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五】纪念日 by/ucchi

※双教师带仨娃if线
※状况百出一家子系列Part.2

夏油杰和五条悟从来不过日历上任何能正经叫得出名字的纪念日。

像是什么广为人知的情人节,七夕节,白色情人节,又像是什么两人的相遇纪念日,结婚纪念日,甚至连对方的生日,他们统统都是不过的。

再后来两个人陆续有了三个小孩,这个习惯作为一种家庭传统也延续到了三个小孩身上。伏黑惠跟他们一起生活得比较久,知道他们的这个习惯,给不给他过生日什么的倒是没什么所谓。只是后来有了菜菜子和美美子,两姐妹加入到这个家庭之后的第一个生日让伏黑惠很是担心了一阵子,他怕妹妹们会因为没人为她们庆祝生日而难过,于是罕见地旷了一节课绕路给她们买了蛋糕,这样就算爸爸们不过,自己一个人也可以给她们庆祝。

结果一打开家门就发现两个爸爸已经早早回到家里了。夏油杰在厨房里忙着准备晚饭,五条悟坐在餐厅里摆弄着面前的粉色公主蛋糕。听到开门的声音,五条悟抬起头,看着伏黑惠手中拎着的蛋糕,两人面面相觑。

五条悟先反应过来,欢呼雀跃地接过伏黑惠手里的蛋糕。夏油杰从厨房里走出来,在围裙上擦了擦手上的水渍,不由分说地拿走了他手上的蛋糕,和善地微笑:“一天只许吃一个。”

“还有你,”夏油杰转向伏黑惠,“我记得你今天下午有三节课,这么早回家是旷课了吗?”

伏黑惠哑口无言,看着夏油杰把蛋糕收进了冰箱,默默走进厨房开始帮忙。

这也几乎是唯一一次他们按时给妹妹们过生日。后来妹妹们也和他们一起生活得久了,知道了家里的这个习惯,不过生日其实也没什么的。

因为不过这些纪念日并不意味着他们不爱彼此。

其实夏油杰和五条悟不是从一开始就不过这些纪念日的,至少夏油杰不是这样。两人刚捅破窗户纸在一起的第一年,夏油杰费尽心思地想当一个称职的男朋友。当然,他一直都是一个称职的男朋友。只是当年,他还是一个会严肃地为了两人第一个恋爱纪念日而提前两个月开始准备的纯情DK。

在一起的第一年,夏油杰和五条悟还没从高专毕业。第一次谈恋爱的夏油杰没有经验,趁着五条悟睡着了,在互联网上激情冲浪学习一整夜后,认真在手机日历上给每一个节日都设置了醒目的标记,连清明节也没落下。

因为清明节也是可以送白玫瑰的。

夏油杰孜孜不倦了一整晚,天还没亮,手机屏幕在昏暗的房间里发出幽微的白光。1.5M的宿舍床上挤了两个青春期猛蹿个子和体型的DK,两人的皮肤大面积地接触到一起。躺在夏油杰旁边的五条悟翻了个身,差点没掉下床去。

夏油杰扔下手机眼疾手快地一手勾住五条悟的腰,一边往后挪了挪一边把五条悟往自己这边带了带。自己有半边身体悬空了,五条悟倒是还睡得沉沉,丝毫没有要醒来的迹象,只是嘴里无意识地反复念叨着什么。夏油杰把自己的耳朵凑过去,仔细分辨了半天才听出来他在梦里念叨的是喜久福。

夏油杰恍然大悟,一瞬间福至心灵,深刻理解了伟大哲理“一切从实际出发,理论联系实际”的含义,马上把日历上清明节的白玫瑰改成了白色喜久福。

但他们的第一个纪念日过得并不顺利。

那是一个情人节,夏油杰虚心请教了很多人,从同级的家入硝子到前辈庵歌姬,也提前准备了很多,玫瑰,蜡烛,气球,蛋糕,该有的不该有的全都一应俱全。当他惴惴不安地领着五条悟来到烛光摇曳的放着轻音乐的餐厅的时候,发现五条悟兴致缺缺。还是等到甜品上桌,五条悟才表现出了极大的热情。

夏油杰看着满地的蜡烛和玫瑰,又看看嘴里塞得满满当当地五条悟,有点沮丧地问他是不是不喜欢。

五条悟摇了摇头,费力地把嘴里的甜品使劲咽下去,诚恳地告诉夏油杰,可丽饼很好吃,喜久福也是他最喜欢的味道。

末了又补充了一句:“要是天天都能吃到就好了。”

于是恶补过功课的夏油杰有点感动,试探地问:“你是想把每天都过成情人节吗?”

五条悟茫然,问:“什么情人节?为什么要过情人节?”

夏油杰盯着五条悟,开始认真考虑要不要和五条悟解释情人节是什么,情人节的来历是什么,情人节有什么传统习俗,为什么情侣要过情人节。

但是五条悟无视了对面一脸纠结的夏油杰,满足地吃完最后一个喜久福,问:“你知道明天是什么日子吗?”

接吻日?对戒日?两人第一天认识的日子?还是白色情人节?夏油杰在脑子里迅速回想了一遍日历上所有的标记,然后一一排除。

还有什么日子是自己没想到的?是自己没记起来的?夏油杰有点懊恼,觉得自己马上就要失去“称职的男朋友”的荣誉称号了。

他答不上来,五条悟倒是没怎么在意,自顾自地说:“明天是你把锅底烧穿的一周年纪念日。”

于是夏油杰当场楞在原地。

他当然记得那一天。两个人一起出任务,凌晨才回到宿舍。五条悟的肚子饿得咕咕叫,偏生前几天晚上两个人窝在沙发上看电影的时候把零食全吃光了,仅剩的一包泡面也在那天晚上被两个人你一口我一口地吃了。半夜同吃一碗泡面当然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但是白天两个人就互相推诿,结果谁都没有把零食柜重新填满。凌晨三点,外卖也全关门了。夏油杰看着冰箱里的食材陷入了沉思,那还是上次家入硝子晚上和他们一起通宵打游戏的时候带来的,彼时的夏油杰还并没有学会做饭。

五条悟走进厨房,软趴趴地趴在夏油杰肩头。夏油杰听着五条悟有气无力的呼吸声,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责任和重担,他今天一定要把悟的肚子喂饱。于是他心一横,坚定地一把拧开了燃气灶。

以前看家入硝子做味噌汤的时候觉得很简单,脑子已经完全明白了。结果真的轮到自己亲手做了,就只能和五条悟两个人一起对着被烧穿的锅底沉默不语。

那天晚上,夏油杰躺在床上,眼睁睁地听着五条悟的肚子叫了一个晚上,天蒙蒙亮的时候才想起来原来世界上还有24H便利店这种东西。

可能被燃气灶一起烧穿的还有你们俩的脑子。

第二天家入硝子听完两个人的经历后,言简意赅地评价道。

冥冥路过,顺口接了句硝子你怎么能这么说他们两个呢。

五条悟一脸“还是冥冥小姐好”的表情。

于是冥冥又说了句:“脑子被烧穿的前提是有脑子,你看他们俩有过这种东西吗。”

扯远了。

五条悟从来不记得哪天是情人节、七夕节和结婚纪念日,也不会刻意在这些纪念日里给夏油杰准备什么礼物或者惊喜。但他总能记得一些稀奇古怪的纪念日。像是夏油杰烧穿锅底的一周年纪念日,或者是第一次撞见伏黑惠被人喊伏黑哥的一周年纪念日,又或者是菜菜子第一次换牙被吓哭的纪念日。

起初夏油杰还会因为回答不上来“今天是什么纪念日”而慌张,后来次数多了他也就习以为常了。在删掉了手机日历里所有的纪念日标记后,他也学会了在吃完一顿普通的晚饭后平静地拿出一袋可丽饼或者是一束玫瑰,问五条悟,“你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今天是2月14日,一个呼出一口气还是会在面前凝结成一团白色水雾的早春,日历上说这是个浪漫的日子。

夜色渐沉,高专的教学楼里陆陆续续亮起了灯。一年级的三个人刚出完任务,现今正坐在教室里忙着写报告。一年级唯一的红花钉崎野蔷薇面如死灰地用手擦去窗户上的水汽,拖着仅剩的一口气问两个同期知不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

虎杖悠仁的眼睛亮晶晶的,一迭声问是什么日子。伏黑惠头也没抬,写完了报告的最后一个字,盖上了笔盖。

“今天是情人节啊情人节!”钉崎野蔷薇气急败坏,“为什么连情人节也要出任务啊!害我今天一颗巧克力都没收到!”

“但是但是,”虎杖悠仁举手,有话要说,“难道不出任务你就可以收到巧克力了吗?”

钉崎野蔷薇转身毫不客气地给了虎杖悠仁一个暴栗,虎杖悠仁委屈地捂着自己的头。伏黑惠走过来敲着他的桌子,不耐烦地催他快点写。

钉崎野蔷薇盯着伏黑惠,脑子里突然冒出了一个想法,怀疑道:“不会是因为夏油老师和五条老师跑去过情人节了才把任务丢给我们的吧?”

“不会,”伏黑惠指出了虎杖悠仁的报告上的一个错字,补充道,“他们不过情人节的。”

“为什么?”

“因为五条老师说,”伏黑惠想了想,觉得有点牙酸,“过别人都过的纪念日没什么意思。”

赶在天完全黑尽之前,三个人终于写好了报告。鱼贯走进办公室。

高专的老师其实是有单独的办公室的,场地大老师少,一人一间也绰绰有余。但是五条悟不同意,说什么也要和夏油杰共用一间办公室,说是理论课要和实战课结合在一起才能帮助学生更快地提高,为此作为实战课老师的他非常有必要和理论课老师夏油杰多多交流。

家入硝子见怪不怪,夏油杰笑眯眯地向来不会发表什么反对意见,夜蛾正道早就懒得管了,反正管也管不住,只要不把高专变成废墟一切都随他们去。于是五条悟顺利地指挥学生们把自己的办公桌搬进了夏油杰的办公室。再后来学生们看到两张办公桌紧紧拼到了一起,甚至偶尔能在五条悟的桌子上发现夏油杰的水杯,或者在夏油杰的桌子上发现吃了一半的草莓巴菲。

办公室里只有一个人,五条悟坐在椅子上,两腿交叉着放在夏油杰的桌子上,一脸放空。看到学生们进来,迅速回神,热情洋溢地朝他们挥了挥手。

钉崎野蔷薇把三个人的报告放在桌子上的时候,酸溜溜地盯着桌子上的两堆巧克力山。五条悟察觉到她的目光,开始给他们介绍。

“这些是上次去祓除咒灵的学校里的那些女孩子们送的,那些是京都校的三轮霞同学送的,还有那些,那些是……”

“哦哦哦哦哦!这么多巧克力!全是送给五条老师一个人的吗!”虎杖悠仁从钉崎野蔷薇身后探出头,一脸崇拜地看着五条悟。

“对啊!全是送给老师一——个——人的哦!”五条悟心情很好地享受着虎杖悠仁崇拜的目光。

伏黑惠最后一个走进办公室,关好门,指着另一堆巧克力无情地戳穿:“这些好像是送给夏油老师的吧。”

“这有什么关系!”五条悟叫起来,顺手从夏油杰的办公桌上薅走了一大把巧克力往钉崎野蔷薇怀里塞,“看你们今天好像都没有收到巧克力诶?不要难过,老师送给你们!”

说着转身又抓了两把往伏黑惠和虎杖悠仁的怀里塞,夏油杰的那堆巧克力山马上被薅成了一块所剩无几的平原。

“这样真的没关系吗?”虎杖悠仁看着自己怀里的巧克力,一半欢喜一半担忧,“夏油老师不会生气的吗?”

“不会生气的哦。”夏油杰抱着两本书从门外走进来,摘下还冒着寒气的围巾,笑眯眯地搓了搓手,拿起他们刚交上来的报告浏览了一遍,拍拍虎杖悠仁的肩膀,“今天还让你们出任务,真是辛苦了。”

“因为反正五条老师也会给夏油老师送巧克力的,对吧?”钉崎野蔷薇说,酸溜溜的语气拧一拧好像能拧出几滴柠檬汁来。

“送巧克力?”夏油杰放下手中的报告,瞥了眼五条悟的那堆巧克力山,也像五条悟一样抓了三把往他们怀里塞,大方得很,末了又嘱咐了一句,“今天辛苦了,这是老师奖励你们的。不过一天还是别吃太多甜食了,小心会长蛀牙。”

钉崎野蔷薇抱着一兜子巧克力往办公室门外走,都到门口了还是不死心,又回头问了一句:“你们今天真的不给对方送巧克力吗?”

五条悟笑着朝她挥了挥手:“老师不过情人节的啦。”

待学生们离开办公室,重新把办公室的门关上,五条悟对着夏油杰补充了一句:“虽然不过情人节,但是,杰要是想给我送巧克力的话我也会收的哦。”

夏油杰没回答。把学生们刚刚交上来的报告夹在文件夹里,连同文件夹一起放进抽屉里。然后拿起自己刚刚摘下的围巾围到五条悟脖子上,环视了办公室一圈后关掉了办公室的灯。

他牵着五条悟的手走出了教学楼,早春的天,气温还是很低,天上甚至开始纷纷扬扬地飘起了小雪。

夏油杰呼出一口气,问五条悟:“你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什么日子?”

夏油杰深吸一口气,和颜悦色地看着五条悟,又紧了紧他的围巾,暧昧地搂住他的腰:“因为吃了太多甜食所以长了蛀牙,你背着我带菜菜子和美美子去看牙医的一周年纪念日。”

五条悟把围巾往下扯了扯,一脸不服气地想要辩驳些什么。

夏油杰叹了口气,拉开车门,抱出一束花塞到五条悟怀里。

“情人节快乐。”

然后又从副驾驶里提出来一袋可丽饼。

“带女儿们看牙医一周年纪念日快乐。”

“本来应该是女儿们的纪念日,但在这种有教育意义的纪念日还让她们吃可丽饼好像不太好,所以给你,背着她们偷偷吃掉好了。”

40 Likes

啊啊啊啊啊这种if线真的吃爆我,我爱日常!!我爱老师!!( ˘ ³˘):heart:余爱嗜其文,不能释手ヽ(≧ω≦)ノ
老师辛苦了(ノ
゚ー゚)ノ(ノ*゚ー゚)ノ

1 Like

我我我!我冲来了!!赶上老师的第二篇更新!!追求特别的悟好可爱,顺着老婆的杰好宠,他们好幸福,吃到这么香的双教师我也很幸福:sob::sob::sob:谢谢老师做出这么好的饭:pleading_face::sparkling_heart: