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五】奔现(下)(pwp/双性性别认知障碍五,预警在开头) by 比比

微S倾向夏×双性性别认知障碍五

包括但不仅限于:玩具、外出穿戴、双龙、语爱、live、微量水煎、子宫责、淫语、痴女、强制高潮地狱、情趣内衣、公共场所潮吹等。有任何不适请直接关闭退出

上下全文近1.5w,请注意阅读时间

本质皇雷俗pwp,个人xp放出,请善用退出

 

 

 

 

 

 

 

奔现之后,夏油杰和五条悟两人之间再无秘密可言,虽然男性的身体和声音偶尔会带来些困扰,但夏油杰坦言他的双性恋身份,不仅没有对五条悟的身体说三道四,反倒对他疼爱有加,更何况除了身体上的差异,五条悟的行为习惯确实与女性无异,穿各种风格的女装,偶尔化个淡淡的妆,喜欢花里胡哨的甜食和相机滤镜,也没有男性那些邋里邋遢的生活习惯。

 

夏油杰也不知自己为何能那么快就接受自己的女友与常人不同,和五条悟外出约会时看着那张精致的侧脸和可爱的行为,偶尔会忘记五条悟是男性的事实,只觉得自己的女友过分可爱。

 

到了床上,夏油杰竟更加着迷于亲亲女友的肉体。五条悟的身体完美无缺,万里挑一,值得好好开发,夏油杰偶尔会暴露出自己的施虐本性,过分蹂躏这具令他沉迷的身体,将自己的爱欲全然暴露在五条悟的面前。

 

第一次的完美性体验让五条悟食髓知味,自己的男友拥有过人的资本已经是中了头彩,夏油杰却还能欣然接受五条悟的不同,对他百般呵护,五条悟巴不得贷款自己未来三四十年的寿命也想要和夏油杰绑在一起。

 

可惜两人分居城市的两头,即使是最快的交通也要花上三四十分钟才能见上一面,同居的计划逐渐提上日程。夏油杰平日里工作繁忙,到家已是半夜,少有精力再花上一点时间去和五条悟缠绵。五条悟粘人,一等夏油杰回家就拨通了语言和他连麦,偶尔开着视频假装对方就在自己身边。

 

现代通讯工具就是这点好,虽然摸不着,但总比冰冷的文字来的有活力。五条悟偶尔使坏开着视频把手机扔在淋浴间外,摄像头对着氤氲着雾气的白炽灯光,麦克风收录五条悟洗澡时的水声和轻轻的哼歌声,让视频另一头的夏油杰听的心猿意马,无法遏制地脑补出那具柔软的肉体湿漉漉的模样,恨不得当场就赶到五条悟家把他按在淋浴间的墙上一顿猛操。

 

见面的机会实在算不上多,两人上过床开过荤之后对性爱的快乐都食髓知味,尤其是五条悟,开苞之后总是会在视频时大大咧咧地抱怨想和夏油杰做爱又吃不到,只能说几句挑逗人的话勾引得夏油杰也欲望上头却又无处纾解。

 

于是夏油杰给五条悟悉心挑选了几款玩具,跳蛋按摩棒炮机肛塞一应俱全,五条悟原本的吮吸类玩具被他嫌弃不能远程控制于是又换了几个功能更加齐全的,远程遥控的软件一下子塞满了夏油杰手机里的一个文件夹。

 

深更半夜,两人都洗漱上了床之后,五条悟在视频那边用自己最厉害的眼神攻势求着夏油杰和他来一场视频性爱。夏油杰若是太累了想要推脱,五条悟就会自顾自地和玩具搏斗起来,刻意叫床叫得过分动听,绝不让夏油杰睡个好觉;若是仍有余力,夏油杰便会进入状态,蛊惑着五条悟询问他:今天是悟酱还是悟君呢?

 

不同的回答,五条悟会被要求做不同的准备。五条悟回答是悟酱,夏油杰便把他当成女人来玩。五条悟最喜欢的是被要求用吮吸玩具先经历一次阴蒂高潮,在下方的肉穴噗呲噗呲地涌出黏腻的爱液时将那支他最喜欢的按摩棒塞入穴内,由夏油杰操纵着给他或徐或慢的快感。偶尔夏油杰心怀,趁着五条悟快要临近高潮时在视频那头把档位调低,在爆发边缘被冷不丁地浇了一头冷水,尴尬着不上不下,他只能用娇滴滴的声音喘着求着夏油杰快点狠狠地干他让他爽,夏油杰也不上钩,用磁性的声音叫五条悟再等等,等他一起高潮。五条悟听完身子都软了,只好动动手腕让玩具换个角度吮吸阴蒂,寻找新的刺激。

 

若五条悟的回答是悟君,那准备工作就会有点麻烦。夏油杰为五条悟准备了胶布,让他把那柔软肥厚的唇贴的紧紧地不留一丝缝隙。堵上那张止不住流水的嘴之后,命令五条悟自己给后穴做润滑扩张,五条悟觍着脸好不容易才把后穴玩到能吃进那根形状可怖的按摩棒,又被命令用飞机杯来套弄前方的阴茎,屁股里被插得满是肠液,身前的阴茎在温暖柔软的硅胶甬道的套弄下止不住榨出小滴小滴的前液。可五条悟毕竟拥有一套女性器官,就算用胶布封住了入口,在前后夹击的快感下,那套女性的逼穴内无法控制地吹出一大泡淫液,被堵在穴口出不去,肥厚的阴唇泡在黏滑的液体之中和胶布打架。随着吹出的水越来越多逼内被水塞得越来越满,五条悟逐渐觉得自己像是失禁一般但又无法排出体内腹胀,还要忍受前后的双重折磨。偶尔胶布贴的不好,在五条悟被玩具操得脑袋发懵的时候,穴内的水液就争先抢后地顺着胶布和肉穴的缝隙一股一股射出体外,射得五条悟的床上满是细柱状的水渍,而五条悟本人还在被玩具攻陷,一边向夏油杰求饶一边却又叫他再快一点,全然不顾自己的床单被单已经被灌得一塌糊涂。

 

 

 

 

这天五条悟从超市回来,和夏油杰连麦时提到自己买了听包装看起来很好看的饮料,说叫奶啤,夏油杰在那边唏嘘叫五条悟还是别喝含酒精的饮料,没忘记五条悟的酒品极差,上次给他沾了一口啤酒整个人醉得找不着家在哪里,照顾了一晚上醉鬼不说还盯着夏油杰的保温杯问杰你怎么变得这么硌牙。五条悟不信,抿一口在在嘴里尝了半天都没尝出半点酒味,大胆地在电话那头告诉夏油杰都是商家的噱头,一点酒味儿都没有,让夏油杰放心。夏油杰担惊受怕了好久,但连麦时间过去了几个小时五条悟也没有丁点异常,夏油杰也放下顾虑,仍由五条悟去了。

 

五条悟今晚准备了新的花样,他特地调整好了手机支架的位置,想给夏油杰来个直播自慰的惊喜。所以当五条悟将惊喜带到床上,打开视频的前置摄像头时,夏油杰那边的手机屏幕里出现了除了一条纯白色蕾丝内裤之外一丝不挂的五条悟,以及工工整整摆放在他面前的六个玩具。

 

视频那边原本安安稳稳躺在被窝里刚打算和女友语爱的夏油杰顿时倒吸一口凉气,全身血液上涌,还未有所行动阴茎就诚实地站了起来。他刚打算按照惯例询问五条悟今天是悟酱还是悟君,五条悟先他一步打断他的话,叫夏油杰用骰子插件从1到6随机一个数字出来,随机到哪个就用哪个玩具。夏油杰吞下口水,心情澎湃地按下了投骰子的图标。

 

屏幕中的骰子滚动了一会儿最终停在了6上,编号为6的玩具是一台全自动的炮机,五条悟一般会用它来玩后穴,可当下既没有润滑也没有扩张,五条悟嘟起嘴埋怨运气好差,只能张开大腿将湿滑的润滑液淋在股间,轻薄的蕾丝内裤没有脱下,两根修长的手指撇开碍事的布料去搅弄开拓自己的后穴。

 

从夏油杰那边的视角看,他的女友将大腿张成O字型,几乎撑满了整个屏幕,湿滑的润滑液沿着蕾丝内裤和上方的大小阴唇流下,在逼穴口处堆起了一小洼黏糊糊的透明水潭,才流到下方的穴口。随后是五条悟的手指探入浅浅的穴口,随着搅弄扩张上下拉扯。夏油杰喘着粗气,一边缓缓套弄自己的阴茎一边问五条悟有没有找到屁股里舒服的那点。五条悟试探试探着按了几下内壁,隔着肉壁按到了那处腺体,声音一下子软了下来。

 

简单的扩张后五条悟迫不及待地架起那台炮机,撅起屁股给了夏油杰一个背后的视角,慢慢挪动身子将那根假阴茎吃进屁股里。在夏油杰的视角里像是自己亲身抱着女友的腰将阴茎送入那口紧致的穴中,他难耐暴躁地撸了撸自己下身孤零零的玩意儿,就切到操纵炮机的软件直接给五条悟来了个中等速度的档位,窗口还没切回来就已经听到五条悟在那头开始呻吟,不停地叫着夏油杰的名字指责他一上来就那么快,却又在适应了速度之后急不可耐地叫他再用点力。

 

原本过量的润滑液在五条悟换成后入的姿势后,顺着穴缝经过隐藏在逼穴中的阴蒂滴到床上,被夏油杰看得一清二楚。夏油杰问能不能再多投一次骰子多加一个玩具,五条悟埋在柔软的被子里只顾得上呻吟,胡乱答应了下来,然而夏油杰直接跳过了投骰子这步就骗五条悟说数字是2,是五条悟最喜欢的吮吸玩具。

 

夏油杰将炮机的档位调低,五条悟才有点余力去拿吮吸棒,随后又恢复了趴跪的姿势。他掰开隐藏着阴蒂的皮肉,将吮吸口对准那粒沾着润滑液的湿滑肉粒,花了好一番力气才启动那支吮吸棒。一瞬间五条悟仿佛觉得整个身体的所有神经都被吊起,密密麻麻的快感经由那一粒小豆的震动扩散到四肢百骸,酥麻的爽利让他甚至忘记了呼吸,直到屏幕那边的夏油杰低喘唤着五条悟的名字,他才反应回来自己是在给男友做露骨的情色表演,于是更加卖力地扭动屁股,嘴上也叫夏油杰别舔了来勾引手机那头的男友。

 

夏油杰舔舔干涩的嘴唇,觉得着实想念那口香甜逼穴的味道,但奈何只能在这里看着色情女友的情色表演,报复般地撸管自慰。他心下有些不服气,于是切到控制炮机档位的软件,一举将力度和速度调到五条悟最喜欢的档位,手机那头的呻吟声陡然升高,可夏油杰觉得还不够,又切到吮吸棒的控制页面,将吮吸档位调成最高档。还没来得及切回视频页面就听到五条悟直接惊呼出了声,甚至没有精力伪装成女声叫床,用沙哑的男性声线叫唤着夏油杰,叫他快停下自己要被操坏了要喷了要尿了要射了,什么乱七八糟的话到嘴边都没了点遮拦。

 

夏油杰专心观赏视频传回来的画面,那两朵屁股中间的穴口被操得发红,这个视角将男人精瘦的腰在成吨的快感中的颤抖拍得一清二楚,一副快要被操散架的模样。夏油杰撸动自己的性器感觉快要面临高潮,在视频那头急促的喘息中夹杂些些好听的呻吟,叫五条悟射出来,喷在他的脸上。五条悟听了这话,真从那口未经抚慰的肉穴里吹出了清澈透明的淫液,一股一股喷得满床单都是,喷得远的水液甚至淋到了远处摄像的手机,顺着屏幕滑下在镜头前留下一片水渍。夏油杰看着五条悟一波波的潮吹,仿佛那些爱液如甘霖般浇灌在他的脸上,他似乎嗅到了五条悟甘甜的味道,幻想中甜美的味道竟让他直接射了去,没来得及拿纸巾接住自己射出的精液。

 

夏油杰连忙关闭炮机,吮吸棒也在五条悟潮吹的时候不知道被扔去哪里。只见到五条悟任然保持着趴跪的姿势,那口可怜的逼穴还在小口吐出潺潺水液,下方的床单湿了一大片,一片狼藉。

 

五条悟把自己从炮机上取下,炮机的龟头粘着一丝水液黏挂在五条悟那口被操松了的穴口。终于经历完一场性爱,他直接脱力地趴到在床上,夏油杰在那头叫了好多声悟,得到的回应只有沉重的颤抖的喘息。

 

虽然确认了五条悟还有呼吸,但夏油杰还是由衷担心自己是不是太过分把悟折磨坏了,正酝酿着该如何道歉,五条悟就转过身来坐在被淋湿的床单中心,把手机从支架上取下。夏油杰连忙问有没有哪里疼哪里不舒服,五条悟摇摇头说没有,这样很舒服很爽,就是床单都湿了要换套新的好麻烦。他又看了看时间已经凌晨,于是叫夏油杰赶紧睡觉不要耽误明天上班。夏油杰反复确认过五条悟并无大碍,最终还是犹犹豫豫地挂了语音。

 

然而这头,五条悟却没有立马起身去换床单,他躺在满是自己爱液的床上,回味方才那顿汹涌的性爱——怎么就没有高潮呢???

 

爽是真的爽到了,舒服也是真的舒服,潮吹的水也很多,但就是离高潮差了临门一脚。五条悟反复咀嚼方才那场性爱有哪里出了纰漏,思前想后也没揪出个所以然,可身体还渴望着高潮带来的极致愉悦,在五条悟的心头挠痒痒。

 

于是五条悟又架起了炮机,趁自己的后穴尚且柔软,就着喷出的水又把自己固定在炮机上,与此同时,他拿来方才遗憾落选的按摩棒,好容易就塞进自己湿透了的肉穴里。他打开两个玩具的开关,缓缓地将档位一点一点调至自己最喜欢的模式,独自享受前后两处甬道双管齐下的快感。

 

虽然很爽,但总觉得还差那么一点,在高潮边缘徘徊的感觉令五条悟疯狂,他又找来吮吸棒添把火。三个玩具将三个不同的敏感点一齐攻陷,但磨人的快感总是在即将攀上高潮前又跌落谷底。五条悟难耐地扭动着屁股试图鞭策玩具更加卖力地操他,然而全然无功而返,在第二次潮吹涌出的水液将肉穴里的那根按摩棒推出的时候,五条悟自暴自弃地将吮吸棒扔下床,炮机也在长时间的劳作下电力耗尽停止工作。

 

他难受死了,得不到高潮的难耐折磨着五条悟的身体和精神,他现在只想要一根能把他干上高潮的鸡巴,不管是真的还是假的。

 

于是他用仍然有电的按摩棒代替炮机塞入后穴里,又往前面的肉穴里塞了颗穿戴跳蛋,套上一条长裤一件大衣,让人看起来外表没有任何异样就出门,目的是夏油杰的公寓。

 

他打了辆车,坐在车厢的后排,生怕坐在前排被司机看出异样。然而他没忍住在出租车上又吹了一次,即使有内裤和长裤兜着也浸湿了后排一片座椅。好在夜晚路上车少,很快就到了夏油杰的公寓门口,五条悟结清了车费,没来得及找零就在汽车后排留下一片水渍逃离车厢。

 

夏油杰家的钥匙五条悟自然是有的,他轻手轻脚地打开夏油杰家的大门,确认房子的主人已经睡着,在过道上就把用来蔽体的大衣长裤全都脱了个一干二净,只剩下那条湿透的白色蕾丝内裤黏在他的股缝中。

 

五条悟来夏油杰家的次数不少,熟悉家里的构造,不用开灯就能摸着黑走到卧室,方才吹出的水顺着大腿流下嘀嘀哒哒地流了一地。他嗅着家中充满夏油杰气味的空气,不由自主地又发起情来,肉穴涌出了太多太多的水快要夹不住那颗跳蛋。他带着沉重的呼吸推开夏油杰的卧室房门,更加浓重的夏油杰的气息令五条悟有一瞬间透不过气来,房子的主人躺在一张大床上睡得很沉,床边隐隐约约能看见团起来的纸巾的轮廓,和一丝难以捕捉到的精液腥味。

 

五条悟早就忍不住了,轻手轻脚地掀开夏油杰的被子就直接上手将他贴身的内裤脱下,一口含住疲软的性器催着他长大。夏油杰被凹陷下去的床和身上突如其来的重量唤醒,还沉浸在半梦半醒之中有些迷糊,但下身被柔软湿热的口腔包裹,还是诚实地缓缓抬起头来,他伸手往下摸去,传来的触感是一手的毛茸发丝。夏油杰睡意渐去,抬手摸开了床头的灯,努力适应灯光,下方那头毛绒也停下动作,似乎是将自己的性器吐了出来,此时夏油杰才终于适应了光线才缓缓睁开眼睛。

 

眼前正是自己方才看了好一番艳情表演的正牌女友五条悟,睡前还隔着屏幕的人此时正一丝不挂地跨坐在自己的腰间——精致的脸上一副痴态,五条悟舔了舔唇,俯下身来趴在夏油杰的胸口上轻轻啄吻他的嘴角,掐着嗓子娇滴滴的像是能掐出水来,

“杰,为什么一直去不了呢?明明已经很努力地玩自己了……”

 

五条悟好听的女声中带着些媚态,像是被玩坏了一般,满脑子都是做爱。夏油杰一瞬间清醒过来,被五条悟舔的半硬不硬的阴茎挺立起来顶在五条悟的股间,又顶到一根坚硬的物什,将身上的人儿提起来一看才发现这人屁股里塞着按摩棒就半夜夜袭来了。

 

“悟,既然来了那就代表你已经做好准备了?”

夏油杰忍耐着没有让最后一丝理智崩断,竭尽全力向女友确认自己是否已经获得许可。

 

“哼……~”

五条悟没做回答,反倒是轻哼了一声,随后向后仰去,将自己水淋淋湿漉漉的肉穴完全暴露在夏油杰的面前,用手指掰开两片肥厚的阴唇,又将那根滚烫性器的龟头送往自己的穴口磨蹭,满是暗示的意味。

 

于是夏油杰揽住女友的腰就往前带,这个角度正好一鼓作气地将自己的性器送入五条悟的穴内。五条悟最喜欢被夏油杰进入的一瞬间,破开肉穴的感觉不管尝几回都尝不厌。夏油杰的性器微微上翘,从这个角度正好顶住五条悟的内穴上壁,顶起一片凸起,狠狠地碾过小腹内的其他器官,直到找到他熟悉的那个能令五条悟快乐的点。

 

只不过在找到那点之前,夏油杰率先触碰到了一个圆润的玩意儿正在五条悟的穴内微微震动。夏油杰抬头看看身上的五条悟,此时那人已经坐了起来,抵着夏油杰的腹肌就将他吃得更深一点。夏油杰爽的腰眼发麻,不知是那湿润紧致的肉穴还是穴内深处那颗跳动的跳蛋的作用,亦或是两者都有,那极致的温暖和令人颤抖的震动让夏油杰体会到了别样的舒爽。

 

顶着那颗小小的跳蛋,夏油杰开始浅浅抽插,那张柔嫩的穴口被撑到极致,还要忍受那根粗壮的性器进出,五条悟却从中品出一丝被填满的满足,他催促夏油杰给他更多,脑袋里全都被爱欲填满礼仪廉耻被抛之脑后,收不回去的舌头随着喘息暴露在空气中,像极了一条得不到食物的可怜小狗。

 

五条悟的百般媚态勾引得夏油杰心痒痒,终于按捺不住忍耐了许久的施虐本性猛地往穴内一顶,狠狠地将震动跳蛋塞进了更深的位置。五条悟一个激灵,突然炸了毛口齿不清地骂夏油杰混蛋,原来那颗跳蛋被夏油杰这一顶直接塞进了子宫口,卡在一圈肥厚的肉环之间震动,快要把五条悟整个人都震得在无穷无尽的快感地狱里瘫软散架。夏油杰牵过五条悟的手将沾着淫水的手指指尖含入口中,似是道歉的模样,但下身动作越发凶狠起来,竟直接将跳蛋整颗顶入柔软的子宫内。

 

脆弱的器官哪里受到过这般摧残,整颗子宫都随着跳蛋的震动颤抖发麻,震得五条悟直接趴倒在夏油杰身上抽搐,夏油杰停下了动作,可身上的五条悟却仍然像是被奸干一般口齿不清地呜咽呻吟着,那张好看的脸蛋上沾满了泪水鼻水口水,沉溺在快感中混乱得一塌糊涂。夏油杰伸手探入两人紧贴的腹部,还能微微感受到隔着女友薄薄的肌肉传来的轻微震动,找准位置隔着皮肉按压那颗正在经历折磨的子宫,激得身上的人儿直接弹起身惊呼出声来,那口糟糕的肉穴喷出大量爱液快要把夏油杰埋在穴内的阴茎泡发,即使整个穴内被塞得满满当当,还是沿着肉壁缝隙像花洒一般滋出细细的水柱,灌在夏油杰的下腹和床单被子上,又灌湿了一张床。

 

五条悟被无穷的快感折磨得头脑昏涨,嘴里没了遮拦胡乱叫着哥哥老公爸爸,恳求夏油杰放他一马。夏油杰一把掌掴在五条悟那颗被磨得发红的屁股上,铁了心要从女友口中问出今天是悟酱还是悟君。五条悟的大脑已经失去了思考的功能,大脑里只有“夏油杰”、“悟”、“做爱”、“要死了”几个毫无意义的单词,最终还是大口喘着气拼拼凑凑连成一句勉强算得上回答的语句,

“悟……杰的……被杰操坏……的……Sato……♡”

 

最后一个音节还没来得及从嘴中发出,夏油杰就抽出自己的阴茎起身推到身上的人儿,将跳蛋一口气从五条悟的深处抽了出来,随后换上自己的肉棒整根没入五条悟的逼穴深处直顶那口被折磨得脆弱不堪的子宫口,一套动作一气呵成没留给五条悟丁点儿反应时间就被捅了个对穿。

 

五条悟被摔进床垫之中脑袋发懵,还没反应过来就被迫接受夏油杰的一顿凶猛抽插,操的五条悟整个人灵魂都快被顶出肉体,原本被堵在穴内的水来不及从穴口漏出只能倒流回去,被夏油杰一顿狂风暴雨般得搅打撞成了粘稠的白沫。

 

夏油杰下身操着五条悟那口湿滑漏水的逼穴,还不忘将后穴里那根毫无动静的按摩棒打开调到五条悟最喜欢的档位,这回五条悟直接被操的爽上了天,前后两口穴都经历着疯狂的鞭挞,刺激腺体的爽利和狠狠蹂躏逼穴内敏感点的胀痛酸爽混杂在一起催生出了新的快感,如同荆棘一般攀上五条悟的四肢百骸将他牢牢地禁锢在爱欲深渊。

 

身前那根无人照料的可怜阴茎在夏油杰猛烈的动作下一晃一晃鞭打五条悟的肚皮,白皙的肌肤上被抽打出一道浅浅的红痕,五条悟属于男人的那部分被玩具过分冲撞,柔软的铃口兜不住分泌出的腺液嘀嘀哒哒地淋湿小腹,楚楚可怜。

 

夏油杰扛起五条悟的两条长腿架在肩上,换了个更方便深入内里的姿势,俯下身衔住那颗殷红的舌尖,顶弄着胯一边发了狠地操他一边和他交换了一个温柔缠绵的吻,滋润那张过度呼吸干涸的小嘴。

 

整个人被对折成两半,五条悟的韧带被拉升到极致,他伸手环着夏油杰宽厚的肩膀将他死死地圈在自己的枷锁之中不给他丝毫逃离的机会。他凑近夏油杰的耳边,用沙哑的嗓音叫他把自己干烂,说只能吃着杰的肉棒高潮,变成杰的喷水性爱玩具,子宫里塞满杰的孩子,将他最最烂俗最最下流的淫话尽数灌入夏油杰的耳中。夏油杰也被那张柔软的穴吸得爽得不知今夕何夕,只想将自己连同卵蛋整个塞入五条悟滚烫的肉穴中去。

 

快感缓缓堆积起来快要到达高潮的高度,五条悟却突然感受到小腹一阵酸胀,指甲嵌入夏油杰背后死命抓挠,差一点就快要抓破皮肉。他无助地呻吟着叫喊着夏油杰要尿了要射了要去了,不知道哪一个才是他真正想表达的意图。夏油杰操他操昏了头,脑袋里满是女友痴靡的脸和淫乱的肉穴,也不管自己的床单衣物,就叫五条悟尿他身上。五条悟忍无可忍滴滴答答地胡乱射出了一柱尿液灌在两人本就湿滑的腹间。

 

失禁的快感原本已经让五条悟又羞又爽,夏油杰没等他尿完,就用掌心狠狠按着满是水液的小腹,猛地顶弄了好几十下那块隐藏着女友快乐开关的软肉,将五条悟推向毁灭般的高潮地狱之中。五条悟发不出任何声音,只能感觉到自己身上的各个孔洞都在止不住地喷水抽搐,究极的快感从小腹一点一点蔓延到身体的每个角落,一层一层冲刷着让每一个毛孔神经都愉悦起来,他无法控制地痴笑出气音,那双好看的蓝眸此时全被眼白代替,嘴中还断断续续地嚷嚷天堂、看到天堂了……

 

夏油杰见自己的女友一副被玩坏的痴态,男性的尊严和他自私的施虐欲得到巨大的满足,身下那口紧致的逼穴还在不停收缩抽搐绞得他脑仁抽痛,低吼叫着自己的女友骚货荡妇就直接抵着五条悟的子宫口将浓精混着满满的爱液尽数灌入已经被玩坏的子宫腔内。

 

五条悟还沉溺在绵长悠远的高潮之中,甚至没有感觉到夏油杰已经从他的逼穴内抽身,夏油杰俯下身蹲在五条悟的腿间,后穴的按摩棒终于耗尽电量停下工作,他抽出那支按摩棒后穴也跟着涌出一股湿滑的肠液,面前的两口穴肉都被操的合都合不拢,空空的洞口不停流出混杂着爱液尿液精液乱七八糟的水,满是五条悟的香甜气味,刺激着夏油杰的嗅觉,让他忍不住血气再度上涌。

 

五条悟终于从高潮中缓过神,他伸手抚摸胯下夏油杰的脑袋,又将自己的手指塞入空荡荡的穴内搅动给夏油杰看,

“杰……悟和杰结合了~~在悟的子宫小穴里~ ♡ ”

 

夏油杰刚找回理智没多久就又被五条悟的挑逗扔到九霄云外去,直接掐着五条悟的腰肢就将他翻了个面,迫使五条悟撅起屁股将那些流出的水液统统吃回去,没有任何预兆就又将自己的肉棒塞入五条悟空荡荡的穴口,把快要溢出的液体插得四处飞溅。他又使了坏心眼,觉得后穴无人光顾十分可怜,于是刚操了几下逼穴就将阴茎抽出去插那张洞口大开的后穴,两口嗷嗷待哺的穴肉轮换着光顾,夏油杰恨不得他有两根鸡巴能同时满足五条悟的两张永远填不满的嘴。

 

五条悟刚经历高潮,整个人敏感得不行,被操到哪个穴里都能激得他浑身激灵张嘴就是好听的呻吟,新一轮的奸干让他又兴奋起来,向后伸出手臂胡乱抓了一通才抓住夏油杰的手掌。有了支撑,夏油杰猛地捅入那口漏水的肉穴,插得液体噗呲一下往外溢出,五条悟被干得收不动舌头,开合着嘴唇口齿不清地说谢谢老公,在下一记冲撞之后又含着痴笑说谢谢爸爸,俨然一副被干坏的模样。

 

 

 

 

 

 

 

两人做到精疲力竭动弹不得的时候天微微亮,夏油杰拿起手机一看已经是凌晨四点,他叹了口气用最后的意志写好请假邮件发送到老板的邮箱里。身旁的女友光着身子贴了上来,满脸被滋润过后的红润餍足。

 

“那罐奶啤果然有问题,不然我都被玩成那样了怎么还去不了……酒精害人!”

五条悟柔软的脸颊肉蹭在夏油杰的手臂上,开始复盘今晚的种种,夏油杰没忍住掐了一把水灵的脸蛋儿,不忍心指责自己的可爱女友。

 

“衣服呢?快穿好小心着凉。”夏油杰翻遍了整张湿透了的床都没找到五条悟的一件衣服,心下怀疑这人不会直接光着屁股塞着玩具就跑来了?

 

那几件被丢在客厅走道里湿得不成样的衣服终于被五条悟想起,只不过那状态……

“啊……在出租车上湿透了不能穿了,杰有没有男友衬衫借我一件——”

 

夏油杰的额头突突地跳,他努力不去幻想自己的女友屁股里塞着玩具在出租车上潮吹的模样,从衣柜中翻出衬衫和新床单新被子的时候脑袋里只有一个想法:

 

——得让悟明天就搬来和我住一块儿。

 

 

 

End

79 Likes

超愛比比老師這篇!

2 Li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