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五】傻猫把月亮给啃了要怎么赔

巧克力狐狸夏油杰×棉花糖猫咪五条悟

是喜欢带着礼帽和雨伞的绅士大狐狸和甜食怪物白毛猫来着。

夏油狐会做好吃的甜品投喂快乐五咪

两只毛绒绒的中秋无逻辑展开,又是奇怪的OOC设定(目移)不管了,BB就是要码甜文自愈!!!

夏油杰捡到五条悟实在是纯属巧合。现在让他回想起来,他都没法违心说出自己和五条悟第一次见面的情形是个一见钟情或者日久生情的好开头。

那天早上,夏油杰从衣柜里挑挑拣拣了半天,才从一堆长杆雨伞里挑出一把低调而不失奢华、朴素又满含设计的——纯黑雨伞。他又哼着小调,从沙发上捡起自己常戴的饼干礼帽,收拾好常用的画笔和画板,喜滋滋的开车前往棉花糖瀑布。

小车一路扑哧扑哧的吐气,蓝莓味的尾气打着圈飘到白白的云朵里。夏油杰随着汽车的颠簸摇晃着帽子上的小铃铛。铃铛叮叮当当的和车载电台里小高田的歌声串成一片,三两个活泼的音符在夏油杰握着的转盘上蹦来蹦去。

他穿过平坦的田野,又路过弯弯的小河,最后爬上高高的山,耗时两个甜甜圈和一杯咖啡的的时间到达了棉花糖瀑布。

为什么夏油杰一定要在那天跑到棉花糖瀑布呢?夏油杰只能说,这是个精心准备的巧合。

棉花糖瀑布是狐狸镇的著名景点,平常如果有好奇的狐狸溜达到这里,那他一定会被瀑布边狐山狐海、狐头狐尾的景象吓到再也不想来观光。但是,瀑布也有难得冷清的时候。每年的九月初,狐狸镇的大家都忙着准备拜月的祭典。此时的瀑布也大半都倒流回了月亮上,只有一洼浅浅的棉花糖覆盖在岩石上。对大多数期待观看到瀑布水流湍急、飞流直下的游客来说,这样的景色也实在是不符合他们的喜好,还不如去附近的狐狸镇参加传承千年的祭典。

所以,那天其实是夏油杰精心挑选了大半年、和上司理论了一个月才空出来的好日子。

他从车上下来,提着画画的工具和野餐篮,找到了在网上好评最多的一个位置——一块靠近瀑布的圆润大石头。据说有狐在上面坐了几个小时看瀑布,都没有出现尾巴痛的惨况,于是他在狐圈大力安利,成功吸引了想要在瀑布边画画的夏油杰。

他抬起了尾巴,矜持的往石头圆圆的一端上一坐,发出舒服的叹息。好,这饱满的弧度,这完美的贴合,再减一点就尾巴痛,再增一点就菊花痛。他为这块石头乖巧的形状鼓掌。

看着大小不一的石头从一层流动的河水中冒出尖尖的头,棉花糖撞在石壁上溅出丝状的糖粒,回溯的河从天际拉出弯桥一样洪流,夏油杰忍不住感慨,多么萧瑟的景啊!他想起了水落而石出的词句,想起了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先贤。他不禁心情激荡,提起笔,在画布上开始挥洒灵感。

蓝色的树,绿色的天,直到黄色的晚霞喷射出流动的蜂蜜,夏油杰才从完全沉迷的状态里脱离出来。看看自己的画布,他自信的奖励自己一个点头,多么诗意的画面,他想着,伸出手来,从身边的篮子里掏出一块抹茶蛋糕。

砰——!

夏油杰被压得眼冒金花,胸口一只灰扑扑的肉垫蹬着他下巴上的肉肉,一团卷卷的尾巴在夏油杰的眼前左右摇摆。这是个什么东西!夏油杰瞪大了眼睛,无法理解这团白球是从哪里掉下来的,天上?河里?树上?不对,他突然意识到了一件事。

“我的画————!!!”

夏油杰一把掀开身上的卷团子,左手撑地,右手向前,连滚带爬,连跑带跳,冲到石头的边缘。很不幸,夏油杰的画布刚才被这个白毛掉下来时爆发的动静砸进了瀑布里。

夏油杰抱住石头的一角,伸出一只手,张着嘴呆滞的看着自己画了一天的成品被缓缓流动的河水卷到不知名的远方。

而那只奇怪的生物也晃着脑袋摇摇摆摆动了起来。好香,他的鼻子动了动,眼睛还闭着,两条腿却已经蹬着地面拱向夏油杰的午餐篮。是蛋糕!他扒住篮子,翘着尾巴栽进蛋糕和汽水里。奶油蛋糕、纸杯蛋糕、巧克力曲奇和海盐汽水。“唰”的一下,他睁开了眼睛,两膝一弯、双脚发力扑向了篮子。

“——好吃的——”

他滚进了篮子后面的蓝莓丛。夏油杰提着野餐篮,站在大树边。

“你这只你这只你,你,你…”

夏油杰分不清他的品种,憋了半天不知道怎么叫出他的名字,于是两个耳朵顶得礼帽掉到地上,饼干碎了一地,

“你这个坏东西!!!砸了我的画还拱我的篮子——你这个比天狗还坏的坏狗狗!!!”

是的,对于崇尚月亮的狐狸一族来说,把月亮遮的严严实实的天狗是最坏的种族,而对于一只狐狸,把狐骂作是天狗简直是世界上最恶毒、最阴暗的诅咒。

夏油杰太生气了,一个不小心就憋出来他能想到的最糟糕的话,以至于他在反应自己说了什么话的时候直接捂住了自己的嘴,两粒眼睛圆溜溜的转着,滔天的怒气就像被水浇灭了一样,心里甚至涌上了一点愧疚和惊恐的潮水。

“你说谁是狗??你说我是狗???怪刘海你才是狗,还是天天宅在月亮上的土黑狗!”

五条悟晃着被蓝莓丛卡住毛绒绒的屁股,探出一张被草汁和蓝莓浆果糊得五彩缤纷的猫脸,他哈着气,脸上的胡须抖得像一把手风琴。

“你眼睛坏了看不出我是猫?”

“你骂谁是黑天狗?”

一猫一狐黏着在蓝莓丛边,一只气的刘海转圈,一只气的弓背抓地,两双大小不同的眼睛里闪烁着同样的怒火。

什么愧疚、不安全部都抛到太阳上给融化掉,夏油杰现在只想把这只肥猫摁进地里和大地深吻。

五条悟也没高兴到哪里去,作为一只每天给自己舔的干干净净还会护理一身又长又厚的皮毛的猫中美男,他从来没被别的猫弄成这样一副脏兮兮的样子,甚至还被这个破灌木丛卡着屁股出不来又进不去。五条悟愤愤的和夏油杰对视,

看什么看小眼睛,嫉妒我的毛发吗?

看什么看花脸猫,没见过干净的狐狸脸吗?

两个人又被对方的话气到倒地。小眼睛,啊不是,是夏油杰,夏油杰他一屁股顿在了石头翘起的一端,而这个原本非常贴合夏油杰屁股的石头、原本给夏油杰带来了创作灵感的乖巧石头它裂开了,它啪唧一下碎成尖尖的一块,娇嫩的狐狸尾巴和坚硬的石头一拍即合,尾巴它黏在石头上了!!!

夏油杰惊恐的看着自己的屁股,

尾巴…尾巴…尾巴断了。

就连不断在空中扑腾的五条悟都吓得静音,他捂住自己的蓝眼睛,从爪子的缝隙里好奇的盯着呆滞的夏油杰。

“——你怎么化掉了,你碰瓷猫咪!”

五条悟哀嚎一声,强行从灌木丛冲了出来,他捧着一滩巧克力试图把它拼回一个狐狸的形状。

更糟糕的事情发生了。

五条悟刚才灌木里用力退出来的粗暴行为扯掉了屁股上的一片毛,这个时候他又忘了甜品生物相处守则,直接把自己的猫掌同夏油杰融化的巧克力身体接触。

凝出个狐狸脑袋的夏油杰倒吸一口凉气,看着一团又绿又蓝又粉的棉花糖和自己英俊的狐狸脸黏在一起。

倒了大霉了,他头痛的看着眼泪汪汪的五条悟,他一点也不想变成花脸狐狸。

“我才不要染成黑猫”

五条悟的惨叫穿透了整个山林,他也十分不想变成奶牛猫。

此时,月亮已经慢悠悠的踩着云朵坐到了夜幕中间。山林的温度也慢慢降了下来。巧克力和棉花糖紧密贴合,凝固的十分完美。

夏油杰大张着四肢躺在地上,睁着一双生无可恋的眼睛看着五条悟拼命拉着自己的猫爪,他试图忽略自己脸颊肉被扯来扯去的痛感,放空了大脑望着天上的星星。

一颗,两颗,三颗…二十七颗…五条悟挡住了…二十九颗…五条悟又挡住了…

夏油杰直接把五条悟拍到了身边的地里,“拔不出就算了,”

“等月亮最圆的时候我们狐狸会自己提纯的,现在不要挡住我看星星。”

五条悟在地里翻了好几个身才勉强找到一个舒服的姿势,他一边嘟嘟囔囔的控诉着夏油杰的手劲像是要拍散他,一边慢吞吞的把自己塞在夏油杰的手臂里。一只狐狸团着一只猫,在大树下数星星。

一颗,两颗,三颗…好困…七百一十一颗…呼…呼…七百二十五颗…

嘘,是谁睡着了?

暖暖的太阳照到夏油杰的下巴上,五条悟已经把整张脸埋进了他的臂弯里。一狐一猫睡得香甜安稳。

一只蜻蜓翅膀上还流着昨晚被晚霞淋湿了的蜂蜜,它重得摇摇欲坠,于是顺势停在夏油杰湿润的鼻子上。蜻蜓的翅膀展开来,蜂蜜滑向了尾端凝成一滴椭圆的金色蜜糖,风一吹掉进了夏油杰的鼻子里。

“——啊——啊——啊——啊啾!!!”

蜻蜓慌张的飞走了。

夏油杰揉了揉鼻子,贴着五条悟暖烘烘的皮毛想要继续睡觉,他的脸在五条悟的脊背上蹭来蹭去。

五条悟正在睡梦中大战魔鬼辣火锅、拯救毛豆泥生奶油喜久福的伟大征程上,突然感觉脊背被一把硬硬的毛刷向上拉、向下扯。五条悟噎住一口气,猛地起身,撞开了在他身上乱动的夏油杰。

你干什么?夏油杰迷迷糊糊的抱着猫咪的尾巴。

五条悟单手拽回自己的尾巴,你干什么玩我的尾巴,他朝夏油杰咧了咧嘴。

夏油杰摸了把脸,总算从睡觉这个大魔王的手里逃了出来。只是一清醒,夏油杰就忍不住回忆起昨天下午的惨剧。

一只狐,没了自己蓬松又漂亮的尾巴,这已经是一件非常悲惨的故事了,但不要紧,等到月亮最圆的时候尾巴就可以长回来了。一只狐,特别是身为一只难得的、纯黑色的、身上没有一丝牛奶和糖果掺杂的百分百纯粹巧克力的,绝对稀有的狐狸,现在脸上连着一只棉花糖猫咪的粉色猫爪。其实也不要紧,只要等到月亮最圆的时候,狐狸可以被月亮提纯回最完美的模样。

但是!

但是距离中秋还有一个礼拜,这一个礼拜总共有七天,也就是一百六十八个小时,一万八十分钟。

整整一万八十分钟夏油杰的脸上都要粘着一只猫爪子,

整整一万八十分钟五条悟的爪子都黏在一只黑脸狐狸的脸上。

一狐一猫两两相望,一起对着天空叹了一声长长的气。

真是不想回去。回去了就要开车,开车就要下车,下车就会被邻居看到连在一起的棉花糖猫,被邻居看到就是被整个狐狸镇看到,所有的狐狸都会知道夏油杰脸上连了一只猫。而且还要上班。

夏油杰搓着脸上的毛,郁郁的拔着地上的青草。

只是不想回去是不可能的。夏油杰原本还想在瀑布边逃避一天,只是等他准备从篮子里掏出昨天准备的便当的时候,他只翻到了一个空荡荡的篮筐。

蛋糕呢?曲奇呢?华夫饼和牛奶呢?

夏油杰握着篮柄的手臂颤抖,转过头盯住一边若无其事的五条悟。

你怎么全吃了?你是天狗吗吃这么多,要不要去啃月亮啊你。夏油杰逮住试图扯着自己脸皮逃跑的五条悟,对着猫咪立起来的耳朵就张嘴开咬。

天知道,夏油杰只是蹲在草地上一会儿没管这只猫的另一只爪子在干什么,他就能用一只手悄无声息的掏空夏油杰野餐篮里的所有食物,连牛奶都不留一滴。

夏油杰看了看车,看了看五条悟。怎么办呢?总不能把五条悟放后排,那他的脸也会被扯到后面去。放到副驾驶座,那也不行,开车的时候脸会一直侧着。夏油杰想像了一下自己全程侧着脸、努力转着眼睛开车回去的情形就忍不住打了个寒颤。那种开车的方式一定会开到田里去的,他看着五条悟一团毛绒绒的样子,脑子里蹦出了一个天才的想法。

五条悟被夏油杰提起来放到他一边的手臂上,卷成一坨卡在肩膀和脸中间。流动的猫咪被挤成一层蓬蓬的白色糖饼,嘴里吐出一滩棉花糖的灵魂。

一路上,夏油杰就这样夹着五条悟愉快的速度七十迈,飞奔到家。停车,打开一个小小的缝隙,从车窗的缝隙里小心的探出头,注意左右观察、上下扫描,好耶!邻居不在!!夏油杰快速的打开车门冲刺回家,迅速开门,流进软绵绵的沙发里,然后把五条悟压出一声凄惨的猫叫。

五条悟揪住夏油杰垂下来的一根刘海,双腿发力高高跃起,重重落下。干的漂亮,五条选手,你的荡秋千荡得好极了。

夏油杰头皮剧痛,眼前一团白球快速在眼前摇晃,脑子里像是提前炸开了烟花,他和五条悟开始互相拉扯对方的头发。

两只毛绒绒滚作一团,从沙发的东边滚到西边,掉到地上,从桌子的北端打到南端,然后一起力竭,躺在地毯上大口大口的喘气。

接下来的一周,夏油杰每天都呆在家里和五条悟大战。

第一天

五条悟扒拉着洗浴室的玻璃门想要洗澡,被尖叫的夏油杰拖出来。

你是邋遢鬼吗?五条悟的胡须翘起来,气鼓鼓的质问夏油杰。

夏油杰一下子跳起三尺高嚎叫,狐猫授受不亲,我才不想看落水猫。

五条悟晓之以情、动之以理,从猫咪的毛发护养讲到不洗澡的危害,讲得口干舌燥,却发现夏油杰还是一副贞操烈狐的样子,还竖着狐狸耳朵警惕的看着他。

五条悟气歪了嘴,上去就送夏油杰一爪子。你这个古董狐狸。他控诉着。两个家伙又滚作一团,打的天昏地暗、毛发飞扬。

第二天

夏油杰兴致大发跑去厨房大展身手。

他准备做碎饼干海盐蛋糕,打发了奶油,烤好了蛋糕胚,做好了装饰,转身去拿餐碟。

挑了黑色太暗沉,和今天的蛋糕颜色不搭;粉色,不行;绿色,有点怪;蓝色!完美!夏油杰乐滋滋的在橱柜里拿碟子和刀叉。

五条悟悄咪咪的看了眼夏油杰撅起来的两瓣屁股,使用了猫咪的液体魔法变成一团柔软的棉花糖,黏在夏油杰脸上的爪子丝毫不动,猫咪的整个身体却已经折向了蛋糕,嘴巴触碰到蛋糕的一瞬间就对蛋糕进行了神秘消失术——整个碎饼干海盐蛋糕都被五条悟偷摸着吃完了。

夏油杰抱着餐具回到桌子。

“我的蛋糕呢???”

他转向五条悟,手上的叉子露出寒光,

五条悟吞了一下口水,慌张的左顾右盼,

“哪个坏蛋吃了蛋糕,我帮你打他。”

他一副义愤填膺的模样,捏着还能活动的一只手,大大的猫眼里放射出见义勇为的正义之光。

夏油杰从猫咪的胡须上摸出一滴奶油,

“呵”

夏油杰挥舞着叉子刺向五条悟的屁股。

五条悟大叫着到处逃窜,钻到花瓶里,跳到柜台上,甚至卡进衣柜的缝隙里,让夏油杰充分认识到猫咪的液体性。

最后夏油杰气喘吁吁的扔掉了叉子,从柜子里拽出一张五条悟,关柜子的时候一个手滑夹到自己的爪子,痛得嘤嘤直嚎。

五条悟瞬间复活,从一张鼓成一团,指着夏油杰哈哈大笑。再一次,两个家伙打成一团。

第三天

夏油杰终于忍不住了。

三天没有洗澡,三天夏油杰都穿着同一套衣服、打着同一个领结,三天五条悟都顶着一张花脸。

由于他们这两天天天在地上滚来滚去,地板洁净得光滑可鉴,而自己变得灰扑扑、脏兮兮。

夏油杰是黑色的,所以污渍并不明显,但身上的衣服皱巴巴的,让狐感到十分不适。

五条悟是白色,脸上早就一块圆的灰斑、一条蓝的浆果痕,满脸色彩缤纷。

终于,在生活的最低限度下,夏油杰沉痛的接受了自己要和五条悟一起洗澡的悲惨故事。

而关于洗什么澡,夏油杰坚持要用融化的纯巧,五条悟坚持要用新鲜的白砂糖,两人争执不下,于是诡计频出。

五条悟往夏油杰的浴缸里倒糖,夏油杰往五条悟脸上糊纯巧。洗到最后,巧克力狐狸一身甜味,棉花糖猫咪全身黑化。双双自闭一个下午。

第四天

两人安分的洗自己的澡。五条悟搓泡泡的时候被糖果绊倒,猫屁股被夏油杰看了个精光。

第五天

五条悟乘着夏油杰睡觉连夜扔掉他的底裤,对昨天被夏油杰嘲笑的事情进行精准打击。

由于五条悟扔的实在彻底,夏油杰翻遍了衣柜也找不到一件底裤,光着屁股在家里晃了一天。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扒掉了五条悟的底裤,连夜翻草坪找自己的裤子。

第六天

五条悟发现自己被撑破的底裤,两人互相朝对方扔裤子,并对狐狸/猫咪的狡诈和厚脸皮发出唾弃。

第七天

五条悟饿了,用自己眨巴眨巴的大眼睛混到了夏油杰的草莓蛋糕。五条悟看着蛋糕若有所思。

一周终于过去了。

月亮最圆的日子到了。

夏油杰欣喜的带着五条悟来到祭典。

一路上,五条悟带着一张笑着的狐狸面具蹲在夏油杰肩膀上。

苹果糖、山楂糕,五条悟塞得满嘴都是。

章鱼烧,尝一个。天妇罗,好吃。

五条悟指点着夏油杰到处购买食物,但偏偏猫咪肚子不大、胃口也小,要是真把东西都吃了,这个祭典他肯定吃不全。于是他对着所有东西都啃一口,然后扔进夏油杰的肚子里。

夏油杰拎住他,正想要友善的劝告五条悟吃不完不准买东西,

店家吊起来的灯笼刚好转出明明灭灭的光,夏油杰看到狐狸面具里两粒玻璃样的猫眼睛折射出自己眼睛里笑起来的狐狸嘴,

两个人同时愣了一下。夏油杰咳嗽着推开了五条悟,继续陪他捞金鱼、套娃娃。

夜深了,夏油杰带着五条悟到了一片开阔的山地。

远远望去,看到一片蝉鸣不止、万物应和的森林,看到一片灯火通明、爆竹不断的狐狸镇。

夏油杰晒着月光,月光河水般浸润了全身,他身后的尾巴一点点幻化凝固,散发出浓浓的可可香味。

五条悟看着自己的手掌逐渐松动,棉花糖的糖丝从夏油杰的巧克力脸颊上脱落,他甩了甩手臂,托着下巴坐在地上。

月光像是飞舞的针线,在夏油杰的屁股上缝缝补补。五条悟闻到一股芒果的香味从月亮的光线中传来。

怎么月亮还有味道?五条悟有点好奇。他回忆了一下自己之前赏月时的气味,好像月亮并没有香味,难道是月亮对狐狸的偏爱吗?他思考了一下,兴致勃勃地从夏油杰的尾巴上扯出一根月亮,哧溜的就吸进了嘴里,

一根长长的月亮,五条悟一口洗不完、一口咬不断,于是他一直吸一直吸,双脚离地,被嘴里的月亮拽向天空。

夏油杰正享受着月光的香甜,突然觉得浑身暖洋洋的月光似乎降了温。他睁开眼,

“——五——条——悟——”

他惊恐的看到将要离开山地的猫咪一脸飘飘欲仙的吸溜着月亮,

抬头看看天上的月亮,完了,天上的月亮缺了一角。

天崩地裂的一瞬间,夏油杰叼住五条悟的腿,两个爪子扣进地皮里,双脚后撤,用力的把五条悟拉回了人间。

五条悟落到地上的时候下意识闭上了嘴,就像之前逃避被夏油杰逮住吃蛋糕一样,他把月亮吞到肚子里。

五条悟开始发光。

在黑漆漆的森林里,五条悟像是一只猫咪萤火虫。

他能漂浮,他绕着夏油杰到处飞;他能发光,他像是个大灯泡吸引着四面八方的虫子。

他降落到夏油杰的肩膀上,然后摔进了夏油杰的尾巴里。

夏油杰的尾巴晃来晃去,夏油杰的嘴巴动来动去,他啃着自己的指甲,

“完了完了,傻猫把月亮给啃了要怎么赔。”

五条悟揪住夏油杰尾巴尖的毛毛,得意洋洋的炫耀,

“我现在身价一块月亮。”

“拉倒吧你,我们现在负债一个月亮。”

双节快乐,BB赶上了(喜极而泣)

32 Likes

呜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超可爱!童话小故事~

1 Like

谢谢咪咪 :chocolate_bar:

啊啊啊啊,写完五张卷子厚看到,真的很满足ヽ(≧ω≦)ノ
突然想画的,画的很潦草,但是我真的好喜欢这种可可爱爱的(★^O^★)老师大大写的真的很可爱:smiling_face:老师中秋快乐老师辛苦了(ノ
゚ー゚)ノ(ノ゚ー゚)ノ(ノ゚ー゚)ノ(ノ*゚ー゚)ノ

啊啊啊啊啊啊啊感谢咪咪,特别可爱的巧克力夏油狐,我先吃一口:chocolate_bar::chocolate_bar::chocolate_bar:

2 Likes

太可爱了呜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