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巷 by Vivien

Summary:杰如果要拒绝的话,这里就不要有反应啊。夏油杰低着头,黑色的高领毛衣遮住了滑动喉结,他看到五条悟张开嘴,那里藏着隐约泛红的舌尖与舌钉

夏油杰有些不知道怎么形容眼前这个场景了,明明很色情,但是他却忽然想起他同五条悟在一起的那天,是个雨天,淋了雨的五条悟跑进他的家里坐在他的面前,问他,杰要和我交往吗。
比自己大了几岁的人用那双眼睛看着他,头发还没有擦干净像是淋雨后狼狈的猫,他向来不会拒绝这样的五条悟,就像现在。

入秋的晚上,街上没有什么人,自家的男朋友今天和平常不太像。
他将未说完的话吞下肚子,目光有些涣散。
被敞开的风衣下裸露着胸膛,乳头似乎被玩过有些红肿,一根粉色的线从裤子的口袋延伸到某个地方,夏油杰身体先过脑袋快速上前几步——大抵赶电车时也没有这么快——把人拉进小巷里,脑海里却还是霓虹灯的光落在五条悟身上的场景,糜烂,像是要把他拖进去一样。

夏油杰知道五条悟向来大胆,其实总的来说他们两个不差什么,第一次做的时候是在他打工的地方,吧台的椅子被搞得乱七八糟,五条悟蹲在他身前,用嘴含着他的性器,含不住便用手环住,另一手则是插进自己的后面,他那个时候以为五条悟很有经验,却从没想到这家伙是第一次和别人交往——也许该说高兴吧,夏油杰回神上手要帮五条悟扣上衣服扣子,却被抓住手。
小巷里有些黑,只能借着隐约的灯光看清楚彼此的神情,五条悟比夏油杰高上一点,弯腰靠在夏油杰的肩膀上,难得有些不理解自己的男朋友在想什么,他的手往下探去,又天真又调戏地说着,杰这里不是在回应吗。
夏油杰当然知道,但是这还是他第一次同五条悟在外面做,还是在可能会有人经过的街旁小路。猫猫似乎知道他在想什么了,只是蹲下身去拉开他的裤链,早已经硬起来的性器弹出来,抵在五条悟的嘴角。

杰如果要拒绝的话,这里就不要有反应啊。
夏油杰能想象到五条悟说这句话时的神情,笑着的,唇一张一合,他低着头,黑色的高领毛衣遮住了滑动喉结,看到五条悟张开嘴,那里藏着隐约泛红的舌尖与舌中的舌钉。
他用手揉着五条悟没有带着耳钉的耳孔,五条悟自然明白他在想什么,腾出一只手拿出口袋里粉色开关递给他。

难道是之前没有做爽吗,夏油杰不由得想。他同五条悟在一起后,能满足悟的时候很多,但是悟总是希望有不同的做爱方式,例如现在,就像现在这样。

他的指尖滑动,目光却落在五条悟身上。
一档。

五条悟含着他性器的动作顿了一下,眼眸被长睫毛遮住,吞咽带动了舌,舌钉划过性器让夏油杰的龟头得到了一丝快感。他能看见五条悟的腰不自觉地动了起来,嗡嗡的声响从五条悟的后穴中传来,那声音在空无一人的小巷显得格外响亮。

夏油杰透过隐约流泻进来的霓虹灯看到了五条悟蝴蝶骨,脊柱,延伸到尾骨,还有半脱下来的裤子。五条悟的手指有些不灵活地戳弄着后穴,他下身的阴茎正被五条悟深喉,两个囊袋被五条悟一只修长的手逗弄着。他不禁想拉起五条悟,掐住他的腰,把涨大的下身送进去。

可是他还记得自己的手里拿着那个粉色开关。

二挡。

五条悟想要吐出夏油杰涨大的阴茎,他知道杰那东西很大,给杰口的时候总是会吃不进去,只能嘴加上手,可是这次却被夏油杰按住脑袋,龟头抵在喉咙深处,艰难的吞咽着,干呕的感觉让他感觉难过,眼泪忍不住流了出来。
杰好过分,他抬眸去看夏油杰,却什么也看不到,但他知道如果夏油杰知道他的想法,一定会说,悟可是明明说着过分,身体却给出一点也不觉得过分啊。
泛红的眼角,立起来的乳头,晃动着的性器,还有被玩的湿漉漉的后穴,无一不说明他还想要,想要更过分地对待。

后穴里的跳蛋因为变档抖动的更加过分,他用手指拉出那颗不听话的跳蛋却不小心抵在那一点上让他眼前一花,身体却不愿意从快感中脱离,停住了动作,窒息的感觉让他不由得去抓住什么,然后抓到了夏油杰的手,似乎是十指相扣的,射出了精液,夏油杰的精液也射在他的口中,后脑勺那双手也放开了,从窒息的快感中回过神,这才抖着腿被夏油杰的手拉着站起身。

他被夏油杰转过身去,只能看到一片黑暗,无法看到男朋友面庞的感觉让他有一瞬间不适应,夏油杰似乎是感觉到自家男朋友的小脾气,俯身去亲身前人的后脖颈。被安抚的五条猫猫抖了抖身子,感受到夏油杰将手指探进去,逐渐靠近自己敏感点,却在下一秒拉住跳蛋的绳子,震动着的跳蛋忽然被拉到敏感点。
夏油杰总爱这样,在他没有任何防备时撞上他的敏感点,看他颤抖着射出精液。

跳蛋被手指狠狠按到那一点上,让五条悟呻吟出声,脚趾蜷缩着弓起身子,手指和跳蛋迟迟不离开让五条悟浑身都颤抖着,他反手去推夏油杰,嘴里说着乱七八糟的话,骂夏油杰无耻骂夏油杰为什么还不把鸡巴插进来,夏油杰却将另一只手的手指塞进他的嘴里,缠住他的舌头,揉着舌中的那颗舌钉。
他还想骂,却只能呜咽着被夏油杰手指的玩弄。

悟这里可是有人经过啊。夏油杰当然没有骗五条悟,毕竟连他自己也被吓了一跳,他抽出放进五条悟后穴手指,将将阴茎抵在五条悟已经被扩张好的后穴,在说出这句话是猛的插进去。

跳蛋被巨大的阴茎挤在高潮点上,五条悟像被夺取了呼吸的鱼,眼角流下因为刺激而产生的眼泪。
这太超过了。后穴被巨大的阴茎撑开,跳蛋挤压着内壁,被进进出出的性器带着轻微地移动,却一直能压到高潮点,让他无法使出力气,只能张着嘴任由夏油杰玩弄他的舌头,口水顺着嘴角流下,搞得夏油杰手上满是色情的液体。

悟竟然想被人看到我们在做爱吗。
夏油杰的舌尖划过五条悟的耳廓,咬上五条悟的耳垂,舔舐着五条悟异样敏感的耳孔。
他不时轻重地撞进五条悟的后穴,能感觉到五条悟开始颤抖身子,美丽的蝴蝶在他面前露出翅膀。

跳蛋被阴茎挤压在肉壁里,这对于五条悟来说是刺激的,对于夏油杰来说也是,但他只是听着陌生人的脚步声渐渐靠近,坏心眼地狠狠撞进五条悟的最深处。
悟射出来,夏油杰笑着说。

他知道五条悟能听见,陌生人的靠近和他的声音。
五条悟也的确听得到,隐秘的刺激让他感觉自己被视奸,可是身体和精神却不想停下来,只是想被夏油杰的性器狠狠贯穿。
夏油杰如他所愿,看到蝴蝶忽然绽放飞舞,五条悟的脊背在他面前清晰可见,抽搐着,颤抖着,像是刚刚破茧,只是什么都没有射出来。
白皙的脖颈裸露着,风衣早已经褪到腰间。
五条悟忽然抬起的手抚上侧脸,五条悟的唇贴到他的嘴角,霓虹灯下的眼眸混着不一样的色彩,泛红的舌尖微微吐出来。

杰,高潮好像停不下来。
夏油杰听见五条悟颤着声音这么说,精液终于射了出来,他握着五条悟的腰,将性器和跳蛋一同取出。
五条悟终于看见夏油杰的正脸,紫色的眼眸像是蛇一样,盯上了属于自己的猎物。

高潮的余烬还停留在身体内,腿却被抬起,那根没离开体内多久的性器又一次插进去,把还未流出的精液又一次抵进去。整个小腹都变得涨涨的,让他一时分不清楚是什么情况,于是去亲吻夏油杰的唇,却被夏油杰的舌缠上,被抬着腿狠狠插进最深的地方。
脆弱的脖颈在夏油杰面前显现,他的衣服相对整洁但五条悟早已被搞的乱七八糟。他扶着五条悟的腰,拖着他的臀。
精液在被一次次撞击流出来,顺着五条悟的大腿根流下,色情的要命,像是片里的情节。

夏油杰喜欢看着五条悟,在他们交往前也是。
明明在和他做爱时可以玩的很开,但平常同他十指相扣时,五条悟总会红起耳尖,用那双蓝色的眼眸看着他,惊喜着又慌张。
悟真的好可爱啊,他再一次撞到五条悟敏感的地方。
五条悟看着他,有些慌张地抓住他的肩膀,瞪大眼睛看着他,似乎想要抱怨他竟然在这个时候说这种话,却只能被高潮冲昏头脑,忍不住抖着身子,发出呜咽声。

所以我才说,悟真的很可爱啊。
像猫一样,夏油杰明智地把后半句话咽下去,挂在他身上的五条悟瞪了他一眼,却什么话也没有说。
坏心眼的夏油杰笑了笑,将口袋里的开关打开,听见自家男朋友口中不小心流露出的一声闷哼。
毕竟是悟想用肛塞把精液含住的,他这样做着口型,抬手环上五条悟的腰,咬上五条悟发红的耳廓,说着,回家之后我再帮悟清理掉吧。

杰似乎开启了什么不得了的开关啊,五条悟打开夏油杰按上自己小腹的手,涨涨的感觉让他忍不住夹紧了腿。

我们该回家了,悟。

这绝对是在报复他,五条悟听到夏油杰笑着说,堵在后穴的那东西却更猛烈地震动起来。

在他解开风衣前,杰想说的就是这个。

TheEnd.

20 Li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