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意盎然

by:绛

保险推销员夏Χ财阀大少爷五,HE,一发完。
五原著穿越。(穿越到无咒力世界,突然和自己死了十几年的挚友同居了)
原世界线夏五是高中大学同学,小情侣毕业后就同居了。穿过来的节点相当于是这个世界线分两份,原世界线继续进行,穿过来的这个世界线相当于原世界线的衍生。不存在取代一说。

五条家的后院种了一树蓝花楹,偏偏躲过了春天,开在最死寂萧条的秋。满树的花火焰一般灼烧着天空。五条悟总觉得比起蓝色,这花的颜色用紫色形容要更确切些。
树种是高专的哪天夏油杰送的,当年五条悟随手将它丢在了后院,没想到如今长成了一片遮天蔽日的紫雾。
与这十数年的每个午后一般,五条悟倚着花树,微微偏过头,借着这片阴影,任由意识慢慢下沉。而一片紫色的花瓣乘着风,不偏不倚,恰落在五条悟的唇瓣,轻轻地,犹如一个吻。
五条悟感到自己的意识消散在风中,许久又再次凝成他,最终回到了他的身体。白色的睫羽颤了颤,五条悟睁开眼,犹如碧空攥着第一缕朝阳,取代了夜幕,在天边绽开。
映入眼帘的并非那片紫色的云霞,而是一块洁白的天花板。整个世界意外的清晰,是的,五条悟平生第一次见到这么清晰的,完全没有咒力附着的世界。考量着是不是中了什么棘手的诅咒,五条悟换上了手边的衣服,打算去外面看看。可刚打开门,他就愣住了。
“呀,悟,…你醒了。”穿着一身保险推销员西装的黑发男人笑着向他挥了挥手。
虽然暂时还不知道原因,目前他的六眼失灵了。可他的灵魂告诉他,面前的人就是那个在他心脏的墓地上阴魂不散了十数年的幽灵,那就是夏油杰。
“早餐已经做好了,但悟要先洗漱,等下我还要去上班…悟?你在听吗?”
五条悟说不上来那是什么感觉,他想冲上去给夏油杰一拳,也想过去抱抱他。可与此同时,他又清晰地意识到,面前的人确确实实是夏油杰,却并不是他的夏油杰。
见五条悟没有回话,夏油杰只当他是因为早餐没有草莓蛋糕闹脾气,叮嘱了几句就匆匆出门上班去了。
在这个陌生的房子翻箱倒柜了一天,五条悟对于自己的现在处境终于有了相对清晰的认知。
他穿越了,现在的身份是一个和父母似乎不怎么熟悉的财阀大少爷,和男友夏油杰同居中。
五条悟烦躁地抓了抓头发,正想踢翻些什么,就听到咔哒一声,他转过头,看着夏油杰带着笑容的脸出现在门后,又看着那笑容慢慢消失然后整张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黑了下来。
“悟,你、又、干、了、什、么?”
五条悟顺着夏油杰的目光看了看撒了一地的相片,又看了看里面是空的,上面堆得满满当当的冰箱,破天荒地收回了正要踢翻些什么的脚。夏油杰原地做了三次深呼吸,强制自己平息了怒火,然后绝望地走向了那一地照片。他蹲在地上收拾,五条悟就在他旁边叽叽喳喳说个不停,夏油杰于是站起身把照片堆在餐桌上,时不时从冰箱上捞下来一些食物塞到五条悟嘴里,以换得片刻安宁,可五条悟总是吞得很快。终于,夏油杰拿起了最后一张相片。他回到卧室,却并没有立刻将照片放回匣子,而只是站在那里,安静地凝望着照片中的两个少年。
“悟,还记得吗,那次花火大会。”
“……”
“当然记得。”
或许是因为心虚,五条悟总觉得夏油杰看向照片的眼睛中流动着些许的茫然与落寞。
“杰”
夏油杰似乎是被吓到了,下意识地挪了挪脚,不巧正碰到床边堆积的书,一个踉跄,险些跌倒。五条悟被他这样子逗笑了,抹着眼角的泪开始调侃刚刚站稳脚跟的夏油杰。
“搞什么啊杰,那些书不是你自己放的吗?”刚说出这话,他就后悔了。他下意识地认为不是自己放的就一定是杰放的,但或许,就是“他”呢?
他慌张地望向夏油杰,却意外地在对方眼中捕捉到了相似的情绪。但仅是一瞬间,夏油杰又恢复了往常的神色,笑着俯下身去收拾那片自己一脚酿成的狼藉。
“是啊,或许是最近太忙了吧。”他对着五条悟扯出一个笑,这个笑似乎与五条悟记忆中某个遥远的夏天重合,“面前的少年”裹在闷热的空气里,也曾露出这么一个笑。
“大抵是夏乏吧”。
五条悟突然感到一阵没由来的恐慌,像是溺水的人胡乱地抓住自己能触及到的任何东西。夏油杰终于收拾完书,刚直起身子,就被五条悟抓得又一个踉跄,不由有些恼火。
“悟!你又干什…”
夏油杰没能说完,因为他一转头就对上了五条悟那双眼睛,往日如蓝天一般自由且狂妄的蓝瞳,此刻却像教堂里那易碎的玻璃窗,甚至可以用脆弱来形容。
“悟?”
五条悟回过神,他微微张口,却什么都没能说出来。很快,他露出一个和平常一样的灿烂笑容,拍了拍夏油杰的背,摆出一副娇柔又夸张的姿势,扭捏地开口道:“哇,杰不会是要凶人家吧~”
夏油杰顿了顿,五条悟感到身下的床垫突然胀了胀,险些将他弹起。他侧过头看着夏油杰扶了扶额,又长叹出一口气。
“唉,你啊。”
夏日迟来的晚霞从帘缝间渗入,穿过漆黑的睫羽,堪堪地撒在夏油杰暗紫色的眸间。一如五条悟记忆中真正意义上的第一个夏季。
心动的开始是一双紫眸,心动的最后是一段回忆。无尽的包容与毫无顾忌挥洒青春的岁月,他在那段岁月里漂泊了太久,久地让他快要忘记了自己还有灵魂。又或者,他的灵魂早就被带走了。
五条悟突然抓住了夏油杰的手腕。
那种事情也许在这个房间里已经发生过许多次了,五条悟想道。夏油杰爱的是五条悟,他就是五条悟。
杰已经不在了,杰就在眼前。杰没有选择他,那就由他来选择杰。那不是他的,现在是了。或许会露馅,顾不得那么多了。
然后,夏油杰在因出乎意料而突然开阔的视野中听到五条悟说
“来做吧。”

琐碎的晚霞退出屋子,退的那么慢,其中还有几次停顿,如同一种哽咽。
纠缠,拥吻,似曾相识。
五条悟的灵魂被海浪一下下地拍打着,那浪太重了,拍地他的心脏一抽一抽地痛,那浪又太轻了,让他的意识无法完全从这痛苦的躯壳中抽离。
混沌之中,五条悟呢喃着夏油杰的名字,他感到怀中的人顿了顿,然后听见那人轻声答道“我在,悟,我一直在。”
意识渐渐消融,今夜的宇宙有着狂热的残忍和确切的温柔。五条悟做了一个长梦,梦里的少年有着奇怪的刘海,满口正论,但五条悟不讨厌。
五条悟梦到夏日祭那天,他拉着自己跑上后山,偷偷唤出咒灵,两人一身黑衣,悬在夜色里,看着花火在彼此眼中绽开,又消融。一片炫目的火光中,夏油杰对他表白了。幸好,烟花绽放的声音不算太大,没能掩住这份过于热烈的心意。两人在太过明亮的夜色中拥抱,在最后一朵花火的绽放中接吻。
这片荒诞的虚无,是他可以藏身的,又深又暗的水潭。

猩红的霞划破了天空漆黑的梦,为五条悟的眼帘带来了黎明。他抹了把脸,指尖意外地触及到了一些晶莹的,清澈的液体。五条悟有些狼狈地直起身子,看到身侧的人尚沉溺于荒诞的梦乡。他望着夏油杰沉睡的脸,这张熟悉又疲惫地面容如同一把尖刀,直直刺入五条悟已经不再有什么特异能力却依旧美丽的眼睛,又刺进他的心脏,将他剖开。可他忍不住,他想看看他。
良久,五条悟收回了视线,他换上衣服,突发奇想地走到客厅。游戏盒里没有桃铁,展示柜上摆了一些五条悟没见过的新奇玩意儿,五条悟拿起架子上的书,随手翻了几页。倒像是夏油杰会看的风格。
他从客厅走到浴室,又走到厨房,走啊走啊,五条悟突然觉得这房子有些太大了,是因为没了瞬移吗?他感觉每一步都过分地远。
其实五条悟知道,房子实际上并没有那么大,使它显得大的是阴影,对称,未曾知晓的岁月,他的不熟悉。
五条悟听到开门的声音,转过头,就看到夏油杰从卧室走出来,他穿着那套推销保险人士标配的西装,向五条悟问了声早安就越过客厅打开了冰箱。
“啊,糟了,冰箱里只剩两块汉堡肉了。”
五条悟闻声抬头。
“诶~那没有早饭了吗?”
“早饭倒是还够,午餐就难说了。”
夏油杰认命地拉了拉领子,起身准备去买些食材。五条悟却先他一步拿好了购物袋,站在门前朝夏油杰挥了挥手。
“杰等下不是还要去上班吗,反正我也没事做。”
然后五条悟在夏油杰震惊的目光中关上了门。

五条悟不想承认,他逃出了那栋房子。
逃这个字常常出现在他过去的生命中,他却是第一次作为被这个字形容的一方。
五条悟大口呼吸着那栋房子外面的空气,又是独自一人了,他却觉得很自在,只想被阳光晒透,或者在水潭中溺死。

夏油杰一回到家,就看到五条悟窝在沙发上翻着他的工作计划表,上面密密麻麻地写着各种姓氏的名字,水泄不通地一直排到正月的前一天。
见到夏油杰进来,五条悟随手将计划表丢到一边,不巧正砸到了他下午喝了一半的可乐,冒着泡的汽水洒了一地。
“喂,悟!”夏油杰的说教还没开始就被五条悟打断了。“喂,杰,我说,辞职吧。”夏油杰莫名其妙地望向五条悟,却撞上了一双认真且坚定的蓝眸。夏油杰不由愣了愣。
“怎么突然…”
“因为杰太累了吧。”
“那辞职了我又该去做什么呢?”
“开家甜品店怎么样。杰不是很会做甜品吗。”
五条悟脸上的认真突然消散,转回了平日里那副轻佻欠揍的样子。
“况且,做不好的话五条大少爷养你也成。”
夏油杰和五条悟干了一架。但打着打着就打到床上去了。
第二天,夏油杰提交了辞呈,在商业街购置了一处店面。挂上了牌子“春”。
春这个名字是五条悟起的,说来也怪,五条悟也想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在夏油杰让他给甜品店起个名字的时候脱口而出这个单词。
或许是希望杰这次能赶上春天吧。五条悟这么想着,突然觉得有些好笑。何须多此一举呢,这个世界的杰本就生在春天,而他的杰终究赶不上了。

五条悟说得没错,夏油杰的做点心手艺确实不错,甜品店开业没几天生意就红火起来。
五条悟戴着不知从哪里搞来的圆形墨镜,双腿交叉搭在桌子上,悠哉悠哉地吞下了今天的最后一块蛋糕。
“喂,悟,不要把腿放在桌子上!”
“反正已经歇业了,又不会有人看到。况且,杰应该感谢我吧。”
夏油杰挑了挑眉。然后看着五条悟在闪闪发光的星星特效中单手挑起他那造型奇特的墨镜。
“这家店能有这么多客人,难道不是多亏了大帅哥五条悟坐在这里吗。”
夏油杰挑起的眉尾僵了一秒,最终他抬起手揉了揉眉心,长叹出一口气。
“算了。悟,要去夏日祭吗?”
“诶?”
看着愣住的五条悟,夏油杰露出了一副我就知道你什么都不记得的表情。
“明天晚上夏日祭会有花火大会,悟不是从去年就开始期待了吗?”
“啊,诶,和杰一起去吗?”
“不然呢?”
五条悟突然笑起来,笑得夏油杰觉得自己不上去扶他一把下一秒这人就会从椅子上翻下去。五条悟却侧身躲开了夏油杰的伸出手,别过头,抹了把脸上大抵是笑出的泪。
“啊,是吗,那我确实是期待很久了呢。”
在每一个分崩离析的梦里,徒劳地期待着。甚至曾以为这世界上再没有值得我为之醒来的黎明。
“杰,你眼中的我。”他突然顿了顿“我是说,你眼中的五条悟,是什么样子。”
夏油杰愣了愣,似乎是没想到五条悟会问这个问题。
“总给我惹麻烦的笨蛋…与我从未也将永不分离的爱人。”
夏油杰说话时流露出了一种极其复杂的神色,五条悟读得懂,那是遥望不可挽回之事时身体溢出的痛苦与不肯认清现实时眼睛流露出的奢望。
五条悟突然意识到一块碎玻璃早就悄无声息地躺在了他的心脏里,现在伴随着猛烈地跳动,终于刺进肉里,剧烈的痛感裹挟着他,让他不得不屏住呼吸。
夏油杰似乎并没注意到他的异常,起身去开门,走到门口,又愣了几秒,然后转头看向坐在椅子上一动没动的五条悟。
“喂,悟,别愣在那了,该回家了。”

晚霞燃尽时,黑夜便会如约而至。
五条悟又做了一个梦,他梦到高专毕业后的第一个夏日祭。那天五条悟叼着根苹果糖,自己在集市上瞎转。忽然遇到了带着两个姑娘逛集市的夏油杰,金发的女孩扯着夏油杰的袖子吵着要去那边的摊子捞金鱼,夏油杰笑着应和。五条悟和他们迎面擦肩而过,双方都很默契地装作素不相识。五条悟突然觉得这个苹果糖好酸,于是他干脆只啃外面的那层糖衣,可这糖衣一点也不甜。这世界上怎么会有那么苦的糖,五条悟心想,真是难吃死了。
深邃无光的水潭是不愿直视白昼的人最佳的藏身之所。可试问,堆满尸体的水潭会是什么?答案是沼泽。

五条悟被夏油杰拉着,在夏日祭的人海中穿梭。走到某个摊子前时,身前的人突然停下脚步,对着他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
“悟,你想捞金鱼吗?”
想都没想,五条悟下意识地点了点头。金鱼意外地敏捷,可五条悟毕竟是前特级术师,就算没了六眼和无下限,捉只金鱼还是绰绰有余的。
金鱼在玻璃般的水中流动,映在五条悟苍蓝的眸子。可五条悟并没打算养它,于是他转身走向了摊子另一边无论如何都捉不到哪怕一条金鱼的黑发女孩。那女孩扎着长长的麻花辫,有着一双深蓝色的眼睛,和一张让五条悟感到有些怀念的脸。
“送你一条,要不要?”
女孩意外地望了望面前高大的白发可疑男子。察觉到狐疑的目光,五条悟无所谓地耸了耸肩。“我也不想要,丢掉好了。”语落,五条悟就松开了手,女孩连忙伸手接住了装着金鱼的袋子。“你这人怎么——”“理子小姐!”远处扎着丸子头的女人的呼喊打断了天内理子的话,她看了看五条悟,最终丢下一句谢谢就急忙跑向了远处的黑井美里。
五条悟望着跑远了的天内理子,轻声笑了笑。夏油杰并没问他这样做的原因,只是问他要不要去买些甜食吃。五条悟跑向卖刨冰的铺子,夏油杰就站在一旁,耐心的等他指了指蓝莓味又摇头说果然还是可乐味好些。五条悟又想尝尝那边铺子的金鱼糖,夏油杰便两步走过去,五条悟望着他经车熟路地和老板交谈,然后拿着那只最漂亮的金鱼在铺子暗淡的灯光中转身向他走来,一如他曾在那年夏日祭中幻想过的场景。他知道,自己在透过夏油杰眺望着一个幽灵。
夏日祭的甜食种类很多,五条悟几乎尝了个遍,却唯独避开了苹果糖。夏油杰却没意识到,自以为是五条悟想把最好的留到最后。于是他像还有一个可以随身携带的咒力亚空间一样,在五条悟咬下金鱼糖最后一口后凭空从身后拿出了一颗苹果糖。
“给,我记得你最喜欢苹果糖了吧。”夏油杰的表情很温柔,温柔到让五条悟一瞬间误以为自己还在那个高专二年的夏天。
他以前是很喜欢苹果糖,因为夏油杰在告白那天给他买了一颗苹果糖。那颗苹果糖很甜。但是…
五条悟突然低低地笑了。
“我讨厌苹果糖。”
或许他从没喜欢过苹果糖,他喜欢的只是那个给他买苹果糖载他去看烟花的少年。
夏油杰攥着苹果糖的手猛地收紧,险些将棍子折断。
“杰,你还要装作毫不知情到什么时候?”五条悟笑着看夏油杰的表情如同他手中的木棍一样出现一丝裂痕,然后自纹路蔓延,直至完全碎掉。
“去年和你一起看烟火的那个五条悟已经不在了。”五条悟别过视线,他怕看到夏油杰脸上的绝望。于是理所当然的,他也没有看到在几秒的停顿后,那缕陡然出现的星光,在夏油杰的眸底流动着,逐渐将那紫色的宇宙点亮。
“我是在另一个世界杀了你的人。”
五条悟望向夏油杰,却没由来地感觉面前的人逐渐与记忆中的影子重合。或许在刚说完自己杀死对方之后很不合适,但五条悟不想再去想了。“夏油杰”他叫出了那个幽灵的名字,泪落下来“我爱你。”他的心脏被撕开了,可他已经没有反转术式了。
五条悟抬起脚,正打算向后退两步,却突然被人拥进了怀里。
“五条悟”
远处朦胧的灯光模糊了残缺的岁月,眼前的一切失去了历史与名字,苍蓝的眸子尚蒙着一层雾气。他突然听到自己的名字。
“我也爱你。”

静谧的夜好似一场永不复苏的长梦,紫色的宇宙裹挟着灵魂的低吟,在夜幕里渐渐铺开。
许久,夏油杰在黑夜中睁开眼。
这是一间陌生的屋子,他借着透过帘子零散洒进屋内的星光,堪堪地描摹出了身边人的模样。夏油杰感到自己的心脏剧烈的跳动。可就像往常一样,他是个胆小鬼,因为害怕而不敢大胆期待。
他轻手轻脚地下了床,换上一旁椅子上搭着的西装,开始翻阅书桌上,柜子里,所有他能接触的的,关于这里的一切的记录。
所幸,手机是指纹解锁。相册里堆满了“他们”的回忆,工作计划表上记录着近期的日程,手边的笔记写满了五条悟突发奇想的心愿,最后一行写着‘去年夏日祭悟没能看到花火大会,今年再邀请他一起吧。’
夏油杰反应过来,命运的神明从未眷顾过他,不,已经足够仁慈了吧,他想。
然而,他依旧无法放弃期待,无法停止半清醒半疯狂地将自己灼烧。
他将另一件衣服从椅子上取下,放在五条悟伸手就能够到的地方,打开房门,去厨房准备早餐。
夏油杰将刚刚松饼放在桌子上,就听到咔哒一声,房门开了,紧接着,那抹无暇的白陡然出现在他的视野。
“呀,悟…”
他想说好久不见,可他顿了顿,终是将卡在喉间的话吞了回去。
“你醒了。”

夏油杰一边听着五条悟在一旁叽叽喳喳说个不停,一边整理着摆在桌子上的照片,时不时从冰箱上捞下一些食物塞到五条悟嘴里。可那家伙实在是太恼人了,夏油杰时隔多年再次体会到了什么叫暴风吸入。
终于,夏油杰拿着最后一张相片回到卧室的匣子旁,他站在那里,透过岁月,穿过世界之间的屏障,远远地眺望高专二年的烟火。可这张照片上分明只有两个少年。是啊,那片烟火只是他的妄想罢了。
“悟,”他突然开口。
“还记得吗,那次花火大会。”
“…当然记得。”
夏油杰无声地笑了笑,这个世界的悟也和“我”一同看过烟火啊。
“杰”
思绪突然被打断,夏油杰下意识地挪了挪脚,不巧正碰到床边堆积的书,一个踉跄,险些跌倒。他听到五条悟大笑着说:“搞什么啊杰,那些书不是你自己放的吗?”
夏油杰的心跳漏了一拍,他后悔又慌张地稳住了身子,让自己的神色看起来尽量自然,笑着俯下身去收拾那片狼藉。
“是啊,或许是最近太忙了吧。”
收拾完书,刚直起身子,夏油杰就被五条悟抓得又一个踉跄。
“悟!你又干什…”怒气尚未发泄,夏油杰就卡住了,因为他望见五条悟的眼睛,往日如蓝天一般自由且狂妄的苍蓝,此刻却像教堂易碎的玻璃窗,他荒谬地觉得甚至可以用脆弱来形容。
“悟?”
五条悟回过神,露出一个灿烂笑容,拍了拍夏油杰的背,摆出一副娇柔又夸张的姿势,扭捏地开口道:“哇,杰不会是要凶人家吧~”
夏油杰顿了顿,在五条悟身旁坐下,扶额长叹出一口气。他向来拿五条悟没辙。
“唉,你啊。”
霞光从帘缝间渗入,洒在五条悟雪白的睫羽,夏油杰知道那一定很美,可他不敢侧过头去看。
然后,夏油杰就在因出乎意料而突然开阔的视野中听到五条悟说
“来做吧。”
他如同寒冬未散去的凉意,潜伏至不属于他的季节,自私又侥幸地吹开了春风的梨花。
久违的温暖与激烈的快感中,他感到怀中的人渐渐睡去。
最终,他停下了动作,俯身吻了吻身下沉睡的少年。夏油杰自己都没意识到,他的泪水顺着脸颊流下,落在五条悟恬静的睡颜。
“悟,晚安”他的声音很轻,轻的好像一个独属于夜晚的幻觉。
夏油杰似乎做了一个长梦,具体是梦到什么,他记不太清了,只记得梦里有绚烂的烟火,一个雪白的少年,和一双苍蓝的眼睛。啊对了,似乎还有一个青涩而甜蜜的吻。

夏油杰一回到家,就看到五条悟窝在沙发上翻着自己的工作记录表。
“喂,杰,我说,辞职吧。”
突然听到五条悟莫名其妙的发言,夏油杰迷惑地望向五条悟,却意外撞上了一双认真且坚定的蓝眸。他不由愣了愣。
“怎么突然…”
“因为杰太累了吧。”
“那辞职了我又该去做什么呢?”
“开家甜品店怎么样。杰不是很会做甜品吗。”
夏油杰看着五条悟脸上的认真突然消散,转回了平日里那副轻佻欠揍的样子。
“况且,做不好的话五条大少爷养你也成。”
夏油杰决定跟五条悟打一架。但打着打着两人就打到床上去了。
第二天,夏油杰提交了辞呈,在商业街购置了一处店面。挂上了牌子“春”。
春这个名字是五条悟起的,夏油杰想不通五条悟怎么会想出这么一个毫无他风格的名字。
夏油杰的确很会做点心,因为五条悟爱吃,于是甜品店开业没几天生意就红火起来。
某天,夏油杰走到店门口挂上歇业的牌子,一转身就看见五条悟戴着不知从哪里搞来的圆形墨镜,双腿交叉搭在桌子上,正悠哉悠哉地吞下今天的最后一块蛋糕。
“喂,悟,不要把腿放在桌子上!”
“反正已经歇业了,又不会有人看到。况且,杰应该感谢我吧。”
夏油杰挑了挑眉。然后看着五条悟在闪闪发光的星星特效中单手挑起他那造型奇特的墨镜。
“这家店能有这么多客人,难道不是多亏了大帅哥五条悟坐在这里吗。”
夏油杰挑起的眉尾僵了一秒,最终他抬起手揉了揉眉心,长叹出一口气。
“算了。悟,要去夏日祭吗?”他像笔记本里计划的那样向五条悟发出了邀请。
事实上,这份邀请的提出,更多的,是他见不得光的私心。
“诶?”
看着愣住的五条悟,夏油杰露出了一副我就知道你什么都不记得的表情。
“明天晚上夏日祭会有花火大会,悟不是从去年就开始期待了吗?”
“啊,诶,和杰一起去吗?”
“不然呢?”
五条悟突然笑起来,笑得夏油杰觉得自己不上去扶他一把下一秒这人就会从椅子上翻下去。五条悟却侧身躲开了夏油杰的伸出手,别过头,抹了把脸上大抵是笑出的泪。
“啊,是吗,那我确实是期待很久了呢。”
“杰,你眼中的我。”夏油杰注意到五条悟的停顿了一秒“我是说,你眼中的五条悟,是什么样子。”
夏油杰愣了愣,似乎是没想到五条悟会问这个问题。
“总给我惹麻烦的笨蛋。”我永远无法抓住的奇迹。他将这句话咽了下去,补充道“与我从未也将永不分离的爱人。”自虐一般,他幼稚地掩饰着自己的懦弱,固执地强调了‘从未分离’,拿着一把刀划清了自己与眼前人的界限。
夏油杰没有去看五条悟的眼睛,逃跑似的走向了门口,打开门,愣几秒,又转过头去看向坐在椅子上一动没动的五条悟。
“喂,悟,别愣在那了,该回家了。”

夜色为懦弱镀上伪装,早月撒进屋子,夏油杰望着沉沉睡去的五条悟,有些自嘲地轻笑了两声。
悟,我能给你什么呢?一个荒芜的梦,还是一个自私卑劣的谎言?

夏油杰拉着五条悟,在夏日祭的人海中穿梭。走到一个捞金鱼的摊子,夏油杰忽然想起曾经的某个夏日祭,菜菜子扯着他的袖子吵着要去捞金鱼,他们迎面遇上了五条悟,他望着那人独自走在热闹的灯火里。会寂寞吗?这个想法刚冒出来,夏油杰就感到十分好笑,自己又有什么资格去想这种事情呢?
可现在,他就牵着五条悟的手。
“悟,你想捞金鱼吗?”
五条悟下意识地点了点头。金鱼意外地敏捷,可五条悟更敏捷,三两下就把那个漂亮的小家伙捉进了塑料袋。
金鱼在玻璃般的水中流动,映在五条悟苍蓝的眸子。可五条悟看上去对它似乎并没什么兴趣,他站起身,走向了摊子另一边的一位黑发女孩。
夏油杰几步跟上去,却在看清那女孩的脸的瞬间呆呆地愣在了原地。望着理子跑远,夏油杰并没注意到五条悟那声轻笑,但这一次,他注意到了自己脸上的笑容。
夏油杰陪五条悟买了些甜食,在对方忙着吃巧克力香蕉的时候悄悄买来苹果糖藏在身后。然后在五条悟咬下最后一口金鱼糖的时候像还有一个随身携带的咒力亚空间一样凭空变出。
“给,我记得你最喜欢苹果糖了吧。”夏油杰的表情很温柔,那是真情实意的,不带任何伪装的温柔。
“我讨厌苹果糖。”
得到意料之外的答案,夏油杰攥着苹果糖的手猛地收紧,他拼尽全力克制住自己,终于没有将棍子折断。
“杰,你还要装作毫不知情到什么时候?”五条悟的表情是笑着的。
而夏油杰的表情就如他手中的木棍一样,开始出现了一丝裂痕,然后自纹路蔓延,直至完全碎掉。
“去年和你一起看烟火的那个五条悟已经不在了。
夏油杰顿了顿,去年“他们”并没有一起看花火大会,难道…
一缕星光陡然出现,在夏油杰紫色的眸底流动着,逐渐地,开始将那昏暗无光的宇宙点亮。
“我是在另一个世界杀了你的人。”
五条悟突然望向他。
“夏油杰”他叫出了他的名字,泪落下来“我爱你。”
夏油杰在罪与死的边缘流浪了半生,像一条没有灵魂的野狗,从未奢望过能够得到救赎。不对,真的从来没有期盼过吗,哈,有过的,只是他从不觉得那愿望会成真罢了。
可现在,啊啊,命运的神明真是太过仁慈,竟然连他这样的罪徒都要垂怜。
突然,夏油杰快步上前,用力将面前颤抖的人拥进了怀里。
“五条悟”
突然间,夜色变得明亮,因为远处有烟火绽放。
“我也爱你。”
他们在第一朵烟花的绽放中拥吻,在过于明亮的夜色中找回了流浪的灵魂。

“杰——”五条悟懒散地窝在店里沙发上。
“悟,说了多少次不要把腿搭在桌子上。”夏油杰头痛地揉了揉眉心。“今天可还没歇业。”
五条悟不止没有听劝的意思,还无所谓地晃了晃他那两条两米的大长腿。
“无所谓吧,谁会这么早来啊。”
话刚说完,五条悟就打脸了,伴随着风铃清脆的声音,一个长发的女人走进了店里,她随手掐掉了嘴里的烟,抬眸望向一边打闹的两人。
“抱歉,应该已经开业了吧?”
两人愣了愣,夏油杰先反应过来,忙走到柜台前,向女人示意的确如此。
五条悟将餐盘放在女人面前,她发现除了咖啡,还有几块抹茶饼干。
“咦”
“抱歉,因为觉得你会喜欢,就擅自加上了。”夏油杰笑着说。
女人愣了几秒,噗嗤一声笑了。
离开时,她回头向夏油杰和五条悟挥手。
“我叫家入硝子,以后大概会常来。”
这并不是她的作风,究竟是为什么呢?
即便没有那几块抹茶饼干,她也没由来地对这两个素不相识的人感到亲切。

夏油杰走到门前,挂上了歇业的牌子,外面淅淅沥沥的下着一场不大不小的雨。
“悟,下雨了,我们等雨停了再——喂!”话说到一半,夏油杰就被五条悟抓着冲了出去。
“悟,会感冒的!”
五条悟回头,对着夏油杰露出了一个笑。
像什么呢?夏油杰不想用阳光形容,那太刺眼。他看到五条悟身后的碧空,啊,是这样啊,那是蔚蓝的云,和柔软的自由,是他暗淡的灵魂注定的归处。

突然,夏油杰加快脚步跟上了五条悟。已经没有无下限了,两个少年牵着手在雨中奔跑,他们张扬地大笑,热烈地相爱,一同奔向一个蓝色的未来。

雨停之后会有彩虹吗?不过,都无所谓吧。

16 Likes

原世界是咒术界的大家走完一世后的转生世界。

1 Like

他们的灵魂相互交融,仿佛注入了彼此的生命;
他们的灵魂相互交织,宛如无尽的音符在演奏;
老师将它描绘。ヽ(≧ω≦)ノ
老师辛苦了(ノ
゚ー゚)ノ(ノ゚ー゚)ノ(ノ゚ー゚)ノ(ノ*゚ー゚)ノ

2 Li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