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寒宫毛茸茸危机(嫦娥硝+玉兔夏五)

中秋贺文!可爱的兔兔夏五们 :rabbit2: :rabbit2:

5 Likes

为什么到处都是毛茸茸的小兔子?!家入硝子最近为这件事快抓狂了。

一切的开始都要从她申请嫦娥职位说起。

受够了仙界繁琐的工作流程和自大的上司们,她决定去的月亮上工作,图个清静。入职那天,来交接的小仙捧了一只玉兔给她,说广寒宫空旷寂寥,养个活物就当消遣。

这只玉兔名为五条悟,生了一对漂亮的蓝眼睛,通体雪白毫无杂色,在小仙手里缩成一只雪团子。硝子随手接过,抱进怀里暖烘烘的,惹人怜爱。

“我丢,你就是新来的嫦娥呀?”玉兔抖了抖长耳朵,眨巴着大眼睛问。

早在这时家入硝子就该意识到,五条悟被分配到这荒无人烟的月宫是有原因的——他实在太话唠,太烦人了。

广寒宫的工作很简单:捣药、批阅可有可无的文书、看着桂花树发呆。虽然工作十分清闲,但五条悟每天总能制造出一些意外惊喜:不小心打碎药罐啦,上窜下跳踩脏文书啦,偷喝桂花酒醉得不省人事啦……入职广寒宫以来,硝子就没享受过一天清静。

除此之外,五条悟还会缠着硝子叽里呱啦地聊天,其中大多都是一些没营养的话。

“硝子,我们玩捉迷藏好不好?”

“硝子,你吃过捣药的原材料吗?好苦哦……”

“硝子,我是不是很可爱很好看?”

“硝子,广寒宫里为什么有桂花树呢?”

“硝子,我好想吃甜甜的东西哦……”

“硝子,你怎么不睬我了啦!生气了吗?”

每当她忍无可忍,要求五条悟安静一点的时候,小玉兔就会睁大那双水汪汪的蓝眼睛,摆出无辜又委屈的表情:“可是,这里只有硝子一个活人,我不说话也很无聊的呀……”

无聊吗?无聊就对了。硝子就是来体验这种无聊生活的。她曾想过把五条悟扔出月宫,但丟掉这个小祖宗可不是什么容易事,仙界根本没有其他部门愿意接收他。

既然问题出在五条悟缺少交流对象,为了自己的精神健康,硝子又去申请了一只玉兔,要求话少,善于倾听,并且性格成熟稳重。

很快新的玉兔就被送到了月亮上,这次是只墨黑的兔子,耳朵旁边长了一撮略长的刘海,眼睛眯成缝,远看就像是一块小煤炭。

“你是谁?好奇怪的刘海。”五条悟围着小黑兔转了一圈,好奇地打量着。

“这是夏油杰,你的新同事。”硝子向五条悟介绍道,“和人家好好相处,别再来烦……喂!不许打架!”

才一两句话的功夫,两个黑白团子就打得不可开交,兔毛乱飞。硝子花了好番力气才把两只气呼呼的兔子拽开,挨个教育了一顿。

大概是不打不相识,几天后五条悟和夏油杰的关系迅速转好,每天挤挤挨挨蹲在一起聊天、捣药、梳理毛发。夏油杰还会对他进行思想教育:这样说不好,这样做不对。小白兔虽然听得很不情愿,但还是照对方所说的改正了一部分。

两只玉兔的关系越来越好,整天形影不离,甚至黏糊糊得有点过分了。有天硝子路过药房,看到五条悟身上灰扑扑的,还以为是捣药弄脏了毛发,走近了仔细一看,才发现是他白毛里夹杂着许多黑毛。

“怎么弄的?你俩又打架了?”硝子疑惑地拨下几撮黑毛,捏在手里捻住。

“不、不是啦……”五条悟说话间还有点喘,眼神躲躲闪闪,“嗯,是那个……掉毛期!对吧,杰?”

在旁边拿药的夏油杰一蹦一蹦地跳到他面前,亲昵地碰了碰鼻子:“是呢,悟。”

看着小兔们和谐的互动,硝子狐疑地盯了几秒,又转一圈确认没有重大损失,也就随他们去了。

就在几天后的一个早晨,五条悟和夏油杰整整齐齐地蹲在她卧室门口揣着手,说有事情要告诉她。见他们诚恳的样子,硝子心里咯噔一下,睡意全给吓没了。这是出什么严重事故了?炼丹炉爆炸了?新一批的药丸全弄丢了?宫里的桂花树断了?

“我现在怀了杰的宝宝啦。”五条悟说。

“啊?”硝子一下子懵了。

“就是说,悟现在怀孕了。”夏油杰解释道。

“你们什么时候……不对,你们难道不是两只公兔吗?怎么怀孕的??”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五条悟试图把头埋在夏油杰蓬松的胸毛里面,声音越来越小,“就,每天和杰做啊做啊,肚子里就有宝宝了……”

硝子嘴角抽搐,一时无语凝噎。这段时间难得耳根清静,敢情你们是在偷偷约会?!夏油杰这眯眯眼小兔,看上去乖得很,怎么不声不响就把五条悟给拐走了!她一把薅起夏油杰,轻轻弹了下他的脑瓜:“你小子,当初招你来,可不是让你干这事的啊!”

“嗯,对不起……”夏油杰抬起头,任由脸蛋被硝子搓扁揉圆。

五条悟见状,跳到她的腿上趴好,眼巴巴地看着她:“硝子,你不会要赶我们走吧……”

“你倒是想得美,我都没地方能赶。”硝子摸着腿上毛茸茸的脑袋,无奈地叹了口气,“放心吧,广寒宫这么大的地方,多养几只兔子还是没问题的。”

“真哒?谢谢硝子姐姐~”五条悟摊开肚子扭来扭去,一副撒娇卖萌的模样。硝子伸手放在毛肚皮上感受,还真有胎动的迹象。

虽然弄不清楚五条悟为什么会怀孕,但大家都接受了这个现实。或许是怀孕的关系,五条悟嗜甜的迹象越来越严重,每天除了甜食什么都不想吃,小脚一跺,耳朵一竖,脑袋一撇,就等夏油杰上来哄他了。

广寒宫里可用的食材有限,除了苦味的药材,也只有一棵桂花树能动动脑筋。夏油杰只好就地取材,尝试着做出了桂花糖、桂花糕、桂花奶冻、桂花糍粑、桂花蜜……每天桂香四溢,差点把药房改建成食堂。五条悟很快就被喂得圆滚滚的,蜷在台阶上小憩的模样就像一只毛茸茸的大雪球。

被美食的香味吸引,硝子时不时也会去蹭一口新鲜出炉的甜品。不得不说,这只小黑兔的厨艺真是月宫里最好的。

唯一的受害者大概是宫里的桂花树,从枝繁叶茂满树金黄被薅到枝叶稀拉星星点点,被迫提前了落花时间。

兔子的孕期很短,转眼一个多月就到了生产的日期。硝子早早搭好了产房的小箱子,把开始阵痛的小白兔抱到柔软的草料上,又端一小碗水备在窝边,给他补充体力用。

夏油杰寸步不离地陪在五条悟旁边,轻轻地碰碰鼻子,安抚道:“悟,别怕,我在这呢。”

五条悟含糊不清地应了一声,咬紧牙关不再说话,把精力都集中在生产上。

硝子跟着翘了一天的班,蹲在产房旁边焦虑地等待。虽说平时嫌弃五条悟吵吵闹闹,但真到了性命攸关的时候,还是担心他会有什么三长两短。毕竟他只是一只小玉兔,也没什么法术可以保命……

好在五条悟的产期并不长,半小时后她就听到产房内传来一阵微弱的嘤嘤声。她撩开产房的小布帘,探头就问:“生出来了?!”

“生出来了,第一只。”夏油杰点点脑袋,向她示意兔宝宝的位置。刚出生的小兔粉嫩嫩的,体表只有一层浅浅的绒毛,眼睛还没睁开,只是被咬断了脐带,就颤悠着尝试爬行。硝子小心翼翼地把宝宝捧起来,用手绢擦掉胎脂,再放回五条悟身边。一来一去的功夫,五条悟又生出一只,躺在羊水浸湿的草料上扒拉空气。

夏油杰暂时接管了刚出生的宝宝们,叼起小毯子盖在它们身上保暖,挨个亲亲小脑袋,然后回到兔妈妈身边加油鼓劲,说他是最厉害的兔兔。

当天五条悟陆陆续续生下五只幼崽,元气大伤,勉强支撑着巡视了一遍自己的宝宝,就趴在夏油杰的爪子边沉沉睡去了。

“辛苦了,悟。”夏油杰低头亲亲他。

一人一兔轻手轻脚地将兔妈妈和兔宝宝们转移到干净温暖的地方,硝子贡献出自己暖手用的小炉,包了一层绒布放进兔窝,保证每个宝宝都暖暖和和。夏油杰安静地守在窝里,一直等到五条悟醒来,睡眼惺忪地往他身上蹭。

“杰,这些都是我们的宝宝耶。”五条悟精神恢复了不少,绕着粉嘟嘟的孩子们转了一圈,小鼻子一动一动的,“你说他们是不是在我肚子里桂花糕吃多啦?好像有股桂花味呢。”

夏油杰把脑袋凑过去闻了闻,确实有种似有似无的花香味:“我觉得也是。说起来,悟饿不饿?我去给你做吃的。”

“好饿好饿,我要吃杰做的桂花糕——”五条悟摊开柔软的肚皮撒娇,“吃完香香的桂花糕,宝宝才有香香的桂花奶吃!”

夏油杰笑着点点头,在对方的小粉鼻上亲了一口,蹦蹦跳跳跑进药房。

之后的日子里,小兔子们每天吃饱睡好,长得飞快,不出半个月就全变成了毛茸茸的小团子,有纯白纯黑的,也有黑白混色的,甚至还有灰色的。他们睁开眼睛好奇地探索这个世界,广寒宫随处可见毛茸茸的身影。

硝子一开始还觉得可爱,用手指逗他们玩,看他们不知所措地躲来躲去,后来相互熟悉了,小兔子们全跟在她脚边,变成一群甩也甩不掉的毛绒球球。

“硝子姐姐,今天好漂亮呀!”

“硝子姐姐,我们来玩捉迷藏好不好?”

“硝子姐姐,你在做什么呢?”

“硝子姐姐,我想吃桂花糕!”

“硝子姐姐,你怎么不说话呀?”

不愧是一个妈生的,全都话这么多。硝子颇为头疼地揉揉太阳穴,仿佛看见五只Q版五条悟蹲在她脚边吵吵闹闹。她拍拍裙摆,把布料上黏的兔毛全抖下去:“好了好了,都别闹啦,找你们爸妈去。”

“可是,刚刚爸爸说不要找他们玩……”一只黑白混色的小兔子委屈地表示。

怎么个事儿?这俩兔崽子只管生不管养,真把我当成干妈了?硝子眉头一挑,让小兔子们自己在院里玩一会儿,自己去药房找他们。

还没走到药房门口,她就听到里面传来窸窸窣窣的动静,还有五条悟吚吚呜呜的叫声。她一把拉开木门,就看到黑兔子骑在白兔子身上飞速耸动。

“工作时间都在干什么呢?!”

“啊硝子!”五条悟先是被吓了一跳,又强装镇定地表示,“我们在捣药呢。”

硝子冷笑一声:“你们这是哪门子的捣药?”

“我是药钵。”五条悟说。

“我是药杵。”夏油杰说。

“胡说八道。”硝子翻了个大大的白眼。

“好吧——不过我有个好消息要告诉你,”五条悟坦然接受了她的白眼,“我们又要有宝宝咯!”

“什么?!!!”硝子难以置信地大叫起来,“等等,那你们为什么还在做?”

“因为兔子有两个子宫呀。”五条悟眨巴着蓝眼睛无辜地说,“一个用来怀一个用来做,超爽的啦!”

此话一出,硝子简直哭笑不得。当初上月球是为什么来着?是想图个清静对吧?这广寒宫的同事数量怎么都快超过上一个岗位了?要是五条悟这胎再生5只,那她身边就会出现10只吵闹的兔宝宝。

光是想象一下有10只Q版五条悟围在脚边叽叽喳喳说话的场景,硝子就开始脑袋疼了。当初把夏油杰招来又是为什么来着?是想抑制五条悟的话唠对吧?怎么他来了以后,吵闹程度还翻了个倍呢?

硝子扶着额头深深叹了口气。

这广寒宫,真要变成大兔窝了啊。

——end——

26 Likes

好可爱!!!
捣药笑死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joy:

一个用来怀一个用来做,好好好(//∇//)

2 Likes

啊啊啊啊啊好可爱(★^O^★)hhhh想一想:thinking:如果悟一直这样下去哨子是真的要被烦死了,每一天都围绕着一堆可爱到爆但有话超级多的兔子,“药铂”“药杵”hhhhhhhヽ(≧ω≦)ノ
老师写的真的太可爱了吧,老师辛苦了(ノ
゚ー゚)ノ(ノ*゚ー゚)ノ

2 Li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