条悟软下去的性器又在交合中滴落着汁水,囊袋拍在会阴,腺体被含在嘴里,不同于刚才的快感,这样的行为,五条悟忍不住痉挛,高潮的感觉太过美好。
还没等五条悟重新硬起来,朗姆酒的热烈便如涨潮的春水拍打着欢愉的礁石,他被一点点淹没,双眼失神,被人搂在怀里,体内的性器越涨越长,卡在生殖腔里射精。
漫长的射精过程,五条悟都处在安静坐在夏油杰怀里的动作,直到精柱全部射进生殖腔,奶糖的香甜变得淡薄,连带着呼吸间全是夏油杰的味道,夏油杰抱着五条悟躺在床上,被咬破的腺体血淋淋的,脖颈上也是紫青遍布,伤口还在隐隐作痛,五条悟突然回过神,吻在他的额头,吻他的下巴,“杰,剥夺年轻人的青春是不可饶恕的。”
而夏油杰却没接话,反而说了句:“悟,我射进去了,你会怀孕吗?”
五条悟歪头思考了许久,开口道:“会吗?会吧。”指缝里全是夏油杰的墨发,他拉近了两人的距离,“所以,你要快点回来,不然很麻烦的。”
亮晶晶的蓝眼望着夏油杰,夏油杰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只一下又一下的抚摸着人的脊背,五条悟没等到杰的回答,撑不住疲软的神经在人的怀里睡去,夏油杰看着人颤抖的睫毛,呢喃着:“我回不去了。”

  1. 列表条目
24 Likes

喜欢喜欢

1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