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月 by 饶岁

皎洁的月光
想邀你细赏
可惜已天各一方
——《借月》王天阳

狱门疆内部暗无天日,从进入的瞬间起,耳边再无一丝声音,原本的束缚消失了,五条悟却仿佛还被限制着维持在进入前的动作,过了几秒才站直了身观察起四周。
即使是六眼也看不透这黑暗,领域无量空处再次开启并且无限向外扩大,可即使如此也并不能感知到什么有效信息。
忽然间在正前方不远处凭空出现的迷宫让五条悟倏然发力仅一秒便出现在迷宫入口。这个迷宫十分怪异,往上看不到顶,往下也望不到地面。门两边的灯柱像是迎接他的到来,柱顶篝火瞬间点燃,迷宫内两侧的墙壁上挂了一路的火把从门口开始往内逐渐点燃,照亮了整个迷宫。
领域没有收回,却在迷宫内屡屡碰壁,能感受到的范围像是被强制压缩在了自身往外十米直径范围内。
十米的感知也足以让五条悟在脑海里绘制出迷宫地图的一部分,往内深入一百米处出现了第一个选择路口。还没等他做出选择,正前方出现了一丝光亮缓缓升空,明明是个看不到顶的迷宫,却出现了月亮散发着微弱的光。
不知是从哪里掀来一股阴风,携着白雾卷起,虽说有无下限术士无法被触碰到,却还是生理性条件反射的闭了眼。再睁开自己已经离开了迷宫,站在了东京都立咒术高等专门学院的走廊上。
楼梯口传来熟悉的声音,来人的灯笼裤腿率先出现在视野里,五条悟睁大了眼,看着向自己走来的夏油杰和家入硝子,双手却紧握成拳。
距离逐渐缩短,夏油杰和家入硝子却像没有看到他一般,径直从他身上穿了过去。五条悟急切的转过身,看见他们走进教室,却又凭空消失。
“悟,上课了,你又在外面做什么。”还是教师的夜蛾正道从走廊另一端出现,手上拿着一个还没缝好的熊猫玩偶。
五条悟没有动,转身往后看也并未看到第二个自己的影子。夜蛾正道已经走近了,伸出手悬空在他的肩膀上方,还未触碰到他的衣服,五条悟已经瞬间往后退开五米远。
夜蛾正道反应平平,大概是平日里这群学生也没一个省心的,突然闹起脾气也是正常,也只是说了句:“回去上课。”
五条悟顿了几秒,往教室内走,原本消失的二人正坐在教室里。诺大的教室里因为学生就三个只放了三套桌椅,空着的是最靠近门的位置。课桌上明明什么也没放,五条悟却笃定下面的抽屉里必定放着一盒奶油蛋糕,藏在深处的记忆骤然冒出来充斥着五条悟的大脑。
这应当是他们的一年级末,室外烈日当空,教室里开着空调倒是让人倍感舒适。
五条悟脚步有些僵硬的走到自己的位置上坐下,左手边的夏油杰转过脸看他,伸长了腿脚碰了下他的桌子腿。
他没转头去看,背往后靠了些,一低头就看到抽屉里的奶油蛋糕,旁边还放着一根棒棒糖,一看就知道是旁边二位的杰作。
一年级时从陌生人到熟络好友,逐渐的互相性格磨合,到后来执行任务时的默契配合,当年的记忆被迫重现。现在所在的教室内,与当时的场景竟然连各种不起眼的细节都能完美重合。
从古至今对狱门疆的记载里可从未有过关于他这项能力的信息,五条悟能肯定这是直接从他的记忆里抽出来的画面。
还没等他记起更多,站在讲台上的夜蛾正道已经开始布置新的任务。高专本就是个实践比教学多的地方,从和咒灵的战斗中能学到的往往会比在课堂上学的更多。
“这次是在新宿区一栋老居民楼,等级不高。”夜蛾正道抬头看了眼三人的反应继续说着,“这次的范围较小不需要帐,但还是会有辅助监督陪同前往,这次再把人甩了单独行动,回来就准备受惩罚吧!”
家入硝子左手撑着脸没什么所谓,夏油杰觉得这个任务没什么意思双手插在裤兜里背靠着椅背,向来话多的五条悟却是什么都没说,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
空间瞬间扭曲,原本坐在椅子上的五条悟被瞬移到了任务地点,站在存在咒灵的楼外。一只手搭在了他的肩膀上,听到耳边有人说:“走了,悟。”
夏油杰率先进了楼梯间,五条悟明知这是狱门疆创造的虚假世界却还是选择了直接跟上去,站在记忆里会出现咒灵的楼层下一层直接选择了开启领域无量空处。
领域是五条悟在高专毕业那年才领悟的,才是一年级生的他直接使用领域必定会让剧情崩坏,影响后续的发展甚至是直接结束这个幻境。可现实总比自己想的残酷,这一次不仅是咒灵,夏油杰和家入硝子也死在了他的面前,虽然知道这是假的,但还是令他咬紧了牙关。
幻境结束,迷雾散去,面前原本的三岔口变成了一个向右转的单行道。

这一次顺着迷宫走了几个路口也没像之前一样再起风带着雾,这迷宫像是没有尽头一般,感觉已经过去了一个小时却还没找到下一个重要的路口,也未曾绕到已经去过的地方。
狱门疆内部感觉不到咒力,却也感受不到咒力的消耗。即使是五条悟也会有一定的咒力损耗,可这一路开着领域也感觉不到自身咒力的减少,反而像是源源不断的被提供被充满,一直保持着水至瓶口却不溢出的状态。
不知是又过了多久,每次抬头望都能看到那个怪异的月亮逐渐从残月变成弦月,终于遇到了第二个三岔口,像之前一样的风又卷着白雾把人吞噬。
再睁眼,五条悟发现自己正站在教室里,在教室的角落里自己和夏油杰、家入硝子一起跪坐在了夜蛾正道面前。
“你们当中有个家伙说‘帐’他自己会放,然后撇下辅助监督自己跑了,然后还把‘帐’给忘了对吧?”夜蛾正道表情严肃,像是无辜的遭了上头一顿骂还不知道罪魁祸首是谁,“自己承认吧。”
五条悟看着自己举起手:“老师!可以别再寻找犯人了吗?”
“是悟啊。”夜蛾正道对跪坐着的五条悟进行了单方面‘倾情’指导。
看着夜蛾走后,自己和夏油杰的讨论,偷偷溜走的家入硝子,和再次回到教室布置新任务的夜蛾。
这是——护送星浆体那次。
五条悟没有动,但是跟着事情的发展,狱门疆每次都会把他转移到最佳观看点。
看着他们从组织Q手里救下天内理子,看着他们和主仆二人的斗嘴打闹,看着自己去学校教堂找人,看着冲绳之旅的一行人,看着还活着的两位学弟……
那年也不净是些糟烂事,还有留在冲绳的快乐。
终于,该来的还是会来,护卫任务的第三天,距离天内理子的悬赏金取消已经过了四个小时,一行人站在了高专的结界内。
作为旁观者的五条悟甚至有些控制不住自己想去阻止接下来会发生的事情的念头,在伏黑甚尔出现在视野内的瞬间还是向自己伸出了手,却触碰不到站在那毫无防备的自己。可下一秒原本应该被伏黑甚尔一刀刺穿的自己消失了,一直作为旁观的自己真正的参与到了这个幻境中。
一刀刺空的伏黑甚尔瞬间转身再次攻击,现在的五条悟早已不是当年还未领悟反转术士的高中生,丰富的作战经验让他面对伏黑甚尔的攻击也均可从容面对。
伏黑甚尔对五条悟的回击倒是提起了兴趣,一个还在读高专的学生,却能强到这种境地,是盘星教给的信息出了错,还是错在他自己轻敌?
现在的五条悟褪去了当年的稚嫩,一招一式干脆利落,伏黑甚尔也不再把他当个小屁孩儿看,反而是认真的当做一个对手。
伏黑甚尔已经不是现在进入巅峰状态的五条悟的对手,在一个闪身远离后放出了无数的蝇头干扰五条悟的视线与感知能力。
经历过一次的五条悟大概能判断出他从会从哪个角度出现,又在什么位置攻击自己,可他忘了因为剧情的更改造成的后续影响中总有些不定因素,例如当时应该在薨星宫本殿里的夏油杰和天内理子他们出现在了离自己五十米远的地方。
蝇头并不会只攻击五条悟一个人,夏油杰更不会在这种情况下眼睁睁看着五条悟一个人战斗,他放了一个咒灵帮黑井小姐一起保护天内理子的安全,自己冲向了蝇头正逐渐形成的包围圈中心。
当五条悟的背部让夏油杰背靠着碰上的瞬间,久违的无下限术士瞬间条件反射的停顿了两秒。
仅仅两秒,伏黑甚尔以恐怖的速度从其右侧,挟特级咒具“天逆鉾”袭来。这把效果为强制解除发动中术士的特级咒具,是专门为五条悟准备的。
刀刃刺来的瞬间,五条悟直接发动了领域‘无量空处’,同时空着的手往后去抓夏油杰的手,却抓了个空。
夏油杰像是有预感的提前往伏黑甚尔冲过来那一侧轻微的移动了些,天逆鉾刺穿了他的胸膛,透过的刀尖划破了五条悟的校服,扎在他的肩膀上。
领域内的五条悟甚至觉得自己感受到了夏油杰血液的温度,‘苍’与‘赫’重叠形成的虚式‘芘’在指尖跳跃,咒力瞬间产生的强大威力直接拍在了伏黑甚尔的身上。
幻境瞬间消失,五条悟却没有停下攻击,可每一下都对迷宫的墙壁无法造成任何影响,只能捏着拳头往下一个路口走。
此时挂在高空的那轮月亮已经是一个半圆的形状,在外面的世界也没有人注意到狱门疆上出现了一道小小的裂痕。

第三个岔道口出现的很怪异,只是一眨眼,原本只有一条路的地方瞬间围绕五条悟为中心出现了八个路口,来时的路已经消失在了背后,之前所记录的十米范围内用领域感知到的路线已经被全部推翻。
如果这不是迷宫的中心,那必定就是出口所在。
这一次无论是阴风还是白雾都未出现,一切都静悄悄的,像是把决定权交给了五条悟等着他来抉择。
无量空出的范围再一次像是受到外力挤压一般,从十米范围被压至九米、七米、五米,在三米左右停止。
领域被强行压缩的感觉并不好受,之前的范围削减到十米时影响并不大,但是这一次被压制的太过紧凑,五条悟选择直接撤掉领域。
“硝子都告诉你了吧?”夏油杰的声音不知是从哪条路的深处传来。
“换作是你的话,就能做到的吧?悟。”
“自己能做到的事情,却要对别人说是‘不可能实现’?因为你是五条悟,所以最强?还是说因为你最强,所以才是五条悟?”
“悟已经决定了自己的生活方式,剩下的就是竭我所能去实现它。”
“想杀就杀吧。”
“你的选择都有意义。”
在涩谷的不愉快谈话,夏油杰决绝离开的背影,最强二人组分崩离析。
总有些事情是人不想记起的,却在狱门疆内被强行一次次拉出来回忆,像是好了多年的伤口留下的那道疤又一次被外部撕裂,血淋淋的暴露在他面前。
“怎么来得这么晚呢?悟。”
“相信我?”
“你对我还有信任可言吗?”
“不管别人怎么说,我都打心底厌恶非术师。”
“但我并不恨高专的家伙们。”
“最后你倒是说点诅咒人的话呀。”
夏油杰的声音渐微,没过多久八个路口深处冒出白雾齐齐向中心聚拢,五条悟又一次进入了幻境,果然是在高专,在夏油杰死的那个巷口。
可五条悟并未注意到在迷宫里高挂的那轮月亮也跟了进来,挂在空中俯瞰全局。
“怎么来得这么晚呢?悟。”夏油杰依着墙缓缓滑落,背靠着坐在地上,“没想到最后会碰到你,我的家人们还好吧?”
“全都逃跑了,京都那边也是你指使的吧?”五条悟清楚的记得自己当初说过的话,一字不差。
“不错,因为我和你不一样,心比较软。”夏油杰看了他一眼,“你是以那两个人被杀为前提而把他们派过来的吧?为的就是让他们俩成为乙骨的引爆剂。”
“因为我相信你啊。”即使走到这一步五条悟也相信,“你坚持的主义不会无缘无故地杀死年轻的术师。”
“呵呵,相信我?”夏油杰觉得有些好笑,“你对我还有信任可言吗?”
夏油杰说完话在衣服里找着什么,却听见本不应该靠近的人逐渐走近的脚步声。
“我一直都相信你啊,杰。”五条悟站在他面前,居高岭下的看着他。
夏油杰抬起头,把找出来的东西扔给他,是乙骨忧太的学生证,“帮我把这个还给他。”
学生证被甩在五条悟身上,他却没有伸手接,任由那张卡摔在地上。
“还有什么遗言吗?”
“不管别人怎么说,我都打心底厌恶非术师,但我并不恨高专的家伙们。”夏油杰低着头,嘴里慢慢说着,“只是现在这个世界,无法让我发自内心地欢笑。”
“杰。”五条悟忘了自己当初是什么表情逗笑了他,但是此刻他却觉得自己脸上的表情只会比哭还难看。
“最后你倒是说点诅咒人的话呀……”
夏油杰的呼吸声逐渐微弱,眼皮沉重得把眼睛压成一条缝,视线也开始模糊。站在自己面前的人好像蹲了下来,向自己伸出手不知道是要做些什么,大概……是要给自己最后一击吧……
可五条悟只是伸手把他的头扶正了些,帮他理了理凌乱的长发。
“不杀了我吗?”夏油杰的声音十分微弱,不凑近根本听不到。
五条悟没有理会,用手指帮他擦试着脸上的血迹,可血太多了,怎么也擦不干净。
“悟。”夏油杰用尽全力也只比刚刚稍微大声了一些,“杀了我,不然你一定会后悔的。”
五条悟的手也只是停顿了一下,他扯下蒙眼用的绷带,用绷带继续擦试着夏油杰脸上的血。等他往下擦拭到锁骨时,他感觉有些事情还是到来了。
夏油杰的呼吸消失了,即使没有他的最后一击,也还是会死在他面前。
这次的幻境像是卡住了,顿了两秒才消失,面前原本的八个路口变成了七个。

这次是五条悟自己选择进了正前方的路口,幻境再次出现,同样是在夏油杰袭击高专那一天,却比上一个幻境又往前倒退了一段时间。
新宿街头咒灵肆虐,五条悟站在高楼下方抬头看屋顶上的两个始作俑者。
“五条先生!!”高专辅助监督伊地知洁高大声喊着从左侧冲出来,“有件事要向您报告,虽然可能不太合时宜,但我想还是早些通知您的好,是关于之前您安排的调查乙骨的事情……”
伊地知之后说的他并没有仔细听,站在那思考着让自己回高专让熊猫和狗卷棘留在这里的胜算有多大。
来不及了。
五条悟瞬间移动自身,以最快的速度出现在高专。整个高专空荡荡的,没有应该存在的帐,也没有人和咒灵的气息,这大概就是狱门疆的能力做不到的地方。
狱门疆只能根据人的记忆创造幻境,甚至是记忆中那些自己未曾注意的细节,但他并不能延伸创造出五条悟记忆里没有出现过的画面。
五条悟再次返回涉谷,失去了五条悟的涉谷战场像是不知道如何运转一般,原本不该出现的熊猫和狗卷棘在狱门疆的操控下模仿着五条悟记忆中他们俩的打斗模样,又仿佛从动作间能看到五条悟的影子。
这次完全不像前面那两次改动,只是为了让身边的人一个个死在他面前,反而像是缺少了唯一的观众,狱门疆开始思考这个戏该怎么往后演。
不过五条悟的再次到来,让他的方向再次明了,与咒灵缠斗在一起的熊猫和狗卷棘像是逐渐失去了力气,被打的伤痕累累的侧脸暴露在五条悟面前。
如果一直依照狱门疆的想法结束幻境,那么这个迷宫必定是走不到头的,可每次中途扭转狱门疆必定会改变结局,所以五条悟需要在剩下的七个路口全部消失前找到那个可以更改中间剧情也能让结局圆满的节点,才能从狱门疆中找出逃脱的可能。
五条悟以最快的速度赶到熊猫和狗卷棘身边,瞬间开启的领域无量空处,以极短时间灭杀了涉谷所有咒灵,毫不手软均是一击命中直击要害。
连本应剩下的几个诅咒师,除了美美子和菜菜子都处理的一干二净。两个女孩子瘫软的坐在地上,被几个咒术师围绕着带上手铐枷锁。
“别欺负她们。”五条悟只留下这一句,就赶往高专。
这一次却还是来早了,五条悟站在与伤痕累累的夏油杰撞上的那个巷口,等了很久却只能看着夏油杰慢吞吞的从里面扶着墙往外走。
“杰。”
夏油杰看到他像是有一瞬间的诧异,“怎么来得这么晚呢?悟。”他依着墙缓缓滑落,背靠着坐在地上,“没想到最后会碰到你,我的家人们还好吧?”
“美美子和菜菜子我让他们好好照顾了。”五条悟走到他身边蹲下,“杰,我去找硝子。”
明知道在他到来时夏油杰已经是濒死状态,明知道这只是个幻境,却还是想找那一丝生机。
五条悟这番话倒是让幻境里的夏油杰出现了一丝卡顿,开始说着本应该说的话:“你是以那两个人被杀为前提而把他们派过来的吧?为的就是让他们俩成为乙骨的引爆剂。”
五条悟没接话,夏油杰开始翻找口袋里那张乙骨忧太的学生证,这一次五条悟从他手里接过了那张学生证塞进口袋。
“为什么不说话?要干脆的杀了我吗?”夏油杰看着他,嘴角倒是带着点笑,像是狱门疆在提醒他这一次的失败。
“你想听我说什么?诅咒你吗?”五条悟的语气平平,脸却绷紧了。
“诅咒也好啊,至少在最后……”
五条悟蹲下身贴近他的耳朵,像是在告诉自己,又像是在通过夏油杰的耳朵传达给狱门疆,“离他的身体远一点。”
幻境消失的突然,五条悟还保持着蹲下身的姿势,这次原本的七个路口瞬间消失了两个变成了五个,空中的月亮倒是离圆满又近了些。
五条悟摸了摸口袋里,乙骨忧太的学生证竟然还在。

新的幻境倒是等了一段时间才出现,像是狱门疆在思考着如何让事态按照他自己的想法去走,如何完美到无法被五条悟逆转。
这一次的时间是定在了夏油杰带着诅咒师们到高专宣战的时候,远远的看着夏油杰右胳膊拦着乙骨忧太,在那和自己的学生们说自己的思想理论。
“万物之灵长居然主动停下了进化的脚步,荒谬!人类实在是应当重新审视自己的生存战略了。所以呢,我希望你能……”
“杰!”五条悟及时的打断了他接下来要说的话,“少在我的学生面前鼓吹你的疯狂思想。”
“悟!好久不见啦!”夏油杰倒是开心的回头打着招呼,“听说今年的一年级新生都很优秀,原来如此,都是你的爱徒呀,特级被咒者、突然变异咒骸、咒言师末裔,以及,禅院家的吊车尾。”
“混蛋,”禅院真希皱眉,最讨厌的事情再次被提起,“注意你的措辞。”
“我的世界,不需要你这种猴子。”夏油杰不以为然,非咒术师都是该被抹杀的存在,即使出自咒术师的家族。
乙骨忧太瞬间打落肩膀上夏油杰的胳膊,“对不起,夏游先生,我虽然听不懂你在说什么,但是,我绝不会帮助侮辱我朋友的人!”
夏油杰对着他露出有些歉意的表情,却又带着些玩味,“抱歉,我并不是想惹你不高兴的。”
“杰,”五条悟插入二人之间把夏油杰和乙骨忧太隔开,“我有事跟你说。”
“我也有事跟你说,”夏油杰打断他,侧身后退一小步高声说道,“我是来下战书的,集合于此的诸位!把耳朵掏干净仔细听着!即将到来的12月24日!我们将在日落时分!开始白鬼夜行!地点就是诅咒的坩埚,东京新宿!咒术圣地京都!我们……”
这一次五条悟直接上手拉着他想瞬间转移到别的地方,却像是拉着座山纹丝不动,夏油杰用左手压在五条悟拉着自己手腕的手上,不让他再试图离开这里,让这里该发生的事继续发生着,照着狱门疆想要的剧情轨迹走。
“我们将在各地释放上千只咒灵,给它们下达的命令自然是‘赶尽杀绝’!不想亲眼见证地狱的话,就拼死阻止我们吧。”夏油杰松开了左手,“让我们尽情相互咒杀吧!”
“啊!夏油大人!店要关门了!”菜菜子看着手机上的时间大声提醒道。
“已经这么晚了吗?那抱歉了,悟。”夏油杰举起还被五条悟抓着的右手腕,“这两个丫头一直嚷嚷着要去吃竹下路对可丽饼,我们就先告辞了。哎呀,那地方有什么好的,全都是猴子。”
夏油杰笑着跟同行人抱怨,转身看着他们已经回到了像鹈鹕的鸟类咒灵嘴里,而五条悟依旧没松开手。
“不放我走?劝你还是省省吧!”夏油杰瞬间放出了咒灵在一年级生的周围围成一圈,“你可爱的学生们,可是在我的攻击范围内喔。”
五条悟干脆直接扯下眼睛上的绷带,领域开启瞬间反转战局。狱门疆透过领域操纵着咒灵们想把几个一年级生在事态被逆转前直接杀死在他面前,却还是晚了一步,幻境中的咒灵已经被全部抹杀。
下一秒五条悟的举动却让狱门疆都无法理解,他像当初在新宿对着夏油杰的背景抬起手,咒力在指尖萦绕。还没等反应过来,幻境中夏油杰的血溅到五条悟的脸上,他还是忍不住闭了眼,即使知道对方是假的。
幻境中的夏油杰被‘茈’击穿的瞬间,整个幻境瞬间崩塌,这一次的五个路口更是直接变成了一个。
最后一次机会了。

这一次五条悟自己走进了那个路口,空中的满月散发着光芒照在他背后。
幻境内狱门疆的时间像是产生了混乱,各种画面在五条悟眼前不停更换,突然间的停止是时间直接倒退到了三年级时家入硝子打电话说看到夏油杰那天。
新宿街头人来人往,五条悟远远的就看见夏油杰低垂着眼眸往自己的方向走来。
“杰。”五条悟叫住了他,却没有像记忆里那样发问。
“硝子都告诉你了吧?就像她描述的那样。”夏油杰没有给他留插话的机会继续说着,“我想做的,换作是你的话,就能做到的吧?悟。”
“自己能做到的事情,却要对别人说是‘不可能实现’?因为你是五条悟,所以最强?还是说因为你最强,所以才是五条悟?”
五条悟压抑了多年的情绪终于在这一刻对着夏油杰爆发,“明明你和我在一起的时候,我们才是最强的!”
“我们?”夏油杰像是嘲讽一般,“我已经决定了自己的生活方式,剩下的就是竭我所能去实现它。”
幻境中即使五条悟没有对着他摆出攻击的姿态,夏油杰也说着:“你现在想杀了我就杀吧,你的选择都有意义。”
说罢,夏油杰转身离开,而五跳舞也仅仅只是看着他的背影两秒就转身离去,他并没有看到身后的夏油杰突然停下脚步像是突如其来的头晕让扶着额头缓了缓,更没有看到夏油杰回过身看着他的背影伸出手却还是没敢走近,只能看着自己远去。
幻境还像记忆中那样发生着,一年一年的过,和夏油杰闹翻的几年他们几乎不曾遇到过,直到2017年特级被咒者乙骨忧太入学高专。
时间的滚轮再次转动,入学当天的乙骨忧太与一年级一起参加咒术实习,五条悟提前拿走了他的学生证,从开始就断掉了最后夏油杰把学生证丢给他的可能性。
五条悟带着分到同一队的禅院真希和乙骨忧太带到需要祓除咒灵的小学帮他们落下‘帐’后便在外等候着,毕竟这个时候的祈本里香还有太多的不确定性。
特级过咒怨灵祈本里香的全貌看几次都觉得有些震撼,站在帐外看乙骨背着受伤的真希,抱着得救两个小孩艰难的一步步走出来。
“欢迎回来,”五条悟双手背在身后倒是有点老师的样子,“很努力呢。”
三个月后狗卷棘被指名执行一项咒灵祓除任务,乙骨忧太作为助手一同前往。任务中,夏油杰作为特级诅咒师再次出现。
“至今也没抓到夏油的动向。”夜蛾正道站在窗边看着下方广场上的一年级,“是你杞人忧天了吧?”
“校长,很遗憾,那是不可能的。”五条悟坚定地说着,“我怎么可能会认错,杰的咒力的残秽。”
“该死!!说曹操曹操到!”夜蛾正道看着在楼下不远处落下的像鹈鹕的鸟类咒灵背上跳下来的人,转身向楼下走去,“校内所有准一级以上的术师,全都到正面转盘集合!”
幻境再过不久就要结束了,然而那个无法逆转的节点还没有被发现。
五条悟看着远处夏油杰右胳膊拦着乙骨忧太,在那和自己的学生们说自己的思想理论又一次打断了他,“杰!少在我的学生面前鼓吹你的疯狂思想。”
“悟,好久不见。”这次的夏油杰反应不像之前一样的满脸笑容打着招呼,反倒是十分平淡。
五条悟觉得哪里像是不太一样了,却又抓不住那瞬间飘过的怪异感觉。
之后还是一样的宣战,夏油杰带着和他一起的诅咒师们从高专离开。
2017年12月24日,百鬼夜行如期而至,逆转幻境的节点依旧未出现。
五条悟像之前一样快速的结束了新宿区的战斗,回到那个已经经历了多次的巷口,等着夏油杰的出现。
这一次夏油杰的伤没有之前那么重,却依旧倚着墙走过来,嘴里说着:“这次来的这么早,悟。”
他没有依靠着墙坐下,反而是右手撑着墙让自己站直了和五条悟对话。
“我倒是真没想过,原来经历了这么多,你还是对我充满了信任。”夏油杰说着那些原本不存在的话。
五条悟睁大了眼睛,原本幻境中的所有人都是可以用六眼看出体内咒力,可这一次的夏油杰却无法看透。
“悟,回去吧。”夏油杰对他笑了笑,朝他伸出手。
当夏油杰的手搭上他肩膀的瞬间,幻境消失了,原本的迷宫也消失了,只剩下五条悟一个人在无边的黑暗中静静的站着。
环顾四周只有空中挂着一轮满月,月光洒下来倒是给五条悟照亮了眼前的黑暗。
一双手突然出现在视线里遮盖住五条悟的视线,他眨着眼,白色的睫毛在那人手心扇动,即使是六眼也并未看到身后的人,那人说着,“闭上眼,往前走。”
“杰?”五条悟没有动,过了会儿也没听到那人应声,有些气恼,“夏油杰!”
那人像是怕了他,叹了口气才回答:“是我。”
“你为什么会在这里?为什么会在狱门疆里面?外面那个假冒的你又是怎么回事?你的身体怎么会被咒灵占用?为什么六眼也看不到你?你……”五条悟问个不停,甚至不停地想转身又被强制转了回去。
“你往前走,我告诉你。”夏油杰说着自己的条件。
五条悟沉默了两秒,顺从的闭上眼向前走,还不忘催促着对方告诉自己为什么。
“怎么在这里的,我也忘了,我倒是很想当初你能对我说点诅咒的话。”用这世上最扭曲的诅咒,让被咒者一直留在身边。
“我不想,不想让你成为咒灵,最后需要被祓除。”五条悟回答的很干脆。
夏油杰倒是不以为然的笑了,“你看,即使再走一次,我还是会走原来那条路,到最后我们还是会站在互相的对立面。”
“但你这次走这条路是为了找我需要的那个可以出去的时间节点,”五条悟伸手抓住盖在自己眼睛上的手,“你会跟我一起离开的吧,杰。”
四周静悄悄的,等了好一会儿五条悟才等到他想听的答案。
“会的,会陪着你。”
不知是走了多久,两个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
“到了。”夏油杰想收回手却让五条悟一把抓住,他瞬间转过身看见了夏油杰现在的样子。
穿着五条袈裟的夏油杰好好的站在他的面前,因为他突然地转身愣住了,却自然的张开双臂接住了扑过来的五条悟。
“我现在想诅咒你了。”五条悟说着。
夏油杰伸手在他背上拍打了两下,“饶了我吧。”
渐渐地夏油杰的身体像是变得有些透明,可他自己像是没察觉到自身变化一般,拉着五条悟的手继续往前走。
又过了许久,夏油杰突然停住了脚步,对着身旁的人说:“到了,就在这。”
五条悟看不出这里有什么不一样,都是一片漆黑空荡荡的。
“悟,闭眼。”
五条悟没问为什么,只是深深地看了他一眼就合上眼。夏油杰牵着他的手没松开,凑近了额头抵着他的,咒力从额头相贴处传来汇入四肢百骸。
渐渐地五条悟的意识有些恍惚,好像有人在他耳边道别,却听不到声音。
再睁眼,已经不在狱门疆内。

4 Li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