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狸和猫咪会生出狸猫吗? by诗织

Summary:一个路人在南国海岛上,遇到了神奇的狐狸和猫咪。

*标题和正文可能完全没关系

*第一人称,路人视角

*纯粹是小动物贴贴的故事!

5 Likes

盛夏的天气总是这么的让人郁闷,闷热的空气中似乎流动着一种看不见的胶状物体,让时间几乎停滞了下来,周边“安静”得不像话,除了连绵不断的蝉鸣声,也就只有挂在走廊上偶尔被风吹动的风铃发出“叮铃”的声响。

我是谁,我在哪,我为什么在这里?

思考着这哲学三连问的我颓废地躺平在榻榻米上,认命地被这炎热的天气一点点烤成咸鱼干,内心满满的都是后悔。

“既然老师到了瓶颈期,干脆就出去散散心,收集一下新鲜的素材吧!”

元气满满的编辑小姐一边说着,一边将躲在阴暗的房间内苦思冥想着新故事的我拉了出门,然后转眼间便把我一个人扔在了南国的一个小岛上,美其名曰,让我感受一下大自然的风光,灵感一定会来的!

可恶的现充啊!完全不知道这过分灿烂的阳光和炎热的天气对一个只适合阴暗地方的死宅来说,是一种多么残酷的刑罚啊,我真应该庆幸,至少编辑小姐不是直接让我体验孤岛求生,好歹还是有吃有喝有穿。但是就结果而言,我不过就是换了个地方躺平罢了,还没在家里躺得舒服!

罢了罢了,我也知道编辑小姐没有恶意,躺了两天也足够了,来都来了,为了新书,我怎么说也得“感受”一下大自然的风光了。

这样想着的我终于迈出了房门,走到楼下时,恰好和拿着菜篮子的房东太太撞了个正,烫了一头棕色短卷毛的中年妇女“哎呀”了一声,眼神里有一瞬间闪过一丝惊讶,但很快又露出笑容,亲切地对我说:“作家小姐今天要出门?还以为您今天又要呆在房间里创作了啊。”

“啊……嗯,就四处逛逛。”并不擅长与人打交道的我艰难地扯出一个笑容,支支吾吾地回答了。

眼前的这位是我借住的这个房子的主人,听说是编辑小姐的远房亲戚,别的我也没有了解太多,只知道她独居在这里,又见我一个人前来,所以这位亲切的房东太太在短短的两天里对我非常照顾,当然也可能是作为本地人的她,骨子里也如同这南国的天气一样热情,就是热情得有点让我招架不住——例如这个称谓。

我其实说了好多次只要称呼名字便好了,但是房东太太反问着“作家小姐不就是作家吗?还出过书,可厉害了哩。”她似乎想通过这样的方式向街坊邻居宣传着她家住了个这样的“大人物”,只是每次她这样称呼我,我都感觉脸上一红。

也不知道编辑小姐怎么跟她亲戚宣传的,虽然新人出道时确实出过一本大火的书,但是之后出的两本书销量惨淡,直接暴死,周边的人评价着“感觉没有出道时的那种灵气了啊”,“是不是江郎才尽了”之类的话,渐渐地,我也便失去了信心。

唉,灵气什么的,这种虚无缥缈的东西我到底要从哪个地方找啊?我摇了摇头,内心又是一阵唉声叹气。

算了,不管怎么说,虽然房东太太的热情有的时候让我很烦恼,但是被照顾了也是事实,于是我搜刮着存放在肚子的社交辞令,询问道:“房东太太呢?您也是出门吗?需要我帮忙吗?”

“哎呀,我就是出去买个菜而已,不用帮忙。”

“没事,反正我也只是出去逛逛看看风景,有本地人带路也挺好的。”

听到我这话,房东太太的眼睛一下子就亮了起来,便也不再推脱,说:“行,那我就给作家小姐带带路吧。”

我跟随着房东太太来到商业街,这一路上都能看到延绵不断的碧蓝色海洋以及金色的沙滩,这个小镇并不大,所以很多商铺都集中在这条街上,零零散散的,卖什么的都有,物资相当丰富。

这个地方美则美矣,但说实话我的内心毫无波动,不就是海啊,沙滩啊什么的,并没什么特别的地方,这里真的能让我得到新的灵感吗?

我的悲观主义开始作祟,感觉自己的采风计划要失败了。不过我脸上还是维持着淡然的表情,跟个机械人一样紧跟着房东太太,指到哪里就往哪里走。

说到海边小镇,肯定少不了各种海货,刚捕捞上来的海鲜不仅新鲜,还很便宜,房东太太正在海鲜店门前挑选着肉质鲜美的螃蟹,准备今晚大试身手做螃蟹煲,而在这时,商业街的入口处突然传来了一阵骚动。

“哟,小悟,今天又来了啊,你也太准时了吧。”

“小悟呀,你眼力好,过来帮奶奶挑挑哪个西瓜比较甜。”

“小悟啊……”

一个站在我身边正在挑选着三文鱼的中年大叔也突然对着远处,兴高采烈地大喊:“还有我还有我,小悟来帮我挑挑哪条鱼比较好吧!”

我心生好奇,想着这个被大家热烈欢迎的“小悟”到底是何等的人物。我微微侧过头,将视线移向商业街的入口,没有看到人,我只看到一只蓝眼睛的大白猫晃悠着毛茸茸的大尾巴走了进来,远看着就像一团长了四肢的棉花糖,它一边走了进来,一边还时不时对着向它打招呼的人类软软地“喵喵”叫了几声,似乎在回应着他们一样。

它先是去到了一家水果店,花白头发的老奶奶笑得一脸慈祥,招呼着白猫过去,然后指着两个被精心挑选出来的大西瓜,认真地询问着:“小悟呀,你帮奶奶看看,哪个西瓜会更好呢?”

猫咪“喵呜”了一声回应了,轻盈地跳上了木板,围着两个大西瓜转了几个圈,而水果店的店主也没阻止,甚至还清理一下周边的东西,留出空间给它走来走去,最后,猫咪做出了决定,用爪子拍了拍左边的西瓜。

“好,那就选这个了。”老奶奶一丁点犹豫都没有,直接买下了猫咪选择的西瓜。

挑选完西瓜后,猫咪往我这个方向走,似乎是真的想要帮我身边这位中年大叔挑选最肥美的海鱼。我这么一近距离看才发现,这只猫有着一双宛如蓝宝石一样的眼眸,是如同大海般深邃的蓝色,蓬松的白色毛发干净得没有一点污渍,小小的粉色鼻子嗅着眼前的鱼,它小嘴紧抿时猫脸稍显严肃,但是开口那软糯的猫叫声又可爱得让人心化。

很快,猫咪立马挑选出一条非常肥美的鱼,喵喵叫了几声,店主笑呵呵的,连忙称赞着“小悟可真有眼光啊”,而被夸赞了的小猫咪立马骄傲地昂着头,要不是它只是一只猫,说不定还会双手叉腰。

我对眼下发生的这一切都有点不知所措,先不说这么通人性的猫咪世间罕见,大家对这只称作“小悟”的猫咪态度也很奇怪,怎么会有人类把猫咪当作同类那样与它交流,还会认可它“说”的话呢?

随后,白猫终于来到了它的目的地——一家蛋糕店,年轻的店主早早便等在门外招呼着它赶紧过来,猫咪高兴地“喵呜喵呜”叫,往店里钻,隔着透明的玻璃橱窗,我能看到店主将猫咪请上了一张椅子,然后把准备好的蛋糕放在猫咪面前的桌子。

我完全无法用任何词语来形容我的心情了!这个世界上竟然还会有吃蛋糕的猫咪吗?这奇异的猫咪,人类过分尊敬的态度,都令我百思不得其解,于是我带着惊讶的语气询问房东太太:“这猫……是怎么回事啊?”

“嗐,你是说小悟呀,它可是这镇上有名的大明星呢,又乖又有灵性,大家都很喜欢它呢。听说呀,它眼光也很好,只要被它挑中的东西就是最好的。”

房东太太笑着说,她指了指蛋糕店的方向,“还不止这些,前段时间呀,她家的小孩掉进水里了,还是小悟救了他呢。为了答谢小悟,她便每天都会给它准备蛋糕,小悟可喜欢吃蛋糕了。”

“是哟,小悟可是我们的守护神大人呢!”海鲜店的老板也笑着插话。

“这也……太夸张了吧。”我喃喃自语道,这个世界也太玄幻了吧,你们就没有觉得这猫咪很不对劲吗!通人性就算了,竟然还会吃蛋糕,这猫该不会是真的人类变的吧?

而接下来,更加令我震惊的事情发生了,继猫咪出现在这条商业街上,一只橘红色的狐狸也出现在这里,大家的态度和见到白猫的态度如出一辙,同样也是用相当热情的态度招呼着它。

橘色的狐狸毛发很蓬松,黑色的尖耳,四肢前端的皮毛是黑色的,就好像戴了黑手套一样,眼睛细长,瞳孔如琥珀一样明亮,和普通的狐狸没什么区别,唯一有特色的地方,大概就是右眼上方长了一撮黑毛,远看就像刘海。

比起猫咪,狐狸的态度就没有那么热情,它只是咪着眼睛“嘤”了一声,算是回应了他们,然后直接朝着蛋糕店的方向走了过去,而本来悠闲吃着蛋糕的猫咪看到了门外的狐狸,一扫慵懒的姿态,将蛋糕一下子全都吃完,然后跳到了地上,“咪咪”叫地往狐狸的方向飞扑过去。

比猫咪体型大至少两倍的狐狸向猫咪张开了嘴,毕竟我也不清楚这一狐一猫之间到底是怎样的关系,从我的视角看来似乎狐狸正打算把猫咪给咬死,而从食物链上来说两者之间本应是捕食与被捕食的关系,于是我下意识想要上前去阻止“血案”的发生。

然而下一秒发生的这一幕让我愣住了——狐狸并没有展示出它的獠牙,而是用细长的舌头舔了舔猫咪的脸,将它脸上残留的蛋糕碎屑和奶油舔干净,又舔了舔猫咪头顶上的毛,猫咪被舔得很受用,舒服得“咪呜”了几声,身体就像装了发动机一样“咕噜咕噜”地响起来。

蛋糕店的店主看着这温馨的一幕,笑着打趣:“哎呀,小杰,你今天又来接小悟了呀。”

“嘤。”狐狸叫了一声,回应了店主。

狐狸用头拱了一下猫咪的头,然后在猫咪面前伏下了身子,将自己身体的高度降了下来,而猫咪很自然地跳到了狐狸身上坐下来,小巧的身体几乎有一半埋进橘色的皮毛,它前爪按着狐狸的头顶,趾气高扬地“喵喵”叫了两声,我似乎能从这声音中听出了“出发”的意思,随后狐狸便站直了身子,驮着白色的猫咪从我面前离开了。

一狐一猫相偕离去的情景深深地映在我脑海里,温馨又令人动容,我的心灵也因为这一幕而感到震颤,两只并非同类的动物之间也可以存在如此温情的关系吗?好奇心爆炸的我迫不及待地追问着房东太太,渴望得到更多细节。

约莫是上年的冬天,恰逢平安夜,镇上的巡警大叔在路边遇到了一只灰扑扑的猫咪向他求救,喵喵叫的,好不可怜,大叔本以为是猫咪饿了,结果猫咪摇了摇头拒绝了递过去的食物,向前走了几步,似乎在叫着让他跟上。大叔跟着上去,结果看到了一只前肢受伤的狐狸虚弱地躺在地上,若不是腹部还有些起伏,他几乎以为这只狐狸要死了,猫咪在狐狸身边踱着脚步,一副着急的模样,它咬着狐狸的后颈,叼着它的身体往大叔的方向挪动。

一只猫竟然想让我救一只狐狸?大叔惊了,他从未遇到过这样奇异的事件,尽管他内心有很多疑问,但是善良淳朴的大叔没想太多,怎么说都是一只生灵,更别提还通人性,他当然立马脱下了外套,将狐狸包裹住抱进车里,顺便捎上猫咪赶往了诊所。

小镇上当然是没有兽医,但是简单的包扎还是能做到的,平日里没什么病人的诊所就这样住进了一只特殊的狐狸病人,而猫咪家属简直寸步不离地守在了狐狸身边。狐狸的身体似乎太过虚弱,昏迷的时间总是比醒来的时间都要长,而医生也没什么事情做,他这里很少病人,所以干脆就去研究怎么治疗狐狸了。

治疗期间,猫咪也就第一天出去的时间比较长,大概是去洗了个澡,把自己洗得干干净净再回来,其余的时间一直陪伴在狐狸身边。狐狸要是醒来了,两只小动物偶尔会“嘤嘤”和“喵喵”互相交流(也不知道它们是如何突破语言屏障进行交流的),但大部分时间它们都会抱在一起,猫咪很爱缩成一团窝进狐狸的肚皮里,似乎这样能够得到安全感,而狐狸也会用被绷带包裹的前爪回抱小猫咪。要是狐狸睡着了,猫咪会显得有点无聊,要不就是去玩狐狸的大尾巴,要不就是给狐狸舔舔毛,但是无论如何,它都一直呆在狐狸身边。

这样温馨的场景,几乎每位镇上的居民来到诊所里都能看到,慕名而来的居民都在感叹,这世界上竟然还会有这么有灵性的动物存在啊。

过了一段时间后,狐狸身体恢复了健康,其实一直留在诊所也不是不行,但是两只动物还是离开了这里,没有逗留。

狐狸和猫咪离开的第二天后,诊所门口出现了好几条鱼和一些从森林里采摘的珍贵药材,之后的几天,狐狐和猫猫的报恩还在继续。每一位曾经帮助过它们的居民,门口都出现了一些疑似“礼物”的东西,朴实的居民们又惊又喜,日本素来就有八百万神明的传说,说不定真的是神明大人显灵呢。而更令大家坚信这一点的是,这一对动物搭档,一次又一次地将当地的居民拯救于危难之中,虽然它们是动物的形态,但是这宛如神明一样的姿态,也让居民们对它们也越来越尊敬。

这其中或许真的是神明显灵,又或许是好人有好报这样的因果报应,总而言之,大家都对这南国小岛上出现的动物搭档接受良好,他们知道它们通人性,也逐渐将它们当作了人类一样与它们交流,甚至还给他们取了名字——当然,这名字也是大家集齐了名册,让狐狸和猫咪自行选择。

它们也没有一丁点犹豫,直接选择了“杰”和“悟”这两个名字。

当然,杰和悟并没有固定居所,它们的窝大概是在森林的某一个山洞里,但是它们似乎很喜欢大海,时不时都能看到两只小动物在沙滩上嬉戏打闹,滚成一团,偶尔还能看到它们在海边捕鱼,它们大多数食物都来源于此。

而悟似乎还偏好甜味的食物,特别是糕点之类的,有些比较迷信的居民会拿一些糕点去供奉猫咪,猫咪高兴地喵喵叫,全都收下了,还吃得津津有味。至于杰嘛,似乎没什么特别的偏好,有人按照日本传说那样供奉了油豆腐,但杰对此似乎态度平平,不是特别喜欢。

也有些居民想着既然猫咪爱吃甜的,那么作为搭档的狐狸也是这样吧,结果呢,杰用吻部将糕点顶到悟的面前,又舔了舔悟的皮毛,最后这些糕点全部都进了悟的肚子里了。

反正无论如何,这对特殊的动物搭档便在这个南国海岛上定居了。大家也不知道它们的来历,为什么会受伤,而它们就这样整天过着吃喝玩乐的退休生活,活得就像老年人一样悠闲自在,唯一特殊的点嘛,大概是它们有彼此陪伴在身边吧。

听完了这狐狸和猫咪的故事,我的内心迟迟不能平静,我真没想到心血来潮的出门会遇到这么新鲜的素材,一下子便让我有了灵感,天马行空的想象力让我瞬间脑补成两位在外面呼风唤雨的最强搭档流落到与世隔绝的海岛上,过着退休生活的故事。往后写,可以写成种田流慢节奏小说,往前写,还可以讲一下他们在外面如何呼风唤雨的热血异能战斗小说。更别提,还可以将角色全部设定为兽人,融合动物的习性,增添风味。

文思泉涌的我马不停蹄地回到房间,打开了笔记本电脑开始列大纲,一下子突破瓶颈期的我下笔如有神,很快便将第一章和第二章写了出来,和大纲一起打包发给了编辑小姐。

编辑小姐很快就回了一大串感叹号,说:“老师,这个故事也太棒了吧,这次一定能大火!”

我心想这事情八字还没一撇呢,理智的我摇了摇头,但无论如何,编辑小姐确实为了我四处奔波,我也很感激她,便回了一句:“谢谢你的支持,承你贵言吧!”

既然得到素材了,也就说明我离开的日程也要提上来了,于是我打算去见一下我的灵感来源。我在蛋糕店打包了新鲜做好的草莓蛋糕,店主听说我是要送给小悟的,甚至还附赠了一份毛豆泥奶油大福,还跟我说小悟特别喜欢吃这个。

狐狸和猫咪特别好找,白天的时候他们多半都会在海滩附近,当我走过去找它们的时候,猫咪下半身泡进了海里,四肢扒拉得在游泳,而狐狸则是坐在岸边看着它,从它那张狐狸脸上感觉能看到一丝笑意,猫咪很调皮地“喵”了一声,一爪子拍了一下水面,溅了狐狸一脸水,狐狸瞬间不满地“嘤嘤”几声,跑进水里张开嘴往猫咪的后颈咬,想要将猫咪叼出来教训,结果猫咪很欢快地喵喵叫,游向远处了。

围观了一出大戏的我默默地将眼前这一幕当作新鲜的素材,记录在笔记本上,全然忘了自己的目的,直到狐狸和猫咪停止了你追我赶,把视线移向我这个突然出现的陌生人。我被盯得有点头皮发麻,我的社交恐惧症突然就犯了,这对在居民口中神乎其神的动物搭档就出现在我面前,我完全不知道说什么,于是便干脆直接将蛋糕和大福奉上,没头没脑地冒出一句:“大人,请吃!”

“喵呜?”猫咪似乎有点不解,我支支吾吾地开始解释自己是什么人,然后擅自拿你们当作我小说的角色原型真是十分抱歉之类的,所以我是来赔罪的,同时,我也有一些话想对你们说——“我希望你们能够幸福地在一起,永远陪伴在彼此的身边。”

我说不上来到底是什么让我产生这样的想法,或许是因为狐狸和猫咪这样跨种族的情谊实在太珍贵,就连人类之间也未必存在这种温情,我并不希望这种珍贵的东西从这世界上消失。又或许是因为它们在一起的景色太过美好,让我不自主对它们发出真挚的祝愿。

猫咪“喵喵”了几声,咬了一口大福,“接受”了我的供奉,我仿佛能听到它说“我们会的”,而狐狸又给猫咪舔了舔身上湿漉漉的毛发,似乎在用行动来证明,我会心一笑,便离开了。

在离开的时候,我回头望了过去,日落的太阳将海滩染成一片橘色,狐狸和猫咪站在石头上看着日落,狐狸蓬松的大尾巴将身型较小的猫咪包围住,而猫咪紧紧地靠在了狐狸身侧,两只小动物紧紧地贴在一起,俨然一副岁月静好的模样。

这一幕被我用拙劣的画技记录在笔记本上,我大概一辈子都不会忘记吧。

很久很久以前,一只狐狸和一只猫咪相遇了,他们的初次见面并不是特别愉快,但是雄性之间的友谊总是来得这么突然,打了一架又很快和好,他们逐渐成为了朋友,成为了搭档,他们为了世界的和平在不断战斗。在这个过程他们也有遇到各位危及生命的事件,他们的感情也不是总是这么好,偶尔也会有分歧,但是无论如何,只要他们在一起,他们就是最强的。黑暗是无法被消灭的,于是他们成为了老师,教导着学生,培养出更多为世界美好而战斗的同伴。敌人的强大是无法预估的,而狐狸和猫咪在这最后一战燃尽了全部的生命力,但是他们也重创了黑暗势力,无怨无悔的他们将世界交托于自己的学生,他们相信着自己的学生能够创造出更好的未来。学生们按耐住自己,不让自己沉浸于失去老师的悲痛中,咬着牙接过了重任,而新的故事便由新一代来书写。
故事的结尾,便是狐狸和猫咪在海滩上看着日落,紧紧地贴在一起。
*

理所当然的,我这本书也没有大火,但是这别具一格的题材在满大街异世界题材轻小说中稍微出圈了一下,我收获了一群忠实的粉丝。

而我的编辑小姐看完我的小说,抱着我痛哭说:“老师!你写得也太好了吧,狐狸和猫咪的爱情好动人啊!跨物种恋爱,太好嗑了!”

“等会,爱情?”我惊讶了,一脸不可置信地说:“他们……他们是男、是雄性吧,我写的明明是友谊。”

我可以发誓,我在里面根本就没写任何恋爱的情节!

“老师这就不懂了,就是这种若有若无的感觉,才会好嗑啊!你看,粉丝的留言也是这么说的。”编辑小姐连忙在手机上搜索了一下网络评论,一边还说着:“老师要不干脆转职写BL小说吧?感觉还蛮有天赋的啊,女生的钱,更好赚吧?”

“你说这话根本就不能让我高兴起来……”

“对了,还有粉丝问,如果狐狸和猫咪生出来的孩子会是狸猫吗?”

“……就算他们做一千次,也不会生出狸猫啊!”

53 Likes

这么可爱的啊,他们就像是夜空中的流星,因为彼此的陪伴而更璀璨夺目,他们之间的情感连接如此静谧而温暖,如星光般熠熠生辉,照亮着他们无边无际的未来ヽ(≧ω≦)ノ未来肯定越来越甜蜜,老师中秋节快乐(★^O^★)老师辛苦了(ノ゚ー゚)ノ(ノ゚ー゚)ノ(ノ゚ー゚)ノ

2 Likes

很甜很溫暖呢 就是我想像中喜久福的味道。謝謝

好喜欢!

好可爱的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