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雨了你会来

听见下雨的声音。

残留的水滴,湿漉漉的吻,和落汤鸡。

夏油杰很少想起曾经,虽然不可避免地从过去遗留下,泛着银光的细线时不时会穿梭过时间长河萦绕在他周边,但他大都能不动声色地弯腰,俯首,跨步,熟练谨慎地躲开或是斩断每一根试图阻止他拉回他的曾经。包括五条悟。五条悟在夏油杰青春里占据盘旋。世人大部分只会把视线集中于夏油杰对于五条悟的影响,却鲜少考量五条悟对于夏油杰的重要性。这一点连夏油杰本人都是。五条悟是雄鹰,夏油杰是他的天空,他擅自闯入将其视作自己的领地,飞翔,筑巢,安家,扎根。于是他的踪迹被保留,掠过云时撒落坠下的白羽毛,一根又一根地飘卷着藏进透明的风里,再被雨水浸湿,侵入雨点的气息,自半空中同夏油杰的泪一起跌荡。

雨没有停,夏油杰坐在曾经坐过的台阶上出神,旁边石板上还是有一只蜗牛躲在宽大的绿叶下费力地爬。五条婆娑已经被雨淋湿得皱起暗纹,散着的头发披上水的重量厚重地倚着肩膀。于是他在这一刻把婆娑脱下露出里面的深底衣,又潦草地解开丸子头再将所有的散发粗粗扎起于一旁。要是有个书包就好了,几乎是潜意识地开口,他神色顿了顿,好像是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自嘲地勾起嘴角抬头往天空中看,和当时一模一样的乌云呢,夏油杰淡淡出声。以往逃开的细线又周旋在旁,细细密密,恍若蚕蛹般陀螺似地转动着迫近,妄图趁这个夏天的雨季禁锢住他。今天下雨了,只是他仿佛根本没看见”过去“的逼近依旧是从容地自顾自开口,下得这么急得话他赶不到了吧。

双手向后撑开,半躺着坐在湿漉漉的石面上,夏油杰垂下头,眼神里晦涩,浑浊,恍似平静的泥泞的沼泽里突然被混进了一滴洁净的水,他好像是想说点什么,几次张口只是沦到最后仅剩下微弱的叹息。银色的丝线靠拢渐渐遮掩住他的视线,迷迷蒙蒙得倒像是雨丝掉落眼皮又粼粼地顺着流下糊住他的视野。

我该走了。

他起身一挥,在细线即将触碰到他的毫秒之内斩断。雨点顺着动作又坠到他的心口处,他穿回了大衣,仿若解除束缚般散开了头发,心口的雨水被他用咒灵吸食干,他一身整洁地往后走。

你又来晚了。他如是说。

标题是我所认为的杰那时的心声,全文对应的是ed里面悟去接杰但悟到了的时候雨已经停了,杰一直在等悟自己淋湿了。

4 Likes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五条悟你又来晚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哭死真的啊啊啊啊啊

抱抱别哭 :face_holding_back_tears:

老师好温柔/(ㄒoㄒ)/~~

哈哈哈哈谢谢宝你也是 :heart:

这文笔,这写作能力
磕夏五就是边吃国宴边从埃菲尔铁塔的尖端坠落
我们夏五短篇哪一篇不是写的惊天动地,哪一篇不能得几个奖
我要是有这文笔也不至于作文打不进全国赛
太太您是我永远的神!!!

1 Like

谢谢宝子喜欢 :heart:,夸得我不好意思了 :face_holding_back_tears:

1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