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成为称职小秘(pwp/现pa)

●夏五,平行时空,秘书上老板的恶俗桥段
●很低俗,个人xp大放出
●包含但不仅限于:Live, 道具,失禁,大量dirty talk,半公开场合,五碧池痴态描写
●9k全部都是pwp,有微量相声,毫无剧情逻辑,与原作毫无关系,完全ooc,可以当做换头文看,下滑即代表接受所有雷人内容

 

 

 

 

夏油杰把笔记本电脑端到床上调整了摄像头的角度确保自己的老二能精准地出现在屏幕中,屏幕那边的五条悟已经开始急不可待地脱起了裤子,清秀但尺寸可观的阴茎几乎是从内裤中弹了出来,硬挺的茎身在镜头前晃动,五条悟像是把摄像头怼上了自己的下半身,龟头直直地撞上镜头,撑满了夏油杰整个屏幕又远离缩小后再次撞上。夏油杰沉沉地喘了口气,隔着镜头仿佛感受到了那根肉棒蹭在自己脸上的温热气息,呼吸都变得沉重起来,他有点口干舌燥,嘴里像嘴馋一样开始分泌唾液,在安静的房间内甚至听得清唾液在嘴中纠缠的声音,像极了和五条悟接吻时候的渍渍水声。

五条悟是个急性子,还没等夏油杰把内裤从另一条腿上脱下就已经开始粗暴地撸动起那根看似娇气的阴茎,逐渐加重的呼吸声中毫不晦涩自己的呻吟。夏油杰看到自己的男朋友动情的模样哪儿还顾得上脱裤子,一根几把烫的像要着火,也学着五条悟把摄像头往自己的下身怼,夏油杰是标准的东亚肤色,阴茎颜色也不比五条悟白皙,但尺寸比起五条悟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微微发黑的阴茎上盘绕着深紫色的静脉,还能感受到表面皮肤下有力的脉搏跳动,龟头圆润挺翘,顶端充血着还能看清大片紫红色的血管,让人看了就对被这根顶到身体里去时候该是怎样一番酸爽滋味浮想联翩。不过想象归想象,能受得住这番极乐的人如今只有五条悟,以后也只有五条悟。

 

作为五条集团的少爷,未来集团的接班人,五条悟早早地就开始上手管理集团内的各项工作,好在五条悟天资聪慧过人,对管理和经营都是一点即通,信手拈来。可就算是天才一天也只有24小时,有限的时间只能做有限的事,这时候一个能干的秘书就成了五条悟的必需品。在人类的刻板印象中秘书的基本素养是业务出色、丰臀美乳、长相俊秀、身材可佳,对于五条悟来说也是大同小异,于是五条悟向大学室友兼男朋友夏油杰发出offer的时候还带上了义正言辞的录用原因:业务出色、丰臀美乳、长相俊秀、身材可佳、还能满足老板的一切需求。

夏油杰算是平民出生,但凭着优异的成绩和良好的印象顺利进入了某知名院校,又恰好和五条悟分在了一个宿舍,虽然专业不同,五条悟学商,夏油杰学管理,但还是在大打大闹的校园生活中眉来眼去擦出了爱情的火花。好在某知名院校的住宿条件不错,两人一室两室一厅,夏油杰和五条悟打架打着打着就把各自的床给打散架,五条悟在第二天和夏油杰和好之后立马打电话叫管家安排了一张双人床搬进两人的寝室,青春期冲动的少年们一不做二不休当天就上了本垒,再过不久两室一厅另一室的室友们就提出抗议要求搬离,这可顺了五条悟的意,敲锣打鼓给了那两位室友一笔不错的搬迁费之后毫不避讳地开始和夏油杰在客厅,在餐桌,在沙发,在另一间已经无人居住的留有他人气味的房间内做爱。要问谁是1的话,肯定会是五条悟说:我是1,然后被夏油杰狠狠地按在床上一顿猛操。五条家少爷未来五条集团的董事长背后竟然是不为人知的0,这说出去不得给人笑话,于是五条悟在第203次反攻失败后决定一定要让夏油杰尝尝他五条悟的厉害。

如今五条悟是夏油杰的顶头大老板,工作上五条悟差他做一他不敢做二的关系,事实上夏油杰的业务能力非常出色,在大学期间作为男友他就已经完全掌握了五条悟的习惯好恶和作息规律,工作上总能有条不紊地安排好五条悟的行程,及时准备会议需要的资料和PPT,午休小恬时也会提前为五条悟预定好他最喜欢的甜点和奶茶,每年的杰出员工必有夏油杰的名字。工作之余夏油杰也能精准捕捉到五条悟的任何需求,小到今天要穿哪套睡衣,大到五条悟又看中了哪辆车。哦,五条悟和夏油杰同居应该是为数不多的鲜为人知的秘密,毕竟上下级关系被人说闲话也是麻烦事儿,桃色新闻传出来还会影响股票走势,虽然五条悟对此是一点都没所谓。

前情提要终了,由于出差,好些日子没好好解决过生理需求的两位正值壮年的先生这时候正天各一方地在屏幕两边热火朝天地自慰着。硬的发痛的阴茎前端渗出大股的前液,五条悟就着黏腻的液体更加顺畅地撸动着阴茎,手兜不住更多的湿滑液体顺着下方两颗圆润饱满的卵蛋滑下,滑过会阴的时候五条悟突然缩紧了后穴打了个颤,于是大片的液体混杂着后穴内涌出的肠液浸湿了身下的床单好大一片水渍。

夏油杰戴上耳机,耳机质量不错还有3D环绕音效,于是五条悟忘情的呻吟和一声声动情的“杰”混杂着下流不堪的骚话环绕在夏油杰的耳边一点一点蚕食着夏油杰的理智,屏幕前那个被自己进入过无数次的穴孔一开一合地吐出透明的液体,好想让人塞点东西进去好堵住这个不停流水的小口,于是夏油杰加快了手上套弄的速度,尝试用自己的手掌模拟那个紧致温暖的后穴来达到高潮。夏油杰也不是什么正人君子,五条悟那些骚话还是夏油杰亲口传授的,自己情动到深处时还时不时地骚话挑逗屏幕那边的五条悟让人的呻吟声都高了个八度。

五条悟在夏油杰一句“没我的几把堵着一路流着水回公司求我来操你”下防御机制彻底溃败,怼在镜头上的阴茎颤抖着射出一股一股浓精,脑子里被骚话说得爽得直翻白眼,没控制好方向一股射在了镜头上一股又射在了床单和小腹上,摄像头被乱射的几把碰歪,不再往五条悟的下半身怼,翻转中终于露出了五条悟潮红淫乱的脸,殷红的舌头伸出半截像在等待着被喂些什么,双眸还在翻着白眼深深陷入高潮的余韵中仍未缓过神来。

屏幕上展现着这般好春色还能把持得住那必然是性冷淡,夏油杰不是,但是夏油杰能忍,不然怎么能操得五条悟吱哇乱叫在他身下求饶。夏油杰在看到这番景象时差一点就射了,确实刺激,但还差那么点儿。于是夏油杰忍了下来把自己的镜头放正了露出汗湿的胸膛和脖颈,以及凌乱的长发,他衔着耳机上的麦克风把沉重的呼吸声喘给那头的五条悟听

“悟……看着我,悟……”

五条悟还未完全从高潮中缓过来,被耳边的声音蛊惑着将一张大脸往镜头上凑,隽秀帅气的脸上留着释放过后的潮红和情动,被泪水氤氲的湛蓝的眸子里迷糊地露出痴样,小舌还伸在外面等待着投喂。夏油杰那边的屏幕上五条悟的脸撑满整个屏幕,镜头上还有刚刚射出的精液缓缓流下,合一起看像是被颜射了一般。于是夏油杰将阴茎往屏幕中央那张脸上怼,假想对方的舌正在灵活地舔弄自己的阴茎,或用温暖的口腔含住整个柔软的龟头。

五条悟痴痴地看着屏幕中央接着自慰的夏油杰,看着那根尺寸傲人的阴茎,本身流着水的肠道越发瘙痒起来,五条悟伸出舌头舔弄屏幕,像是在舔弄那根硕大的阴茎,用前面的嘴也好用下面的嘴也好,总之想把那根东西一整个吃进去。迷糊之中五条悟发现自己的镜头前流下一串白色液体,他伸舌舔去自己的精液,露出包裹着自己精液的红舌给镜头那边的夏油杰来了个特写。夏油杰在耳机那边痛骂一句,低吼着射了出来。

五条悟渐渐找回理智,在发现夏油杰已经射完一发之后抱着遗憾试图勾引夏油杰

“杰…还没进来就射了……好快……”

夏油杰的脑壳突突突地跳,他的理智和当前窘迫的情况告诉他确实不该再来一发了,而是留着等五条悟回来之后狠狠地干他一顿,他承认今天视频通话中的五条悟过于色情了,但是君子报仇十年不晚。虽然夏油杰并不是什么君子。

于是第二天,夏油杰就以给老板送重要资料的名义公费打飞的飞到五条悟所在的城市。

 

夏油杰敲响房门的时候五条悟正在和公司的董事们开视频会议,五条悟随性惯了于是摄像头也不关麦克风也不禁音地就去开了门,没想到门外站着那么大个惊喜,搂住夏油杰就是一顿猛亲。夏油杰接住身前扑来的一大团同时也注意到了房内功放的是董事们熟悉的声音,识相地一句话不说默默接受五条悟如梨花暴雨般的亲吻。两人没闹出多大动静,但视频那头的董事们开始寻找自家的大少爷了,刚刚还在和夏油杰分享一个吻的五条悟随即在画面外传来答非所问地说酒店送了好大一只抱枕来。回到视频画面中,五条悟用眼神示意让夏油杰等他一会儿,夏油杰在宽敞的套房内逛了好一会儿,一边逛一边收拾五条悟留在茶几上的甜点餐盘和冰激凌包装纸,又捡起被胡乱丢在地上的衬衫西裤,心中念叨着自己到底是这祖宗的保姆还是老妈子。

五条悟表面上看起来像在认真开会,实际上心思和眼神早就飘忽不定地跟随者夏油杰在套房里转悠了一大圈,看见夏油杰捞着自己的衣服扔到衣篓中,五条悟将身子探出屏幕外伸出粉红的舌头穿过食指和拇指环成的圈,又装模作样地在屏幕前正襟危坐。夏油杰此行的目的就是来教训自己的老板,谁知老板不但毫无收敛的意思反倒变本加厉地勾引起来。

夏油杰收拾完后来到五条悟的办公桌前委身钻进了桌底下的空间,那儿安放着五条悟的两条大长腿,再加上他厚实的身量,实在狭小。不过这不妨碍夏油杰尝试惩罚五条悟的一系列挑衅或是挑逗,配合着五条悟张开的双腿将头贴上面前那人的胯下用鼻头轻轻嗅着,又用鼻尖蹭了蹭缓缓起了反应的小帐篷,将温热的鼻息洒在隐秘的地方。五条悟被下身的动静扰得心神不宁六神无主,可会还是要开,于是他假作调整坐姿,实际上解开了自己的裤头把坐在屁股底下的西裤脱了一截下来,方便夏油杰下一步的动作。面前包裹在内裤中的那团东西还未完全勃起,于是夏油杰耐心地隔着内裤舔弄尚且半软的阴茎,教它撑起一个更加挺立的帐篷,又找到被内裤束缚着的龟头将它含进嘴里轻轻吮吸,用唾液濡湿了那块布料。五条悟表面上嗯嗯啊啊地回应着董事们,实际上心思早就飘忽到下半身去,他挺动着下身想将更多塞进夏油杰的嘴中,于是夏油杰好心拉下内裤将兴奋的阴茎释放出来,用脸颊蹭了蹭柱身从根部开始舔弄起来,舔到顶端后将五条悟的整根吞入口中直接做了几次深喉,此时上方的五条悟正在回答董事们的最后几个问题,却被这几下深喉激得话说一半突然转高了音调,忍着喘息最终草草结束了这场磨人的会议。

五条悟作为会议主持人留到了最后,当他数着离开房间的音效确定房间内没有别人了之后来不及关闭房间就俯下身子和桌底下的夏油杰交换了一个湿润而又绵长的吻,夏油杰起身把五条悟压在椅子上,还不忘顺手退出了会议房间,五条悟胡乱蹬下还缠绕在腿上的西裤双腿缠上夏油杰的腰,手臂环绕着夏油杰的脖子不给夏油杰一点退路,两人唇舌相接发出黏腻的渍渍水声,像是要把几天份的吻全部补上。

五条悟的下身早已泛滥得不像话,充血的阴茎一股一股吐着清液蹭得夏油杰的胯下都黏黏糊糊,情动的后穴翕动着流出些些肠液,夏油杰被蹭得也难受,手指就着五条悟流的水顺着穴口的纹理率先进入五条悟的身体,内里被熟悉的异物入侵条件反射般地收缩想让手指进入更多。五条悟虽然已经习惯了夏油杰一向的节奏但被进入的时候还是轻轻哼出了声,他的额头抵着夏油杰的,情动地唤着夏油杰的名字,又带着坏心轻声地说着骚话勾引着夏油杰,一会儿说好痒一会儿又说没有杰的这几天好寂寞自己用后面自慰和杰的大几把根本不能比。夏油杰也忍得辛苦,但说骚话这块儿夏油杰有着奇怪的胜负欲,他解开裤头掏出自己硬的发痛的阴茎抵在五条悟泛滥翕张的穴口,用龟头狠狠摩挲穴口的褶皱却久久不进,偏要捉弄般地问五条悟这水是昨天自慰时候流的还是刚刚新鲜流的,边说着边将龟头塞进后又抽出。以此往复了几个来回,五条悟被情欲折磨得不上不下,只能老老实实地回答说刚刚,新鲜的,被杰的手指操出了好多水,随后后穴应景地又吐出一股汁液浇在夏油杰的龟头上。

夏油杰得到满意的答案,一个用力将整根几把塞入五条悟的身体内,激得五条悟拔高音调呻吟出声,湿润的穴内很容易就适应了夏油杰的尺寸,餍足地吸附着夏油杰的阴茎想要绞出点什么来。椅子的高度不太方便动作,于是夏油杰捞起五条悟往办公桌上放,五条悟屁股底下还垫着开会用的资料,都被穴口流下的淫水浸湿发皱,夏油杰看了眼就记下是关于新购大厦的资料,暗中记下回去重新打印一份之后将五条悟的大腿张开到最大极限开始用龟头摩挲他熟悉的那一点。前列腺被狠狠碾过的酸爽感觉激得五条悟扭动着腰肢喉咙口泄出几声黏腻的喘息,他紧绷着腹部撑起上半身,双手分别揪住胸前的两颗乳珠随着夏油杰进出的动作上下拉扯,夏油杰眼前的乳珠被扯得逐渐发红,诱人得忍不住俯下身去亲口尝尝,他叼着那颗被揉得发硬的乳珠像是要吮吸出些乳汁来,下身干得更深更狠,直直地戳到了五条悟的结肠口。五条悟爽得喘息都在颤抖,嘴边没了掌门就哥哥老公宝贝地乱喊,一会儿说喜欢说被杰操得好爽一会儿又说不要了不要了真的要坏掉了,再后来夏油杰操得五条悟再没精力说出一句骚话,只能爽得翻着白眼单调地呜咽呻吟。

夏油杰操到五条悟肚子深处的时候停了下来凑近五条悟的耳边引导身下被操到失神的人问自己操到哪里了,五条悟摸着酸胀的肚子,在摸到一处凸起时肚子里邮传来一阵酸涩的爽利快感,于是抬起头痴痴地笑着对夏油杰说杰顶到这里了好厉害,肚皮都快被顶穿了,夏油杰从桌上拿了支水笔在五条悟摸到的凸起附近画了个圈签上夏油杰的大名,又狠狠地往圈内顶,说这儿要好好存好我的精液不然怀不了孕。五条悟在难以承受的快感中恍惚听到了“精液”、“怀孕”几个词,前方被冷落了一宿的阴茎抽动了几下一股一股地射在了圈内,五条悟的脑袋被夏油杰的骚话强奸,颤抖地感受着精神高潮和射精的快感,夏油杰任然在操弄着五条悟高潮过后敏感脆弱的肠道延长快感,经历了几下肠道的剧烈收缩后也藏不住精尽数射在五条悟的穴内最深处。

高潮余韵中五条悟搂过夏油杰的头邀请他接吻,边亲边说果然只有杰才能让我高潮,夏油杰这会儿不说骚话了老老实实地替五条悟收拾好残局,俩人温存了一会儿情潮也缓缓褪去,一个刚开完会一个刚坐完几个小时的飞机,被情欲催生出的荷尔蒙和肾上腺素回到正常水平后疲惫感席卷而来,套房的床虽然宽大但总不比两人家中的床来得熟悉,好在此时能依偎着彼此闻着对方身上熟悉的味道,五条悟的呼吸撒在夏油杰的脸上,小声地抱怨这次出差的时间太长,夏油杰耐心听他念叨,一根根地把弄五条悟的手指,随后十指相扣牵到自己的嘴边,吻着进入了浅浅的睡眠。

 

夏油杰醒来的时候五条悟已经换了身浴袍倚在办公桌前随意地翻看邮箱内收到的邮件,冒着热气的可可告诉夏油杰五条悟没比他早醒多久,五条悟噼里啪啦地敲着键盘回复邮件,头也没抬地让夏油杰先洗个澡等会再一起吃饭,夏油杰了解五条悟一沉浸到工作中就比较忘我,顺从地拿了身浴袍就去洗澡。长发洗起来多少有点费时,夏油杰在氤氲的热气中放松舒展全身的肌肉,想着来这儿的目的也达成了接下来的时间该干些什么打发时间,中途有人按响了门铃,夏油杰猜应该是保洁或者酒店服务员,浴室外的五条悟一阵动静后关上房门,拉开浴室的移门问夏油杰洗没洗好,语气中有些按耐不住的兴奋,夏油杰回答说快了胡乱把身上的泡沫冲洗净擦干后顶着湿漉漉的头发出了浴室。此时五条悟又坐在办公桌前回邮件,看见夏油杰后让他等一会,说是手头上的项目马上就能敲定了。夏油杰应了一声让他慢慢来,自己先去阳台抽根烟,往阳台走的时候发现客厅里的茶几上多了个挂着外卖单的牛皮纸袋,但烟瘾犯得厉害就没去细看。

夏油杰倚着栏杆看着远处的风景,感叹不愧是套房视野真不错,能看到远处沙滩的同时还能保证一定的私密性。烟抽了一半,夏油杰还在考虑规划五条悟的工作和休息平衡,身后的移门被“咔”得一声锁上,夏油杰回过头去看房内的五条悟一脸坏相,眯着眼睛一看就知道脑袋里没想好事儿,他按灭了还剩不到半根的烟敲敲透明的钢化玻璃,让五条悟别闹赶紧把门打开,五条悟晃了晃手中的牛皮纸袋,从袋子中一样样掏出让夏油杰脸色越来越诡异的东西——避孕套、润滑液、假阴茎。夏油杰有些不好的预感,按了按阵阵发痛的太阳穴,问五条悟究竟想干嘛,五条悟什么也没说,笑着让夏油杰看好。

那根硅胶做的假阴茎尺寸和夏油杰的比起来不相上下,底部是吸盘的设计,五条悟把它固定在玻璃门上,位置和夏油杰的那根差不多高,然后一手贴在门上,另一手撸动那根硅胶,脸颊凑近透明的玻璃将潮湿的呼吸撒在玻璃上形成一片很快消失的雾气,伸出殷红的舌头一边舔着冰凉的玻璃一边一声声地唤着夏油杰的名字。这幅场景把夏油杰看得发懵,但眼前冲击性的画面和隔着透明玻璃漏出的对自己的渴望让他的小兄弟不争气地抬起了头,夏油杰还在忍耐,让五条悟赶紧开门要做去床上做。五条悟耳边当做没听到,跪在那根假阴茎面前伸舌舔了舔柱身上的纹路,张嘴含住圆润的硅胶龟头给它口交,又抬起头来用无辜的小眼神看着玻璃门外忍得难受的夏油杰,丝毫没有让外头那被冷落的人进门的意思。

夏油杰忍不了了,他脱下内裤掏出硬得发痛的阴茎,边撸边隔着透明玻璃往五条悟脸上怼,而此时五条悟正忘情地吞咽着那根假的玩意儿,看得夏油杰又是生气又是情动,只能发狠地撸动自己的阴茎,咬牙切齿地让五条悟赶紧开门。五条悟玩得正欢,听到夏油杰的威胁,自己的身体已经下意识地做出了反应,他解开挂在腰间的浴袍带子,内里真空一丝不挂,已经挺立起来的阴茎流出些些水液,就着那些滑腻的液体五条悟也撸起自己的那根。没撸多久,五条悟的手上已经沾满自己的液体,他吐出嘴里的那根假阴茎伸手舔了舔手指,觉得不够又倒了些润滑液,伸到后方给自己做扩张,同时还不忘伸舌舔弄玻璃门上那根假阴茎的顶端,眼神迷离望着门外表情痛苦隐忍却只能骂着人撸管的夏油杰。五条悟扣弄自己的后穴,嘴上一边吮吸着假阴茎的龟头一边说杰好大味道好浓,让他等会好好地全部插进自己里面,门外的夏油杰听着实在难受欲火攻心骂骂咧咧地让五条悟赶紧开门看爸爸不把你操成肉便器,五条悟顿了一下,抬眼痴痴地看了眼夏油杰,用黏腻的声音喘息着说了句“可以喔”。

五条悟还是没有开门,而是转过身来给门外的夏油杰看自己正在扩张的后穴,殷红的穴肉被抽插中的手指翻带出,穴口周围被润滑液和肠液的混合物滋润得泛起水光,五条悟抽出自己的手指,拆了一枚避孕套给玻璃门上的假阴茎仔细地戴上,又背过身扶着假阴茎对准自己的穴口往里面吞,他喘着叫着缓缓地把整根阴茎都吞了进去,还不忘回头抬着媚眼对门外的夏油杰说“杰你看,全部吃进去了”,然后开始扭动着腰肢用屁股狠狠地操那根假几把。

夏油杰在透明玻璃的另一边快被这幅香艳场景逼疯了,他的视角中只有五条悟肌肉饱满的屁股和翻带着穴肉不停吞吐性器的后穴,以及那柔韧极好的不停摆动的腰肢,虽然房间内的五条悟不停地叫着他的名字可他的嫉妒心理愈发旺盛起来,夏油杰低吼着喘着粗气将精液隔着玻璃门射在五条悟的屁股上,然而被五条悟勾起的欲望丝毫没有减退半分。五条悟看到夏油杰忍耐不住率先射了出来,终于达到了自己的目的,抬手按下了玻璃门的锁扣放夏油杰进屋。

 

锁扣的声音刚落下门就被夏油杰拉开,五条悟还没反应过来穴内的假阴茎就被拉开的门带着抽出,穴内突然的抽离让五条悟腿一软差点没站稳倒在地上,夏油杰及时捞起五条悟的腰肢同时将自己的龟头抵上还翕张着未来得及收缩的穴口,身后滚烫的温度激得五条悟浑身颤抖,还没做好准备就被夏油杰从身后整根捣了进去直接插到了结肠口,五条悟被突如其来的快感刺激得瞬间攀上了一次干性高潮,肠道痉挛抽搐着绞紧夏油杰的阴茎,让他这会儿的动作有点艰难。要不是有夏油杰捞着五条悟早就腿软地跪了下去,于是夏油杰换了个姿势捞起五条悟的双腿让他腾空离地,又转了个身让五条悟正面趴在玻璃门上,门上那根假阴茎戳着五条悟的腹部,像是夏油杰的那根在五条悟肚子里的倒影。

不等五条悟的高潮结束,夏油杰就开始操干起来,把尿的姿势借着重力让他进入得更深,每一次挺动都能照顾到五条悟体内的每一个敏感点,夏油杰边操边问五条悟是真几把舒服还是假几把舒服,五条悟被操得神志不清断断续续地说真的、杰的,最舒服,又被夏油杰逼问威胁说看你被假几把操得也很爽以后就用假几把操你,五条悟这下怕了意识到自己做过头了呜咽着说我错了再也不敢了。夏油杰手上撸动五条悟阴茎的力道越来越大,很快五条悟哼着告诉夏油杰快射了,夏油杰亲着五条悟的耳朵说射吧,五条悟被允许射精之后颤抖着交了精,一股一股地射在之前夏油杰射过的地方,隔着玻璃重叠在一块儿,好不淫靡。

然而夏油杰没打算放过五条悟,前后经历了两次高潮的五条悟此时六神无主地挂在夏油杰的几把上,夏油杰蹭蹭他的脸颊他就乖乖转过头去和夏油杰接吻,夏油杰嘴上吻得浓情蜜意俨然一副安抚高潮过后男友的模样,实际上缓缓抽动着下身增加力道在五条悟的高潮余韵中趁火打劫。五条悟被顶得浑身酸胀不堪,呜咽求饶的话语也被夏油杰尽数吞下,只能用讨好的吻求饶般地让夏油杰放他一马。夏油杰全然不顾五条悟的求饶,捞着五条悟的大腿迫使他张得更开,整个上半身被迫紧贴着玻璃门,一轻一重地碾过五条悟身体内的快乐开关,在五条悟被折磨得不上不下的时候在他耳边轻轻暗示

“悟,好色”

“这样子可不能让别人看到”

夏油杰伸手指指远处沙滩上的人,五条悟被过量的快感和疼痛折磨得脑袋发懵,无法理解夏油杰的话语和完全相反的动作,只觉得自己的骨头快要散架,肌肉却不自觉地紧绷着,异样的酸胀感随着夏油杰的动作在小腹内聚积又想射出些什么,五条悟无法思考究竟是新一轮的高潮还是让人不齿的失禁,在临界时候突然剧烈挣扎起来挣脱了夏油杰的禁锢,被冷落许久的阴茎射出了清液,一条腿终于着地又酸软得无力支撑起上半身的重量跪靠在玻璃门上,清液顺着大腿的肌肉纹理滴滴答答地一路滑下,浸湿了两人脚底下一片。夏油杰放下了五条悟的另一条腿后五条悟就倚着玻璃门彻底跪倒在地,见五条悟伸着舌头大口呼吸着体力不支,夏油杰不存在的良心突然遭受了不存在的谴责,决定还是放过自己的男友,将刚刚从对方身体内抽出的阴茎从五条悟的背后架在宽厚的肩上手淫起来。浑厚的男性气息洒在五条悟的颈侧,他意识迷离却下意识地侧过头亲了亲充血肿胀的龟头,又微微张嘴将顶端含入嘴中舔着铃口吮吸,本身就处于射精边缘的夏油杰被吸得来不及从五条悟嘴中退出,蹭着五条悟粉嫩的唇就射了出来,精液一半含在五条悟的嘴中一半射在五条悟的脸上缓缓流下,五条悟舔了舔从嘴边流下的精液,一脸痴相地对夏油杰说味道好浓……

夏油杰招架不住自己的男友一副被玩坏了的样子,趁自己的老二没有再次勃起赶紧帮神志不清的五条悟清理了身子,安顿好打着瞌睡的五条悟后这会儿回想起来才觉得五条悟这顿操作似乎早有预谋,不过夏油杰这顿也把五条悟吃干抹净,性欲消退后食欲在胃里打着转叫嚷着饿,夏油杰才想起他落地后和五条悟打了一炮又一炮没吃顿正经饭,顿时心中默念色令智昏色令智昏。

理智回笼后作为五条悟的专属小秘外加半个保姆,习惯性地认为五条悟消耗了那么多体力醒来肯定得吃点甜的补充能量,夏油杰初来乍到,也不知五条悟看中了当地哪家店的甜品,于是翻了翻五条悟手机里外卖软件的订单记录点点他吃得惯的。不看倒好,一看夏油杰差点昏厥过去,待配送的订单清一色情趣用品和情趣内衣,是男人看到这些早就脑内浮想联翩唧唧硬硬的,然而夏油杰想象了一下接下来一天半的时间要怎么安排那么多玩具道具就觉得眼前一黑仿佛已经提前出现了纵欲过度的重影。身体重要身体重要,夏油杰精挑细选留下了几个他比较感兴趣的,其余全部退单,整理了一下情绪为五条悟醒来后如何教育他节制打起腹稿。

身边累得熟睡的五条悟翻了个身抱住夏油杰的大腿,梦里呓语着说杰想吃喜久福。于是夏油杰预定了大福外卖在几小时候送到,俯下身亲吻五条悟的眉尾,扣着五条悟的手指也睡了过去……

56 Likes

香晕了 :hot_face:

秘书才记得要节制!!!但是好香!!!

啊啊啊啊啊啊特别特别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