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五】打工回战(全员职场AU)更新至中 by 陶陶

*全员现代职场AU,有年龄操作

*社畜笑话合集,不要在意细节

 

打工回战(上)

 

1.

乙骨忧太辗转听说17楼的夏油杰提出辞职,夜蛾正道从办公室出来追了二十米,没追上,还是让下楼摸鱼买咖啡的五条悟截住了。两人在人来人往的写字楼大堂大吵一架,一个指责对方头脑发热冲动行事不计后果,另一个指责对方傲慢自大目空一切天真可笑,几乎引起形同晚高峰堵塞的拥挤事故。

「他妈的最恨骗稿」,夏油摔下这句走了,删了手机里一百多个客户,还带走了两个实习生。

第二天他又听说另一个版本:夏油没删客户,而是给每个人措辞严谨地写了一封邮件,控诉公司高层与竞标方暗箱操作,骗走他和五条悟通宵达旦的方案扭头为对手公司做嫁衣。他们为了这个项目差点没把命搭上,五条还因脑血管破裂在医院躺了一周,到头来图纸送了别人,回扣给了高层,五条的病假还得从年假里销。

然而邮件没发出去,不知怎地夏油杰的工作邮箱被行政提前注销,才有昨天分手擂台一般的街头狗血秀。狗血是洒了,不仅洒在当事二人心里,洒在大堂围观群众身上,还洒在公司每一个兢兢业业打工人的头上。邮件发没发出去不要紧,谁不知道业内那点小九九?一时间人心惶惶,都怕自己会成为下一个卸磨杀驴的驴,跳槽跑路的数不胜数,其中也包括七海建人。

七海的直属上级正是当事人之一五条悟。五条对着他的辞呈左看右看,从字缝里看出两个字:「快逃」,于是把七海叫到办公室。

五条:“你老实跟我讲,是不是杰挖你了。”

七海:“没有,只是累了。”

五条:“怎么了为什么怎么好好地突然就累了,累了可以放假,我又没扣你的年假,该休息就休息嘛。”

七海建人心想你刚给人搞得死去活来还在这跟我打太极?遂甩出终极借口:“准备回老家发展方便照顾父母。”

五条悟心想你他妈的以为我不知道你家就在东京?但俗话说天要下雨娘要嫁人,永远留不住跑路的人,因此大手一批,由他去了。

 

2.

五条放走了七海,没想到夏油的魔爪暗中伸向的其实是乙骨忧太。

乙骨在工位上勤勤恳恳地加班,手机上一个陌生号码来电,接起来正是夏油杰,差点没把他吓死。夏油杰三个字现在在公司等同于伏地魔,谁提谁倒霉,他夹着电话冒着汗转来转去,最后情急之下躲到消防通道的楼梯间里,还特地下了一层楼才小声开口道:“前辈……”

夏油开门见山:“乙骨,你要不要来我这里工作?”

夏油直接给他开了三倍工资加原始股,外加一通前业务ACE天花乱坠的Presentation。

乙骨刚毕业没多久,哪吃过这种大饼,一时间头昏眼花冷汗顺着脑门流下来:“但是我不能……五条前辈招我进来……”

夏油在电话那头叹了口气,说道:“悟连自己都保不住。”

 

与此同时,失去得力干将的五条烦得一批,八百年难得一次跑到楼梯间抽烟。

他在垃圾桶边抽了半支,忽然听到另一位得力干将的声音在楼下模模糊糊响起,正是乙骨。乙骨听起来快急哭了,结结巴巴地说:“你让我再考虑一下……夏油前辈……”

五条脑壳嗡一声,三步并做两步跳下楼梯,如天降正义般从转角一个闪现冲到乙骨面前,把对方吓得手一抖就把电话甩了出去。手机在空中滑过圆润的抛物线,被身高腿长手也长的五条一把接住。

五条:“夏油杰!!你他妈!!!我草你!!!!你给我等、”

夏油轻笑一声,把电话挂了,留下一个出离愤怒的五条悟和一个考虑该连夜跑路还是连夜跑路或者是连夜跑路的乙骨忧太。

 

3.

乙骨忧太真的连夜跑路了,但不是因为五条悟。高层不知从哪听说夏油在撬他的墙角,宁可错杀不能放过,隔天就一纸调令将人送去非洲驻扎,和一个叫米盖尔的前夏油组员一起,摆明要赶尽杀绝。五条气得后槽牙磨出火光,乙骨倒觉得还好,他正好急于远离风暴中心,再加上外派也有三倍工资,于是将错就错,收拾收拾行李便远走高飞。

乙骨走了,七海跑了,五条陷入前所未有的用人紧缺,正好又到一年春招季,干脆把伏黑惠骗进来做实习生。伏黑是他资助十来年的特困生,从小学开始跟五条打交道,充分意识到金钱的重要性,因此虽然知道公司是大坑但you jump I jump,只要能早日经济独立什么都好说。没想到进公司第二天就被拉去和夏油杰正面对刚,几人在竞标会大门口和夏油的草台班子碰上,五条正要嘴炮,谁料前同事对他身边的实习生莞尔一笑。

夏油:“你就是小惠?你爸爸给我看过你的照片。”

伏黑:“?”

五条:“?????!!!”

当场一捋,原来伏黑的爸在跟一个叫孔时雨的韩国人做事,孔时雨在跟夏油杰做事,四舍五入伏黑惠还能跟夏油一起参加员工旅行,六度空间可不就把世界连起来了。五条真是给夏油气得头发都白了,如果他的头发不是本来就白现在一整个要英年早衰。

五条:“夏油杰你到底想怎么样,你现在是要把我的人全部挖走是不是?”

没想到夏油突然挺认真地收起笑容,说道:“我只想要悟。”

 

然后走进竞标会玩了一手风生水起的暗箱操作,给五条整了个VIP陪跑席。

 

五条进去前还在纠结待会要不要跟他喝杯咖啡,出来时杀人的心都有,夏油还要给他灌一堆鸡汤,什么你的选择哔哩吧啦卟噜嘣,最后说:“悟,过来吧,我们一起做这个项目,像以前一样。”

五条说:“你不是最恨骗稿的吗。”

夏油说:“所以我现在正式地邀请你过来,在方案上署你的名字。”

五条没说话,深深地看了他一眼。

五条说:“有本事你就用我的方案吧,夏油杰。”

 

伏黑回到宿舍,虎杖问他:“新公司怎么样?”

伏黑:“……”

伏黑:“亚苏尔火山坑。”

 

4.

五条回到家,心情很是有点复杂,于是跑去找七海买醉,结果七海已飞到南部小岛去度悠长假期,手机邮箱SNS一概关闭,人间蒸发。他又跑去找家入硝子,电话拨到一半想起人家也是夏油的朋友,他这边酒后吐真言隔天就坏话传千里传给当事人了。关键是传坏话不要紧,传真话很要命,五条对谁都没有说的真心话是:他很想念杰。

这个圈子实在是他妈的太小,五条诉苦无门,又不想第四五六七八还是九次被伊地知投诉职权骚扰,只好一个人在家边吃桶装哈根达斯边玩Good Job泄愤。玩到第四关砸烂办公室每个角落时门铃响了,五条放下手柄去猫眼前一看,站在门口的是夏油,还穿着竞标会上那套西装。

五条正打算装作看不见听不见不在家,前同事的声音从门外传进来。

夏油说:“我把项目推了,标给别的公司了。”

夏油又说:“我辞职了,悟。”

五条:“……”

 

五条把门打开了。

夏油苦肉计玩得信手拈来,心中期盼起码能得到前同事一个爱的抱抱,没想到五条打开门冷冷一笑。

五条:“是吗?那你来做我的实习生吧。”

夏油:“………………”

 

5.

夏油杰毕业十年,当然不可能再做实习生。退一万步说就算他愿意做实习生,那也是犯法的。

他来是想叫五条悟单干。

 

经过长久以来的打工生活和数次跳槽,夏油终于想通了:资本都是狗屎,打工救不了社畜,宇宙的终点是个体户。他想跟五条开个人工作室。

五条听他如此这般一说,频频点头,最后说道:“我拒绝。”

夏油:“?”

五条用一种「很遗憾,我就是资本」的眼神看他:“我又不缺钱。”

夏油:“……”

夏油:“你到底在这破公司干嘛。”

这就戳到五条的痛处了。他从毕业开始就是天之骄子,业界新星,项目拿到手软,但命运捉弄,一直没遇到那个对的机会。

五条说:“我想做一个牛逼项目,拿一次金○奖,给这个行业留下点东西。”

夏油沉默。

夏油:“这个行业恐怕已经很难忘记我们在写字楼下那场世纪大战了。”

五条:“……”

玩归玩闹归闹,别拿饭碗开玩笑。在此之前,夏油真的不懂五条悟一个住港区的资本家年过三十还在勤勤恳恳打工做什么,要不怎么说有梦想的人混得最惨,有梦想又有良心的尤其是。

既然五条都这么说了,道不同不相为谋,他自知小作坊给不了大平台,也没再说扰人清梦的话,往沙发上一靠开始吃资本家的冰淇淋、玩资本家的游戏机。Good Job玩到第七关时夏油想:职场和情场总得让我得意一个吧?于是问五条,“今晚我能住下吗?”

五条:“可以。”

五条:“但你要帮我改几个方案。”

夏油:“……”

 

6.

第二天,五条被夏油揽着在床上醒来,腰酸背痛,有一刹那还以为自己和前同事终于走上无端乱性这一步,随后反应过来腰酸背痛是因为坐办公椅坐久了。

他枕在夏油手臂上动了动,引起对方几声垂死挣扎的低吟。夏油的腰更酸背更痛,五条家只有一张办公椅,他昨天是坐在蒲团上敲的PPT,等同于脊椎上刑。

这块骨头一时半会儿是好不了了。五条看着前同事痛不欲生的样子,莫名心情变好,哼着小曲唱着歌起床上班去也,留下资本家背后的男人夏油杰在床上用手机叫外卖。夏油当然也看到他蹦蹦跳跳上班的背影,一阵无语:哪有这么喜欢上班的人?可能这就是有钱人吧。随即三下五除二解决午饭,在成为新有钱人的道路上勇往直前。

 

五条其实也不是真的喜欢上班。

他的梦想是做牛逼项目,里面又不包括傻逼项目,于是盘算着招几个人进来帮自己把傻逼项目都做了。恰好伏黑惠再过几周就能拿到毕业证,这算一个劳动力,让他把舍友骗进来又是一个劳动力,最后从人事那里拿了个春招名额,一个双一流毕业的年轻女生,这便是个小型团队了。

 

钉崎野蔷薇六月报道,拿到offer后快快乐乐地在东京周边爽玩两个月,享受了一把都市丽人的生活,入职当天抱着U形枕和咖啡杯坐下一看,左边是关系户,右边是关系户的关系户。

钉崎:OK,fine。

和她一样幻灭的还有虎杖悠仁。

虎杖听伏黑说五条会请下属吃烤肉,再加上公司多少有大厂光环,一拍脑门就来了。没想到进来后天天加班,烤肉是通宵之后的加班餐,肉吃了命没了,属实是中学时在体育社团扔铅球都没这么累过。不过他比其他人牛的一点是会给自己灌鸡汤,拥有较强的情绪管理能力和良好的身体健康状态,累了困了喝鸡汤特饮就能立马脉动回来。

五条对此非常满意,不如说他对整个团队都非常满意。

虽然没了ACE(夏油)、没了MVP(七海)、没了MVP预备役(乙骨),但新人给力未来可期,生活还是过得有滋有味。没想到有滋有味的生活没过两个月还是栽了,而且是栽在前ACE手上。

 

7.

这事也不能全怪夏油杰。

时间倒带回四个月前,他带着雄心壮志敲响五条家门,试图用嘴炮征服挚友却反被爱情误伤,莫名其妙留下来改了一晚上方案。

夏油和五条师出同门,都是夜蛾一页一页PPT叼大的,思考逻辑和工作方式异曲同工,往往不知不觉就会想到一块儿去。他看着面前的半成品方案,几乎不细想就知道对方想要什么效果,因此下笔如有神,如鱼得水地敲完剩下几十页内容框架,还给调了下排版。

坏就坏在下笔过于有神,一不小心给当成自己的项目了。

这种错觉一直维持到他自己工作室开张、接活、交货、出街。等到了项目上线前最后一遍检查时夏油忽然心头一紧:这玩意儿即视感怎么这么强烈?可惜那时已经迟了,五条的项目也同步出街,两个同父同母的异兄弟在行业赛道上来了一场贴身肉搏。

夏油:“……”

五条:“……”

其实撞创意这件事也不是那么罕见。时尚、建筑、艺术、文学都是或长或短的历史轮回,凡事总有撞上的时候,加上每月每季每年大家呼吸同一片空气、观看同样的新闻、追着差不多的热点,一个概念可以同时十几家公司在做,不撞才怪。

可是夏油杰和五条悟两个前最佳搭档撞在一起,不由得狠狠引起了公司警觉。

高层:我草,这是在干什么,五条悟果然还跟夏油杰勾结在一起!

高层:夜蛾正道说不定也掺了一脚!

五条听闻。

五条:我草,明明就是夏油杰先勾结的我!

五条:不对啊我他妈是无辜的!

夜蛾:那我走?

不过五条难以解释,因为他俩的行为确实违反了保密协议、竞业限制协议还有乱七八糟一堆他签字前从来没读过的协议。为了避免说多错多,五条百年难得一见地保持沉默,坚持道:“真的是巧合。”

高层:“哦,是吗?”然后反手砍了他一半headcount。

原本五条手下应该带一个六人团队,现在扣扣搜搜去掉七海乙骨竟然还得炒一个人。墨镜下的眼睛在格子间里瞟来瞟去,还没等决定忍痛割谁,人事已做决定:专业成绩最差的虎杖悠仁。

 

虎杖就这样被优化了。

 

TBC.

15 Li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