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五】晨起时分by逍遥客(完)

早晨起来搞一搞。
·自慰,骑手,腿交
·双教师
·一发完

34 Likes

夏天很热,夏天两个人一起睡更热很热,夏天两人一起睡并且空调坏了,那就是热上加热。

五条悟早上醒来的时候,像是被从水里捞出来一样。和夏油杰贴在一起的皮肤潮湿粘腻,稍微一动,在空气里被晾凉的皮肤就接替了被捂得滚烫的部分,再次贴上去。

他回忆了一下,依稀记起昨晚夏油杰好像是半夜才回来的,而且应该是洗完澡才上的床,因为他迷迷糊糊中,感觉旁边多了个热乎乎带着沐浴露香味的人。他半梦半醒间应该没有贴过去,因为后半夜空调停止运作了,夏油杰在他身边就像个滚烫的火源,六眼也没法自由调节自己的体温,因此还是会下意识避而远之。

但是现在,他们分明是抱在一起的,不知道是昨晚夏油杰在他睡着之后抱了过来,还是自己睡着睡着间蹭了过去。

抱着个火炉睡了大半个晚上,是真的热得不行了。

他松开夏油杰,翻到一边,从薄薄的空调被下滚出来,摊开四肢在床上躺着散热。仿佛凝固的空气极其缓慢地带走体表的水分,但是身体的热度却似乎没能就此消散。五条悟小臂还和夏油杰的保持着相贴,成年教师鼓胀的肌肉随着呼吸起伏,源源不绝的热度正从那一小块皮肤不断传来。

五条悟深深地呼吸,拉长呼吸的节奏,天青色的眼睛直直盯着空白的天花板,过了数十秒,终于伸手进宽松的睡裤中,握住自己苏醒的器官。尺寸合宜的器官紧贴在掌心,生机勃勃地跳动着胀大,他熟练地单手上下撸动,用拇指顶着龟头下的系带摩擦,最快速地唤醒自己的身体。

原本已经落下的潮汗又开始往外冒,极白的皮肤如同蒙了一层水雾。他收回和夏油杰贴在一起那只手,将贴在脸颊、鬓角的头发往上捋,露出饱满的额头,然后又长长地喘气。滚烫的呼吸从他肺腑间奔涌而出,像是能在空气中凝成白雾一样。

欲望攀升得愈发快,快感的侵蚀愈发不讲道理,五条悟不停地加快手里的动作,熟练地、花样百出地刺激那个器官。但是不够,还差那么一点。他的性器已经被刺激得完全勃起了,铃口处也在少量地往外流出前液,但离高潮还差那么一点点。

不够,不够……想射,还不够……

他急促地喘息,急切地想要到达顶峰,就连眼前都在成片炸开奇形怪状的光,像是晕眩一样,看不清任何东西。终于在忍无可忍的某一刻,脚趾蜷缩,大腿绷紧,抿着唇屏住呼吸,然后手指沿着囊袋间的中缝向上重重一刮!

“哈啊……!”

岔开的双腿猛然并拢到一起,小腹肌肉抽搐收缩着,不由自主地侧歪到床上。他半蜷缩着身体,空着的那只手紧紧地攥住枕头,屁股紧绷抽动得像是抽筋了一样,不停地下意识向前挺动,在床上蹭下了大半的裤子。

——但是他依然没有到。

内裤里湿漉漉的,但全是被前液打湿的。

五条悟泄气地抽出手,手上的粘液被他随便揩在了睡裤上,然后坐起来三下五除二撤掉了睡裤和一团糟的内裤。

夏油杰还没醒。昨晚半夜回来,到现在才睡了三四个小时,还处于极度困倦的状态中。五条悟凝视着他的睡颜片刻,手伸向盖在他腰腹的被子。

他本来是想把夏油杰口醒,然后坐上去的。但是手伸到一半,看到对方露在外面的,肌肉紧实的小臂,舔了舔唇,又临时改变了主意。

夏油杰在睡梦中,感觉自己的右手被人搬动了一下。

五条悟将碍事的裤子被子全部踹到一边,将夏油杰的手拉过来,摆好合适的角度,然后张腿骑了上去。又湿又热的阴部紧紧地贴在夏油杰的手腕上,囊袋挤着皮肉,仿佛能感觉到下面跳动的脉搏。

但五条悟并不满足于此。他调整着姿势,分开臀瓣往下压,一手撑着床保持平衡,一手握着夏油杰的手指往肉穴里塞。生着茧的手指比他自己的更粗,骨节更明显,一吞进去就受到肉壁的热烈欢迎,绞着缠着往里吸。五条悟仰着脖子发出极低的呻吟,熟悉的、被撑开的感觉迅速填补了刚才纯粹手淫的空虚,性器一跳一跳的,又吐出两口水来。

他一直塞到了三根手指才勉强停下来,此时两腿已经软得开始哆嗦。但尚未醒来的夏油杰,不会主动活动手腕,用三根指头奸他的穴;更不可能自主摸索,找到他的前列腺按压揉弄。因此五条悟只能又深吸一口气,绷紧大腿的肌肉,提起腰上下左右地骑那三根手指。

他太湿了,明明是男性的身体,使用的也是并非用于性交的部位,但是却因日积月累的操弄而变得敏感潮湿,随着频繁的挤压抽插发出咕叽咕叽的水声。浅色的穴口被拉扯摩擦,泛起了艶红色,前面的性器更是硬得要命,贴在小腹上,并随着动作小幅度地晃动拍打着。五条悟小声地抽气,完全是忍不住、压不下去的喘息,忠实地反映着身体的欲望。他前后移动,让会阴与夏油杰掌根接触,压着他的手,带动手指在穴里翻搅,带出更多的水,淌满指缝,洇湿床铺。

——夏油杰睁眼看到的就是这样的场景。

“哈……哈……呃……”

五条悟骑在他手上,仰着脖子,挺着胸膛,不知疲倦地上下套弄他的手指。汗水顺着他的下颌滑下,饱满的胸膛上更是泛着一层盈盈水光。两颗乳头鲜红挺立,没有经过抚慰便红艳艳地涨起来,像是能泌出奶一样。

夏油杰反应了足足三秒,才彻底意识到他在做什么。

然后在开口之前,他就先勾了勾手指。

五条悟腰骤然一弹,大腿小腹绷得紧紧的,弓成一条好看的弧线。他只觉得埋在屁股里的手指突然活了过来,抻直了,熟稔地揉开里头绞紧的软肉,找到了敏感点的所在。

“啊!等、等等……!”他腰肢弹动,屁股左右扭摆试图减少前列腺的刺激,目光扫到夏油杰,却见对方含笑看着自己。

夏油杰侧着身,撑起一条腿,薄薄的空调被从大腿中段滑到腰际,睡裤下那玩意儿的形状依稀可见,宽松的布料没起到多大的遮挡作用。五条悟目光勾勒了一遍它的形状,喉头滚动了一下,夹着夏油杰手指的肉穴忍不住缩了缩。

“为什么要等等?悟一大早起来,不就是想这样吗?”夏油杰问道。

他活动手腕,借着五条悟骑跨在自己手上的姿势,一边快速抽插肉穴,刺激腺体,一边用手腕和小臂去摩擦挤压他的囊袋,前前后后被他一只手就照顾了个彻底。五条悟被奸得忍不住尖叫,刚刚还能勉强控制的声音这会儿彻底压不住了,一面喘一面往前倒,却不料连着性器也一起压在了夏油杰手臂上。肌肉分明的小臂,用力时一拳足以打爆人类的脑袋,此时却勾着手指,不知疲倦地用手指奸着他的穴。

五条悟露出痴迷的笑,他的屁股不由自主地翘起来,想更多地吞进夏油杰的手指。而夏油杰也如他所愿,手指时而分开时而并拢,有时又同时弯曲抠挖滚烫多汁的内壁,活似要把里面搅成一团只会淌水的烂肉。五条悟发出啊啊的叫声,迎合夏油杰手指的操弄,但是敏感点被按得太用力了又忍不住要夹腿——可夏油杰的手还卡在他腿间呢,夹腿也只是让他的手臂与自己的阴部接触的面积与力度更大而已。于是忍不住夹起来以后没过几秒,就又哆嗦着松开,大腿内侧的肌肉都在发颤。

他觉得自己应该还有体力的,六眼术士的双腿能轻松绞断咒灵的脖子,但此时却软趴趴的,像两条橡皮泥。

刚刚手淫半天都没能到达的高潮,现在被夏油杰轻轻松松地送了上去。射出来的一瞬间,他掐着夏油杰手臂的手指几乎陷到肉里,浑身绷紧,唯独腿心绷过了头似的不停抽搐,绞得夏油杰的手几乎动不了;眼睛也往上翻着,直到精液喷在夏油杰手臂上,才缓过来点,放松下来趴在床上安静享受高潮的余韵。

夏油杰坐起来,没去管手臂上的精液,将手里五条悟流出来的水往他股间一揩,然后就拎着人转了个方向。五条悟刚射完脑子还没转过来呢,就被人从后面挤着合拢了双腿,然后被一根又粗又烫的东西操进了双腿间。

夏油杰活动腰肢,鸡巴在五条悟腿间进出好几次,他才反应过来——这厮放着扩张好的穴不操,在这里跟他玩腿交!五条悟内心操了一声,就要转身和夏油杰理论,但是鸡巴刚有脱出的迹象,就被夏油杰从后面按住了腰,紧接着另一手扬起来,啪地在他屁股上扇了一巴掌!

五条悟浑身一震,人都懵了。其实夏油杰打得倒是不重,还没有平时两人对练时候来得疼,只是太过羞耻,以至于他整个人瞬间从脸红到脖子,挣扎的力度都变小了,和傻了似的老老实实给夏油杰腿交。只是夏油杰的那玩意儿尺寸惊人,从后面操进双腿间,还能从另一边顶出一截前端,一动就一路从后穴磨到会阴,再磨到囊袋,顶得五条悟刚射完的性器东倒西歪,视觉刺激很是强烈。偏偏夏油杰操得又狠,没一会儿就蹭得他腿间发起红来。五条悟被迫直面它惊人的尺寸,被磨得浑身发热,刚平息下去的欲望又被很快唤醒,性器也半硬着抬起头来。

平时他们不怎么玩这种花样的,两人都是特级咒术师,要忙任务还要带学生,好不容易凑在一起,自然是怎么直接怎么来。而且夏油杰本钱十足,只要操进去就足够两人尽兴,再整些花里胡哨的,最后的结果往往会是其中一个体力透支。

但今天他却格外有兴致——是因为醒来就看见我骑着他的手自慰?五条悟想,但也不完全算是自慰吧,毕竟杰也有参与呢?

于是他问夏油杰,是不是很喜欢他今天早上把他骑醒的体验。夏油杰又是叹息又是满足地俯下身和他接吻,说:“是。”说完他顿了顿,又说:“下次还是不要这样了。”

五条悟侧过头,眼角余光斜睨着他,见他虽然说不要再这样了,但脸上的神情分明很是愉快,便问夏油杰为什么不要。

夏油杰反复揉捏着他的臀瓣,说:“因为会耽误事的。”

五条悟一愣,旋即哈哈笑起来。他笑得开心极了,胸腔的震动都顺着骨骼皮肉传到和夏油杰接触的地方,像是细微又愉悦的战栗。他拖过一个枕头垫在肚子下面,全身放松地趴下来。一手垫在脑袋下面,一手配合着夏油杰的节奏抚慰起自己的性器,舒适又惬意地歪过头来看着夏油杰,半眯着眼很是享受的样子,对夏油杰说:“那杰要好好享受现在啊。”

夏油杰也笑了一声。应了声好,然后抓着五条悟的臀瓣,加快了动作。

第二次高潮来临时,五条悟身上的汗都可以凝成水流了,浑身上下泛着粉红,哼哼唧唧地埋在被团成一团的被子里。夏油杰往他的腿心撞一下,他就跟着叫一声,高潮的时候声音又哑又低,听的人耳根发麻。

夏油杰和他一起射的,液体洒在小腹和床上,湿淋淋的一滩。但是五条悟倒是不怎么介意,高潮之后就往床上一趴,过了一会儿觉着呼吸不畅,就又翻了个身。他被操得有点合不拢腿,便大剌剌地张着,大腿内侧和会阴的光景清晰可见,被磨得通红发肿不说,还沾了不少精液淫水,看上去狼狈得可以。

他乱七八糟地和夏油杰抱怨他弄得太久,搞得他好痛,夏油杰只好转身去床头给他找药膏。六眼术士哪里需要药膏,那点小伤反转术式一转便没了,可是五条悟偏不,他就这么张着腿让夏油杰帮他抹药,抹了会阴抹大腿,抹了大腿又说屁股痛。夏油杰手指沾着药膏在红通通的穴口抹来抹去,过了一会儿,又操了进去。

“说得没错,还真的挺耽误事的……”

一切结束时,已是日上三竿。五条悟趴在床上,懒洋洋的一动不想动。他从床上捻起一根夏油杰的头发,两指捏着扭来扭去,想起夏油杰之前说的话忍不住发笑。笑过之后,他看了眼坐起来准备穿衣服的夏油杰,说:“杰,之后我们去高专申请一点假期吧!”

——

说是晨起时分,其实搞完已经是中午了,啧啧啧

145 Likes

好的不行,感觉自己一下子活过来了!

3 Likes

好香好香 :smiling_face_with_three_hearts:

感谢太太!!!!

:hot_face::hot_face:

香甜可口的文,幸福满满,太太棒棒

太喜欢啦!!!

活了 :innocent:

好好吃呜呜呜呜呜呜呜

饱了 :hot_face:

好美味,已經感覺到汗水與升騰的熱氣了:hot_face::pray:

大爱夏五这种自然舒适放松的相处模式 :smiling_face_with_three_hearts:

好香,好满足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