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蛇他能清心寡欲到哪里去 by Vivien

预警:蛇夏人五双性悟口交后入双重进入

summary:五条悟因为一则新闻前去密林探险,结果有一条黑蛇缠上了他。

公司里那帮老头子太烦人了,有事没事都要开个会然后说着毫无用处的话,五条悟跳下直升机,冲坐在驾驶座的人挥了挥手。
伊地知擦了擦额头上的汗,“公司还有很多…”事情等着老板你做决策呢,可惜他的话没说完五条悟就拿着包裹头也不回地走进了密林。

伊地知看了眼一直在震动的手机,接通了电话。
“打扰了伊地知,请问五条悟去哪了。”
“七海先生,”伊地知虚弱地说道,明显的心有余力不足,因为五条悟威胁他如果说出来会被辞职的,“老板说他过几天就回去工作。”
那边冷笑一声挂了电话,五条悟工作?这几个字放在一起他怎么就这么不信呢。七海建人卷起袖子,一边工作一边在心里把五条悟这个无良老板骂了无数遍。

被骂的五条悟背着包悠闲的走着,密林里愈渐愈复杂的藤蔓和树枝并没有阻拦他的脚步,轻盈的像一只猎豹——或者说是雪豹更为合适。五条悟自小接受了很多教育,无一不让他感到心烦意乱,那些对于他来说太过平淡无味,即使在那帮老头子眼里这是必须学的。接管了公司之后那群老头子更是变本加厉,在这时候找到自己喜欢的事的五条悟自然不会理他们,于是连夜让伊地知送他来了这里。
伊地知并不担心他,准确的说,没有什么担心的理由,老头子们肯定会东一嘴西一嘴。五条悟找了个地方,查看了一下周围,将东西放下坐了下去。

丛林探险这种事是他大学毕业后迷上的,未知的神秘的,虽然很多次结果都很无聊,但勉勉强强让他感受到了一丝快乐。

五条悟的动作忽然顿了顿,有一丝微弱的声音传到耳朵里却让他瞳孔微微收缩,是蛇的声音,他用余光打量着四周,树叶的遮挡太过浓密,阳光打过树叶留在地上的斑驳也容易让人分不清那到底是树叶还是什么别的东西。
他僵着身子,手微微动作一下,就在这时脖颈处微微一凉,蛇的声音近在咫尺,五条悟猛的抬手划过去整个人拎着包裹向后仰过去然后利索的起身边观察周围边跑过去。

如今是秋日蛇群理应休憩,为什么还在,而且听动作和声音还是条大蛇,只要一被缠上就会死。五条悟忽然露出一丝笑,战栗的感觉爬满全身,他喜欢这种感觉,这让他觉得自己在活着。
他的余光瞥见一抹黑影,在阳光下还有一丝暗紫,侧着身子去躲,瞥见了蛇的模样,让五条悟有一瞬间的愣神。
紫色的眼睛,还蛮少见的。大概只有五条悟会这个时候想这种事情了,但也就是这一瞬间,五条悟的手脚被这条蛇缠住。

脖颈处的疼痛让五条悟哼了一声,神智却开始渐渐涣散,那只蛇松开他看着他站都站不稳倒在地上,蛇信子吐了两下,似乎是在笑。

怎么有点不太对劲,五条悟什么都看不清了,只觉得全身都是热的,热的他的大脑都反应不出这是怎么回事,好奇怪,他的身体也变得很奇怪,一向隐秘的地方似乎在渴望着什么,前端早已经硬了起来。
他是中了什么媚药吗,五条悟喘息着,脑袋都变成了一团浆糊,不对他之前是在密林里,然后那条很怪的蛇咬了他。

有一只手抓住了五条悟,很凉,让他不禁打了个寒颤,那只手又抓住了他的手腕,另一只则是突兀地握住他的性器上下撸动。什么啊发生了什么五条悟脑袋混浆浆地想自己在做春梦吗怎么这么舒服。
微凉的手玩弄着他的性器,揉捏着他的两个卵丸,似乎是很满意他吐着精液的模样,奖励似的快速撸动了几下。
五条悟弹了下身子,像是活跃在菜板上的鱼,他射了可是脑袋更昏沉了,眼前一黑什么都不知道地睡过去。

“夏油大人,这家伙要醒了!!!”
“美美子小点声!”
好吵,五条悟睁开眼,脖颈上的疼痛告诉他他没有在做梦,之前发生的一切都有可能是真的。他坐起身看见了那两个叽叽喳喳的小姑娘,还有被两个人拉进来的那个叫夏油的男人。
相比于两个小姑娘来说,很高。穿着部落模样的衣服,五条悟甚至在上面看到了蛇模样的图腾。男人有着和那条蛇一样的紫色眼眸,盯着他笑着,让五条悟不禁用舌抵了一下上颚膛。

“夏油杰,”男人将两个女孩推了出去,自己则是走到五条悟面前俯下身,“我的名字。”
被那双极其与蛇相似的眸子盯着,五条悟却忽然抬手握住了夏油杰的手,似乎满不在意他说的话,“我说,是杰你救了我吗?”

夏油杰没想到他会是这个反应,想要抽回自己的手,却没抽回来,于是重新打量着眼前的人。
“忘了说了,我是五条悟,”五条悟丝毫没有自知之明地环上夏油杰的肩膀,与夏油杰对视着,“杰要我以身相许吗?”
夏油杰的瞳孔缩了缩,似乎想不明白眼前这人在想什么,虽然某种程度上讲,五条悟说的是对的——这个人类,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已经是他的了。

五条悟被夏油杰抱了起来,突如其来的失重感让他收紧了手臂,于是夏油杰的脸被他拉到了自己的胸口。
夏油杰拖着他臀部的那双手向上抬了抬,五条悟还想说些什么,乳头却忽然被夏油杰含住,部落的衣服穿在五条悟身上显得格外色气,胸口的那点衣服滑了下去,夏油杰的那双手也不老实,直接探进那没有什么用的部落衣服把他的臀揉成奇怪的模样。
夏油杰的身子是凉的,舌尖也是凉的,舔弄着五条悟的乳尖,“你发现了。”
声音有些含糊,但五条悟还是听清楚了,他喘着气,身体似乎因为夏油杰的触碰变得奇怪起来,“…那条蛇就是杰嘛。”

这么显而易见的东西,怎么会发现不了。五条悟敏锐地感觉到在乳尖舔弄的舌头变成了蛇的信子,戳弄着他的乳尖中心,刺痛却又隐隐有些爽意。
臀部没有被忘记,夏油杰的手掰开五条悟的屁股,手指摸到了中间的那个穴,已经湿了,他在五条悟昏迷的时候舔弄过那里,很温暖,是蛇会喜欢的地方,那个时候五条悟在床上还因为他留下印记的缘故昏睡着,但对他做的会有反应,那里会流出汁液,乳尖会硬起来,然后不自觉的动着腰。

后面的穴口被前面肉穴流出的汁液打湿,五条悟被夏油杰放到满是皮毛的床上架起腿,穴口一下子展现在夏油杰面前,他俯下身去,能看见五条悟卵丸下的那个小穴因为五条悟的不知所措张合着,发出啵啵的声音,他伸出手拍了拍五条悟的屁股,然后掰开那里的小穴,肉粉色的穴收缩着。夏油杰低下头伸出蛇信子感受那里的温暖,五条悟却被激的打了个哆嗦,他的身体好像适应了夏油杰的触碰,这很奇怪,就像他本就不该这样被一个人——一条蛇操一样。
夏油杰的信子探进后穴,却没放过那个小口,尖锐的刺痛一下子让五条悟往后退去,从未开发过的女性尿道口被信子插入这种刺激是现在的五条悟不能承受的,可是夏油杰不管,他捏住五条悟的大腿根,留下红色的指印,将脸埋得更深了。蛇缠住猎物的本能——五条悟想,他倒在床上,女性尿道口产生的感觉一点点清晰起来,不再是最初的疼痛,而是酸涩的感觉,很奇怪。然后那种感觉一点点布满了他的小腹,他无意识的用手按在小腹上,尿意一下子涌上,他看着夏油杰松开了他的腿,用手指堵住他的马眼,信子却还在女性尿道口里来回抽插,于是抬手去推夏油杰的头。

“…不行…啊…呃啊……”
只是没来得及,他的动作滞了一瞬,突如其来的失禁让他抖着身子发出呻吟,尿液第一次从女性尿道喷出,刺激地五条悟几乎想不明白自己那里为什么发生这样的改变。

夏油杰没再做下去,他抱起还没从高潮中缓过来的五条悟,解开五条悟脖颈上的布,露出他曾咬上的地方,一个文身模样的印记——是蛇的模样。
他低下头用信子舔那一处,怀里的五条悟奇怪的抖着身子,怀疑夏油杰是不是用了什么媚药,为什么只是舔了两下他的性器就开始兴奋。
“…这是…什么…”五条悟抓着夏油杰的胳膊,颤着身子射了出来。
“印记,”夏油杰对上五条悟涣散的蓝色眼眸,“我的印记。”

五条悟闭着眼倒在床上,身上的每一处都还弥留着刚才的做爱感,这种刺激感让五条悟前所未有的好,他拉住夏油杰的手,哑着嗓子,“我会走的。”
他不能一直留在这里,那帮老头子一天看不见他就一副要死的模样,虽说看着让人作呕,但实际上对他来说没有什么坏处。
“我会让他们送你出去。”

五条悟睁开眼看着说完就走了的夏油杰哈了一声,忍不住骂,“这他妈真的是蛇吗?”
怎么比他还清心寡欲?

伊地知是在差点被七海建人毁尸灭迹时收到的五条悟电话,他颤抖着手接通了电话,几乎哭出来,“五条老板您去哪了!”再不回来他就要死了啊!
五条悟的声音还是那么吊儿郎当,就是有点杂音,似乎是信号不太稳定,“啊啊,伊地知,来接我。”
看着被挂掉的电话以及自己身边黑了脸的七海建人,伊地知抖着腿跑了,只想着赶紧把人接回来逃离苦海。

伊地知看到五条悟时五条悟像几天前那样站在那里,拎着包裹,只是脖颈一侧多了什么,他仔细去看却被五条悟瞪了一眼,连忙帮人把行李拿上来。
五条悟摸了摸脖子,指尖触碰过那文身时总觉得那蛇尾缠上了他的指尖,想到夏油杰在他走之前啥也没说,甚至还笑着的模样狠狠咬了咬牙,骂了句什么人啊。
以为自己被骂的伊地知战战兢兢地开着直升机,“老板,去哪里…”
“回我家。”
“可是可是…”七海那边还在找您,伊地知头疼地想到了七海黑着脸的模样。
“算了,”五条悟突然改变了主意,就在伊地知以为自己得救的时候,又听见五条悟说,“去硝子家里。”
“……”七海说的对,他就不该对五条悟抱有希望。
“怎么?”
“没问题…!”他那里敢有问题啊,伊地知欲哭无泪,觉得自己就是夹心饼里的夹心。

家入硝子十分不欢迎五条悟,甚至在看见五条悟脸的那一刻就把门拍上了,虽然是拍到了伊地知脸上。
“硝子小姐!”伊地知冤枉啊。
“伊地知非常抱歉,”硝子没有开门,隔着门板说道,“让五条悟滚。”
伊地知看了看自己身边事不关己的五条悟,叹气,“五条老板找您有事。”
“他能有什么事?”家入硝子冷笑。

“……”能不能别让他当传声筒啊,伊地知咬牙,刚想张口说自己要走了,就看见五条悟朝他挥了挥手。
“我自己和硝子说,伊地知你走吧。”
感谢老板!伊地知完全忘记了造成这一切的幕后黑手是谁,连忙跑下楼开车走了。

门被打开,家入硝子点上一根烟看着五条悟,“进来说吧,发生了什么。”然后走进屋坐到沙发上。
五条悟带上门,把包裹放下,露出那蛇的文身给家入硝子看,“硝子能看出什么吗?”
“…五条悟你在逗我玩?”家入硝子这么说着,却站起身去看那文身,说是文身却比文身更真实,就像真的一样,她有些疑惑,“这是什么?”
五条悟的表情变得有点奇怪,吐出两个字,家入硝子以为自己听错了,“什么?”
“印记。”五条悟生无可恋的重复一遍。

“所以你把自己玩进去了?”家入硝子听完差点笑出来,五条悟也有翻车的时候啊!
“五条,”她忽然收敛了笑容,看着倒在沙发上闭着眼的五条悟,“蛇可是抓住猎物就不会让他跑掉的生物啊。”所以你这一次估计跑不掉了。
“谁说我要跑了,”五条悟打了个哈欠,拽过家入硝子放在沙发上的毯子盖上,“…硝子不要说话了,我睡一觉…”

这家伙,家入硝子翻了个白眼,却沉下心,能和五条悟做朋友的她自然知道五条悟说的是什么意思。五条悟这个人很聪明,聪明到会让所有人都害怕的地步,只要他想那他就可以,可是如今这家伙说他不打算跑,估计是觉得有意思了吧。
不过,她也很感兴趣,蛇和人,到底是哪一种呢。
她起身拉上了窗帘,心情格外的好,不知是看到五条悟吃瘪还是在期待五条悟败北。

他被蛇缠住了,动弹不得。五条悟失去了掌控权,这种新奇的感觉不让他讨厌,他甚至放任这条蛇缠上自己脆弱的脖颈,黑蛇似乎很满意他的态度,亲昵的吐着蛇信子舔弄着他的耳朵。
夏油杰,五条悟这么喊着,然后从梦中清醒过来,耳畔还残留着蛇的气息。

硝子不知道去了哪里,他坐起身将自己从刚才的梦境抽离,他扶上脖颈处的蛇文身,酥麻的感觉传遍全身,赶紧放下手,骂了一声,打电话给伊地知让他来接自己。
伊地知收到电话后抓着包就跑,生怕一会碰见七海。

回到家里的五条悟赶走伊地知后连忙靠在墙上,不清楚自己就是摸了一下文身怎么就这样了,明明之前也触碰过,为什么这一次反应这么大。
他滑落在地上,裤间已经湿了。
“…啊什么…啊…”五条悟将裤子脱下来,用手去撸性器,却半天射不出来,想到之前夏油杰做地一切,不敢置信地将手滑下去,肉穴早已经湿漉漉的,小阴唇一张一合,不停地吐出汁液,五条悟骂道,“…操…”
他学着夏油杰的动作将手指插进去,异物感让他前端突兀地射了出来,他迷迷糊糊地看着胸膛上的精液,不明白自己怎么插进去一根手指就射了。但是还不够,刚刚射完的阴茎又一次硬了起来,五条悟用手指插着肉穴却因为生疏的动作更加难过,他开始想念起夏油杰,喊着夏油杰的名字,用自己生疏的技术将自己再一次插射。

“不行了…好累…”五条悟缩着身下,快感又一次冲击着身体,“…啊…杰……”

微凉的指尖缠上他的后颈,五条悟顺着余光看过去,却发现夏油杰不知何时蹲在了他的身边,蛇瞳扫过他的身体,让五条悟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那双手划过文身处,然后伸到他的唇边玩弄着他的舌头,然后放开他的舌,站起身看着他,巨大的身差让五条悟眼神恍惚了一瞬,他被杰锁定了,那是蛇锁定猎物的眼神,夏油杰掰开他的腿,托起他的臀,被他玩的红肿的肉穴完完全全呈现在夏油杰面前,那双紫色的蛇瞳收缩了一瞬间,然后双手开始玩弄他的屁股,揉捏成不同的形状,五条悟觉得那力道大的几乎让他像是被操一样。
“自己玩乳头。”夏油杰脸上的表情没有变,说着让五条悟咬牙的话。五条悟莫名觉得夏油杰在生气,却不知道夏油杰在生什么气,身体先行脑袋一步揉着自己的胸部,乳尖硬着仅仅用指甲剐蹭着就能获得快感。
更不用说正在被信子舔弄的肉穴,分叉的信子刮弄着肉穴内壁,向两条小蛇一样在温暖的洞穴里寻找筑巢的好位置,找到了。五条悟身体一僵,忽然发出奇怪的声音,紧接着便停不住了,身体哪里都开始不停他的使唤。

夏油杰将他抱了起来,第一次露出他的阴茎,五条悟几乎要逃跑,那太大了,索性不是两个,五条悟被夏油杰掐住腰带了回去,那根阴茎抵在他的肉穴上,肉穴像是条件反射一般流出水,滴在夏油杰的阴茎上,五条悟无法想象这根性器插进来的场景,他甚至觉得自己会被操的神志不清,但女穴却还在不断的邀请,夏油杰闻到了五条悟身上散发出来的邀请一般的气息,他握着五条悟的腰,让五条悟吞了下去。

五条悟仰着脖子,在蛇的面前露出脆弱的脖颈,阴茎开辟着小穴里的道路,慢悠悠地插着让五条悟蜷缩起脚背。他被剥夺了一瞬间的呼吸,夏油杰的蛇信子卷上他的舌,夏油杰的蛇瞳盯着他看,像是没有感情的猎者,如果肉穴里的阴茎没有变大的话。
“…悟全部吞下去了。”五条悟的身子抖了一下,叫名字让他的身体直观的变得更加奇怪,那根阴茎在夏油杰说完之后动了起来,在肉穴里胡乱地撞着,将五条悟撞的脑袋一团浆糊。
“…太大了…杰…”五条悟感受到那根阴茎直直地撞向自己的深处一次次擦过敏感点,“不行…别再撞了…”
夏油杰并不听,他掐着五条悟的腰,在五条悟白皙的腰上留下红色的手印,然后手往下滑拖着五条悟的臀,让五条悟靠在冰冷的墙上,狠狠地再次插进去。

五条悟被干的口水流了下来,他咬着唇,射出精液,又一次被夏油杰干着,背部被冰冷的墙面撞的发疼,他抱着夏油杰,呜咽着,“杰…去床上,去床上…”
夏油杰抱着五条悟每走一步,干的愈深,只走了一半的路五条悟便颤着身子射了出来,等到走到床上五条悟已经没了力气,夏油杰却还没有射精。
被放在床上的五条悟回神却发现自己被黑蛇缠住,蛇正吐着蛇信子看着他,那双紫色的眼眸似乎在笑。

五条悟几乎惊恐地像身下看去,蛇身上的两个阴茎明晃晃的似乎在嘲笑他之前的想法,他转身想要逃跑,却被蛇缠住控制着抬起屁股,那根带有肉刺的阴茎在五条悟惊恐的目光下抵上了肉穴,他扭头看着吐着蛇信子的夏油杰,“…杰…啊!”
肉壁被带着肉刺的阴茎插入,疼痛和快感让五条悟分不清自己到底要不要逃跑,那根阴茎疯狂地抽插着,五条悟能看见夏油杰蛇的身体扭动着,缠绕着他的身体,蛇信子舔弄着他的脖颈,他像是待宰的猎物,被蛇完完全全掌控着。
肉穴已经完全习惯了阴茎的进入,五条悟被蛇架空着,能看见夏油杰其中的那根插进他的穴,抽出来的时候将穴口翻出,汁液不停的从他的股间留下,床上已经一塌糊涂,五条悟已经没有力气了,他显得蛇的做爱时间很长,但没想过自己会承受这么长时间,他被夏油杰这条黑心眼的蛇按在玻璃窗上搞,又被扔到床上,他想不懂为什么一个蛇有这么多玩法,他感觉自己的肉穴都被夏油杰搞成了夏油杰那根东西的样子。

“…杰?”五条悟觉得现在的姿势很糟糕,他趴在床上,夏油杰的蛇信子舔着他的乳头,那里已经肿了,像是随时能喷奶一样,他的屁股被夏油杰抬起来,肉穴里还插着那根阴茎,就在他以为要结束的时候,后穴,被一直没有使用过的那根阴茎抵上了。
“不行!”五条悟哑着嗓子,这回是真的不行了,真的会坏的。
“悟会吞下去的,毕竟是悟先玩的那么开心的。”黑蛇口吐人言,轻轻地贴上五条悟的脖颈,蛇信子探进五条悟的耳廓,细微的神经穿进大脑,五条悟发懵地任由夏油杰的蛇尾拓开他的后穴,然后一点点将另一根阴茎挤进去,压迫感让五条悟一下子喘不过来气,他一手抓着床单一手去摸自己的小腹,总觉得那根阴茎要捅穿他。
有肉穴汁液作为润滑的后穴格外顺利地吞下了夏油杰的阴茎,五条悟将头埋在被子里不去看自己的异样——他的身体在抖,不是害怕,是因为两个穴被插入带来的快感。
他想起夏油杰的话,抖着声音,“可是好难受…为什么…”
夏油杰的蛇信子缠上他的舌,玩弄了一会儿,然后忽然将阴茎抽出一点,五条悟张着嘴,不明白夏油杰干什么。
“悟不是很听话。”夏油杰这么说,然后用那两根阴茎撞着他的两个小穴。这和之前一点都不一样,五条悟已经搞不清自己流下的的眼泪还是口水了,他被夏油杰长长的蛇身带着悬空,小穴一下子吞下了整根阴茎,他的手胡乱的想要抓住什么,却最后只能捂着自己的小腹,已经射不出来什么了,五条悟被蛇缠上脖颈,狠狠地抽插了几下,酸涩感涌上小腹,无力地呜咽着骂着夏油杰,昏迷时被夏油杰调教的身体自觉的从女性尿道口喷出了尿液,肉穴深处也猛的收缩喷出透明的液体浇在夏油杰的龟头上。

黑蛇的身体扭动了几下,插的更深,让五条悟从高潮中又一次高潮,夏油杰射了出来,精液灌满了五条悟的两个小穴。蛇的性器从那里退了出来,一时张开的小穴中流出来精液,他看着在床上无意识抖着身子的五条悟有些不满意地吐了下蛇信子。

夏油杰爬上床以人形的模样抱着五条悟,让人靠在自己怀里,微凉的手抚上怀中人的小腹,紫色的眼眸笑着,不知是恶趣味还是在陈述事实。

“悟很快就会生下我们的孩子了。”

THE END.

悟:去他妈的清心寡欲.jpg

88 Likes

笑死我了去他妈的清心寡欲

2 Likes

好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