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五】SAD MOONLIGHT!!!(教祖教师偷情,吃醋angry sex,按腹流精)

*教祖教师中秋节偷情,没什么情节的吃醋angry sex/hard fuck
*内含口交深喉/分腿器游云/sp要素/dirty talk/雌堕描写/灌精按腹

69 Likes

夏油杰摸黑偷进高专教师宿舍的时候被站在门口直勾勾盯着他的五条老师吓了一跳。换做多年前他被这家伙这样作弄绝对会直跳脚,气得去揉乱幼稚男朋友的头发,但他如今已然成熟了,变成大人了,而五条悟也是,所以他们有更加大人的解决方式。而这种成年人的解决方式就是他嘴上喊了声温柔的“悟”,手上却不慎温柔地抓住了五条悟脑后的头发。
“悟今天晚上没有来找我,真的很令人伤心呢。”夏油教祖眯着眼睛笑,像个诱拐女高中生不怀好意的诱奸犯,又像来自地狱的魔鬼商人把玩着手里的筹码,“真是该庆幸硝子他们都出去团建,才能让我这么顺利地溜进来呢。”
“请为我口吧,悟。”
五条悟没有开无下限,也没有戴眼罩,他在黑暗中注视着眼前这个混账,目光却显得波澜不惊。他心想夏油杰真是个混蛋透了的,就像明明这人一身歪门邪道,就算硝子夜蛾在也能毫不费力地溜进来,却还要说“庆幸”一样,明明是提出如此无理的要求,也能诚诚恳恳地说一句“请”,装出一副道貌岸然伪君子的模样来,也不知道是要去夺走谁的心。
反正不是他的。
五条悟心想自己都活到这个岁数了,也不可能真上这狐狸精的当,于是默不作声,弯腰下去解开夏油杰的裤带,像是故意地将袈裟的下摆撕烂了,发出一声有些凄厉的衣料破开声。
“哎呀,五条老师怎么这么不小心?”
五条悟依旧一副冷冷淡淡的样子,冷着脸将夏油杰半软的鸡巴从裤子里掏出来,握在手里毫不避讳地摩挲了几下,才突然咧开嘴露出个有些恶劣的笑容:“拜托,杰知道我是故意的吧——知道我不喜欢你穿这件衣服,还敢这样过来找我,是真的不怕失去做爱权吗?”
“是五条老师气人在先吧。”夏油杰感受着五条悟的指腹在他的生殖器上游离,激素和荷尔蒙的分泌让他的大脑神经不受控制地兴奋起来,“明明说好了中秋节要来教会找我不是吗?结果爽约了?”
“爽什么约?爽约炮的约吗?”五条悟毫不留情地同他呛声,“无所谓的吧教祖大人,操我还是不操我,无论怎样你都不会一个人睡的吧?”
夏油杰稍稍愣了一下,反应过来五条悟在说什么之后眼角沾上一些不可避免的愠色,他没有再给五条悟絮叨的机会,抓着他的头便往自己下身摁去。六眼神子的猫脸和前男友的鸡巴来了个亲密接触,扑面而来的味道熏得他腿肚子发颤。他本就在高专三年就被眼前这家伙操开了玩烂了,如今吃鸡巴的机会实在不多,憋了太久,以至于稍一接触便发情。
五条老师在某些事情上显得格外叛逆,却又在某些事情上显得格外顺从。他被粗暴对待了也没有恼怒,抓住夏油杰的肉棒塞进嘴里,轻轻吸了一下马眼,随后放松喉咙使它一路深入,直至顶到喉咙。口活这种事情五条悟从高专就开始学,当时为了让男朋友高兴翻来覆去地看片学理论,可真正技术突飞猛进是到了夏油杰叛逃后,两个人开始偷情,这也使得五条悟明白一个道理,那就是纸上得来终觉浅,有些东西还是得靠多实践。
所以他现在舌功顶尖,要不是夏油杰的鸡巴太粗,他甚至可以给人家打个结。有时他觉得自己的喉咙大概都被夏油杰操烂了,现在几乎已经要习惯这个人过分粗大的肉棒,不费什么功夫就能完整吞下去。当然习惯的显然不止五条悟一个,起初的时候夏油杰最受不了六眼神子给他深喉吃鸡巴,现在也能在猫的攻势下临危不乱。
夏油杰像个皇帝似的享受五条家主的服侍,声音都还带着喘:“听说家主大人近来好事将近?这是要和哪家的小姐订婚了?”
“杰不都看到了吗?”五条悟将他的肉棒吐出来,神情冷漠,“而且你以为我为什么爽约?”
“哈。”夏油杰感觉下身的火现在都直往天灵盖窜,他抓住五条悟的肩膀将人拉起来,气得几乎要笑出来,“那可真是要恭喜恭喜悟啊,要不是提起这个,我都要忘记悟还是个男人了呢。”
黑发男人将他的身体贴近,伸手解开五条悟衣服的扣子,凑到他耳边低语,说出来的话却甚是混账:
“毕竟被我像母狗一样肏了这么多年,早就成为离不开我鸡巴的荡妇了吧,五条老师,你那没用的鸡巴还能肏五条家未来的主母吗?不是只会用屁股高潮吗?”
夏油杰抱着五条悟倒向身后柔软的床铺,带着薄茧的大手轻车熟路地探进高专教师的裤子抚慰他的阴茎,不消几下便让那性器发硬发烫起来。五条悟被他羞辱了也没露出什么恼怒的情绪,这比他刚开始和夏油杰上床时长进不少,准确的说他因为夏油杰的话而感到异常兴奋,但这种淫荡的心态当然不能让对方知道,否则就坐实了六眼神子只是一条盘星教教主胯下的母狗。他心里憋着气,只是因为傍晚时溜进盘星教,正巧看到夏油教祖带着一个漂亮女人,然后才发现自己也许可能并不是夏油杰唯一的母狗。
五条悟猜想也许女人的屄比自己的穴好操,毕竟那不是天生用来承欢的地方。夏油杰不知道在想什么,总之出离的愤怒,极快地把五条悟剥得光溜溜,从衣服里掏出游云,用链子将五条悟的脚踝缠住,使六眼神子的腿再也无法并拢。五条悟任由他动作,始终没表现出什么不悦,他总在床上对夏油杰抱有绝对的信任,与其说别的什么原因,不如说他本人已经热衷于和夏油杰做爱到了无可救药的地步,无论对方怎么折磨他怎么对待他,他都能感觉到快感。
也许使在生气的缘故,夏油杰的进入显得异常粗暴,他让五条悟跪趴在床单上,抓住他后脑勺白色的头发将他的上身拉起来,使六眼神子的身体呈现一种极具美感的弧度,而后才将他从后面彻底地贯穿了。诅咒师眯着眼,感受着早就被他凌虐成专属的淫妇老师的后穴,他没有戴套,因为他们之间从来不需要这种东西——他们需要的只是最原始最赤裸的媾和,野兽一般的交配。
五条悟的后穴在长期的性爱中成为了软烂的一条缝,里头却依旧紧致湿软。他低沉地喘息,夏油杰眯着眼睛笑,滚烫的肉棒将穴口撑开,像一场强奸一样彻底地侵犯五条悟。他粗涨的性器一寸寸顶开层层叠叠的肠肉,将内壁蹂躏到不堪忍受,白发神子跪着的腿抖得吓人,连腰肢都打颤,屁股被侵犯的快感和头发被撕拉的痛感几乎要将五条悟的脑子变成烟花炸上天,他呜咽着叫夏油杰的名字,像是被肏到崩溃的雌兽。
身后的男人抬手抽了一下他的左边臀肉,皮肉交错产生淫靡的响声,柔软的屁股被打得左右乱晃。夏油杰气力不小,五条悟却已经习惯他给予的疼痛,甚至渴望更多更彻底的凌辱。于是他稍稍翘起屁股,将腰肢往下塌,把两瓣白皙的臀肉送到夏油杰手中。
“爸爸,再多打几下。”
尽管已经习惯了五条悟这人在床上追求快感到毫无底线,也不是第一次被这人叫奇怪的称呼,但无痛当爸的夏油杰还是忍不住倒抽一口凉气,恨不得把这勾人的软骨头玩意儿当场肏烂肏尿在床上。他咬紧牙顶进去,去撞五条悟的前列腺,后者不知羞地大声呻吟,被肏他的人抓着头发拎起来,从后面接吻。
五条悟连肠肉都被鸡巴带出来一截,然后又随着对方大开大合的操干被塞回去。他爽的两眼上翻,嘴边来不及咽下的口水淌下来,俨然成了一个盛放精液的肉壶。夏油杰凑到他耳边轻声嘲笑他,说,五条家主这副离不开男人精液的样子怎么还出去找女人?五条悟没理会他的话,只是吐着一截舌头艰难地吐字,说,女人的屄是不是比我的屁股好肏?毕竟她们会喷水。
闻言夏油杰愣了愣,随后说可是你也会啊。五条悟本想反驳,结果在这时适时地被肏到潮吹了,也许这是一种小猫教师特有的特异功能,总之五条悟这人敏感到连屁穴都可以潮吹喷水,当然喷的是肠液。夏油杰感受肠道的痉挛,一寸寸绞紧,像是要裹住他的鸡巴再也不放开,六眼神子的后穴吹出水,蓝色的眼睛里也不受控地流出眼泪,配合崩坏的神情,淫荡到了极点。
婊子。
夏油杰低声骂他,本想说自己根本没操过女人,魂全掉你五条悟一个人身上了,哪知道女人的屄好不好肏,反正你的屄是好操到脑子都要疯了,结果五条老师身子颤抖几下,闭着眼睛念叨着什么爸爸好大好烫,肏得好深,要被肏烂了。把夏油杰激得眼眶都红了,哪管什么解释不解释,只想把这人玩坏,才能让他知道勾引人的后果。五条悟被他肏得一下一下往前顶,头皮被扯得生疼,但是太爽了,爽到这些事情都无所谓,爽到他只能在前男友身下爸爸主人老公得乱叫。
从前高专时候他们做爱还没这么出格,五条悟是在开始和夏油杰约炮之后被开发出了奇怪xp,完全不介意在床上的时候被当成婊子母狗那样对待,再过分也无所谓,即便被夏油杰灌到肚子都大了也无所谓。
夏油杰依旧用力地肏他,心里的火却因为对方的讨好降下去不少,才后知后觉今晚的五条老师似乎格外乖巧,平日里总要自己威逼利诱上几句才肯说些好听的,今天却不用他怎么,自己倒豆子一样的都说了。夏油杰当然不至于自恋到觉得这是什么中秋节日福利,于是放缓了腰身的动作,放开五条悟的头发,抓着猫的腰将人翻了个面,鸡巴在猫肚子里旋转一圈,五条悟被磨得哼哼唧唧。
“心情不好?五条老师。”
五条悟转过来面朝夏油杰,又好像知道羞耻了似的将脸上的意乱情迷藏得一干二净。他也觉得吃前男友醋这种东西丢脸,也没夏油杰这种厚脸皮能当面气势汹汹地兴师问罪。可偏偏他两腿还被游云架着,怎么都动弹不得,后穴也湿漉漉软乎乎地夹着这人的肉棒,于是只能梗着脖子不说话。
夏油杰见他不说话也不强求,只是捏着胯一下深顶,就将肉棒抵在了五条悟乙状结肠开口处。五条悟大惊,胡乱想要说不,夏油杰却耍赖似的亲他,亲得他七荤八素,说不出拒绝的话,趁五条悟脑子最不清醒的时候偷袭他肠道深处的结肠。五条悟双手乱抓,被夏油杰一手捏住固定在身后,最后还是被顶了进去。
被侵犯结肠的感觉实在太刺激,五条悟爽到意识涣散,全身上下仿佛只剩下屁股在挨肏,以及眼睛在流泪,他心想这种性爱真是太超过了,可偏偏又太爽了,让他上瘾沉迷,变成欲望的奴隶。
也许不只是欲望的奴隶,也是夏油杰的奴隶。
于是夏油杰又在这时装好人地问他:“悟,告诉我吧,谁惹你不高兴了?”
“你。”
五条悟的声音艰难,被顶的支离破碎。他说完了这句就羞得去和夏油杰接吻,在奔三的年纪鲜少地露出几分dk风情。麻辣教师五条悟本想胡乱说说掩盖过去,可惜夏油教祖着实敏锐,上一秒刚舔完他的舌头下一秒就琢磨过了味儿。
“让我想想,悟是不是看到那个女人了?”
被猜中心思,五条老师下意识的想反驳,夏油杰却又一次深深地顶入:
“嘘,没关系,我都明白的,现在我们只要做爱就好了。”

于是翻来覆去做了多次。五条悟被正面肏完又翻过去奸,之前说了他们做爱不戴套,于是夏油杰全射了进去,把五条老师肚子灌到微微鼓,显得异常色情。彻底爽完的六眼神子总是特别乖巧,做完之后五条悟无力地瘫软在床上,一个字都蹦不出来。夏油杰在一旁抽烟,有一搭没一搭地晃腿:
“哎呀,悟也真是的,吃醋就直说嘛,只是个猴子而已啊——才没有闲心去和恶心的猴子做爱呢。”
“哦,不过杰未免也太自恋了吧?谁会在意这种东西啊?你每晚上十个人我都不会生气好吗?”
“哎呀真的吗?可我感觉悟会难过到哭鼻子哦。”
“……真烦人啊夏油杰。”
“所以悟是不是也该告诉我?”
说罢,夏油杰转过身来同五条悟对视,脸上挂着笑,手里还夹着烟:“关于订婚,和中秋节约会的事情。”
五条悟犹豫了几秒,还是说出了口:“根本就是谣言啊……逗你玩的。”
“居然是骗我的呢,悟。”
诅咒师脸上的笑容一下子变得很恐怖,将手掌放在了五条悟因为接受太多精液而鼓起的小腹上,说,那么必然要接受一些惩罚了呢。意识到他想做什么的五条悟惊恐地瞪大眼睛,胡乱去抓他的手,叫对方的名字求饶道歉,说那样又会爽到高潮。
却已经来不及了。
夏油杰的手缓缓摁下,不容置喙的力度,将五条悟肚子里的精液挤出,喷泉一般从人后穴里喷了出来。穴口处淌出白色的精液,六眼神子的腰肢抽搐几下,前端的性器又射出些什么——果真是同他所说那样,又一次高潮了。
夏油杰显然极其满意自己的所作所为,他看着五条悟被折磨到翻白眼吐舌头,愉快地眯着眼睛笑,声音沉沉:
“道歉太晚了呢,已经变成婊子教师和我的精液便器了啊,Satoru。”

Fin.

336 Likes

爆了,爆了,真的爆了!!!这么涩不要命了ヽ(≧ω≦)ノ老师我爱你( ˘ ³˘):heart:( ˘ ³˘):heart:老师简直笔下生辉、一气呵成、不蔓不枝、字字珠玉、字字珠玑、淋漓尽致、笔酣墨饱、笔头生花、荡气回肠
老师辛苦了(ノ
゚ー゚)ノ(ノ*゚ー゚)ノ

9 Likes

好涩好喜欢。。冲晕了,教祖教师这种针锋相对的感觉太对味了

3 Likes

啊啊啊感谢咪的喜欢ww贴贴

1 Like

对的啊啊啊啊针锋相对特别特别爱吃

太涩了啊啊啊冲飞我了:hot_face::hot_face::hot_face:

天呐老师这篇真的神了我靠我在public看得脸红心跳md,太神了(跪倒在地:face_holding_back_tears::face_holding_back_tears::face_holding_back_tears:

我大吃特吃!中秋快乐谢谢咪的饭 :smiling_face_with_three_hearts:

啊啊啊老师您小心在public社死啊!

好好好:pleading_face::pleading_face:

谢谢喜欢就好!

啊好涩!唧唧爆炸!

互相吃醋,教主教師好瑟!

我考我考我考神啊!!这么涩这么涩我的天哪!!!

对的呜呜呜呜姘头感真的很好吃

谢谢www

喜欢就好啊啊啊

色色的极品超级好味:sob::sob:,还是互通心意的相爱的前男友呢

针锋相对的姘头式做爱……但又在不经意间会流露出一些真心啊啊啊……混账爱情,太喜欢了……

2 Li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